JKF 捷克論壇

搜尋
[生活都市]

惡少1-2

[複製連接]
查看: 434 | 回覆: 1 | 跳轉到指定樓層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9-2-21 04:43:51

本篇最後由 ptc077 於 2019-2-22 09:08 編輯

  第一章

  周家老太爺隨太祖皇帝征戰天下,從龍有功,後封為衛國公,雖三代後家道
逐漸中落,在京城已無勢力,但在老家依然可算是當地一霸。

  周濤,周國公的第4代子孫,單傳,從小就被家里溺愛無比,周濤的老爹死
的早,就留下4房小妾加上夫人,家中沒了男人,周濤沒人管教自此更是無法無
天,是當地有名的惡少。

  這天,日上三竿,周濤這才從床上爬了起來,周濤讀書的本事沒有,到生的
一具好皮囊,加之吃喝不愁,力大無窮,尋常三、四個壯漢也近不得身。梳洗完
畢,周濤用過也不知道是早餐還是午餐,依例前往夫人處請安。走到後院夫人院
房外,已有周夫人的貼身丫鬟香兒輕聲稟告「少爺,夫人已在午睡,要不你晚點
再來?」此時已是三伏天,天氣炎熱,周濤從敞開的窗戶往里一看,只見他娘身
穿一薄紗紫色肚兜,胸前一雙奶子鼓鼓的,下身則穿著白色絲綢褻褲,一小片黑
色陰毛若隱若現。

  周濤不覺咽了口唾沫,揮手對香兒說道:「我有急事向夫人稟告,你去院門,
誰敢進來,我打斷他的腿。」說完狠狠瞪了香兒一眼。周濤素有惡名,香兒不敢
反駁,雖然也覺得不妥。也只好唯唯諾諾的走到院門,連望都不敢望這邊望一下。

  周濤輕輕推開房門,輕手輕腳的走到床邊一看,那床上娘親的春色更使其獸
血沸騰。因為天熱,他娘親的肚兜被汗水微微濕潤,胸前高高隆起的奶子上一對
黑紅的奶頭若影若現。下身一雙豐滿的大腿雪白滑膩,透過褻褲陰部上的黑毛清
晰可見。周夫人保養有方,雖三十有七但腰身依然苗條,碩大的屁股宛若圓月,
肥美可人。

  周濤深吸一口氣「媽的,那老不死的死了後,老子雖然每天給娘親請安,今
天才第一次發現娘親居然這麼很好看。嘖嘖,這奶子,這騷B,不給人操要被天
譴的啊,還好我發現了。天天罵人操你娘,操你娘,今天老子就操一次娘,以後
罵人,也不是更有底氣?」想到這里,周濤哪里還忍的住,一手輕撫向自己曾經
努力吮吸過的胸部,一手順著白膩的大腿,直接摸到了當年自己出生的地方。

  「不要啊,不要啊老爺!」周夫人在夢囈中緩緩睜開兩眼,眼前卻是他兒子
一雙通紅淫邪的眼睛。周夫人一驚「濤兒,你要幹什麼,我是你娘啊!」

  周濤見他娘醒了,也是一驚,不過馬上淫笑一聲,一手在周夫人的奶子上一
撫,順勢在奶頭上捏了捏,然後把手拿到鼻前嗅了嗅「香,真香,娘你的奶子好
香。」

  另一只手則在周夫人的陰部大力捏揉了兩把,也拿到鼻子前一聞「哈哈,這
邊的更香!」說完踢掉靴子就往床上的周夫人撲去。周夫人大吃一驚,一手擋住
胸前的大奶子,一邊用腳踢開撲過來的周濤,掙紮著想逃出房外。哪知午睡剛醒,
兩腳發軟,軟在了床邊。

  周濤哈哈大笑,一腳踩在周夫人的屁股上淫笑道:「娘的屁股好軟。」周濤
本就力大,這一踩,周夫人哪里還動得了?只能雙手亂揮一邊努力向房門處掙紮
一邊求饒「濤兒,我是你娘啊,你要女人,娘給你找,誰都行,求求你,放過娘,
放過娘。」

  「娘,兒子是來孝敬你的,你怕啥?那老不死的死了後,娘你很寂寞吧?你
看看你的這大奶子、騷B眼子,如果沒男人摸,沒男人操,也太浪費了,今天不
如你就便宜了兒子,兒子好好孝敬孝敬您老人家,兒子保證,兒子的大雞巴比那
短命鬼厲害多了。」說完一把抓住周夫人的頭發一提,硬生生的把周夫人的拉了
起來,隨即一把扯掉了周夫人的肚兜。「操!真大,果然是真他娘的大!」這肚
兜下的奶子竟然比剛才看起來還要大了幾分,那紫紅色的奶頭在汗液的浸透下竟
然依依泛著光亮。

  「娘,你的奶子好大,以前兒子都沒發現呢。這是兒子以前嘬大的嗎?那以
後兒子天天來嘬娘的奶子,娘的奶子以後不是會變更大的?」周濤一邊說,一邊
把自己的娘往床上一扔,整個人壓了上去,抓住一個奶子猛吸猛咬,另一只手也
慌忙攀上另一邊的奶子用力捏揉奶頭。

  周夫人吃痛,想要掙紮卻被兒子壓住雙手,只能雙目無神的看著床幔哭泣
「我到底做了什麼孽啊,怎麼生了這麼一個兒子,老天爺啊,老爺啊,你們睜眼
看看啊,這小畜生他想操他親娘啊。」

  「娘,你還想要那短命鬼睜眼啊?沒事,改天,不改日啊,我把他的靈位拿
來,我在他靈前操你,你說這算他開眼不?騷貨娘,你的奶子好大,兒子一只手
都抓不過來了,娘啊,你長的這麼漂亮,奶子這樣大,兒子忍不住啊。」

  周夫人不敢大聲呼救,這天大的醜事如果傳出去,必然讓周家幾代清譽毀於
一旦,只能低聲苦苦哀求:「不要啊,不要,求求你濤兒,不要操娘,兒子操親
娘會天打雷劈的,我們周家的聲譽會毀了的!」

  周濤喘著粗氣回道:「天?哈哈……我周濤就是這周家的天,娘你別怕,誰
敢亂嚼我周濤的舌頭,我就讓他沒有舌頭。說道舌頭,來娘,把你的舌頭伸出來,
讓兒子好好嘗嘗,兒子還沒嘗過娘的舌頭呢。讓我品品,是不是和其他的女人不
一樣?」

  說完兩手保住娘親的頭,一張大嘴就在娘親的臉上亂親起來。周夫人只得閉
緊雙唇,任由自己的親兒子親的自己一臉口水。

  「賤貨!」周濤眼見不能得逞,氣急敗壞張口開罵「好好,你不給老子嘗,
沒關系,兒子孝敬娘親你,兒子把自己下面的大雞巴給你嘗,這總可以了吧?」
說完用力捏開母親的小嘴,把早已硬挺的雞巴急沖沖的捅進了母親的嘴里。周夫
人想要吐出來,卻沒有兒子力氣大,想用牙齒咬,又怕傷到周家單傳的寶貝雞巴,
只好用舌頭頂在兒子的大雞巴頭上,努力不讓兒子的雞巴捅到更深的地方。

  感覺到母親舌頭的柔軟,更加上被頂住的是敏感的馬眼,周濤倒抽一口涼氣
道「娘,好功夫啊,當年是不是經常給那個短命鬼嘬雞巴啊?這位置找的真準,
要不是兒子這條肉棒也是久經考驗,弄不好還真要被娘你給嘬出精來。」說完跨
坐到母親的乳房上,前後挺動起來。

  周夫人聽到兒子的話,眼前一亮「對啊,如果兒子射在自己的嘴里,總比最
後讓他得了身子的好。只要讓他去了火氣,自己自然也就保住了清白。」想到此
處於是開始努力吮吸起兒子的大雞巴。

  「娘,你好會吸啊,對,對就這樣,用舌頭在龜頭上打圈,嘶,好爽,娘,
你的小嘴好緊好熱,比好多女人的B操起來還爽。」周濤一邊說道,一邊跟著母
親吮吸的節奏加快了抽查的速度,連續抽查了100多下,周夫人已經是小嘴酸
脹,可見兒子依然沒有射精的樣子,心中越發著急,只得努力擡起頭,讓兒子的
雞巴捅進自己的咽喉深處,同時一手抓住肉棒開始套弄,一手捂住雞巴卵子輕輕
搓揉。周濤突然感覺龜頭進入到一個緊窄火熱的小洞,加之母親兩手的搓揉,腰
眼一麻,想要忍住已是來不及了,幹脆用力往前一頂,直接把雞巴頂進了母親喉
嚨深處,一陣亂捅。

  周夫人被捅的淚水長流,但感覺到喉嚨處兒子雞巴傳來的跳動,知道兒子就
要射精,不敢放棄,只好加大吮吸的力度,同時加快了手里套弄的速度。「娘,
娘,兒子要射了,要射在親娘的小嘴里了,你接好啊,接好,來了,來了!」隨
著話語,周濤的大雞巴猛烈的跳動起來,一股濃精深深射精了母親的嘴里。周濤
握住母親套弄雞巴的手,繼續套弄了10來下,直到肉棒里最後一滴精液也被擠
入母親的小嘴,這才抽出雞巴。

  看著雞巴上晶瑩剔透的唾液笑到「以前天天操女人,原來最好的女人居然就
在身邊,兒子真實瞎了自己的眼,娘的嘴可以頂十個女人的B啊!」說完又用手
捏住母親的臉頰拖到自己的臉前到道「給我吞下去,這是兒子孝敬娘親的好東西,
不準浪費了!」

  眼見母親委曲求全的吞下自己的精華,這才放手。

  看到母親癱軟在自己面前低聲哭泣,周濤得意非凡,一手摟住母親的細腰,
一手又撫上的母親的乳房,捏著那紫黑色的乳頭一邊輕拉慢拽一邊湊到母親的耳
邊低聲道:「今日本想孝敬下娘的小B,沒想到先孝敬了娘的小嘴,不過沒關系,
都是娘身上的洞,兒子一視同仁,不過是個先後,娘你別急,等兒子休息一盞茶
的功夫,兒子保證提槍上馬,今天兒子要讓娘親的每個洞都雨露均沾,怎麼樣?
兒子比起那個短命鬼老爹是不是厲害很多啊?娘?」說完猛然將大驚失色的母親
推到在床,又撲了上去。
回覆 使用道具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9-2-22 09:08:48

 第二章

  在陣陣淫笑聲中,周濤按住母親的雙手,粗壯的雞巴雖然隔著褻褲,但準確
的找到了母親的陰門,周濤剛發射了一波,這次並不猴急,他準備好好享用母親
的肉體。

  「少爺……不好了……少爺」這當口,門外卻傳來了丫鬟香兒著急的呼喊聲。

  「叫個卵子啊?沒看到少爺興致正旺?」周濤沖門口嚷嚷了兩聲,並沒有停
手的打算,但隨即一陣急促的敲門聲讓他不得不放下到手的美肉。

    「媽的,晦氣!」

  周濤也顧不得不穿衣服,光著身子一把拉開了房門。香兒一臉焦急,但看到
房內的情形,頓時一臉驚恐,雙腳一軟跪在了周濤的面前,牙齒不自覺的上下打
顫發出「哢哢哢,哢哢哢」的聲音。「看你娘的看,沒看到少爺我在孝敬我娘?
發生了什麼事?要是沒有天大的理由,就沖你打擾了少爺我的興致,嘿嘿,仔細
你的皮!」在周濤的咆哮聲中,香兒總算是回了神,可是牙齒還是無法控制的打
著顫,撞見這樣的事,自己多半會被打死丟井里,香兒想到。「說!到底什麼事!」
周濤瞪了香兒一眼。

    香兒低著頭,磕磕絆絆得道:「打……打起來了,楊管家今……今天去收租,
不知……知道怎麼的,和……和租戶吵了起來,周強跑回來帶信,讓……少……
少爺趕緊帶人過去。」

  周濤一聽,這還了得!周家已無官身,那傳了四代的爵位俸祿還不夠周濤一
人揮霍,家里全靠這祖上傳下來的良田千傾收租過日子,這收租的事就是周家全
部的營生,這要出了事,周家就完了。周濤人雖粗暴,但這樣的大事發生,還是
能分清輕重。看了一眼失魂落魄的香兒,氣頓時不打一處來,揮手就是一個耳光,
張嘴就罵:「還不伺候少爺我穿衣,真他娘的想死是吧?」一手抓住香兒的頭髮
就往屋里拖。來到床邊,人已是從開始的震驚中平靜了下來,伸手先在母親滑膩
的臉上捏了一把道:「娘親也聽到了吧,這些狗一樣的東西居然敢不交我們周家
的租,母親放心,兒子這就去收拾這些粗坯貨,我看啊,我們周家對這些狗崽子
太好了,他們忘了恩!不過沒關系,兒子會讓他們想起周家的恩情的。至於娘
……兒子處理了正事,再來孝敬您啊。」

    說完低頭看了眼自己依然濕漉漉的雞巴,一掌拍開母親擋在胸前的手,扯起
母親的大奶子狠狠擦拭了幾下,眼見這大雞巴隱隱又有挺起的樣子,周濤也不敢
在弄,往地上碎了一口道:「晦氣,真他娘的晦氣!」說完,踢了踢了軟在床邊
的香兒:「還不趕快給少爺穿衣。」

    香兒也顧不得擦拭嘴角的鮮血,慌忙爬了起來,伺候周濤將扔的到處都是的
衣褲穿上。

  穿戴完畢,周濤大步走到門口,又想起了什麼,回頭對香兒道:「好生伺候
我娘,一會我回來她要是掉了一根頭發,我他娘的讓人輪了你全家!」看到香兒
應了,這才大呼小叫的讓人備馬,帶著一群狗腿子沖出了家門。

  來到收租的地方,果然看見家里的管家老楊被一群泥腿子圍住,雖然隔的還
遠,聽不到聲音,不過看這架勢,那群泥腿子群情激奮的樣子,還真是出事了。

  周濤也不減速,直接駕馬對著人群就沖了過去,在一群人的呵斥叫罵聲中直
直沖到楊管家的面前,這才跳下馬來。

  周濤抖了抖自己的腱子肉,拿著馬鞭輕輕打著手心,滿臉戾氣的望了一圈,
原本吵吵鬧鬧的農夫就漸漸沒了聲音。周濤的惡名,這方圓百里誰人不知?看了
眼周圍低著頭的農夫們,周濤這才不急不緩的走到楊管家的身邊。楊管家看到自
家少爺到了,慌忙請周濤在收租的攤子前坐了,又一臉獻媚的給周濤端上一碗水
後方道:「少爺,您怎麼親自來了?這大熱天的,來先喝水,喝水。」

  周濤嗯了一聲,端起水來,也不喝,用仿佛自言自語的聲音說道:「老楊啊,
你在周家也有些日子了吧?」

  「少爺,小的從弱冠之年開始伺候老爺,如今已是不惑。」說完楊管家還挺
了挺胸。

  「嗯……」周濤應了一聲,又低頭看著水碗道:「二十多年啊,不短了啊!

  老楊啊,你的忠心,少爺我記著呢,周家對忠心的人沒有虧欠過吧?」

  「沒有,從來沒有,自老爺再到少爺,那都是對小的極好的,是小的虧欠了
老爺和少爺的恩情啊!」楊管家低眉順眼的道,看那樣子,就差當場給周濤跪下
表忠心了。

  周濤又嗯了一聲,猛然擡起頭來,將手里的碗狠狠砸在地上,臉上已滿是戾
氣:「可有的人不記恩啊,我們周家已經五年沒有漲過租了,這五年風調雨順,
無病無災,有些人啊,不知足啊!劉老頭,你說呢?」

  被周濤點名的劉老頭是周濤家的老佃戶了,平時在周家佃戶中也算頗有聲望。

  這被周濤那眼一瞪,直接就跪了下來道:「周少爺啊,不是劉老頭不交租啊,
是楊管家今天要收大牛家的租,大牛父母去的早,還好這幾年年生好,去年剛用
辛苦贊的錢娶了媳婦,家里的老本花了個精光,誰知今年上山砍柴摔斷了腿,家
里的媳婦挺著一個大肚子,他妹子也才十歲,地里的活沒人做啊,可這楊管家非
要收租子,還說如果不交就讓大牛的妹子給他當小妾,這……這才鬧了起來,還
求周少爺開開恩,免了他今年的租子吧,周家的恩情,大家不敢忘啊。」

  「免租?」周濤冷笑一聲「今天免了大牛家的,明天是不是要免了二牛家的?

  這要是你們都不交租,我們周家喝西北風啊?一群忘恩負義的東西,我看你
們是想反了天!這周圍百里的地都是我們周家的,誰要是敢不交租,明年就別想
種我們周家的地。我倒要看看,是誰敢不交我周濤的租子!還要繼續種地的就過
來交租,不想種的都給老子滾!」

  一群佃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又看了看周濤後面一群財狼一樣的狗腿子,
已是心虛。周濤看了看周圍的泥腿子,又看了眼趴在地上呼天搶地的劉老頭,知
是劉老頭帶的頭,冷笑兩聲,拿起手中的馬鞭對著劉老頭就是幾鞭子,只打得劉
老頭滿頭鮮血。周濤這才氣哼哼收起馬鞭說道:「一群不打不長記性的狗貨,我
看還有誰?」說完環顧四周,周圍哪還有人敢和周濤直視,紛紛低頭看腳,周濤
這才滿意的對身後的狗腿子說道:「去把劉老頭扶起來,找個大夫給他看看,別
他娘的死了,湯藥費算我們周家的。」

    這話一出,周圍的佃戶又有了聲氣,一臉感激的看著周濤,周濤又大聲叫道:
「好了,散了,散了,交完租的滾回去抱自家老婆,沒交租的趕緊給老子排隊交
租,這大熱天的,都他娘的想熱死在這啊?」

  圍住周濤的佃戶聽完一哄而散,沒交租的又紛紛排隊交租,嘴里還說著周濤
的好話,感激著周家的恩情。

  周濤一臉冷漠的看了眼排隊交租的人群,又來到攤子前,示意一個識字的狗
腿收租,然後抓著楊管家來到了一處僻靜的地方。楊管家一臉不自然的看著周濤,
支支吾吾道:「少爺,小的也是為了周家的租子,這才……這才……」說道這里,
看著周濤皮笑肉不笑的笑容,話無論如何也接不下去。

  「狗一樣的東西」周濤罵道「明明就是看上了那大牛家的妹子,險些惹出事
情,不是看你給周家賣了二十幾年的命,老子打死你這老狗。」

  「是……是,少爺說的是」楊管家一臉尷尬「是小的迷了心竅,小的該死,
該死!」一邊說還一邊拿手扇自己的臉。

  「娘的,屁點大的事,壞了少爺的興致」周濤一臉嫌棄道「走,前面帶路,
少爺我到要看看,是那個水靈的妹子讓你這老狗也動了歪心思!」說完踢了還在
掌嘴的楊管家一腳。楊管家縮下脖子,帶周濤來到一個破落的房子前,也不敲門
直接推門走了進去。

  房里家徒四壁,除了一張床和桌子再沒其他家什。床上躺了個病泱泱的男人,
一臉憔悴,一個挺著大肚子的少婦正在給他餵藥,少婦身後則還有個十歲左右的
女孩兒用害怕的眼神望著周濤和楊管家。

  屋里光線很暗,周濤眨了幾下眼方才看清女孩的樣子,雖然還算清秀,可惜
因為營養不良,整個人瘦的和豆芽菜一樣。「娘的,老子還以為是什麼國色天香,
把你這老狗迷成這樣,居然就這幅模樣?要胸沒胸,要屁股沒屁股,竹竿一樣的
身材,你這狗一樣的東西居然下的去嘴?」周濤忍不住罵道。

    聽到周濤的罵聲,小女孩一下縮到了少婦身後,周濤這才看清少婦的模樣。
這女人一身粗布衣服,打滿補丁,卻也漿洗的幹幹凈凈。臉上雖有菜色,但因為
懷孕的緣故,倒也還算圓潤,關鍵是那胸前的一對奶子,居然和娘親不相上下,
貌美如花是談不上,但那孕婦的風情,讓周濤頓時來了興致。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