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371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9-2-21 04:59:15

「小穴好脹啊!又被射了這麼多,不會懷孕吧!」我小心的順著陰影走著,看著不斷從小穴低落的精液,有些害怕的想到。

「等到家一定要先吃避孕藥!」心裡想著,看到轉角騎過來一輛自行車,趕緊躲在一旁的垃圾桶後面。

「呼!好險!」看著自行車從我眼前騎過,我有些後怕的拍拍胸口。

「下回得帶備用的衣服才行,不然回家都好危險!」看著自行車騎遠了,我這才從垃圾桶後面出來,想著下次是不是多帶一身衣服在身上。

「汪~汪汪~」又拐過一個彎,突然一聲狗叫嚇了我一跳。

  我定睛一看才發現,馬路中間,有一隻正趴在另一隻狗身上,粗大的狗肉棒正頂著另一隻狗的屁股,正要交配,卻被突然出現的我給打斷了,這才朝著我叫。

「這~這不會咬我吧!」看著兩隻狗都看著我,嚇得我不住往後退去。

「汪~汪汪~」只見那公狗叫了兩聲,從母狗身上下來,?著頭動了動鼻子,隨後朝著我跑了過來。

「啊!」狗突然跑過來,嚇得我轉身就跑。

「汪汪汪~」那公狗最在我身後,不停的叫著,還離我越來越近。

「啊!不要追我!」情急之下,我趕緊轉個彎,拐進了一旁的衚衕裡。

  哪知道這竟然是一條死衚衕,待我反應過來的時候,那狗已經堵在了衚衕口。

「慘了慘了!」燈光下,看著那眼睛通紅,緩緩逼近的狗,我害怕的後退著,直到退無可退的靠再了牆上。

  只見那狗跑了過來,一下將我撲倒地上,對著我的身子一陣逛舔。

「啊!我被狗非禮了!」狗狗滾燙的舌頭在我身上舔著,不一會兒就舔到了我的小穴,火熱的鼻息吹在我的小穴上。

「汪汪汪~汪汪~」我被舔的愣了一下之後,那狗一下撲到我身上,舌頭舔著我的臉,還用它那肉棒在我屁股上捅著。

「啊!它想幹我!」之前我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直到狗狗的肉棒頂到了我的屁股上,摸索著差點插進我的小穴,這我才知道,這狗竟然把我當成了母狗,想要和我交配。

  嚇傻了的我一動也不敢動,直到狗狗那滾燙的肉棒插進了我的小穴,這時我才驚醒過來。

「啊!」我大叫著抓過掉落在一旁的手提包,往狗身上砸去。

  可惜卻晚了一步,狗狗那結構特殊的陰莖已經開始膨脹,卡在了我的小穴裡。

「這可怎麼辦啊!難道真的要被狗給強姦了麼?」我一邊打著狗,一邊羞憤的流下了眼淚。

  可惜事情並不由我的意志所轉移,任我怎麼摔打它,它只是嗚嗚的叫著,怎麼也拔不出去。

「嗚~」也不知是不是敲到什麼地方了,狗狗竟然被我打昏過去了,倒在地上一動不動。

「呼!呼!現在怎麼辦!」我癱坐在地上,看著插在我小穴裡的狗陰莖,喘著粗氣,無奈的想道。

  無奈中,足足等了有半個小時,那狗狗的陰莖才軟下來,我趕緊把它拔出來,站起身一路跑會了住處。

「呼~呼~好危險!這麼晚了路上人還這麼多!」原來,我這一路跑來,碰上了不少零零散散的路人,一個個用奇異的目光看著我,有的人還蠢蠢欲動想要追過來。

  好不容易回到家,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房間找避孕藥吃下,然後跑到浴室,用給陰道消毒的藥狠狠地洗了三遍小穴。

「呼~終於可以休息了~」洗完澡的我,赤著身子,躺在柔軟的床鋪上,蓋了一層薄薄的真絲毯,便沈沈睡去。

「叮?!叮?!?!」正睡得迷迷糊糊的我,隱約間好像聽到了一陣奇怪的聲音。

…………………………………………………

  在我睡著的時候,有兩個男子鬼鬼祟祟的從圍牆翻了進來,這會兒正拿著鐵絲撬門。

「誒!輕點!待會兒把人吵醒了!」賊甲拍了拍賊乙的肩膀,小聲說道。

「不用怕,我蹲過點了,這房子就一個女主人!成了!」賊乙一邊拎著手裡的鐵絲,一邊不以為意的說著。

「?!」只聽一聲脆響,大門被打開了,兩賊輕手輕腳的走進了房子,並帶上了門。

「分頭搜,看有沒有什麼值錢的!」賊甲用手比劃了一下,並對賊乙說道。

「好!我去樓上!」賊乙點點頭,躡手躡腳的走上樓。

  過了一會兒,兩賊搜遍了房間,什麼也沒發現,只剩下我睡覺的這間沒搜了。

「什麼都沒有啊!」客廳,搜完樓上的賊乙下來後,苦著臉對賊甲說道。

「我也沒搜到東西,就剩下那間了!」剛搜完除我臥室外,所有房間的賊甲,指了指我的臥室說道。

「去看看!總不能空手而歸!」賊乙拉著賊甲走到房門前,輕輕的打開了我的臥室門。

「老,老大!你,你看!」一進門,賊乙就看到了令人獸血沸騰的一幕,激動的話都說不利索了。

「看什麼?嘶!」賊甲疑惑的走進來一看,倒吸了一口冷氣,下體馬上就支起來帳篷。

  原來,他們的是我赤裸的嬌軀,原本蓋在身上的真絲毯早已不翼而飛,此時我正仰面躺著。

  左腳腿平伸著,右腳?得高高的,雪白的小穴一覽無遺,而左手則無意識的抓著玉乳,右手食指塞在嘴裡吸吮著,嘴角的口水在月光下閃閃發光。

「老,老大?怎,怎麼辦?」賊乙用顫抖著的聲音問道。

「先,先搜東西!」賊甲的心情也不平靜,過了一會兒才開口說道。

「好吧!」賊乙的語氣有點失落,但還是轉身去翻箱倒櫃了。

「真是窮啊!什麼都沒有!」賊甲翻著我的床頭櫃,發現什麼也沒有,嘴裡不住嘟囔道。

「老大!你看我發現了什麼!」這是,正在翻衣櫃的賊乙拎著一個銀色手提箱放到床前的地上說道。

「打開看看!」賊甲趕緊說道。

「好!我去!」賊乙點點頭,打開了箱子,看著箱子裡的東西,一陣血氣上湧。

  原來,箱子裡的東西是我上次在銀座抽獎抽到的東西,還有一些我自己買的玩具,都裝在了一起。

「老大,值錢的東西是沒有了,你看!要不咱們!」賊乙轉過打開的箱子,指了指熟睡中的我說道。

「操,白忙活一趟!」賊甲生氣的揮了揮拳頭罵道。

「不行,既然都來了,哪有空手回去的道理!劫不了財,那就劫色!」賊甲看了看箱子裡的東西,又看了看赤裸身子的我,紅著眼說道。

「我早就憋不住了!」賊乙狠狠地點點頭拎著東西上了床,對我伸出了魔掌。

  賊乙先是拿出了那件繩衣,?起我的頭,套進去,然後繩頭穿過胯間,從陰脣兩邊拉過,拉緊並搬好,這樣我的小穴就被箍的往外突出來。

  隨後又將我的雙手往上折,使前臂與後臂平行,用繩子綁在身體兩側,又把我的雙腿從兩側折上來,緊貼大腿綁好,這樣我的身子就不能動了。

  又從盒子裡才出乳頭與陰脣夾,分別夾在我的兩個乳頭,和陰脣上。

「哼嗯~」突如其來的疼痛使睡夢中的我皺了皺眉。

  最後,賊甲拿出我的絲襪,塞了件連褲襪在我嘴裡,又連著套了三雙在我的頭上,然後才打開了房間的燈。

………………………………………………

「嗯哼!誰在摸我!」睡得迷迷糊糊中,我感覺好像有兩雙手在我身上摸來摸去,我以為是在做夢。

「怎麼動不了?」我想翻個身子,卻感覺手腳好像被綁住了一樣動不了。

「嗚嗚嗚~嗚嗚~(啊!你們是誰!想要幹什麼!)」隨著燈光亮起,這時我才睜開眼睛清醒過來,發現我的面前有個陌生人,而我則被繩子綁著躺在床上,頭上還套著絲襪,看不清外面。

「本來只是想偷點值錢的,誰知道你這什麼都沒有,只好換目標咯!嘿嘿!」賊甲不以為意的說著,並脫下了褲子。

「嗚嗚嗚!」我無力的扭動著身子,嘴裡只能發出嗚嗚聲。

「老大,弄好了!」這時賊乙從門外進來說道。

「把她弄出去!」聽完賊乙的話,賊甲叫過賊乙一起,將我?出了臥室。

  他們將我?到了客廳裡,我發現客廳的天花板上多了兩條繩子,只見他們將我?到繩子下,把繩子和我肩膀上的繩子綁在一起,我被懸空掛在了客廳裡。

「嗚嗚~嗚嗚嗚~」我無助的扭動著身子,卻只是左搖右晃。

  而乳頭夾與陰脣夾在重力的作用下,往下拉扯著,隨著我的擺動,上面的鈴鐺還發出一陣陣脆響。

「老大!我等不及了!」賊乙看著我被捆綁的我,早就慾火難耐的脫了褲子,抓著肉棒套弄著。

「你前我後!」賊甲走到我背後,對賊乙說道。

  賊乙聽到後,欣喜的來到我面前,拿起一瓶液體倒在手上,抹著我腫脹的陰脣和菊花。

  隨後,他們兩人一前一後將我夾在中間,兩根肉棒分別頂著我的小穴與菊花,一個用力,兩人同時插進了我的體內。

「嗚~嗚嗚嗚~」第一次兩個洞同時被侵犯,強烈的滿足感瞬間淹沒了我,我仰起頭嗚嗚叫著。

  不知為何,當身體被束縛住的時候,快感比平時要強烈太多,不一會兒我就淪陷了進去。

「嗚嗚~嗚嗚嗚~啊!嗯嗯啊!哼嗯!」前後兩個肉棒,交替抽插著,刺激的我不住呻吟著,他們見我叫的這麼響,還取出了我嘴裡的絲襪。

  隨著一波波的衝擊,我很快就高潮了,淫水噴了一地,而他們兩人也同時射了出來,我的小穴與菊花裡都是精液。

  然後他們倆又換了個位置,又開始在我體內抽插起來。

  一次又一次,真不知道他們是怎麼做到的,每個人都射了三次在我體內,我也高潮了四五次,越到後面越敏感,地板上滿是淫水和精液。

「呼!天都亮了!該走了!以後有的是機會!」賊甲喘著氣看了看窗外,發現天已經泛光,便對賊乙說道。

「真是爽!給她放下來吧!別玩壞了!」賊乙又射了一發,一臉享受的說道。

  隨後兩人將我從天花板上放了下來,並解開了束縛著我的繩子,和乳頭陰脣夾,把我?回了床上。

「嗯!這樣就好了!走吧!」將我?回臥室後,賊乙從箱子裡拿出兩個振動棒,一個塞進我的小穴,一個塞進我的菊花,又用繩子做了個內褲固定好,這才起身。

「走!」賊甲點點頭,轉身走出去,賊乙也快步跟上。

  而我,正被振動棒弄得又一次高潮了,噴了一床的淫水,失去束縛的雙手在身上胡亂的摸索,雙腿也到處亂蹬………………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