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578 | 回覆: 1 | 跳轉到指定樓層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9-2-21 05:01:06

第一章 開端


         我叫做澤,23歲,大學畢業後在一家科技公司上班,剛剛熬過了實習期,再加上科技公司很辛苦常常加班,收入反而還不錯,感覺生活逐漸步入了正軌。

        我有一個很愛我的女朋友,她叫做惠,是個很可愛的姑娘,雖然自稱是個嚴肅的人,但其實笑點很低,平時給人感覺很安靜像是矜持的南方女孩,但是跟親近的人在一起時卻會露出本性。惠的五官很精緻,有南方女孩特有的秀氣,睫毛很長,鼻子很翹,安靜的時候像是畫中的姑娘。惠的身高是165,體重在100斤上下,偏瘦的體型加上平時說話有種溫婉的感覺,總是給人產生有個妹妹要保護的欲望。

        惠比我小四歲,正在念大二,還有著女孩子的天真爛漫,她說她曾經再遇到我之前,總幻想著會有一個命中註定男人,有一天會在街角的咖啡店門前正好遇見他。後來我問她現在是怎麼想的呢?找到你夢想中的愛情了嗎?她臉微微有點紅的回答說,哼!你還差遠呢。

        我們是在她入學時認識的,那年我大四。第一次見到惠時,我就被她吸引了,她化了一層淡淡的妝,那時她還不是很會化妝,但是她好像有種魔力,在人群中閃閃發光,仿佛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卻又素未謀面。後來聽她說那時她也看到了我,好像是在哪里見過的人,於是我們的目光就這樣相撞。後來發生的事情仿佛愛情電影中的套路,我們沒有立刻交換彼此的電話甚至沒有打招呼。但是我們卻總是在不同的地點不同的時間相遇,圖書館,咖啡店,走廊的轉角...... 後來我請她吃了甜點,然後交換了電話,一切都像上天註定般的順理成章。

         以上就是介紹一下我們兩人的情況。這會兒小惠正站在體重秤上沈思,並把自己的衣服一件一件脫掉,不用說也知道她在煩惱什麼,自己的體重到底是99.9還是100.1。不過倒是飽了我的眼福,畢竟小惠的身上,除了一條內內可以說是一絲不掛,我決定順從自己的欲望,從後面一把抱住小惠,當然雙手是握住了她的咪咪。

         引得她一陣嬌嗔:“啊~哎呀!救命啊有流氓!”

        “嘿嘿嘿,小白兔,你就是喊破喉嚨也不會有人來救你的!”   

        “那我只好色誘你了,大灰狼,不如人家就......”說著小惠把頭轉了過來,主動親上了我的嘴,同時不斷的扭動身體讓咪咪在我的手中打轉,並讓屁股蹭我的雞兒。沒想到還有這一招,本想調戲小惠,卻反被調戲了。

        “你從哪里學來這麼多花招,我看你不是小白兔,簡直是狐狸精。”

       “嘻嘻,大灰狼也不行啊,是不是已經繳械了呢?”小惠說完,作勢要用手去摸我的小兄弟,看看是不是已經舉白旗投降了。怎麼可能讓她輕易地得逞?我一把托起她的雙腿,小惠一下子失去重心,仰頭倒向後面,不過我另一只手早已做好準備,接住了她的身子,瞬間完成了公主抱的轉換。

        小惠沒想到會這樣,嚇得叫了出來,我趁機繼續吃她的豆腐,親上了她的嘴巴,然後一路往下親到了她胸前可愛的白兔,引得小惠一陣驚慌。

        抱著小惠走到床邊,把她放在了床上,當然嘴上也沒閑著,放到了床上更有伸展的餘地,一路親到了小惠可愛的饅頭逼逼。小惠雖然剛剛成功的反調戲了我,但她其實也只是嘴上功夫,實際經驗尚少,我們在一起也剛剛不到一年,破了小惠的身子不過數月,才剛剛開始開發,好多姿勢她還沒法接受,包括我給她口。一看我來真的,小惠反而慌張了起來,加緊了雙腿,但是我已經在她的桃花洞口了,加緊雙腿又有什麼用呢?

       “哎呀,髒啊,你別啊......啊......嗯...舒服...哎呀...流氓!變態!”小惠口手腳並用想要阻止我,但是剛嘗到花蜜的我怎麼能輕言放棄?而且她的洞口怎麼會髒?小惠的下麵是很標準的一線天,還是粉嫩的小陰唇被乾淨無毛的大陰唇完全包住,用舌頭撥開就可以舔到未經過幾次人事的小陰唇,又香又甜又軟,雖然我也沒有嘗過其他的女孩兒,但是我可以肯定的說,以我閱片無數的老司機經驗,小惠的下麵,絕對是名器級別的。

         抵抗住小惠的反抗,我不斷地耕耘,終於惠的蜜穴也逐漸濕潤了起來,仿佛嫩到可以出水,這時我抬起了頭。小惠明顯舒了口氣,說道:“怎麼停了?(啊好癢)那麼。。變態。。(小聲),下麵是你雞雞(小聲)進進出出的地方,你不嫌髒啊?你是不是,特別變態啊你,以前還以為你,特別正直,嗚嗚嗚(假裝),沒想到是個大變態,連那個地方都要舔,像狗狗一樣,人家被玷汙了...嗚”

        沒想到,說到最後小惠竟然真的哭了出來,我趕忙過去安慰她,想抱住她,怎料早已經支起來的帳篷,戳到了她的身體。結果她又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她說“看你急的,表面上是關心我,你的下麵暴露了你的真實想法,其實是想幹我。說不定心裏想的是,哎呀憋得我好難受,什麼時候才能進入正題啊。”
         
         一番話說的我竟無言以對,而事實證明上下腦確實是不能同時思考的,當我正在思索怎麼回答才能求生的時候,小兄弟不爭氣的軟了下來。這下倒好,引得小惠笑的快要暈倒過去......
回覆 使用道具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9-2-21 05:01:32

第二章  事后


小惠安靜的躺在我的懷裏,她剛剛經歷一場聲勢頗為浩大的大戰,此時的她臉色微紅,高潮的餘韻未退,氣若遊絲,仿佛魂魄離開了身體。看著這樣的小惠,我下身的小兄弟又雙??站了起來,不過還是要忍住,小惠可再經不起折騰,再繼續下去怕不是真的要魂魄出竅了。

躺在床上,抱著懷裏的女友,靜靜的感受著時間一秒一秒的流逝,難怪古人說春宵一刻值千金。之前說到和小惠嬉鬧,她笑的背過氣去,沒等她來嘲笑我,我就堵上了她的嘴,當然是用我的。於是我們很快轉換了心態,纏綿到了一起,當然小兄弟又爭躺在床上,抱著懷裏的女友,靜靜的感受著時間一秒一秒的流逝,難怪古人說春宵一刻值千金。之前說到和小惠嬉鬧,她笑的背過氣去,沒等她來嘲笑我,我就堵上了她的嘴,當然是用我的。於是我們很快轉換了心態,纏綿到了一起,當然小兄弟又爭氣了起來。我也果真要感歎一句,女人,真的是翻臉比翻書還要快。

故技當然不能重施,所以這一次我決定跳過前戲,直接進入小惠的秘密花園,不過還好此時花園的水分仍然很充沛。

“要來了嗎?我有點怕”此時雞雞已經抵到了花園的入口,惠的洞口仍然很緊,未經幾次人事的她甚至媲美處女,所以每次都小心翼翼的。雖然抵達了入口,卻不急於進入,先在門口摩擦,正所謂我就蹭蹭不進去。蹭過幾次,反倒是惠有些著急了,怎麼還不“要來了嗎?我有點怕”此時雞雞已經抵到了花園的入口,惠的洞口仍然很緊,未經幾次人事的她甚至媲美處女,所以每次都小心翼翼的。雖然抵達了入口,卻不急於進入,先在門口摩擦,正所謂我就蹭蹭不進去。蹭過幾次,反倒是惠有些著急了,怎麼還不進來啊?(快進來,我要)我仿佛聽到了惠的心聲,於是一點一點的擠進惠的洞口。惠的裏面,已經不僅僅只是濕潤了,說是潳潳流水也不為過吧,難怪那麼著急,抓著我後背的雙手都緊繃了起來。

雞雞的前端已經全部進入了惠的身體,感覺也沒有那麼大的阻礙了。“啊!”隨著惠的一聲呼喊,我一下子把剩下的部分插了進去,“你好壞啊,好刺激”,看來這招讓惠很受用,恰到好處的找到了她疼痛和舒服的時點。

於是我開始勻速的,緩緩地抽插。剛開始仿佛是撫摸,要溫柔,惠顯然也很享受,漸漸發出舒服的聲音:“嗯...嗯...”

接下來是有所變化的進出,有時只是淺淺的接觸一下,有時是深深的一插到底。

嗯。。。嗯。。
啊。。。嗯。。。嗯。。。
啊。。
不行。。要來了。。。馬上要來了。。。嗯嗯嗯嗯。。。。

惠的第一次高潮,來的迅速又猛烈,她緊緊地抱住我,不讓我再繼續,我的身體可以明顯的感覺到貼著我的她在一陣一陣的抽搐,仿佛上不來氣一樣大口呼吸。這麼激烈的麼,我仿佛有點不可相信,畢竟才剛剛開始而已,今天的惠,意外的敏感。

等惠平靜一些了,我決定開始下一波進攻,再一次悄悄地,開始運動,惠敏銳的感覺到我的意圖,抱得更緊了一些,她小聲地說“等下啦。。。人家。。。還沒緩過來。。啊。。。啊。。。啊啊啊。。你現在。。。。動。。。人家。。。。很。。。敏。。。啊。。。。。感的。。啊。。”

當然不可能讓她把話說完啊,我沒有停下,反而繼續第二波不規則運動,結果惠連說話都沒法連貫起來了。“嗯。。。你現在。。。怎。。啊。。啊。。。啊。。那裏。。啊啊啊。。啊。。。不行。。。啊。。。怎。。麼。。。。唔唔唔”話未說完,我便吻住惠的嘴唇,這樣她便叫不出來了,當然話也說不出來了,結果,惠就在我的親吻中,再一次的高潮了。。。

可是我還沒有射誒,怎麼能這麼輕易的放過惠呢,其實我也是很心疼我的小女友的,可是我些微的理性,完全敗在了獸欲的面前,我沒有給小惠休息的時間,反而加快了輸出,而惠的小穴還在一下一下的收縮。我的嘴唇離開了小惠,她終於放肆的叫了出來可是我還沒有射誒,怎麼能這麼輕易的放過惠呢,其實我也是很心疼我的小女友的,可是我些微的理性,完全敗在了獸欲的面前,我沒有給小惠休息的時間,反而加快了輸出,而惠的小穴還在一下一下的收縮。我的嘴唇離開了小惠,她終於放肆的叫了出來可是我還沒有射誒,怎麼能這麼輕易的放過惠呢,其實我也是很心疼我的小女友的,可是我些微的理性,完全敗在了獸欲的面前,我沒有給小惠休息的時間,反而加快了輸出,而惠的小穴還在一下一下的收縮。

我的嘴唇離開了小惠,她終於放肆的叫了出來,不再是之前那種帶有壓抑的呻吟,而是更接近於用聲帶發出的聲音,這才是小惠本性的聲音吧。“啊。。。啊啊啊啊。。啊。。”已經說不出話來了,只有接近於潛意識的叫聲,小惠的高潮一直沒有中斷,直到。。。“嗯。。。”隨著一陣低沈的吼聲,滾燙的精液射進了惠的腹中。而小惠的身子弓了起來,她也感受到了腹中的暖流,弓起的身子不斷的顫抖,仿佛快要折斷了一樣,最後終於“咚”的一聲,倒在了床上,一動不動,窒息一樣張大了嘴巴,幹嘔一樣吸不進氣,精液卻從下麵一張一合的嘴裏流了出來,我趕緊從床邊拿起手機,把這幅淫靡的景象拍了下來。

終於惠一點一點的恢復過來,滿足的躺在我的懷裏睡著了,我撫摸著她的臉,小穴的精液還沒有處理,很難想像,這麼清純的面孔,卻是下麵還流著精液的淫婦。我突然想到了一個點子,將惠下麵的精液一點一點挖出來,放進了她的嘴裏。好像沒有發現,終於惠一點一點的恢復過來,滿足的躺在我的懷裏睡著了,我撫摸著她的臉,小穴的精液還沒有處理,很難想像,這麼清純的面孔,卻是下麵還流著精液的淫婦。

我突然想到了一個點子,將惠下麵的精液一點一點挖出來,放進了她的嘴裏。好像沒有發現,於是我更大膽了一點,將更多地精液,用手指喂進了惠的嘴裏。她還沒有吃過我的精液,這讓我很興奮,其實惠之前是很傳統的姑娘,跟我在一起之前甚至都沒有談過戀愛。突然她醒了,狠狠地咬了我的手指。我趕緊把手收回來,我看著他,她一副氣鼓鼓的樣子,說實話真實可愛極了,而嘴角還有我剛剛蹭上的白色精液,除了可愛,更多了一份性感,就像一個魅魔,瞬間抓住了我的心,我的小兄弟又硬了起來。“

你怎麼能這樣呢?!偷偷給我吃你的精液,還是我下麵流出來了!簡直噁心死了!還不如直接吃你的雞呢!!還是咬斷算了!。。。。。。(省略了大約八百字)”雖然挨了大約半小時的罵。。不過也借此機會,為以後解鎖新玩法做了鋪墊。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