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628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江戶川柯南
王子 | 2019-2-21 11:10:01

我原本以為男友只是開開洩露春光的玩笑而已,現在卻真是感覺到,男友似乎玩笑越開越大。表弟現在一個人在房間,做什麼?我們都不知道,萬一他突然開門出來喝水、還是上廁所,一開門就會看到他的表姐,正裸體的張開大腿,而且私密處還正對著他,再加上,我的家並不大,房門到客廳,距離又短。萬一表弟開門,真的可以一下子便鉅細靡遺把我的私密處,看的清清楚楚。

我想到這裡,更是羞驚交加,兩腿不自主的踢著,可是男友似乎早想到我會反抗,全身早已反過來,壓著我,就像平常男女69口交男上女下的姿勢一樣。甚至,男友已經把他硬的硬邦邦的雞巴,對著我的嘴巴塞入。

可是我一想到,一旦我跟男友真的在客廳69口交起來,我的視線完全被男友下半身的男性器官給遮住,萬一表弟開了房門,我想,我的私密處被他一纜無遺,甚至看上半天,我都不會發覺。所以,我直覺把男友塞入我口中的雞巴給吐了出來。

男友此時趴在我身上,兩手把我大腿掰的開開的,正用手指在輕輕的柔著我的小豆豆,一陣陣的舒服傳了上來,大概已經感覺到我吐出他的雞巴,沒有在服務他的雞巴,令他有些不悅!

於是他開始,從輕輕揉著小豆豆,變的開始用力、快速的摩擦著我的小穴口一下子,我的私密處也從原本舒服感,變成刺痛感我不禁大叫了起來說:「好痛、好痛,小穴不舒服,好痛」男友不管我的叫聲,繼續快速的摩擦著小豆豆,我痛的只好縮起雙腿,卻因為大腿已經被他掰開,小穴仍在他的掌握之下。

小穴的刺痛,讓我繼續淒慘呻吟著「人家小穴好痛,你不要那麼用力搓啦!喔!喔!好痛」

男友說:「誰叫你不乖乖配合我,我要叫你的小穴,又痛又爽,會讓你更興奮喔!」說完,把兩隻手指直接插入我的小穴裡,因為我的小穴原本就緊,以往男友都是先一支手指插入,等真正潤濕了,才能用兩支手指插入,現在突然,一下子插入兩支手指,我感覺小穴突然被大大的撐開,塞入,頓時又是一振刺痛,雖然,已經流滿淫水,而沒有摩擦的刺痛感,但是,陰道裡仍是有突然漲開的不舒服感。

我痛著呻吟的說:「喔!小穴被撐的好漲,不舒服,慢一點好不好,小豆豆太刺激也不舒服!」痛的眼淚都不禁掉了下來。

男友看我掉下了眼淚,終於也不忍心再折磨我,開始輕輕的揉著小豆豆,用一支手指輕輕抽插著小穴,我頓時從痛感,轉化成舒服。感覺卻比只有持續輕輕揉的舒服感還過癮。

我不禁開始享受的呻吟起來「小穴好奇怪,一下痛,一下舒服,反而感覺更爽,你不要停,繼續弄人家的小穴,好像快要丟了,喔!喔!喔!就是這樣」我甚至自動把大腿打的更開,好讓男友充分玩弄我的小穴。

男友看我又轉為享受了,更是忽快忽慢的玩著小穴的洞口洞外我在他手技之下,一下柔柔的舒服,一下子又變成刺激的快感,兩種感覺交替的刺激著小穴,幾乎讓我舒服到快要到達高潮的臨界點,小穴更是不斷的流出淫水,感覺屁眼都已經濕潤起來,相信淫水應該都已經流到屁眼上去了

我幾乎在他手下就快要崩潰了,我呻吟著說:「喔!喔!不行了,人家小穴快要高潮了,要丟了,喔!喔!喔!」大腿早就自己開開的攤著,任他玩弄我的小穴,早就忘記,還有表弟在房間的事情,也不在乎我的私密處正朝著表弟房門口,讓男友玩弄著。

而我為了回饋男友,也同樣又把他的肉棍給吃了進去含著他的大龜頭,替他服務著,兩人都在玩弄彼此的性器官。

就在我剛剛含住男友陽具的時候,突然間,我似乎聽到有門打開的聲音,一時不確定,我又吐出了口中的肉棍,輕聲的問男友說:「你有沒有聽到開門聲?」

男友卻不理我,伸手抓住自己的肉棍,又往我嘴裡塞去,我因為被男友身體壓住,根本無法看到門是否打開。再加上,前一次吐掉男友陽具,被男友折磨小穴,吃痛了一陣子。這次只好乖乖的又含住他的陽具,繼續替他口交,而且我的私處仍是朝著表弟門口,被男友在逗弄著。

但是,我心裡懷疑,表弟應該早就在房間,偷偷在聽到我跟男友的事,因為我們叫那麼大聲,而且我也被男友弄得呻吟這麼大聲,表弟應該早就聽到了。大概也知道我的私密處,現在正腿開開在朝著他的房門,剛才終於忍不住打開房門出來偷看。而男友似乎有人看,他更覺得過癮,便假裝不知道,反而用陽具塞住我的嘴巴跟我的視線。

一想到身為長表弟7-8歲的表姐的我,現在正腿開開的張開自己的女人密處,讓男人玩弄,自己還大聲呻吟著。而讓表弟在門縫上偷看,我不禁感到一股難以言諭的羞驚交加的複雜情緒,在這種氣氛之下,小穴竟然也感到特別敏感刺激,居然強烈收縮起來,一股比以往都強烈的高潮感,突然襲來……前文:許多再前一篇留言的大大,都說我已經好久沒再寫文出來了。我也必須承認,的確是有一陣子都沒再寫文了。這得怪小女子我這個人,一點「幻想力」都沒有。無法像這裡的許多原創作者一樣,天馬行空的就能想像出許多瑰麗的文章出來,令人非常的欽羨。

我實在因為太沒有幻想力了,所以,只能等自己親身體驗一些事情之後,才能以回憶當時事情的方式,把它寫出來。所以,我都必須寫一陣子,停一陣子,無法像有些多產的原創作者一樣,常常在此作出貢獻。

不過也因為我所寫的東西,幾乎都是親身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情,所以,體會上,會非常的真切。我算是只是用筆把它紀錄起來而已,所以,通常所寫的事情,都是非常接近事實。這也是為何,許多看過我的文的大大,都說非常具有臨場感的原因。所以,縱使產量不多,是一可惜,不過,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不多說了,再續前篇,我們說到了,表弟暑假來台北我住的地方暫住二個月。而男友也在周休二日時來找我,在表弟跑到自己房間玩計算機的時候,男友慾望大發,竟然就在客廳跟我做起愛來,而且還把我的衣服脫光,掰開我的大腿,把我的私密處,大腿開開在朝著表弟的房門,似乎在引誘還是處男的表弟偷看。

結果,表弟似乎經不起誘惑,終於偷偷的打開自己房門,偷看我跟男友的做愛,而為何說是「似乎」呢?因為我那個色色又有些變態的男友,把我押在他的身體下面,把他的男根塞入我的口中,我們正在以男上女下的69姿勢,玩弄著彼此的性器官,而且我的性器官剛好也對著表弟的房門。所以,我根本沒辦法知道表弟有沒有出來偷看我們的做愛情節。

而我說的「似乎」,則是因為,我感覺我聽到了一聲房門開門的聲音,雖然很「輕」聲,再加上,我的視野也被男友的性器官阻礙住。但是,以我女性的直覺而言,我感覺到另外一雙貪婪的眼睛,正在盯著我的性器官看。我感覺我的私密處正在被一雙貪婪的「視姦」著。

而我也在這樣的氣氛當中,在男友的嘴巴與手指撥弄我的小穴穴的內外敏感觸之下,居然,也就這樣快速達到一次異樣的高潮。

當時,我感覺體內似乎有股液體就要一湧而出,我驚訝到,我竟然這麼快就要高潮了

我趕緊吐出塞在我嘴巴裡正在進進出出的雞巴,喊著說:「喔!喔!喔!不行了!不行了!好男友,你饒了媚兒的小穴吧!人家的小穴已經快要受了了,喔!喔!…快要崩潰了!」

不說還好,男友一聽說我快要達到高潮,居然,悶聲哼:「嘿!嘿!」兩聲。之後,居然更加快速的抽插正插進小穴洞洞的兩支手指,嘴上更是拚命的吸吮已經被他吸的漲紅的小豆豆。

我感覺我的小穴,已經快要接近高潮臨界點了,體內的液體就將崩潰了,更是本能的,兩腿往內收縮,只能大聲呻吟說:「啊!啊!不行了……要丟了,要丟了…」,男友看到此情景,更是用手抓住我的大腿,硬是不讓我併攏雙腿,嘴跟手指,雙管齊下的吸吮、戳穴洞,我在不敵男友的攻勢之下,終於一洩千里,洩身了。

頓時感覺陰道裡一陣又一陣的收縮,夾吸著插在陰道裡面的手指,大約持續半分鐘之久,陰道在收縮的同時,頓時也感覺裡面,越來越濕滑起來,我知道我真的洩身了。

男友玩著我的小穴,從小穴開始收縮時,他就開始有意的叫著說:「啊!啊!媚兒你的屄,怎麼會一陣一陣的在吸起我的手指,還越吸越緊,而且還一直流淫水出來,真是淫蕩的女人呀!」

我當時已經意亂情迷了,呼喊的說:「高…高…潮,人家的屄,啊!啊…!被…你搞到高潮…了」

男友邊抽插小穴更邊大聲說:「你的屄,怎麼會吸力這麼強,我的手指幾乎都快拔不出來了……」手指卻仍是噗、噗的抽插著。

由於男友手指插在我小穴裡,而因為陰道收縮的關係,每次男友抽出手指時,甚至,我的屁股都還會跟著他的手指拉起,而被帶動抬起來,彷彿他的手指是被我小穴夾住,掙脫不了似的。

男友邪眼看著房門的門縫,邊玩小穴邊笑說:「真可惜,插在屄裡的,只是我的手指而已,如果這時候是男生的陽具,插在這屄裡面,不知道要在裡面射出多少精蟲,你的屄才肯放鬆,你的屄好像有吸精大法樣!」

我當時,幾乎是曲捲收縮身體能收縮的任何肌肉,才能忍受如此被男友戳揉出來的大快感,只能喘氣回答:「嗯!嗯!你把人家搞的半死,還…還在笑…喔!喔…」說完兩手兩腿一攤,整個人幾乎是「大」字一般的攤在沙發上。

而就在此時,我似乎隱隱約約又聽到在表弟房門處,傳來,男生故意壓低、且急促的喘息聲,甚至還有些吞口水的聲音,而我這時候的姿勢,正是赤裸裸的大字攤在沙發上。

女人的私密處,更是正對準著表弟的房門,表弟若是此時是從門縫間偷看出來的話。一定是和A片裡,看女人小穴特寫鏡頭,沒什麼兩樣。而且還是現場直播,表姐赤裸裸的露出屄,就在他面前達到高潮,而我的高潮洩身的糗態,想必也被他一覽無遺了。

男友似乎也聽到,房間裡男生故意壓低的喘息聲,男友更是故意撥弄著,我攤成「大」字型的大腿內側,他邊撥弄邊說:「好淫蕩的屄喲!夾完人家的手指,還流出一堆像透明又不像的白色淫水,原來媚兒你的屄,還會流「陰精」呀,人家說,會流陰精的女人最淫蕩可怕,會把男生吸乾搾淨的」

我才剛剛高潮過後,無力地攤在沙發上,一時動彈不得,雙腿也只剩下抽搐似的發抖著而已,每抖幾下,私密處似乎更有淫水源源不絕的流出來,都已經滴到沙發上。

而男友手指又繼續撥弄我的小穴,我更是無力反抗,只能任由男友玩屄。而且因為剛剛高潮過的女人秘處,是會變的非常敏感的;男友手指撥弄著已經漲紅的陰核、陰唇等處,甚至還仍抽插小穴裡面,每次抽出手指,都還帶出不少液體粘液。小穴變得極為敏感,我在他撥弄之下,也卻只能「唉!唉!唉!」的忍刺激的呻吟而已。

而就這時,我似乎又聽到表弟的房間內,傳來另一陣陣更急促的男人喘息聲與吞口水的聲音。之後,接著而來,傳出兩聲長長的男子歎息聲,這幾次聲音,我幾乎可以確定是從表弟房間傳出來的。不過,兩聲長歎息聲之後,表弟的房間似乎就此安靜下來了。

「表弟在偷看表姐被男友搞到高潮,自己忍不住也在房間自慰起來了!」我的女性直覺這樣告訴我。
我正在參加「好市民勳章」,麻煩有空點下列網址
在右下角愛心處,抽空送一顆愛心給我喔!
https://www.jkforum.net/thread-10021580-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