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279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服部平次
威爾斯親王 | 2019-2-23 11:43:15

鈺慧終於做完月子回來了。我們的女兒取名叫可柔,因為我岳母堅持可
柔要留在台南,所以只有鈺慧自己回來。

  所以我變成周旋在一堆太太之間,不是都那麼說嗎?太太是別人的好,
我也發現,和榆榆、媛琳與欣怡作愛的時候,總是酣戰暢快,花樣百出,和
鈺慧就只是例行公事,聊盡義務罷了。

  我想是因為失去了新鮮感吧!我們從在學校就開始交往,從第一次作愛
到現在都超過十年了,再濃的愛情都會被生活沖的清淡。尤其這次鈺慧從台
南回來之後,每當要作愛,她便要我戴上套子,我恨死那玩意兒了,於是和
她親熱變的更索然無味,常常作一半就沒有結果,我知道她不高興,這從她
生活上開始不和我親近就看得出來。

  有一天晚上,鈺慧有事晚回來,我自己先上床睡覺,竟做起春夢來了。
青春期以後我作沒再作過春夢,我夢見在東區Sogo一樓大堂,大庭廣眾之下
和一個漂亮的專櫃小姐作愛,雞巴在她溼潤柔滑的小穴裡慢慢的抽插,那感
覺美極了。那麼刺激的幻想,讓我在睡夢中不禁也挺動起臀部來了,奇怪,
這夢境怎麼這樣子真實?

  我掙紮的張開睡眼,看見鈺慧蹲騎在我身上,衣衫半褪,小穴兒套著堅
硬的雞巴,在幹著我。我被我老婆的騷勁感動了,我讓她繼續幹我,雙手去
摸她的奶子。

  鈺慧發現我醒了,紅著臉也不說話,只是更飛快的搖動屁股。

  我的手一直在她乳房上揉著,老實說,雖然我都讚美幾位太太的乳房豐
滿,其實胸前最偉大的還是我自己的老婆。我從在學校就覬覦她的突出三圍
,那是我追求她的原因之一。而她現在剛生產完,乳房更是漲大的難以名目
,比較不好看的大概是乳暈變黑,乳頭足有我大姆指頭尖那麼大,而且整天
硬梆梆的,就算穿著胸罩,從外衣還是看的到那突出尖尖的兩點。不過聽說
這都會慢慢改善的。

  「老公……啊……好舒服啊……好硬……好深啊……」

  的確,這真是最近我和她作愛挺的最硬的一次,我不免有些愧疚,便也
慇懃的挺動屁股,讓她能更舒服一點。

  「啊呦……真好……好老公……啊……啊……我……啊……」

  她在洩了,她高潮一向都很快的,我連忙再更快的抽動雞巴,她在我身
上抽慉了一下,軟棉棉的趴到我胸前。我輕撫著她的頭髮,問她:「滿足嗎
?」

  她笑著點點頭,我說:「可是老公還沒滿足!」

  她「哎呀」一聲,想從我身上逃走,我哪容得她要幹便幹,要走便走。
我一把將她拉倒,壓上她身,她嗤嗤的笑著,我很快的就佔領她了。

  雞巴一插進小穴,鈺慧就騷浪的嗯聲連連,我被她半夜偷姦搞得興奮極
了,也不管是不是要守精持久,只是一味的在我老婆身上奔馳著,反正她也
高潮過了,我要一次舒坦的發洩。

  鈺慧卻很乖巧,不停的在我身下浪叫,好讓我能肏得更滿意。

  「哦……哦……好老公……啊……好舒服……好哥哥……親親老公……
啊……插死妹妹了……啊……」

  我知道她叫得有點故意,但是我的確很受用,終於將我推上高峰,我覺
得一陣酸軟,在老婆的穴兒裡射精了。

  鈺慧瞪大眼睛看著我,我們最近很少這麼親蜜的在一起,我吻著她,告
訴她我愛她。鈺慧好像有話要對我說,卻欲言又止。後來,我又睡著了。

  第二天遇到週末,我沒有約客戶,鈺慧卻一早打扮整齊準備出門。她穿
了一件有袖的黑色針織衫,配著一條白色長裙,惹得我在她圓翹的屁股上來
回摸得愛不釋手。她一邊笑著撥開我的魔手,一邊說:「我約了人談團保,
晚上才回來哦。」

  我也沒注意聽,拉著她吻了一會兒,才放她出門。

  我在家裡懶散了一個早上,中午隨便泡了麵吃,大概一點鐘左右,有人
按我的門鈴,我開門一看,原來是媛琳。她一進門就撲我身上,我們熱情的
吻了良久,她埋怨我:「漂亮老婆回來就不理我了嗎?」

  「怎麼會,」我說:「妳在這個時間來找我,還這麼熱情,怎麼不怕我
老婆在家嗎?」

  她神秘的笑了笑,說:「才不怕!她沒空!」

  我奇怪的看著她,她卻從手提袋中取出一塊錄影帶,逕自往我的錄影機
裡塞。然後她拉著我一起坐到沙發,按動遙控器,讓錄影機Play起來。

  我不明究裡,只見畫面傳來,是在一個主管級的辦公室模樣的地方,一
個高大的男人從背後摟著一個女人,在教她打那種練習推桿用的室內高爾夫
,我的腦袋轟的一聲,那女人……是鈺慧!

  是鈺慧!雖然鏡頭並不很近,畫質也不很好,看得出來是小Camera拍的
東西,但是那的確是鈺慧!

  那男人從背後貼著她,握著她雙手,教她推桿,她興致昂然的學著,倆
人笑得很開心。那男人一直在她耳邊說著話,鈺慧很陶醉的樣子。

  「那是我老闆!」媛琳說:「畫面上有日期時間。」

  我早就看見,那是昨晚八點多。

  螢幕上那男人的手一直在鈺慧的手上揉著,後來開始沿著手臂滑動,鈺
慧也沒拒絕,假裝專心在推桿。那男人摸了一會,慢慢的環手摟住鈺慧的腰
,她輕輕掙紮了一兩下,便任由他抱著。

  鈺慧昨天出門是穿著套裝短裙,我發現她的外套丟在一旁的沙發上,上
身是淺藍色的襯衫,那豐實的雙峰將上衣繃得緊緊的,而且在快速的起伏著。

  「妳太太真的很美!」媛琳說。

  「妳為什麼有這……這……」我心慌得說話都結巴了。

  媛琳告訴我,昨天傍晚鈺慧到她們公司和老闆談團保,她老闆的辦公室
是一直有監視錄影的。她老闆常會帶女人到辦公室親熱,反正媛琳和她老闆
也常偷情,所以一向由她處理錄影帶,她也習以為常。今天早上她作例常監
看的時候,發現了這段鈺慧的香豔鏡頭。

  錄影帶仍然繼續著,媛琳的老闆環在鈺慧腰上的手又不老實起來,緩緩
的往鈺慧的高峰攀去,我看見鈺慧喘得厲害,終於,那男人握滿了我老婆豐
滿的乳房。鈺慧胸脯被襲,也不生氣,反而頭兒一仰,倚靠到男人肩上,那
男人一面摸索著鈺慧的乳房,一面吻她白淨的脖子,鈺慧雙手仰伸,抱住那
人的頭,享受起來。

  我看得渾身不是滋味,我老婆在影帶裡和人親熱,我,我竟然在勃起!
而且我相信,我從來沒曾硬成這個樣子。媛琳卻很知趣,她伸手過來摸摸我
的老二,嘻嘻的笑了起來,我真是尷尬,她解開我的拉鍊,彎下身子,溫柔
的為我舔舐。

  我再看那畫面,她們倆姿式保持不變,那男人只是一直摸著她的胸,許
久之後,那男人才又緩緩的一個接一個剝著鈺慧襯衫的前扣,卻也不剝盡,
只打開了足夠的隙縫,讓雙手伸進去。我看不到那男人的手在作什麼,但是
我知道他在作什麼。鈺慧臉上的表情越來越恍惚,滿臉笑意……

  這時畫面上忽然一片雪花,沒有了。媛琳拿起遙控器切掉放影開關,我
才發現,她不曉得什麼時候已經把自己脫光了。她一下子跳到我身上,扶好
位置,往下一坐,將我硬到了極點的雞巴全根吞沒。

  我也不客氣,捧著她的屁股沒命的亂幹,我心中有一把炙熱的火要發洩
出來,我越插越兇,就像要把她插穿一樣。

  「哎呦……哎呦……輕一點……啊……要命了……啊……賓……賓……」

  她緊緊的抱住我的脖子,雖然在求饒,但是還是迎湊的很淫浪。

  「哎……呀……好硬啊……好長啊……插死我了……我要丟了……丟了
……」

  我不管她,繼續努力的幹著,她不斷的高潮,將我的皮沙發弄得水汪汪
的。

  「啊……啊……阿賓……賓……我夠了……我不要了……你……哥哥…
…你疼疼我嘛……」

  我終於來到盡頭,挺直的雞巴變得更硬,全身一輪顫抖,雞巴更是抖得
厲害,一股又強又兇的陽精,直射入媛琳的深處。

  媛琳伏在我肩上哭泣:「你……要弄死我了。」

  我實在很不好意思,不住的對她抱歉:「對不起!我……我太激動了!」

  她一邊流淚一邊吻著我的臉頰,說:「好一點了嗎?」

  我點點頭,跟她道謝。我們就這樣在沙發上抱著,我知道她是在穩定我
的情緒。

  我終於知道了鈺慧昨天會那麼騷浪的原因了,她在外面讓男人挑逗得春
情難抑,回家來幹她老公抵帳,我還是難以平復紊亂的心情。

  後來,媛琳又說:「今天早上,鈺慧姐有跟你說要去哪裡嗎?」

  我的天哪!鈺慧出門前說她……要去談團保的事。

  這該死的,團保讓團保部門去談就好了,她又……我吶吶的問媛琳:「
她又去妳們公司了?」

  媛琳點點頭,她從我身上下來,依隈在我旁邊,然後又按動遙控器的
Play鈕。

  幾十秒的雪花過盡,畫面又回到原來的辦公室,一開始就見到媛琳的老
闆將鈺慧壓在沙發上,不用看畫面數字我也知道這是今天的事,因為我認得
鈺慧的那身衣服。

  這次那倆人面對面的吻著,那男人將手掌又向鈺慧的胸部摸去,摸到之
後他顯出訝異的神情,然後又笑得很邪惡,他將鈺慧的針織衫掀起,我的天
,鈺慧她,她沒穿內衣。

  我憤怒極了,我懷疑鈺慧是不是肯這樣取悅我,她竟然不穿內衣去會情
人。

  那男人吸起她漲大的奶頭,而且非常滿意的樣子,鈺慧閉起媚眼,享受
男人的服務。那男人又脫去她的針織衫,讓她上身赤裸,鈺慧一點也不介意
,乖順的讓他替自己寬衣解帶。

  那男人又要去脫她的長裙,這段才氣死人。她將鈺慧翻倒在沙發上,再
將鈺慧的雙腳提放到靠背上,她的腿彎正好擱在靠背頂上,頭下腳上的躺著
。我從沒見過鈺慧這麼騷浪撩人的姿態,她那漲卜卜的乳房一直在胸前晃動
著,我看得雞巴又硬了。

  媛琳的老闆解開鈺慧的裙頭扣和拉鍊,拉住裙腳往上一提,鈺慧曲線玲
瓏的下半身就出現了。雖然她才剛作完月子,但是恢復得非常好,小腹只有
一點點凸出,我相信只要再一個月保証會回到原來的結實。

  那人跪到沙發上用手享受著我的老婆,而鈺慧才讓我驚訝,她解開男人
的長褲,摸索了一陣之後,拿出一根又粗又長的雞巴來。

  我現在才相信上次媛琳跟我說她老闆有一根長雞巴的事,我的雞巴老實
說已經不小了,我也一直引以為傲,誰知人外有人,那人的雞巴竟然那麼長。

  「沒有你硬!」媛琳說,而且她一邊在用手幫我套著堅硬的雞巴,這的
確是我目前所最需要的安慰。

  我不相信我的眼睛,鈺慧張開紅紅可愛的嘴唇,含住了那大雞巴發亮的
龜頭,然後很有滋味的吃起來。那男人則脫去了鈺慧僅存的薄紗三角褲,而
且將鈺慧的兩腳撐離,於是鈺慧就門戶大開。

  他用手指在鈺慧的陰戶撩來撩去,我看見鈺慧在發抖,他一直這樣做著
,後來鈺慧開口求他,他便將中指一伸,插進鈺慧的嫩穴之中,我聽見鈺慧
「啊……啊……」的叫聲,那是愉快多過難耐,他不停的抽動手指,鈺慧則
是叫床叫個不停。

  就這樣過了幾分鐘,我聽到鈺慧的聲音越來越高,我知道她要高潮了,
那男人自然也知道,不斷的加抽插,後來鈺慧一聲長叫,她洩了。

  鈺慧高潮的時候,我被媛琳套得也受不了了,我「哦!」的一聲,也射
精了。我從不知道我可以這樣射精的,濃濃的精液直噴而出,噴到將近有二
米的電視機螢光幕上,再緩緩的流下。

  「哇!」媛琳驚叫一聲,然後撲在我懷裡,仰著頭笑著說:「你是第一
名!」

  我只好對她苦笑。

  當我的心思又回到影帶上的時候,我看見那男人已經將鈺慧放下來了,
她讓鈺慧完全躺下,再將她兩條白皙無瑕的腿子架到肩上,用雞巴在鈺慧的
穴口磨著。鈺慧再求他插進去,他不肯,要鈺慧叫他哥哥。

  「好哥哥……插我嘛……」鈺慧說。

  他還是不肯,鈺慧又說:「大雞巴哥……我要……」

  他才滿意的將雞巴一吋吋的塞進我老婆的嫩穴裡,我看著鈺慧張大小嘴
,臉上的表情滿足的變化……

  該死!又變成雪花了!

  我看著媛琳,她聳聳肩,說:「後面不知道,我下班了!」

  我又好氣又好笑,瞪著螢光幕的雪花發呆。

  媛琳又過來摟我,問:「賓,你在氣鈺慧姐嗎?」

  我茫然的看著她。她也看著我,又說:「你看,賓,當我在這裡我有你
,但是我等一會兒會回家,我還是我老公的好妻子。」

  我的心一片混亂。

  「鈺慧姐終究會回家,你不要她做妳的好妻子嗎?」她說。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媛琳穿好衣服,回家當好妻子去了。

  我昏昏沈沈的坐在沙發上發呆,一直到天色昏暗。也不知道過了多久,
我才失神的從沙發上站起,忽然聽到鑰匙開門的聲音,我知道,鈺慧回來了!

  我的妻子回來了,我突然又一片迷惘,頹然的坐回到沙發上……
小弟正在參加「好市民勳章」,請點一下網址給我愛心,感謝您的資持!
https://www.jkforum.net/thread-10002566-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