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640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玉疆戰神
威爾斯親王 | 2019-2-23 12:13:06

過年了,和老婆坐火車回家,坐在我們邊上的是老婆學校的體育老師小張,小張年紀和我差不多大,不過長得比我壯實多了,一身疙瘩肉,個子高高的。
        
小張一路上老是偷看我妻子,也難怪,我妻子在他們學校是一枝花,有著南方女孩的小巧和秀麗,皮膚特別好,吹彈可破,盤子也特別正,奶子和屁股都特別大,是男人理想的夢中情人。小張看著我漂亮的妻子,眼睛裡冒著火花,我低頭時看見小張褲襠那裡鼓鼓的,估計雞巴都硬了。
        
小張人挺幽默,一路上逗得我老婆哈哈直笑。不知不覺到了中午,我早上喝多了水,正離開位子去廁所,小張也跟著過來了。
        
火車上去廁所的人很多,等了好一會兒才到我們兩個,我正要進去,他一把拉著我說:「咱們一起上吧!靠,我快憋不住了。」還沒等我說同意,他就閃身進了衛生間裡,往馬桶前一站,掏出他那個傢夥,一股有勁的尿水「嗤」的從他陽具裡噴出來。
        
我有時會刻意觀察別的男人的雞巴,因為我可能青春期手淫過度,雞巴發育得特別短小,像個小孩子般,平時和妻子做愛一點也不能滿足她,所以當看到別的男人有巨大生殖器,就會想著要是像他們那麼粗長的雞巴插進我老婆陰道裡,肯定很快就能把我妻子幹到高潮了。
        
火車上的衛生間裡空間很小,小張的陰莖就只離我十幾厘米遠,我還是第一次這麼近地看到一個同性的雞巴。這小張雞巴長得好大,甚至比黃色錄影上看到的那些老外雞巴還要大,圓鼓鼓、紅彤彤的龜頭像個大鴨蛋一樣,而莖身又粗又長,像超市裡那種最大號的巴西大香蕉,而且這還是沒硬的時候,要是勃硬了,真不知道多麼讓女人喜歡。
        
我正在想著,小張說話了:「小弟,你怎麼不尿呀?」
        
我回答:「沒事,等你上完了,我再來。」
        
小張哈哈笑了:「又不是女人,還避著我呀。快尿了咱們一起回去。」
        
我雖然十萬分不情願,不想在這個小張面前露出我那細小的傢夥,可也無法推脫,只能站到他旁邊緩緩拉下褲子,露出我那根又細又短的小陰莖。再與小張的大香蕉一比,我更加自卑了,雞巴縮得像個小田螺,藏在陰毛裡幾乎看不見。
        
小張看到我的雞巴,一愣沒說話,嘴角卻笑咪咪的,我知道他看見我這根又短又小的傢夥,肯定想到我無法滿足自己那性感漂亮的妻子,而他的陽具卻有足夠能力可以讓我老婆欲仙欲死。
        
尿完以後回去,小張對我老婆更熱情了,而且不時地給我老婆講幾個黃色笑話,都是關於女人被大雞巴男人肏時怎麼怎麼舒服,說女人當小屄被大雞巴幹的時候,美得像駕雲飛,把我老婆逗得面如桃花,又害羞又想聽。我想去阻止他,但一想到自己那根短小的傢夥,又怕他一生氣在火車上把我的醜事說出去,只得由著他了。
        
說也奇怪,看著他肆無忌憚地挑逗著我妻子,想著我妻子又肥又白的大屁股中間那條又濕又騷的女人溝,要是現在被小張的大陽具插進去,不知道老婆會有多爽!想著想著,我的小雞巴竟然硬了起來,不由得把手伸進自己褲襠裡,一邊想像著我妻子被小張那根粗壯玉莖肏幹的騷樣子,一邊手淫。
        
這時候小張買了幾瓶啤酒,一邊和我老婆聊天一邊勸她喝酒,不一會兒我妻子就紅暈滿頰,不勝酒力了,而且喝了這麼多酒,我老婆的尿意也出來了。喝過啤酒的人都知道,喝完啤酒後尿意特別急,而且女孩子特別麻煩,因為男孩子喝完後實在憋不住了,可以找個地方隨便解決一下,女孩子就不行。
        
以前上學的時候,試過有一次我們一幫男孩子跟一個女孩子去喝啤酒,後來想小解找不到廁所,女孩子實在憋不住竟然尿褲子了,全部人都看見她褲襠濕透至尿液不斷往下滴,別提多尷尬了。
        
而我老婆現在就處於這種情況,喝了這麼多啤酒,尿意越來越急,妻子坐在位子上,雙腿扭來扭去,快憋不住了,可偏偏火車臨時停車,給另一輛車讓道,車上的廁所不開。妻子回頭看看我,我假裝睡著了,妻子本想叫醒我,想想又算了,可能知道叫醒我也沒有辦法。
        
小張還在不停地和我老婆說話,妻子現在被尿憋得已經是氣喘籲籲,說句話都困難,不管他說什麼,妻子都只是「嗯」一聲。
        
小張看出苗頭,問道:「你是不是不舒服?」 我老婆羞於開口說自己尿急,只是搖搖頭。
        
小張卻說:「我剛才喝了好多啤酒,現在雞巴被尿憋得慌,挺得又硬又漲。」
        
我妻子聽他說得這麼粗魯,覺得自己應該生氣,可心裡卻被這句話撩得騷癢癢的,特別是聽到他也被尿憋急了,於是小聲說:「我……我也是。」
        
小張一聽就來勁了:「那你急嗎?」
        
我妻子害羞地點點頭,小張說:「現在停車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再開,要不我們先下去方便一下?」
        
妻子雖然長得性感成熟,但性格還是很靦腆的,讓她跟一個男人出去解手,有點不情願,可是尿液卻實在憋得急,膀胱被撐得鼓鼓的,我妻子想了想,還是點了點頭。
        
這時候我還是在裝睡,妻子看見我在睡覺,也就沒有叫醒我。其實他們所說的所有話我都聽到了,我也知道小張因為看見我的雞巴小,知道我滿足不了正值妙齡的妻子,就故意挑逗我老婆,想找機會幹她。
        
我看見他們下了車,等了一會兒,也跟著走了下去。小張正帶著我妻子去找廁所,這裡是臨時停車,又不是月台,根本沒有廁所,我妻子走了一會兒,尿更急了,感覺膀胱已漲到極限,大堤隨時要被洪水沖破。
        
老婆拼命夾緊雙腿,憋住肉縫不讓尿從屄裡洩出來,連路都快走不動了。小張看出我老婆已到極限,為了撒尿已經顧不上女性的害羞和廉恥,於是對我老婆說:「妹子,這裡也沒有廁所,要不我們就到樹後面去尿吧?我幫你看著。」
        
真是,這裡是荒山野嶺,除了他,哪裡會有人窺看我老婆?他還說幫我老婆看著,真是掩耳盜鈴!可我妻子這時候急得已經沒有思考能力,小張帶著她幾步就跨到樹後,我也急忙跟著他們走過去。
        
一到樹後,妻子也不顧有個異性在旁邊就匆匆脫下褲子,尿真是憋急了,還沒完全蹲下,妻子就下雨了。一股熱乎乎的、金黃色的有勁水線馬上從妻子的隱私處噴了出來,妻子好像突然得到解放一樣,嘴裡發出舒服的哼聲,全然不顧女人的最私隱處被小張看了個精光。
        
紅嫩嫩的女人溝、肥白白的大屁股,還有那毛茸茸的黑森林,正對著那小張的視線,我離這麼遠,都看見小張的褲襠隆了起來,那鼓鼓的帳篷正對準我妻子紅紅的嘴唇。小張肯定想把自己的雞巴掏出來,放進我妻子濕潤性感的嘴唇裡,讓我妻子軟軟的舌頭吮吸他硬朗的大龜頭吧。
        
我妻子還沒有覺察到小張褲子前勃起的陽具,她還在小便,這泡尿撒得可真長呀!即使對於我這個雞巴細小、性慾不強的男人來說,妻子的下體也是無比誘人,兩條修長的白嫩大腿盡頭是一簇烏黑的陰毛,陰毛下面是一條美麗的弧線,然後就是那道讓男人失魂落魄的迷人鴻溝。妻子的陰溝很長,大陰唇也特別高,遠遠看去像個熱乎乎的小饅頭中間有條粉紅的細縫。
        
我看著老婆迷人的陰部,又摸摸自己細小的白嫩雞巴,心裡一陣自卑。因為自己不行,妻子的生殖器馬上要被別的男人生殖器佔據了,粗大的陰莖不久後就要插進我妻子的陰道,出入摩擦著裡面的嫩肉,然後把濃濃的精液射進我老婆的子宮裡。那些充滿活力的精子會和我妻子的卵子結合,讓妻子受精懷孕,做個真正的女人。
        
一想到這兒,我心裡又難受又興奮,因為我的生殖器官發育不良,結婚好幾年了一直沒讓妻子懷孕,而妻子又一直想要個小孩,乾脆就讓這個男人幹我老婆讓她受精吧。
        
我剛才看到了小張的生殖器,粗大的雞巴下面有兩個圓鼓鼓的卵蛋,生殖能力一定很強,而我妻子二十多歲,豐乳肥臀,正是女人生殖能力最強的時候,而且這幾天正是妻子的排卵期,這個時候要是被強壯的男人幹了,十有八、九要懷孕。
        
想著我漂亮的嬌妻馬上就要被這個男人配種,我的小雞巴又硬了起來,我捏著它邊手淫邊看小張玩我妻子。小張早已忍不住了,其實任何一個男人看著一個二十多歲的漂亮大姑娘挺著毛茸茸的大騷屄在面前尿尿,都會忍不住的。
        
我老婆終於尿完了,黑乎乎的森林像剛下過雨一樣,陰毛上還殘留著一滴滴的尿液,中間那條屄縫更是濕濡濡的,小張直盯著我妻子那條濕淋淋、紅嫩嫩的肉縫,眼睛裡滿是慾望。
        
我妻子尿完後才發現自己的尷尬情形,羞得連耳朵都紅了,一把用手捂住那塊神秘地帶,可哪裡捂得嚴實,幾根調皮的陰毛從妻子的指縫中露了出來,還有後面那個白嫩嫩的大屁股,都讓男人血脈賁張。而且妻子不能老是保持這個姿勢呀,她要提上褲子,可一提褲子就不能捂住陰戶,那女人的隱私處又要暴露在小張眼前了。
        
我妻子嬌羞的對小張說:「你……你把頭轉過去。」
        
可小張哪裡聽她的話,他一把將我妻子抱在懷裡說:「你好美,哪個男人看著你都受不了,我要你。」
        
妻子慌了,雙手也顧不上護住自己的陰戶,就把小張往外推,可她一個女孩子又怎麼能跟壯年男人抗衡?那小張一伸手就把她兩隻手都抓住了,然後另一隻手的手指就直接摸到了我妻子的桃花源。
        
小張邊摸邊說:「妹子,你好漂亮,我剛上火車看到你,雞巴就硬了。沒想到你老公這麼沒用,雞巴還頂不上個小孩子,娶了你這麼漂亮的女人也是浪費,讓我令你快活一下吧。」
        
我妻子聽他這麼一說,有點生氣:「那是我和……老……老公的事,不需要你……操心。」
        
小張不說話了,只用他那雙粗糙的大手來回撫摸我妻子的私處,我老婆被小張揉得已經有點喘不過氣來。
        
小張的手上工夫很不錯,大概是經常玩女人屄的,我妻子覺得被他摸得心裡癢癢的,那兩片嬌嫩的小肉片有種想張開的衝動,一股黏黏的亮晶晶淫水也順著我老婆的肉縫流了出來。
        
妻子快忍不住了,雖然害羞,畢竟是個成熟的女人,我的小雞巴又從來沒給過她性上的滿足,怎麼能不想?一看到我妻子的情形,小張就知道她憋不住了,他知道雖然我妻子很羞澀,但那種事是女人的天性,只要把我妻子的性慾挑逗起來,他就一定能肏到我老婆的屄。
        
小張把我老婆放坐在地上,拉開她的雙腿,妻子的腿被他分得很開,就像黃色錄影上女主角準備讓男人肏時的淫蕩樣。這種姿勢女性會特別羞恥,因為兩腿被分開近180度,大腿中的整個裂縫都被撐開了,男人不僅能看見屄裡粉紅色的嫩肉,甚至連陰道裡面的肉壁和女人的尿道口都可以看得見,如果哪個女人被男人這樣看過,可以說這個女人在這個男人面前已經沒有任何秘密了。
        
小張把眼睛貼在我妻子的兩腿之間,用手指按摩著我妻子的尿道口說:「妹子,剛才是不是就是這裡憋得慌?」
        
我妻子本來不想理他,可是他這舉動卻讓我妻子心裡湧起了一股強烈的羞恥感,隨著羞恥感而來的是一股悶悶的騷意,讓妻子願意多體會一點這種異樣的感覺。
        
妻子沈默了一會兒,最終還是低聲說道:「嗯,是這裡。」
        
小張接著又問:「你丈夫幹過你的屄嗎?讓你爽了嗎?」
        
我妻子紅著臉不理他,可小張接著說:「剛才我在廁所裡看到你丈夫的雞巴了,細得像支小鋼筆,你看,你的屄地肥水美,這麼好的屄只配讓我這樣的強壯男人肏,給你丈夫那個三寸釘幹真是浪費。」
        
我妻子抗聲說:「我丈夫那兒……不小。」
        
小張笑了:「是嗎?那你老公讓你銷魂了嗎?」
        
這下可說中了我妻子的心事,結婚前聽她的女友說,跟男人做那種事非常舒服,能讓女人欲仙欲死,但真和老公幹的時候,卻一點感覺都沒有,卻還每天晚上都忍不住想那種事情。特別是兩腿中間,濕濕嫩嫩的肉裡面癢癢的,總想有個東西插進去,把縫堵得滿滿的,可丈夫那兒卻細細的,插進騷肉裡幾乎沒感覺,而且太短,裡面的地方從來碰不到,癢癢的感覺不單止不住,還每晚都把人心磨碎了。
        
妻子也曾偷偷懷疑過是不是丈夫的生殖器發育得不好,因為自己從小女孩子發育成大姑娘,生殖器官變了好多,整個陰部都鼓了起來,還長了好多黑黑的陰毛,而且撒尿的小縫也比小女孩長了一倍,屁股也變得圓鼓鼓了,兩片小肉唇比小女孩的時候肥大了好多,而且尿尿也和女孩子時不一樣,射得又遠又長。
        
書上說,出現這些變化就代表女性的生殖器官發育成熟了,而丈夫的生殖器卻仍和小男孩差不多,白白的,又細又短。不應該女孩發育,男孩就不發育呀!小張一提這件事,我妻子馬上沒有話說了。
        
這時候,小張拿出殺手鍊了,他把褲子一脫,呀!這是什麼?我妻子一下子驚呆了。小張勃起的粗大陰莖挺立在我妻子眼前不足十厘米的地方,他的雞巴太大了,剛才在洗手間裡軟的時候都比我大了兩三倍,而這次他的陰莖已經充份勃起,不知道比我的小雞巴又大了多少。
        
小張那圓鼓鼓、油亮亮的龜頭漲得通紅,還冒著騰騰熱氣;龜頭中間的馬眼又深又長,對下那根雄糾糾、沈甸甸的玉莖青筋畢露,挺立在茂盛的陰毛中,像一根擎天巨柱,顯得那麼威武,充滿了生殖能力。我妻子看見這根寶貝,只覺得一陣迷亂,心裡癢癢的不能止息,只是想著這個大傢夥要是進到下面,該是什麼滋味呀?肯定和丈夫的感覺完全不一樣。
        
我藏在樹後,看著他們倆的生殖器官,老婆的陰戶透濕、小張的龜頭火熱,雞巴想肏屄、屄也想吃雞巴,雖然老婆現在情感上還不願意,但女性的生殖器官卻在渴望那根勃起得火熱的男人器具讓小屄舒服,讓我妻子受精,完成女人的使命。
        
這時候小張再也忍不住了,他挺著陽具就向我妻子的玉門刺去……我閉上眼睛,自己老婆的屄馬上就要被別人侵佔了,而且這麼大的雞巴肯定會像黃色錄影裡上演的一樣,把我妻子幹得淫水橫流、欲仙欲死、嗷嗷叫床,我實在不想看到這種情況。
        
我剛閉上眼睛,突然聽到妻子堅毅的聲音:「不行。我是別人的妻子,你不能這樣對我。」我一陣興奮,妻子還是抵抗住性的誘惑,沒有紅杏出牆。
        
可小張這時箭在弦上,哪裡還肯聽我妻子的求饒,紅彤彤的大龜頭像具坦克車一樣開向我妻子的要塞,馬上就要突破玉門關了。我妻子趕緊用雙手護住自己的下體,然後就感覺那小張滾燙的陽具貼在自己軟軟的小手上,感覺他的大雞巴好燙,特別是那個龜頭,圓鼓鼓、滑溜溜、燙乎乎、紅彤彤。
        
妻子本想用力捏住他的雞巴,讓他負痛離開,可是捏著他的陽具的時候卻怎麼也捨不得用力。哪個女人不喜歡男人下身有根熱乎乎的大寶貝?特別是我的妻子因為從來沒見過這麼粗大的成熟男人生殖器,更不捨得下狠手去捏。
        
小張已經看穿我妻子的心事,轉而裝成很可憐的樣子說:「妹子,不是我想欺負你,實在是你太漂亮了,我從來沒見過你這麼性感的女人,你就讓我一親芳澤吧。」
        
女人怎會不喜歡男人誇她漂亮?小張的一句話立刻卸下了我老婆的戒心,她咬著嘴唇說:「可……可是……我已經結婚了。」
        
小張說:「可是你丈夫的雞巴這麼小,根本不能讓你做一個真正的女人。」
        
妻子搖搖頭:「就算那樣也不行。」
        
小張笑了笑:「那我待會帶你上車吧!你先穿上褲子,你看你下身這麼濕,怎麼穿內褲呀?」
        
這倒是實話,因為女人的泌尿器官是和屄長在一起的,而且形狀是一條縫,撒完尿後,會弄得這個陰戶濕淋淋的,何況妻子剛才看見小張的大雞巴時,屄裡已情不自禁地流了好多淫水出來,現在兩腿中間是濕漉漉、黏乎乎的,就像剛下過雨的黑森林,陰毛上都是透明的露珠。
        
我妻子聽見小張這麼一說,臉兒頓時羞得緋紅,看起來好可愛,像朵嬌艷的玫瑰花。如此清純漂亮的女人光著屁股站在一個血氣方剛的小張面前,真是叫男人瘋狂。
        
小張用手指捏住我老婆的小陰唇,然後分開,一幅淫糜的景像出現了:小陰唇裡面粉紅的嫩肉上都是白花花的愛液,特別是陰道口,一股濃濃白白的淫水正從裡面泌出來,更羞人的是兩片肉乎乎的小陰唇之間還掛著幾條若隱若現的淫水絲。
        
小張笑了起來:「你老公肯定把你憋壞了,看你那個地方濕得像個水塘,你就真不想那種事情?」
        
我老婆紅著臉說:「想……過,可我是別人的妻子,我不能……和你……」
        
小張知道我妻子已經非常想和他肏屄了,只是感情上還放不開,就對我老婆說:「那我不幹你,你就讓我把龜頭貼在你的屄縫上揩擦一下,我就滿足了,要不我雞巴硬成這樣,不能釋放肯定會傷身體。」說著又把他那根深紅色的大肉腸挺到我老婆面前。
        
小張說的也是實話,像這種大雞巴男人要是老不能肏屄,確實會很難受。
        
妻子看了看他因為自己而衝動得漲紅的粗壯男根,心裡湧起了一股女性的憐愛,心裡也想:「結婚了這麼長時間,老公從來不能滿足自己,自己這麼好的屄讓成熟男人的生殖器碰一下也算做一回女人。又沒有讓他插進去,就算對不起老公,也怪他自己太不中用了。」
        
想到這裡,我妻子含羞地對小張點了點頭,小張興奮得滿臉通紅,巨根直衝向我嬌妻的騷穴,這次我妻子卻沒有擋住他。雖然我知道自己不行,肯定守不住一個這麼漂亮的老婆,妻子總有一天會紅杏出牆,但看到個成熟男人的陽根和我嬌媚妻子的騷縫貼在一起的時候,我還是忍不住難受,這個男人仗著自己船堅炮厲,馬上就要侵入本來只屬於我一個人的領土了。
        
小張那根大香蕉慢慢抵開了我妻子的小陰唇,紫紅色的大龜頭陷入我妻子那片騷肉裡,他放肆地玩弄著我妻子的生殖器官和泌尿器官,用他的大龜頭賣力地摩擦著我妻子的陰唇、尿道口、陰道口,我甚至看見他的大龜頭已經有一小部份陷進了我嬌妻的陰道裡,而妻子的小陰唇已被他玩得挺立起來了,緊緊地包裹著他那根寶貝。
        
我趁著他們瘋狂迷亂時也走進了那片小樹林裡,離他們只有兩三米,我當時的心理很奇怪,說實話,因為我的雞巴短小,還從來沒有看過成熟男女性交的情形,每次看到黃色錄影上那些男主角挺著傲人的大雞巴在女主角身上努力耕耘,而女主角被幹得情不自禁地喘息、呻吟、叫床的時候,我都覺得那種情景充滿了力與美。
        
那時候,我捏著自己的小雞巴套弄著時總會想到這樣的情形:那個男主角挺著他的大陽具在賣力抽插,是在幫我幹我媳婦。今天終於看到別人幹我老婆的樣子了,而且這個男人的陽具這麼大、性技巧這麼高,我實在很想近距離看看他的生殖器是如何和我妻子的生殖器官互相交合的樣子。
        
我妻子已經被小張摩擦得快受不住了,小張不光用雞巴挑逗我妻子的敏感地帶,而且他那雙強壯的男人粗糙手掌還摸上我妻子的胸脯,放肆地揉捏著我妻子的乳房和奶頭。
        
女人的陰戶和乳房是身體上最主要的性器官,這兩處要塞都被小張佔據了,而且小張是那麼瞭解挑逗它們的技巧,我妻子覺得越來越難抗拒壓在身上的這個男人,他那根滾燙粗大的陽具、粗野有力的擁抱和揉捏,妻子感覺自己快被融化了,而下身越來越有一種想被佔領的衝動。
        
從我的角度看不到妻子臉上的表情,只能看到小張和我老婆緊密相貼的性器官,妻子的兩片小肉唇越來越紅,越來越渴望張開,而那粉紅裂縫裡的濕濡軟肉也越來越濕,似乎在提醒男人:女人已經做好準備。
        
小張紫紅色的大龜頭現在正緊緊貼在我妻子的陰縫上,那像鴨蛋一樣大的龜頭上沾滿了白色的液體,那是我妻子的淫水。我看見小張在摩擦的時候,我妻子並不是被動地接受,她竟然忍不住挺起了屁股,也同樣用她女性的器官來捕捉那根粗大的玉莖。
        
小張已經感覺到這種情況了,他知道我妻子已經憋得受不了了。可也是,一個二十多歲發育正常的大姑娘每天守著一個三寸釘男人,怎麼能不憋得慌?肏屄的事情不僅男人想,女人也想呀!說不定比男人想得還厲害。他心道:一定要讓這個漂亮女人徹底滿足一下,讓她以後再也離不開自己的大雞巴。
        
小張想到這裡,也察覺到了我妻子的渴望,決定要發動總攻擊了,他屁股一挺,大龜頭緊緊貼住我妻子的桃源洞口,白馬將軍要進城了。妻子的花徑口現在好像下過一場春雨一樣,泥濘不堪,不過這正方便男根的進入,因為那泥濘春雨正是潤滑無比的愛液,是我妻子為小張這樣的大尺碼雞巴準備的最佳禮物。
        
小張知道因為我的雞巴太細小,我妻子的陰道其實和處女一樣沒被開墾過,一下子就吃下自己這根大香腸肯定有些吃力,所以他對我妻子使用慢火烹調的方法,大龜頭一點一點往我妻子的那片處女地裡擠。
        
有人要說了,你妻子那塊地雖然好,可也不被你墾過了嗎?不算處女地吧?其實我每次幹妻子,頂多只能進去一個龜頭,因為男女肏屄,屄和屌之間還有一點距離,而我的傢夥太短了,莖身根本沒機會進去,所以妻子的陰道裡面到底是什麼滋味,我是從來沒嚐過,而小張的雞巴可能是我妻子生殖道有生以來迎接的第一個大訪客。
        
小張一邊插入我妻子的身體,一邊呻吟著說:「好……舒服呀。丫頭,你的屄好緊呀。」
        
是呀,他雞巴這麼大,當然覺得我妻子的小穴緊,而我就覺得妻子那兒太寬了,像個大沼澤,走到那裡一不小心就陷進去不露頭。唉!這也正常,我的雞巴只相當於五、六歲小孩的大小,而妻子卻是貨真價實的二十五、六歲大姑娘的生殖器官,明顯不配套呀。
        
小孩再厲害也不可能滿足一個大姑娘的性要求,只有成年男子的陽具才能讓她們爽得嬌喘籲籲。我妻子現在就處於這種情況,小張那個像鴨蛋一樣的大龜頭已經完全陷入了我妻子那片紅紅濕濕的騷肉裡面了,我看著他們的交合處,心裡一陣難過,妻子真的被別的男人肏了,說不定還會馬上在男人的衝擊下肉麻地叫著哥哥。
        
妻子的陰道好像有點不堪重負,她是屬於那種小巧玲瓏的南方女孩,而小張的雞巴在北方漢子中也屬於超大碼,妻子能受得了嗎?我緊張地看著他們生殖器結合的地方,小張的冠狀溝好深,聽說這樣的雞巴給女孩子的摩擦十分強烈,很容易讓女孩子到高潮。不過現在已經看不到小張的冠狀溝了,它已經完全進入了我妻子的陰道中,說不定現在正在摩擦著裡面的騷肉呢。
        
妻子的屄眼已經被小張那根大雞巴撐成了一個圓形,屄裡的粉紅騷肉都鼓了起來,像一個環一樣緊緊箍住小張的陰莖。妻子現在咬著牙,承受著大雞巴的進入,好像有點痛,但又與痛相伴著一種難以言說的舒服感覺。
        
屄眼逐漸完全張開,裡面好充實,與丈夫那根小雞巴進去後那種沒著沒落的感覺真是一個天、一個地,這根熱得像火炭一樣的大雞巴只要碰到那裡,穴裡的騷癢立刻消失,轉化成一種美美的滋味,美得好像駕雲飛。
        
妻子睜開妙目看著小張,突然心裡開始崇拜他,只有他這樣的男人才能讓女孩子品嚐到這種爽美滋味。她手向下移,想摸摸這根東西到底是什麼樣子,妻子摸到了一根粗粗的火熱肉棒,棒身沾滿了滑溜溜的分泌物,前面一截已經和自己的身體連到一起了。
        
陰道第一次被不是屬於自己丈夫的陽具填滿,妻子突然一陣羞澀,曼聲對小張說:「哥哥……你好……好……壞。」
        
小張笑了:「讓你這麼舒服,你還說我壞?」
        
妻子說:「你……玩……人家的……老婆,當然壞了。」
        
小張嘿嘿笑著說:「我這是助人為樂。你這麼好的一個女人,卻嫁給那麼一個小雞巴,真是浪費!」
        
妻子紅著臉說:「人家那兒小一點,就不能娶老婆啦?你真是壞東西。」
        
小張把我妻子一摟,大雞巴在我妻子的生殖道中緩緩抽動,說:「能娶呀!呵呵……不過要請別人幫他用。」
        
我妻子吟嚀一聲:「好壞……你。」小張哈哈大笑。         

小張還沒有把整個雞巴全部插進去,只是用龜頭在我妻子的陰道前部慢慢抽動,這是挑動女子發情的一種方法,能讓女子騷癢難耐,最後一下把雞巴完全插進去的時候能讓女子達到極致的高潮。小張這下真是下了工夫,他想在性事上徹底征服我的嬌妻,我妻子哪裡受過這種挑逗,只兩三下就面色潮紅、杏眼含春,氣喘籲籲地看著小張。
        
小張知道她的心事,卻不把雞巴整個插進去,還在慢慢地撩她。我妻子只感覺被小張雞巴擦到的地方是一陣陣的暢快,可裡面深處卻越來越騷癢,讓她心裡像是貓抓的一樣,好想把這根大香蕉整個吃下去呀。
        
妻子不自覺的挺起屁股,想把小張的雞巴吃得更多一些,可小張好像看穿了她的心思,還在挑逗她。妻子覺得受不了了,全身好像被慾望淹沒了一樣,心裡只有一件東西,就是小張那根漲得紅彤彤、燙乎乎的擎天玉柱。
        
妻子突然悶哼了一聲,屁股不顧一切地往上一抬,只聽「噗哧」一聲,妻子毛茸茸的下身已經把小張的陽具吞了下去。
        
小張沒想到我妻子竟然主動求歡,心想真幸虧她老公雞巴小,把她憋成這麼浪,今天一定要好好爽一下,就故意挑逗我妻子:「你不是說我壞嗎?」
        
我妻子抱著小張的腰,感受著那根讓女人神魂顛倒的魔棒,幽幽的說:「我對不起……我老公……但……誰……讓你這麼……壞……你的感覺和……和老公太不一樣了,你讓人家好想……飛起來……了。」
        
小張嘿嘿笑著:「你老說我這麼壞,老天會罰我的。」
        
我妻子嬌笑道:「就是呀。」
        
小張把我妻子的手牽到他的下身:「那罰它……好不好?」
        
我妻子吟嚀一聲:「不要。」然後湊近小張的耳邊說:「那是我的寶貝。」
        
我看見他們調情的淫浪表情,心裡一陣陣生氣,可是看到他們緊緊連在一起的下身,突然又同情妻子了。小張的雞巴真的是好大好粗,我當時怎麼也沒想到妻子那看起來細細小小的陰道可以容納得下那麼大的一根肉腸,我真的低估了成熟女性的性能力,而且也給妻子的性福太少了,這樣的大雞巴才能讓妻子滿足,那麼我那個小田螺管什麼用呢?
        
我正在想著,妻子和小張已經開始了成熟男女的性交過程。大雞巴真的好厲害,我感覺小張只在我妻子的屄裡抽插了十幾下,我妻子就開始發出淫蕩的叫床聲。以前我和妻子做愛,她為了迎合我也會發出聲音,但一聽就知是假的,但這次,從妻子的叫床聲裡可以感覺到她嚐到了從沒體驗過的性快感。
        
「呀……呀……舒服……好爽……呀……呀……就是……那裡……我……不行了……屄屄要……裂開了……哥哥……我要……死了……快……快……呀……你讓……妹妹爽……死了……你真是……幹屄的……大……英雄……你……才是……我的……親親……好丈……夫……快……呀……大……大……真好……呀……妹……妹的屄就是給……哥哥幹……才長的……」
        
從來沒想到妻子會發出這樣的叫床聲,難道被大雞巴幹真是這麼舒服?竟然喊出了這麼淫蕩的句子。我仔細地盯著我妻子那個被雞巴幹得濕糊糊的騷屄,只見一根粗大的紅腸在我妻子的黑毛裡時隱時現,大雞巴像一條粗大的火龍一樣在我妻子的小溪裡翻騰,小溪旁邊的灌木叢都已經被巨龍壓倒,龍頭正向著小溪中間的那個洞口衝過去。
        
龍頭衝進衝出,我妻子也浪聲不絕:「屄……兒……快被你……幹化了……舒服……死了……親……哥哥……妹妹……的屄……好不好……只給……你一個人……用……好不好……妹妹的屄……只有……你的大……雞巴才……幹得舒服……呀……插……呀……漲……呀……插得……妹……妹又想尿……啊……尿……了……」
        
後來我才知道,小張的雞巴因為龜頭部份特別大,而我妻子是那種G點特別敏感的姑娘,這種做愛組合可以在一起達到無以倫比的性高潮。因為雞巴大,給陰道的摩擦特別強烈,可以讓女人同時達到陰蒂高潮、陰道高潮、G點高潮。特別是G點高潮,擁有一般尺寸雞巴的男人根本無法讓妻子體會到,而我這個連陰道高潮都沒法給妻子的男人當然更不可能讓妻子達到G點高潮。
        
G點靠近女孩子的尿道,被大雞巴幹的女人會感到想尿尿,就是因為G點的作用;而有的女孩做愛到最高潮時會失禁,也是因為這個原因。女人的陰戶被大雞巴幹到G點高潮時,會感到整個人都飄起來,忘了自己,陰部更會猛烈抽搐,感到極致的快樂,那時候尿道的擴約肌放鬆了,熱尿就會不由自主地流出來。
        
這種性高潮可遇不可求,幾百個女人裡面只有一個人體會過這種性高潮。
        
因為只有她的性伴侶有著很高的性技巧、遠超其他男人的粗壯生殖器,還有旺盛的精力才能讓女人達到這種高潮而「吹」,而達到潮吹的女人肯定會對給予她這種高潮的男人死心塌地。
        
但我當時沒想到的是,小張第一次就把我的嬌妻幹出了這種性高潮,給我們後來的生活帶來很多麻煩。我當時只是聽到妻子叫床的那些話,心裡無比生氣和嫉妒,再也按捺不住,便從樹後走了出來。
        
小張首先看到我,他先是一愣,然後嘴角就泛出一股嘲弄的笑容,因為他那時已經知道我妻子完全被他征服了,這時候他這個姦夫才是親老公。他嘲弄地對我說:「小雞巴,你來幹嘛?想來看我幹你老婆嗎?」
        
我妻子這時候也知道我過來了,可她現在什麼也做不了,小張那根插在她身體裡的陰莖就像一個超大功率的快感產生器,每一次有力的摩擦都讓我妻子感到無盡的舒爽,夾住那根大肉腸的陰戶舒服地不停抽搐,把快感傳遞到全身的各個地方。
        
我妻子想對我說什麼話,可小張有力的抽插卻讓她什麼都說不出來,我大聲道:「求求你,停下來,別幹我妻子了。」
        
小張笑了笑說:「我倒是可以,怕你妻子受不了呀!你的小雞巴可是把她憋壞了。」
        
說著他放慢速度,並分開我妻子的雙腿,故意讓我看清大雞巴在我妻子陰道裡抽動的每一個細節。
        
我在不到十厘米的情況下看著兩個成熟男女的生殖器是怎樣交配的,難怪我妻子被小張玩成這樣,那個八寸多長、青筋直冒的大雞巴真是好勁呀!漲紅的龜頭每次陷入我妻子的肉縫裡時,整個小屄都跟著被扯動,陰縫上面的那粒小珍珠被雞巴摩擦得通紅;而當雞巴抽出的時候,把我妻子屄裡的粉紅色嫩肉都帶了出來,我彷彿能感覺到那個龜頭的肉棱子摩擦我妻子陰道壁時帶來的快感。
        
我看著那個大雞巴,心裡一陣陣自卑,自己的小雞巴永遠不可能給妻子帶來這種感覺。
        
小張看我不說話,順手把我褲子一拉,我短小的雞巴就露了出來,因為受到他們做愛的淫蕩場面刺激,我的小雞巴也是挺起的,可就算勃硬起來,也沒法和小張雞巴軟的時候相比。
        
他把雞巴從我妻子屄裡一抽,並把我往前一拉,讓我的小雞巴和他的大肉棒一起對準了我妻子毛茸茸的生殖器,說:「你老婆要誰肏她,誰就來肏她。」
        
我低頭看著兩根孑然不同的陽具,我的長度只有他的三分之一,白白的、細細的、短短的,龜頭像個小鵪鶉蛋。而他的雞巴黑乎乎、紅彤彤的,好像還冒著熱氣;龜頭仿似一個鴨蛋一樣,雞巴上還粘著我妻子屄裡的淫水,亮晶晶的;兩顆大睾丸沈甸甸的掛在肉棒根部之下,那裡面都是男人的精液,他的整個生殖器官充滿著力量。
        
再看看我老婆的生殖器官,原來齊整的黑乎乎屄毛被他的雞巴弄得亂蓬蓬,陰戶內更是一片狼藉,有老婆的淫水,還有小張的分泌,粉紅色的屄唇在輕輕地抽搐著,好像還在回味剛才被大雞巴幹的快感。
        
妻子的屄縫被他幹過以後,好像寬闊了不少,兩片肉唇也不像以前一樣緊緊貼在一起了,中間粉紅色的騷肉裡露出一個濕乎乎的洞口,妻子的生殖器已變成了典型的少婦類型。
        
而我以前開墾了兩年,妻子在浴室洗澡,人家偷看她的屄,還認為她是一個大姑娘。
        
我看著我們三個人的生殖器官,心裡已經明白了只有他們倆才能在一起做愛交配,我實在是不行,但心裡還是希望妻子念著多年情份,不會讓我當面丟醜。可我卻失望了,妻子那時只剩下雌性生物的本能和雄壯的異性進行交配。
        
妻子用眼睛望著我,可她那顫抖的濕潤陰唇卻毅然貼上了小張那具粗大的男根,我看著妻子屁股一挺,那毛茸茸的肉縫就又向小張那個紫紅色的龜頭套了過去。我看見妻子明顯吃得有點費力,可眼角卻透著春意,淫水從他們的交合處流了下來。
        
我妻子賣力地把屁股的向上挺,終於把那根深紅色的大肉腸吃進了自己的小油嘴裡,然後妻子才喘了口氣,緊緊抱住小張,回頭幽幽的對我說:「對……對不起……老公,你忘了我吧!他讓我太舒服了,我從來不知道做女人可以這麼舒服,我已經離不開他。你別想著我了,對不起,你的那兒實在太小了,我也是個正常女人,需要性愛,我被他玩過,你的小雞巴我不可能再喜歡了。對不起,原諒我……嗯……呀……哥哥……呀……」
        
妻子說著說著,已經說不下去,小張的大雞巴又在她的花徑裡抽動了,發出「噗哧、噗哧」的聲音,我妻子的喊聲也越來越高:「呀……爽……死了……哥哥……妹妹要被……你幹死……了……你……插得……人家想……尿……尿……好……爽……哥哥……呀……」
        
小張一邊抽動一邊問:「爽嗎?大雞巴好不好?」
        
我妻子嬌喘著:「爽……我喜歡……你的大寶貝……爽死……妹妹了……哥哥……你停一下……呀……讓妹妹……尿了……再讓你幹……好嗎?」
        
小張又問道:「你的騷屄為誰長的?給不給你的小雞巴老公玩?」
        
我妻子這時候腦子還清醒,不肯刺傷我,只是大口喘氣不說話。小張笑著不說話,猛的加快了抽送速度,真正拿出了幹屄的本領。只見一根深紅色的大雞巴在我妻子屄裡閃電般抽動,快感一波接著一波,我妻子感覺被推到浪的最高峰,渾身百骸無一處不舒服,屄裡的嫩肉被大雞巴磨得又酥又酸又爽,爽得都憋不住尿,馬上就要噴出來了。
        
小張卻還在繼續逼問:「答我,你的騷屄為誰長的?給不給你的小雞巴老公玩?」
        
我妻子呻吟道:「不……不給……小雞巴……男人玩……給他玩……他也不會玩……不好。我的……屄是……哥哥的,小縫……黑毛毛……是哥哥的……哥哥怎麼……玩都可以……呀……哥哥……你又插到……花心了……爽……死……妹妹了……哥哥……你好厲害……你停……一下……讓妹妹……尿……尿……真要……出來了……求……求你……要……尿……出來了……」
        
我聽著妻子的話雖然生氣,但看見她的屄漲得紅紅的、鼓鼓的,好像真是快要尿尿了,而臉上急得眼淚都快掉出來了,而小張還在毫不憐惜地抽送著他那根深紅色的大雞巴。
        
我大聲說道:「等……等一下,別幹了,你先讓我妻子小便吧!再不尿,她要把屄屄給憋壞了。」
        
小張哈哈大笑:「你這樣的小雞巴大概才能被尿憋壞,你老婆是不會的,大姑娘的屄屄可結實著啦!」說著他用手分開我妻子的陰唇,我看見妻子整個屄肉都是紅彤彤的,還發出一股濃濃的女人騷味。
        
小張指著我妻子的尿道口說:「看清楚了,看我怎麼把你老婆的尿都給幹出來。」
        
我看見老婆尿道口的肌肉不停地抖動,好像真是尿急了。我剛想再去求小張,突然我老婆臉上的表情變得好奇怪,臉蛋漲紅得像快要滴出血一樣,而正被小張玩弄的屄肉也突然劇烈地抽搐起來。
        
只聽妻子突然發出一聲高亢的喊叫,雙手緊緊地抱住小張,下身更是夾緊小張的陽具,妻子到了最高的高潮了。就在這時,我看見一股黃黃的熱尿從妻子的屄縫裡噴出來,妻子真的爽到失禁了。尿水順著小張的雞巴和我妻子的陰戶往下流,熱乎乎的尿液一定讓小張又舒服又得意。
        
小張也要洩了,他雞巴抽動越來越快,龜頭也漲得越來越紅、越來越大……大號加農炮就要開火了,那大如鴨蛋的紅彤彤龜頭摩擦著我妻子高潮中的肉穴,老婆要被別的男人授精了。
        
小張身體猛的一抖,把肉棒推進至陰道最深處,龜頭緊貼著顫動的屄心,一股又濃又稠的熱乎乎精液從他龜頭裡噴出來,直射入我妻子的陰道裡……紫紅色的龜頭又出來了,我妻子那濕濕的騷屄肉也被它帶了出來,我看見妻子紅嫩嫩的生殖器上的騷肉都是白白的精液,還在劇烈地抽搐著。
        
小張還在一股股地繼續射精,我感覺老婆的陰道裡已經盛不下那麼多精液,一股白色的濃精開始從我妻子的陰縫口流出來。
        
我妻子被小張徹底地征服了,她用力抱住小張的屁股,說道:「哥哥……你射吧……都……射在……妹妹的……屄裡……面……我給……你生個……胖……兒子……」
        
我知道像小張這樣強壯的男人,如果在我妻子的排卵期將精液射入她的生殖器內,肯定會讓她懷孕了。果然,自從那次被小張幹過之後,妻子的肚子很快就大了,那個脹鼓鼓大肚子下那片黑森林的需求也更大了,妻子對我的小雞巴越來越不滿意,她不再讓我摸她的身體,平時更別想用我的小雞巴碰她那毛茸茸的陰戶,她說這些只配大雞巴的男人享用。
小弟正在  申請好市民勳章  希望各位論壇朋友幫忙小弟早日完成,感謝您的資持!
https://www.jkforum.net/thread-10001898-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