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326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達爾巴
威爾斯親王 | 2019-2-23 12:51:54

我不美,這一點我絕對確定。

但是以一個38歲的已婚女性而言,我保養的算是不錯。不敢說有像名模般的身材,但是至少跟年輕的晚輩們比起來,我一點也不遜色。這是我個人的想法,不過有時候還是覺得瘦一點應該會比較好。這麽說好了,我是稍微豐滿一點,不過也是男同事口中所說的前凸后翹。

因爲是職業婦女,每天早上必須打理好小孩的事情才匆匆的趕到火車站去坐火車上班。幸好我坐的那一班火車都有位子坐,每天也可以趁這個時候補個小眠。

這樣的通勤的日子,不知不覺中已經過了6年了。

我化不化妝?當然要化妝!不然怎麽能看,我的妝向來都是淡淡的,有時候女同事還問我爲什麽只上口紅而已?這也是我個人挺自豪的地方。

有一次在火車上遇到一隻色狼,偷偷的摸我的臀部,我當下立刻抓起他的手,拉高高的狂罵,然后賞他個五萬塊。爲什麽不說伍佰塊?因爲我的力道囉。這一巴掌下去,沒讓他掉兩跟牙齒算對他客氣了。

不過我發現,最近一個月來,我發現我上下班的時候都會遇上一個男性。他總是跟我保持5公尺以上的距離,不管我坐在哪的位子上,他就是會坐在我的對面,然后保持五公尺的距離。

起先我不是很在意他的出現,但是總會發現到他有意無意的會偷看我,雖然不是很喜歡這種類似偷窺的感覺,不過能讓我先生以外的男性偷看我,也是很值得欣慰的事情,畢竟我還算是有魅力喔!

最近這幾天我才發現到,原來他連上下車的車站都跟我同一個,這時候我才警覺到這不是巧合,而是他刻意的。這件事讓我有點緊張,雖然目前都沒有發生什麽事情,但是這樣子被人刻意的「跟蹤」,還是覺得不是很舒服。

就這樣又過了一個多月,他還是保持著相同的距離,也沒有特別的接近我,大概是我多慮吧。
從車站到我家大概有10分锺的路程,這段路程我都習慣走路上下班。中間有一小段路是比較暗一點的,路燈也不是很密集。走在這段路上時,我會特別注意四周是否有危險,是否有不明人士在這段路上跟在我后面,同時我身上也會隨時準備防狼武器。

在我對他防備心幾乎完全鬆懈的某一天,我發現到他的身影跟在我身后,還是保持的一段的距離,我趕緊往前走,走到比較亮一點的地方,同時也有較多一點的人,停下來裝作在找東西。而他,並沒有停下腳步,走過我面前,慢慢的消失在我的視線範圍。

我想,也許,又是我多慮了。
就這樣,從那天開始,他就每天下班都走在我后面,但是在我到家之前,他就轉進其中一條巷子。隔天,我還是會在火車月台上看到他。

但是我心里面還是覺得有點問題,不知道哪里不對,就是覺得有問題。
忘了過多久,某天我真的忍不住,在回家的路上,我停下來,問他。
  「先生,你爲什麽每天都要跟著我?」
  「啊?」
  「對啊!」
  「我……我也住這邊啊!」
  「你住哪里?」
  「我住在XX巷XX號。」
  「好,我跟你回去,我要確定你住在那邊。」
  「爲什麽?」
  「先生,我是個女人,每天下班都有人,而且是固定的某人跟在我后面,你說我會不緊張嗎?」
  「喔,原來是這樣喔。」他抓抓頭,「那好吧。」
我就靜靜的跟在他后面,走到XX巷左轉,接著XX號就在右手邊。這棟平房我清楚,
是個老夫妻住的。

  「到了,這就是我家。」
  「OK,那就請你開門進去。」
  他拿起鑰匙,把門打開門,進去,關上門。
  當他關上門的那一霎那,我覺得好丟臉,沒想到真的是自己想太多了,以爲人家是存心不良。
趕緊轉身離開,但走到巷口,我又覺得很對不起他,走回去XX號,按了門鈴。

  開門的是一位老太太,問我找誰,天啊,我要找誰啊,我都不知道他的身份證長的什麽樣子。
  「嗯……剛剛有位先生進去,我想要找那位先生。」
  「喔,你等一下。小羅,有人找你。」
    原來他姓羅。
  「嗯?是妳喔。嗯……有事嗎?」
  「……我來像你道歉。」
  「沒關係啦,你會這麽想也是正常的。」
  「真的對不起,我還把你當作……」
  「沒關係沒關係,知道是誤會就好了。」
  「謝謝。」我說的很小聲,因爲真的覺得好丟人。
  「OK,那……掰掰囉!」
  「嗯,掰掰。」

他關上了門,這時候我心里也好過一點,至少今天知道對方不是刻意跟蹤我了。

  隔天在火車月台上,我又看到他的身影,當他轉過頭來看我時,我禮貌性的點點頭,站在我平常站的地方等車,而他還是跟我保持著一定的距離。這時候我心理面突然有個疑問,爲什麽他總是跟我保持一定的距離呢?這個問題是不是要去問問他呢?接下來,我腦子里又想了一大堆的問題。唉……老毛病又犯了。

到了晚上下班后,他還是靜靜的走在我后面,這時我突然又有一股衝動想要知道爲什麽,
停下來轉頭等他。 他好像突然被我嚇到了,也停了下來,我主動走過去,問他:「我想請問你,爲什麽擬每天都跟我坐同一班車,同一個車廂?下班也是。」

  「啊???……」他似乎不知道怎麽回答。
  我接著說:「我已經知道你不是壞人了,只是不清楚爲何會這樣。可以請你爲我解惑嗎?」
  他抓抓頭,這似乎是他的習慣動作,說:「妳不要笑我喔。我剛搬到這邊,不知道做什麽車子比較好,第一天上班的時候剛好看到你走在前面,我就在想,這個人也應該要上班吧,所以就跟著你走,然后就到火車站,我下車車站的天橋樓梯就在第一車廂那邊,所以我每次就做在第一節車廂。」
  「喔……原來是這樣喔!」
  「不好意思,讓妳覺得不舒服。」
  「沒有啦,我只是覺得應該不會這麽巧才是。」我笑了笑接著說:「現在什麽問題都沒有啦,這不是很好嗎?」
  「對啊對啊!」他也笑了,笑的好燦爛。
  「你跟那對老夫婦認識嗎?」
  「他們是我姑姑跟姑丈。」
  「是這樣子啊。」
  就在這幾句簡單的對話里,我們走到了XX巷,他跟我揮揮手,走進了XX巷。

就這樣,漸漸的,我們幾乎是每天一起上班一起下班,坐車的時候也不會刻意保持距離,都會坐在一起,對彼此也多了一點瞭解。原來他是從桃園搬上來工作,假日才回家,妻子跟小孩都住在桃園,因爲工作的問題才會分開住,每到週五他就會直接坐車回家,所以週五晚上我也都是一個人回家。
  看他的外表應該很年輕,沒想到竟然跟我同年。

我們似乎很有默契,聊天的時候都是在走往車站跟回家的路上,上了火車,我們就會安靜下來,然后補眠。跟他聊天的感覺挺不錯的,從南到北都可以聊,但是我們不聊性。畢竟我們都是已婚的人,聊到性這部份總是會覺得不是很恰當,萬一聊出火花了,那可怎麽辦?他似乎也知道我的感覺,所以也從不刻意的提,頂多開個小玩笑,然后就此打住。

  我們從未一起吃過飯,每天就是上班下班。
如此,又過了將近4個月。他回去過年,我在家里面陪家人過年,他回家前,跟我要了我的手機號碼,說要傳簡訊給我。

我當時覺得應該不會是什麽甜言蜜語吧,嗯……我想應該不會是;儘管我還真的有點期待。
除夕夜晚上我收到他的拜年簡訊:「恭喜發財」。就這樣,跟他的個性挺像的,他不是個很善于言詞的人。 我笑了笑,也回覆他「恭喜發財」。

回想起第一次見到他到現在,應該也快一年了吧。剛開始把他當作色狼,到現在變成了好朋友,而且還每天一起上下班,我跟我老公也沒有這樣每天一起上下班,畢竟我們工作的地點還有一段距離,就算中午想一起吃飯也有困難。

  想著想著,突然覺得有種孤單的感覺,也不知道怎麽回事,儘管家里面有11個人,不過我覺得我好像還是一個人孤單的在一個我很熟悉的環境里。跟著家人在一起玩牌,看電視,夜遊,最后在12點前到廟里面去拜拜,祈求家人身體健康,爸媽的身體也要健康,還有小孩,還有……他。

  我怎麽又想起他的,今天是跟家人一起過的節日,不應該想起他的。不對不對,我這樣不對。
  可是……我真的很想他。
  我望著天上的星星對他說:「我好想你。」
  春節假期很快就過去了,緊接著又是每天固定的流程,上班下班。
  初六早上我起的很早,因爲睡了好幾天了,也睡夠了吧。
        趕緊起來打理小孩跟早餐,之后,我做到梳妝台前專心的化妝。
  「那麽早就起來化妝喔。」老公看到我這個舉動有點訝異。
  我也有點訝異,因爲我從來不曾這樣,趕緊解釋:
        「沒啦,只是想早一點準備好,不要像以前一樣匆匆茫茫的。」
  「喔。」

  老公似乎對我的答案還算滿意,穿起他們公司的制服,到客廳吃早餐,我也趕緊打扮好,
        祇差口紅而已,也跟著去吃早餐。
  出門前,我把口紅補上去,自己看起來也挺滿意的。只是,我怎麽會這樣呢?
         這個問題在我腦海里面一直揮之不去,就這樣一直走到了XX巷。
  「早安!」
  「啊?早安!」我有點嚇到。
  「怎麽啦?好像有點心神不甯的樣子,過年玩過頭啦所以心收不回來,要不要我幫你收魂?」
  「沒有啦,你想太多了,我只是剛剛在想公司的事情。」我突然覺得有點不自然的感覺。
  「嗯,這幾天的假期過的好嗎?」
  「還不錯,睡的很飽。你呢?」
  「也沒什麽特別的,就是陪家人囉。」他聳聳肩。
  「你有沒有想過把他們接過來一起住?」
  「當然有,只是現在還找不到適合的房子。」
  「住在你姑姑家也可以吧。」
  「不行,他們倆個老人家喜歡安靜,我家的小鬼頭太吵了,我只能在外面租房子或是買房子,
          但我還不確定。」
  「怎麽會不確定?」
  「這個工作我做的還OK,不過我不知道會不會繼續做下去。」
  「我跟你說過了,這工作可以做下去,而且你們公司那麽大那麽穩定,不待下去可惜。」
  「我也不知道。」
  這時已經到了火車站,依照我們的默契,這時候也都安靜下來,靜靜的等火車,然后上車,
         坐下,補棉。
  其實跟他一起上班的這四個月左右的時間里,好幾次我發現我的頭是診在他的肩膀上睡著的,
         而他似乎沒有察覺到這個情形。
  下班,我們一起走回家,並沒有說很多的話。
  回家的路上有一段路比較暗,這也是以前我最擔心的一段路,現在有他跟我一起下班,
         我放心多了。
  當我把這段話告訴他的時候,他笑笑的對我說:「那我這時候應該當色狼。」
  我哈哈大笑的說:「好啊好啊,我一定不反抗,哈哈哈……」
  「真的?」
  「真的。」

我話才剛說完,他用很快的速度把我抱近他的懷里,我驚訝到不知道該怎麽反應,只能任由他這樣緊緊的抱著我。他的手慢慢的撫摸著我的背,很溫柔的撫摸著,我的臉緊貼著他的胸膛,感覺好溫暖。
  不知不覺中,我的雙臂也環住他的背,只是我不敢像他一樣的撫摸著我的背。

不知道這樣抱了多久,我們漸漸的放開對方,留下來的只有尷尬的氣氛,但是我們都還留在原地沒有離開。 我知道他正緊盯著我看,我不敢抬頭看他,因爲我知道,只要我抬起頭來,他的唇一定會落在我的嘴唇上。

  就這樣僵著,我終于開口:「我要回家了。」
  他不發一語,慢慢的讓出一點空間,我趕緊趁這個機會快步走過他的身邊,盡快的往家的方向走。
  突然他從后面抱住我,說:「我現在是色狼,不會讓妳走的。」
  「不要,」我掙紮著:「我要趕緊回到家里,免得家里人擔心。」
  「只要妳合作一點,就可以早一點回到妳家里。」
  我突然不知道該怎麽回答,合作一點,我能嗎?我是個有夫之婦,兩個小孩子的媽,
         一個已婚的女性,我要怎麽合作?
  「不行,我們都已經結婚了,這樣子做對不起我們的另一半,而……」
  他的嘴已經堵住我的嘴了,而且抱的更緊,剛開始我想要掙紮,可是我卻使不上力,
        任由他的嘴緊貼著我的嘴,不知不覺中,他的舌頭已經入侵到我的嘴里面,
        用我未曾經曆過的技巧挑弄著我。
  我忍不住的回應著他的吻,讓他的吻更加的狂野,卻也十分的溫柔。
  我逐漸的迷失在他的吻里。
  他的手撫摸著我的臉、脖子跟耳朵,這是結婚十年的我許久未有過的親熱方式,
        他並不急著往我的胸部進攻,而用這種非常溫柔的撫摸來軟化我的意志,不得不承認,
        他成功了,而且非常成功。

我發現,我濕了。一股暖暖的熱流由小腹那邊漸漸熱起來,我很清楚的知道,我想要。而且很想要。
可是我非常擔心,也非常害怕會有人這時候經過,這樣子我根本無法繼續,畢竟這是我家人上下課的必經之路,也是所有人的必經之路。

  在我的意識還沒完全淪陷之前,我用盡所有的力氣把他推開。
  「不行,這里會有人經過,看到了我怎麽做人,怎麽有臉面對其他人。」
  他似乎很訝異我竟然還有辦法推開他,一言不發的看著我,感覺是用一種質疑的眼光看著我。
  「只要沒有人看到就好,對嗎?」
  我一時無言以對,因爲我剛剛說的就是這個意思,而我也有這個意思,但是我怎麽能承認呢?
  也許是我沒有即時的反應跟回答,他似乎確定了我就是這個意思。
        拉起我的手,往他住的地方走去。
  而我也傻傻的讓他這樣拉著,走向我永遠忘不了的一個地方,他的床上。
  當他把我拉進他住的地方時,我趕緊抽手想要奪門而出,但是他馬上又抓住我,把我拉近他家,
         然后緊緊的抱著我,吻我。我感覺他用他的分身用力的貼住我。
  「今天我姑姑跟姑丈不在,明天才回來。」

隨即解開我的外套,吻上我的脖子跟肩膀,舔著我的耳朵\,我一點力氣也沒有,只有任他擺佈,正確的說法,應該是享受他的吻.進去他的房間后,他立刻脫掉的外套襯衫,露出他結實的胸膛,我的手主動的摸著他的胸膛,拉起他的內衣,脫掉他的內衣,把我的臉貼在他的胸膛上,靜靜的聽著他的心跳聲。
他的手輕輕的解開我身上的拉鍊,撫摸著我的背,輕吻著我的脖子跟肩膀,我的手也環住他的腰,享受他給我的愛撫。 忍不住的,我也撫摸著他的背,吻著他的胸膛,我的嘴吸著、輕咬著他的乳頭,我的耳邊響起他微微呻吟聲,這種聲音我不知道有多久沒有聽到過。我抬起頭來,望向他的眼睛,看到一雙炙熱的眼睛,里面充滿了愛火。
  我主動的把我的唇貼上他的唇,這是我第一次主動吻他。
  他的吻讓我忘記我自己的身份,他的手讓我感覺到從來沒有過的溫柔。這一刻我很清楚的知道,
        我要他。 不知道何時,我才發現我身上的衣服只剩下內衣褲而已,沈醉在熱吻中的我,根本不知道我的衣服事怎麽被他脫掉的,餘光中發現我的裙子,絲襪與高跟鞋已落在地上,而他的手正在解開我內衣的釦子,我的手也正在解開他的腰帶。

  不到一分锺的時間,我們已經赤裸裸的躺在他的床上。
他在我身上撫摸著我的臉,深吻著我,我感覺得到他的下體緊貼著我的小腹,讓我的心跳不斷的加速,幻想著他的下體進入我體難的感覺,會不會把我溶化了。這時他的嘴已經慢慢的從脖子移到肩膀,吻的力道恰到好處,讓我的身體感到一陣陣的酥麻,也讓我感覺我越來越濕了,想要他的念頭也越來越強烈。 他的手撫摸著我的胸部,對于我的胸部我相當的滿意,看著他努力的吸著我的乳頭,撫弄我的乳房,除了不停的快感,還有一點成就感。

  他挪出一隻手進攻我的私處,刺激著我的陰核。突然,我發現他用一隻手指入侵了我,他的嘴也不甘示弱的舔著我的私處,這樣的雙重進攻,讓我原本很濕的私處,緩緩的流出一股暖流。
  我高潮了!從沒想過我會有高潮,上次的高潮不知道已經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
  他似乎發現到我已經高潮了,但是卻還不放過我,繼續的挑逗著我的私處,另一隻手也沒閑著,撫摸我的胸部。我從來沒有過這種感覺,也從不知道女人的高潮可以一波接著一波的不斷到來,我不知道高潮了幾次,也數不清了,應該說是沒有能力數。
  我只記得,高潮剛到,下一波就已經在準備了。高潮就這樣不停的造訪我!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停了下來,也剛好我需要喘一口氣,但是我卻發現他已經蓄勢待發了,他的下體讓我原本逐漸緩和的性慾又再次的甦醒,有一種很強烈的感覺從我小腹中湧起,就像是火一樣的越來越大,我很清楚的知道那是我的慾火,想要他的慾火。
  我主動的把雙腳張開,等著他的到來。
  他的下體溫柔的進入了我的身體里,緩緩的讓我能夠適應他。他不長,也不是很粗,但是卻剛剛好頂到最深處,也剛剛好符合我要的大小。這種感覺是我從來沒有過的,只能用JUST MATCH來形容。
  他不急著進攻,只是慢慢的進出我的身體,我的雙手捧著他的臉,仔細的看他,認真的看他,我要清清楚楚的看清楚這個跟我合爲一體的男人的臉,把他永遠的記在我腦海里。
  在他緩慢的進攻中,我似乎已經可以適應他給我的感覺,他好像也知道我現在可以百分之百的接納他了,于是他開始將速度加快,力道也一次比一次更加的猛烈。我也忍不住叫了出來!
  「啊……」
  我趕緊摀住嘴巴,深怕別人聽到我的聲音,但是我真的真的忍不住,我從來沒有想到,一個男人在我身體里面,竟然可以帶給我一波波從沒停止過的高潮,他知道我又要叫了,趕緊用他的嘴堵住我的嘴,讓我發不出聲音來。
  我緊緊的抱住他,吻著他,一種想把他坎進我身體里的感覺油然而生。
  我的身體似乎已經被他溶化了,這個身體似乎不在是我的了,我只記得無止境的高潮從我身體里面不斷的竄出。整個房間里只聽到我微小的呻吟聲,跟我們身體的撞擊聲。也不知道多久之后,他終于發泄在我身體里面。
  他慢慢的躺在我身上,我用我的雙手雙腳緊緊的纏住他,不想讓他離開我的身體。
  他吻著我的脖子跟肩膀,在我耳邊輕輕的說著他有多麽喜歡我,這種感覺我幾乎都已經忘了。這對我而言,已經是好久好久以前的記憶了。結婚這些年來,房事幾乎已經成了義務。想著想著,我抱的更緊。也吻著他的脖子,吻著他的臉,吻著他的唇。
  我發現,他在我身體里面又開始茁壯了。
  他的吻又開始帶有侵略性,既溫柔又有野性,我的身體也開始發熱。再一次的,我又陷入遇海里……


當晚我回到家里已經九點了,隨便找個藉口搪塞過去,趕緊到浴室把身體沖洗干淨,免得他的東西跟味道留在身上。 上床睡覺時,看著先生熟睡的臉,我心中湧起一股強烈的歉意。

  我竟然背叛他了,背著他跟別的男性發生性關係,我是怎麽了,竟然會這樣做,而且那個人就離我家不遠,每天都要搭同一班車。明天我該怎麽面對他,若無其事嗎?

  我整夜都睡不著,腦子里面都是昨晚的纏綿還有心理上的愧疚。不想上班,但是卻又不行,今天必須要去上班,事情沒處理完,請假只會增添更多的困擾。

走在往車站的路上,我知道他就在前面等我。當我看到他的時候,我停了下來,不知道該往前走還是往回走。 他看到我的時候,臉上露出興奮的表情,但是看到我停下來,他似乎感覺到了不對勁。

  我搖搖頭,什麽話都說不出來。他似乎感受到我的心情,微微一笑,對我點點頭,往車站走去……
小弟正在參加「好市民勳章」,請點一下網址給我愛心,感謝您的資持!
https://www.jkforum.net/thread-10002532-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