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398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達爾巴
王子 | 2019-2-23 12:54:11

星期天早上,媽媽要我把花園裡的盆栽整理一番,我到了花園,開始移動盆景,清理那些殘枝敗葉,整理一個鍾頭,差不多快好了。因為天氣熱的關系,我索興只穿條內褲,把T恤和短褲脫下來,丟到草坪上,這樣比較清爽些。剩下的工作只要把盆景移回原處,大致上就一切搞定了。
  這時,隔壁洋房大門忽然開了,住在隔壁那美如天仙的陳阿姨拿了澆水器正要出來澆花。
  我一見那婷婷玉立,纖腰如蛇,乳峰高聳,美臀肥翹,細皮白肉的陳阿姨慢步走出來,大就硬了起來,她沒有注意到我,走到欄 旁的蘭花邊蹲下來澆花,雙腿分開,正好面對著我,讓我清楚地看到了她裙子裡白色絲網狀的三角褲,陰毛黑絨絨地隱約可見,陰戶又高高突起像座小丘,我看得熱血沸騰,大肉柱漲得快高出內褲的上緣。
  陳阿姨似乎發覺了我蹲在她對面,抬起頭來,正好看到我的內褲頂著帳蓬。我一時既尷尬又難為情地愣了半晌,趕忙向她點個頭道:『陳阿姨早安!』她也嫣然地笑道:『早啊!一龍,這麼早就幫媽媽整理花圃啊,真乖!』陳阿姨邊說著一邊媚眼可直直瞪著我的大頂著的內褲看著哪!我大感進退兩難,後悔只穿這麼條內褲,而大又翹又硬,丑態畢露地唐突佳人。
  陳阿姨的雙腿也沒有並合的打算,我慢慢想著,移到她正對面蹲了下來。天啊!好可怕的陰阜,竟然有饅頭那麼大,又凸又圓,巍然聳立,烏黑的一大片陰毛,直蔓延到小腹,緊繃的三角褲,連肉縫都明顯地露出凹痕。
  陳阿姨被我色瞇瞇的眼光看得有些羞怯地道:『這……這是西……洋蘭……』
  我伸出手輕撫蘭瓣,說道:『蘭花是美極了,但還是比不上陳阿姨的美麗。』
  雙眼凝視著她嬌美的臉龐,陳阿姨氣息粗重,臉兒像染上一層胭脂般地紅暈,嬌羞的模樣,更是 麗無比,迷人極了。起伏著的胸脯,使我注意到她兩個乳房輕輕顫動著,很明顯地她沒有穿奶罩。我忍不住地舉手朝她胸前伸去輕撫她的乳房,陳阿姨低聲嬌道:『嗯!……一龍……呀……你……色鬼……』
  我見她扭了一下,並沒生氣的樣子,更大膽地轉移陣地去摸那小山丘般的陰阜。陳阿姨顫抖著,但沒有拒絕的表示,只是也抖著手輕摸我的大,我知道她春心已動,又摸了摸毛茸茸的陰戶道:『陳阿姨!陳伯伯呢?』
  她不安地扭動著嬌軀,含羞道:『出差……去了,家裡只……只有我……一人……』
  好機會!看來陳阿姨不但芳心動蕩,而且大有意思和我成其好事呢!
  我受到這種鼓勵,更大膽地把手插入三角褲內直接觸摸陰戶,五指像章魚般附上了陰阜,伸出中指插入她的小洞洞裡。
  我道:『陳阿姨!願意到我房中來嗎?』
  我揉著陰核,桃園洞口已是淫水漣漣了。
  陳阿姨說道:『嗯!……不要……不要嘛!……』
  忸忸捏捏地站了起來,粉臉兒酡紅得像是醉酒一般,轉身走了幾步,回首媚聲道:『一龍……幫我把那盆蘭花搬到我……臥室裡來……好嗎?……』
  我道:『是!陳阿姨。』
  禁不住內心狂喜,原來她不轎曳恐校且剿約旱奈允依鋨, 蘭花跟在她身後,陳阿姨在前面搖曳生姿地走著,兩片肥臀一擺一扭地看得我心如戰鼓般咚咚價響,兩道目光只注視著那白郁郁的臀部左搖右晃著。
  進了她家大門,走上二樓,進了主臥室,陳阿姨要我把蘭花放在化 台邊,自己一屁股坐在床沿,含情脈脈地望著我。我欲火燃燒地把她抱入懷中,猛吻著她的櫻唇。起先她還假意地推拒一番,掙紮閃避著,可是一下子她就放棄了抵抗,讓我順利地吻上了她的嘴。
  我和她激情地互相吸吮著,舌兒互纏,唾液交流。吻了一會兒,我把她放倒在床上,替她把衣服脫掉,只剩下一條小三角褲。陳阿姨嬌羞地抱著乳房,我強把她的手扳開,低頭去吸著她的乳頭,她被我吸得全身酸癢,好不難過,對我拋著媚眼。
  我再把她的白色三角褲脫掉,現在的陳阿姨全身赤裸著,一絲不掛地躺在我眼前。尤其那小包子似的陰阜,高高挺立在小腹下,柔細的陰毛如絲如絨地蓋著整個陰部,更別有一番神密感。
  我脫了自己的內褲,然後把她壓在床上,陳阿姨還假惺惺地道:『嗯!……不要……』
  女人真是奇怪,明明她引誘我進來,卻又像聖女般地裝模作樣捏著小 推拒,可真想不通。
  我伸手挖進了她的肉縫,兩片陰唇之內已是洪水泛濫成災了。我把大頂著陰核磨揉著,磨得她再也無法假作端裝淑女地一挺一挺地把陰戶往上迎湊,我為了報復她先前的矜持,故意把提高,好讓她媾不著。
  陳阿姨急得叫道:『一龍……你……你不要……再逗我了……快……快把雞…………插進來……啊……』
  我看她穴口已是淫水漣漣地陰毛全濕了,暫且饒她一遭,於是磨插一陣,把條大猛然用力狠狠地往小穴中干插進去,陳阿姨發出像慘死一般的叫聲:『啊!……啊!……』同時粉臉變色,櫻唇哆嗦著,嬌軀抽搐不已。
  我的大全根沒入她的小穴之中,又緊又窄,熱熱燙燙地包住我的,使我舒服得像靈魂飛上了高空飄蕩一般。
  陳阿姨叫道:『哎喲……哎……哎……痛死了啦……一龍……你……好狠心哪……』
  我把大抽出一半,再干進去,抽插了十幾下她已經領略到舒服的滋味了,呻吟道:『啊!……唔……嗯哼……嗯哼……一龍……你……碰到……人家的……花心了……輕點嘛……』
  我道:『陳阿姨……你舒服麼?』
  她道:『一龍……不要……叫……人家……陳阿姨……叫我……佩玲……叫我玲姐……就……就好……嗯……啊啊……』
  我邊插邊道:『好玲姐,親親肉姐姐,你的小穴穴夾得我好緊,唔!……好暢快。』我說著說著,越插越快,狠 之下使她秀眼緊閉,嬌軀扭顫,用鼻音浪叫道:『哎……呀……舒服死了……親愛的…花心麻…麻了…要…了…要…呀…要 了……』
  她猛顫動著,臀部也旋扭上挺,嬌喘籲籲。我能干到如此美麗又高貴,兼騷媚動人的陳阿姨,不,玲姐,真是多麼地幸運啊!她被我插得死去活來,連連身而陰精直冒著,美麗的臉上充滿著淫蕩的春意,小穴的淫水流了滿床,精疲力盡如垂死般地躺在粉紅色的床上。
  我繼續用力頂動,插得她又醒了過來,叫道:『親親……好厲害的……大雞巴……弟弟……玲姐……快活死……了……再……再用力些……大力干……對,對……這才乖……姐姐……一切……都給你……了……』
  我猛干了一陣子,速度也越來越快,插得她喘氣籲籲,香汗淋漓,猛拋臀浪,全身直抖地又叫道:『哎……哎呀……一龍……我……我又要……要 了……親愛的……大親哥哥……太舒服了……奸吧……姐姐的命……給你了……』
  叫著屁股狂擺扭了幾扭,又軟成棉花一團了,我再插干一陣,隨著酥麻把精液射向她陰戶的深處。
  良久,她才醒了過來,把我緊緊抱住,雨點似地吻遍我的臉上,然後帶著一臉媚意地道:『一龍,你好會作愛啊!插得我非常地舒適。以後姐姐歡你隨時來玩小穴穴,插我、奸我,好嗎?』
  我道:『玲姐!能和你插穴真是太好了,平日風度高雅,在床上卻又騷淫冶蕩,有機會插到你,真是三生有幸啊!以後我一定會常來找你玩性愛遊戲的,姐姐,我愛死你了!』
  說著又揉弄她渾圓飽漲的雙乳揉得她哼聲嬌吟,休息了一會兒,因為怕媽媽出來找我,才和陳阿姨吻別,另訂日期約會,一溜煙地跑回家裡。
  下午,我因無事可干,便在附近散步閒逛,忽然看見鄰居孫太太摟個男人,兩人親密地擁抱,然後進了孫家大門。
  我一看,不對呀!孫先生是個老頭子,這個男人雖從背影認不出來是誰,但並不老啊!最多四十出頭左右,而孫先生已經六十多歲了。孫太太才四十二歲,我想一定是她耐不住空閨寂寞而紅杏出牆,利用孫先生不在家的機會偷情,孫先生的頭上恐怕已經綠油油了吧!想著想著,也不管它,繼續散步下去。
  過了半個多鍾頭,繞回原地時,恰好看到那個男人鬼鬼祟祟地溜出孫家,然後大步走了。
  我見他出來時沒有反鎖大門,走過去輕輕一推,竟然開了,於是趁左右無人之際闖進去,反手鎖住大門,摸往主臥房去,咦!房門也沒鎖,推開了門,將頭探入偷看,哇!室內的情景不禁讓我輕忽一聲,雙眼頓時一亮而心動不已。原來孫太太大概和那個男人野合之後,渾身乏力地趴在床上睡著了。
  雖是四十二歲的年紀了,但平日養尊處優,姿色尚稱不惡,蓬松的頭發,散亂地貼在臉上,披在床邊,有說不出的嫵媚和性感。光滑潔白的背脊,柔美的曲線,腰部還很細,粉嫩一片,渾圓又結實的肥白玉臀,臀溝下所夾著的肉縫,微呈粉紅,修長的玉腿,稍稍分開著,大腿根長滿了烏黑細長的陰毛。剛才銷魂後的遺跡尚未擦拭,桃園洞口依然春潮泛濫。兩片飽滿的大陰唇,伏在濕濕的陰毛裡,誘人的胴體幾乎無一處不令人心跳神迷。
  我欣賞著這無遮美色,貪欲地瞪視著,忘情地走進臥室,逼進床沿。心想,好騷的孫太太,如果能插到她的穴,揉捏她的香乳,享受她的肉體,聽聽她的浪吟,不知那滋味有多爽?
  我站在床邊,貪婪地望著她,伸手去撫摸肥白的屁股,我並不想強奸她,我要她心甘情願地和我合作,共赴巫山雲雨。
  我的手在肥白圓臀愛撫著,卻不見她醒來。撫著臀縫,滑到浪水橫流的玉洞,手指就往孫太太的騷穴中插入,狠抽幾下。她哼聲:『啊!……』地驚醒了,像觸電似地肥臀反射動作一移,迅速翻轉嬌軀,面對著我。當她看清楚是我站在床沿摸她,大大地吃了一驚,嚇得花容失色,不由自主地抱胸掩陰,嬌軀微顫,兩條粉腿緊緊地夾住小穴穴,道: 『啊!…一龍…是…是你?…你怎麼可以…闖入我的臥房……又……摸我……的小穴……』
  我看著她,情不自禁地坐上床墊,她嬌軀緊縮,往後倒退著。臉兒逐漸由紅轉白,毫不客氣地威脅我說:『你……不要再靠過來,否則我要告訴你媽媽了,還會叫警察抓你。』
  我聽了一頓,她正得意這招有效時,我接著胸有成竹地道:『哦!你要告訴我媽媽,又要叫警察來,是嗎?可以呀!我也要讓孫先生知道他的好太太趁他不在時,背著他勾引野男人到家中交合,紅杏出牆。』最後的四個字故意加重語氣反威脅她。
  她聽了滿臉動容,水汪汪的媚眼睜得圓滾滾地,懷疑我已知道她的奸情。可是她還是極力地否認著道:『你……胡說……我怎會……勾引……野男人……通奸……』
  我趁勢道:『孫太太,你別厚著臉皮不承認,那男人濃眉大眼,好認得很,你不承認是不是?我下次再看到他,一定捉他到派出所,把事情通通抖出來。』我說著,面無表情地專心注意她神情的變化。
  她聽著面露驚色,無話可說,粉臉又漸漸由蒼白漲得通紅。我也不吭聲,沈寂了一會兒,她不得不低頭了,紅杏出牆的事如果被她丈夫知道了,那還得了,非要離婚不可。現在事跡敗露了,一發不可收拾。
  她想著忽然神氣一餒,嬌聲地說道:『一龍!……我……我承認錯了……只怪我一時……不克自制……才會和他……以後絕對不敢了……』
  軟綿綿的嬌語聽得我渾身酥癢,心想這浪蹄子已經服了,於是我看著她道:『可以,孫太太,我不會告訴你先生,只不過……既然你如此騷癢,你也可以讓我通一通你的騷穴,包你爽快上天,嗯?』
  她浪浪地道:『一龍……你是要我……給……給你插穴?……』水汪汪的媚眼看著我,對我勾引著。
  我緩緩地站起來,除去了身上的運動服,大高翹著站在她面前。我道:『騷穴!哥哥的大好漲,你先替我含含,等下好收拾你的浪穴。』
  孫太太在我的催促之下,玉手輕攬我的腰部,先吻著我的乳頭,漸漸下吻,遊過小腹,陰毛,極有經驗地握著我那又粗又燙的大,接著仰身坐起,面對著我,套弄了一陣,嗲嗲地哼道: 『親哥哥……你的好大……好硬……又粗長……親妹妹愛死了……嗯!…待會插穴時……親妹妹一定……會……美死了……我要讓……親哥哥……爽快……』那股子淫蕩勁,使我的大更漲得粗長紅硬。
  孫太太又俯下了粉臉,櫻桃小嘴一張,輕輕含著大龜頭,兩片薄唇緊吮雞巴,塞得粉腮鼓漲,頭上下地擺湯著。小嘴吃進吞吐套弄著,不時用舌頭舐著 溝,吮著馬眼,玉指又揉著兩粒大睪丸。
  我舒服得渾身的毛孔都張開了,麻癢,欲火更是旺盛,屁股頂向前,呻吟道:『唔!……孫太太……騷穴……浪姐姐……你的小嘴好緊……好溫暖……唔!……含得好爽……喔……喔……』
小弟正在參加「好市民勳章」,請點一下網址給我愛心,感謝您的資持!
https://www.jkforum.net/thread-10002532-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