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1376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石金水
王子 | 2019-2-23 13:07:56

      秋琴是我新婚才一個月的美麗妻子,她身高約1.64米左右,她擁有一雙純情通澈的眼睛,端莊而又素雅的容貌。在我們還沒有結婚之前,秋琴是一所辦公室的白領。在每天上班的時候,她總喜歡把她那烏黑的長發用白手絹束在腦後,她那36D的乳房挺立在薄薄的白色襯衫下,隨著呼吸微微地顫動,隱約凸現出胸罩的形狀。在白色襯衫下的黑色緊身短裙完美地勒出她下體飽滿的曲線,加上她那雙穿著透明絲襪的白嫩大腿和那穿著黑色露趾涼鞋的雙腳很容易就成為大街上每個男人注目的標點。我就是被秋琴這種氣質深深地吸引著才對秋琴發動瘋狂的 追求。在我們結婚以後,許多男同事對我都是又羨慕又嫉妒,而我也覺得能娶到秋琴這樣的嬌妻是我前世修來的福氣。

      秋琴是個內向保守,潔身自愛的女孩。在我們交往之前,秋琴從沒和其他男人發生過關系,她深信女人的第一次應該屬於她最愛的丈夫。所以在婚前無論我多麼“痛苦”地請求,她也不肯和我發生過關系。而且婚後,秋琴在床上也顯得放不開,作那件事時總是閉著眼一臉緊張害羞的表情,每次都咬著嘴唇深怕發出聲音。當我看到她那紅潤的雙唇和她那白嫩的玉足而要求口交和足交的時候,她都會用「髒死了!」和「變態!」來拒絕我。只是話說回來,我還是寧可她這麼保守,試問有誰想娶一個淫娃蕩婦為妻。因為秋琴那內向保守性格,在我們結婚後秋琴便辭出她那白領的工作成為一個全職的家庭煮婦。

      我目前在一家大型的公司任職,前些日子因為公司的需要,在迫逼不得以的情形下接受到外市分公司公干一個半月的任務。終於在兩個星期前我依依不捨地和我新婚的嬌妻告別,幸好秋琴是個體貼的妻子,知道我工作忙並沒有對我生氣。在外市公干期間,我每晚打電話回家和嬌妻"報到"兼傾訴相思之苦。直到一周前,我在開會的時候我的手機突然震動了起來,我低頭一看是嬌妻打來的,我便借口去廁所匆匆地走到外邊接起嬌妻打來的電話。電話那頭傳來秋琴甜美的聲音:「喂,猜猜我是誰!」

      秋琴又不記得我的手機有來電顯示!我用怪怪的聲音回答道:「你嘛,當然是我.....................我可愛而又美麗動人的小老婆。」

     電話那邊又傳來嬌妻的聲音:「老公,你壞死了,有沒有在想我!你是不是在做什麼“壞事”,這麼久才接我的電話!」

     我滿面委屈地回答:「冤枉啊!青天大老爺!我正在開會,我是偷偷跑出來接電話的。」

     就在這時候電話裡傳來一陣女聲:「小琴啊,你們兩小口子還是等回來再談情說愛吧!我們還要趕火車!」

     「來了,陳琳,再等一會兒! 老公,陳琳她邀我到她老家J市旅遊兩個星期,我在家裡沒事做就答應了她,我們現在還要去火車站。我的手機在外市不能用, 你不用打電話給我,我會打電話給你。還有記住不要趁我不在到處粘花惹草。老公,不和你多說了,再見!」嬌妻匆匆地回答著。

     一聲「知道了老婆,再見!」中我掛掉了嬌妻的電話,說起我嬌妻的舊女同學兼死黨--陳琳是一個美艷的女警,她擁有約1.76米的身高,和一頭到肩短發。因為先天的條件,陳琳有一雙比我嬌妻更修長的大腿,特別是她穿著夏裝警服的樣子, 貼身的淺色短裙,修長勻稱的腿上穿一雙薄如蟬翼的肉色長統絲襪,腳上穿一雙黑色高跟鞋,既英姿飒爽又性感迷人。陳琳身材上唯一的 缺點是她 只有約34A上圍尺寸,比起我36D的嬌妻就顯得美中不足。而且陳琳性格高傲,平時很看不起男人,所以從秋琴介紹她給我認識到現在也沒有聽說過她有男朋友。陳琳對我口頭禪 總是「秋琴 嫁給你真是委屈了秋琴!」,因為她是秋琴的死黨每次對她這話我也只有一笑置之。在我公干前就聽秋琴說陳琳破了一宗很大婦女拐賣案,陳琳不但升了職還拿到了一個長假期。看來陳琳還在放假,而且有陳琳陪著秋琴去旅遊,秋琴就不用一個人在家裡發呆,我也不用擔心嬌妻一個人在家沒事做。

      在嬌妻旅遊期間,我每天也象平常一樣早上回分公司上班,晚上回臨時宿捨休息。除了不用每晚打電話給嬌妻"報到",我有更多的時間和住在宿捨的分公司同事談天說地外,一切也沒有什麼改變。奇怪的是自從上次收到嬌妻的電話到現在嬌妻也沒有再打電話給我。不過我想秋琴可能是不好意思在陳琳面前打電話給我,或者她們每天也玩得很累,所以秋琴忘記了給我打電話。不過我也沒有怪秋琴,只要秋琴玩得開心,我也一樣開心。

      今天是嬌妻去旅遊的第十天,下班後我拖著疲倦身體回到了臨時宿捨。正當我走到自己房間的門前, 我忽然聽到一陣「嗚! 唔…嗚…唔…嗚…唔…!」的女性悲鳴從隔壁裡傳來了。我心想一定是"有色眼鏡"這小子在看AV片,"有色眼鏡"是住在我宿捨隔壁的分公司電腦管理員。因為他近視戴著眼鏡,又喜歡看A片--特別是鬼畜輪奸,人妻和SM的日本片子,所以大家就給了他"有色眼鏡"這稱號。他是我在分公司第一個哥們,有時我還借他的AV片來發洩沒有嬌妻在旁積壓已久的男性欲望。

      (這小子看AV片還把喇叭開得那麼大聲,看我怎樣收拾你!) 想想著我走到了他的門前,悄悄地打開他的房門。"有色眼鏡" 的房裡一片漆黑,房間裡唯一的光線來自他電腦的熒屏。"有色眼鏡"坐在椅子上看著電腦熒屏,他一點也沒有發覺到我打開了他的房門正向他悄悄地走來。當我走到他的旁邊,他還沒有發覺到。於是我便向電腦熒屏望去,我也想看看是什麼A片是他這麼入神。

      熒屏中是一個昏暗的房間,房間裡有三男一女,那個女的面目被長長的秀發覆蓋著,所以讓人看不到她的五官。她的身上一絲不掛,下身只穿著被撕的到處是洞的黑色蕾絲的丁字褲和肉色絲襪。一只腳穿著黑色的高統高跟鞋,另一只腳只穿著一段被撕破絲襪,而且從破絲襪中能看得那個女人白嫩的腳上布滿了的被人用牙齒咬出的紅色印痕,濕粘而透明液體隨著玉足的顫抖從破絲襪流到地上。她的雙手被手拷反鎖在背後,一條掛在天花板上鐵鏈鎖在手拷上,把她高高吊起,使她只能用腳尖踮地。因為只能用腳尖踮地, 那個女人無奈地把那圓滑而飽滿的臀部高高地翹起, 這舉動把那女人毛發不多的粉嫩的花唇和含苞待放的淡菊丘完美無缺地展露出來。

       另外的三個男人都全身赤裸,面上戴著只露出眼睛,鼻子和嘴巴面具。其中個子最高男人抓住那女人纖美的腰部從後面瘋狂地抽插那被撕破的丁字褲中露出的美嫩小穴,隨著那男人的每次抽送女人的雙腳都被殘忍的沖力扯離地面,那女人就會因為美麗的身體痛苦地在半空中扭顫而悲鳴著。當那男人把長長的肉棒抽離女人的小穴,就能看到那女人粉紅的裂溝,和那男人的龜頭在磨擠間不斷牽起的黏絲。而每當那男人把肉棒再次插進女人的小穴時,男人的小腹和女人富有彈性的屁股互相碰撞著發出「啪!啪!啪!」的響聲。

      「操!黑狗,這小賤人的小穴真緊!看那小屁眼,我真想操一操!」那高個子一邊抽插著一邊用手揉著那女人因痛苦而在縮動的淡菊丘。

(這變態的片子竟然是本土自拍的! 我還以為是日本片,我總於明白了為什麼"有色眼鏡"會這樣全神貫注觀看這片--因為本土很少有這樣的片子。)

     「長腿,你想都不要想,這女人屁眼的第一次是老大的!等老大嘗完那警花,他才會嘗這小賤人!我們還是趁有時間趕緊享受這小賤人吧!不然等老大玩厭這賤貨,把她賣了,那就沒得玩了!」那正躺在地上親吻著女人白嫩的乳房,用舌頭貪婪地在乳尖上打轉的黑膚色男子,一邊用手揉弄著那女人晃動乳房一邊回答著說。

      這時鏡頭轉到那女人的面部,一個嘴唇流著血的肥胖的男人正挺著他粗壯的肉棒在女人嘴巴裡快速地抽插著,「唔嗚…嗚…唔…嗚…唔…!」女人就在這無情的輪奸下發出的無力悲鳴。在那女人秀發覆蓋下的臉上,我隱隱約約地看到她眼上的淚光,和她那雪白誘人的喉嚨正在痛苦地抽動著。隨著鏡頭接近那女人的面部,我可以看到她的嘴巴被強迫戴上了一個黑色的口罩。在口罩的中間有一個塑膠管道,而那肥胖的男人正是通過這管道把肉棒送進女人的口中。(我終於明白為什麼那女人只會發出"唔嗚"這聲音)。看看著,我覺得這女人非常面熟。我正想再看清楚這女人的臉,鏡頭一轉轉到了那肥胖的男人身上,那個男人突然顫抖了一下, 說道:「射…射…射死你這小婊子!看…看…看你還敢咬…咬…咬…我!」然後用力把整條粗壯的肉棒挺進那女人的嘴巴裡。就這樣樣,持續了快15分鍾,那女人全身象抽蓄般的顫震,一對乳房上下跳動,腳心和腳趾都弓了起來,原來白嫩的身體慢慢地變成了粉紅色。

      「不好!大肥!快拔出你的大肉棒,這小賤人透不過氣,快死了!」"黑狗"見狀後立刻大聲地對那肥胖的男人說。

      「大肥!干得好!又好緊…快被卡住啦!我也射了!」"長腿"狂吼的一聲加快抽插的速度,最後把精液噴入那女人的陰道最深處。在用手拍打了那女人顫震的臀部一陣後,"長腿"才依依不捨把他長長的肉棒抽出那女人又紅又腫,還不斷流出精液的嫩穴,然後還抓著他濕軟的肉棒在那女人雪白屁股上抹擦著。

       時那"大肥"緩緩地把還是處於勃起狀態的肉棒抽出那女人的口裡,「哦…咔…咔…哦!」那女人發出一陣象金魚離開水面的呼氣聲。

      「小婊子!給…給…給我通通喝下去!不然我打…打…打死你!」"大肥"抓起那女人的頭發使她的頭抬了起來。"大肥"用他沾滿勃起精液的肉棒撥開那女人零亂的頭發,然後用勃起的粗壯肉棒拍打著那女人的臉。那女人忍受著腥臭和羞辱,被迫吞下腥臭噁心的精液,但是一部分白濁精液仍從口罩的上塑膠管道流了下來。

       隨鏡頭接近那女人的面部,我終於可以看到她真面目。不過當我看到那女人的臉後,我幾乎暈了過去。這個被人強制口交,輪奸中出的女人竟然和我的嬌妻長得一模一樣。 (人有相似,物有相同,那女人一定不是秋琴!)我不斷在安慰著自己。我不停地用手擦著自己的眼睛,我希望是我眼花看錯了。可是當我再望向熒屏時,鏡頭已成為那女人的臉目大特寫。這回能讓我更清楚的看到她的臉,而那女人的容貌依舊是和我的嬌妻一模一樣。唯一不同的是我嬌妻擁有優屬一雙純情通澈的眼睛,而那女人有的確是缺乏靈魂的空洞的雙眼。我嬌妻擁有端莊而又素雅的容貌,而那女人有的確是蒼白布滿精液的淒麗面孔。嬌妻擁有飽滿誘人的紅唇,而那女人有的確是被強迫戴上口罩正在流著精液的雙唇。(這真是我那清純美麗的嬌妻嗎?)

      我沈思時,那邊又傳來了一陣吼聲「秋琴小母狗!也讓我嘗嘗你的小穴!」"黑狗"急不可耐地將他的肉棒插進女人的小穴。而我的幻想也被這吼聲打破,那女人的確是秋琴。一大堆問題不斷地湧入我的腦裡為什麼秋琴會落入了這些人手中,不知下場會是如何?我要不要報警?我怎樣才能救出我的嬌妻?) 我頓時感到晴天霹雳,頭腦一片空白,身子愈來愈輕,眼睛愈來愈黑。
小弟正在參加「好市民勳章」,請點一下網址給我愛心,感謝您的資持!
https://www.jkforum.net/thread-10002532-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