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626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蒙其‧D‧魯夫
威爾斯親王 | 2019-2-23 15:35:58

  不久,由於生意上的原因,資金周轉一下成了我心頭重負,且不論與趙姐這
段該有該無,正確還是錯誤的感情如何的折磨著我,而現在這雪上加霜的麻煩更
使我深陷入困境,不能自拔,我第一次感覺到那麼的無助。

  帶著無限的迷惘,我踏上了省外的旅途,不為別的,是找一個朋友,一個還
欠著我三十多萬已經兩年多仍沒還的朋友。由於從小關係不錯,一直不好開口向
他要,但這次,我不得不與他攤牌了。

  去之前,我掛了很多次電話給他,可總被他敷衍拖延。無奈之下,我沒有通
知他,直接坐飛機到了他所在的城市。下了飛機後,已經是晚上十一點了,也不
管他有沒有睡覺,立刻給他掛了電話,告訴他我在機場了,聽得出他的驚訝,但
畢竟也是在商場上混打了幾年的老江湖,他立刻又約我在某個地方見面,並馬上
把錢給我。

  我剛要答應,一個念頭閃過了我的大腦,我想起很多債主被約到一個陌生地
方殺掉,想到這兒,我立刻叫他把錢送到我住的酒店來,見我態度堅決,他最終
還是同意了。

  接下來,大家也可以猜到,我像個白癡一樣,在酒店足足等了三個小時,在
酒店狹小的房間裡,我已經極度的憤怒了,我甚至在想,錢無所謂收了,等他來
了,我就宰了他!這種想法不斷的在我腦海裡邊升級,甚至產生了幻覺,我迷失
了。

  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門鈴終於響了,我關了燈,一個箭步衝到門後,突然拉
開門,看到他站在門外的身影,便使足了勁一拳重擊在他的腹間,即時令他哼也
沒哼便暈倒過去,我把他拖進房間,關上門,準備先好好的教訓他一頓,再談還
錢的事情。

  可開燈一看,我真的崩潰了,來的人不是他,而是他的妻子--斐娟!

  「這個王八蛋果然不會還錢,想叫妻子來應付一下我。」我心想著,更想把
他整個人撕碎。我湊近檢查一下斐娟的傷勢,還有氣,應該沒有什麼大礙,只是
暫時暈過去,畢竟是她老公的錯,她也是無辜的,我意識到自己犯了個嚴重的錯
誤,不由得癱坐在地上。

  我看著斐娟,她沒有化妝,但可以看出她的皮膚很好,很白,雖然倒在了地
上,但起伏的胸部還是看得出她的圍度不小,畢竟才二十九歲的女人,結了婚,
身材還是很不錯。

  其實我跟她還算有些熟悉,她和我朋友從認識到結婚,我都和他們在一起,
直到他們一年前搬到這個城市,才很少往來。但過去的時光還是令人回味的。可
惜這一年半的分手,我卻是來逼債的,想到這兒,我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忽然間,我注意到斐娟身上穿著一件名貴的服裝,這讓我聯想到她丈夫這幾
年一直苦訴著他們生活艱難,可這女人身上卻穿著萬元的名牌,一股無明之火燒
上我的心頭!

  「媽的!老子叫你穿名牌!」

  「嘶…」我憎恨的用力一扯,那件看來昂貴的粉藍色外衣就應聲而開,破損
的衣服下,露出裡面淺白色的乳罩,一看也不是便宜貨!

  「肏你媽的!裡面全他媽的也是名牌!我叫你穿!」仍然在憤怒中的我完全
沒有注意到,此時的斐娟那沒有多餘脂肪的肩膀和近半邊身體已經是暴露在空氣
中了,我只顧猛力一扯,將那一千多元的乳罩拉斷。

  我沈浸在破壞這些名牌東西帶來的快樂中,撕紅眼的我突然覺得眼前有淺色
的東西一晃,定眼一看,是一對豐圓迷人的乳房堅挺的彈跳在我面前,原本被衣
服和內衣包裹下的雪白的肌膚完全暴露出來了。

  我被這意料外的情景驚呆了,我是在做什麼?我是來收錢的,怎麼能……

  我頓時意識到自己又犯了個天大的錯,但第一次看到斐娟的乳房的我,卻又
忍不住盯著那翹立的兩顆粉紅色乳頭,那是點綴著傲然挺立猶如羊脂白玉般剔透
的一對乳房上的亮點!我羨慕這個欠錢的傢夥竟可以天天擁有這麼美麗的奶子,
那細小的乳頭仍是淺淺的粉紅色,嬌嫩得令我褲襠中的肉棒瞬間脹硬起來,就快
要撐穿我的褲子。

  我的大腦一片空白!所知道的只是自己實在忍不住了,連一刻也忍不到了,
「嘶……嘶……」一番野蠻的動作,那些礙手礙腳的長褲和半透明內褲皆被我撕
成了布條,碎布中,一叢鬈鬈曲曲,烏黑而濃密的陰毛隨之湧現,毛茸茸黑色地
帶下面的峽谷中那含苞欲放的一道優美弧線似乎閃爍著那一點嫣紅。

  我也立刻脫下自己的褲子,握著己滲出一絲晶亮的液體的陰莖,猛力將腫脹
得紫紅的龜頭重重直搗向那道半遮半掩兩片肉中。

  可昏迷中的斐娟下面卻如此緊窄,像是重門深鎖般寸步難進,但這阻止不了
我的前進,反而引得我慾火又再熊熊而起,於是,我吐出一口唾液抹在龜頭上,
作為潤滑劑,拉著那在碎爛布絮中露出圓渾得如同兩個大球的雪白豐臀,令她的
整個陰戶完全袒露在我的龜頭前方。薄薄的陰唇帶著一抹粉紅,當中隱隱藏著一
絲淡黃的穢漬,還散出縷縷不是很重的酸味。

  在唾液潤滑的作用下,龜頭緩慢的頂著陰唇埋入了三分,她體內的溫度順著
我的龜頭立刻席捲了我全身,直衝我的大腦,讓我興奮之餘還感受著陰道裡每一
圈內壁的濕熱,我試著抽送著,感覺我的唾液已經被另一種黏液所替代,換來的
是更順滑的進出感,看來斐娟雖然被我拳頭揍得半昏不死,但她的身體卻在她不
知情的情況下起了反應。

  是時候用力了,「噗吱」一聲,我將整根陰莖插入陰道最深處,直至龜頭抵
觸到軟軟的子宮口。越往深處,越有一份阻力在抗拒著我的推進,不過越是有阻
力,便越是激發我的獸性,我雙手大力的抓實著斐娟的腰部,藉著腰下盡蠻力,
猛插著這個神秘地帶。

  「呃……」一直像死屍般任我擺佈的斐娟終於在這種強烈的刺激下醒了,發
出一聲慘嚎聲。

  「啊!呀……好痛呀……」漸漸清醒的斐娟似乎還沒明白發生了什麼事情,
我的肉棒也並未因此停下,但陷進她體內那種好窄、好緊、好有壓迫力的快感另
我想洩想得要命,不能讓她的甦醒影響我這最後的衝刺,我越來越快的抽插她,
只見陰唇被龜頭帶動得翻出翻進,「啪!啪!啪……」雙方陰部的撞擊聲也持續
而有節奏得的響著。

  「你!你幹什麼?!快停,停下!」斐娟忽然在喘息中大叫了起來,看來她
已經完全恢復了神智,可發狂了的我只知道更野蠻的衝刺著,根本不理會斐娟如
何地慘叫、嚎哭。

  女人這無助的痛苦雖然悅耳,但這畢竟是酒店,唯恐惹來不必要的麻煩,於
是我只好將已經撕碎的內褲布條塞在她的嘴裡,然後繼續的抽送著我那根已經裹
了一身白色淫水的肉棒。

  斐娟的雙乳在劇烈的運動下撞得蕩來蕩去,好想用手把玩這雙雪白的乳房,
但我的手不得不緊緊壓住她的雙手,由於用力過大,斐娟的手腕處已經變得一片
瘀紅,可能很痛得緣故,這時斐娟眼裡流出了今晚第一行淚水,但她很快又閉上
眼,我感覺到她的陰道突然開始急速收縮吸吮我的陰莖,原本反抗的手也似乎停
止了掙紮。

  子宮腔深處一收一緊地夾住我的龜頭敏感的稜溝處,讓我再也忍受不了精子
的活躍,我欲要抽出時,斐娟低聲呻吟:「別,別出來……」話沒有說完,我全
身陣陣顫抖後,熱燙的白色濃漿肆無忌憚的噴在斐娟的卵巢裡,無數的精子全部
注入了她的體內。

  我猶如抽了架子的皮囊癱軟在斐娟的身上,身下的她也未從快感的餘韻中恢
復過來,我們就這麼躺在地毯上,身體雖然沒有了力氣,但我的內心卻波濤洶湧
著,今晚發生了我從來沒有想過的事情,是犯罪?還是他們夫妻應有的報應?

  我該怎麼辦?剛才瘋狂的舉動,令我覺得那還是我嗎?我希望自己在做夢。
我慢慢起身,抽出已經軟下的肉條,順手從床頭櫃上扯了幾張衛生紙,擦拭著陰
莖上殘留的混合物,我低著頭,悄悄地看看她怎麼樣了,只看到那條剛被我抽插
了無數次的小穴口開始向外流出白白的濃漿,那是我們的愛液混合體。

  斐娟的手伸向床上找尋著能遮掩身體的東西,最後拉了一床毛毯裹住身體才
起身進了衛生間,整個過程她沒有抬頭看我,我也不敢面對她,只是呆站在電視
機旁弄著我的下面。

  我不知道接下來該做什麼,忽然想下樓買包煙,於是也沒有等她出來,我穿
了衣服,開門準備下樓,客房的過道上,我看到有個人靠在牆邊吸著煙,這人我
再熟悉不過了,那就是斐娟的丈夫。

  見我出來,眼光對視的一剎那,我和他都驚了一下,我注意到他臉上有著說
不出的複雜表情,他看了看我,又低下了頭,抽起了悶煙,我這一刻恨不得地上
有個大洞能立刻鑽進去,慌忙中我忽然沒有經過大腦就冒出一句:「我明天一早
就回去了,錢以後我再來取吧。」

  也沒有注意他是否回答我什麼,我就匆忙的進了電梯,也不知道去哪裡,我
就站到酒店門外的一棵樹下,陌生城市的夜,並不能讓我平靜,我也不知道該不
該上樓,就這麼站著,直到半個小時左右,我看到他攙扶著斐娟離開了酒店,上
了停在門口的一輛奔馳車,疾馳而去。

               【完】

評分

已有 42 人評分名聲 收起 理由
夕陽武士 + 10 感謝大大分享
卍萬佛朝宗卍 + 10 感謝大大分享
古墓派の小龍女 + 10 感謝大大分享
大尾鱸鰻 + 10 感謝大大分享
傑克-斯派羅船長 + 10 感謝大大分享

總評分: 名聲 + 50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