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2499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9-2-24 06:55:09

 第一章 初入遊戲

  星期五,深夜,東海市西區幸福大道幸福小區的一棟樓上,有一扇窗戶始終
亮著燈光,透過窗簾,隱約可見一個人影,似乎正在敲打著什麽。

  「他媽的,真是無聊……」

  拍了拍鍵盤,劉傑嘴里叫罵著。

  他剛剛打完了一把新出的A牌,這個卡牌遊戲確實很不錯,但玩了一個下午,
一開始的新奇漸漸消失後,他依然感覺到了無聊。

  「這並不是我真正想玩的遊戲……」

  對於一個宅男,一個混吃等死,消耗著父母遺產,整日趴在電腦前的劉傑來
說,無聊是他最不想卻又常常產生的心情,伴隨而來的的通常都是滿滿一籮筐的
落寞和郁悶。

  「啪嗒啪嗒」的聲音不絕如縷,才買來沒用多久的機械鍵盤和高級鼠標估計
離報廢又不遠了,木質的電腦桌上如同鐫刻一般銘記上的刮痕,顯示出了主人的
暴躁,本來,劉傑並不是一個有著火爆脾氣的人,但是宅久了,還是會有心情煩
悶的時候,才對這些死物發發脾氣,發泄心中的負面情緒,否則那臺電腦估計要
被洞穿好幾次了。

  「滋滋!」

  突然電腦屏幕上閃過幾道彩色電磁紋路,電腦桌面上那穿著暴露三點式的純
真美女圖片突然消失,只留下了一道刺眼的藍屏,氣的劉傑是鼻子都要冒煙了。

  「不,我的夢中情人啊!」

  桌面背景上的那個美麗可人兒便是天朝最近風頭正盛的明星許美琴,她的清
純美麗一下子便俘獲了萬千少男的心,劉傑自然也被吸引了,不過這張圖片可並
不全是許美琴,而是經過劉傑PS過,將一位暴露火辣,身材又很接近許美琴的
女模的圖片給剪切在了一起,天衣無縫,極大地滿足了劉傑的yy心理。

  要知道許美琴可從來沒拍過這樣露骨的圖片的,被外界稱為「清純玉女」的
她,才是個剛剛出道,連拍電影牽手都害羞的純潔少女。

  而在這張被劉傑惡意加工的圖片里,有著少女般羞澀的表情,身上卻穿著暴
露三點式搔首弄姿,這無疑是天使加魔鬼的組合,讓劉傑春夢不斷,是欲罷不能。

  看著自己電腦藍色的屏幕,劉傑腦海里情不自禁想到那句膾炙人口的廣告語:
「藍瓶的好喝的」,心中又是一萬只草泥馬奔騰而過,十分郁悶。

  「滋滋!」

  屏幕的畫面再次波動了,本來那些白色的英文單詞,卻在彩色電磁紋路的影
響下,逐漸拼合成一個灰白色的長方形窗口。

  「你想明白生命的意義嗎?是/ 否。」上面這麽寫著,字體由黑變白,再由
白變黑,不斷循環,刺激著劉傑的視覺神經。

  「滿滿的惡意啊……」

  劉傑浸淫網文十余年,怎會不知曉其中的含義,他倒想看看這惡作劇的結果
如何,冷笑一下,鼠標輕輕點擊了一下對話框「是」。

  「滋滋——!」

  一陣暈眩湧上心頭,在黑暗之中,劉傑感覺有一股紅色的電流在他身上不斷
遊蕩亂竄,似乎要把它吞噬一般。

  不光是他,整個東海市,整個世界,一股詭秘的力量正在快速運作著,如同
一只剪刀,在紛亂而繁雜的法則海洋之中拼接修改著。

  也許,這方世界就要成為某個大人物的玩偶了。

  在遙遠的另一個宇宙,一個和劉傑無論身形還是相貌都一樣的男子正坐在他
的神殿中,似乎在閉目養神;感覺他就是劉傑本人卻又感覺不是,要說哪里不一
樣,那就是他身上帶著一股子邪勁兒以及一種上位者的氣勢。

  一縷紅色的閃電從虛空之中穿梭回來,重新纏繞在男子的手掌上,他睜開了
眼睛,深邃而又滄桑的眼神閃著詭異的紅光,仿佛看穿了這個世界,這個宇宙,
看到了另一個他。

  男子露出一抹神秘而又奇怪的笑容,若真要來描述,還真是有一點猥瑣,難
以想象這種大人物居然還會露出這種表情。

  「好好取悅我吧,另一個我……」

  ……

  周六的早晨,是很多人難以見到的,因為周末的第一天,無論是對於學生黨
還是上班族,都是難得的補覺時間,然而,我們的主角,那個似乎從來不會早起,
一天只有兩頓的劉傑,居然罕見地擡起了腦袋。

  「唉?怎麽……」

  回想昨晚的經過,讓劉傑這個雖然沈迷於網絡,整日進行著各種無厘頭幻想,
但是卻堅信科學的宅男,產生了一絲動搖。

  擡起雙手,手心手背也沒有什麽詭異的紋身,只有以前敲鍵盤、擼管留在手
指上的老繭,手腕上也沒有什麽高科技的腕表。

  站起身子,扭了扭腰,感覺身體並沒有什麽進化,倒是昨晚趴在電腦桌上睡
覺,導致現在渾身有點僵硬。

  轉身拉開窗簾,打開窗戶,清涼的晨風刮在臉上,冷不丁打了個寒戰;東瞅
瞅西瞅瞅,小區里幾個晨練的老大爺如往日一般熱著身,樓下鄰居那只煩人的哈
巴狗也依舊被狗鏈子拴著,此時正耷拉著它的禿頭,在寒風中瑟瑟發抖。

  「世界末日呢?超能力呢?」

  劉傑喃喃自語,似乎昨晚的事情就是一場夢,但是自己這臺有一股子焦味兒,
依舊冒著淡淡黑煙的電腦,卻又讓他不得不相信昨晚確實是發生了些事情。

  「歡迎來到【東海市大富翁遊戲系統】。」

  一道機械合成卻並不難聽的聲音,突然響在劉傑的腦海,嚇得他一屁股坐在
他的旋轉椅上,差點連椅帶人通通翻倒了。

  「叮!」

  一道藍色光芒環繞的屏幕突然顯現在他頭部之前,劉傑茫然地伸手去摸,然
而入手卻是一團空氣。

  光幕是長方形的,足有兩個電腦那麽寬,光幕中間有一塊近乎正方形的區域,
里面橫橫豎豎有許多線條,構成了許多一塊塊的格子,劉傑多年的宅男經驗告令
他相信,這絕對與遊戲有關系。

  「玩家載入中……」

  光幕中顯示了一個「loading」的符號,讓劉傑意識過來,這真是在
進行一場遊戲。

  「餵!等等,先告訴我遊戲的規則什麽的吧!」

  「……」

  腦海中的聲音並沒有回答,讓他稍微尷尬了一下,拋下疑慮,他的宅男之魂
告訴他,自己這無趣的人生絕對可以在這遊戲中得以改變。

  「叮!玩家載入成功,請準備開始遊戲。」

  光幕的左側,彈出了從上到下的紅黃藍綠四個方框,里面分別是四個人的頭
像,第一個頭像是個萎靡的男子,看著眼熟,不就正是劉傑自己麽,後面三個則
都是女子的頭像,中間倆劉傑還認識。

  光幕右側是一個像是倒計時的東西,顯示著「100」的數字,正在一秒一
秒地減少。

  劉傑仔細盯著屏幕掃視著,然而並沒有發現什麽有用的信息,於是作罷;肚
子突然叫了起來,劉傑便去從自己的零食堆里拿了一個面包和一盒牛奶,隨著劉
傑的移動,屏幕也在移動,始終保持在劉傑腦袋上前方,一擡眼就能看見的位置。

  「叮!」

  「這是傳……傳送?」

  隨著倒計時結束,劉傑的身子開始逐漸由實變虛,他驚訝卻又好奇地看著自
己身體的變化,直至消失,再次睜眼,已經是出現在了小區的門口。

  「誒?大色狼?怎麽居然早起了?」一個清脆的聲音在劉傑耳邊響起,語氣
卻是充滿了嘲弄。

  「美美,怎麽說話呢!不好意思啊,小傑。」又是一道溫柔的聲音,聽在劉
傑耳里,有種如沐春風的感覺。

  「你們怎麽……怎麽也參加遊戲?」

  身體出現了一半的劉傑,疑惑地看著面前的兩人,並沒有在意王美美剛剛對
自己的嘲諷;她們似乎也是被傳送過來的,但是表情卻看不出有什麽驚訝的情緒。

  「遊戲?你以為誰跟你這個大色狼一樣啊!」

  王美美對劉傑印象極差,第一次見面時倒是乖巧地叫了一聲「哥哥」,可後
來偶然間看到劉傑偷偷用色瞇瞇的眼神打量她母親鄧淑芬的屁股,那嘴里似乎都
要流出哈喇子了的猥瑣表情,便讓她看清了劉傑心里的齷齪念頭,於是就有了
「大色狼」的稱呼。

  「我是要出去買點菜……美美是要去找同學玩兒呢!」

  鄧淑芬一如既往地溫柔模樣,似乎在誰面前都是一個樣子;即便能感受到劉
傑視線中的那抹火熱,她依舊能夠保持著臉上的和煦笑容,這也是她這麽多年在
社會上打拼所鍛煉出來的能力。

  劉傑是看著她們和自己一同出現的,並且連帶著鄧淑芬的電瓶車和王美美的
自行車也一同傳送過來了,可是她們卻並不承認她們也是在參加遊戲。

  「難道是因為……」劉傑看著鄧淑芬那成熟的曲線,若有所思。

  「你們看得到這個嗎?」劉傑指了指上方的遊戲棋盤。(為了敘述方便,以
後統稱棋盤。)

  「啊?」

  「玩遊戲玩多了吧,大色狼!」

  鄧淑芬露出不解的神色,王美美更是對劉傑略了略舌頭,殊不知自己的可愛
模樣如果落到蘿莉控的眼中,會造成怎樣的殺傷力。

  「叮!」

  棋盤中有一個長條型的大方格,里面分成了四個方格,隨著聲音一起,居然
開始自己轉動起來,上面全是或多或少的圓點;最後停止時,露出的是四個圓點
的圖案。

  劉傑認出來了,這明顯代表的是數字,因為跟骰子上的圖案一模一樣,幾次
之後,棋盤上顯示的便是一組「6324」的數字,並且每個框都有顏色,剛好
對應著左側玩家頭像的紅黃藍綠。

  「意思是我要走6步麽?」

  劉傑仿佛意識到了什麽,但鄧淑芬和王美美早在數字顯現的一瞬間,便出發
了。

  鄧淑芬穿著一條柔順長裙,她騎在電瓶車上,裙子的布料很是柔軟,完美地
襯托出了她的臀部的圓滿與肥嫩。

  「要是能坐在她的後座上……」劉傑不敢想象,一個把持不住,怕是這電瓶
車就要變成「直通車」了。

  王美美穿著條紅色方格樣式的裙子,纖細的小腿上裹著白色的腿襪,騎在自
行車上,每一次踩踏板,裙角飛揚,雖然內褲不曾外露,但依然令人浮想聯翩。

  別看她長得甜美可愛,一副蘿莉樣子,實際早已十五六歲了,初三都快畢業
了。

  鄧淑芬對應的是3,王美美對應的是2,只見電瓶車和自行車分道揚鑣,一
個朝著北邊——幸福大道的店面區,一個朝著南邊——東海市人民醫院,這可讓
劉傑傻了眼。

  「難道我理解錯誤了?」

  劉傑皺著眉,看到棋盤上代表著鄧淑芬和王美美的黃色和藍色圖標在棋盤上
出現後,並且一上一下分別移動著;還有一個綠色的圖標在棋盤上顯示,並也往
下移動著。

  「難道是……奇數和偶數麽?」

  「叮!」在劉傑喃喃自語後,響徹在腦海的機械聲音回答了他的疑問:「初
始行動點數決定行動方向。」

  「所以6是偶數,則是沿著棋盤逆時針……所以我要往南邊走嗎?」

  「……」

  「好吧,當我沒問。」

  劉傑決定開始行動了,不光是因為自己對這個遊戲的規則有了那麽一點了解,
更是因為棋盤上的倒計時開始了。

  「一個小時的時間給玩家行動麽……」

  右側光屏上的倒計時從「3600」開始遞減,推算過來,正好是一個小時;
雖然一個小時感覺挺長的,但他潛意識覺得,如果超出時限,可能會發生一些不
好的事情,所以腳下連忙出發,也沒工夫吐槽遊戲系統的時間都不換算一下了。

  這麽一走,劉傑便驚訝了起來,他發現自己身體好像本能地記住了自己要走
的路線一般,哪里要轉彎,哪里要過馬路,都是下意識的反應,難以想象自己這
個足不出戶的宅男,居然對東海市的道路,比老司機還熟悉。

  「到了人民醫院,要向東走,經過金貴大道的店面區、住宅區以及市體育館
和運輸南站,最後才是自己的目的地——東海市人民政府……」

  劉傑一邊行走,一邊回想著腦海里多出來的那些記憶,突然靈光一動,看向
棋盤。

  「一步兩步三步……六步,果然如此!」

  解開了這個迷題後,那棋盤上一個個方框,在劉傑眼中已然跟東海市的一些
街道和公共設施劃上了等號。

  「叮!棋盤標誌解鎖。」

  只見本來是空白的方框中,一個個通俗易懂的符號顯現出來,比如人民醫院
是紅色的加號,南站是一個鐵路的標識。

  劉傑了然於胸,他發現這個遊戲系統並沒有直接告訴他太多信息,反而是在
他發現一些東西後,再陳述其中的規則,大大刺激了他的好奇心,畢竟這樣一款
現實版的「大富翁」遊戲,對於一向熱衷此道的宅男劉傑來說,實在是有趣至極。

  在經過金貴大道的店面區也就是金貴街時,他看到了剛剛騎著自行車先行一
步的王美美,此刻她正雙手插著腰,對著一個一身黑色職業裝打扮的年輕女子說
著些什麽。

  「名字要改成美美服裝店,這才好聽……這裝修也太深沈了,要清新一些,
還有就是……不要賣男生的衣服啦,都賣女生穿的……」

  那個年輕女子並沒有什麽不滿,反而喏喏點頭,對於王美美對於她們的男士
服裝店的要求,她是認真的記在了心中。

  大街上的行人,看到這一幕居然也沒有什麽驚訝的,一個圍觀的人都沒有。

  劉傑若有所思,擡頭果然發現棋盤上金貴大道店面區所代表的那個格子已經
變成了藍色的。

  「被購買了麽……那麽是不是應該有金錢的設置呢?」

  「叮!玩家信息解鎖。」

  棋盤左側的那四個頭像似乎抖動了一下,劉傑心領神會,伸手指了指自己的
頭像,仿佛是在點擊觸摸手機的觸摸屏;只見自己那個紅色的頭像閃了一閃,然
後放大了一倍,一些字出現在頭像下方:姓名:劉傑金幣:10000職業:宅
男被動技:未知「有意思,果然是有技能的大富翁遊戲麽。」

  依次點開了其他人的玩家信息,發現她們的金幣都有變動,並且鄧淑芬居然
已經花了1000了,王美美花了600,那個不認識的職業是大學生的唐秀眉
也花了200。(資金數字的單位默認是金幣。)

  對照著遊戲棋盤,劉傑知道了,鄧淑芬花1000買下了運輸西站,也就是
東海市的飛機場,王美美花600買下的是這個金貴大道的店面區,而唐秀眉買
下幸福大道的店面區卻只花了她200。

  「地產的等級也是有高低的,那租金肯定也因地而不同了……」

  一邊回憶著童年的大富翁遊戲的規則,一邊前進著,不知不覺劉傑已經走了
40分鐘了,面前便是東海市的體育館,修建於5年前,那有些泛白的漆體看著
真是有些陳舊的感覺。

  繼續前進,到達了運輸南站,也就是東海市的鐵路總站,看著那一輛輛呼嘯
而過的火車,劉傑突然想到:「為什麽自己不坐個交通工具?」

  一這麽想,就越發覺得奇怪了,為什麽鄧淑芬有電瓶車,王美美有自行車,
自己卻什麽都沒有,看棋盤,便知道她們老早就達到目的地了,自己卻這樣消耗
體力,劉傑感覺有些不公平了。

  「叮!玩家信息更新。」

  劉傑點開自己的頭像,發現並沒有什麽變化,唐秀眉的也是,只有鄧淑芬和
王美美的變了,她們的被動技那里變了,一個是「【電瓶車】行動點數+ 2」,
另一個是「【自行車】行動點數+ 1」。(初始行動點數為了判斷方向,所以不
計算附加點數,之後的就要算了。)

  劉傑悔不當初啊,自己不過是個宅男,哪有什麽車子啊,這才覺得,自己有
機會一定要買個代步工具。

  市政府就在眼前了,過了這個馬路,應該就算到達目的地了,看到倒計時還
有20秒,劉傑舒了口氣,稍稍放緩了步伐,走了一小時的路程,對於他這個不
愛鍛煉的宅男來說,不說特別累,倒是出了不少汗了。

  倒計時進入最後10秒時,突然,天空中出現了一些變化,黑色的不知名物
體,漸漸從天空中露出真身,遮天蔽日。

  一柄巨大的黑色鐮刀,足有一棟樓那麽大,正朝著劉傑的方向劃下,如果真
要砸中,怕是這里的街道包括市政府都會被切成兩半,周圍的路人也難以幸免。

  「我滴媽呀——!」

  劉傑感覺頭頂一片陰影,擡頭一看,大驚失色,知道不妙,趕緊朝著馬路對
面,逃命似地奔去,不顧路上來往車輛,如同一只受到驚嚇的猴子,蹭蹭直竄。

  「3,2,1……」

  巨型鐮刀直往劉傑後背砍去,刀鋒冰冷,離他不足半米遠時,劉傑都可以清
楚感受到鐮刀上傳來的陰森寒氣,勁風呼嘯而至,似乎就要將他砍成兩段;在他
達到對岸,計時器歸零的同時,黑色鐮刀卻悄然化作了虛無。

  汗水浸濕了他的整個後背,劉傑可真是嚇尿了,環視周圍,然而那些路人卻
都是一副什麽都沒發生的樣子,殊不知剛剛的命懸一線,看來劉傑也等於間接做
了件好事。

  「呼呼……看來不能松懈呢。」喘了口氣,劉傑苦笑道。

  他意識到如果自己一不小心,可能會有生命的危險,所以不能再大意了。

  這個遊戲有這麽明顯的數字提示,告誡玩家時間是有限的,那麽超出時限後,
自然也會有與之對應的懲罰措施,是遊戲就有輸贏,有輸贏就有懲罰和獎勵,只
不過此時的劉傑,還理解不了這遊戲真正的含義。

  「那麽……該輪到我來購買地產了吧?」

  「叮!政府為中立區,不可購買。」

  系統毫無感情的聲音直接響徹在劉傑腦海中,讓他有些郁悶。

  隨著系統的提示,棋盤上面政府所代表的方格右上角出現了一個正方形的小
圖標,仔細數了數,發現整個棋盤上一共有4塊這樣的標誌,這說明不能被購買
的地產有4個,劉傑暗自揣測其余的是什麽地方。

  第二輪行動,依舊在100秒計時結束後開始——「5526」。

  劉傑隨之而動,行動點數不低,所以讓他花了五十分鐘,走到了日落大道的
住宅區——日落小區,一處中檔的居住區。

  「叮!是否購買日落小區?」

  「是!」

  花費了600,劉傑終於在遊戲里擁有了自己的第一份地產。

  隨著棋盤上一處格子變紅,日落小區門口出現了一位似乎在哪見過的職業裝
年輕女子,在他面前雙手交於腹部,微微頷首,一副恭敬的樣子;門口的保安是
個中年的漢子,也朝劉傑敬了個禮,隨即繼續自己的工作。

  「這就是中低檔的差別麽?」

  想到自己住的幸福小區的保安只是個白發斑斑的老大爺,估計連監控的看不
清,劉傑笑了笑,也沒對職業裝女子像那個王美美一樣,提什麽亂七八糟的要求,
揮揮手,便又巡視棋盤上的其它變化了,還剩十分鐘,足夠劉傑分析一些東西了。

  鄧淑芬行動點數本為5,被動技【電瓶車】加了2,所以到了犬馬街,又是
高等區,花費了1000,還剩8000。

  王美美本行動點數為2,被動技【自行車】加了1,所以到了自己剛剛經過
的南站,花費1000,還剩8400。

  還沒見過面的大學生唐秀眉,行動點數是6,目的地也是南站,但是由於她
離得遠,並且王美美有自行車,所以王美美一定會先購買了南站,於是她成了本
局遊戲第一個支付【租金】的玩家,支付500,還剩7300。

  運輸南站的入口處,一個衣著光鮮、容貌靚麗的女子走了過來,戴著耳機,
聽最新的流行音樂,她似乎心情不錯。

  「周末踏青,心情愉悅!」

  唐秀眉哼著輕快的歌,腳步也不慢,經常晚上在學校操場跑步的她,體能還
是不錯的,只不過她也沒思考自己踏青為什麽踏到了鐵路上來了。

  「要按我說的做!」

  突然看到前面有一個蘿莉模樣的女孩在對著一個職業裝女子說著什麽,唐秀
眉好奇之下,摘下了耳機。

  「這里,還有這里要刷成粉色的,那里刷成紅色的……」

  「這麽惡趣味麽?」大學生吐槽道。

  職業裝的女子面對來自可愛女孩的無理要求,並沒有反駁的意思,反而十分
恭敬順從,這讓唐秀眉驚訝地捂住了小嘴。

  「嗯?姐姐,要不要來這里坐火車呀?算你免費喲!」

  王美美看到唐秀眉第一眼,心中就不自覺地高興了幾分,她也不知為何,便
愉快地邀請這位陌生的姐姐。

  唐秀眉在她從背朝自己轉身後,看到王美美可愛的蘿莉臉蛋時,明明應該像
往日里一樣應該大呼「可愛」,然而此時卻怎麽也高興不出來,反而從心底產生
一種厭煩的情緒,仿佛自己有什麽被奪取了似的,於是連忙拒絕,往南站出口的
方向走了。

  劉傑自然是不知道這一幕的,不過他好奇地點開了唐秀眉的玩家信息,發現
她的被動技一欄不是未知,而是【無】。

  「難道大學生這麽不值錢了麽?」他暗自搖頭。

  之後便是三個回合的地產購買環節,劉傑也終於得償所願,購買到了一處高
級區——日光大道的店面區,也就是著名的古董拍賣的日光街,不過劉傑對古董
不感興趣,看了幾眼便繼續準備之後的行動了。

  不過劉傑發現有很多明明不是棋盤上標註了的中立區,但是到達時卻不能購
買,比如平日旅客絡繹不絕的玉龍山,因為上面的玉龍觀的求簽據說很準,自己
過去時卻空無一人,還有新修建的人民公園,本該是被廣場舞大媽占據了的,走
到旁邊卻鴉雀無聲。

  「叮!新手模式下,【事件】與【劇情】無法觸發,部分地產無法購買。」

  系統出聲的同時,棋盤上有許多格子上左上角都多了一個小小的【鎖】的圖
標,生動形象,但是劉傑卻感覺自己錯過了很多好地盤。

  還有一點發現是,王美美明明停在了鄧淑芬所屬的日光大道的住宅區,即日
光小區,但是她們的金幣數量卻都沒變化。

  「叮!玩家信息更新。」

  「我擦——!還有這種技能?」

  【母女情深】:母女互不收租。

  看到這條新顯現的被動技,劉傑無語了,這意味著她們母女倆等於是一夥的
了,而自己卻勢單力薄,還有一個虎視眈眈的大學生唐秀眉。

  喘了一口氣,劉傑繞城一大圈,總算要回到起點了,這次的行動點數剛好會
讓他停在自己家門口,時間已經過了中午了,他感覺自己需要補充一點體力,才
能繼續作戰了。

  「叮!」

  就在他走到幸福小區大門口的一瞬間,系統傳來了提示。

  「玩家劉傑被動技【家里蹲】觸發。」

  【家里蹲】:經過自己初始起點時,停留一回合。

  「繳納租金200。」

  「玩家信息更新。」

  「納尼?」

  劉傑傻了眼,自己這個是什麽狗屁被動技能,等於白白浪費了一個回合的行
動點數。

  暗罵幾句後,他又一想,發現這個技能還是有可取之處的。

  自己要是把幸福小區買下來,按照大富翁的基本規則,地產是可以建造升級
的,那自己每次停留就可以升級兩次,豈不美哉?

  「唉?等等,租金?」

  「幸福小區什麽時候成了有主之地了?」

  看到棋盤上的這個格子不知道什麽時候,悄悄染成了黃色,劉傑很是疑惑。

  明明這五個回合里,他時刻註視著棋盤,並沒有其他玩家剛好停留在這里,
行動點數受【電瓶車】加成的鄧淑芬卻也剛好停在了隔壁的格子,繳納了租金,
在幸福街的超市里面逛了起來。

  點開了鄧淑芬的玩家信息,劉傑再次傻眼了,這個溫柔房東居然還有其它技
能。

  【房東的房】:初始擁有一座1級地產。(根據實際情況指定地產)

  怪不得自己繳納了200,畢竟低等區初始租金100,兩回合就是200;
至於為什麽選擇幸福小區作為她的資產,估計遊戲系統是以實際為準的。

  這下好了,自己家都不能安心住了,還好是低等區,租金很低,否則自己還
真的吃不消了。

  借著停留的這個回合,在看到系統提示的1000金幣到賬後,劉傑安心地
整理起戰局;由於很多地產不能購買,所以棋盤上很多地方都成了和中立區差不
多的地方,沒有租金的幹擾,所以現在局勢並沒有什麽波動,只是看個人運氣,
買下能購買的地產,來擴大自己的地盤。(每次經過初始起點,1000金幣)

  到了今天晚上,隨著系統的提示,遊戲對局暫停,玩家們迎來了休息時間,
這個東海市大富翁雖然是個遊戲系統,但它對於人體力和精力也消耗不少,所以
從不苛刻玩家的休息時間,倒也是很人性化的規則。

  「所有玩家就所停留地點進行休息。」

  唐秀眉剛好在東海市第一大學停留,所以直接回宿舍了;王美美停在自己買
下的運輸東站,也就是東海市的海運總站,所以她睡在了一艘豪華遊艇里;鄧淑
芬停在了市政府,去體驗了一把只有政府首腦才能享受的包間。

  而劉傑,好死不活地停在了人民公園,體驗了一把VIP長椅,還好這里可
以提供免費的毯子,否則這夜晚之寒,怕是要刻骨銘心了。

  第二天,也就是周日,這一整天的對戰總算讓局勢清晰了一些。

  劉傑的地盤最小,買下了東區的日光大道的住宅區和店面區以及日落大道的
住宅區,但是憑借高等區的日光大道,他可以收到越來越高的租金。(同一大道
住宅區和店面區被同一玩家購買後,租金疊加。)

  唐秀眉地盤不少,擁有西區的學社大道的住宅區和店面區,幸福大道的店面
區,還有東區的日落大道的店面區;學社街的書店里,被她帶走了好幾本心儀的
書籍,喜笑開顏。

  王美美坐擁了南區所有可以購買的地產,還買了一個東站,並且基本都升到
二級;劉傑感覺南區會被她改造成充滿惡趣味的女生的夢幻世界。(東海四站:
北站是汽車總站,東站是海運總站,西站是航空總站,南站是鐵路總站,高等區,
可購買。)

  鄧淑芬擁有幸福小區,西站和北站,最關鍵的是,這兩個運輸站她都升到了
4級,劉傑運氣不佳,停過一次,租金給了4000,心疼死他了。(運輸站每
擁有一個,租金加一倍,500* 4* 2= 4000。)

  第三天一早,劉傑被系統的聲音吵醒,昨晚總算在自己的地盤睡了個好覺,
然而還是沒睡成懶覺。

  「叮!玩家王美美被動技【學業為重】觸發。」

  「玩家信息更新。」

  【學業為重】:周一至周五強制離開遊戲,所擁有地產暫時變為中立區,周
六回來後恢複。(離開遊戲並不是意味著遊戲失敗。)

  「額……噗哈哈!」

  看到這個技能,劉傑楞了一下,然後大笑起來,沒想到這個技能比自己的【
家里蹲】還有意思。

  不過仔細一想,這也變相等於王美美有了5天的安全時間。

  在這樣的局勢里,王美美的暫時離開,無疑是個好消息,這讓劉傑的壓力大
減,五天時間里,足夠剩下的三人之間誕生一個真正的贏家了。

  ……

  「我上學去啦!」

  「美美,路上慢點!」

  看著自己女兒一身青春洋溢的校服,蹬著那輛自行車,一溜煙就沒影了,鄧
淑芬臉上盡是對女兒的疼愛,但她心里總有一股不安,仿佛再次見到女兒,自己
就不再是這個溫柔的母親了。

  拋開心中的雜念,美麗房東的身體漸漸消失了,她因為今早要送女兒上學,
所以暫時被傳送回家,現在又要被傳送回昨晚的地點,繼續去買菜,她並不覺得
有什麽不對的,這是常識不是嗎?



             第二章  初贏遊戲

  少了王美美這一個南區的大鱷,現在整個棋盤一半的格子都是安全的,倒是
想要獲勝,運氣與謀劃都必不可少。

  周一周二兩天,整個對局開始進入白熱化;大學生唐秀眉依舊是走到哪里買
到哪里,能升級就升級,北區剩余的四塊高等區紛紛被她收入囊中,此時她擁有
地產最多,但等級普遍偏低,最高的只是幸福街的3級,還是低等區,租金只能
收到300,還不如她高等區的1級地產,加上大道的效果,至少收1000;
她金幣也是最少的,一直保持在3000左右,要不是運氣好,估計早就出局了。

  劉傑自被鄧淑芬一波4000弄怕了以後,便小心翼翼了起來,一直小心控
制著金幣數量,始終保持在5000左右。

  他發現除了自己,其他玩家都沒有自己身為玩家的意識,所以不是唐秀眉這
個大學生不動腦筋,而是她們都不受控制,她們可能以為自己是在逛街呢。

  所以這便是劉傑可以利用的一點,所以每一次購買都至關重要,並用每次經
過初始起點的1000來慢慢升級地產,關鍵是控制金幣的數量。

  「叮!玩家唐秀眉破產。」

  唐秀眉哼著歌,來到了西站;她還沒坐過飛機,來到了這里,不免心中存有
幻想;並且看著剛剛起飛的一架飛機,她心中突然產生了極大的恐懼感。

  「唉?怎麽……」

  身體顫抖起來,淚水止不住地流淌,眉宇也一片陰霾;她不明白自己身體出
現了什麽狀況,只能茫然地坐在地上,期待有人來幫助她。

  「嗖——!」

  漆黑恐怖的巨型鐮刀瞬間劃過了她的纖細的身子,卻並沒有對她的身體造成
任何傷害,真的沒有嗎?鐮刀在她的靈魂最核心的地方,切下了一張卡片大小的
碎片,卻足以扭曲她的一生。

  過了一會兒,唐秀眉感覺好多了,但心里卻不知怎麽的有種淡淡的失落感。

  「沒事吧?我扶你起來。」

  突然一個職業裝的年輕女子出現在她身前,將她輕輕扶了起來,並說道:
「沒坐過飛機麽,我免費請你體驗一次如何?」

  「嗯好,謝謝……」

  唐秀眉下意識接受了,跟隨著她的指引,慢慢向前走去;在背後跟著她,腳
步踩在她黑色的影子上,看著她黑色的女士西服的背影,總覺得好像在哪里見過。

  ……

  「還好還好……」

  果不其然,隨著大學生的失敗,棋盤上她的綠色邊框的頭像變暗,她所擁有
的地產全部恢複了初始的狀態。

  劉傑本以為唐秀眉的資產會被轉移給鄧淑芬,沒想到房東僅僅是收取了該交
的租金,這個結果實在是令他滿意。

  棋盤上多出來的地產,有幾塊還是高等區,劉傑雖然心動,但是他明白自己
這5000較之鄧淑芬的9000,還是有些差距的,而且還有那兩塊又被房東
升級了一次達到5級的北站和西站,那就顯得岌岌可危了。(北站/ 西站租金為
500* 5* 2= 5000)

  自己能收最高租金的是東區日光大道那兩塊二級和三級的地產,每次可以收
2500,跟5000差了許多啊。(500* 3+ 500* 2= 2500)

  又跑圖跑了10個回合,劉傑擦了擦汗,查看起了玩家信息,鄧淑芬的金幣
此時只有5000了,主要是有一次停在了自己的日光大道,但是她的北站又升
了一級,達到6級,如果停在北站,租金就是6000,自己會立馬破產。

  「老天保佑啊!」

  然而老天似乎並沒有聽到劉傑的祈求,他此次的行動點數剛好能夠到達北站。

  劉傑看到點數的一瞬間,小臉煞白了,走在路上時,雙腿都有些發顫;在見
識過那柄漆黑鐮刀的駭人聲勢後,他知道破產後的懲罰肯定也不輕,但比起被剁
成肉沫,劉傑也沒得選了。

  在踏足北站的一瞬間,系統聲音響起,卻讓劉傑燃起了希望。

  「叮!繳納租金6000。」

  「玩家劉傑主動技【錢債肉償】滿足觸發條件,是否使用。」

  「是!」

  劉傑沒得選,也沒仔細琢磨這主動技的含義,他的身體就已經開始逐漸消失
了。

  再次睜眼,自己居然出現在了一個飛機的頭等艙里,周圍是四個漂亮的空姐,
不過她們此時臉上寫滿了憤怒與不滿。

  「真沒見過像你這樣的乘客。」一個身形較為嬌小的空姐嘟起了嘴。

  「上帝啊,請寬恕這名野蠻人。」一個金發碧眼的空姐劃起了十字架。

  「應該直接把他送進監獄!」一個正義感十足的瓜子臉空姐忍不住出聲道。

  「還是等老板來處理他吧。」最為冷靜的知性空姐緩緩道,並贏得了其她空
姐的一致贊同。

  這時,一個熟悉的面孔出現在劉傑身前,粉色的上衣,淡黃色的長裙,溫柔
的微笑時刻掛在臉上,這不正是他的房東鄧淑芬麽?

  然而她卻依舊用溫柔的語氣,對劉傑,對四位空姐說道:「我來讓他補票吧。」

  「什麽情況?」劉傑不明所以,身為一個宅男,第一次被四個漂亮空姐註視
著,周圍乘客有的在指指點點,有的在拿出手機來拍攝,再加上房東那溫柔如水
的目光,這讓他有些hold不住了。

  「叮!」還是系統提示最及時。

  「【錢債肉償】強制觸發【劇情】【飛機偷渡者】。」

  劉傑無語了,這什麽鬼劇情啊,上飛機偷渡,還坐的是頭等艙,居然還補票,
能不能更腦殘一點啊?

  「等等?【錢債肉償】?」

  劉傑點開自己的玩家信息,這才明白了這個技能的意思。

  【錢債肉償】:請按字面意思理解。

  臥槽,劉傑都想破口大罵了,這個技能真是太他媽,太他媽變態了,哈哈。

  「補票?我就不!你傑哥我坐宇宙飛船都沒補過票——!」稍稍一思量便明
白過來的劉傑,自然要更加地配合了,語氣就是那麽橫,想象自己有多屌就有多
屌。

  「這位乘客,那不好意思了,那就只能強制您補票了。」

  鄧淑芬依舊那副溫柔模樣,眼神示意下,四個空姐分別抓住了劉傑的雙手雙
腳。

  那個正義感爆棚的空姐主動請纓:「老板,讓我來吧!」

  「你們都是空姐,必須要遵守國際航班的規章制度,要尊敬乘客,而我是老
板,不需要遵守……」

  「你們哪里尊敬我了,快放開我!」

  劉傑假裝掙紮了一下,四肢在四位空姐單薄的制服上面大肆揩油,但她們並
沒有意識到這些,反而抓得更緊了,恨不得把劉傑的胳膊和腿揉進自己的懷里去。

  年輕的肉體讓劉傑有些心猿意馬,被漂亮的房東灼灼地看著,他的臉色漸漸
漲紅起來,扭過頭,不敢再與鄧淑芬對視。

  看到劉傑似是屈服了,鄧淑芬微笑著脫下了自己的女士皮鞋,然後雙手扶著
劉傑的座椅,站了上去,低頭拉起自己的裙角,一抹白色一閃而過,隨即就把劉
傑的頭部包裹住了。

  「要先讓【工具】準備一下呢。」

  白色的純棉內褲薄而透氣,劉傑的粗重呼吸全部都重重地吐在了她的隱秘的
三角地上。

  「哧溜!」

  劉傑張開大口,舌頭開始隔著內褲在細縫上舐舔起來。

  「各位乘客不要擔心,我是航空公司的老板,這次事件很快就會解決,飛機
將會盡快恢複正常運作。」

  「這就是當老板的應該做的事!大家鼓掌!」

  一位熱心的乘客叫喊到,乘客的熱情一下子高漲起來。

  「你們好好解決,不差這點時間!」

  「沒事,我們不趕時間的!」

  「感謝……感謝大家的理解與支持……啊咿呀!」

  鄧淑芬潔白的臉上飛上一道紅霞,卻依然保持著微笑,與乘客友好地交談著,
似乎自己身下並沒有人在撕咬她的私處。

  劉傑剛剛舔到了一個硬粒兒,便一口咬了上去,隔著一層布都感受到了上面
的堅挺與熱度。

  內褲泥濘不堪,上面不光是劉傑的口水,少婦的玉汁也不要錢似的宣泄而出。

  「嗯,濕度差不多了,可以開始了。」

  鄧淑芬直接蹲下去,解開了劉傑的褲子,跨坐在他身上,濕透的內褲並沒有
脫下,直接拉開一個縫,就坐了下去。

  「喔——!」

  劉傑與鄧淑芬同時發出了舒服的呻吟聲,不同的是,劉傑是處男生涯的告別,
鄧淑芬是壓抑之後的釋放,如同幹柴碰到烈火,一觸即燃,火勢猛烈。

  「劈里啪啦」,戰況激烈,周圍的人只是好奇的看看,並對鄧淑芬的盡職盡
責贊嘆,卻並沒有在意這一場飛機上的瘋狂性愛。

  剛剛摘掉初哥帽子的劉傑怎麽可能是溫柔少婦的對手,堅持了幾下,便早早
泄去,嘴上發出如同嬰孩般的「嚶嚶啊啊」的喘息聲,五肢都被套牢的他,唯一
能夠證明自己的男性本能的地方,就是他用那僅存的兩只小爪子在兩名空姐胸部
上使勁揉捏。

  那個身材嬌小的空姐力氣也不大,奶子一被抓,渾身都酥了,心里卻想著:
「我這也算是收點小費吧。」

  另一個充滿正義感的短發空姐倒沒有這些小心思,看到在自己那貧瘠的胸前
不安分的鹹豬手,說道:「休想賄賂我!」

  空姐一口咬在劉傑的手背上,讓他一個激靈,再次噴發在了鄧淑芬溫暖的洞
穴中。

  「不行了嗎?還不夠哦,6000才收了一半呢!」

  鄧淑芬吐氣如蘭,在劉傑耳邊溫柔地低語,卻如同魔鬼的誘惑,讓你在欲望
與現實中來回交織。

  感受到少婦在空姐幫助下,對自己陽物的最後一輪猛攻,感受著嬌小空姐對
自己的不舍,感受著正義空姐對自己的怒視,劉傑此時心里只想大吼一聲:「對
A要不起啊!」

  ……

  「呼——!呼——!」

  大口喘著粗氣,在生死之間迷離了許久的劉傑終於回到了北站的出口處,僅
僅是初次,便能體驗到這種極限榨精的快感,他覺得世界真是美好,不過還是得
自己打拼才行啊。

  穩了穩虛浮的腳步,劉傑開始查看雙方的玩家信息,看著那個主動技能後面
的冷卻標識,劉傑感嘆道:「【錢債肉償】這個技能果然厲害,替自己抵擋了這
次破產的危機,雙方金幣數量還沒變,一來一去,變相創造了兩個6000的價
值,代價僅僅只是6發精華而已。」

  一想到平日里溫柔如水的鄧淑芬在性交時對自己的恣意承歡,劉傑腳下就是
一軟,回味無窮。

  遊戲繼續,似乎剛才的【劇情】只是一瞬間的事情,劉傑理了理思緒,繼續
努力。

  自剛剛那次危機後,劉傑的大富翁進程出奇地順利,鄧淑芬金幣依舊在穩定
減少著,直到降下了3000,進入了劉傑的狩獵範圍。

  「三四!三四!三四!」

  劉傑大聲喊著口號,周圍的路人也並不在意劉傑的詭異舉動;運氣輪轉,這
次鄧淑芬的行動點數是3,加上【電瓶車】的2就是5,剛好停在了劉傑的日光
大道範圍內。

  「叮!玩家鄧淑芬破產。」

  鄧淑芬剛剛不知怎麽的,渾身都輕飄飄的,就好像十幾年前和在世的老公那
啥一樣,舒坦得要命。

  在這日光大道的主營古董和拍賣的店面區里,她騎著電瓶車,肚子漲漲的,
熱熱的,路上的涼風吹在她滾燙的臉頰上,讓她不禁夾緊了雙腿,白色棉制內褲
再次被打濕了。

  「桄榔」一聲,鄧淑芬回過神來,自己好像太興奮了,撞到什麽了,一看壞
了,撞到人了。

  撞到人了不要緊,還把人家懷里的古董給撞碎了,鄧淑芬知道自己惹上大麻
煩了。

  「妹妹,你沒事吧,我扶你起來。」

  扶起那位穿著職業裝的年輕女子,看著她的裂了口的西服以及地上的古董碎
片,鄧淑芬連忙道歉,這時候再溫柔的微笑都沒用了。

  那名職業裝女子靜靜地看著她,仿佛要看穿她的靈魂,看得她心中愧疚不已。

  「唰——!」

  街上的人來來回回,卻並沒有人在意剛剛發生的這件事情,就好像沒發生一
般,所以,自然也沒有人發現,一柄通天的黑色巨鐮帶走了一個溫柔少婦的靈魂
碎片。

  「沒關系。」黑色職業裝的女子神情平淡,接著說道:「帶我去醫院檢查一
下吧。」

  「好的……」

  隨即,鄧淑芬跟在年輕女子的背影之後,消失在人群之中了,地上的古董碎
片,房東的電瓶車,一眨眼就消失不見了。

  ……

  劉傑不知道鄧淑芬發生了什麽,雖然懷念她的溫柔與纏綿,但他此局遊戲的
任務還沒完成,還有一個上學的小蘿莉沒收拾呢!

  還有兩天多的時間,這段時間里劉傑是這局遊戲唯一的玩家,所以接下來他
想都不用想,便開始了瘋狂的購買之旅,他的目標就是盡可能的多購買一些地產,
然後等小蘿莉回來後,坐收漁翁之利,自己只需要手頭金幣保持不要太低就行,
小蘿莉的南區只有中等區和低等等區,唯一要註意的就是她的東站和南站了,不
過還好,等級很低。

  於是王美美的回歸之後,自行車還沒蹬舒服,就已經陷入了困局之中。

  「叮!玩家王美美破產。」

  她蹬著自行車,在街上飛快地行進著,在進入犬馬街後,王美美眼皮不住地
跳,記得姥姥告訴她如果眼皮跳,是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所以每次眼皮跳,她
都會嚇得躲進自己的臥室,直到母親來安慰她。(犬馬大道:高等區,可購買,
旅遊度假者居住地,主營寵物。)

  「汪——!汪——!」

  一條鬃毛濃密的大狼狗突然出現在她身後,吵她襲來,尖牙外露,狼口大開,
似乎都可以清楚數出有幾根尖銳的牙齒來。

  「啊——!」

  王美美雖然已是個初三學生,性格調皮愛鬧,但也不過是個小女生,面對兇
惡的大狼狗,只能尖叫一聲,哭著哆嗦著趕緊加快車速。

  「啊——不要——!」

  一個小女生能騎多快?再加上抖得不行,直接摔下車來,腿上磨破了皮;迎
面就是一張兇惡猙獰的血盆大口,腥臭的唾液似乎馬上就要滴到她慘白的小臉上,
慌亂中埋下頭,一邊哭著大喊大叫,胡亂揮舞著青蔥般的雙臂,希望這頭怪物能
放過自己。

  「唰——!」

  王美美感覺似乎剛剛有什麽尖銳鋒利的東西劃開了自己,可是睜開眼並未發
現什麽異常,那只大狼狗也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妹妹,我帶你去找媽媽。」

  一只白皙的手伸到王美美面前,她擡頭一看,是一個年輕的姐姐,於是趕緊
握住了這只手。

  「別害怕。」

  王美美看著年輕女子平靜的眸子,心中的懼怕似乎消失了,站起身來,拍拍
裙子上並不存在的灰塵。

  「嗯,謝謝姐姐……」

  可是王美美卻沒看到黑衣女子背後那只手上正在緩緩消失的黑色鐮刀。

  一陣風吹過,這條寵物街上除了路邊的行人,似乎誰也沒來過。

  ……

  「遊戲結束,開始結算。」

  「恭喜玩家劉傑獲得本局遊戲勝利。」

  「獎勵角色卡【大學生】【房東】【中學生】。」

  「由於強制開啟【劇情】,新手模式結束,之後為正常模式。」

  「遊戲系統開始維護,期待玩家之後的精彩表現。」

  「叮」一聲,這個跟隨了劉傑一周多的棋盤終於消失了,劉傑也已經被傳送
回了自己的臥室。

  「哈哈!」

  劉傑撲倒在自己的狗窩一樣的床上,幸福地大笑出來,這一周以來,自己經
歷了那麽有趣刺激的遊戲,並且已經從處男畢業了,而且還和自己喜歡的房東痛
快地無套做愛,雖然基本是被單方面的榨取,但是絲毫無法阻擋劉傑惡意地猜測,
要是鄧淑芬懷孕了該怎麽辦,畢竟是滿滿的6發濃精。

  昏迷前,自己還依稀記得,鄧淑芬本來平坦的小腹,被自己射滿得像是發福
一樣,不行了,一想到她,劉傑就興奮地要跳起來了。

  「唉?這是什麽?」

  感覺懷里有東西硌著自己了,伸手一摸,是三張質地柔軟並且亮閃閃的卡片。

  「這就是獎勵的那個角色卡麽?」

  上方中央分別寫的是【大學生】、【房東】、【中學生】,是她們的職業,
卡片下方註明著她們遊戲時的玩家信息,例如【房東】是:姓名:鄧淑芬職業:
房東被動技:【房東的房】:初始擁有一座1級地產【母女情深】:母女互不收
租【電瓶車】:行動點數2除此之外,卡片上最顯眼的便是她們三人的照片了;
唐秀眉是一臉的茫然,坐在地上,淚眼惺忪望著天空的樣子;鄧淑芬是滿臉的歉
意與羞愧,點頭哈腰的樣子;王美美是騎著車,小臉煞白,張皇失措的樣子。

  劉傑看著卡片上三人這種一反常態的表情,雖然很疑惑,但是人都有一種審
醜的情緒,他也不例外,唐秀眉他不認識,但是高傲的大學生露出這麽淒慘的表
情,還是挺稀奇的;鄧淑芬平常都一副溫柔樣子,這樣的羞愧表情,看得劉傑是
食指大動;王美美甜美可愛,但對自己太不友好了,不過能把她嚇成這樣,弄得
自己都有點可憐她了。

  心疼地摩挲了一下王美美的小臉,從卡片上傳來的質感,就仿佛是摸在她那
嫩滑的小臉蛋上。

  「誒?有意思!」

  發現了新大陸的劉傑,於是對著三張卡片大快其手,唐秀眉是岔開腿坐在地
上,於是他可以盡情地撫摸大學生的陰部,雖然隔著一層牛仔褲,但是女性的柔
軟與熱度依舊傳達到了劉傑的手指上,揉了十幾下,他發現本來那本來茫然的表
情上居然帶上了一絲春情,換根手指一摸,果然有股淡淡的濕意。

  「好玩,哈哈!」

  鄧淑芬的姿勢是面朝前方微微鞠躬,劉傑剛好可以摸摸那對奶子,果然手感
不錯,撥動幾下,那對因為彎腰而自然垂下的奶子,還可以左右晃動,可能少婦
的奶子挺敏感的,弄得她卡片之中眼睛里波光蕩漾,明顯是情動的表現。

  再到小蘿莉這里,摸了摸她的屁股,手感一般,沒幾兩肉,但那可愛的小臉
蛋確實不錯,劉傑甚至用舌頭輕舔起來,似乎還能嘗到那麽一絲蘿莉的幽香。

  後面幹脆直接解開褲子,將三張卡片包裹住自己的陽物,上下運動,哎嘿,
這手感不比什麽飛機杯差,反而強太多了,而且等於三個性格外貌各異的異性給
你打手槍,這舒爽不言而喻。

  「呼——!」

  一口濁氣呼出,看著卡片上那遍布的粘濁,劉傑暗自想到:「莫不是自己還
有什麽袖珍人的奇怪愛好吧?」

  把這奇怪的想法拋開,他發現卡片居然滿滿把自己的精華給吸收了,這令劉
傑大感驚訝:「難道這卡片還是活的?」

  想到什麽的劉傑匆忙沖出臥室,離開房門,然後往樓上跑。

  「咚咚咚!」

  「誰呀?」

  從貓眼里看到是劉傑,此刻正準備午睡的鄧淑芬想也沒想打開了房門。

  劉傑看到開門的是散亂著頭發、一身淡薄睡衣的房東,眼睛一亮。

  「怎麽了,小劉?」

  「額……我是……我是想來交房租的!」

  「嘿喲!瞧你這記性,你不是才交了沒多久嗎?」

  鄧淑芬伸出一只青蔥般的玉指,輕輕點了點劉傑的腦門,調笑了他一句。

  劉傑楞住了,房東跟她這麽親密的動作,讓他受寵若驚;同樣,鄧淑芬也沒
想到自己居然跟這位小了自己十幾歲的大男孩居然做出了這種動作,臉上一紅,
急忙掩飾道:「要不進來坐坐?」

  「不了不了,我還有事……美美呢?」

  「剛吃了飯,正在看電視呢。」

  「哦,那好,我先回去了。」

  「好,有空來玩啊!」

  關上門,少婦心中居然松了口氣,沒想到她面對劉傑居然還會緊張,真是奇
怪。

  其實這都是正常的反應,前幾日畢竟和劉傑發生了那麽親密的行為,雖然此
刻已不記得,但是潛意識還是告訴她,劉傑跟自己有親密的關系,所以才會讓這
個少婦以往平靜如止水的內心產生一絲悸動。

  劉傑回到家,坐在沙發上,靜靜回味著剛剛鄧淑芬的那抹風情;他已確定了
卡片里並不是她們本人,這就足夠了。

  「吸收?對了,吸收!」

  這個詞語,讓劉傑聯想到了許多東西,拿出卡片,翻個面,這一面的質地較
硬,通體白色,他覺得有必要實驗一下。

  去屋子里翻出一支筆,思索了一下,在鄧淑芬的卡片上,寫下了「劉傑的性
愛奴隸」幾個字,字體潦草,東倒西歪,頗有宅男風範。

  然而那幾個字卻仿佛被拒絕一般,從卡片上彈開了,飄在空中隨風消逝了。

  「太勉強了嗎?」

  又寫下了「劉傑的老婆」幾個字,結果還是一樣;再次嘗試,寫下「和劉傑
做愛」,還是無用。

  「是不是卡片的強制力不夠?」

  「邀請劉傑來家吃晚飯」,這句話寫下後,並沒有如同之前一樣被彈開,而
是字跡緩緩消融,被卡片吸收了進去。

  隨即房東的電話便打來了,邀請他晚上去她家吃飯,劉傑自然是答應了。

  從這一個成功的小實驗來看,就算自己摸不透卡片的更深層次用法,起碼這
個永久的飯票還是不錯的。

  劉傑還惡意地在王美美的卡片上寫「晚上給劉傑夾菜」,結果被彈開了;這
讓他明白原來這些命令必須要和該角色的性格和平時的行為相符合。

  於是劉傑又寫下了「對劉傑大叫三聲色狼」,果然被吸收了。

  所以到了晚上,劉傑在房東家舒舒服服地吃了一頓,附帶的,還有聽著房東
對女兒的數落,誰叫她對客人這麽不禮貌呢?

  至於那個靚麗的女大學生,劉傑對她畢竟不熟,暫時也想不到合適的命令,
有機會了再說吧。

  睡前,劉傑又研究了一下這幾張卡片,未果,只好玩起了手機,因為電腦還
沒修好,所以只能玩玩手機。

  在他迷迷糊糊睡著之際,手機彈出了個新聞:「富家千金海外歸來,高貴母
女花落誰手?」

  第二天早上,劉傑早早就醒了,自從有了這個遊戲系統後,每次都要消耗大
量的體力,所以讓他每天都早早入睡,反而改掉了熬夜晚起的壞習慣。

  「叮!歡迎來到【東海市大富翁】遊戲系統。」

  「玩家載入中……」

  還是熟悉的開頭,劉傑趁機把早飯吃了。

  「玩家載入成功,請準備開始遊戲。」

  100秒的準備時間,劉傑思索著自己能幹些什麽,靈機一動。

  「咚咚咚!」

  「鄧姐,怎麽氣色很差啊?」

  「嗯……昨晚沒睡好……什麽事啊?」

  「我想借用你的電瓶車……」

  「好,這是鑰匙,用完了記得還就行!」

  「謝謝鄧姐!」

  劉傑回到屋里,暗誇自己真是天才,不僅是想到去借交通工具,還第一次喊
出了「鄧姐」,並且房東還不反感,看到時候不氣死小蘿莉才怪,嘿嘿!

  「嗯?」

  從懷里掏出卡片,居然少了一張,正是那個小蘿莉;思索了一下,看向空中
的棋盤,果然王美美正是此次的玩家之一,讓劉傑對於棋盤的規則又有了一絲了
解。

  「叮!正常模式中,第一名玩家永久為宿主,第二第三名為隨機玩家;最後
一名為隨機的角色卡玩家,如果該玩家獲勝,則被釋放。」

  「哦?那如果我輸了呢?」

  「第二第三名玩家失敗,則為宿主玩家勝利;宿主玩家失敗,則永久死亡。」

  雖然早有預感,但是真正聽到還是觸動不小,不過這次的系統比新手模式的
要舒服多了,解答詳細,也不冷場。

  角色卡玩家感覺可以算是自己間接的隊友,自己不用考慮打敗她,因為只要
兩個隨機玩家輸了,自己就贏了,角色卡自然算失敗了,而她的存在又可以吸引
很多火力;不過也不能讓她被釋放,因為她勝利,便意味著劉傑失敗,面臨的便
是死亡的懲罰。

  「永久死亡?怕不是靈魂都被粉碎,胎都投不了。」

  「叮!回答正確;補充:孤魂野鬼都做不了。」

  劉傑醉了,這系統有個性,我喜歡,嘿嘿。

  「叮!」

  劉傑再次被傳送到了小區門口,看到一旁傳送出來了的電瓶車,他得意地笑
了。

  「笑得真猥瑣,大色狼!」

  王美美今天心情很不好,她昨晚居然做了噩夢,夢到什麽她是記不太清了,
但起來時渾身的不明混合液體,讓她惡心了好久。

  她去清洗時,居然發現媽媽身上也有那股味道,這讓她很生氣,要是發現是
誰的惡作劇,她一定要狠狠咬他幾口!

  劉傑偷偷打量著小蘿莉,想到自己的這半個隊友,希望不會太坑吧。

  點開她的玩家信息,劉傑眼睛一凝:「我特麽的……她居然還有一個技能!」

  姓名:王美美職業:中學生被動技:

    【祖國花朵】:租金減半

  【學業為重】周一至周五強制回學校

  【自行車】:行動點數1其實本來應該是四個的,【母女情深】那個應該是
因為鄧淑芬不在,所以無法觸發,所以被系統舍去了。

  這個【祖國花朵】可是大利器啊,就像遊戲里面的傷害減半之類的技能一樣,
讓她完全就成為了一個坦克蘿莉。

  劉傑看著她的那饑渴的眼神讓王美美後背一涼,急忙回頭瞪了他一眼,這才
讓他收回了視線。

  再看看其他的玩家,一看不知道,再看嚇一跳,這特碼不是昨晚手機上東海
頭條里寫的倆人麽?

  姓名:周靜憐職業:董事長被動技:

  【固定資產】初始隨機擁有2座4級地產

  【母女情深】母女互不收租

  【專車】行動點數+4

  姓名:孫美琪職業:大小姐被動技:

  【富二代】初始資產翻倍

  【母女情深】母女互不收租

  【專車】行動點數+4

  看著這兩個又有錢又有名的大美女,劉傑知道這第二局遊戲,也許才是真正
的開始。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