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2190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9-2-24 07:00:41


  清晨的陽光溫暖舒適,我從自己的被窩里慢慢的爬起,伸了伸懶腰,揉了揉
惺忪的雙眼,然後從床上走下來,走到了不遠處的課桌旁,伸手將搭在椅背上的
衣服拿起,慢悠悠的套上。

  拉開窗簾,推開窗戶,我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氣,清新的空氣吸入體內,仿佛
洗凈了因一晚上睡在密閉房間里而積累在體內的瘴氣。

  「明明,醒了沒?」一個溫柔的聲音從門外傳來,聲音很小,聽不出音質,
但是內容還是能夠分辨出來的。

  「馬上下來,媽!」我轉過頭,微笑看著自己的房門,十分熟練的喊道。

  我再一次伸了伸懶腰,就像是今日正式開始的儀式一般,然後打開了房門,
走出了自己的房間。

  離開了房間後,我並沒有急著去客廳和母親打招呼,而且來到了洗浴間洗漱。
刷牙,洗臉,梳頭發,我看著鏡子里的自己,雖然並不是帥瞎狗眼,但是還是有
中等偏上的資質的。

  「不過,和那家夥比還是太平凡了。」我喃喃自語道,隨後低頭看了看自己
挺起的小肚腩,嘆氣道,「假如沒有這個就好了。」

  又看了看眼中那落寞的表情,我趕緊用手拍了拍臉頰,恢複回原來精神的表
情,才走了出去,來到了客廳。

  走進客廳,一個靚麗豐腴的身影映入了我的眼簾,她站在廚櫃後面,穿著圍
裙,披散著頭發,眼神略帶睡意,不過卻無法遮掩她的美麗,如藕般的纖細雪臂
正有條不紊的做著早餐。

  我又轉了轉頭,向著沙發看去,看到了一個中年男子坐在沙發上,男子帶著
一副眼鏡,文質彬彬,翹著二郎腿,看著手里的報紙,似乎並沒有察覺到我正在
看著他。

  對於此人的無視,我也沒有理會他,看著自己的母親,喊道:「媽,早上好。」

  廚櫃後的母親擡起頭來,微笑著看著我,說道:「早上好。」話語親和溫柔,
音質也甜蜜動人,讓人想要沈浸在其中。

  我走了過去,眼睛掃過了母親露出的雙峰間的深溝,看著母親的臉蛋,好奇
的問道:「媽,早餐還要多久?」

  「你說這個?這個還要等一會兒。」母親柔柔的說道。

  我用余角看了看時鐘上的時間,點頭道:「沒事兒,時間上來得及。」

  母親用手輕掩了一下紅唇,露出了微笑,然後用手指了指不遠處的餐桌,說
道:「你的早就做好了,趕緊去吃吧。」

  我順著母親的藕臂看了過去,看到了餐桌上擺好的早餐,有三明治、煎蛋、
牛奶。

  我嘟了嘟嘴,不滿的說道:「媽,你又玩我。」

  母親又笑了起來,臉蛋也有些紅潤,催促道:「趕緊去吃吧,不然你上學就
遲到了。」

  「對哦,」經母親的這一提醒,我才反應過來,趕緊坐到餐桌上,將自己的
早餐吃完,然後拿著自己的書包沖了出去。

  沖出家門後,我下意識的看了看自己的手表,發現自己的時間還很充裕,才
明白自己似乎有被母親帶了一波節奏。

  既然走出了家門,我也不好再回家待會,於是做出了決定:先去找自己的死
黨——鄭剛。

  由於是順路,我也並不著急,慢悠慢悠的向前走著,看著周圍的熟悉景色,
呼吸著清晨的空氣,感受著柔和的陽光,心情也是舒暢萬分。

  但是這樣的時光總是那樣短暫,不一會兒,我已經走到了鄭剛家的附近了。
鄭剛的家庭似乎比我要富裕一點,我家只是宿舍樓的一間,但是鄭剛的家就是帶
有庭院的二層房。

  看著這略顯氣派的二層房,我雖然已經見過很多次了,但是還是覺得心里有
種淡淡的落差感。我按了按門鈴,放正了身態,然後靜靜的等待死黨的出現。

  「來啦,誰呀?」一個聲音從房門里傳了出來,一聽便知道是個男的。緊接
著,房門被打開,一個穿著校服的男子探出頭來。男子面容清秀,飄逸的劉海突
顯著他的帥氣,絕對是校草級別的存在,身材很好,比例十分協調,沒有一絲一
毫的突兀,就像是上天的傑作一般。在這樣的死黨身邊,誰不會有點不爽呢。

  「明子,是你啊!」鄭剛看清了我是誰後,驚訝的望著我,「你居然起這麽
早!」

  我揚了揚嘴角,揮手喊道:「是啊,所以就過來找你了。」

  「稀客!」鄭剛也呵呵的笑起來,喊道,「現在還挺早的,你要不先進來坐
會兒?」

  「不了,我在外面等你吧,別到時候忘了時間。」我搖手拒絕道。

  「是誰在外面啊,讓你去了這麽久?」一個女聲在鄭剛的身後響起,懶散從
語氣中透露出來,立刻讓我的精神抖擻了一下,眼睛立刻去捕捉鄭剛身後人的身
影。

  女子只穿著一條內褲,一件吊帶背心,而且背心的一條肩帶也滑落下來。她
的卷發披散著,臉上去很幹凈,美麗自然而然的散發出來。

  鄭剛身後的女子將鄭剛微微往前推了推,完全不在意那暴露的肌膚展現在外,
被陌生人窺見,只為能夠看清楚我是誰。女子這樣的行為讓鄭剛連忙提醒道:
「註意主意!你現在可是穿成這樣!」

  「齊景明?」女子完全沒有理會鄭剛的提醒,惺忪的眼睛略微醒過來,看清
了我後,立刻失去了興致,轉身說道,「我還以為是誰呢,先去洗漱了。」話音
落下,女子也消失在了門口。

  鄭剛尷尬的盯著女子回到了里屋後,十分抱歉的對我說道:「這是我姐,鄭
韻馨,你認識的。」

  「但她應該沒這麽大大咧咧的吧……」我皺了皺眉頭,試探的問道。

  「說起來也怪,」鄭剛用手拍了拍腦門,一臉苦惱的說道,「最近姐也不知
道怎麽,行為越來越大膽了,我不知道是不是她男朋友的影響。」

  「餵!還不進來吃早餐,要遲到了!」鄭韻馨的從里面傳來,提醒鄭剛。

  這時,鄭剛才反應過來,同樣轉身丟下一句話「等我一下」,沖進了里屋,
留下我一人孤孤單單站在外面。

  不過,我並沒有被這樣獨自一人的情況幹擾到,心中思索著一件事,喃喃道:
「看起來效果挺不錯的。」

  接著,我又莫名的想起了這對姐弟的容顏,奇怪的自言道:「說起來,這兩
人顏值很高,但是長得不像啊,真的是親姐弟嗎?」

  但是,我並沒有思索多久,就被鄭剛那氣喘籲籲的身影給打斷了。

  然後,我們便踏上了路程,在互黑和笑語之中,一同去往學校。

       ***************************************

  一天很快就過去,轉眼間就到了放學時間了。放學鈴聲一響,學生們或獨自
一人或成群結隊的踏上回家的路程。

  鄭剛家的門前,一個人漸漸靠近過來,不過,這人不是鄭剛,而是我。

  重新自我介紹一下,我叫齊景明,高二學生,會一點催眠,此時我的目標就
是我死黨鄭剛的姐姐——鄭韻馨。不過,鄭韻馨並不是我的第一個使用對象,第
一個對象毋庸置疑的是我的死黨鄭剛,記得第一次嘗試催眠他的時候可是好費了
一番力氣,足足花了一個月的時間才讓鄭剛絕對不會反抗我。當然那一次為我提
供了寶貴的經驗,對於鄭韻馨的催眠只用了一周,效果很好,早上的那番表現完
全超出了預期,一個文靜保守的女生卻敢如此大膽。

  現在,此刻就是最後的驗收了。

  我看著馬上走進去的鄭剛家門,手里拿出了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

  「餵?小明,怎麽了?」母親的聲音從那邊傳了過來,語氣里帶著疑問。

  「媽,我今天有點事,會晚點回來,你先吃啊。」我輕柔的說道,看我還是
一個好孩子的。

  「啊!……好,我知道了!那……那我先吃了!」母親說完,就匆匆掛斷了
手機。

  對於母親的這番著急態,我雖然有些奇怪,但是並沒有太在意,因為做事要
專註,今天一定要拿下鄭韻馨。

  我站在鄭剛家的門前,深呼吸了一口氣,讓自己保持平靜,並且不斷暗示自
己「會成功」。隨後,我按向了門鈴。

  但是第一次門鈴並沒有引起里面的任何反應。我猜測可能是因為以為是鄭剛
回來了吧,因此便按了第二次。

  「來了!」鄭韻馨的聲音從里面傳了出來,過了一小會兒後,又聽見她那略
帶怒意的語氣,「下次再不帶鑰匙,我就讓你待一晚上。」緊接著,門就打開了。

  作為客人的我還是知道禮節的,趕緊微微鞠躬說道:「馨姐,好久不見。」

  鄭韻馨擡頭看清楚來者後,楞了一下,這才反應過來,露出了微笑:「原來
是小明啊,抱歉抱歉,我以為是小剛那個混小子回了來。」

  「咦?小剛沒有跟你一起回來嗎?」鄭韻馨向外面看了看,一邊回避尷尬,
一邊尋找鄭剛的身影。

  「他啊……一下課就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我想了想,編了一個理由回答道。

  「這小子,晚上回來我一定要好好教訓他!」說著,鄭韻馨雙手在胸前合了
合,發出清脆的響聲,然後又向我問道,「對了,你來我家有什麽事兒嗎?」

  「呃……我找鄭剛一些事情,但是不知道人在哪兒,只好到這來了。」我想
了想,立刻想出了借口說道。

  「看起來應該是很重要的事吧,」鄭韻馨點了點頭,提議道,「說實話,我
也不知道那小子什麽時候回來,不如你告訴我,我晚上告訴他。」

  鄭韻馨的話有點出乎我的預料,但是我還是十分冷靜的想到了對策,搖了搖
頭道:「抱歉,馨姐,這個事我得親自給他說。」

  「這樣啊,」鄭韻馨撓了撓頭,像是有點為難,但是最終還是妥協了,對我
發出了邀請,「那你就現在我家里待會兒吧,如果伯母那邊不著急的話。」

  「我已經和我媽說過了,不著急。」我點了點頭,十分愉悅的說道。

  「那你進來吧,」鄭韻馨轉身走了進去,「別忘記把門關上。」

  我沒有說話,只是揚起了微笑,走進了鄭剛家,關上了門,隨便還反鎖,以
免有不速之客來打擾。跟在鄭韻馨的身後,我看著她的背影。一件吊帶背心,一
條內褲,與早晨見到時如出一轍,就連滑落肩膀的吊帶的位置也沒有變過,這樣
的狀態讓我感覺不是很好,果然還是得換一換才行。

  走到客廳後,鄭韻馨便讓我自己在沙發上待一會兒,而自己則進到廚房給我
泡茶。趁這個時間,我便偷偷的拿出了早已準備好的藥劑,握在手中,對待著這
最後一次催眠。

  過了一小會兒後,鄭韻馨端著一杯茶出來,放到了我的面前,然後便坐在了
旁邊的沙發上,正襟危坐,並沒有因為我是熟人而怠慢。

  { 看起來,雖然她這副大大咧咧的樣子是我改造的結果,但是骨子里的教養
還是存在的。} 我這樣想到,看到她那副打扮忍不住皺了皺眉頭。

  我端起了茶杯,並沒有急著喝,而是向鄭韻馨詢問道:「馨姐,你穿成這樣
真的好嗎?」

  「這有什麽關系嗎?我們應該很熟吧。」鄭韻馨身體靠在了沙發背上,微笑
的反問道。

  「但我也算是客人吧,【在客人面前,你應該穿好看一點】,不是嗎?」我
溫柔的說道。

  鄭韻馨聽了我的話後,似乎恍惚了一下,用手指揉了揉太陽穴,喃喃道:
「好像,是這麽回事……」

  「小明,你等一下,我進去換個衣服。」鄭韻馨擡頭說道,然後站起身回到
自己的房間,並關上了門。

  我松了口氣,慶幸自己的暗示成功了。畢竟還沒有做到絕對服從,我也並不
是很有把握。

  趁此機會,我趕緊將握在手里的藥劑拿了出來,然後倒進了鄭韻馨端給自己
的茶杯里,用勺子攪了攪,最後將杯子拿在手中等待著。

  一小會兒後,鄭韻馨從寢室里走了出來。此時的她和剛才相比簡直是兩個人,
貼身的牛仔褲,緊身橙色的長袖上衣,肩膀處開了兩個洞,露出了她白嫩的肩頭,
頭發不再披散化作了單馬尾,臉上也補了一點淡妝,完全是一副充滿活力的樣子。
我還註意到一個有趣的地方,由於緊身上衣的束縛,將鄭韻馨的身形完全顯露出
來,而且還能清晰的看到高峰上凸起的原地,讓人大飽眼福。此時我也想起,這
似乎是我曾有下過的暗示:家里不用穿內衣內褲。

  鄭韻馨重新走到沙發前坐下,對著我甩了甩秀發,問道:「好看嗎?」

  「好看好看。」我當即表現出一副癡迷樣,然後拿起杯子準備喝一口。不過,
我可不是一個糊塗人,不會忘記自己在這杯茶里放了什麽。我將嘴放在茶杯邊,
還沒有碰到茶水,就慌張的將茶水放回桌上,喊道:「好燙!」

  鄭韻馨看到我的反應有些疑惑,喃喃自問道:「咦,端出來之前,我摸過不
燙啊?」

  我聽到了她的疑問,立馬說道:「真的很燙,不信你嘗嘗看。」說完,我還
把茶杯推了過去。

  鄭韻馨疑惑不解的端起茶杯,小喝了一口後,奇怪的說道:「不燙啊。」然
後,她又將茶杯推到了我的面前。

  我看到鄭韻馨已經喝了我加過料的茶水後,心里喜出望外,但是臉上依舊表
現的很無奈,說道:「可能是因為我太敏感了吧,等會兒再喝吧。」

  「對了,馨姐!你有沒有男朋友啊?」我突然好奇的問道,似乎嚇了鄭韻馨
一跳。

  鄭韻馨拍了拍胸口,平複了心中的起伏,喊道:「你要嚇死我啊!」

  「抱歉,太著急了!有沒有啊?」我趕忙道歉道。

  「有是有了……」鄭韻馨說道,聲音越來越小,臉也微微紅了起來,這讓我
十分的不爽。

  但我還是如同好奇寶寶般的問道:「是誰?長什麽樣?」

  「他呀,他……他有……喝……有一雙……」鄭韻馨想要對我描述一下自己
男友的樣貌,但是這是她似乎感覺到了一股眩暈感,而且似乎還有一種類似疲倦
感的感覺席卷而來,不斷的讓她沈入夢鄉中。鄭韻馨用手捏了捏人中,似乎想要
自己保持清醒,但是並沒有什麽用,漸漸的,她閉上眼進入了一種恍惚的狀態。

  「終於好了。」我忍不住喃喃道,眼神變得犀利起來,起身走到了鄭韻馨的
身後。

  我將嘴湊到了鄭韻馨的耳朵邊,用十分輕柔的聲音說道:「聽得見我說話嗎,
我可愛的小貓咪。」

  「聽……得見……喵……」

  「現在我要帶你去海邊,你喜歡嗎?」

  「喜……歡……」鄭韻馨回答道,嘴癢揚起。

  「來,睜開眼看看,前面是不是你喜歡的海洋?」

  鄭韻馨緩緩睜開了眼睛,平視前方,漸漸臉上露出了笑容,眼神以精神了幾
分,慢慢的高興的說道:「海……邊!」說著,她還想要起身走過去。

  「不聽話啦,小貓咪!」我溫柔又略帶斥責的聲音在她的耳邊響起,「不聽
話的話,你可到不了海邊哦,你看海邊是不是在遠離你?」

  我這樣緩緩的說著,鄭韻馨的臉上從微笑變成的不舍,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覺
得自己做錯了而懊惱。

  「所以,小貓咪一定要聽話哦。」我繼續說道,加深了一點鄭韻馨接受指令
的暗示。

  「看,海邊是不是回來了?」

  「是……」鄭韻馨又露出了笑容,像小孩子一樣。

  「來,讓我們閉上眼睛。」

  鄭韻馨疑惑的歪了歪頭,眼睛依舊平視著前面。

  「不聽話了?!」

  「不……不是……」這樣回答後,鄭韻馨緩緩閉上了眼睛。

  「你不用擔心,我會帶你到海邊的。」我也沒有忘記要適時的安撫一下。

  「此時,你已經踩在柔和的沙子上,雙腳感受到來自沙子的溫暖,那種溫暖
讓你十分舒適。」

  「好……溫暖……好……舒適……」

  「你開始向前邁出步子,一步,兩步,三步……你不用擔心自己會跌倒,因
為有我握著你的手,讓你感覺到安心。」我說著,伸手放在了鄭韻馨的一只手上,
那一刻鄭韻馨臉上的緊張消失了,露出了一點笑意。

  「漸漸的,你走到了海邊,一只腳踏進了海水中。」

  「好!好涼!」鄭韻馨突然尖聲叫道,一只腳直接擡了起來。

  我嚇了一跳,但是立刻冷靜下來,另一只手也放在了鄭韻馨的手上,用手心
的溫暖來安撫她,並輕柔的說道,「別害怕,我在你身邊。」

  漸漸的,鄭韻馨平靜下來了,並沒有因此而清醒過來,但是擡起的腳依然沒
有放下。

  「不要緊張,聽著我的話,慢慢的行動。」

  「慢慢將腳放下,踏入海水里,別擔心,海水並沒有你想的那樣冰涼。」我
說著,看著鄭韻馨慢放下了腳,臉上露出了一點微笑。

  「你現在慢慢的像前面走去,每數一下,海水都將浸沒一點你的身體。一直
到當我數到十時,海水將淹沒你整個的身體。」

  「一……」

  「二……」

  「三……」

  「四……」

  「五……」

  「海水已經到你哪里了,小貓咪?」我溫柔的問道。

  「到我……小腹……了……」

  「不要害怕,繼續向前走。」

  「六……」

  「七……」

  「現在又到哪兒了?」

  鄭韻馨臉上出現了一絲慌亂,說道:「到……到……鎖骨……了!」

  「八……」

  「嗯~ 」鄭韻馨微微揚起了頭,可以感覺到此時的水位已經到她的下巴了。

  我沒有遲疑,趕緊溫柔的說道:「不要緊張,不要害怕,你的身體並沒有真
正走進海水里,這只不過是你的意識以你的樣子待在水里,所以你不用擔心,安
心的向前走,因為只是意識,不會因為還是而窒息。」

  「我的……意識……」鄭韻馨緩緩點了點頭,擡起的頭微微放平,臉上的緊
張也消失了。

  「九……」

  「十……」

  「此時此刻,海水已經淹沒了你的全身,告訴我你的感覺。」

  「有些……涼……但是……很……柔和……」

  「你能聽到什麽嗎?」

  鄭韻馨皺了皺眉頭,輕輕的搖頭,說道:「什麽……也……聽不見……」鄭
韻馨的語氣里若有若無的多出了一點恐慌。

  「那我的聲音,你聽得到嗎?」

  「聽……得到……」鄭韻馨欣喜的說道,嘴角再一次揚起。

  「那你知道這是為什麽嗎?」

  「不……知道……」鄭韻馨又皺起了眉頭。

  「因為這個聲音讓你感到最親近,對嗎?」

  「對……」鄭韻馨又露出了笑容,想找到答案而欣喜的小孩子。

  「所以,你不用懷疑這個聲音,慢慢的跟著它行動。」

  鄭韻馨沒有說話,只是點了點頭。

  「浸沒在海水中的你隨著海里漂動著,你不用緊張,放松身體,隨著漂動。」

  我這樣說著,鄭韻馨本來有點拘束的身體立刻像泄了氣一般松懈下來。

  「你漂啊漂,漂啊漂,不知道目的地在哪,只需要隨著海流。」

  「柔和的海水讓你感到舒適,沈浸在這股舒適中,就這樣,慢慢的,慢慢的,
隨著海流漂去……」

  「不知道漂流了多久,海流停了……」

  「漸漸的,漸漸的,你開始向下沈下去,慢慢的,一點一點的沈下去,但你
不用擔心,因為我的聲音陪伴著你,陪伴著你沈入到深海中去……」

  「你聽得見任何聲音嗎?」

  鄭韻馨輕輕的搖了搖頭,沒有說話,就像是海底傳不出聲音一般。

  「但你聽得見我的聲音,對嗎?」

  鄭韻馨又點了點頭。

  「那你在海底感覺孤獨嗎?」

  鄭韻馨點了點頭,皺起眉頭,似乎在掙紮。

  「但你不用感到孤獨,因為一直陪伴著你。」

  一瞬間,鄭韻馨的掙紮消失了。

  」所以,你要聽從這個聲音,完全服從於這個聲音,不應該反抗,因為它讓
你感覺到溫暖,感覺到親切,因為它是你唯一的陪伴……」

  說完了這一切後,我低頭看了看鄭韻馨的狀態,深呼吸了一口氣。

  終於成了,那麽接下來就是驗收成果的時候了。

  「坐正。」我一改之前的溫柔的語氣,用平穩的聲音說道。

  沒有半點遲疑,本來還靠在沙發背上的鄭韻馨立刻坐直,雙手放在大腿根部。

  { 看起來,成功了} 我心想道。

  「眼睛睜開,看著我。」我又下了一個命令。

  鄭韻馨的眼瞼迅速張開,然後轉了轉頭,看向了我。

  我湊近到她的眼前,仔細看了看,看到了她那失去了任何色彩的瞳孔,而且
我發現她並沒有因為我的突然靠近而有所閃避。

  我退了回去,繼續實驗著鄭韻馨的底線,說道:「用雙手抓住衣擺,慢慢向
上撩起,撩至鎖骨處停下。」

  鄭韻馨的手聞聲慢慢行動起來,抓著自己緊身長衣的衣擺,慢慢的向上撩起。

  鄭韻馨撩起的速度很慢,我也一邊享受這種期待感,一邊觀察著鄭韻馨的動
向,確定她的服從程度。

  衣擺撩得越來越高,小腹,豐乳的下面點點,紅透的乳頭,最後整個豐乳都
暴露在了我的面前。我興奮了,第一次見到這樣魔物,換做是誰恐怕都會抑制不
住。但是,我還是強壓住了自己的欲望,因為這不是我渴求的。

  我微微咳嗽了一聲,命令鄭韻馨將衣服鄭麗回原樣。由於這次的實驗,我已
經可以完全確定,鄭韻馨的服從程度之絕對服從,那麽接下來,我就要好好的開
始我的愉快之旅。

  「你知道我是誰嗎?」我開始認真起來,問道。

  「齊……景明……小剛……的……朋友……」鄭韻馨機械般的答道。

  「這個聲音對於你來說是什麽聲音?」

  「是……我……服從……的聲音……」

  「我是這個聲音的主人,所以你……」

  「服從聲音……的主人……服從的……主人……」鄭韻馨先是皺了皺眉頭,
但是接著又松開了。

  「所以我是你的主人,我齊景明是你的主人,對嗎?」

  「對……」鄭韻馨的眉頭又松開了一些。

  「所以,你要服從我,因為我是你的主人。」

  「服從……你……服從……齊景明……」鄭韻馨的眉頭徹底松開了,雖然面
色依舊平靜,但我能夠感覺到她的愉悅,那種豁然開朗的愉悅。這個狀態對我來
說是一個很好的信息。

  「因此,對於我的命令你不可以違抗,因為我是你的主人,對嗎?」

  「對。」沒有遲疑的聲音從鄭韻馨的嘴里說出來。

  「那麽,記住此時的感覺,無論何時何地,只要你聽到我說【偷情馨姐】,
你就會陷入和現在相同的狀態,並等待我的命令。」

  「當你醒來後,已經按照平常的樣子對待我,但是你要明白我是你的主人。」

  「當你聽到我數到三,你就會回歸意識。那時,你會忘記我在你此狀態下說
過的話,但是你會履行我所說的一切,明白了嗎?」

  「是……」

  「那麽,一,二,三!」

  當我隨意的說出了三後,鄭韻馨眨了眨眼,瞳孔瞬間恢複了原有的色彩,有
些疑惑的自問道:「咦,我剛才怎麽了?」

  就在這個時候,我突然說道:「偷情馨姐!」

  沒等鄭韻馨有所反應,一瞬間,她的眼睛再次失去了色彩,保持著剛才的動
作,一動不動的等候著我的命令。

  我想了想,並沒有太著急,反而慢悠悠的詢問到:「接下來,你有什麽安排
嗎?」

  鄭韻馨轉頭用無神的雙眼看了一下時鐘,慢悠悠的說道:「和……男友…
…煲……電話粥……」

  { 有趣,這麽爽的嗎?!} 我這樣想到,嘴角揚起,有些興奮起來。

  思索了一番後,我開始下達命令:「等會兒,你會征求我的同意,回到你的
房間,坐在床邊去和你的男友煲電話粥。」

  「征求同意……回房間……坐在床邊……」

  「我會去你房間,你不會介意我的存在,但你能夠看到我對你所做的一切。
只是你並不會我的行為感到奇怪,反而樂意我這樣做。你的大部分註意力會放在
與男友的聊天上,同時也會避免男友對你的懷疑。」

  「不介意……樂意……避免……男友……懷疑……」

  「還有,等你醒來後,你不會關註自己的情況,直接去做你要做的事,聽明
白了嗎?」

  「是……」

  「一,二,三!」

  鄭韻馨再一次從催眠中醒了過來,這一次她沒有像之前那樣奇怪自己剛才怎
麽了,而是用眼角看了看鐘,然後向我問道:「小明,那個,你你介不介意我回
房間和我男朋友打個電話?」

  「打電話?是有什麽事兒嗎?」我疑惑的問道。

  「不是,只是和他聊聊天,可以嗎?」鄭韻馨略顯謙卑的問道,似乎對於我
有種遵從感。

  「沒事兒,馨姐,你去吧,我有什麽好介意的。」我呵呵一笑,說道。

  「那,抱歉了。」鄭韻馨微微彎了彎腰,十分不好意思的說道,然後就起身
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了。

  我也不著急,先拿起了茶杯進廚房銷毀證據後,然後才慢慢悠悠的走到了鄭
韻馨房間門前,推開了虛掩著的房間門。

  此時,鄭韻馨正按照我的吩咐坐在床邊,拿著手機放在耳邊,似乎還沒有接
通。

  鄭韻馨註意到我進來了,但是只是看了我一眼,並沒有在意,於是我也大大
方方的走了過去,坐在了她的身旁。說實話,在遠處還不覺得,坐到身邊後,我
才發現此人的胸部是有多大,是有多圓潤,上面的凸起是有多麽的誘人。

  我聽了聽電話里的聲音,似乎還是待機鈴聲,還沒有接通。當然這對於我來
說是無所謂的,我伸手繞過鄭韻馨的背後,然後抓著她的衣服下擺,慢慢的擼了
上去,纖細白嫩而又平坦的小腹露了出來,接著豐滿圓潤的巨物在一陣費力的擠
壓後,像是爆炸一般暴露在了我的面前,吸引著我的目光。

  微微的涼意似乎刺激到了鄭韻馨,她微微轉頭,抿了抿嘴,像是埋怨,又像
是害羞一般瞟了我一眼,讓我忍不住有點怦然心動。

  也就在這時,電話響了,電話那頭傳來一個富有磁性的男子的聲音,說道:
「hi!honey!想我了沒有啊。」

  「當然啦,親愛的。」

  僅僅這兩句對話,便能夠看出這樣人是有多麽恩愛了,讓我有點不爽,於是
我只能安慰自己:不管你們關系如何,但是現在我就會當著你的「面」把她吃掉。

  我抓著鄭韻馨的肩膀,讓她躺倒在床上。躺倒的一瞬間,她的豐胸歡快的波
動起來,仿佛比我還迫不及待了呢。

  我俯下身子,一邊看著巨物接近,一邊抓開嘴咬了上去,含入了一個紅果。

  「嗯~ 」可能是沒有準備吧,鄭韻馨沒能抑制的輕聲喊了出來,聲音里帶著
嫵媚。

  鄭韻馨微微擡頭,看見了正在咬著自己高峰尖角的我,沒有出聲,但是眼睛
里帶著異樣的感情,似乎有點像是喜悅。最終她還是直接繼續和男友聊天,而且
並沒有解釋什麽。

  鄭韻馨的這種眼神很好的刺激到了我,我也漸漸放開了一些,舉起一支狼狼
之手,放在了另一座高峰之上,揉捏起來。鄭韻馨的豐乳不僅大,而且柔軟,單
手放上去,輕輕一按,似乎就能夠顯現出手的形狀來。高峰上的紅果也被我玩的
不亦樂乎,揉捏搓扯,似乎完全停不下來。最有趣的果然還是要看鄭韻馨本人了,
我在她的雙胸上玩樂之時,雙胸上帶來的快感讓她的視線沒法避免的落在了我的
身上,眼睛里帶著明顯的愉悅,臉上紅霞慢慢擴散開來,加重的呼吸可以看出她
已經有些動情了,但是同樣她也在強忍著不要叫出聲來。此刻她依舊和自己的男
友你一句我一句的聊著天,但在輪到男友說話時,她便用大喘息來緩解自己不斷
升起的欲火。

  滿滿的刺激感,而且還不用擔心後顧之憂,這是我的想法。

  不過,現在當前的這個狀況不是我期待的,所以我的手又開始移動,悄悄的
解開了小腹處的牛仔褲口,然後伸了進去,長長的中指對著縫隙里按了進去。

  「嗯!」這一次鄭韻馨近乎叫出了聲,帶著很明顯的嬌媚感。

  然後,我似乎也從電話里隱隱約約的聽到了「怎麽了」。

  鄭韻馨低頭埋怨般瞪了我一眼,然後輕輕咳了一聲,準備對男友進行一番解
釋。當然,此刻我可不會坐以待斃,深入穴地的中指開始摳弄起來。

  鄭韻馨微微皺了皺眉頭,但還是壓平了聲線說道:「沒事兒,就是磕了一下
胳膊,沒什麽問題。」

  「放心啦,我沒有……那麽脆弱。」

  鄭韻馨得意的看了一眼正在對自己上下其手的我,仿佛在邀功,又像是在炫
耀。

  我只是微微一笑,心里想著:之後還有好多呢!

  我放過了鄭韻馨的豐乳,這讓她稍微松了松氣,但似乎又引起了男友的一點
反應,當然可能只是純粹的關心吧。

  我走下床,然後直接抓著鄭韻馨的牛仔長褲,扒了下來,露出了她那潔白無
瑕而且修長的大腿,還有就是光潔無垠的小腹地,腹地深處的縫隙流出一點點晶
瑩的液體。

  接著,我用手抓著鄭韻馨的大腿內側,準備讓其翻個身。鄭韻馨也是十分配
合,讓我輕而易舉得看到了她的翹臀。我繼續擺弄著她的身體,讓她對著我翹起
翹臀,但前半生趴在床上,讓我能夠輕松觸碰到那半開半合的小縫隙。

  當然,鄭韻馨此刻也在和她的男友你儂我儂著。

  我見兩人正聊著開心,決定插足一下,一手拉開肉瓣,一邊用另一只手的三
個手指插了進去,插進那個還未被人踏足過的小穴。

  鄭韻馨的身體很明顯的一陣顫抖,並且身體還往前伸了伸,正在說的話瞬間
就停下來了,閉上眼承受著這樣的快感。

  「我,我沒事,只是……」

  鄭韻馨停了停,平緩了氣息,說道:「只是被電視里吸引住了。」

  「看的……無聲電視……」鄭韻馨眨了眨眼睛,回頭看了一眼正在搞小動作
的我,但是沒有絲毫怪罪的意思。

  「偶爾看看罷了……」鄭韻馨又一次深呼吸,閉上眼緩一緩全身的舒爽感。

  雖然只是短短的幾句話,我完全可以腦補出對面的對話內容。

  (怎麽了?怎麽不說話了?發生什麽事兒了?要不我過來看看?)

  「我,我沒事,只是……」

  「只是被電視里吸引住了。」

  (哦,這樣啊。不過,為什麽我聽不到聲音呢?)

  「看的……無聲電視……」

  (怎麽突然看起無聲電視了?)

  「偶爾看看罷了……」

  雖然我不知道腦補的是否正確,但是即使是這樣,我也有種莫名的興奮感,
那種名為偷情的興奮感。

  我有些忍不了了,隨手拍了拍鄭韻馨的翹臀,清脆的聲音響起後,站在床邊
開始解褲子。

  不得不感謝,鄭韻馨的男友是真的有些敏感,那怕是一聲清脆的聲音也引起
了對方的懷疑。

  (怎麽回事兒,怎麽有響聲?)

  「我,我,我打蚊子呢!」鄭韻馨解釋道,擡手對著自己的手臂來了一巴掌,
發出脆響。

               (這樣啊)

  兩人繼續聊著。我則在她的身後將自己的褲子解了下來,放出了已經膨脹好
久的怒獸,傲視群雄。我走了過去,伸手抓著鄭韻馨的身體直起來,跪在床上,
然後又將她並攏的雙腿分開,為自己的突入做好準備。

  我再一次上了床,挺著自己的肉棒靠了過去,胸膛貼合著鄭韻馨的嫩背,雙
手從腋下繞到前面,覆蓋在了高峰之上。同時,我的肉棒也從鄭韻馨的兩股之間
伸到了前面,摩擦著那條細縫,用那里流出的液體濕潤著自己的肉棒。

  鄭韻馨聽著電話里男友的聲音,低頭將我的動作納入眼中,表現出無比的欣
喜,而且在她看到我的肉棒之時,她很明顯的吸了一口氣,顯現出她的驚色。

  我沒有再等待下去,或者說鄭韻馨有點迫不及待了吧。鄭韻馨竟然伸手將我
的肉棒擺正,讓我能夠順利突入進去。我沒有浪費她的好意,氣沈丹田,奮力一
頂,巨大的肉棒擠開了了細小的穴道,突破了一層障礙後,停留在了子宮口前。
緊合的肉壁貼合在我打的肉棒,溫暖無比,而且肉壁帶來的陣陣壓力,仿佛要將
我的肉棒絞碎一般。

  也就在那一瞬間,做好準備咬住自己嘴唇的鄭韻馨還是沒有忍住,發出了一
聲鼻音,但是沒有引起男友的警覺。劇烈的疼痛讓鄭韻馨擠出了淚水,甚至連去
聽男友說話的意識都沒了。

  等道鄭韻馨從失神中回來時,電話里傳來的男友奇怪又焦急的聲音:「怎麽
了?又發生什麽事兒了嗎?」

  「只是,只是有點失神了。」鄭韻馨想了一個理由,解釋道。

  我靠在鄭韻馨的身上,略有期待的聽著兩人的對話,然後控制著鄭韻馨裸露
的身體慢慢趴下,單手撐在了床上。我似乎並不是一個狠心的人,並沒有即可開
動馬達,但是我的雙手卻開始揉捏著鄭韻馨的豐乳,理由是要讓她保持動情。

  「失神?!怎麽回事兒!」男子有點激動的說道,似乎已經認定鄭韻馨確實
生病了一般。

  但是鄭韻馨用手撩了撩垂落的秀發,說道:「我沒事兒!你怎麽不信啊。」

  我聽了搖了搖頭,心里暗道:這副模樣我都不能說是沒事兒吧。

  「那你告訴我什麽情況!」

  鄭韻馨轉了轉眼珠子,說道:「我只是坐太久了,突然站起來失了神而已
……」最後,鄭韻馨像是泄了氣一般說出了。

  原來,就在鄭韻馨解釋之際,我突然用力,將自己的肉棒微微抽搐並狠狠的
捅了進去,以至於鄭韻馨氣息突然漏掉,發出了這樣怪異的聲音。

  趁著男友說話之際,鄭韻馨轉頭用眼角看了一眼,看到我笑呵呵的表情,恐
怕已經心有準備接下來都是這樣的狀況。但是真的只有這樣的突然嗎?

  「嘿嘿,親愛的,那你可要註意點身體啊,你這也太虛了吧。」男子關心道,
似乎並沒有聽出來。

  我也開始真正的抽插了,以鄭韻馨的雙胸為支撐點,打開發動機,開始做起
了活塞運動。

  「放心……我坐的有點……久了……所以也正好起來……運動運動……」鄭
韻馨說道,有點斷斷續續但是並不是很明顯,因為只是剛開始罷了。

  「對了……你剛才是要說什麽事……嗯……」鄭韻馨說道,最後的「嗯」十
分輕微,幾乎聽不出來。

  「哦,是哪個……」然後男子便開始自顧自的說了起來,鄭韻馨也「專心」
的聽著。

  然而事實相反,鄭韻馨拿著手機,胸前的高峰感受著我玩弄,緊密的小穴承
受著我如同野獸般的撞擊,完全不可能能夠保持平靜的心態,能夠保持住不發出
聲響已經很有實力了。但是,此刻保持住不發出聲音的鄭韻馨並不好受,註意力
要集中在電話上,但是身體里的情欲以及不斷迸發出來的快感正在不斷引導她進
入美妙的天堂世界。雖然臉上露出滿滿的喜悅,但是鄭韻馨不得已時不時咬住紅
唇,保持思維的清醒,或者是揚一揚頭,來宣泄一下心中的快感。

  「所以,那家夥真實讓人好笑啊,你說是不是啊,親愛的!哈哈哈!」男生
笑了起來,等待著鄭韻馨的回應。

  「確……確實……很好笑……呵呵呵……」這一次,鄭韻馨的聲音明顯斷斷
續續起來,看起來高漲的情欲已經讓她控制不住了。

  本來就有點疑心病的男友立刻就察覺到鄭韻馨的異樣,但是他似乎不是很確
信,問道:「韻馨,你怎麽了,怎麽說話斷斷續續的?」聲音里有點懷疑,還帶
有一點怒意。

  對自己男友了解的鄭韻馨明白對面的想法,立刻掩蓋解釋道:「我……只不
過……喝……在跑步……喝……所以……才說話……喝……斷斷續續的……」

  「你怎麽突然跑步?」

  「剛才不是……喝……坐久了嗎……所以……喝……我運動運動……啊啦
……」鄭韻馨說著,帶著眼淚轉頭幽怨的看了我一眼。因為,就在剛才,我突然
用力,直接突破了鄭韻馨的最後一層防禦,進入了子宮之內,讓鄭韻馨痛得身體
一陣顫抖,差點就暴露了。

  「這樣啊,等一下,我好像聽的你那邊有『啪啪』的聲音……」男友又忍不
住說道。

  「那個啊……」鄭韻馨深呼吸了一口氣,平了平氣息,穩穩的說道,「那是
我弟在那里拍手玩。」

  「好吧,對了,周末要不要去看電影?」男友溫柔的問道。

  「嗯!」鄭韻馨沒有在多說什麽,因為我此刻已經進入了最後階段,開始狂
風暴雨般在她的小穴里抽插著,讓她整個人都有些淩亂不堪,小穴里不斷分泌出
的液體落到床單上,留下了一灘痕跡。

  「那就周末晚上八點,星都影院,到時候我去接你,就這樣了,那我先掛了。」
男友說道,然後掛掉了。

  終於打完了電話,鄭韻馨似乎已經沒有意識的將手機往旁邊一扔。

  同時,我也將鄭韻馨的身體拉起來,靠在自己的胸膛上。

  我一邊狠狠的抽插,一邊湊到鄭韻馨耳邊,說到:「我要射了,要好好的完
全接受我的精華哦。」

  鄭韻馨下意識的點了點頭,迷失在情欲里的鄭韻馨說道:「來吧!」

  只見我狠狠的一頂,精關打開,一股熱流從我的肉棒里噴發出來,沖擊在了
子宮壁上。第二次高潮的鄭韻馨也放出了淫液,從交合的縫隙里流了出來,落在
了已經有點幹了的灘跡上。

  就這樣,兩人同時到達的頂峰,然後向側面一道,相擁躺在了床上。兩人的
喘息聲似乎同步了一般。

  休息了一會兒後,我湊到了鄭韻馨的耳邊,說道:「【偷情馨姐】。」

  沒有奇跡,鄭韻馨雙目渙散,再一次進入了催眠之中。

  「從我身體上下來,並坐在床邊。」我下達命令道。

  鄭韻馨立刻開始行動,無視還在流出某種混合液體的小穴,無視著身體的裸
露,正襟危坐般坐在了床邊。

  我慢慢悠悠的坐起來,開始思索接下來要怎麽玩。我視線掃了掃鄭韻馨那靚
麗的身體,心中有了一個主意,然後湊到鄭韻馨的耳邊說出了自己的命令。

  「一,二,三!」

  鄭韻馨從催眠中醒了過來,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拉長的身體讓我大飽眼福。

  「啊……怎麽感覺身體酸酸的啊,」鄭韻馨轉了轉肩膀,然後低頭看了看出
了手臂和胸上還有衣服遮蓋,其他地方完全裸露的身體,略顯奇怪的問道,「而
且感覺身體黏糊糊的,好不舒服啊。」

  鄭韻馨轉頭看向了裸露著下半身的我,我雙腿間的某物完全暴露在她的眼前,
但她似乎視若無物。

  鄭韻馨一臉抱歉的說道:「抱歉,我先去洗個澡,你等一會兒啊。」說完,
鄭韻馨便站起身來,向著浴室走去。

  我看著鄭韻馨消失的身影,然後拿出了手機,撥通了我的死黨鄭剛的電話:
「餵?」

  「餵,是明子嗎?」

  「是我,你在外面玩的怎麽樣?」

  「也就那樣啦。」

  「是嗎,【奴僕鄭剛】」我說道,然後對面就沒有了回應的聲音。

  我確定對方進入了催眠狀態,於是開始下達命令:「你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家
中,並尋找你的姐姐。」

  「最快……回家……尋找……姐姐……」

  「當你知道姐姐在浴室洗澡時,你會在浴室外和姐姐聊天。」

  「和姐姐……聊天……」

  「你會隱約察覺到浴室里的異樣,並對自己的姐姐詢問,但是最終你並不會
感到奇怪。」

  「察覺……異樣……詢問……不會奇怪……」

  「忘記我打電話給你,並立刻按照我的話行動。」

  「一,二,三!」

  然後我直接掛斷了電話,從床上走了下來。

  我將自己上半身的衣服脫掉後,走出了鄭韻馨的房間,關上門,然後朝著浴
室走去。

  浴室里已經傳來沙沙的水聲,看起來鄭韻馨已經把最後的那件衣服脫掉,開
始洗浴了。

  我沒有怎麽猶豫,抓著門把手擰開,然後推開,看到正在用手順著自己的長
發,側對著我而站的鄭韻馨。

  「誰!」察覺到有人開了門,鄭韻馨下意識的喊道,並轉頭看向了門。但是
當她看到是我時,皺起的眉頭舒展了,放心般的說道,「原來是你啊,有什麽事
兒嗎?」

  「我想進來和你一起洗,可以嗎?」我問道,視線已經在她那被水濕潤過的
身體上來來回回掃過

  「可以呀。」鄭韻馨微微一笑,表示毫不介意。

  「真的可以嗎,沒問題吧?」我試探般的問道,看著鄭韻馨的表現。

  「這有什麽問題的,趕緊進來吧,別著涼了。」鄭韻馨偏了偏頭,看著我裸
露的身體,催促道。

  「那我就不客氣了。」我雙手搓了搓,然後走了進去,將門反鎖。

  反鎖上了門後,我挺著自己的肉棒走了過去,從鄭韻馨的身後悄悄的接近她,
貼近她,肉棒放在了鄭韻馨的雙臀之間。

  當我的肉棒剛剛觸碰到鄭韻馨水嫩的皮膚上時,就像是要產生某種化學反應
一般,鄭韻馨下意識的向上踮了踮腳,還輕輕的咬了咬嘴唇。看起來雖然記憶模
糊了,但是身體里殘留的感知依舊會起某種反應啊。

  「小家夥,你有點不規矩哦。」鄭韻馨媚眼看了看我,調戲一般的說道。

  「如果我守規矩,那我在這里又有什麽意義呢?」我笑瞇瞇的反問道,雙手
已經放在了她的腰間。

  「我又沒說你不能不守規矩。」鄭韻馨嘟了嘟嘴,雙手舉起,輕輕順了順頭
發,轉過頭去。

  這算是間接同意吧。不過就算她不同意,我也不可能錯過這樣的機會,反正
她也反抗不了我。我雙手開始在鄭韻馨的身上摸索起來,兩手朝著一上一下兩個
方向分別進發,一手攀上了水潤濕滑還彈性十足的高峰,另一只手則摸向了同樣
順滑的小穴。

  但是就在這時,鄭韻馨有了一點行動,沒有在意握住巨乳的手,而是止住了
我即將探進小穴的手,害羞般的說道:「別這麽著急啊,時間還很長呢。」

  我明白了鄭韻馨的想法,於是放棄了小穴,然後同樣握住了巨乳,感受是流
水在手與巨乳間劃過,感受著被水潤滑過後這對巨乳的美妙,我將頭靠在了鄭韻
馨的肩膀上,看向她。

  鄭韻馨同樣明白了我的意思,也轉過頭,然後接住了我的吻。我和她的唇齒
交融著,舌頭更是纏繞在了一起,不可松開。

  吻了一會兒後,我松開了嘴,開始下一環節。我松開了手,關上了花灑,然
後讓鄭韻馨側對著墻壁而站,雙手撐在墻壁上,而我則將鄭韻馨的腿慢慢擡起,
是兩腿幾乎成180度。

  雙腿張開,鄭韻馨的小穴也有點張開,看到里面粉嫩的肉壁。

  我看了看鄭韻馨,說道:「我進來嘍!」

  「進來吧。」鄭韻馨發出了邀請函,臉上滿是甜蜜的笑意。

  然後,我就將我的肉棒插了進去。

  就在肉棒突破子宮口,到達最深處的那一剎那,鄭韻馨似乎楞了一下,神色
恍惚一小下,然後低頭看到我的肉棒深深的插進了自己的小穴,小穴帶來的充實
感沖擊著她的腦袋。

  鄭韻馨深吸一口氣,似乎想要尖叫。但是在尖叫前的一剎那,鄭韻馨不知怎
麽的倒抽一口氣,把那聲尖叫憋了回去。

  對於剛才沒叫出來的情況,鄭韻馨感到疑惑,但是很快疑惑便沒有了,因為
眼前的事情顯然更緊急。

  「齊景明!為什麽你會在這兒!你在幹什麽!快拔出去!」鄭韻馨像是在大
喊大叫,但是實際上她此時的聲音比平時說話的聲音還要小幾分,別說訓斥人了,
連求救都沒意義。

  我沒有說話,只是抓住了鄭韻馨的雙腿,然後緩緩發動馬達,開始在鄭韻馨
的小穴里抽插起來。

  見我無動於衷,鄭韻馨想要動手阻止。但是從她那略顯驚恐的表情上可以看
出,鄭韻馨已經察覺到自己的身體完全不受控制,根本不會根據她的想法行動。

  「你對我的身體做了什麽!」鄭韻馨咬了咬牙,惡狠狠的看著,質問道。

  「沒幹什麽,你要不問問你的記憶?」我笑呵呵的提醒道。

  「我的記憶?」鄭韻馨不解的重複道,陷入了回憶,然後驚恐的自言自語道,
「發生了什麽?為什麽我要那樣做!我不可能做這樣……的事的!」

  「你看,是你讓我進來的,我也就遵從嘍。」我笑呵呵的說道,下體的速度
加快了幾分。

  看著已經有液體從小穴里面分泌出來,我調戲道:「看看,你好像動情了。」

  「怎……怎麽可能……我怎麽可能……對你動情……」鄭韻馨咬牙說道,但
是斷斷續續的話語明顯出賣了她,「齊景明……嗯……你不要……囂張……唔
……你知不知道……你這是……犯法……嗯……啊……趕緊……住手……啊!」

  鄭韻馨怒視著我,有點可怕,但是在紅彤彤的臉蛋以及輕咬嘴唇動作的襯托
下,我居然覺得這還有點可愛,忍不住又加了一點速度,啪啪的聲響如同歡快的
樂章一般在浴室里響起。

  「住……住手……啊……快……快……快停下……」激烈的撞擊立刻讓鄭韻
馨顯得有些丟盔卸甲,完全沒有了之前的狠色。

  就在這個時候,浴室外傳來了一聲關門聲,同時一個男子的聲音響起:「姐!
你在嗎!」

  這個聲音對於我和鄭韻馨來說都熟悉無比,很明顯是鄭剛回來了。

  鄭韻馨喜上眉頭,連忙叫喊道:「我在這兒!」聲音之大完全掩蓋住了「啪
啪」的聲音。接著,鄭韻馨勉強壓制住心中的快意,狠戾般的盯著我,說道:
「現在你把我放下來,說不定還能夠少受幾分罪!」

  然而,我依舊笑意滿滿,毫無懼色。

  一陣不急不慢的腳步聲後,鄭剛的聲音從浴室門外傳了進來:「姐,你是在
浴室洗澡嗎?」

  「是呀。」沒有絲毫的猶豫,鄭韻馨脫口而無。說完這話後,鄭韻馨的臉上
呆滯了,似乎一時間不明白自己為什麽會說這句話。

  我也趁機將鄭韻馨的腿放下,然後雙手從她身後抓住了她的手腕,以老漢推
車的姿勢繼續幹著鄭韻馨的小穴。

  鄭韻馨察覺到了我的行動,想要掙紮,但是完全是徒勞。

  啪啪聲再一次在浴室里響起,而鄭韻馨此刻正下意識般的緊閉著自己的嘴巴,
以免自己那嬌羞的聲音跑出來。

  「姐,反正現在我沒事兒,要不我們兩個聊會兒天怎麽樣?」

  「好樣,說起來我挺好奇你在學校的情況的。」鄭韻馨聽到鄭剛的話後,立
刻回答道,而且十分流暢,完全不像是一個正在做愛的人能夠輕易說出的話。

  別說鄭韻馨不相信,我都覺得不可思議,完全沒有預料這催眠的效果這麽可
怕的。

  「我在學校的情況嗎?好像沒什麽可說的。」鄭剛笑呵呵的聲音響起。

  「真的嗎?我可不信。」鄭韻馨流暢的回答道。

  「說起來,最近我們班啊……」就這樣,兩人隔著一扇門開始你一句我一句
的聊起來。

  浴室里的啪啪聲清晰無比,雙手撐在墻壁上的鄭韻馨承受著我的猛烈撞擊如
同風中殘燭一邊,顯得有些絕望。我沒法看透心靈,但是我可以猜到,她此刻不
是在為自己的處境絕望,就是在埋怨外面的弟弟完全不能夠幫到她,明明聲音這
麽清楚。

  「大致就這樣了。」鄭剛說道。

  「確實挺有趣的。」鄭韻馨答道。

  「對了,姐,說起來里面怎麽沒有水聲啊,你真的在洗澡嗎?」鄭剛突然疑
惑的問道。

  聽到這兒,鄭韻馨突然有了一絲希望,仿佛心中在大喊:對,就是這樣,然
後沖進來。

  但是,奇跡沒有發生,因為鄭韻馨這時卻開口說道:「我現在在泡澡,所以
沒水聲啊。」

  「這樣啊。」鄭剛似乎理解了。

  但是,鄭韻馨瞪大的眼睛卻漸漸有些失神,看起來這剛剛升起來的希望被打
碎後,給她來了一次不小的打擊。

  「姐,你在公司如何?我記得你好像是楚龍公司的職員,對吧?」

  「沒錯,你姐我確實是那的職員。」鄭韻馨依舊流暢的說著,哪怕臉上充滿
了絕望,有些失神,嘴還是如同平常一般說著話。

  我停下了動作,然後將背對著我的鄭韻馨轉了個身,面向著我。我倆一對面,
鄭韻馨就像是見了仇人一般盯著我,如果說眼神能夠殺死人的話,估計我應該已
經死了幾遍了吧。

  我無視著鄭韻馨的目光,雙手將她的雙腿以M字形抱起,然後走到門旁的墻
壁處讓她靠在上面,繼續抽插起來,順便還俯身一口咬在了豐乳上。

  鄭韻馨的嫩背碰到冰涼的墻壁式,下意識的顫抖了一下,忍不住小小的呻吟
了一聲。這個時候,不知道為什麽,她的臉上似乎浮現出了一點糾結,好像是在
猶豫,要不要讓自己的弟弟看到自己這副醜態。

  抽插繼續,早已經動情的鄭韻馨在抽插開始的一剎那,臉上的表情就堅持不
住了,仇恨消散,莫名的舒爽感浮現在臉上,仿佛完全要沈浸在里面一般。當然,
鄭韻馨完全沒有忘記和自己的弟弟愉快的聊天。

  「那個公司怎麽樣?」

  「還好吧,雖然是大公司,但是很普通的公司也沒多大區別的。」

  「那你沒有在里面受什麽委屈吧。」

  「怎麽可能,我在公司可是一朵高嶺之花。」

  「高嶺之花……」

  「怎麽,不可以嗎?」

  「沒有啦。」鄭剛笑著說道,此刻他應該沒有想到現在正在和他聊天的姐姐,
同時也在他的死黨胯下承歡呢。

  一會兒後,兩人就這樣將公司的事情聊完了,沒有絲毫波動和起伏。

  「對了,姐,我有一個問題啊,為什麽浴室有奇怪的響聲啊?」鄭剛問道。

  雖然知道這是根據我的命令造成的,但是我還是忍不住有些緊張起來,瞬間
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鄭韻馨眼神微微動了一下,然後嘴巴再一次不受控制的說道:「怎麽可能,
這就我一個人,怎麽可能有什麽怪聲。」

  「那可能是我聽錯了。」鄭剛說道。

  「對了,姐,你和你男友進展如何?」

  「他……還是老樣子……」鄭韻馨的這句話帶著嬌羞之意,但是我面前的鄭
韻馨此刻正一臉仇恨般的看著我,「男友」兩字似乎刺激到了她一般。

  看著這個面孔,聽著她的話語,我不知道怎麽得,興奮起來,如同猛獸一般
瘋狂抽插著鄭韻馨的小穴,讓她毫無招架之力。

  鄭剛的聲音響起:「姐,那就先這樣吧,我先回寢室了,有什麽事你就叫我。」

  就在這個時候,我爆發了第二次精流。噴湧的精流再一次沖擊在子房壁上,
填滿了剩余空間,讓這里完全成為了一個精液的世界。

  緊接著,鄭韻馨的聲音再一次響起,喊道:「小剛,幫我去買點酸奶回來吧,
我晚上想喝。」

  「行吧,那我去去就回吧。」鄭剛一口應下,一會兒後,關門聲響起。

  此時,鄭韻馨也從失神中恢複了過來,看著眼前之人,說道:「你這個惡魔,
混蛋,等我出去了一定讓你好看!」

  我搖了搖頭,指了指我倆的交合處,說道:「來『日』方長,後會也有期,
以後的機會多著呢,你說是吧,【偷情馨姐】。」

  本欲發作的鄭韻馨聽到我說出【偷情馨姐】四個字後,立刻進入了催眠狀態,
任由我操作了。

  之後我就沒有在做什麽了,畢竟射了兩次已經算是極限了,況且我也只是第
一次。我催眠了馨姐讓她忘記浴室發生的事情,然後便一前一後回到了她的寢室
里將衣服穿好,坐在沙發上等待鄭剛回來。

  鄭剛回來後,對於我在這里十分驚訝,但畢竟是朋友,也就沒啥。接著我便
同時啟動了兩人的關鍵字,下達了命令後,離開了他們的屋子。

  站在鄭剛家的家門前,我笑意滿滿的回望了一眼這個給我留下美好回憶的地
方,忍不住喃喃道:「等我找時間將馨姐的男友給催眠了,之後再來體驗一下面
對面時的偷情的愉悅吧。」

  隨後,我便離開走在了回家的路上。


              第一篇章END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