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3724 | 回覆: 1 | 跳轉到指定樓層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9-2-24 07:12:47

第一章

         這一日,清晨的陽光剛剛從窗簾照射進來,宣告著新的一天剛剛開始。

  忽聽“啪”地一聲響,“等……等等……”受到身後一股力量的推搡而失去重心的女人顯然在顧忌著什麽,雙手撐住的同時,她順勢撅起屁股,微分開兩條修長而如鮮藕般盈潤的玉腿在床上跪著,才勉強找回了重心。
        而後她深恐有任何遲疑似的迅速擡起頭,想要扭轉上身將臉轉向後面。可她還是慢了一步,就在她上半身剛剛微側,臉還沒來得及轉過來的時候,身體突然一顫,似乎有一股力量猛烈地沖擊在了她那高高翹向後面的屁股上,繼而她的全身猛地被往前一推,臉部險些就撞到了枕頭上。
          一根粗長霸氣的熱氣騰騰的肉棒,已經從她翹起的屁股後面蠻撞地擠開了她那兩片濕嫩的蜜唇,狠狠地插入了她蜜熱的陰道。
  “等……啊……!”她還來不及將話說出口,劇烈的沖擊就使得她渾身一顫、頭部一仰,失聲叫了出來。
  在她還沒有完全從這突然而深入的一擊中緩過勁來時,那進入深處的肉棒已然緩緩向後抽出,女人還沒能從肉冠刮磨陰道內壁的快感中掙脫出來時,肉棒再次往深處發力一擊。“呃……,不……不……等等……不能再做了……哦……”在女人不知所雲之際,肉棒完成了第三次沖擊,接踵而來的便是連續抽插,于是因睾丸撞擊臀部而發出的“啪啪”聲在屋子裏清脆地響起。
        ”已經一個晚上了,我已經不行。 求求你了, 放過我吧。“女人滿臉通紅黛眉微皺,一副不堪蹂躏又欲仙欲死的模樣。
        男人趴在女人光滑白皙的背上,減慢了抽插的速度和力度, 改爲慢慢的研磨女人的花心,雙手前探抓住了乳房狠命地揉搓。
        ”不行哦,是你是質疑我的話,說本教的教義都是假的。本教主才花了那麽多功夫讓你老公把你送到我這裏來接受我的教導。一個晚上的世界怎麽夠呢?“
        說完胯下的肉棒連續對陰道深處連續沖擊著,仿佛要把女人戳穿。
        也不知道肏弄了多久,換了多少姿勢,男人始終精神亢奮,胯下更是威風凜凜。可是女人不行了于是,像死蛇一樣趴在草地上的女人,便像那不會動彈的充氣娃娃一般,繼續淪爲女人
的洩欲工具。

         男人終于有了射精的欲望,這時別墅裏傳出了 槍聲與嘈雜聲。
        門被一腳踹開,大批荷槍實彈的軍人闖入了房間,一位少將走到床前。床上的媾和在這種情況下仍然沒有停止,男人的陰莖好象要徹底擊垮女人一般,以極快的速度沖刺著,而且每次都插到了最深的地方。腹部與臀部發出的“啪啪”聲變得越來越快,越來越清脆。
        ”你身犯故意殺人,傳銷, 賄賂, 脅迫等重罪,上級命令就地格殺!“
        說完上將抽出手槍將男人的心髒射穿。
        男人抽插良久,也到了緊要時刻,在死亡的威脅下,再也忍不住,虎吼一聲,將大雞巴再次狠命地往女人子宮深處一頂,滾燙的精液噴薄而出,炮彈般射進了女人的子宮深處,將那隨時可能受孕的花房灌得滿滿的。 在死亡的那一瞬間,男人獲得了那無與倫比的最後快感。
        從別墅傳來槍聲起,男人就知道自己必死無疑。盡管用各種手段賄賂和脅迫政府的高級官員充當保護傘,但當有人利用軍人自己突襲格殺自己的時候,再多底牌也沒用了。但是男人有著最後的一招。
        伴隨著男人心髒的跳動停止,世界各地想起大威力爆炸物的響聲,那是男人最後留給世界的嘲笑聲。
        
               黑暗中片寂靜,當他睜開眼睛的時候,看到的是陌生的天花闆。
“這裏……是什麽地方?”

????花了大約五分鍾時間,躺在床上的少年,才漸漸理清了思緒。
        
        穿越了。

        一個異世界的靈魂來到了這個世界。曾是日本東京大學心理學博士,之後回中國工作,無意間接觸到了傳銷。精明的頭腦讓他在一瞬間明了傳銷的本質,但他內心的瘋狂和對平靜生活的厭惡讓他還是加入這個深淵。憑借其專業和頭腦,他很快便成爲了傳銷網路中頂點的數人之一。不滿足的他還在那些狂信徒之中開創一個名爲“真魂教”的新興邪教,倡導信徒對其本人的瘋狂崇拜,並由傳銷網絡進行傳教,範圍遍布中國數個省市,形成了數百萬人的大性宗教,並以此爲要挾與政府談判,可謂中國的黑暗皇帝。可惜還是被抓到蛛絲馬迹,被政府發現了藏身的莊園。派特種部隊和警察配合進行行動。當然他也不是好惹的,在他們深入莊園後,引爆了藏在各個地方的炸彈,與他們同歸于盡。

        這是什麽地方,現實世界還是其他未知的空間。
        
         正想著的時候,開門的聲音響起,一個穿著藍色連衣裙,紫色短發的小女孩走了進來,清瘦的氣質讓其更顯嬌弱,她用細弱蚊響的聲音說道:"哥哥,你醒了。“
   

        對方使用的日語讓慎二有些許放松,至少可以交流。
   
        但不等慎二的回答,女孩便跑了出去。慎二本還想探知更多情報,隻好起身探查這個房間,之後他便看到了自己的樣子。

         那是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年,看上去似乎有些許混血的特征,擁有著比這個年紀的同齡人更深刻一些的五官,中等的細瘦身材,以及一頭微卷的頭發,就像頂著一頭藍色海帶。又在抽屜裏發現自己的名字。
            間桐慎二!

       曾在東京求學,對fate故事並不陌生。比照年齡和班級,現在應該是第五次聖杯戰爭前2年。
        清晨,扮演的這間桐慎二的角色,和間桐櫻坐在同一張巨大的長餐桌前面,吃著日化的西式早餐,同時再次感歎這個家族的人情淡薄冷漠,居然令他到了現在都沒機會裝出失憶,甚至根本沒有人問一句他的情況。理所當然的,老蟲子間桐髒硯不知所蹤,也沒人會關心他在哪裏。
        現在的櫻隻有十一,二歲,青澀的外貌和身材搭配陰沈的心理狀態,一股喪失的氣息由內而外的散發出來。
        早晨之後,兩人已經來到了學校,在門廳鞋櫃前,慎二還在尋找屬于間桐慎二的格子,就看見一個長著胡羅蔔顔色頭發的同齡少年,向他招手道:“早上好,間桐君”

    毫無疑問,這個長相平凡性格也平凡,挂著老好人般笑容的少年,就是未來的主人公,名爲衛宮士郎的見習魔術師。

    旁邊的間桐櫻看到紅發少年,低著頭向對方微微鞠躬,然後一言不發地跑掉了。曾是東京大學博士的慎二面對高中的知識毫無壓力可言。總之,學校第一天的生活在平淡中過去。
    間桐大宅。

    每天晚上,家主間桐髒硯都會將過繼的孫女間桐櫻帶入地下室,用以七年前收集的聖杯碎片培育的,長得像某種器官的刻印蟲,植入她的體內,並用各種方法刺激她的精神,令她的陰暗情緒不斷爆出來,以呼應腐朽的聖杯力量。卻不知道,在這個夜晚,那黑暗的地下密室裏,蟲子一樣的老,也正將他這個間桐慎二,納入了計劃之中。

    “嗯,是時候了,是時候徹底斬斷她的最後一絲依戀了。”當黑夜再次來臨的時候,間桐大宅裏,依舊充滿了陰森的氣氛。

    仆人們都已經休息了,大宅的燈火黯淡了下去,慘淡的月光照在黑暗的花園裏,

    但是慎二,卻忽然從夢中驚醒。

    一種無聲的召喚,好像牽引的手臂,將他拉向黑暗的前方。“這是……地下密室?間桐髒硯把我引到這裏來,就是讓我進去?嗯,以間桐慎二的張揚性格,看到這樣的入口,一定會進去一探吧,那麽他打算讓我幹什麽?”
    門內傳來聲音。
    “很好,櫻你已經適應了刻印蟲,有了繼承間桐家的資格,不然憑慎二那個廢物隻能讓間桐家蒙羞。”
     一股沖動從慎二內心中湧出,讓慎二沖了進去,間桐髒硯已經消失不見了。整個地下室是一個幾百米的大廳,中間有個水池,水池中隻有不斷翻滾的黑泥。
     櫻赤裸著身體,倒在水池邊,雪白的肌膚在陰暗中格外顯一面揮舞著手臂,腳下也一會前進,一會倒退,顯得完全陷入了混亂之中。眼,同時一股熱流從慎二小腹下湧出,配合腦中的沖動完全化爲了欲火。
     他大布走向前,帶著心頭的火焰。在女孩面前伸出了手,無意中碰到了女孩渾身的傷口。血液刺激到了我的思緒   。。。。。。。我不是間桐慎二, 我爲何會如此憤怒。
     心裏的沖動仍然驅使著我的身體,是催眠類的魔術啊,但我已有點清醒,本能的開始爭奪身體的控制權。慎二一邊大叫,一面揮舞著手臂,腳下也一會前進,一會倒退,顯得完全陷入了混亂之中。
    此時,他已經慢慢移動到了那充滿黑泥的池邊,腳下忽然一歪,整個人就“噗通”一聲,跌入了那充滿黑泥的池子之中。

    “啊啊啊――――――咕咕咕咕……救命……咕咕咕咕…………”

    慎二帶著慘叫,沈入了黑泥池中。

     黑泥是黑暗魔力濃縮的液體,是當年第四次聖杯戰爭裏被破壞的聖杯碎片。龐大的魔力入侵了慎二的身體,甚至是靈魂。前世的慎二是一個大型邪教的教主,數十萬人對他頂禮膜拜産生的信仰之力在他靈魂深處潛伏。聖杯似乎將其誤認爲英靈,與他體內的信仰之力結合,配合他最熟悉的心理學開始了一種無人知曉的轉化。
      不知過了多久。

    墨釋君的意識漸漸恢複了過來。

    “唔……這是……”慎二睜眼四顧,現自己已經回到了間桐慎二的臥室,天色已經是清晨,自己昨夜的經曆,宛如噩夢一樣。

    “還好,沒有死掉,也沒有再穿越一次……”慎二出無聲的吐糟,同時看到了床頭椅子上趴著睡著的間桐櫻。

    慎二蘇醒的動作,同時也驚醒了少女。

    “啊,哥哥,你醒了。”時隔三日,少女再次對間桐慎二的蘇醒說出了這樣的話語,而比起上一次,這一回的話語裏,卻多出了一點情緒,“那個……對不起……”

    “爲什麽說對不起?”

    “那個,關于……呃,對不起,總之,對不起……”看著少女不知所措的樣子,慎二揮揮手道:“沒事的話就出去吧,今天還要去學校,不可以請假!”

    惡形惡狀地將間桐櫻趕了出去,慎二才爬起來,走到穿衣鏡之前。

    之所以把女孩趕走,是因爲他感到了來自眼睛的劇痛。鏡子前他將注意力集中到雙眼,瞳孔顯現出一道奇異的圖案,腦袋裏出現了一些不屬于他的知識。
     “魔眼嗎?有趣。”慎二嘴角開始顯現出一絲弧度。
      
      間桐髒硯對前幾天發生的事並沒有其他表示,整日呆在地下室,似乎在準備什麽。直到有一天,間桐髒硯告訴櫻可以休息3天,不用在晚上來地下室了。
      

      熟悉劇情的慎二就知道了他要幹什麽---更換身體。第三天的夜晚,慎二來到地下室。剛剛更換身體的間桐髒硯精神極度虛弱,連尾隨下來的慎二都沒發現,慎二就是乘這機會利用魔眼控制 了間桐髒硯

        從間桐髒硯獲取了一切慎二想要知道的信息,包括聖杯戰爭和魔術那些鮮爲人知的秘密 ,隻有老蟲子通過長時間的苟延殘喘才知道。之後,慎二便開始根據得來的信息完全掌控間桐家並摧毀了老蟲子在各地和櫻身上留下的暗門。老蟲子才真正的死亡了。
回覆 使用道具
LIVE173視訊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9-2-24 07:14:50

第二章        


        ”櫻,誰是你最親近的人。“
        ”是遠坂家,特別是姐姐。“
        ”可是遠坂家把你送給了間桐髒硯, 是遠坂家讓你遭受了這麽多年的苦痛。”
        ”是遠坂家讓我遭受了苦痛。“
        ”是誰解救了你?“
        ”是哥哥。”
        ”是的, 我才是你最親近的人“
        ”哥哥是我最親近的人。"
        "我能給你你最需要的安全感。“
        ”哥哥能給我安全感。“
        ”與我越接近,你越覺得安全。“
        ”櫻明白了,越接近哥哥越安全。“
        ”櫻最乖了,現在回到自己房間休息吧,明天早上起來就會忘掉今晚的談話。“
        ”是的, 哥哥。“

        第二天清晨,櫻醒來來到了大廳,慎二已經起來再做早飯了。
        ”哥哥,對不起。是櫻起晚了,怎麽能讓哥哥做早餐呢。“
        ”沒事的,櫻也要好好休息才行。“
        看著慎二忙碌的身影, 櫻的嘴角有了一絲美麗的弧度。用過早餐後,兩人結伴走在上學的路上,慎二不斷跟櫻講一些有趣的小事逗櫻笑。櫻握著拳頭遮住因爲有趣而露出牙齒的嘴巴。慢慢的,櫻沈浸在這樣美好的時光裏。慢慢的,櫻的手跨上了慎二的手臂。
        傍晚,學校放學的鈴聲已經響起,與土狼打過招呼之後提起書包走出了教室,櫻已經在等待了。
        ”走吧,櫻。“
        ”好的,哥哥。“櫻看到慎二,臉上不直覺的露出了微笑。
        ”等等,”身後傳來女孩的聲音,“櫻,我有點事想跟你講。你跟我來一下。“是凜在說話。
        櫻看看慎二,”請等我一下,哥哥。“慎二點點頭。
        兩人走回了空無一人的教室,慎二等在門口依稀聽到了”那人死了""回家“的字眼。不一會,櫻臉色蒼白的從教室裏出來。
        ”你考慮清楚,我會再去找你的。“凜對櫻說。

        伴著夕陽走在回家的路上。臉色不太對的櫻對慎二的笑話勉強給出了反應。
        ”櫻, 你怎麽了。臉色不太對。是凜說了什麽嗎?“
        櫻搖搖頭,沈吟了一會。”哥哥,我可以一直呆在你身邊嗎?“
        ”當然了,隻要櫻願意的話。“
        ”說好了哥哥。櫻會一直在哥哥身邊的。“
        ”不過櫻啊,總有一天,櫻要結婚啊,要離開哥哥身邊到另一個男人懷裏。而且那個老蟲子已經死了,櫻已經自由了並且和哥哥我沒有血緣關系哦,如果想回遠坂家我也沒有理由阻止你。“
        ”沒有理由嗎?“櫻小聲重複了這句話。櫻擡頭看著慎二,心中下定了某種決心。
        夜晚,已經到了睡覺的時間。
        ”櫻, 我先回房睡覺了.你也早點休息。“
        ”是的,哥哥。“
        櫻看著慎二回到了房間,關上了大廳的燈。
        慎二躺在被窩裏。迷迷糊糊中感到一個溫暖的身體纏繞在了自己的身上。
        慎二睜開了眼。”櫻?“
        ”哥哥,櫻不想離開哥哥。哥哥需要理由, 那櫻就給哥哥一個理由。櫻要當哥哥的新娘。“
        ”櫻。“慎二透著些許光線看到了櫻泛著紅的俏臉,感受著櫻不著寸縷的漂亮的女體。
        
        慎二壓抑的情欲爆發了。慎二的唇吻上了櫻的唇,並用
舌頭敲開了櫻的牙關。
        越吻越深,慎二的手也悄悄的攀上了櫻雪白的乳房,另一隻手則悄悄地入侵
者櫻的小穴。
             櫻開始感受到了來自慎二溫柔的撫摸,一種多年來從未感受到的奇怪感受,
從下體慎二撫摸的地方傳遍了全身。傳出了少女特有:「嗯~嗯~」的嬌喘聲。

          慎二看到了櫻的變化,更加興奮了,他略帶粗暴的揉搓著櫻稚嫩的陰蒂,而
另外一隻手也挪到櫻的處女地,手指插入了櫻的小穴內玩弄了起來。 「啊~啊~啊~啊~疼」愛恨交加的聲音從櫻的口中傳來,雖然聽不清楚,但慎二已經知道櫻快要迎來她
的高潮。
        睡著一聲急促的嬌呼沖口而出,櫻的身體一陣極度的痙攣、哆嗦。
        櫻嬌柔赤裸的嬌軀軟軟地趴在慎二的胸膛上,柔順得就像一隻小貓。
        慎二抱著高潮後的櫻溫存了一會兒,又把嘴湊到她的耳旁,用力捏了一把那挺翹的臀肉,淫笑道:”櫻,我們繼續吧?”。
        慎二把櫻壓在胯下,櫻用雙手摟住他的脖子,雙腿也緊緊夾住他的腰。慎二捧著櫻挺翹的屁股,粗大的陽具對準早已濕潤的陰唇,雞蛋大的龜頭抵在兩片緊緊閉合的小穴中間磨動了幾下,磨得櫻芳心迷亂,嬌喘籲籲。
  “哥哥,要來了”,黃蓉羞澀想著,她閉上眼眸,挺起了玉胯,準備迎接男人的進入。櫻的心在劇烈的跳動著,而這時陰部流出了更多的愛液,這已足夠充分地潤滑那根即將插入體內的陰莖了。
  “我要進來了……櫻……”
  “嗯……”櫻滿面羞紅,根本不敢看他,隻是細弱蚊呐地應了一聲。
        
        慎二親了下櫻的小嘴,便不再挑逗,扳住她光滑的粉肩,沈腰提臀擺好姿勢。
          櫻感覺到慎二的肉屌不再滑動,而是緊緊頂住了陰道口,緊張地盤在男人屁股後面的腿感覺到他的臀肉開始繃緊,緩緩地推動著那粗長的巨根,在一陣窒息般的靜默中,插了進來!
  “啊……慢些……呃……好大……”櫻用盡全力抱緊了慎二,仿佛要把兩人融爲一體。
        此時的慎二也是冷汗直冒,他連忙調整了幾次呼吸才繼續深入。
        在櫻一聲顫抖的哀吟下,慎二再次發力,將大龜頭深深地刺進她的陰道深處,繼而輕柔地頂著那柔軟的花心。看著櫻再次受插時,羞紅的絕世嬌顔上那種逆來順受、溫柔無助的神態,慎二低聲道:“櫻,你真美……”。
        男女肉體交融,正是情動之時,櫻聽他在這個時候贊美自己,羞得頭都不敢擡。感受那深入體內的火熱與強大,這種感覺是那樣的充實、那樣的銷魂,一時間心都醉了。
        慎二嘿嘿一笑,緩緩抽出嵌在美人體內的巨屌,又猛地繃臀一搗。
        這一次的抽插也吹響了交合的號角,那性器摩擦而産生的巨大快感,使得尤八的淫胯再也收不住,一插再插,越插越急,越插越狠……
          “啊……輕……輕點……哥哥哦……嗯……嗯……好棒……”櫻柳眉輕皺,嬌喘呻吟,慎二的陽具如此粗大,她禁不住向後仰起了玉體。
          慎二胯下大開大合,大嘴卻始終追逐著櫻的香唇,誘人的小口在自己的奸淫下,發出令人熱血沸騰的呻吟,帶著熱氣的嬌喘噴在嘴邊,銷魂到了極點。仿佛把櫻臻首的反應當成了做愛激烈程度的一種標準,慎二越發加大了頂刺的力度。
  “呃……輕點……輕點啊……你……哥哥啊……太深了……”
  “輕點怎麽行?哥哥最喜歡櫻了……我喜歡重重地插你……喔……真緊……”櫻高仰螓首,紅唇微啓,發出了令人無法自控的呻吟聲:“嗯……哦……哥哥……啊……”,那一聲聲哀婉撩人的呻吟,如火上澆油,讓慎二很快陷入的瘋狂。他猶如一隻兇猛的野獸,發了狂地蹂躏著身下的大白羊,小腹如鐵,長槍似鋼,緊貼著豐聳的玉臀,狠插著流著蜜的桃花源,屁股像打樁機似的重重地穿插著身下的美人,發出“噗滋,噗滋……”的交合聲。
        在“噗呲,噗呲……”的抽送聲中,櫻距離巅峰也越來越近。又一下狠重的深刺,大龜頭子彈般穿過陰道擊打而來,猛地撞上了體內深處的子宮玉壁,櫻一聲悶哼,雪白大腿顫抖緊繃,陰道玉壁內的嫩肉也緊緊地纏夾住粗壯滾燙的雞巴一陣陣緊握、收縮……
        慎二雙手握住櫻的美乳,碩大滾燙的龜頭記記直搗花心,愛液四濺,汁水橫流,櫻隻覺自己的花心像被一根烙鐵熨燙著,那種灼熱充實的飽脹感,使她全身都起了陣陣的痙攣。痙攣引發連鎖反應,嫩穴緊緊吸吮住陽具,花心也蠕動緊縮。
        櫻雪白的大腿纏繞住慎二的腰肢,一絲不挂的赤裸玉體便猛地一陣繃緊、僵直,腰身下意識的弓起,子宮一陣痙攣、收縮,緊接著“哎……!”的一聲,陰精嘩然而出……
        慎二也加快了速度,兩人的交合處啪啪聲更加的劇烈。隨著兩人同時的高聲呻吟,兩人同時高潮了。

            櫻趴在慎二的身上,身子不時的顫抖一下,肉棒在她的蜜穴裏射著濃濃的精液,慎二摟著櫻,嘴親吻著她的小嘴,安撫著高潮後的櫻,讓櫻感到很是快樂,心裏十分的甜蜜。
        “以後也請多多指教了, 我的妹妹, 我的妻子。”慎二的臉上滿是惡意的嘲笑。
引言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