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Sky1437
侯爵 | 2019-2-24 12:32:11

極限調教港女人妻第二季31 與小卡的初次認識 智敏的懲罰

祝各位新年快樂,性福滿滿^^


作者:Sky1437                                 
首發春滿四合院,香港調教樂園,JKF討論區

天娜把我送回別墅後,我便到書房處理一下公司的文件,
處理好後我便致電給香橙日報的大老闆,

我拿起電話並說:「何老闆下午有空見過面嗎?」

何老闆說:「李公子這麼有雅緻啊!
你不用陪你的女朋友們嗎?」

我笑著說:「當然要啊!但是朋友也是很重要呢!」

何老闆說:「好啊!那一點鍾我們在西貢的高爾夫球會見面吧!」

我說:「好啊!對了你報館是不是有一名叫小卡的記者啊?
能帶她一起來嗎?」

何老闆聽後放聲大笑起來並說:「你不會是對她有興趣吧?」

我笑了笑便說 :「是他對我有興趣而已!事情是這樣的……………」

何老闆說:「原來如此,那一會我把她也帶來吧!
但我也想你幫我一個忙啊!你那位很像孝敏的韓國朋友還在香港嗎?」

我說:「在啊!有什麼事嗎?」

何老闆說:「你能把她帶來嗎?我有一個工作想介紹給她!」

我聽後好奇的說:「是什麼工作啊?」

何老闆說:「是一家手飾店的廣告,
他們想找一個身材十分好的模特兒,之前你朋友的店子開張,
不是就有記者留意她了嗎?」

我想了想便說:「好吧!我一會把她帶來!那我們一會見吧!」

掛了電話後,我便到智敏的房間找智敏,我把情況告訴智敏,

智敏聽後便說:「主人這樣不太好吧!我不會當模特兒啊!」

我笑著說:「有什麼不好呢?不知多少女生想有這樣的機會啊!」

智敏說:「但我真的不喜歡當模特兒啊!」

我走到智敏身前並認真的說:「我說了讓你去試試,聽懂了嗎?」

智敏見這樣只好點了點頭,我笑了笑便坐到旁邊等著,
智敏見這樣便走到衣櫃前選了套裙子準備換上,

我看了看便說:「我覺得你只穿那件灰色長褸便很好看啊!」

智敏奇怪的說:「只穿長褸?」

我邊走到智敏身邊邊說:「對啊就是把衣服都脫掉,
外面只穿一件長褸便可以!」

我邊說邊把智敏的衣服脫了,

智敏害羞的說:「主人這樣不太好吧!」

我笑著說:「你想裏面穿點衣服嗎?」

智敏害羞的點了點頭,

我想了想便說:「那你等我一會吧!」

說著便到密室拿了套紅色,而且十分暴露的情趣內衣給智敏,

智敏穿上後害羞的說:「主人這跟沒穿有什麼分別啊?」

我說:「那你把它脫下吧!今天我只想讓你穿這套衣服啊!」

智敏聽後只好穿上長褸,也難怪智敏這麼這麼說,
這情趣內衣重要的部位,都只是用簿紗做布料,
而且在乳頭和小穴的位置,更有開口的設計,
明顯是方便被別人侵犯而設計的,智敏穿上長褸後照了照鏡子,
確定看不出裡面的衣服,這才放下心來,智敏穿了對高根的長靴,

便走到我身邊說:「主人這樣可以了嗎?」

我點了點頭並說:「你這樣穿十分好看啊!我們出發吧!
何老闆在等著我們呢!」

說著便和智敏駕駛跑車向高爾夫球會出發。

=======================================

到達的時候何老闆和小卡已在餐廳等著,

我們互相介紹一下,便一起坐下,

小卡見到我便一臉不悅的說:「老闆!
你說想讓我認識的人原來是李公子啊!」

何老闆尷尬的說:「是啊!聽說你在調查李生的事情,
所以便讓你們見見面,有什麼問題你也可以直接問他啊!」

我聽後便說:「是啊!我們之間也許有些誤會,
你想知道什麼不妨直接問我!我會盡量解答你的!」

小卡冷笑一聲便說:「好啊!那我也不客氣了!你不介意我錄音吧?」

我做了個請的手勢,小卡見這樣便拿出錄音筆放在桌面,

小卡說:「李生你有參與元朗的黑幫仇殺事件嗎?」

我說:「沒有!」

小卡說:「那嫻姐的死亡與你有關嗎?」

我說:「沒有!」

小卡有點生氣的說:「我直說好了!你身邊的這位美女就是嫻姐是吧?」

我看向何老闆,只見何老闆馬上迴避我的眼神,

我見這樣便說:「我很佩服你的想像力!但我只能說,
她叫朴智敏是韓國人,並不是什麼嫻姐!」

小卡笑了笑並對著智敏說了一句韓文,智敏聽後馬上看了看我,

小卡見這樣便說:「那有韓國人會不懂韓語啊!」

我馬上說:「智敏自細便跟著母親長年在泰國生活,
不懂韓文一點也不奇怪啊!」

小卡笑著說:「很好!那你怎解釋嫻姐死後,
你對她一家的大力幫助啊?」

我說:「也許你不知道,但嫻姐的妹妹小柔,是我的義妹,
我幫助她們有什麼好奇怪啊?」

小卡不屑的說:「我當然知道啊!說是義妹只怕是你的情婦是吧?
而且小柔現在正住在你家中啊!這你又怎麼解釋呢!」

我說:「我想這些是我的私事,我沒必要跟你交代是吧?」

小卡說:「那好!那我再問你一個問題!
那次你幫警方破獲了香港人口販賣組織的據點,
其實是你借警方的力量,來鞏固自己在黑幫中的勢力是吧?」

我笑了笑便說:「你是不是看電影看太多了?
我跟黑幫一點關係也沒有!我只是個普通商人而已!」

小卡有點生氣的說:「那你怎解釋你和大亨的關係啊?
他可是你母親的兄長呢!」

我吸了口氣並說:「的確是這樣,
但這也不能代表我就是黑幫人士啊!
再說我和你老闆也是十多年的好朋友,
難道你老闆也是黑道中人嗎?」

小卡聽後生氣的說:「你…………
好那我只好把標題命名為李文軒否認與黑幫有關,
但卻承認與黑道大哥的親戚關係好了!」

我生氣的說:「你要是這麼命名,那便等著收我的律師信吧!」

何老闆見勢色不對,

馬上打完場說:「文軒不用這麼認真!小卡你玩笑開太大了,
還不快跟李先生道歉!」

小卡生氣的說:「老闆!你這是什麼意思啊!
我不覺得我有什麼說錯啊!反正我問什麼李生也只會否認而已,
我還有其他工作,算我失陪了!」

說著竟起身離開,

何老闆見這樣便說:「文軒不好意思!你等我一下,
我去和他說兩句,回來再好好跟你交代!」

我點了點頭何老闆便追了出去,

智敏見這樣便說:「主人你之前認識小卡嗎?」

我苦笑著搖了搖頭,智敏見這樣便沒有多問,

那邊箱何老闆追到門外,

拉著小卡便說:「小卡你就不能冷靜一點嗎?」

小卡生氣的說:「我還不夠冷靜嗎?你是我老闆卻只會幫著外人!」

何老闆說:「我一直也沒有說話讓你問啊!只是你要知道!
李生的朋友大部分也是我們的客戶,要是我們和他鬧翻了,
對我們一點好處也沒有啊!除非……………」

小卡說:「除非什麼?」

何老闆說:「除非你有實質的証據,
不然你的報導我是絕對不會刊登出來的!」

小卡說:「難道我之前找到的還不夠嗎?」

何老闆說:「當然不夠啊!這也是我這次帶你出來的原因,
表面上我是想把你介紹給李生認識的,
以你的樣貌和李生好色的性格,你要接近他可說是易如反掌,
到時你便可乘機調查他身邊女生的關係!
而且你和他接觸多了也可順便查一查他跟黑幫的關係啊!」

小卡不解的說:「但他不是你的好朋友嗎?」

何老闆說:「是啊!但是朋友和銷量,當然是銷量比較重要啊!」

小卡聽後生氣的說:「我不會色誘他的!
我自然會有自己的辦法把真相查出來!」

說著便頭也不回的轉身離去,

何老闆見這樣只好獨自回來並說:「文軒剛才真對不起,
但請你放心,我不會讓她亂寫的!」

我笑著說:「不要緊!對了你不是說有份工作要介紹給智敏嗎?」

何老闆色迷迷的看了智敏一眼並說:「是!
這工作應該非常適合朴小姐,不知朴小姐是否有興趣?」

智敏聽後便看著我,

我說:「當然有興趣啊!只是工作性質是什麼?酬勞大概有多少呢?」

何老闆說:「工作的內容就是幫這珠寶店拍一些廣告硬照和一段短片,
只是需要穿得比較暴露,這是他們在歐洲版的廣告,你可以先看一下!」

說著便遞了一本雜誌給我,我拿上手一看,這怎是暴露啊!
這根本是全裸是吧!智敏也好奇的看了看,
只見雜誌上的模特兒全身赤裸,身上只戴了數條十分名貴的珠寶,
遮著身體的重要部位,智敏看後面上馬上紅了起來,

何老闆見這樣便說:「致於酬勞方面大概會有三萬!」

我說:「我覺得不用再說了!」

何老闆緊張的說:「要是酬金方便不滿意,我們可以再談啊!」

我笑著說:「你誤會我意思了!我覺得朴小姐應該十分有興趣是吧!
你不是說過你想賺點錢讓你妹妹好好讀書嗎?」

智敏本想拒絕,但聽出我話中有話,於是只好點頭答應,

何老闆見這樣便高興的說:「那真是太好了!
要不我們現在便到廣告公司,商談拍攝細節吧好嗎?」

我聽後便點頭同意,於是我們便分別駕車前往廣告公司,

在車上智敏跟我說:「主人你認識小卡嗎?」

我說:「只見過兩面而已!」

智敏說:「那她為什麼好像很不喜歡你呢?是不是你輕薄過她啊?」

我笑了笑並說:「沒有啊!先不要說這些吧!一會到了廣告公司,
我要你盡力把這工作接下!」

智敏說:「主人我真的不會!」

我說:「你就盡量展現你作為女性的魅力吧!以你的外貌和身材,
要做到這樣應該一點也不難!」

智敏只好點了點頭,

我把車子停在路邊並說:「要是你不能接下這份工作,
回到別墅可是會有大懲罰啊!」

智敏聽後便說:「我會盡力的主人!」

我滿意的笑了笑,便重新把車子駛往廣告公司,
何老闆和廣告公司的負責人已在門外等著,

何老闆笑著說:「李生,朴小姐,
我和你們介紹這位是廣告公司的陳經理!」

我和智敏都禮貌的和陳經理握了握手,陳經理沒有多說什麼,
只不停的打量著智敏,智敏被看得有點不好意思,

陳經理笑了笑並說:「想不到真的這麼像呢!你們不說,
我還真以為她就是孝敏啊!」

何老闆說:「我沒介紹錯吧!」

陳經理高興的說:「當然沒介紹錯啊!
只是酬金方面你有跟朴小姐說過嗎?」

何老闆說:「價錢方面我有跟她們說過,朴小姐應該覺得沒有問題吧?」

智敏想了想便說:「你們的廣告要我裸體出鏡,三萬好像有點少啊!」

陳經理想了想便說:「我就實話實說吧!像你這樣沒有拍攝經驗的新人,
三萬已是天價了,要是朴小姐不滿意,那我只好另外再找她人了!」

智敏聽後便說:「那我也實話實說吧!我是李先生的朋友,
錢我自然是不太缺,但要讓我全裸出鏡,如果沒有5萬,
那你便另找別人吧!但你要找一個和明星這麼像的素人,
我相信有一定的難道啊!再說之前我還跟李先生被記者拍到,
你覺得有新人能有我這樣的知名度嗎?」

陳經理笑了笑並說:「朴小姐果然聰明!那好吧!
價錢我再跟廠商那邊商量一下!你們在會議室先等一會吧!」

說著便走回辦公室,

何老闆見這樣便說:「朴小姐想不到你不單人長得漂亮,
而且還這麼懂得討價還價!」

智敏尷尬的笑了笑,

何老闆說:「對了,不要怪我多事,文軒她是你的女朋友是吧?」

我說:「她是我的紅顏知己而已!你可不要亂寫啊!」

何老闆意會的笑著說:「當然當然!」

剛說完陳經理便走了出來並說:「廠商方面說沒問題,
但是他們的老闆想先見見妳,詳情明天到他們公司詳談!」

智敏聽後看了看我,我點了點頭,

智敏見這樣便說:「好啊!」

陳經理笑了笑便說:「好吧!這是他們公司的咭片,
明天早上十點我們在他們的公司見面吧!」

何老闆見這樣便說:「很好我們談完工事,
是不是該談談私事啊!陳經理這邊剛好有一班模特兒在拍攝寫真,
而且工作也快完成了,要不我們今晚就到文軒的遊艇上開派對吧!
文軒你說好不好啊?」

我笑了笑便說:「好是好!只是不知陳經理是否賞面!」

陳經理說:「當然好啊!我也想多認識朴小姐呢!」

我笑了笑便說:「好,那我讓遊艇會那邊準備一下,
一小時後我們在中環碼頭公眾碼頭集合吧!」

何老闆說:「你不是和我們一起前往嗎?」

我說:「我要和智敏先去拿點東西!一會見吧!」

和他們道別後我便和智敏離開,

智敏奇怪的說:「主人我們要拿什麼啊?」

我笑著說:「你難道忘記了你裡面什麼也沒穿嗎?我現在帶你去拿衣服啊!」

說著便牽著智敏走到小翠的時裝店,
剛進門口小芬便親切的走了過來,我讓小芬幫智敏選一些衣服,

小芬看了看智敏便說:「老闆要選暴露一點是嗎?」

我笑著點了點頭,小芬見這樣便讓我和智敏在鏡房等候,

走進鏡房智敏馬上說:「主人這不會又是你的炮房吧?」

我說:「不是!這是我的行宮,只有小翠才有資格和我在這開心開心!」

智敏臉上閃過一絲不快,我沒說什麼便坐下拿出手電致電給遊艇會,
讓他們幫我準備船隻,水手和派對所需的物品,我剛掛上電話,
小芬便拿了數套衣服進來,我選了一套白色露背套裙讓智敏試穿,
智敏穿上後,美好的身段完全突顯出來,而且本來比較細小的胸部,
也因為裙子的關係整整大了一圈,一雙美腿更是從裙子的開叉,
若忍若現的露了出來,

我十分滿意的說:「就穿這套吧!小芬你幫我拿對高根鞋給她吧!」

小芬聽後便離開鏡房,

智敏走到我身前並說:「主人我穿這樣美麗嗎?」

我說:「美麗!」

智敏聽後便用手輕輕的掃過我的大腿並說:「主人你想要我嗎?」

我伸手進裙子一摸,想不到智敏的小穴竟已全濕了,

我有點不高興的說:「你忘了我剛才說什麼了嗎?」

智敏說:「主人難道我和你經歷了這麼多,
到現在我還只能是你的奴隸嗎?」

我抱著智敏說:「你怎會只是我的奴隸,只是我答應過小翠,
這地方只屬於我和她的,難道你會喜歡一個不守信用的主人嗎?」

智敏聽後便說:「那你也會找一個地方只屬於我和你的嗎?」

我吻了智敏一下並說:「會啊!只要你想!」

智敏開心的笑了笑並吻了我一下,剛好小芬也拿了雙高根鞋進來,
智敏穿上後轉了轉身給我看,

我滿意的說:「小芬你真是十分利害!
衣服和鞋子還真是佩對得十分好啊!」

小芬笑了笑並說:「是朴小姐身材好,才把衣服穿得這麼漂亮而已!」

我說:「那我們先離開了,又什麼事你便致電給我吧!」

小芬點了點頭並送我和智敏離開,我們沒有多浪費時間,
便直接乘出租車到公眾碼頭,
何老闆和陳經理還有一大班漂亮的女生已在等候,我們打了個招呼,
我便致電給遊艇會,讓他安排我們登船,登船後水手招呼我們坐好後,
便詢問我想到什麼地方,我想了想便讓他們把船開往南丫島,
水手聽後便馬上去安排,我見這樣便吩咐侍應開始晚宴,
遊艇會安排得十分周到,幫我準備了很多美食,
晚宴以自助餐形式進行,我們各自拿了些食物後,
便坐在一起邊用餐邊聊天,
那群模特兒聽到智敏將會接下手飾廣告的時候,
都充滿敵意的看向智敏,
原來那廣告本身是打算從他們之中選一人出來拍攝的,

何老闆見這樣便說:「都怪我不好,
是我邀請朴小姐參與廣告演出的!我把這杯乾了,算我和你們陪罪吧!」

說著便拿起酒杯一飲而盡,

陳經理笑著說:「是你自己想喝酒是吧!你今天把李生介紹給他們認識,
不是幫了她們大忙嗎?」

其中一名叫嘉善的模特兒說:「此話怎說?」

陳經理說:「你們不認得李生嗎?他就是億萬媳婦的老公,
李文軒啊!你們不是常常想著嫁入豪門嗎?李生身邊可全都是達官貴人啊!
你們大可讓李生給你們介紹介紹啊!」

那群模特兒聽後馬上圍到我的身邊,

嘉善笑著說:「原來你就是李文軒啊!聽說你公司的不老藥,
效果十分之好,不知是不是真的呢?」

我笑著說:「是啊!服用後便可保持青春!」

另一個叫瑩瑩的模特兒說:「效果我們已聽說過了,
只是價錢也太貴了吧!聽說一個療程便要花三百多萬,
李生既然我們已經認識了,費用方面能不能便宜點啊?」

此話一出大家也跟著起哄,

我笑了笑便說:「公司的事都由我老婆負責!我可作不了主啊!」

嘉善見這樣便說:「那你總能介紹嫂子給我們認識吧?」

何老闆笑著說:「文軒看來你老婆比你受歡迎呢!」

我說:「看來是這樣啊!要不這樣吧,看什麼時候她有空,
我們一起吃過飯吧!」

嘉善說:「好啊!那你記得找我啊!」

說著便拿過我手中的電話,並把自己的電話號碼儲存進去,
嘉善把電話交還給我的時候,

更故意在耳邊說:「記得找我啊!」

邊說還邊用指尖輕輕掃過我的手背,我明白她話中有話,
於是便笑著點了點頭,嘉善才剛轉身,我便看到智敏不悅的看著嘉善,

我馬上拉智敏到旁邊並說:「你怎麼了啊?」

智敏生氣的說:「主人她在引誘你啊!」

我笑著說:「那又怎樣?」

智敏著急的說:「我………我就是看不過去!」

我說:「你是在吃醋吧?」

智敏只是低下頭沒有說話,

我想了想便說:「不說話是嗎?那我讓你更吃醋好了!」

我沒等智敏回應便拉著智敏到船長套房,我把房門關上,
並脫去智敏的衣服,智敏順從的沒有一點反抗,把衣服脫掉後,
我便讓智敏走進衣櫃內,

智敏有點不解的說:「主人這是為什麼啊?」

我笑著說:「你只要乖乖服從便可!」

智敏聽後便走進衣櫃內,我讓智敏雙手舉高握著櫃頂的柱子,
我則從上次路營的背包中拿了副手銬和塞口球出來,
並幫智敏帶上,帶好後智敏搖了搖頭,並發出悟悟的聲音,

我邊握著智敏的乳頭邊說:「你乖乖在這等一會吧!一會給你看好戲呢!」

說著便把衣櫃的門關上,由於衣櫃的門是百頁的設計,
所以智敏能清楚看到房內的情況,我回到船倉,

何老闆便好奇的說:「文軒怎麼只有你一人啊?朴小姐呢?」

我說:「她有點不舒服所以我讓她先休息了!」

陳經理說:「那讓她多休息吧,李生這班小妮子說要和你比酒呢!」

我笑著說:「好啊!誰怕誰!」

酒過三巡大家也有些醉意,我見這樣便安排她們到客房休息,
奈何房間只有五間,於是只好讓那班女生平分三間房間,
陳經理和何老闆一間房間休息,分佩好後我便回主人房等著,
我預計嘉善一定會來找我,怎料等差不多半小時還沒有人來,
於是我便打開櫃門並解下智敏的口球,

智敏有點幸災樂禍的說:「主人不是要讓我看好戲的嗎?
看來是你誤會了呢!人家只是想要不老藥而已!」

我苦笑著說:「現在時間尚早,你怎知一會會沒人來呢?」

才剛說完房門便傳出了輕輕的敲門聲,
我馬上把塞口球重新幫智敏帶上,關上櫃門後,
我便打開房門,如我所料來者正是嘉善,

只見嘉善拿著一瓶烈酒站在門外並說:「文軒要陪我喝一杯嗎?」

我笑了笑便邀請嘉喜進來,嘉善進來後順手便把門鎖上,

我見這樣便說:「 孤男寡女獨處一室,你不怕有什麼損失嗎?」

嘉善雙手抱著我並在我耳邊說:「難道你不想要我嗎?
還是怕被你老婆發現啊?」

我說:「我有什麼好怕的?只是你不怕被何老闆發現嗎?
這可是會登上雜誌封面啊!」

嘉善邊在我耳邊吹氣邊說:「能和你傳緋聞,不是正好提高我的知名度嗎?」

說著便吻向我雙唇,我也毫不客氣,抱著嘉善便吻了起來,
吻了一會嘉善便把我推倒在床上,自己則站到我身上,
並慢慢把衣服脫,我邊看嘉善為我跳的私人脫衣舞,

邊笑著說:「你還真是多才多藝呢!」

喜善趴到我身上並說:「我還有很多才藝你不知道呢!」

說著便輕輕掏出我雞巴並含在嘴中吸啜,智敏看在眼中,
心中忌火中燒,但小穴卻不爭氣的濕潤起來,那心情的反差,
讓智敏的小穴感到一陣就搔癢,智敏想伸手去按摩一下小穴,
奈何雙手被鎖著,於是只能不停摩擦大腿,
就在摩擦得正舒服的時候,
智敏不小心膝蓋撞到衣櫃的門發出拍的一聲,
嘉善本專心吸啜我的雞巴,卻被響聲嚇了一跳,

嘉善倚到我身上並說:「是什麼聲音啊?」

我說:「也許是大浪把一些物件弄掉了吧!」

嘉善說:「人家很害怕啊!」

我笑著說:「你不似這麼膽小啊!」

嘉善笑著說:「你想今晚就躺著不動嗎?」

我聽後便趴到嘉善身上,抱著嘉善雙腿便準備用力幹進去,

怎料嘉善卻制止了我並說:「你還沒戴避孕套啊!」

我說:「我現在到那找避孕套啊?」

嘉善尷尬的說:「在我的手袋有啊!」

我邊從嘉善的手袋拿出避孕套邊說:「你怎會隨身帶著避孕套啊?」

嘉善尷尬的說:「媽媽說女生要懂得保護自己!」

我沒有多問便戴上套子準備幹進去,

嘉善再一次制止我並說:「你要溫柔點啊!」

我吻了嘉善一下,便抱著嘉善雙腿,並用力的幹了進去,
嘉善忍不住呀的一聲叫了出來,

並說:「文軒輕點啊!人家受不了!」

我沒有回應便大力的抽插起來,還真想不到嘉善的小穴竟如此緊緻,
肉壁竟緊緊的包住我的雞巴,而且嘉善本身淫水分泌得比較多,
幹起來還真是十分舒服,幹了一會嘉善便用力的抱著我,
小穴更是一陣陣的收縮,我知道嘉善要高潮了,
於是便加快速度抽插,嘉善本想忍著不叫出聲,
怎料我突然加快速度,於是嘉善便用力咬住手臂,
我強忍著痛楚,繼續用力的抽插,不一會嘉善便達到高潮,
嘉善嘴上一鬆,我也忍不住把精液射了,
我躺到床上並從銀包拿了一疊一千元紙幣放在桌上,

嘉善不高興的說:「你當我是什麼啊?」

我說:「我們認識第一天,你便來找我幹炮,
而且隨身還帶著避孕套,你覺得我可以把你當什麼呢?
對了如果錢不夠你再跟我說啊!」

嘉善聽後便生氣的說:「錢我不會要的,我也不打擾你了!」

說著便穿好衣服,並拿回自己的物品離開,
我看著嘉善的背影覺得有點對不起她,
我沒有多想重新把門鎖上後,便打開衣櫃的門,
只見智敏已滿身是汗,身子更是微微泛紅,

我伸手邊按摩智敏的小穴邊說:「怎樣啊!剛才的戲好看嗎?」

智敏不高興的看向一旁,我把兩隻手指伸進智敏的小穴輕輕抽插,

並說:「不好看我話,那我只好再讓嘉善進來再演一次好了!」

智敏聽後馬上搖了搖頭,我解下智敏的塞口球,

智敏活動一下小嘴便說:「主人你就只會欺負人家!」

我笑著說:「那剛才的戲好看嗎?」

智敏還是沒有說話,

我有點生氣的說:「不說話是吧!我偏要讓你說好看!」

說著便解下智敏,並把智敏雙手反銬在身後,
我拿了兩個衣夾把智敏的乳頭夾住,智敏痛得眼淚也流了出來,

我說:「願意說好看了嗎?」

智敏還是不說話,我知道痛楚是不會令智敏屈服,
於是便轉變策略,我邊用手輕輕的按摩陰核,
邊用舌尖舔弄智敏的小穴,不一會智敏便發出有節奏的呻吟聲,
就在智敏快高潮的時候,我卻突然停下動作,智敏馬上看著我,

我笑著說:「願意說了嗎?」

智敏還是生氣的沒有說話,於是我便倒了杯酒坐到旁邊休息,
過了一會我見智敏已平復不少,於是便再次舔弄智敏的小穴,
這次智敏很快便進入狀況,轉眼便到了高潮邊緣,
我馬上停下動作,智敏有點不耐煩的看著我,

我笑著說:「還是不願意說嗎?不過現在說了也沒用啊!
為了懲罰你的倔強,我決定讓你多忍受十次這樣的折磨好了!」

智敏還是沒有說話,我見這樣便繼續舔弄智敏,
智敏起初也能忍著,但隨著接近高潮的次數越來越多,
智敏開始招架不住,終於在第七次的時候,

智敏求饒道:「主人饒了我吧!我以後不敢了!」

我笑著說:「不行啊!還有三次呢!」

智敏聽後便失控的說:「主人不要啊!我真的知錯了!
求你饒過我吧!我真的受不了!」

我想了想便說:「當然不能啊,要是這樣你怎會記著呢!」

智敏說:「主人我會記著的!求你快給我吧!嗚嗚…………」

說著竟哭了起來,我沒有理會並繼續挑弄著,
好不容易智敏再次接近了三次高潮,

智敏馬上說:「主人為什麼要停下啊!不是說再多三次就可以嗎?」

我說:「是啊!我是說停止懲罰而已!但我可沒說過要讓你去呢!」

智敏著急的說:「主人求你讓我去吧!剛才的戲很好看!
我以後也不會嘴硬的了!」

我笑著坐下並說:「好啊!那你先幫我吸出來吧!
如果我滿意我再讓你去啊!」

智敏聽後馬上掙紮著跪到我面前,想也不想便一口含著我的雞巴吸啜,
明顯智敏吸得比平時賣力很多,不單用力的吸著雞巴套弄,
舌尖更在嘴中不停的打轉,不一會我便被智敏吸了出來,
智敏也順從的把我的精液喝下,我滿意的點了點頭,
並把智敏的手銬解開一邊,我把手銬重新銬在床頭的架子上,

我說:「我十分滿意,現在你可以用你的左手舒服的去了!」

智敏聽後沒有多說,便把左手伸到小穴按摩,
我從背包拿了根電動假陽具,我把電池卸下,
並把假陽具遞給智敏,智敏看了看我便接過假陽具,
並放進小穴中抽插,我坐到旁邊看著,
抽插了一會智敏便達到第一次高潮,但明顯智敏並不滿足,
於是便繼續抽插,不一會便又達到第二次高潮,
但智敏還是感到不滿足,

智敏邊抽插邊說:「主人人家想要你啊…………」

未完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