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不倫戀情]

三家春

[複製連接]
查看: 2797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freeze1014
Editor | 2019-2-24 18:45:57

故事發生于一九世紀初年˙古太尉是太尉纺染工廠老板,曲得丈是工廠纺織部領班,申有吃是工廠染整部領班˙現在叙述1922那年起始的一段˙  

1922那年,古太尉四十一,古妻三十九,古大為二十˙申有吃四十,勵氏三十八,申挴秀十九,申蘭秀十八˙曲得丈三十九,桂氏三十七,曲更林十八[小蘭秀兩個月]˙  

[一]陪更林曲得勵氏  

  1920是工業起步年代,纺織染整都是使工業發達,經濟繁榮,社會安定,人民富裕的工業˙太尉纺染工廠在曲,申二人協助古太尉經營管理下,十幾年來著實赚錢,所以古老板把曲,申二位領班倚為左右手,二位領班住在工廠廠區,二家相距不過幾十公尺,古老板住在工廠外,距離二家也不過幾百公尺,尚不到半里路程,三戶人家的關係,自然是特別的親密˙  

1922工廠12週年慶那天,曲領班在同仁聳恿下,和他們一起聚賭同歡,那天手氣奇佳,赢了不少錢到半夜才回宿舍˙  

1920年代剛步入了有電燈的時代,只有城裡或廠裡才有10支光20支光[就是10W20W]的電燈,夜晚9——10時就要息燈,那年代沒有路燈,所以他是摸黑回到宿舍的,進房見妻子與兒子在炕上睡了,兒子甜睡在裡邊,妻子二手環抱著兒子,二人貼得好緊˙妻子短衫裙子,裙子很薄,透視看去,可以見著裡邊包著陰戶的袴布已經脫了,妻子的屁股臀部圓圓凸出,可以說是曲線玲珑,體態風流˙  

  曲領班的小腹下面一陣躁熱,肉棍已經翘起,脫了褲子,也來不及唤醒妻,掀起她小腹下面的裙子,一手捏著自己的肉棍,大屌沿著她的腚溝,陽具串穿她屁股襠部之間,就肏向她的陰戶肉屄,另一手移到她的胸前抓著她的大奶˙[原來曲領班陽具雖不很粗卻是很長,行房由后方進兵,是他夫妻之間常用之體位],曲領班但感到婦人奶子更大,腚肉更加圓厚,陽具已經肏入陰戶,經過了一陣出入肏抽,只感到婦人原已濕濕的陰戶,更加淫水泛濫,炕上垫著的被褥也沾濕了一大片˙  

  此時婦人回頭,二人在昏暗之中對看,原來他所肏的不是自己的妻子桂氏,而是那比桂氏更加肉感的申妻勵氏˙男人的陽具還在婦人的陰戶中滑進滑出,二人一時尷尬,赧[ㄋㄢˇ]然對看著一笑,彼此都不出聲,而二人淫興更盛,肏抽得更快,動作更大˙終于二人都一陣噓籲,曲領班的陽具顫抖,在他的嘶吼聲中,噴出了大量的陽精,婦人的口中發出「哼……哼……」的聲音,淫水更多˙  

  這一陣的天搖地動之中,曲更林實在已被吵醒,而此時他的下體陽物,卻被勵氏捏在手中,他的背后貼著勵氏的一對巨大乳房,其中一只被他父親的手捏著,另一只晃得更利害,熱熱呼呼的,害得更林陽具挺直的翘著,口乾舌燥,但他卻找不到發洩的通道˙經過了這一番的偷歡交構,曲領班累得翻身仰面要睡,勵氏呢,她左手捏著曲領班的大屌,右手抓著更林的陽具閉上了眼,淫欲充分滿足也想要睡了,然而更林的陽具硬硬地翘著,卻也好像很倦的樣子,也想要睡,卻是為何,原來——  

[二]桂氏託勵啖子鷄  

  原來桂氏被員工太太三缺一找去打麻將,託勵氏來陪寶貝兒子,未到傍晚勵氏就到曲領班宿舍,二家人本來就很熟,勵氏生了二女卻無兒子,喜歡曲更林像自己兒子一樣,更林自**時候就受三家大小寵愛,總被勵氏摟著抱著,常倚偎在勵氏懷中摸她一對巨乳,甚至吸她奶頭,勵氏樂在其中,就撫摸更林全身,捏他的小鷄鷄˙近一二年,更林大了,就不好像已前那樣放肆˙今天白天很熱,勵氏穿薄榇衫,沒有襪胸,一對巨乳隨她走路會顫抖,裙子下面沒有袴布,一見更林就笑著說「今天我就作你媽……」摟著更林進屋上炕˙  

  更林原來就戀著勵氏,白天那麽熱,他光著上身,一條犊鼻短袴頭,得父親遺傳,陽具已有15。5cm,龜頭恰好露出犊鼻短袴袴沿,勵氏摟他,二人如此靠近,龜頭就貼在了勵氏腚肉上及大腿上,更林不由神蕩魂移叫「勵姨我的弟弟好難過——喔」勵氏說「勵姨來幫你看看……喔……媽媽來幫你看看」說著伸手捏他的玉杵肉具,說「怎麽這麽燙?發燒了?……媽媽來幫你吹吹,幫你含含」  

  說著低下身子,張開嘴唇把更林的龜頭含進了嘴裡˙更林剛一上炕,就已褪下了短袴頭,勵氏含他龜頭時,二人已是69相對,而勵氏上炕跨步時,裙子就往上縮至大腿根,已遮不過陰丘,陰戶就在更林眼面前,隆起的陰阜顯得那麽飽滿,粉紅色的兩片赤貝,細長的玉溝,於是更林伸手去摳她的陰戶,更張嘴伸舌舔她的陰唇,讓她癢到屄心子裡去了,勵氏把他的龜頭肉具含得更深,小手套弄他的玉杵下部及卵袋,勵氏含著他的龜頭「哼——哼——唧——」,忍不住鬆口轉身,蹲在更林身上,小手捏他的玉杵,將陰戶套了上去˙  

  更林眼看著面前蕩著的二隻大奶,就左手捏她右奶,張嘴含著她左奶頭,右手摟著勵氏腰部下面,壓著她圓臀大腚,亢奮的挺動下身,陽具迎合著她的陰戶頂磨,經過這樣一陣出入肏抽,她的陰道突然開始急速收縮,像魚兒在水面呼氣般的吸吮陽具,收緊咬住大龜頭肉冠的稜溝,更林的陽具像是一條燒紅了的鐵條,二人陰部交接之處,像熱油中溅進了水,二人熱烈的交構著,終于陽具顫抖,噴出陽精,幾分鐘后,更林漲紅粗硬的肉棒,才漸漸恢復原狀,勵氏趴在更林身上也洩了身,身子軟了,二人熱情漸退,天色漸晚漸涼,勵氏便將更林抱在胸口,二隻大奶,貼著更林背部,手捏他的玉杵肉具,二人就睡著了˙elliot2007-10-1810:44  

[三]息母忿子慰桂氏  

  桂氏麻將一直小輸,天色微熙,牌局至北風北,她自摸大牌反而變成小赢,很高興地回宿舍˙開鎖推門入戶,再進房上炕,只見炕上三人都是仰天熟睡,勵氏居中,二手各捏父子二人的陽具˙桂氏進房的聲音驚醒了勵氏,勵氏鬆開了捏著父子二人陽具的二手,翻身坐起,赧然地說「桂妹你回來了」,桂氏說「辛苦你照顧著他們父子」,勵氏挪動屁股讓出空位,桂氏上炕,坐在勵氏更林中間說「他們父子該沒有讓你為難吧」勵氏說「自家姐妹別客氣,我照顧他們父子,只要你放心就好,我也該回去了˙」說著下炕往外,回自家宿舍˙  

  桂氏打了一夜麻將,當然很睏,靠著兒子就睡著了˙次日母子二人睡到日頭高掛,伸著懒腰醒來,曲領班已到工廠上工去了˙桂氏樓著兒子說「勵姨和你們是怎麽了」,更林起先吞吞吐吐,經不住母親的細聲追問,一五一十把自己和勵姨怎麽交構,有多快樂舒服,二人睡著后,又怎麽一陣天搖地動把他吵醒,他一直聽著曲領班和勵姨的交歡——˙  

  桂氏忿忿地說「哼,我兒子的第一次給了你勵姨,可讓她樂著了」,更林見桂氏不悦,賴在母親懷中說「媽你不要生氣,你罰我好了」桂氏說「罰你甚麽」  

  更林不住往母親懷中摩蹭著,桂氏又說道「罰你替我捏背按摩,到我舒服才可罷手」,更林翻身就用手捏母親肩背,又捏又按又摩又撫又揉,他撫著摩著,大手往下移到腰部又到了前胸,揉著桂氏的乳房,又去捏桂氏紅棘般的奶頭˙桂氏奶子也大,又十分敏感,心中原就幻想著思戀著,勵氏與更林父子交構的情形,更林又說那是有多快樂舒服,一直幻想著如果自己與兒子交構,兒子肏著自己的騷屄的那種亂倫不當的淫行˙  

  然而桂氏又想著兒子好大的陽具,她的小手就不知不覺摸到了兒子的小腹,兒子也很配合地挺起下身,陽具自然到了桂氏手中,桂氏的身體在兒子的手下變熱了,兒子一手摸著她奶子,另一手解脫了她的衫裙,桂氏在炕上赤條條的樓著赤裸精壯的兒子,不停地抱緊又再緊凑一點,二人的四片濕潤的嘴唇相碰,桂氏的舌頭像小蛇一樣,從兩人牙齒中間穿過,绞住兒子的舌頭,在口腔裡翻滾,津液順著舌頭送來,汩汩[ㄍㄨˇ]地灌進兒子的喉嚨。  

  兒子伏在桂氏身上。兩個人的肉一碰肉,都是一顫,身體挨在一起,恨不得融進彼此的身子裡。[勵氏,桂氏都是肉彈,又在狼虎之年,更林精壯像條牛]桂氏軟軟的二只大奶,貼著兒子硬硬的胸肌,滑滑肉肉的小腹貼著粗糙的毛毛的男兒下體,下面桂氏用手捏著的兒子的陽具,已引到了桂氏屄口,那裡的屄毛茂密,無比柔軟,桂氏的淫水流得炕席上到處都是,桂氏兩條腿朝天張開,張大到不能再大的地步,兒子的肉屌玉棍一滑,進入了他原來出生時所經之通道,亢奮的陽具,迎合著陰戶的吸纳,經過一陣進入了又抽出的猛肏激抽,陰道開始收縮,像魚兒水面呼氣般的吸吮陽具,咬住龜頭,更林陽具像是那燒紅的鐵條,二人全身都炸了開來,渾身的力量集中到一點上,最後兒子射出精液注入桂氏子宮內的,桂氏流出捐捐淫水,母子抱在一起閉上了眼。  

[四]遵母命挴蘭孝父  

12週年慶那天下午,勵氏交代二個女兒,自己要替桂氏照顧更林,說「你們可要像我一樣照顧你們的爸爸,我回家是會問你們的爸爸的喔」˙勵氏出門挴秀蘭秀就一個打掃一個煮飯燒菜,等著申領班回家˙  

  申領班一回到家,就聞到飯菜香味,說道「我餓了累了,先吃飯吧」,二個女兒照顧了爸爸吃飯,吃完申領班往炕上仰面躺下,聞到勵氏的香水味,問道「你媽呢」,「媽到桂姨家去照顧更林,要我們像她一樣照顧你」,「那怎麽有媽的香水味呢」,「那是我們用了媽的香水,我們可是要像媽一樣來照顧你,服伺你的喔」,「你媽也不過是替我捏背按摩而已」,「不要騙人,我們隔著簾布,每次都聽到你好舒服的哼哼」˙  

  原來二個閨女年齡漸大,申領班家的炕原比曲家長些,就在抗中央垂掛了一大片簾布,白天捲起,晚上作為區隔˙但是他與勵氏都在壯年,幾乎夜夜春宵,行雲布雨之時的「哼,呵——哼,呵」淫聲浪語,早就讓二個女兒聽得春心大動,淫興勃發˙二個處女,初時自摸,后來抱在一起,相互撫摸乳房,摳屄,或是二人69相對,互相伸舌舔吃陰戶,父母雲停雨止,二人也放鬆身心,才能入睡˙當下就道「我們也替你捏背按摩而已,但也要像媽一樣讓你舒服的哼哼才行」˙  

  申領班說道「我和你媽是在行房性交」,「那我們也與你行房性交」,「父女性交是亂倫,是不可以的」,「那為啥」,「第一法律社會不許,第二生下小孩大部份會與平常人不一樣的」,「一定嗎?啥不一樣的」,「不一定」  

,「那我們不說出去,不生孩子,我們爺仨也要行房性交,也許不生孩子,生孩子也許奶子特大,卵蛋特大,鷄巴特長」˙  

  說著挴秀蘭秀上炕,挴秀把父親短衫掀起脫了,就替他捏背按摩,蘭秀也不落后,解了父親绔帶,绔子往下一拉,父親下身只剩一條犊鼻短袴頭,陰部凸起一大塊,那一條陽物在薄短袴裡十分顯眼,龜頭已露出袴沿˙  

  挴秀的奶子貼在父親背上,她用手拂著父親結實的胸肌,嘴巴吐氣,舌頭像小蛇一樣地,鑽進了父親的耳孔,讓申領班感到心癢難忍˙蘭秀先按摩父親的小腿大腿,聞著父親的男性氣味,而心跳著,摸著捏著,又讓她摸到了大腿根,有短袴隔著的陰部,捏著父親的鷄巴,淫心已動,就拉下犊鼻短袴,讓陽物自在地翘起,蘭秀把臉貼上,再用嘴唇覆蓋上父親的陰莖,含進口中用舌尖攪,下面覺得愛液從她的陰道里慢慢的流出˙  

  申領班眼看仨人把持不住,說道「我也可以替你倆止癢,但是我們要守住最後一關,不行房性交,不奪你倆的紅丸,你倆嫁人時也有面子」說完自己仍是仰面躺著,二女已脫光衣衫,696地側身躺在父親的兩邊,兩人用手沾了自己陰戶淫水,套弄父親的鷄巴,下面争著把陰戶凑到父親的嘴唇上,申領班扣一只屄,舔一只屄,滿手滿口都是陰液˙二女漸漸累了,仰面躺著說道「用你的鷄巴在我兩的屄口蹓蹓好不好嗎」,父親心中恨不得要好好的肏二個女兒,陽具磨著淫水淋淋的陰戶口,也已消魂,決心不肏二個女兒˙爺仨玩了兩個時辰[四小時]才相繼入睡  

[五]許婚姻勵氏回舍  

  勵氏出了曲家回去,微亮的天光中,小路對面馳來一輛自行車,迎面撞得勵氏一屁股就坐到地上,年青人下車來扶她,勵氏一看原來是古大為,早晨騎自行車運動,大為忙問「勵姨傷著那裡?」,勵氏回說「摸一下勵姨屁股裂了沒,我覺得腿子沒力,你去看看傷著那裡了?你也摸一摸嗎~」,說著二手搭到大為身上,全身扒在大為胸前,二只巨大的奶子,貼上了大為的小腹,像是要站起來,大為二手從她腋下攙扶往上時,二只大奶夾著了大屌,大為陽具硬了起來,勵氏又說「你快去看看去摸呀~」,勉強站起,小手拉著大為的一只手,要他去摸,大為彎下去摸勵氏的臀部,勵氏又說「要把裙子掀起才看得到~」,大為轉身蹲在勵氏屁股後面,掀起裙子,看著勵氏光滑圓大的臀腚,天光之下看見只有尻下一小片皮膚微紅,用手指輕輕按撫「勵姨痛嗎~」,勵姨「嗚~又痛又麻,你快看仔細,輕輕地幫我糅糅按按呀~」大為掀起了裙子,見著尻下的屁股陰溝,及其前面隆起的陰阜陰毛,陰戶全部裸露,手指輕按尻下屁股陰溝,接著滑到了陰阜,穿過陰毛插入陰戶˙勵氏小手原在大為運動短褲上,此時也伸入褲管把大為硬了的陽具捏了出來,上下套弄起來˙  

  勵氏說「你喜歡勵姨嗎?」,「喜歡~」,勵氏又說「你愛挴秀嗎?」「我好愛~」,勵氏又說「我要把挴秀許配給你,高不高興?」,「我要挴秀,也要你作我媽」,勵氏說「好吧,我與你媽都有此意,聽說你媽要出門是嗎?」「媽要到上海一個禮拜,說是要請你與桂姨來幫忙~」,「你愛桂姨嗎?」,「我也愛~」,「你愛你媽嗎?」,「我當然也愛~」,「你都想要和她們親熱要好嗎?」  

,「我也都想要愛你們,和你們玩」二人一面對答,一面大為手指輕插她陰戶,勵氏捏著了他陽具上下套玩,大為手指著路旁石墩說「你要坐一下嗎?」  

,「我屁股痛怎坐,要麽坐你腿上?」,大為攙扶勵氏,自己先坐上石墩,坐好,二手扶著勵氏腰部,把她的身驅往自己腿上放下,勵氏故意扭腰開腿,捏了大的為陽具,往陰戶口上摩,大為二手自勵氏腰部,在短衫裡移到勵氏的大奶上,手指捏著她的乳尖,二人實在是未曾真肏已消魂˙  

  看著天色更亮,勵氏說「我要回家了,今天到此為止吧,以后我在暗中安排,有你這小色鬼高興舒服的」,說完二人分手,勵氏高高興興地回宿舍˙  

  勵氏開鎖推門入戶,再進房一看,炕上申領班夾在挴秀蘭秀之間,爺女仨人精光赤裸,精壯父親的大屌之上,覆著女兒小手,自己雖然開放,夜裡吃了兩大餐,又用了早點,見到如此情形,仍舊很吃驚˙但身子實在累了,就撥開了兩個女兒小手,叫醒二人說「大梅小蘭起來,看你兩這樣也不害臊~,你們先去作早點,好讓你爸上工,我累了,昨夜事情,等我睡醒以后再講~」,蘭秀說「我們照媽教代的,像媽一樣照顧爸服伺我爸了,不信問吧」,勵氏不理她,上炕倒下就迷迷糊糊睡著˙  

  矇矓之中申領班穿衣出去,兩個女兒上炕又摟著自己來睡,直到日頭高掛,母女仨醒來,開始細語問答,兩個女兒也細說了與父親怎樣撫摸,他舔她們的二只騷屄陰戶,女兒吃父親的陰莖——˙說到父親不許與她們真肏屄,要守住最後一關,不可行房性交,不奪我倆人的紅丸,好讓我倆嫁人時有面子˙勵氏直讚申父有見地,說「你倆嫁人以后,媽就讓你倆放心的去玩~」,又把心中要把挴秀許配給大為,蘭秀許配給更林的想法,告訴兩個女兒,挴秀蘭秀都滿懷喜歡,也感佩勵氏的安排,都去貼著勵氏,母女互相摸乳撫弄,互相舔吃騷屄陰戶,快樂輕鬆地戲鬧˙  

〔六〕巧安排仨婦聚話  

12週年慶后第三天下午,勵氏挴秀蘭秀母女仨正懒洋洋光溜溜在炕上戲暿著的時候,院外有敲門聲,又有人叫說「我是大為,請開門~」,母女仨套上衫裙,來不及包襪胸布及袴布,由挴秀去開門˙  

  挴秀開了門,那陽光由她背后照射過來,薄薄的衫裙像半透明的印花玻璃紙,挴秀兩隻大奶子啊,吊锺式的往前頂聳著,粉紅的乳晕,兩顆大奶頭如熟透的紅葡萄一樣,下面是一個大包長著一片黑而發亮的毛,包的中間隱約可見一條細裂縫,裂縫猶如花蕾,那是母女仨人的戲弄愛撫,使她的陰唇已微微打開了,引得大為下面的小弟弟立即硬起,大屌的龜頭露出了短褲管沿外˙  

  挴秀大為本就自小一起玩,勵氏又說要把她許配給大為,挴秀就過去貼著大為,大奶靠上了他的肩膀,一只小手關門,要大為把騎來的自行車靠牆,另一只小手一甩,就碰著他的短褲管沿,反手抓著他大屌的龜頭,把陽具拉出了褲管,和他拉著,貼著他身體往裡進房˙  

  二人進房,勵氏對著大為說「你就炕上坐吧~」,大為說「我媽要請勵姨去一下,然后我還要去請桂姨呢」,蘭秀在挴秀身旁瞄著大為的陽具說「玩一下再走,可以嗎?」,大為轉身到蘭秀與挴秀中間,雙手摟著她們,二對大奶都貼著他,挴秀不捨地說「下次來」,大為轉身把陽具挣脫挴秀小手˙勵氏對著蘭秀挴秀說「我這就去古家」,勵氏隨即在衫裙裡面包上襪胸布及袴布,就與大為一齊出門,蘭秀挴秀不捨地關門˙  

  二人才關上門,勵氏轉身就去摟著大為,把他的陽具塞回褲管,沿著短褲輕輕撫摩,說「我和桂姨到了你家,你便和更林一起,來這裡和蘭秀挴秀玩,愛摸愛抱都行,但是絕不要戳破她兩的處女膜,要留著洞房驗紅,婚前你要是難過,我替你想法讓你痛快,你騎自行車去載桂姨,我走到你家,到時與你媽說一聲,你們就可以在我家玩兩個時辰」˙  

  原來目前還在暑假后期,四人自小一起玩,他們目前也都過了**尷尬期,而到了春心激盪需要異性撫慰之時,四人之中大為得自父母遺傳,最為細白秀氣身高168cm,比蘭秀高2cm,比挴秀高5cm,更林比大為高10cm很像父母,挴秀比蘭秀細白秀麗,蘭秀像媽,只是比她媽更加豐滿,是一個標準的大肉彈˙  

  先叙大為騎自行車到了曲家,敲門說「我是大為,請開門~」,更林正在桂氏懷裡吸著奶頭,二人雖未交構,但撫慰摸弄淫興正盛˙聽到大為敲門,更林趕忙下炕套上短衫短褲洗手擦面,出去開門,桂氏也洗手擦面包上襪胸布及袴布,再套上短衫短裙,坐到炕邊,大為握著更林的手進房,說「我媽請桂姨勵姨去我家,勵姨已在路上,我載桂姨去我家」,又說「更林,我們到勵姨家找挴秀蘭秀玩,我們在勵姨家見」˙  

說完轉身到門口,牽著自行車,桂氏趕在大為身后,大為問「桂姨要坐車杆上還是後面呐?」,「大人怎坐車杆,我坐後面抱著你腰就行」,大為騎上車桂氏雙手抱著他的腰部小腹上面,車子顛動桂氏二只大奶在大為背上摩擦揉動,大為受此刺激陽物硬了,心頭一蕩車子更晃,桂氏手一滑,從他腰部滑到短褲上面,心裡一慌就抓住他硬了的陽具,抓的很緊,「桂姨要坐穩」,說著古家已到,桂氏身體不穩,大為想攙好桂氏,從她腋下一摟,正好捏著她的二只大奶,二人都是心頭大蕩˙  

  古家房子園子都大,屋子裡有主卧套房,書房,飯廳,大客廳,大為的卧房,一間客房[留著古家二老來時的卧房],一間起居室[有麻將方桌,貴妃躺椅,配套的四個小紗發二只小邊幾],家人熟客,平時都在起居室聊天˙一輛三輪車,車夫由工廠員工老張兼著,只供古太尉古妻沉妙美使用,一個工廠的老媽子汪嫂,每天到家中來收拾二個時辰[四小時],由沉氏指揮打掃,沉氏最在乎的還是照顧古太尉及兒子大為,親自弄三餐,父子晚餐前喝一小杯藥局特製的参茸藥酒,接著沉氏要替太尉按摩10—20分鐘,因為她如此賢惠體貼,所以古太尉對於沉氏是言聽計從,說一不二˙  

二人進起居室沉氏ˋ勵氏也才坐下,勵氏一見二人進來向沉氏說「桂妹到了,我們仨人說話,大為約更林到我家找挴秀蘭秀去玩可好」,沉氏說「好啊」  

,大為出門˙沉氏私忖桂勵二婦,精明聰慧,自己出門,古家父子,由二婦陪伴照顧,她可以放心˙  

  沉桂勵仨婦人細話家常,沉要桂勵二人輪流到家,照著沉氏一樣的照顧古太尉及兒子大為,桂勵二人慨然應允˙她們又說好沉氏一個禮拜回家以后,就要安排大為挴秀婚事,沉氏及想把更林蘭秀婚事,安排在同時舉行,好為曲,申兩家省錢,勵氏桂氏連聲向她道謝˙家常話題一轉又說到了仨婦與丈夫之間的私情房事,論及三個老公的陽具,以古太尉的最秀美,申有吃的最粗大,曲得丈的最長,又公開了勵氏桂氏與丈夫都要夜夜春宵,甚至一夜二,三春,沉氏與丈夫則是一個禮拜交歡三至五次,勵氏桂氏淫水好多,又都愛用女上位,好主動找高潮,桂氏還喜歡隔山取火,沉氏與丈夫則喜歡慢慢挑情,細細肏屄,一面肏著屄,一面還要撫摸著彼此的細皮白肉,陽具要留在陰戶中甜蜜入夢˙她們仨婦細話直到黃昏,勵氏桂氏隨沉氏入厨了解古家父子好惡口味,幫著沉氏作古家口味的晚餐,天色漸黑,勵氏桂氏才走出古家回去˙elliot2007-10-1810:45  

[七]準新人四人情戲  

  大為騎自行車到申家,更林正在門口敲門,挴秀及蘭秀開門牽著二人入院,在院中大為便說「騎車一身汗」,更林說「我走路也一身汗」,蘭秀說「我們二人跳繩也一身汗啊」,更林說「你們會跳繩?跳跳看」,挴秀蘭秀拾起地上二條繩跳了起來˙  

  二個女人跳著繩,那兩對巨大奶子,顫抖抖跳躍,上面的短衫膸著一掀一掀的,赤裸地呈現跳出短衫來的兩對大奶,乳尖紅梅隨著轉小圓圈,誘惑著二個男生,二人的陽物翘翘硬起,更林便說「哪是跳繩?是在跳奶唄!看得我和大為的屌兒都翘得好難受」,蘭秀挴秀二人笑著停止跳繩,一人抓著一條陽具說「奶子要跳又怎辦,我們進屋,去沖洗一下身上的汗水,到炕上去玩」˙  

  四人到浴室,脫光衫裙短褲,大為挴秀,更林蘭秀分對互相沖洗˙起先互相洗背,大為洗挴秀背后,二手滑到前胸,洗捏她的乳房,糅著那手掌抓不過來的一對大奶,手指捏著乳尖奶頭,陽具翘在挴秀腰腚之間,挴秀淫心已起,彎下腰來,提起腳跟,使他的陽具滑到自己股溝屁眼前,龜頭接觸到了陰戶口,十分消魂,二人就如此挑情戲耍著˙  

蘭秀在更林面前,大奶貼著更林胸口,那笋狀大奶的乳尖翘翘地,二手抱著更林在為他洗背,更林面對著這樣的誘惑,使那陽物翘翘的,碩大龜頭,在蘭秀小腹顫抖,蘭秀識趣,鬆手蹲下抓著他的肉棒,一手套弄,一手安撫他的卵袋,小嘴輕吻龜頭,更林彎下腰來,側身手抱蘭秀腰股,一手的手掌勉力滑到蘭秀的股溝,手指接觸到了陰戶口˙蘭秀說「我們炕上玩比較舒服」,四人彼此擦乾身體,拿了衣服,光著身子進屋上炕˙  

  上了炕蘭秀拉更林在炕裡[原來父母睡的一邊],更林仰面躺下,蘭秀就跨上他身子,抱緊了親嘴,二人四片濕潤的嘴唇相碰,舌頭绞住舌頭在口腔裡翻滾,津液順著舌頭彼此相吸˙胸口的相貼,陰部的相摩,使蘭秀忍不住慢翻身去找更林的大屌,她仍是跨他身子上,變成69相向,蘭秀抓他肉棒,一手套弄,一手安撫卵袋,小嘴輕吻龜頭,更林仰面在下,蘭秀陰部向他開放,異常的豐滿,就如同半個白饅頭倒扣在那兒,粉嫩圓潤,中間陷下去一條的肉縫,肥嫩得就象一隻熟透了的水蜜桃,那只肥屄,誘人極了!  

  更林就用舌頭舔她陰唇,蘭秀的肥屄流出淫水,騷騷腥腥的,有鮮魚腥鹹之味,更林手指輕輕撫弄陰唇前部的那粒小小的陰蒂,蘭秀淫聲叫說「姐!上次爸帶回的大香蕉,和更林的大屌好像」˙挴秀一樣也在玩著大為的陽物,淫聲說道「大為的香蕉是扒了皮的,好看又好吃」,蘭秀說「姐!你可不要把它咬斷了」,挴秀不理蘭秀,也是一手套弄大為肉棒,一手撫摸他的卵袋,把龜頭肉棒含入嘴裡,舌頭舔它尖端小孔˙  

  大為挴秀也是69相向,挴秀陰部陰毛不多,但陰唇肥大柔軟,上面早已沾滿了粘粘淫水,大為撫弄挴秀陰戶,舌頭舔她陰唇前部的那粒陰蒂,挴秀皮膚細白,陰部皮膚也細,白裡透出粉色,大為心裡高興,將要有如此美妻,愛撫動作,格外輕柔˙挴秀恐大為在自己身下太久悶著,而他的陽物又硬得如此難受,就說「我和你換一下,你的弟弟在我妹妹門口摩摩,消消火氣,但不要肏入,戳破我處女膜,我們要留著新婚驗紅好嗎?」˙  

大為高興地翻身,抓著肉棒在挴秀屄門口摩著,挴秀的陰唇微微張開相迎,又見蘭秀在旁,她的大奶跳動著,挴秀的奶子在身下晃著,說「你倆的奶子都好大呀,有沒比過誰大?」蘭秀說「你摸摸比比唄!由你來评判唄!」,說著拉大為的手到自己乳房上,大為一上一下二手摸弄二人的奶子,更林一旁也伸手,來摸挴秀奶子,蘭秀說「我們姐妹也要摸你們的大香蕉」,說著伸手來摸大為在挴秀屄門口的陽物,不免也糅著了挴秀的屄肉,挴秀就也伸手抓蘭秀手中更林的肉棒,蘭秀翻身仰面躺下,分開大腿,張的很開地說「你的肉棒也來我屄門口摩摩唄!」,更林以經肏過勵氏及自己的媽桂氏,吃過的嘴饞,只在屄門口摩摩怎好解饞,龜頭向陰戶裡塞,蘭秀的淫水好多,龜頭很容易地滑進了陰戶,碰上了她的處女膜˙  

蘭秀感覺痛裡帶癢,籲著氣說「你要肏就肏唄!我不怕,可是以后洞房驗紅,桂姨面前由你負責」,更林說「找塊布垫一下,洞房拿出來,由我負責向媽說」  

,  蘭秀也不起身,伸手炕邊抓了自己的襪胸布,在屁股下面垫平,迎接更林玉杵的肏入,更林弓身刺玉,蘭秀蹙著眉咬著牙,果然15。5cm的陰莖肏了一半,而且屌屄之間,果然溢出了一些鮮血,流下到那塊襪胸布上,蘭秀皺眉忍痛說「我不怕痛,就是好脹喔!再肏進來哶!」,更林再肏進去一些,又慢慢抽出一些,抽到只剩龜頭留在陰戶裡,蘭秀陰道中账然若失,挺起下體要迎接玉杵,如此肏入了又抽出的動作越來越快˙  

  數十下以后,蘭秀口中「哼——呼——哼——哼——海——好舒服——嗚!」,不一會兒,更林身體一抖,陰莖顫動,射出好多精液,身體一軟,懒懒的抽出漸軟漸縮的陽物˙此時四人初次經歷破處,挴秀要大為暫停愛撫,她下炕找了一塊濕布,然后上炕蹲在蘭秀更林中間,把蘭秀擠到大為身邊,一面先用布擦蘭秀陰戶腿股之間,再轉頭擦更林陰莖腿股之間,完全是大姐的姿態,照顧妹妹與妹夫˙  

  擦完以后,挴秀卻把更林的龜頭肉棒含入嘴裡,舌頭舔它尖端小孔,更林舒服得二手抱緊挴秀腿股,撫弄挴秀陰戶,舌頭舔她陰唇前部的那粒陰蒂˙蘭秀見狀,淫興又起,張開了自己的大腿,分得開開地,拉大為到自己身上,一邊說「你的大屌還好硬,你不能肏我姐,來肏我唄!」,大為就抓了自己的陰莖,肏入蘭秀熱熱濕濕的陰道,弄得蘭秀又是「哼——呼——哼——海-好舒服-嗚!」˙  

看著天色漸昏,交換了的兩對,好像也已盡興,挴秀說「起來穿衣服,爹就要回來了!」˙四人穿好衣服,挴秀蘭秀到厨房準備晚餐,不久申領班回來,大為更林也就告辭回家˙  

[八]送行前三家俱樂  

  勵氏桂氏了解古家父子的好惡口味,出古家各回自己家去,先說勵氏回家,二個女兒春意滿面,已把晚餐準備好,吃完申有吃就上炕休息,母女仨飯桌邊細語聊天,倆女把下午家中四人戲春之事,一五一十描繪,只瞒蘭秀與更林肏完又給大為肏的那一段˙天色一黑,母女仨上炕,蘭秀不肯把簾布放下,勵氏方才聽完倆女的淫語描繪,心頭癢癢,屄心騷騷,扒至申父身上,把申父與自己都脫光,糅著捏著,夫妻倆當著挴秀蘭秀面前,就行房交構,肏抽之時倆女也加入愛撫,夫妻肏完,二女就偎到申父胸口,要父親撫摸,又把陰戶凑到父親的手上嘴唇上,要申領班扣一只屄,舔一只屄,蘭秀更在申父勵氏肏完,捏著申父陽物先套弄硬了,坐在申父身上,學坐蓮觀音倒浇蠟,盡情的上下起落,淫水流得申父下身粘粘濕濕,肏完又是挴秀善后,用布來擦申父蘭秀的腿股之間,及其陽具陰戶,父母倆女其樂融融˙  

  桂氏到家,天已快暗,把晚餐準備好,吃完曲得丈上炕休息,母子倆飯桌邊細語,更林告訴媽媽,他已與蘭秀肏了,說完掏出沾血的蘭秀的襪胸布,交給了桂氏˙入夜曲父桂氏仍舊行房交構,她前面摟著兒子,撅起屁股,好讓曲得丈那17cm結實的長陽自屁股溝中穿入騷屄,前面奶子壓緊兒子,後面陰道塞滿丈夫的肉棍,桂氏美好幸福的感覺,曲父也感受到了˙  

  肏了好一會兒,曲父抽出肉棍,桂氏很有默契地仰身張腿,曲父的長陽正面狠狠地,英勇地刺到底,把抽肏的幅度加大,次次都刺到她的花心,桂氏把丈夫摟得緊緊地,壓著奶子都扁了,肏得直叫「籲——籲——,他爹,好耶!好耶!」,肏了約20分鐘,曲父身體一抖,陰莖顫動,射出精液,桂氏起來拿了一條濕汗巾,先擦曲父下體陰部,再擦乾淨自己陰戶上的精液淫水˙  

更林等桂氏躺下,伸手摸著媽媽的乳房,叫道「我要~」,「好!要就要~媽知道,讓我喘口氣再來肏唄!」側身抱他,一面卻已仰身張腿,更林扶著肉棍對準媽媽的陰戶,「噗赤~噗赤~」肏入又抽出,儘情地交構著,一口氣肏了好幾十下,母子二人「籲——籲——哼——哼——!」,滿足地入睡˙  

古妻沉氏在勵氏桂氏協助下備妥晚餐,兒子與太尉先后回轉,古家父子,照例先喝了一小杯蔘茸酒,三人共進晚餐,沉氏說明出門的一星期,請了勵氏桂氏到家照顧古家父子,要古太尉安心接受照顧,她會在上海買東西送給申曲倆家人,又說她在上海,要買兒子與挴秀新房用的大床[與太尉夫妻一樣],以及婚事婚禮要用的東西,她一回轉家就要為兒子他們完婚——,吃完晚餐夫妻及大為都各回房˙  

  太尉進房沉氏體貼的為他寬衣,只剩短內褲,自己也解衣只剩內衣褲,為太尉按摩了幾分鐘,太尉上床沉氏貼著上床,蔘茸酒的酒力已生效,他掀起她內衣,接著一手抓她一只奶子,用嘴去吃另一只的乳尖,沉氏一手退掉自己內褲,一手拉下太尉短內褲,抓著了他的家夥,把陰部貼上他的龜頭說道「我出門的時候你的小家夥沒有妹妹和你玩,怎辦!」,「你說!」,「我要勵妹桂妹到家,看你的本事和它的能耐唄!」˙  

太尉沉氏愛撫著,依正常體位交歡起來,肏了十幾分鐘,太尉身體一抖,陰莖顫動,射出精液,沉氏摟著他不動,讓肉棒留在淫戶中,自己的淫液加男人的精液,滿陰戶裡都是熱呼呼的液體,肉棒好像泡在溫泉之中,身體摟著,陽物泡著又是十幾分鐘,沉氏起床到套房浴室拿了一條汗巾,擦乾淨二人下體陰部,夫妻又摟著漸漸入睡˙  

沉氏矇矓中好像有人進房,原來是大為口燥,到父母房中來拿他愛吃的唐山大梨˙沉氏平時夫妻交歡會栓門,行房事畢先穿好內衣褲才起栓,今天交歡未去栓門,未穿內衣褲已入睡,大為來拿梨,瞧著沉氏一絲不掛的裸體一對大小適中大包子似的乳房,豐厚微微隆起的陰阜,陰部周圍佈滿了陰毛,不是很多,但卻很密,柔細的陰毛黑裡泛黃的,大陰唇厚厚的,很柔軟,小陰唇伸出大陰唇外,也很柔軟,顏色是淡紅的,陰口微開,鮮紅鮮紅的˙大為光身只著短內褲,拿著梨瞧著沉氏的裸體,又有蔘茸酒的酒力,口乾舌燥,心口猛跳,陽物勃起,一手按著要翘的大屌,回房急著要手淫解決˙  

沉氏被大為驚醒,瞧他拿著梨,就說道「你口乾是嗎?」,待要坐起,發覺自己身上一絲不掛,忙取內衣褲套上˙大為回房上床,一面閉目幻想沉氏的裸體,一面手淫,過不多久,放不下心的沉氏,已經到了大為床邊˙  

  瞧著兒子手淫的模樣,沉氏呆了,又見他碩大的陽物勃起著,說「瞧著你是那麽的難過?但這樣是會傷身體的!」,大為瞧著媽站在床前,坐起偎到母親懷中,一面抱她用手自她內衣下的腰部摟著,一面那勃起的陽物,已挺到了沉氏內褲邊上,二人稍一貼緊,大為的手已抓著了媽的乳房,又揉又捏,陽物隔著她那極薄的內褲,頂著媽的陰戶口,沉氏慌了說「媽去了一回家就為你們完婚,你可不能這樣耍你的媽呀!」,大為就是纏著不放,沉氏無奈撥開內褲口,任著大為的龜頭頂著她的陰戶口摩,卻用手撑著,不給肏入,說道「到此為止!——  

  到此為止了!」,大為勃起的陽物頂著摩著沉氏的陰戶,嘴唇又去蓋上沉氏的小嘴,氣喘噓噓地,好一會兒,母子二人情欲,得以稍為宣洩,又不一會大為射出大量精液,沉氏也又有淫液溢出了陰戶,沉氏用汗巾,擦乾淨二人的下體陰部,再與兒子吐舌熱吻,親了大為一會兒,才回房˙次日晚上又照樣地,沉氏一人撫慰了古家父子二人,等待后日上午出門˙e

  [九]居古家婦嬲[ㄋ一ㄠˇ]父子  

  沉氏早上送古太尉上三輪車去工廠,等待老張三輪車回家,要由兒子陪著坐三輪車到火車站˙勵氏桂氏都到古家送行,上午10時一過沉氏大為出門,勵氏約桂氏同到藥房,配了一些淫羊藿ˋ肉苁蓉,磨成細粉,問明加入蔘茸酒之用量比例,好給古家父子飲用,然后二人回古家作午餐˙  

古太尉大為都回家吃午餐,午餐后,古太尉休息一小時,又去工廠,大為休息一下,去騎自行車運動,勵氏桂氏就在古家客房休息,下三時半大為回家洗澡,洗完穿著內衣運動短褲,勵氏桂氏就與他在起居室聊天˙勵氏提起前天下午在申家之事,說道「更林與你欺侮挴秀蘭秀了是嗎!」,「那有,我們玩得高興,可沒有出線!」,「出那一條線?到我面前詳細說!」,大為站在二婦前面,與她倆對答,前天下午之事,四人說好只讓桂氏勵氏知道蘭秀讓更林破了身為止,保留體面,不透露大為與蘭秀也已交構˙  

大為說完這段,勵氏先到厨房,存心把大為子鷄要讓桂氏享用[那知蘭秀已拔了頭籌],補償自己先吃了她兒子更林的子鷄之事實,大為見室內僅有桂氏與自己,就靠到桂氏身邊,俯身撫摸她胸部,又拉她到貴妃躺椅一起坐下,二人吐舌熱吻,大為把手伸入了她薄榇衫,又扯掉了她的襪胸布,撫弄大奶,桂氏也把手伸入他運動短褲裡,抓他的寶貝,大為陽物硬了,起身退下短褲,掏出肉棒,桂氏用嘴親它,又用舌頭舔它尖端小孔,舔了幾分鐘,大為受不了,把桂氏也拉了起身,用手伸入她裙子下面扯掉了她的袴布,撫弄著桂氏的陰部˙  

大為心目中最美的是沉氏挴秀,桂氏第二,勵氏蘭秀確實肉感,會引發男人的性慾,卻比不上媽媽的貼心,挴秀的誘人,桂氏的魅力排于其次,還在勵氏蘭秀之上[沉氏159cm,挴秀163cm,桂氏164cm,勵氏165cm,蘭秀166cm,論五女之容貌沉氏最秀麗,氣質最高雅,身材最纖細,總合评分大為依此次序排列]˙二人正彼此撫弄漸要入港,勵氏在厨房叫道「大為桂妹,可以到餐廳幫忙了!」桂氏繫好襪胸袴布,大為套上短褲,往餐廳走,已經聽見古父進門的聲音,古父到主卧室寬了外套,就往餐廳與她們招呼,大家都在餐桌旁坐下˙  

勵氏先將加料之蔘茸藥酒為古家父子各倒一小杯,古父要桂氏勵氏也各喝一小杯作陪,勵氏道「你門父子原來就各喝一小杯,你門喝第二杯,我門姐妹各陪喝一小杯好了」,聊著共進晚餐˙  

吃好晚餐,桂氏勵氏及大為收拾洗碗,整理餐廳,古父進了自己的房間,脫了衫褲,只著內衣內褲在窗口椅子坐著,此時加料又加倍之蔘茸藥酒藥力上涌,他正覺得氣急心跳之時,勵氏叫著「該我替沉姐來為你按摩了」,也不等太威回答,推門進了房間˙太尉起身見勵氏臉色粉紅,也已有酒意,勵氏說「我喝了一小杯都好像不勝酒力似的,不好意思阿,不過古哥喝了酒,白裡透紅,會使女人都著迷動心的,好了,你來坐在化妝凳子上,我來為你按摩」˙  

太尉到床前化妝凳子上坐好,勵氏太尉一樣高,她站在坐著的太尉後面,一對大奶正在他的腦后,她俯身安摩,一對大奶就碰著了他肩背,勵氏為他按摩頭部肩背,卻把一對大奶靠緊了他的肩背,安摩的動作,大奶就磨著他的肩背,這樣二人就更加氣急心跳˙后來勵氏雙手由肩上,滑向太尉胸口,撫摸他的乳頭,已變成她是在抱著他愛撫著他,然后拉著他的手到床前,一面脫去他的內衣,推太尉坐上床,小嘴吻他嘴唇,伸出舌頭到他的嘴裡,太尉已受不住誘惑,也去脫她的衣裙,既已脫去了衣裙,勵氏就回手扯掉了身上的襪胸袴布,全身一絲不掛,又去退下他的內褲,太尉也赤條條地躺平在床上,他的弟弟翘著硬了,勵氏為他用手套弄,弄了一下它更硬了,勵氏俯身用嘴來含著,用嘴套弄吸吮他的陽物,這樣勵氏的陰部恰好在他面前,太尉面對飽滿肥厚隆起的陰阜,鼓鼓地,佈滿了陰毛,大陰唇厚厚的,陰道口已經微開,已有些淫水,整個陰戶晶瑩透亮,陰蒂已經勃起,小陰唇也伸了出來,太尉用手指摸著陰蒂,又伸出舌頭舔那大小陰唇,二人口交了好幾分鐘˙  

勵氏淫意大盛,又翻身跨坐太尉大腿上,手握太尉陽物說「弟弟進來,妹妹要你來玩,來肏!嗚——要好好的,用力的肏我的屄!古哥,我的好古哥!我先肏你好不好?」,勵氏玩坐蓮觀音倒浇蠟,以自己主動的女上體位肏了好幾分鐘,又淫聲說「古哥,我要你來肏我哶!」,說著翻身仰面,撇開大腿,太尉就伏在她身上,抓著她的大奶子,一只手指捏著乳尖,勵氏握太尉陽物,對準陰戶口肏了她的屄裡,太尉藉著酒力,奮力肏到了盡頭,卵袋碰著大陰唇,又壓著陰蒂,陰道濕濕熱熱,二人都美到了極點,樂到魂消神移,直到二人顫抖著都洩了,太尉大量的精液,都射入她陰道盡頭子宮口,子宮口好像張著嘴吸吮太尉龜頭的馬眼,勵氏抱緊太尉淫聲說「古哥,我沒魂了,啊——我全軟了,呵——呵——古哥,喳辦哪!」,太尉陽具泡在陰道裡,不想動,勵氏任由他壓著,太尉伏在這樣的肉床上,二人喘著氣,慢慢平息,再側身相抱,陽具仍泡在陰戶裡,直到陰莖軟了縮小了,太尉抽出陰莖,勵氏到浴室拿了一條濕巾,為他擦乾淨下身陰部,也擦乾淨自己下身陰部,又捏著他陰莖含到嘴裡吸吮幾下,再側身抱著他讓他入睡˙  

晚餐后大為桂氏整理好餐廳,就在餐廳坐著聊天,說到就要為他兩對完婚之事,桂氏說「你與挴秀是秀美的一對,蘭秀更林是健美的一對,夫妻匹配一定幸福,你們那天預演了是嗎?」,大為說「桂姨是健美又秀美,最叫人動心哪!」,說著就到桂氏面前˙蔘茸藥酒之藥力,使得男女二人都臉紅心跳,大為拉著桂氏到他房中,二人已經是半摟半抱地,桂氏用嘴親大為的嘴,大為伸出舌頭與她舌吻,用手脫她榇衫裙子,桂氏也用手去脫他衣褲,愛撫他赤裸的上身及下體,摸著他的陰莖已經硬硬地翘起,就攥住他的鷄巴撸動套弄起來,一面又扯掉了自己的襪胸袴布,倆人赤條條火辣辣,肉貼著肉抱得好緊˙  

  大為合身壓到了桂氏身子上去,張開嘴在她的奶子上啃起來,叼著她的奶頭,口水流她滿胸,又用手摳她的屄˙愛撫了一會兒,大為轉身把他的陰莖塞到桂氏嘴裡,要她含著直到大半只陽具都入了她的嘴裡,龜頭幾乎頂到了她的咽喉,自己面對桂氏鼓鼓隆起的陰阜,飽滿肥厚,佈滿了細柔的陰毛,大陰唇厚厚的,微開的陰道口,已經有些淫水,陰蒂已經充血勃起,並從張開的小包皮里伸出了頭,陰戶好美,大為用手指撫摸陰蒂,又伸出舌頭舔那紅紅的陰唇,舌頭又伸入微開的陰道攪弄,二人彼此口交了好幾分鐘˙大為又轉回身,桂氏很配合的張開雙腿作M型狀,用手引著他的陰莖,大為往前拱腰,陽物肏入了陰道口,腰再往前拱,把外面沒進去的半截肉棒慢慢全推了進去,直到卵蛋頂住她飽滿肥厚的陰唇屄肉。桂氏的陰道裡面滑溜溜的滿是淫水,緊緊地把整條陰莖包住,又彷彿有股力量把陰莖在往裡面吸著,大為的屁股上下聳動著在陰唇上面摩擦,二人越肏越快。赤裸火熱的身體,滾滿了汗珠,二人互相衝擊,互相融合,忘記了還有自己身體,只覺得所有的意識,都被從某個地點傳來的快感所包圍,像在水中輕快游泳的魚,蝕骨消魂˙  

為了早上汪嫂會來古家打掃,桂氏勵氏都在午夜前后回客房來睡,以免傳出閒話˙古父經與勵氏之交構后,獲得充分滿足,睡得好沉直到天亮,大為年輕,淫欲初啟,半夜矇矓之中見到母親沉氏裸體睡在自己身旁,捏著他的陰莖,把它纳入了她的陰戶內,他興奮地想要抽肏,驚醒坐起,卻是作夢˙隨后就想著與桂氏交歡的那種蝕骨消魂的情景,他決定要到客房去找桂氏˙  

客房雙人床上,桂勵二婦北字型地貼背側睡,桂氏恰好睡在進門的一側,大為在雙人床邊坐下,俯身一手伸入桂氏內衣,摸她乳房,一手伸入她的短裙,摸她陰戶˙桂氏驚醒,伸手要摟大為,自己往床中央挪動,想讓大為睡在床邊,身體挪動,卻已驚醒了勵氏˙勵氏坐起見是大為來到,就拉他到二婦中間,大為一到二婦中間,勵氏便用手摸他下腹,他的陰莖已經硬硬翘起,堅實有力,也有可觀的長度莖圍[勵氏已閲歷了五位男士,更林陰莖15。5cm,曲得丈陰莖17cm,申有吃陰莖16cm,古大為陰莖14。5cm,古太尉陰莖14cm,陰莖的莖圍申有吃最粗,而更林,大為二人陰莖的硬度及耐力,卻是上一代的三位男士不能相比的]她就手握大為的陽物說「桂姨還沒讓你樂夠哪!還要是嗎?」,說著讓大為躺下,接著脫下他的內褲,掀起自己下身短裙,握著陽物,對準自己的陰戶就坐下,大為肉棒全部套入了勵氏滑溜溜的陰道裡面,卵蛋頂住她肥厚的陰唇屄肉˙  

  勵氏又拉著桂氏,掀脫了她與自己二人的短衫,說「桂妹的皮膚細白粉嫩,我好喜歡哪!你也坐在大為身上,下面給他吃!」,說完摟抱著桂氏,二人的兩對大奶緊貼著,奶頭互磨,用嘴親桂氏的嘴,伸出舌頭與她舌吻˙大為躺著而面對桂氏隆起的陰阜,就用嘴親桂氏的陰戶,舌頭伸進她的陰道裡攪動著,男女三人都享用著上下兩重奏的性愛˙十幾分鐘后,勵氏桂氏相互鬆開,從大為身上下來,躺在大為的兩邊˙  

  然而這時大為卻仍意猶未盡,抱住桂氏腻聲說「桂姨!我要你哪!」,說完趴到桂氏身上,桂氏還是很配合的張開雙腿作M型狀,用手引著他的陰莖插進她的陰戶中,大為的陽物肏入了她的陰道口,再往前拱使肉棒全部泡在桂氏的陰道裡面,淫水緊緊地把那整條陰莖包住,她與他重溫著上半夜那美妙又蝕骨消魂的舊夢˙  

  天色剛亮,桂氏叫醒大為穿好衣褲回房,她與勵氏也穿好衣裙,梳洗一下,去做早餐˙汪嫂來打掃,桂勵二婦與古家父子在餐廳用早餐,四人尷尬相對,相互赧然一笑,吃完,古父坐車去工廠,桂氏回自己家˙  

沉氏出門第二天,桂氏回自己家,由勵氏照顧古家父子,午餐后,古父坐車去工廠,大為休息一下,去騎自行車運動,運動后回家洗澡,洗完又與勵氏愛撫性交,晚餐古家父子喝二杯加料之蔘茸藥酒,勵氏陪喝一小杯,入夜后勵氏仍舊替古父按摩,由按摩而愛撫而又儘情交構˙  

沉氏出門第三天,勵氏回自己家,由桂氏留在古家,午餐后之情形,及晚餐時三人也同樣喝加料之蔘茸藥酒之情形,都與勵氏一樣˙入夜后要由桂氏替古父按摩˙古父只著內衣褲在自己的房間窗口椅子坐著,加料又加倍之蔘茸藥酒藥力上涌,使得他氣急心跳之時,桂氏叫著「該我替沉姐來為你按摩了」,她敲門,太尉起身門開,進了房間˙  

二人都有酒意,太尉坐在化妝凳子上,桂氏開始按摩,桂氏按摩時,乳房接觸太尉背部,太尉大起淫意,翻身拉桂氏到床前,說「我躺著好不好」,桂氏跨坐太尉身旁撫摸太尉,太尉伸手入桂氏短衫內摸她乳房,桂氏配合地扯去了襪胸,一對巨乳隨由太尉撫摸,太尉又伸手入裙子下面,桂氏配合地扯去了袴布,隨由太尉撫摸她的陰戶,太尉就再脫她的衫裙,又脫自己內衣內褲,二人赤裸裸相對,就火辣辣肉貼著肉緊抱著˙太尉就又壓到了桂氏身子上去,張開嘴啃她的奶子上,叼著她的奶頭吸,又用手摳她的屄˙  

愛撫了一會兒,太尉轉身把他的陰莖塞到桂氏嘴裡,桂氏含著陽具都舔它尖端小孔,太尉自己面對桂氏鼓鼓隆起的陰阜,肥美的大陰唇,陰道口有些淫水,陰蒂已經充血勃起,並從張開的小包皮里伸出,陰戶好美,太尉用手指撫摸陰蒂,伸出舌頭舔那陰唇,再伸入微開的陰道攪弄,二人彼此口交了好幾分鐘˙  

  太尉轉回身要肏她,桂氏很配合的張開雙腿作M狀,用手引著他的陰莖,讓它前進,陽物肏入了陰道口,太尉腰再往前拱,把沒進去的半截肉棒慢慢全推了進去,直到卵蛋頂住她的陰唇屄肉˙桂氏的陰道裡面滑溜溜的淫水,緊緊地把整條陰莖包住,越肏越快,互相衝擊融合,太尉藉著酒力,奮力肏到了盡頭,二人都美到了極點,樂到魂消神移,直到二人顫抖著都洩了,太尉大量的精液,都射入她陰道盡頭子宮口,子宮口好像張著的嘴,吸吮著太尉龜頭的馬眼,桂氏淫聲說「古哥,我全身都軟了!」,太尉陽具泡在她的陰道裡,不想動,伏在她的身上,桂氏任由他壓著,二人喘著氣,慢慢地平息,側身相抱著,陽具仍泡在陰戶裡,直到陰莖軟了縮小了,太尉抽出陰莖,桂氏到浴室拿了一條濕巾,為他擦乾淨下身陰部,也擦乾淨自己下身陰部,又捏著他陰莖含到嘴裡吸吮幾下,再抱著他好讓他入睡˙沉氏出門第四天至第六天,勵氏桂氏輪流在古家,輪流與古家父子交歡,直到沉氏第七天回家˙elliot2007-10-1810:46  

[十]準媳婦用愛行孝  

  勵氏出門往古家之前,安排挴秀在家照顧申父,蘭秀去曲家照顧曲家父子˙當夜挴秀申父盡情愛撫歡樂,舔屄吞屌,但是堅守申父所說,可以摸弄止癢,不破最後一關,不性交,不奪女兒的紅丸的原則˙  

蘭秀在曲家,照顧曲家父子吃飯,入夜,她與更林在炕上摟著抱著,蘭秀起先還有短衫短裙,與更林愛撫時掀起衫裙行事,在更林赤裸著要舔她的屄時,蘭秀就再也不顧一切,脫光短衫短裙,一絲不掛,坐在更林身上抓他肉棒,一手套弄,一手安撫卵袋,小嘴輕吻龜頭˙  

更林仰面在下用舌頭舔她陰唇,騷騷腥腥的,手指輕輕撫弄陰唇前部的那粒小小的陰蒂˙蘭秀轉身使更林的陽具滑到自己陰戶口,當著曲父面前就性交肏屄,兩隻大奶上下晃著抖著,一面故意把雪白的屁股翘得更高,並對著曲父面前不停地慢慢扭動,還故意發出誘人的喘息聲,曲得丈覺得氣喘心跳,陽物翘起,忍不住也脫光了,看著她的騷樣淫行,蘭秀故意發出誘人的喘息聲,又淫聲叫說「爸的大香蕉好長,爸想要女人,我和更林肏屄肏完,你就來肏我吧!我也會讓你滿意的」,曲父伸手抓她的大奶,比勵氏的大奶還要大,比桂氏的大奶就更大了,又是翘翘地,就張開了嘴在蘭秀的奶子上啃了起來˙  

蘭秀在更林身上坐著性交十幾分鐘,仰身張開大腿說「更林先肏,爸來吃奶,一會兒再換好嗎?」,曲父更林由著蘭秀安排˙更林怒漲的龍頭,在屄裡捅了好幾十次,到身體顫抖著射了精,滑下蘭秀的身體,蘭秀馬上又拉曲父上身,曲父陽具特別長大,蘭秀甩著她頭髮,身體不起,緊貼著曲父的小腹前后挺動著屁股,用曲父的陰毛摩擦她的陰蒂,陰唇也被撑開,沾滿了淫水與精液的下體,黏糊糊的貼在一起,等她摩擦蹭弄了一會以后,開始大幅度的上下抬動身體,使抽插的動作變得很劇烈,曲父弓起身體的時候,蘭秀感覺好像整個陽具都從體內抽離出來,只剩下龜頭還有一點點連接在她的陰戶裡;隨即又是猛的一下用力肏入,那種強烈的衝擊給蘭秀十足的快感,忍不住發出「恩,啊!」的聲音,又說「爸!你的大屌要肏穿我的屄了啊!」雙手溫柔的環上了曲父脖子,整個人緊緊地貼著他,下身扭動著,迎合著他的插入,陰戶一張一縮的,吸得曲父好爽˙  

  她把整個陰部更加地挺起,曲父捧著她的雙臀,又是一陣的狂插!蘭秀抓住了曲父的雙肩,指甲都快插到他的肉里去了,她像失神地叫了起來,陰道也緊緊地吸住了他的龜頭,曲父只感到一股酥癢從鷄巴擴展到全身,小肚子里一陣痙攣,精液像決堤的洪水,一波一波地噴進蘭秀的陰道深處˙蘭秀愛憐地替曲父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嗔道:「爸!你這麼大勁,真壞……」一片烏黑的陰毛叢中,有一條粉紅色的裂縫,還微微地張開著,上面粘有淫水和的曲家父子二人的濃濃精液˙蘭秀前面抱著更林,手抓他的寶貝,屁股溝對著曲父的特別長大的陽具,龜頭也幾乎碰上了屄口,三人就如此入睡,直到天亮˙天亮蘭秀作好早餐,三人一起用早餐,曲父吃完去上工˙蘭秀挽著更林,到炕上愛撫著,二人脫光了,又要早「肏」˙  

  桂氏回家,開鎖推門進屋,看到炕上一絲不掛的蘭秀和更林,二人愛撫著要早「肏」˙二人看到桂氏赧然笑著,卻不停止,更林拉著他的媽上炕,又去脫她衣裙,把桂氏也脫光了,蘭秀也拉著桂氏說「更林,你看媽的細皮白肉,好美!  

  我要吃她的奶,你先肏媽的屄好嗎?」˙更林捏著陽物,去肏媽的屄,桂氏用手讓更林龜頭對準陰戶口,「噗赤」長驅直入,深深地插進她的陰道,陰莖做來回著抽插的動作~~手指從旁邊摸弄她的陰唇,另一隻手從後面摸著她的屁股,拇指頂著屁眼在那洞眼周圍劃著圈,桂氏以肉棍為支點,左右旋轉,以便充分的感受陰莖在洞內四壁摩擦的快感,母子的交構配合得真正美妙,蘭秀吸著桂氏乳頭,桂氏抓蘭秀巨奶,十幾分鐘后,桂氏把更林推到蘭秀身上,她要躺下休息,任由更林蘭秀這對準新人去狂歡˙當天桂氏留在家裡,準媳婦蘭秀也在曲家,與桂氏一起操持家事,曲領班回家,老少兩對共進晚餐,其樂融融˙  

入夜以后,兩代兩對,炕上同歡,更林蘭秀先赤裸身體,互相愛撫及細語淫聲的騷樣,引得曲父桂氏就也赤裸身體,互相撫摸,更林蘭秀先互相口交,蘭秀當著曲父桂氏面前,坐上更林身體,用女上位就干了起來,兩隻大奶上下晃著抖著,一面故意把雪白的屁股翘得好高,並對著曲父桂氏面前不停地扭動,還故意發出誘人的喘息聲˙曲父桂氏就也用女上位來交構,兩代二女又側身相向,她們的兩對大奶緊貼著,奶頭互磨˙四人肏了好久,都躺下休息喘氣,但是都伸手彼此撫摸著˙不到半小時,蘭秀就又來拉曲父,淫聲叫說「爸你就來肏我吧!我要你的大屌頂著我的屄心,肏穿我的屄洞!爸!——你用勁的肏,好好的肏我的屄吧!……」,準媳婦孝順著曲父,熱列地肏了起來,更林也不落后,壓到桂氏身上,桂氏用手讓更林龜頭對準陰戶口,「噗赤」長驅直入,深深地插進她的陰道,桂氏溫柔的扭動著下體,母親讓兒子感受陰莖在洞內摩擦陰道壁的快感,也算是子孝而母慈,四人忍不住都發出「恩,啊!」的聲音,兩代人如此輪流換著交構,再也不顧倫理纲常,只有屋內充滿了無限的春光˙elliot2007-10-1810:47  

[十一]回古家子孝慈母  

沉氏回古家,是離家第七天約午后一點半,古家父子桂氏勵氏連梅秀蘭秀,也都在古家迎接她,古父說「辛苦了,玩得還開心嗎?要採辦購買那麽多東西,很累了吧?有沒有忘記,我託你向洋行要的新機器目錄及詳細資料呢?」,沉氏說「全都很順利,新機器目錄及詳細資料在手提小箱裡,我先拿給你,你好帶去工廠與申領班曲領班研究,其他我請桂妹勵妹和梅秀蘭秀幫我整理,要送給她們的東西,也正好讓她們帶回去」,說完就先拿目錄及資料給太尉,古父帶著就去工廠˙  

桂氏與勵氏母女和大為都幫沉氏一起整理,要送給桂氏與勵氏母女的,都是新式細緻伸縮絲的內衣三角內褲及胸罩,桂氏與勵氏母女的乳房大,胸罩是大號與特大號,也由著她們到浴室試戴,四個女人在浴室中解除枺胸袴布,試戴胸罩試穿內衣三角褲,浴室中一片春色,四個赤裸的女人,相互套試,穿了半透明可透視的內衣三角褲,好誘人,特大號胸罩勵氏戴著剛好,還不能罩全蘭秀特大的乳房,還要跳出罩杯的摸樣,更有誘惑力˙沉氏為所有男士,都買了細緻伸縮絲三角的內褲,穿了都會更刻劃凸出那陽具的外形,沉氏要大為試穿給她們五個女人看,自己很得意地,摸了一下大為身上的內褲,害得大為的陽物立刻硬了,頂著絲三角的內褲,翘著地摸樣,要不是有那麽多人,蘭秀勵氏母女一定不放過會要去摸它的˙  

  整理到黃昏,桂氏與勵氏母女,高興的拿了沉氏送她們自己與男人的東西回家˙沉氏到厨房,太尉回家,一家三人照例喝蔘茸藥酒,沉氏也喝了一小杯˙入夜夫妻缱绻歡愛,先是貪婪地接吻,藥酒提高夫妻的性趣,二人赤裸愛撫著,太尉數日來與桂氏,與勵氏交歡,常以69體位口交,就讓沉氏吸吮著陽物,自己舔她的陰戶˙口交了好幾分鐘,才以慣用體位及方式,熱烈交構,沉氏發出「恩—亨——啊!」的聲音˙大為想著上次夢中肏母親沉氏,下午又試穿內褲給沉氏摸了一下,就到母親房門口探看,房門拴著,父母熱烈交歡的聲音,卻非常清晰,只好一面聽一面手淫,幻想那是自己在肏著母親˙等裡面雲雨停歇,他回自己房中,整夜胡思亂想˙  

  次日下午大為騎自行車運動回家,洗完澡只著內褲就到母親房門口,向內一推,房門未拴著,就直接進去,見著沉氏午睡才起,坐在床邊,穿了那半透明可透視地內衣三角褲好誘人,連胸罩都未戴˙大為坐到床上母親身邊,摟著她就親嘴,親著嘴伸出舌頭入她口中,又吸她舌頭到自己嘴裡˙又在內褲外摳她陰戶,沉氏被兒子突如其來的動作,弄得手忙腳亂,心頭猛跳,大為又拉她的手到他的陽物上˙如此舌吻了一會兒,大為說「媽去了我好想你,作夢都與你肏了!」接著把勵氏與桂氏在家中,和自己一次又一次的歡愛的經過,全都說了,還說了勵氏與桂氏在家之時,如何飯后去主卧房為父親按摩,然后會在房中很久很久,然后才滿面春色的,只穿內衣內褲到客房去睡——˙  

沉氏說「你們大小兩個色狼,都肏了你勵姨與桂姨,勵姨是你岳母,與你父親是親家,桂姨是你長輩,又是姻親,都已經是亂倫了!」接著卻說「勵姨與桂姨,美不美,你覺得誰美?」,大為說「桂姨比勵姨美,媽比她們都漂亮,我最愛你」,說完便脫了沉氏內衣三角褲,又把自己內褲脫下,輕柔地撫吻她光潔細白的裸體,把玩揉捏那一對略顯豐碩的乳房,他一手愛撫乳球,一面用嘴舌含舔著細品慢嚐,一手愛撫均匀的玉腿,誘人地臀部,又去摳她陰戶,一會兒要沉氏握住堅硬粗長的陰莖,用她溫暖的手掌包裹著,又壓著沉氏低下頭去,把陰莖放在她溫暖、潮濕的嘴巴裡,自己轉身與她69相向去吻她陰部,火熱的舌頭在媽媽的陰唇上舔吸,口鼻正壓在她那滑腻如油脂的裂縫上,舔著那個腫起,潮濕的陰唇˙沉氏無奈任由他擺弄著,終于大為趴到了沉氏身上,用膝蓋撑開沉氏的大腿,手持陽具去找她的陰戶,沉氏用手檔著,不給肏入,說道「到此為止!——到此為止了!」,大為再也不願罷手,龜頭磨擦著媽媽的陰戶,陰唇上潮濕地都是淫水,陰道口已經滑不留手,沉氏檔得手酸,實在頂不住了那龜頭一滑肏入了媽媽的陰戶,沉氏不再抗拒,「籲——!怨孽呀!」,由著兒子那肉棍肏到底,然后慢慢地抽出,接著一下比一下更劇烈地肏入抽出,像桩年糕,打地桩般地,越來越快,一陣一陣檔不住的快感,說不出的舒服,她露出了興奮的表情,抱緊了兒子,並且閉著眼睛大聲地,身不由己地呻吟起來˙  

[十二]兩桩喜事三家春  

  婚禮在工廠大禮堂內熱鬧地舉行,喜娘宣佈典禮的次序,古,申,曲,三家父母,站在台上古父沉氏居中,兩對新人,並排站在台下,拜完天地,向父母叩頭,新人各自對拜,完成婚禮˙各家親友與工廠員工,熱鬧的享用喜宴,喜宴結束,三家父母,兩對新人敬酒送客˙吉日的月色明亮,各自踏著月色回家,父母,兩對新人與父母回新房˙  

  申父勵氏回自己家,少了兩個女兒,頗感冷清,在外面照入房中的月色裡,輪流洗臉完洗身子,夫妻少不了就敦倫交歡,屋內一片春色˙  

曲家兩對回新房自己家,多了一個兒媳蘭秀,她秉性率直外向,健美活潑˙入屋四人各自脫了外衣,輪流洗臉洗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