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4467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etin0726
Editor | 2019-2-24 18:46:05

有一天仁江早了下班,他專誠買了蓉蓉最愛吃的燒鵝回家,打算兩父女好好地吃一頓,而且第二天又是假期,所以心情特別好,回到家裡,仁江打算給蓉蓉一個驚喜,於是盡量不弄出聲音地來到女兒的房外,他發覺房門只是虛掩,而房裡卻傳出了女兒的呻吟聲︰「呀……哎……唔……」

   仁江小心地把門推開了少許,他一看之下,頓時目瞪口呆,原來蓉蓉躺在床上,校服襯衣的鈕子已解了大半,她那前扣式乳罩亦鬆開了,一隻手在搓弄著剛長出來的乳房,下身的校服裙也拉高至腰際,另一隻手已伸了進內褲裡,雖然是隔著內褲,但仁江可以清楚地看到蓉蓉的手指正在陰核上撩弄著。

  更加令仁江吃驚的,是他在這樣看著自已的女兒手淫時,竟然感到十分興奮,連褲子裡的陽具亦發硬起來,尤其是他看到蓉蓉一雙白嫩的赤足正肉緊地互相抵磨著,十隻白裡透紅的腳趾交替地糾纏在一起的情景,仁江差點忍不住衝進去捉起女兒雙腳來吻個夠,就在這個時候,仁江不小心地把門推開了,蓉蓉即時發覺父親就站在門口,她不知道仁江已站著看了好一會,還以為他剛回來想讓自已知道。

   仁江見女兒慌忙地拿起被子掩蓋身體,接著已羞得哭了出來,他連忙走到床邊坐下,安慰女兒道︰「不用哭啦!爸爸又沒怪你,你都這麼大了!這也是很正常的嘛!」蓉蓉邊哭邊說︰「羞死人啦!爸爸你叫人家以後該怎麼辦嘛!」仁江笑著說︰「怕什麼呢?爸爸又不是外人!這些事是很平常的!爸爸有時也有做的啊!」

蓉蓉聞言便說︰「爸爸你還笑人家!我不管啦!除非……除非爸爸你也做給我看啦!」仁江聽了雖然心中一動,但還是說道︰「這怎麼可以呢?我們是父女的嘛!怎麼可以呢?」怎知蓉蓉仍是堅持︰「我不管這麼多!總之一定要做給我
看,最多我不跟任何人講就是了!」

   仁江一向很疼這個女兒,這時一來扭她不過,二來仁江壓止了多年的性慾亦給挑起了,仁江竟向女兒說了做夢也想不到自已會說的話︰「不然這樣吧……我們一起弄……公公平平……」蓉蓉亦猜不到父親有這樣的要求,先是呆了一呆,但好奇心加上剛才還沒解決的需要竟令她說︰「好啊……一起弄就一起弄!」說罷蓉蓉先倚回床頭,半臥地向著父親張開曲起的雙腿,再度一手玩奶子一手伸進內褲之中手淫起來,仁江亦跪上床上把陽具拿了出來,蓉蓉第一次看見男性勃起的陽具,興奮得停了手。  

  就在仁江要開始時,他突然向女兒說︰「這樣不公平喔!我這兒全給你看光了,但是你卻還穿著內褲耶!」蓉蓉聞言於是立即把內褲脫掉,仁江看著自從蓉蓉六歲學會了自已洗澡之後,他便沒有再看過她的下體,仁江發現女兒的小穴再不是那時般只有一條小肉縫,小腹對下處已長出了嫩嫩的幼毛,兩片陰唇已分兩邊露出穴外,蓉蓉在小穴上方輕輕地揉搓時,仁江更看到了淺粉紅色的肉壁,透明的淫水正源源不絕地向外流出

仁江忍不住開始套弄自已的肉棒,蓉蓉見父親因為自已的身體而興奮,既高興又感到很刺激,玩了兩分鍾左右已接近高潮,她把雙腳按在父親大腿上,連連呻吟叫道︰「呀……呀……爸……爸爸……我就快來啦……哎……」

仁江見女兒已開始進入高潮,一隻手本能地放到大腿上女兒的腳背處撫摸起來,蓉蓉感到父親火熱的手掌肉緊地搓弄自已的腳趾,終於全身抽搐,接著高叫道︰「爸……爸爸……我要來啦……呀……」

   仁江聽到女兒的淫蕩叫聲之後,再也忍不住慾念,竟捉起蓉蓉兩隻腳板來夾著肉棒,然後挺動腰肢在女兒一雙嫩足之間抽插起%CE1前,仁江亦把精液射到蓉蓉身上去,兩父女發洩過後相視一笑,大家都覺得不知說甚麼才
好,最後仁江說他去弄晚飯,蓉蓉便去洗澡。

   晚飯在愉快的氣氛下進行,兩父女亦沒有再說剛才的事,飯後仁江去洗了個澡,出來時見蓉蓉在看電視,並不停地轉台,仁江說︰「沒什麼好看的嗎?」蓉蓉答他︰ 「是呀!幾個台都在撥那些爛節目!老爸,不如看錄影帶吧!」仁江便說︰「也好,你等我換件衣服再跟你一起上街租啦!」怎知蓉蓉卻說︰「我說的不是那些帶子啦!是你房裡面收起來的那些呀!」

仁江一呆之後說︰「哦!原來你偷翻爸爸的東西喔!」蓉蓉說︰「我又不是故意的!人家上次洗衣服時想說看看你有沒有衣服要洗,一不小心才看到的嘛!快點啦!人家沒看過想看看嘛!」

  仁江無奈之下回房取了一盒珍臧的日本無碼錄影帶出來,蓉蓉已在電視機前的大地毯上坐好,背靠著沙發等待,仁江把影帶放進錄影機後便坐到女兒身旁,兩父女便開始一同欣賞一幕又一幕的性愛鏡頭,帶子放了一半,正在上演著一幕女同性戀的片段,仁江感到蓉蓉把頭挨在自已肩膊之上,一條粉腿也靠著自已的腳輕輕來回磨擦,他更感到蓉蓉的呼吸不斷增快,仁江向蓉蓉說︰「如果你想弄就弄啦!不用強忍啊!」蓉蓉面上微微一紅地應了父親一聲︰「嗯……」仁江便繼續看片子。

   過了一會,仁江感到蓉蓉的身體在輕輕蠕動,他轉過頭來,看到蓉蓉睡裙前面的鈕子全鬆開了,一隻手正搓著一邊雪白的乳房,手指更玩弄著已充血變硬的小乳頭,女兒的內褲不知何時已脫了下來,早已濕潤的陰唇正被女兒另一隻手的手指 弄著,仁江向蓉蓉笑了笑,這令得蓉蓉立時把羞得通紅的粉臉埋入仁江懷裡,仁江於是一邊看片子,另一邊右手不自覺地放了在女兒膝頭上給她按摩,蓉蓉嬌嫩的皮膚給他帶來無比的刺激,仁江做夢也想不到會一面看成人電影一旁撫摸正在手淫的女兒的玉腿。

   仁江見女兒沒對他的觸摸反抗,不自禁地沿著蓉蓉的粉腿越摸越上,很快地他的手已很接近大腿的盡處,仁江除了貪心地享受女兒充滿少女彈性的大腿為他帶來的觸感外,還不時觸碰到她那正在淫弄著自已小穴的手,偶爾在蓉蓉肉緊地加快一陣子動作時,仁江還清楚地感覺到三兩滴愛液飛濺到自已手上,他這時也變得興奮起來,就在仁江還拿不定主意該如何繼續時,蓉蓉突然捉著他的手按到自已下體處

仁江感到女兒的陰部又暖又濕,但一絲理智仍在他腦內響起,告訴他正在做著一件很危險的事,蓉蓉見父親的手只是停在那兒但沒有動作,只好一面把仁江的手按緊,一面挺起下身扭動著去爭取快感,口中更忍不住嬌呻起來︰「老爸呀……幫幫我啦……人家不上不下的……好辛苦呀……」

  仁江見到女兒的淫態,連那僅存的理智亦不翼而飛,手指開始在她陰唇上搓起來,蓉蓉立時爽得高聲呻吟,身體不停扭動,仁江很快找到女兒兩片陰唇交匯處那顆小豆豆,便分了一隻手指出來專責去撩弄那小豆豆,蓉蓉從來沒試過這種快感,不到一分鍾便見她全身一陣抽搐,竟已丟了起來

仁江從沒見過女孩子會丟得如此強烈,他本能地做了蓉蓉母親生前高潮時最喜歡他做的事,他連忙轉過身去含著女兒的乳尖,這又引起了蓉蓉一輪更劇烈的反應,她挺著下體拚命地抵向父親的手掌,仁江更感到一股熱燙燙的液體自女兒的穴口激射而出,最役蓉蓉長長地噓了一口氣才平複下來。

  蓉蓉回過神來之後,向仁江道︰「嘩!原來給別人弄比自已弄還要舒服的多了!謝謝你啦老爸!」說罷還在仁江面上親了親,這時蓉蓉半裸的身體正側擁著仁江,一條腿自然地擱在父親下半身上面,她感到父親兩腿之間硬幫幫的,便猜到仁江定是很興奮的了,蓉蓉趁他不為意時,竟一手按到他胯下

仁江吃了一驚望向女兒,蓉蓉笑著對他說︰「爸爸剛剛弄得我好舒服喔,現在讓我幫你舒服一下也是應該的嘛!」仁江本想對蓉蓉說這樣做是不對的,但女兒的小手已伸進了他褲子內撫摸著他的肉棒,那舒服的感覺令仁江立時打消了拒絕的念頭。

   蓉蓉見父親沒反對,於是大膽地把仁江的陽具從褲子內釋放出來,這是她第一次為男性服務,根本不知該如何下手,唯有以求助的目光望向父親,仁江笑著說︰「跟爸爸親親嘴好不好?」蓉蓉聞言立即合上眼睛把小嘴湊過去,她感到小嘴被父親的雙唇封上了,接著父親的舌頭伸了過來輕輕撩弄著自已的小香舌,蓉蓉於是模仿著父親的動作,很快地兩父女的舌頭在四片濕滑的嘴唇間交纏起來。

  朷在他們接吻的時候,仁江輕輕握上蓉蓉捉著他陽具的小手,他開始教導女兒如何替他手淫,蓉蓉學得很用心,不久便不用仁江握著她的小手,她全心全意地服侍著父親,擱在仁江身上的一條粉腿也隨著套弄陽具的節奏輕輕地磨擦起來,這令到仁江鬆開了女兒的小嘴,長長地歎了一口氣,蓉蓉見自已令父親這麼舒服亦感到很高興,她把身體向下移去看清楚父親的肉棒,仁江亦乘機往她粉背上摸去,以增加自已的快感。

  玩了一會,蓉蓉感到父親全身一緊,接著一股又濃又熱的液體自肉棒尖端噴向她的小臉,雖然午間蓉蓉已見過父親射精,但在這般近距離下還是第一次,而且又是潑頭潑面的射過來,蓉蓉立時嚇了一跳,她呆看著肉棒射出一股又一股的濃精,直至差點蓋滿了她的小臉才停下來,仁江休息了整分鍾才能爬起來,他看見滿面精液的女兒便笑著說︰「還不去廁所洗一下臉!」

蓉蓉也笑著答他︰「何止洗臉呀!人家要洗個澡啦!下面濕濕的好不舒服……」   過了兩小時,仁江自已也再洗了個澡,他躺在床上吸了幾根香煙,腦中不斷想著剛發生的一切,最多想到的是一個問題︰應不應再和女兒發生這種事情?他明白到想下去都不會有結果的了,因為他清楚明白到無論自已現在下了甚麼決定,自已根本抗拒不了女兒那純嫩肉體的吸引力,想到這裡蓉蓉穿著一件大T恤走進了他房間

她向仁江道︰「人家睡不著想跟你聊一下……」仁江於是拍拍身旁的位置,蓉蓉立即坐了上去,這本來是兩父女間常有的事情,但仁江這時已不能再像平時一般只當蓉蓉是個小女孩,幸好蓉蓉並沒提到剛才的事情,只是跟他說學校的事,很快仁江也投入了和女兒的交談而忙記了剛才的事。

  談了半小時,蓉蓉說感到有些冷,接著便 進了仁江的被窩裡,她把身體靠著父親取暖,仁江亦唯有任得她,又過了一會蓉蓉側身背向仁江向他身體擠過去並說︰「我好冷呀爸爸……抱緊我啊……」仁江只好也跟她一樣側身把女兒擁進懷裡,他嗅著女兒清新的少女體香,心中浪了一浪,蓉蓉捉著父親被自已壓著的
那只手按在自已胸口上說︰「唔……爸爸弄得我好舒服呀……」

說著還把臀部向後擠向父親下體的部位,仁江另一隻手放在女兒大腿上來回撫摸,很快便發覺女兒根本沒穿內褲,而且這一陣子動作已令她那件T恤褪上了腰部,他感到女兒赤裸的臀部擠弄著自已的肉棒,他感到陽具正迅速勃起。

  「女兒啊……你這麼一弄爸爸又high起來啦!」仁江其實已感到很興奮,蓉蓉一面向後伸過手去一面說︰「讓我看一下……嘩是真的耶!又硬起來了!好熱呀他,把他放在我的屁股那讓我溫暖一下吧!」仁江感到肉棒被女兒扯出了內褲之外,接著蓉蓉臀部向後一推,肉便被她兩片臀肉夾著了,仁江一邊享受著女兒  
肉臀為他陽具帶來的快感,一邊已本能地隔著衣服揉搓女兒的小乳房,另一隻手在她大腿上正猶豫不決時,蓉蓉已捉著他的手放到陰戶之上,他感到女兒的小穴已冒著分泌,於是便在上面 弄起來。

   樣子玩了一會,蓉蓉把父親雙手齊齊捉著放進T恤裡,仁江一手一邊地玩弄女兒一雙剛發育的小乳房,蓉蓉接著又把仁江的肉棒穿過自已雙腿之間放到兩片陰唇之間,仁江感到女兒兩片又暖又濕的陰唇夾著肉棒的棒身,女兒更蠕動著下身去磨擦以求增加快感,由於有了大量淫水的幫助,蓉蓉的小穴毫無困難地在父親的肉棒上滑動,兩父女都感到無限的刺激,仁江肉緊地從後吻上了女兒粉白的頸部,這令到蓉蓉舒服得全身震抖了一下,亦令到仁江陽具的前端意外地滑進了蓉蓉的小穴裡。

   蓉蓉並未感到異狀,臀部又照樣向後一挺,這樣子仁江已進去了三份之一,他連忙道︰「女兒啊……爸爸已經進去了呀……」蓉蓉這時已意亂情迷,她半清醒地說︰ 「進去啦……不要緊啦……我想要呀……」仁江最後一絲理智此時亦給女兒的鼓勵而蕩然無存,他慢慢地向前推進,終於遇上了阻礙,他知道是女兒的處女膜了,他先不急於攻破它,只是在有限空間處前後抽插,又分出一隻手來玩她的陰核

蓉蓉在父親數面夾攻的姦淫下終於進入高潮,仁江計算女兒正丟到最高峰時,一舉把整根陽具插了進去,他感到肉棒已刺穿了處女膜並抵在女兒花心 之上,蓉蓉也因這突然的痛楚及舒服參半的感覺再度丟起來,她口中吐著不知是快樂還是悲哀的呻吟聲,仁江這時亦接近終點,他等女兒回過神來,便在她耳邊說︰ 「爸爸也快來啦……」

蓉蓉聞言立即把仁江的陽具自小穴中退出來,她飛快地轉身俯下去含著父親肉棒的前端,小手又在棒身上急速套弄,跟著她便感到父親的精液源源不絕射進她小嘴之中,雖然這已是仁江今天第三前射精,但份量還是多得連他也感到意外,他想這可能是許久沒有幹過所以特別興奮!

   俏皮的蓉蓉含著滿口父親的精液回過身來,她先吞下了一半,接著把另一半吐在手上,仁江奇怪地問她︰「女兒你在做什麼啊?」蓉蓉笑著說︰「想仔細品嘗一下味道嘛!」說罷再伸出香舌慢慢地把手掌上的精液舐回口中品嚐,看著女兒既純真又淫蕩的動作,仁江心想要不是今天已洩了三次,單是這景像又可令自已再干她一次。

   因為體力透支的關係,等二天仁江起床時已十時半,他隱隱聽到外間傳來一陣陣女孩子的嬌笑聲,這才記起昨晚晚飯時蓉蓉提起過她的同學兼死黨琪琪及佩兒會來渡週末,想來那兩個女孩子必是到了,仁江還想再躺一會,便合上眼養起神來,接著他聽到房門被打開的聲音,他心想必定是蓉蓉來叫他起床了,怎料接
著聽到女兒像和人在壓低聲線說話的聲音,只聽蓉蓉說︰「不用怕啦!我老爸睡的很沉!」接著仁江感到有人拿開了他的被子,他正奇怪這些女孩子想幹甚麼的時候,他又感到有人把他的陽具自內褲裡拿了出來。

  由於是剛醒過來的關係,仁江的陽具還保持著半硬狀態,再經那小手一摸,又立時勃了起來,他聽到像是佩兒的驚呼聲︰「嘩!怎麼真的這麼大啊!怎麼可能擺得進那裡呀?」蓉蓉的聲音這時響起︰「怎麼不行呀!我昨晚不就給他插進去羅……都不知道多過癮!」這次的聲音像是琪琪道︰「不會很痛嗎!」

蓉蓉又說︰「那倒不會!我爸爸技術好好喔!他在我最爽的時候才插進去,所以只有一點點痛,不過之後就爽死啦!」佩兒又說︰「不如叫你爸爸讓我試試看!我也想嘗試一下呀……。不過又怕痛……」琪琪接口道︰「我也想呀……不過不知你爸爸肯不肯?」蓉蓉說︰「讓我跟他講看看……喂……你們不是說要買東西來做沙拉嗎,不如你們先去買,讓我跟我爸爸談談看。」仁江聽到三個女孩子離開的聲音,心中盤算著該如何處理。

   想了一會,仁江又聽到房門被打開又關上的聲音,他相信這定時蓉蓉獨個兒回來了,果然仁江感到陽具又被人拿了出來,但令他驚訝的是一個又溫暖又濕潤的小嘴立時包圍了肉棒的前端,仁江張開眼睛一看,入目的時女兒幼稚的面孔正在自已陽具上幹著最淫蕩的勾檔,仁江不自禁地摸上女兒跪在他身旁的小腿上,蓉蓉回首向他一笑道︰「早安爸爸!」仁江向她回以一笑道︰「早安乖女兒!乖 女兒是不是以後每天早上都要這樣叫爸爸起床呢?」蓉蓉俏皮地向父親伸了伸舌頭︰「想得美喔!」但她仍然繼續她的工作。

  仁江邊享受女兒的口舌服務邊來回愛不惜手地撫摸她那雙白嫩完美的小腿,他看著那白裡透紅的少女腳掌,終於仁江忍不住地便向女兒的一雙赤足上吻了下去,蓉蓉起初抵不住癢笑了起來,但當父親開始吸啜她腳趾的時候,她便忍不住呻吟起來,仁江見她漸漸懂得享受便更落力為她服務,他把舌尖硬擠了進女兒腳
趾間的罅縫去撩舐,初經人事的蓉蓉又如何禁受得起這種刺激,很快仁便看見她兩腿間的內褲上已濕了一大片。

  仁江知道女兒已經動情,便問她︰「女兒你那還痛不痛呀?」蓉蓉喘著氣答道︰「不痛啦……爸爸……我想……」仁江心想還沒有試過女兒的處女蜜汁,雖然經過昨晚蓉蓉已不是處女,但剛開了苞的女兒的淫液應該還算新鮮,於是他便說︰「讓爸爸先幫你看一看,如果還有紅腫就不能玩了……你把這隻腳伸到這邊……讓爸爸看看……」

仁江要女兒趴在自已身上,兩條大腿分兩旁張開,仁江的面部剛好對正了她下陰,他把蓉蓉的內褲下端扯向一旁,一股帶著少女體香的淫水氣味立時傳進他鼻子裡,仁江興奮地發現女兒的小穴並未因昨晚的性交而有絲毫紅腫,他用手指把那兩片仍是淺肉色的陰唇向兩旁扳開

在這樣的近距離之下,仁江清楚地看到近穴口處淺粉紅色的肉壁,而且更有少量的愛液緩緩地向外滲出來,他再禁不住心中的慾望,只見這個做父親的竟像生怕浪費了女兒的淫水似的,他連忙張口封了上去,大口大口地吸啜,蓉蓉被父親這突然的舉動嚇了一跳,但立時又感到快感如潮,於是便一面享受一面繼續為父親舔肉棒。

  仁江的舌頭不斷往蓉蓉小穴裡 ,大量淫水沿沿流進他的嘴裡,像是女兒知道父親喜歡吸吃自已的少女蜜汁,特別為父親流出多些,蓉蓉見父親吃得津津有味便說︰「爸爸……我那些水很好喝嗎?」仁江笑著答她道︰「是呀……你想不想試試看?」蓉蓉好奇地應道︰「好呀!」仁江於是大力地在女兒的淫洞口啜了 幾啜,含了一大口愛液,他拍拍女兒臀部,示意她轉過身來

蓉蓉轉身爬過仁江頭部,她見父親把口張開便連忙把自已的小嘴封了上去,兩父女以接吻的方式分享了女兒的淫水後,仁江把她雙腿分開及把她的內褲脫了,又要她跨上自已腰部趴好,一切準備妥當後,仁江向上一挺,肉棒藉著蓉蓉分泌的幫助,毫無困難地沒入了小穴裡。

   兩父女齊齊舒服得歎了一聲,仁江待女兒稍為習慣之後,便教她如何聳動身體去迎合自已插穴的節奏,跟著兩父女便開始正式抽插起來,仁江又索性把女兒的上衣脫掉,好讓自己可以邊插穴邊玩玩她的乳房,玩了一會,仁江見女兒已有些倦了,於是坐起身上擁著她繼續姦淫

蓉蓉這初嘗性愛樂趣的小女孩又如何抵受得住這種刺激,很快高潮已來了一次又一次,仁江又不斷變換姿勢,他和蓉蓉一同下床,他先要女兒雙手扶著書桌站好,然後便從後面幹她,終於在蓉蓉第四次高潮時,仁江迅速把肉棒拔出來向著女兒的粉臀射精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