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2972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9-2-25 05:24:58

  家中的小貓奴


  「今天,主人要來!!」

  早上,我從睡夢中驚醒過來,喘著氣,臉上有一絲虛汗。我不知道為什麼我
會這樣,明明沒有做噩夢這樣的情況存在。

  我平複了一下心臟的劇烈跳動,拿起手機看了看,發現已經六點四十了。我
又不禁有些奇怪,為什麼我定的鬧鐘沒有響了呢?明明定的是六點半的鬧鐘,然
而我卻沒有聽到,難道我睡得很沈嗎?

  【這樣可不行!】我這樣想到,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臉頰,讓自己保持清醒,
【我可是要給兒子做早餐的,假如以後都這樣,總有一天會睡過頭的。】

  我一邊這樣警告著自己,一邊從床上走下來,站在房間中央,將自己身上的
透明薄紗睡裙脫下來。

  【咦?為什麼我會穿成這樣?】我看著自己的裸露的全身,透明的睡裙下面
沒有穿哪怕一件內衣,我又忍不住自問道。

  「今天,主人要來!!」

  【對了,今天主人要來的。等等,主人是誰?】

  就在我想要自己思考一下這個問題時,手機了鬧鐘想起了。我立刻反應過來,
此時已經四十五了,再不快點就來不及給兒子做早餐了。於是,我不再思考問題,
將一切的疑問拋之腦後,進入洗浴室迅速洗完澡,穿上一套居家便服後,便走進
了廚房,給兒子做早餐。

  然而,在我路過客廳,準備進入廚房時,我突然發現了一名男子正坐在家里
的沙發上,手里拿著一本書,看書的封面應該是莎士比亞全集。不過,讓我奇怪
的不是書,而是這個人並不是我的家人,因為我丈夫早就死了,只有一個兒子,
現在還在睡覺。

  【那是誰?為什麼會在我的家里?】我的警惕心大增,但是我並沒有立刻上
前質問,因為我害怕這是入室搶劫犯,避免對方做出過激行為。但是,這並不意
味著我會坐以待斃,我悄悄的準備拿出手機,給警察打電話。

  「小荷,你不趕快給你兒子做早飯?」那名男子擡起頭,用手推了推眼鏡,
十分輕松的問道。

  這個聲音十分好聽,不僅悅耳而且讓人很放松,有一種催眠的感覺,我很是
喜歡。

  我閉上眼細細品味了一遍,睜開眼再看男子時,我才發現眼前這個人的身份
不就是自己的主人嗎。

  「主人,你來了!」我立刻鞠躬表示歡迎,同一時刻我也懊悔今天早上明明
記得,現在卻忘記了。

  「沒事,你去忙吧,別慌忘了服裝。」男子微笑著搖了搖手,表示理解。

  聽到「服裝」兩字,我低頭看了看,居然發現自己在主人面前穿著衣服,這
可是很不合乎規矩了。

  我有點難堪,偷偷的瞟了一眼主人,發現他沒有在意。我一邊心中感謝主人
的大度,一邊三下五除二的將身上的衣服全部脫了下來,讓自己的身上不掛上絲
毫布料。

  之後,我看了一眼主人,看到他正在偷瞄我的身體,這讓我又興奮又自豪,
但是我現在必須要完成我的本分任務,因為這也是主人交給我的。

  我走進了廚櫃里,將一件圍裙穿在了自己的身上。在自己呈現出一幅裸體圍
裙的樣子後,我才開始認真的做起早餐來。

  經過一番忙碌,兒子的早餐就做好了,我端過去放在餐桌上。我放下餐盤後,
看了一眼自己的主人,猜想他這麼早來應該沒有吃飯吧。於是,我試探的問道:
「主人,你沒有吃飯吧?要不我現在給你做一份。」

  主人和煦的笑了笑,如同這家的當家人一般,說道:「小荷,那就麻煩你了。」

  我深深的鞠了一躬,將自己的擠在圍裙里的乳溝暴露出來,並偷偷查看主人
的表現。在看到主人那直勾勾的眼睛後,我露出了會心的笑容,這不就是我活著
的意義嗎?

  我回到了廚房,開始為自己的主人準備他的那份華麗的早餐,至於我的那份
呢?並不重要啊。

  就在我正忙著做主人的早餐時,我的兒子齊景明急沖沖的從房間里沖了出來,
鉆進洗浴室,過了一段時間後,才走出來向著自己靠近。

  雖然現在的我是一副相當羞恥的樣子,但是既然有主人在附近,那麼這幅樣
子就沒有問題了。而且面對的還是自己的親生兒子,那就更加沒有問題了。我開
始和自己的兒子攀談起來,說著家長里短話題,當然並沒有持續多久,畢竟兒子
還要上課呢。

  談話中,我倒是註意到兒子有幾次註意到了自己的裸露身體,不過見他沒有
太在意,我也沒有提起,畢竟這個話題還是太敏感了。

  我看了一眼時間,催促道:「趕緊去吃吧,不然你上學就遲到了。」

  「對哦,」兒子聽了才反應過來,趕緊坐到餐桌上,將自己的早餐吃完,然
後拿著自己的書包沖了出去。

  就在兒子即將離開時,坐在沙發上的主人卻叫住了兒子,說道:「小明,加
油,給你一個忠告:做事情一定要專心。」

  「好的!」可能是因為趕時間,兒子隨意應了一句,然後關門離開了。

  我看著兒子這番充滿活力的表現,忍不住欣慰的笑了一下,並將自己的註意
力再次放到主人的早餐上。

  一小段時間後,早餐做完了。我將早餐放在餐桌上,並隨手將兒子吃過的早
餐盤收回去。回到廚櫃後面後,我一邊清洗餐盤,一邊對著主人喊道:「主人,
你趕緊用餐吧。」

  男子沒有說話,將手里的莎士比亞全集放在了桌上,然後輕輕打了一個響指,
有點小興奮的看向我。

  聽到這聲響指,我的腦袋里像是有一條線斷掉了一般,緊接著這個斷掉的線
立刻和另一條斷掉的線連在了一起。這種感覺讓我有一種恍惚的感覺,這種感覺
對我即將去公司是很不利的。

  我連忙晃了晃腦袋,將這種感覺甩掉,擡頭看了看主…那是誰?!!

  我用手擦了擦自己的眼睛,確定自己並沒有看錯,一個完全沒有見過來的男
子居然待在自己的家中,而且看起來就像是家里的一份子那樣隨意。

  「你是什麼……」我正準備大聲質問,但是卻不知哪兒來了一小股氣流緩緩
的從我身體上拂過,讓我感覺到一陣寒冷。

  我下意識的看了一眼自己的身體,卻看到自己僅僅只穿了一件圍裙,圍裙下
面是完完全全的裸體,沒有一絲一毫的衣服。

  set 限制解除我當即大叫一聲,用手慌慌張張的遮掩著自己的的暴露部位,
但是這麼多的部位,我怎麼可能用手遮擋得完,只能夠立刻蹲下用廚櫃來遮擋。

  我露出一個頭,看到坐在沙發上的男子正得意洋洋的看向自己,我立刻有了
判斷自己這副模樣一定是他幹的好事,而且我也看到自己的居家便服居然就脫在
客廳和廚房之間,如果說這個男子已經在那里呆了很長一段時間了,那不是說我
就是在他面前脫的衣服嗎?!!

  想到這兒,一股難堪和害臊從我的心中蹦了出來,我不敢想象自己這樣一個
潔身自好的女子居然會做出這樣的事來,同時我也更加疑問這個男子到底是怎麼
做到的?

  由於這種難堪,我不願意將自己的身體再次暴露在那名男子面前,而且我發
現男子此時一直坐在沙發上,完全沒有動彈,難道是有什麼問題不能離開嗎?

  我覺得自己抓住這個機會,立刻看向樓梯,對著上面大喊道:「小明,救命
啊,有人入室要強奸我了!」

  「別喊了,你兒子已經出門了,走了有一段時間了。」男子翹著二郎腿,相
當輕松的說道,不畏懼我的任何小動作。

  我開始慌亂了,不知道該怎麼辦,家里唯一的依靠居然不在家,現在對我唯
一有利的情況就是那個男子不會離開沙發。

  思考到這里,我漸漸平複自己的慌亂心情,咬了咬牙,做出了一個我從來沒
有想過甚至是不敢想的決定——大膽的走進去,然後將自己的衣服拿在手里遮住
自己的身體。

  我也確實這麼做了,以鴨子步的形式慢慢的走出來,靠近自己的衣服,在這
個途中,我必須忍受來自那個男子的視線,那種想要入侵自己身體的視線讓我很
不喜歡,不過值得慶幸的是,那個人沒有行動,只是在看著罷了。

  【那你就一直看到最後把,混蛋,等我打了電話就是你的最終噩夢了。】我
心里暗想道,看著不斷縮進的距離,心中的喜悅漸漸升騰起來。

  就在我拿到衣服並準備將自己的手機拿出來時,我只聽見一聲響指,恍惚感
再次沖上了自己的腦門。

  「小荷貓,可不要調皮哦。」男子如同魔音般的聲音在我的耳邊響起,我的
恍惚感跟強烈了,但是我能夠感覺到自己的意識並沒有出現異常,然而下一刻我
就察覺到自己的行為開始不受控制的出現異常情況了。

  我跪在地上,身體向前匍匐,雙手握拳撐在地上,手臂彎曲,嘴巴無法控制
的對著男子微笑,微微讀著小嘴巴,感覺有點像貓的的感覺。而且就在做完這些
行為後,我居然冷不防的開口一句:「喵!」

  【誒??這是什麼情況,為什麼我動不了了?而且還在這里發出這麼羞恥的
聲音?!】

  「快過來,可愛的小貓咪。」男子對我喊道,並對我招了招手。

  我也如一頭乖巧的貓咪一般,一步一步的向著男子靠攏過去,行至男子身旁
後,我居然還下意識的閉眼蹭了蹭他的腿,臉上洋溢著一種舒服的表情。

  【不要,不要!我不應該這麼做的!為什麼?為什麼!我為什麼會像只小貓,
這不是我!】我內心咆哮著,但是卻對我自己的行為沒有絲毫辦法,我的身體就
像是跟我的意識隔離開來一般,完全不聽使喚。

  男子伸出手,對著我的下巴撓了撓,我居然還相當受用的享受起來,而且還
忍不住發出了一聲「喵」。我真的變成一只貓了嗎?!

  【快來人啊!救命啊!誰來救救我啊!】我用眼睛看著面前的這個男子,心
中充斥著恐懼,這種受人宰割的感覺,對於像我這種膚白貌美的女性來說完全是
一種災難,我甚至能夠預測到對方想要幹什麼。但是我卻無法有絲毫反抗,甚至
連一聲救命都喊不出來。

  男子在我眼前解開了褲子,將他那個黑色的肉棒露在了外面,我明白他想幹
什麼。

  只聽見他說了一句「來含這根肉棒,不能咬哦」,我的身體擅自動了,輕輕
躍起,撲到了男子的伸手,雙手將他的肉棒捧起,嘴里吐著舌頭,小貓般的從前
往後舔到底。

  【不要!快住手!我不要吃這麼惡心的東西!放過我啊!求你了!】

  然而,這並沒有什麼用處,我用我的舌頭將男子的肉棒濕潤過一遍後,便將
這有一點擡頭跡象的肉棒含進了嘴中,黑而粗的肉棒散發這腥臭味在我的嘴里回
旋,我有點泛嘔,但是卻怎樣也無法吐出來,並且我的臉上還洋溢著幸福且喜愛
的表情,就好像自己得到了天大的賞賜一般。

  我的身體開始賣力氣來,開始用自己的手和自己嘴為男子的肉棒服務,用我
最好的本事來讓這位男子感到舒服。看到男子的表情,我知道男子對我的技術十
分滿意,但是我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有這樣的技術,明明我連自己丈夫的肉棒都
沒有吃過,為什麼吃著這個陌生男子的肉棒會如此的得心應手。

  「動作快一點!」男子似乎不滿意我現在速度,大聲喊道,情緒十分激動。

  沒有控制權的我只能看著自己的身體在男子的叫喊聲中加快了自己的含他肉
棒的速度,男子的肉棒已經完全膨脹起來了,本來小口就能吃下的肉棒現在必須
要將嘴張大到極限才行,上面的味道也消失了不少,很明顯有一部分是進了我的
肚子里。這讓我作嘔,但是我有無可奈何。

  「就是現在!!」男子咆哮般的吼了一句,身體微微向上挺起,而熟知這一
切的我的身體也立刻領會到了這句話的用意,立刻將這個粗大的肉棒全部吞了進
去,含到了底部。

  【我居然會深喉?!!】

  就在這一刻,我能夠感覺到有一股東西向著自己的體內沖進去,我知道那是
什麼,本能的想吐出來,但是我卻發現自己的身體卻在接納那東西。精液很快就
填滿了我的胃,並開始向著嘴里漫出來。

  「爽啊……」男子像泄了氣的皮球一般攤在沙發上,滿意的對著我點了點頭。
我這才將他的肉棒拿了出來,嘴里還一點點的精液殘留。看著眼前的那根惡心的
肉棒,我真的恨不得一巴掌把它拍碎,甚至是拿刀把它切下來。

  「還不錯。」男子抿了抿嘴,說道,隨手一個響指打響,響聲飛入了我的耳
朵里。

  【咦……主人?】

  「主人!」我站起身來,驚喜的看著眼前的男子,眼中冒著小星星,大喊道。

  接著,我抿了抿嘴,嘗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立刻向主人詢問道:「主人,
你已經給我吃了早餐了嗎?謝謝主人!」

  「可是,我是什麼時候吃的呢,為什麼沒什麼印象呢?」高興之余,我又忍
不住疑問起來。

  「沒什麼好奇怪的了,過來陪我。」主人從沙發上站起來,向著餐桌走去,
我也急忙跟了上去,並且用目光看了看時不時顯露在自己視野里的主人的肉棒,
感覺又激動又緊張。

  主人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並微微向後退了退,與桌子相隔了一小段距離,
距離不大但是正好能夠容納一個人進去。

  我明白主人的意思,因為這樣的事已經做過不少次了。我站在主人身旁,紅
著臉對著他,雙手抓著圍裙的下沿,表現出一種難為情卻又想要樣子,最後我將
圍裙抓起來,用一種羞澀且誘人的聲音說道:「主人~ ,小貓奴下面想要~ 」

  看到我的這幅表現,特別是下面已經在滴水的小細縫,主人再一次激動了,
癱軟的肉棒就像是鯉魚打挺一般,噌就立了起來,迫不及待的等著即將到來的蒼
龍進洞。明明都看了這麼多次,每次都忍不住,我這個主人真是的。

  見到主人這番表現,我不用等主人下令,就乖乖的跨在了主人的身上。我將
自己的小穴對準主人的肉棒,但是並沒有立刻坐下,而是轉身將放在桌上的餐盤
和叉子拿在手里,然後看回主人,插起一塊煎蛋,餵向自己主人,並在同一時刻,
身體慢慢向下坐下去。

  當我看到主人將我遞給他的煎蛋一口吞下時,主人的肉棒也貫穿了我的小穴,
潛入了我的小穴深處,甚至突破進了我的子宮內。那里可是連我丈夫都沒有到過
的地方,竟然就被主人這麼輕而易舉的進來了。我沒有感覺到一絲對不起,反而
有點小興奮。

  「啊~ 」我忍不住叫出聲來,用力握住自己手中的叉子。主人的肉棒依然是
那麼大啊,感覺整個小穴就要擠破了一般,明明已經好幾次了,每一次都會感受
到這讓人享受的充實感。

  「貓奴…的小穴…依舊是這麼…緊啊!」主人嚼著煎蛋,在我耳邊含糊地說
道,但是我卻很高興。

  「謝謝主人誇……啊~ 主人~ 不要一來就這麼猛~ 」我正好感激自己的主人,
但是還沒說完,我就感覺到了主人的雙手抱在了我的豐臀之上,並且開始用力擡
起然後坐下,我也十分配合的開始大腿用力,來讓主人輕松一些,這樣的事情同
樣很多次了,但是我沒有想到的是主人今天居然這麼生猛,就像是打了興奮劑一
般,以主人的大小用不了一會兒我肯定撐不住的。

  「主~ 主人……你……這樣……貓奴不能……餵你了~ 啊……啊……」我用
迂回的策略向主人請求道,希望主人能夠暫時放我自己。

  主人想了想,點了點頭,吞下了嘴里的煎蛋後,他的動作立刻就減緩下來了。
我松了口氣,但是我的動作並沒有因此而有所減弱,以自己的速度吞納著主人的
肉棒,讓自己保持情欲狀態,保證主人的觀感享受。

  我插起了一塊蔬菜沙拉,抵向主人的嘴,但是主人卻先一步低下頭,用嘴將
遮住我豐胸的圍裙布撩開,讓其架在豐胸之間,然後一口咬在我那大而圓的豐乳。

  「主人~ 我還沒有產奶~ 」我用發嗲的聲音解釋道,以免主人因為這個生氣,
畢竟這是生理原因,沒有懷孕怎麼可能有母乳啊。

  不過,看到主人並沒有理會我的解釋,依舊美美的享用自己的豐乳,我也不
敢再多說什麼,只能忍受著兩個部分的刺激,靜靜的等著主人享用完我的身體。

  我坐在主人的身上,一手端著餐盤,一手拿著一把叉子,雙腿用力讓主人的
肉棒在我的小穴里盡情的歡騰,同時主人也匍匐在我的身上,認真的吮吸著我的
乳房。我仰著頭,默默的承受著,嘴里不斷迸發出呻吟聲不過是為了給主人助興
罷了。

  經過一段時間的激戰,主人將他的寶貴精液射進了我的體內,那種子宮里被
填滿的感覺對於我來說總是那樣的美妙,就像是有生命即將在這里孕育一般。然
而還沒等我細細品味這樣的感覺,主人突然在我的面前雙手對拍了一下,「啪」
的一聲傳進我的耳朵里,我當即昏迷過去。

  在模糊中,我似乎聽到主人對我說:「忘記我在這里和在這里所做的一切,
不會對身上的情況有任何奇怪,還有要好好去楚龍公司工作……」

  恍恍惚惚中,我醒來了,發現自己正坐在沙發上。我看了看客廳里的掛鐘,
發現已經是上班時間了,於是趕緊取下身上的圍裙,將散放在客廳與廚房之間的
地板上的居家服拿走,回到寢室穿上自己的工作服,準備出發。對了,我不能忘
記用一枚創可貼貼住自己的小穴,畢竟地鐵里色狼比較多,這樣應該可以預防一
下吧,只是不知道為什麼會有白色液體流出來,這樣創可貼並不是很好貼上去。

  室外,男子走在遠離齊景明家的路上,心情十分高漲,對於他這種性欲很高
的人來說,早上兩發就可以減緩他的情欲從而更加集中於工作上。

  走了一段路後,男子停下來,回望齊景明的家,喃喃道:「能夠玩到這麼極
品的女人真是我上輩子修來的福分啊,還有她那個兒子居然很有催眠天賦,那正
好另一個楚龍公司的職員就交給他了,反正他也喜歡她。」




                          催眠師的工作


  男子的名字叫做程信義,是一位專職的催眠師,被他催眠並成為奴隸的人不
計其數,基本沒有失敗的經歷,齊景明的母親是他的手中奴隸,並且連齊景明本
人也是他的催眠成功案例之一。和齊景明這種業余人士相比,程信義的催眠手法
更加完善和熟練。齊景明的催眠手法需要進行多次催眠步驟,從而一步一步加深
催眠的程度最後才達到完全奴役的結果;然而程信義的方法不需要這麼麻煩,雖
然他依舊需要借助熏香來完成催眠,但是只需要一次就可以完美的奴役對方而且
不會有任何副作用。也就是說,對於現在的程信義,只要將必須的熏香隨身攜帶,
找個沒人註意的地方讓自己的獵物一聞,再加上一點點的催眠引導就可以直接得
到一個新的奴隸了。

  此時此刻,強大無比的程信義剛從齊景明家中出來,享受了貓奴的服務之後,
他現在則要去往自己的工作室——心理治療中心,開始今天的工作了。

  你或許會奇怪,既然程信義麼厲害,為什麼他要開這樣一個工作室來限制自
己呢?為什麼不在大街上尋找獵物然後為所欲為呢?

  究其根本原因是因為作為一名社會的人,程信義是不可能脫離社會的,他的
催眠十分厲害,但是還沒有厲害到可以和國家對抗。程信義為了掩蓋自己的真實
意圖,所以不得不開這麼一間治療中心。

  當然這只是方便生存的根本原因,還有另一個重要原因促使程信義開這樣的
治療中心,那就是能夠接觸到各式各樣的美人,而且她們多多少少帶有一些心理
問題。這些心理問題能夠成為程信義與她們親近的關鍵,失去戒心的美人更容易
被催眠,如此便利的條件完全可以解釋為什麼許多催眠文里總是心理醫生為施術
者了。

  開了這件心理治療中心後,程信義開始了他的工作生活,經過一段努力後,
他的事業有了不小的收益,掙了不少錢,也獲得了不少的奴隸,生活變得如魚得
水起來。然而,程信義並沒有被這樣的成功沖昏頭腦,他明白就這樣靜等獵物上
門的方式已經足夠了,不應該再奢求其他,否者可能惹禍上身。

  就在這個時候,老天給程信義開了一個玩笑,一個天大的機遇出現在了他的
面前。大概在半年前,市面上有名的楚龍公司找上了他。楚龍公司希望程信義能
夠與公司合作,對他們公司里的女員工進行單對單的心理輔導,約定每周會讓一
名女職員前去進行心理輔導。在談合作時,程信義有幸看到了合作商議者的女助
手,一名相當漂亮的女助手。雖然說程信義知足,但是長時間和熟悉之人進行玩
樂多少有點膩,程信義還是渴望能夠玩點新的,而且對方並沒有提過分要求,因
此他便同意了這樣的事。

  「最近有的忙了,剛好過了招工時間,」程信義伸了伸懶腰,然後走上了樓
梯,向著工作室走去,「看看是哪位美人有幸作為我的奴隸?」

  走到三樓後,程信義看到有一名穿著正裝的年輕男子站在門口,靜靜等候著。
當他看到程信義的時候,立刻迎了上去,恭敬卻又有點急切的問候道:「老師,
終於回來了,楚龍來的女職員已經來了好久了。」

  「這麼快嗎?」程信義也有一點驚訝,但是已經見過風雨的他還是沈住了氣,
慢悠悠的向自己的徒弟加助理詢問道,「別著急,和我說說情況。」

  「這名女職員是最近剛剛進入楚龍公司的,容顏90分,身材很好,目測D 杯
罩,但是性子很傲,我花了很長時間才平複了她的不滿情緒,現在已經進入催眠
室,點上了老師專用的香薰了。」男子煎簡單的匯報道,沒有隱瞞絲毫自己的觀
察結果和所作所為。

  「幹的不錯,小陽,」程信義點了點頭,看著自己這個徒弟十分欣賞,並吩
咐道,「接下來就我來弄吧,你在門口守好,不要讓人隨便進來。」

  「好的老師。」被稱呼為小陽的男子鞠躬遵從道,並且提程信義打開了門,
請他進去。就在這個過程中,男子看到程信義脖子上有一個紋身,那個紋身的形
狀是一個咬著龍珠的龍頭,嘴里的龍珠沒有顯露出完整的圓形,就像是被死死的
包在里面無法掙紮一般。

  走進了自己的工作室,程信義並沒有急著去催眠室對那位新「奴隸」進行催
眠,而是站在門口一動不動,張望著自己的工作室。程信義的工作室呈圓形,空
間比較大,由於現在是上午,所以光線也挺充足的。工作室里的布局也很講究,
圓角木桌正對著門,兩張同樣沒有棱角的木椅被放置在木椅的兩側,程信義的椅
子更遠離門一些。壁紙呈現綠色,給人一種柔和的感覺,周圍還有書架,上面放
著一些色彩鮮明的書籍,其中心理學的書籍占多數。在書架旁還有一臺音響,放
著十分柔和的音樂,聽著這個聲音讓人異常的舒爽。還有在木桌上放著一個香薰,
它使空氣中也彌漫著一股淡淡的帶著一絲涼意的香味,哪怕是再急躁的人也會在
這香味中平靜下來。

  工作室里的布置程信義是熟的不能在熟,因此他並不是想要看自己的工作室,
而是想用這種方式讓自己平靜下來,做好催眠別人的準備。

  感覺到自己的情緒起伏淡下來後,走到了催眠室的門口,拿出放在門旁邊抽
屜里的一個藥瓶,將里面的一顆藥丸扔進嘴里並入喉後,才推開催眠室的門走了
進去。

  催眠室同樣有一股香味,這股香味與外面的香味幾乎一模一樣,仿佛沒有絲
毫區別,但是程信義知道這個香味和外面的不一樣,因為這是他催眠才用的香薰,
里面有一種可以引導人意識的成分在里面。先不管這個香味,程信義看了看里面,
在這個狹小的空間里一名穿著女士正裝的金發女子正躺在一張醫用躺椅上,看表
情似乎已經陷入了沈睡。

  然而,並沒有,程信義是知道的。

  程信義慢慢走了過去,不想因為自己的行動而使得一切前功盡棄,但是他也
沒有忘記好好欣賞一下這位即將成為他最新奴隸的美人。這位美人確實可以稱得
上「美」這個字,白皙的皮膚里沒有夾雜絲毫的汙垢,雖然閉著眼,但是五官的
位置和形狀完美的契合著這個臉型,金黃色的頭發似乎是染成這樣的,但是卻和
她的姿容相得益彰。美人的身材也是無可挑剔的,包裹著軀體的服裝沒有呈現出
絲毫褶皺,完美的貼合著她的曲線。巨大的豐乳藏在正裝服中,一眼望去就像是
要擠爆出來一般,下面職裝短裙長度剛好,可以若隱若現的看到里面的情況。

  「小陽的判斷沒有問題,確實是一個極品。」程信義用只能夠自己聽到的聲
音自言自語道,然後走到了女職員的身後,確認雙手的溫度和自己的體溫相近後,
手指輕輕的按壓在了女職員的太陽穴上,開始了她的催眠。

  程信義的催眠手段總結下來就是消除戒心接納一切,也就是說只要被催眠者
戒心完全消失了,那麼她的一切都可以被程信義掌控。但是,根據程信義多年的
經驗來看,此時的女職員可沒有完全消除戒心,她的眉頭就是最好證明,沒有皺
起也沒有完全舒緩來開,是一種本能的戒心狀態。

  因此程信義首先要做的就是讓這一點點的戒心消散掉。

  「想象自己站在海邊,裸露的雙腳踩在柔軟又溫暖的細沙上,」程信義用他
那種特意練出來的柔和卻帶有磁性的聲音說道,「溫和的陽光照射在你的身上,
讓你的身體感覺暖暖的,漸漸的你會感覺有點微熱。這時,一朵浪花撲向了沙灘,
淹沒了你的腳踝,洗去你身體的一絲熱意,也讓你心變得平靜。」

  這一段話是程信義用過很多次的,對於出於本能戒心狀態的人來說都很有效
的,除非這段話觸及了對方的心理陰影,但顯然程信義眼前的這個女子並不符合
條件。女子平直的眉頭開始向上彎曲,緊閉的嘴唇也張開了一些,露出一點縫隙,
呼吸也變得安穩起來,幾乎聽不到聲音。

  看到女子的這番表情後,程信義深呼一口氣,心中的緊張感也減輕了一些,
雖然這不是他第一個遇到的高傲女子,但是確實他第一個這麼輕松就拿下的高傲
女子。

  平複了一下心情後,程信義將手從女職員的太陽穴上拿開,開始思考將這個
女子改造成什麼樣的奴隸。經過一番思考和品味後,程信義有了想法,再次湊到
女子旁邊,開始給她設定指令。

  「認真的聽我說話,接下來的每一句話你都會將它根植在意識的最深處,讓
它無時無刻不影響你的思維模式。」

  「首先,睜開眼睛看著我,將我的姿容印在意識的最深處。」

  女職員慢慢的睜開眼睛,瞳孔渙散到了極限,完全看不要有哪怕一絲靈魂在
里面。女職員動了動眼珠,將自己的目光朝向程信義,認真的看著。

  這樣的情況程信義已經經歷了很多次了,所以並沒有在意,繼續說道:「第
二,記住你現在的感覺,當你看到我的手在你的面前合攏並聽到拍手的聲音後,
你將會回歸這個狀態等候我的指令。」

  「第三,保持你的高傲性格,但是現在的你已經成為了我的奴隸,你用你的
方式來無條件的接受我的任何命令和行為,不會對我的命令和行為感到怪異。」

  「指令應該就…………你將好好的為楚龍公司盡心盡力,並將楚龍公司董事
長楚軒婷的命令優先於我的命令進行執行。」

  「對了,還有最後一點,當我說出『治療結束』四個字後,你就會從催眠過
程中醒過來。」

  整個過程中除了程信義說話,沒有第二個人的聲音,就像是一個人的獨角戲
一般,完全沒有人給予反饋,也就難以判斷是否成功。但是經歷過數次這種過程
的程信義卻早已經習慣了,而且這種無聲才是最好的回答,因為如果有回應就以
為著對方實際上任由自己的意識,那麼這種情況下的命令植入實際上並無完美,
意味著對方有察覺的可能性,這是程信義不想看到的,雖然幾率很小。

  程信義清了清嗓子,走到香薰前,將香薰收了起來,以免引起女職員的懷疑,
然後才對著女職員喊道:「治療結束。」

  女職員的瞳孔恢複了原樣,並且下一刻女職員猛的坐起來,就像是受到了驚
嚇一般看著周圍,正好看到不遠處正在倒茶水的程信義。

  女職員眉頭一皺,冷冷且尖銳的質問道:「你是誰?為什麼會在這兒?不會
是想要對我做什麼吧?!」

  聽到這話,程信義心中一驚,差點以為自己被發現了,但是他還是穩住了自
己的心神,平靜地說道:「我是這里的醫師,才剛進來,你不要緊張,我沒想對
你做什麼。」

  「沒想做什麼?我憑什麼相信你!」女職員皺著眉頭,心里充滿著警惕,緩
緩的站起身來,然後走到醫用躺椅之後死死的盯著程信義。

  催眠結束醒來後出現警惕情況程信義不是沒見過,但是他沒有見過警戒心這
麼強的,估計是因為高傲的性格導致的吧。不過,程信義沒有太緊張,一方面是
他相信自己的催眠術沒有問題,另一方面是現在連開始都沒有開始,就算失敗他
也不會承擔什麼。

  「別緊張,也別害怕,我真的是這里的醫師程信義,還有你先坐在床上,然
後我們慢慢聊一聊把。」程信義慢慢的說道,聲線很平緩,避免刺激道女職員。

  「你憑什麼命令我,不過是一個小小醫師罷了,我可是要成為人上人的,」
女職員語氣變得高昂,充滿著蔑視,說道,「不過,我也有點累了,坐下來歇歇
也可以,順便看看你想幹什麼!」

  女職員雙手環在胸下,走到床邊坐下,向外翹起二郎腿,避免程信義偷窺到。

  對於女職員的小動作,程信義只是笑了笑,並沒有放在心上。但是程信義的
笑容卻被女職員給看見了,而且被放在了心上。

  「你笑什麼?」女職員冷冷的問道,目光像是一把利刃穿過程信義的胸膛,
但又馬上轉口道,「趕緊把你要做的做了吧,我趕時間。」

  說著,女職員還有意無意看了看手機,臉上表現出一副焦急態,不過在旁人
眼里這很明顯是推托之詞。

  「別著急嘛,」程信義感覺自己快要進入對方的節奏了,趕緊用一句話緩了
緩氣氛,然後微微思考道,「這樣,你先把你的雙腿分開,擺成M 字型,我看看
你的內褲。」

  「這是你想讓我做的嗎?先說清楚,做完我就離開,不準攔我!」女職員用
高傲的眼神瞟了一眼程信義,冷漠的說道,然後向後退了退,背靠在墻壁上,雙
腿分開擺成M 字,裙底下的黑色蕾絲內褲暴露在大庭廣眾之下。

  【黑色蕾絲?!果然很高傲啊!】程信義這樣想著,拿起一張凳子向著女職
員靠近。

  看到程信義走過來,視線也不住的向自己的兩腿之間望去,心里升起莫名的
警惕,想要閉上腿。

  但是,程信義卻先一步開口道:「別亂動,這是檢查的一部分。」

  「檢查的一部分?」女職員顯然是無法相信這樣的理由的,但是她的身體卻
照做了,乖乖的控制住腿不再閉攏。

  等到程信義走到女職員的當面,放下椅子坐下,並仔細的看著她的內褲時,
女職員下意識的臉紅,並狠狠的警告道:「如果真的是檢查的一部分,那你給過
規規矩矩的檢查,不準有小動作,聽到沒有!」

  程信義揚了揚嘴角,開口道:「可不要亂動,我開始檢查了,過程會有點難
忍。」

  說完,程信義擡手用手指撥開了礙事的布料,看到了女職員的蝴蝶型小穴,
有些欣喜,然後另一只手的手指直接探進了小細縫,如同一只小蛇扭動著身體鉆
進去。

  「哼!檢查而已,有什麼……唔~ 」女職員認為程信義不過是在嚇唬自己,
完全沒當回事兒的說道,但是還沒等她說完,小穴處的感覺就像是一道閃電在她
的身體里炸裂,讓她忍不住想要叫出聲。但是,很明顯女職員已經經歷過許多類
似的過程,瞬間手捂著嘴,堵住了自己的聲音。

  但是程信義又不是聾子,怎麼可能沒有聽到呢。程信義擡頭笑著問道:「反
應挺激烈的,沒事兒吧?」

  「我怎可能有事!」女職員毫無懼色的回道,但是臉上如同發情般的紅潤卻
暴露了她現在的真實感受。

  「忍著點啊,要來了。」程信義將彎曲的中指伸直,和食指一起探進了這個
無人光臨過的小細道。

  「唔唔唔~ 」硬撐著的女職員雙手握拳攥緊,小嘴緊閉著,連雙眼也閉上了。
但是因為是第一次感受到那種刺激感,女職員依舊無法抵抗住,喉嚨里發出了嗚
咽聲。女職員的小穴也在程信義的騷弄下開始流淌汁水,雙腳翹起,大腿顫抖著。

  「現在把胸露出來,讓我看看。」程信義突然下令道,擡頭盯著女職員的臉。

  「那……那……唔~ 有什麼好看……的!」女職員一邊忍著呻吟,一邊針鋒
相對的說道。

  女職員看到程信義直勾勾的眼睛,感覺像是在侮辱自己一般,自尊心爆棚的
她一邊開始解著紐扣,一邊狠狠的說道:「你想看是吧,唔~ 那就讓你看個夠好
啦!」

  賭氣一般,女職員三下五除二將胸部的衣料扒到一旁,里面的胸罩也拉到下
方,暴露出自己的胸部,抿了抿嘴,深呼吸一口氣後,大聲嚷嚷道:「看到了吧,
看夠了吧!」

  然後就在女職員的話剛剛說出口,程信義就像是餓虎撲食一般撲到了女職員
的胸前,一只手揉胸,嘴巴啃上了另一個乳房。

  「等~ 等一下~ 沒讓你……嗯~ 」本來想掙紮一下的女職員感受到小穴與胸
部的雙重刺激感,瞬間失守,下意識的喊出聲來,身體顫抖,雙手垂落在身體兩
旁毫無反抗之意。

  「來,說說你現在的感受吧。」程信義停了停,扔出一句話後,繼續吮吸起
來。

  「憑什麼要跟你說!啊~ 」女職員依舊想要高傲的抗拒,但是就在那一瞬間,
程信義的行為加快了幾分,快感瞬間突破了女職員的理智,讓她開始失神般的「
胡言亂語」起來。

  「不~ 不要……啊~ 啊~ 太……太劇烈了……啊~ 啊!」

  「住手~ 求求~ 啊啊啊……不要啊……快點……住手~ 我……我要撐不住了
~ 」

  「為什麼……會這樣……明明……我……我不想……嗯~ 這樣……的~ 」

  「好熱~ 好熱~ 不行了~ 我快不行~ 啊~ 啊~ 啊啊啊啊啊啊……」

  只聽見長長的一聲鶯啼,本是涓涓細流的小峰湧現出一股洪流澆灌在了程信
義的手上。第一次經歷這樣的事的女職員也在快感中昏迷過去,向著旁邊倒下,
不省人事。

  看著女職員這幅樣子,程信義感覺自己得到了一個不錯的奴隸,而且是一個
值得他花時間調教的奴隸。不過,今天就這樣吧,程信義這樣打算到,對女職員
稍作修改後,便把它放了回去。

  坐在治療中心的工作桌後,程信義靠著椅子遐想著如何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
里調教自己這個新奴隸。站在程信義旁邊的小陽不清楚師傅的意圖,反正他也沒
有什麼需求,只要有一份工作就好了。

  「叮鈴鈴」電話鈴聲響了,小陽立刻去接,聽到里面傳來一個女聲的聲音,
有點霸氣和不耐煩:「程信義在嗎?」

  「在的,」小陽立刻回了一句,然後擡頭對著程信義喊道,「師傅,找你的。」

  「找我的?」程信義有點疑惑,起身走過去,接過電話問道,「我是程信義,
你是誰?」

  「程信義,來公司一趟。」女聲在程信義的耳邊響起,那一刻程信義的瞳孔
渙散了一下。

    

                             第二部曲 end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