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783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9-2-25 05:43:42

百仙落凡胎,花氣襲人來;
 異香撲鼻面,色空費疑猜。」
–––百花異色錄卷頭詩

雨青

我一打開門,就看到胡凱凱摟著一個長髮如絲的女生,坐在書桌前。

「邦國,來,介紹一下,這是我女友夏雨青。」胡凱凱看到我突然回宿舍,表情有些驚訝,但還是立刻鎮定了下來,跟我介紹起他的新女友。

雨青的長髮及腰,烏黑得發亮,眉細臉纖,唇紅齒小,活脫是一個從明清宮廷仕女畫裏走出來的古典美人。

我心中喀噔一聲,心想:嘿,見到妳了。

我擠出一個再親和不過的憨人笑,伸出手,向雨青說道:「你好,我叫毛邦國,是凱哥的室友。」

雨青微微一笑,也伸出手與我相握:「你好,我常常聽凱說起你,他說你電腦很厲害,他的電腦都是拜託你去光華商場組裝回來的。」

我笑笑:「是呀!我幫他用最便宜的價錢,買回來最高檔的配備,最重要的八核八緒的處理器其實是找朋友從華碩倉庫裏偷帶出來,加上私賣的梟龍水貨高等顯卡,媽的,整個配下來,打趴現在市面上賣的所有電競機,超劃算的!」

我沒說的是,除了硬體設備外,我還幫胡凱凱的電腦裏,裝了一些他不知道的『特別』程式。

胡凱凱在一旁幫腔:「真的,我以前那一台電腦,每次打『駭客入侵』*的時候都會超卡的,自從換了邦國幫我裝的新電腦以後,超順的!在連線的時候,完全碾軋屠宰那些動都動不了的低配玩家,超爽!」

(『駭客入侵』,一款頗吃資源的線上遊戲。)

他講的興起,甚至開始慫恿雨青:「妳不是之前說,也想要一台新電腦嗎?可以找邦國幫妳裝到好呀,」胡凱凱還轉過頭來,向我確認道:「對不對?邦國?」

「那當然沒問題,」我說:「為美女服務,是我的榮幸。」

雨青微微一笑,說:「初次見面,那怎麼好意思麻煩。」

看來是個不置可否的意思。

「雨...雨青,我可以幫忙的,沒什麼。」我說。

雨青盯著我瞧,眼神裏似笑非笑:「謝謝你的好意,我有需要的話,一定找你。」

雨青是瓜子臉,丹鳳眼櫻桃嘴,氣質出塵,從影像裏看的時候,我早就深深為她著迷,今天雖然是第一次看到她本人,但卻好像是認識許久的老朋友一般,有一種說不上的親切感。

忘了是哪部電影裏說的——『人生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別重逢。』,以此形容我與雨青的相會,那是再正確也不過。

***

我真正第一次見到雨青,是在中秋節連假回老家彰化的時候。

我的老家在彰化線西,一棟很普通的房子,紅磚牆,前庭小院,後邊是自己修的小樓梯,樓梯下是斜半節的浴室;從小樓梯上去,是我和我姊姊的房間,不過我姊姊很早就已經出嫁了,過年也從不回娘家的,所以只剩下我一個人,獨自待在二樓。

中秋連假實在很無聊,不是應付久未逢面的親戚長輩一起圍桌烤肉,就是下樓去跟阿嬤那票三姑六婆的牌友打牌,再不然,就是騎著小摩托車,去比較遠的夜市吃吃東西,或者去河堤旁看看沙雕之類的破爛展覽。

說實在的,都他媽很無聊。

我選擇躲在我自己的房間裏,反鎖,免得阿嬤突然打開門見到什麼尷尬場面,然後,點開桌面的那個『YORT』的程式,開啟來看看,打發時間。

『YORT』是一款我自己開發撰寫的病毒碼,它基本的功能,就是開啟對方電腦的鏡頭,然後將拍攝的畫面,直播傳輸到我的電腦裏,這其實是一個很古典的窺視病毒碼,很多駭客高手,都曾經在暗網裏的程式獵人酒吧中出售過,算不得什麼特殊的玩意,不過,我自己改良開發的這個版本,有幾個特殊的厲害之處。

一,『YORT』可以自動擬態成系統檔,並分散節儲存在幾個不同的軟體上,這是我從《哈利波特》分靈體中得到的概念,擬態成系統擋,一般的掃毒軟體就掃不出來,另外在分散儲存在幾個不同軟體中,確保就算被高手揪出來,砍掉,還是可以從其它的節點中開啟,完全不受影響。

二,『YORT』用非常底層的機器語言寫成,所以原始碼附著在整顆硬碟上,就算使用者砍掉作業系統再重新格式化硬碟,還是無法將『YORT』的原始碼真正移除,等到使用者一下載新的作業系統時,『YORT』就會自動引發排程檔,重新植入新的電腦系統中。

三,『YORT』在開啟電腦鏡頭的時候,並不會打開警示燈,也就是說,在電腦前的人,根本不會知道他自己的電腦,正在把他的一舉一動,拍攝下來實況撥出。

四,最後一點,也是我最得意的一點,就是不管電腦是在開機、還是關機的情況下,『YORT』都可以啟動,只要我在遠端按下『start up』的啟動鍵,無論在那一頭的電腦有沒有開機,『YORT』都可以開始拍攝。

我到現在都還記得,寫好『YORT』的那天晚上,我大樂,掰開一塊普洱茶餅,泡給自己喝,當作是獎賞鼓勵。

而寫好病毒,卻沒有安裝在任何的電腦上,就像古人說的「錦衣夜行」,那還有什麼趣味?所以我裝在了每一個叫我幫忙組電腦的同學的電腦上,當作是我免費被凹組電腦的,小小報酬。

胡凱凱,我的室友,他的電腦當然也是目標之一。

我打開了『YORT』,在列表頁上選擇,「今天...今天來看看胡凱凱,在中秋假期期間,到底在學校宿舍做些什麼呢...?」我瞇著眼,在列表頁上點開胡凱凱的名字。

我們宿舍的內景映入眼前,除了凱凱的桌機以外,我也點開了我自己放在宿舍裡的那台電腦,當然,上面也裝了一模一樣的『YORT』,監視器的概念嘛,如果總是同一個角度,難免會錯失了一些精彩鏡頭,連我最喜歡的長鏡頭導演侯孝賢,偶爾都要換幾個不同的角度拍戲,我要監視凱凱,又怎麼能只鎖定同一角度呢?

我同時開啟了凱凱自己的電腦鏡頭,還有我桌上的桌機鏡頭,然後撕開一包洋芋片,喀磯喀磯地吃著,等待胡凱凱回來。

胡凱凱果然沒有讓我失望,不多時,門把呼嚕一轉,門一開,胡凱凱摟著一個女人跌撞了進來,兩個人一進房門,連門都來不及關上,胡凱凱像是條急色鬼,雙手抱住那女人的頭,猛烈地吻著她。

那女人看起來比我們年紀大一些,長髮及腰,纖細的脖子,白色的素T恤,還有腰身合度的牛仔褲,穿著雖然簡單,可是腰是腰,屁股是屁股,腿是腿;一點贅肉也沒有,合身的服飾恰巧襯出她一個女人特有的玲瓏身裁曲線,性感得恰到好處。

凱凱的頭擋著她的頭,所以我看不見她長得是什麼樣子。

兩個人的手,都不安分地在對方身上探索著,凱凱一個轉身,已將她輕輕摔落在宿舍的床上,凱凱靠在她身邊,手伸了進去那件白色的T恤裏頭探索著,而她輕輕地發出呻吟:「不...不要...」

我眼睛撐大,喃喃說道:「真想不到你胡凱凱的進度如此之快,不是上個月才聽你說,週末會去安和路的酒吧泡妞嗎?也才短短個把週的功夫,居然已經把女人帶回宿舍床上,真行...」

凱凱的手硬擠著,左曲右拐,探索那女人胸罩裏的位置,這真的是一個很愚蠢的動作,我在現場直播的這頭,忍不住開口罵道:「笨啊凱凱!你應該先把她的衣服給脫了,胸罩解開,好好地疼愛一番,像你這樣搞法,不但自己的活動空間有限,人家女生的感受度也不好啊!」

就在凱凱的手卡在那女人的胸罩中奮戰的同時,那女人的手卻也不安分,快馬輕刀,熟門熟路地就摸到了凱凱的褲頭,像是變魔術一樣,一扭一翻,就將凱凱那件帥勁的牛頭鋼牌皮帶給解了開來,順勢一溜,那隻白嫩而骨感的手,就這麼滑進了凱凱的褲襠裏。

那女人的手一進了凱凱的褲襠裏,凱凱的動作就整個慢了下來。

「喔...喔...」居然換凱凱呻吟了起來。

我按住耳機,罵道:「靠,沒聽錯吧!胡凱凱你帶一個女人回宿舍,結果居然要我聽你的叫床聲?!」

胡凱凱在被那個女人弄得舒爽之際,手的動作也緩了下來,「雨...雨青...妳好會弄...」他忍不住在那女人耳邊說著。

我的眼球幾乎要緊貼著螢幕了,可是卻還是只能看到那叫做雨青的女人的側臉,柳眉似月,膚色潔白,耳朵長得靈巧卻沒有耳垂,也沒有穿耳洞的跡象,只是在左耳耳後,有一個小小的刺青。

正在我好奇地將影像放大,想要看清楚雨青耳後的刺青時,胡凱凱的背部忽然一抽蓄,「喔...不要...」他喊著,雙手緊緊地抓著雨青那隻伸進他褲襠的左手。

「啊...啊...太爽了...」胡凱凱的嘆息聲中,帶著濃重的遺憾。

胡凱凱居然就這麼,射精了。

雨青把手從凱凱的褲襠裏拉出來,不出意外,她的纖纖五指上,都沾著白濁的不明液體;雨青從床上起身,用另外那隻沒弄髒的手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然後對胡凱凱一笑,說:「怎麼這麼快?」

在雨青站起身來的時候,我終於看清楚了她的面容,瘦瘦高高,五官清秀,有一種弱不禁風的纖弱,身上的白衫牛仔褲,很好的襯出了她俐落簡單的氣質。

而胡凱凱的臉從耳根直紅到了肩膀,漲得像是灌了七八瓶高粱酒一樣,結結巴巴地說:「我...我平常...我平常不是這樣的...」

雨青:「沒關係,我去洗手。」

去廁所清理完以後的雨青,跟胡凱凱再親了親嘴,閒話幾句,就藉故離開了,只留下屋子裏一肚子冤屈的胡凱凱。

「幹!我平常⋯我平常沒那麼快的啊?」胡凱凱自言自語說道,還悻悻然地打開電腦裏的秘密倉儲,放起色情影片來打手槍,企圖重新挽回他被雨青一招快手技術擊倒的恥辱。

鏡頭這邊的我,則果斷地關閉了電腦螢幕,打開手機裏台鐵的APP,快速下單,訂了隔天回台北宿舍的火車票。

***

「凱凱,你跟雨青是怎麼認識的?」我好奇問。

凱凱笑道:「那天我在酒吧一個人喝酒,遠遠看到吧檯上有個曼妙女子,氣質清冷,長髮飄飄,一見之下大為傾倒,說也奇怪,我的雙腳竟然自己動了起來,拉著我走到那女子身邊...」

我沒好氣回:「接下來,不會是你的嘴也自己動了起來,硬是說要請這曼妙女郎喝一杯酒,從此搭訕上了吧?」

凱凱大笑,雨青也忍不住掩口而笑,直說道:「正是如此,你就像是在現場一樣。」

我眨了眨眼,開玩笑說道:「搞不好我真的在場喔!」

雨青給了我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

凱凱說:「邦國,你猜猜看雨青幾歲了?」

我端詳雨青一陣子,她的打扮與長相絕不是學生的年齡層,但若說已然三十,應該也不到,大約看上去是初出社會工作的OL吧,我心念電轉,已有答案,回道:「雨青看起來...應該是大學生?還是研究生?」阿嬤有教,行走江湖,把女人說小三歲是基本禮貌。

凱凱拍了我一下,笑説:「邦國你真會說話!雨青她早就畢業了,現在在一家國貿公司上班,還是一個小主管喔!」

「哇!有這麼漂亮的主管,下面的員工一定很幸福。」我衷心說道。

雨青一笑:「有興趣的話,等你放假的時間,也可以來我們公司打工上班。」

我點頭如搗蒜,連說一定。

閒話聊畢,凱凱摟著雨青去外頭晚餐,我則是一個人在宿舍泡一碗泡麵打發,等凱凱回來的時候,看我仍然待在宿舍,不禁有些失望。

「邦國,今天雨青要睡我們這邊喔!」凱凱説,臉上卻露出些許不高興的表情,可能也有些覺得我太不識相。

我知道那是什麼意思,凱凱是希望今天晚上我不要在宿舍,他就可以跟雨青大搞特搞,嘿嘿,但我怎麼可能放棄這個大好機會?連假不在南部老家待著,千里迢迢地提早回宿舍,就是為了跟你的新女友碰面啊!

我只能憨憨一笑,說:「歡迎!當然歡迎,只要雨青不嫌棄,在這宿舍睡幾晚都可以。」我去走廊的冰箱裏,拿出我珍藏已久的三罐果酒(cider),請凱凱跟雨青喝,表示我硬是留下,當他們倆電燈泡的歉意。

凱凱雖然有些不甘不願,可是,畢竟我在台北也無處可去,而他也沒那個厚臉皮,直白地叫我離開宿舍去外頭睡一晚,成全他今天與雨青的獨處好事,我們三個閒話家常幾句,把果酒喝完之後,就關燈睡下了。

在這邊介紹一下我們高中宿舍的佈置,因為百花高中,還算是一所台北市裏私立中,比較上檔次的高中,背後的財團本來手上就握有大片的土地,所以把學校對面的幾個街區,都改建成了套房型宿舍,專門租給符合資格申請的學生。

而我跟凱凱被分到的這一間套房,格局還算方正,一進來的玄關走道是鞋櫃,旁邊就是浴室廁所,再走進來,就是一間長方形狀的空間,左右相對,各放著一張單人床與一張簡單的書桌,旁邊是一人一個的書櫃與小衣櫃,整個空間,大約也只有五六七坪左右。

也就是說,我睡下的單人床,與凱凱摟著雨青所睡的單人床,其實只有一個走道,大約兩張椅子的寬度,雖然不到觸手可及的地步,但也是只有一步之遙而已。

關了燈以後,整間房裏只聽得到空調忽強忽弱地嗚嗚作響,還有凱凱和雨青細微的呼吸聲;最要命的,是雨青身上的香味,非花非麝,女人的體香總是有一種無可取代的勾引誘惑的風騷味道。

我大口地呼吸空氣中雨青的體香,手偷偷在棉被裏將褲子和內褲褪下,掏出早已漲立如棒的陰莖,上上下下嚕了起來,然後,我默默地計算著時間...

『1...2...3...』我在心裏計數。

當算到第一千秒的時候,凱凱已經鼾聲如雷,而雨青也已經氣息粗重;我輕悄悄地拉開棉被,以腳尖點地行走,走到凱凱的床旁邊,摸出小手電筒,將光開到最小的黃光模式,緩緩蹲下,用光照著凱凱的臉。

果不其然,他已經睡死在床上了。

「藥,生效了。」我低聲道。

在睡前,我請凱凱跟雨青喝的那果酒,其實大有玄機,給他們喝的那兩罐,都是我特別準備好的珍藏,我事先拿極細的針頭插入,抽掉部分果酒,再將安眠藥磨粉融水灌進去,事後拿膠密封,從外邊不仔細檢查,是絕看不出的,而那安眠的藥效,不多不少,剛好夠一個成人睡足八小時。

剛剛看著他們倆舉杯暢飲的模樣,我打從心眼裏笑出來,按照我之前實驗的結果,喝完的人在躺下去以後的十五分鐘內,藥效會發作,但為了萬無一失,我還是整整算足一千秒。

而現在,正是收割成果的時候;我的光從凱凱臉上移開,照到了雨青的臉上,『真是精緻典雅的一張臉』,我心底忍不住讚嘆,柳眉鳳眼,白淨晶瑩的瓜子臉,嘴唇如蜜,紅得叫人恨不得馬上淺嚐一口;我推了推雨青,輕聲叫她:

「雨青...雨青...?」

如我所願,她完全沒有反應。

雖然我一向不明白什麼是道德感,但在自家兄弟的床上幹這事,總是覺得心裏有些過意不去,我嘆了口氣,為自己的拘謹有禮抱歉,待這罪惡感一掠而過之後,我才將小手電筒放在地上,趁著微光,小心翼翼地將雨青給抱起來,轉身,放在我自己的床上。

在我自己的床上安置好雨青,我回頭摸到地上的小手電筒,把光關掉,然後脫光了衣服跳上床,拉上棉被,緊緊蓋住我和雨青,棉被裏一片清新的香氣,是女人獨特的體味,我深吸一口,心想:如果世界上真有天堂,那也不過如此了吧。

房間裏漆黑一片,除了空調低頻的隆隆聲外,還有我胸腔裏的那顆沸騰的心臟跳得澎澎作響,我輕輕拉住雨青的褲頭,連同內褲,慢慢往下褪去,拉到腳邊,往床下一扔,雨青兩條細長潔白的雙腿映入眼前,我細細地貼著她的腳趾小腿大腿上,大力地嗅著,鼻腔裏盡是女人香氣,一時只覺身心大暢。

除卻睡褲後,我的手再來到雨青的胸前,一顆一顆將她睡衣扣子解開,只是幾個呼吸的時間,她胸前大敞,兩峰白嫩小饅頭似的胸脯,已經盡在我雙手的掌握之下。

抱持著一顆虔誠且崇敬的心,我輕輕地撫弄雨青的胸脯,才轉得幾輪,她的乳頭已高高立起,我的嘴湊了上去,含住了她,那乳頭又香又軟,非常可口,真還不是這輩子吃過的任何一種食物可以比擬的美味,無怪乎嬰兒百吃不膩,我心想:可惜不敢一直開著燈,不然就可以知道,究竟是不是所有美女的乳暈,都是粉紅色的?

含弄完乳頭之後,我一路往南,輕輕舔著雨青如絲綢般滑膩的肌膚,鼻裏嗅著她身上的體香,我身子往下探索,越過一個可愛地小窪洞肚臍之後,終於到了雨青的鼠蹊秘處。

雨青的陰毛並不濃密,稀稀淡淡地幾綹,守護著下頭的陰唇與陰蒂,可我如入無人之地,雙手在雨青大腿根部輕輕一撐,稍許讓她的雙腿張開了些,然後嘴舌盡情探索著雨青的蜜穴。

我的心中一面想著教科書上的解剖示意圖,一面努力將處決的感受性放到最大,去印證這活體女人的生殖器官,與課本圖片上的密絲合縫;舌尖,輕輕掃過一個小凸起時,我心想:『啊!這是陰蒂。』,舌頭再往下一擺弄,兩片左右含苞的肉弧應聲而開,『而這就是陰唇了。』,我長驅直入,舌尖輕輕舔開雨青的陰門,靈蛇入洞,拼命伸著,伸到舌根部都發緊了,還是舔不到傳說中,陰道的最深幽冥處,那道最後的宮門——子宮頸。

我把雨青的陰部,當做了她的唇部一樣對待,從親啄一口,到法式深吻,所有我所知道的吻法都對雨青的三角洲用上,而雨青的身體,也對我作出了溫柔的自然反應;一股淡淡腥味的流質,若有似無地從雨青的陰道裏沁了出來,我舔上,在嘴裏咋了咋:『紙上得來終覺淺,識者千行敘述,不如給不識者一口品嚐即知,原來...原來這就是淫水的味道啊!』

盡情疼惜過雨青下面的妹妹之後,我依循原路,一路向北,再輕舔著雨青的肚臍...肋部...乳房...最後是脖頸,最後將她的耳珠一口含下,我忽然想到,雨青左耳耳後的刺青,我撥開了她的長髮,仔細地湊在眼前看,那個刺青小小的,但卻是一個奇特的眼睛圖騰,潦潦幾劃水墨筆法,十分生動,在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房間裏,忽然見到這樣的一隻眼睛,心裏有些異樣的不舒服感。

我將雨青的長髮蓋回,讓雨青的臉正對著我,低頭輕輕吻著她,下體漲紅的陰莖用力地一突刺,咕溜一聲,我終於進入雨青的身體裏。

「嗯...」

雨青眉頭一皺,不自覺地輕喊出來,這一聲,嚇得我雞皮疙瘩全豎了起來,趕緊伏在她身上一動不動,靜靜瞧著她,所幸她的眼珠子在眼皮底下滾動幾圈,像是在做什麼惡夢一般,卻始終沒有張眼醒過來。

我悄悄喘一口氣,動作繼續,將陰莖拉出來,然後再緩緩推進,剛開始的時候,雨青陰道裏只薄有蜜水,隨著抽插個幾次以後,水量漸豐,我抽送得也越來越順,快進快出,拳拳到肉,渾身的十萬毛孔都張開了,配合著我陰莖的出入而呼吸著,快美難言。

室友的女友躺在我的床上,讓我肆意憐愛,這種悖德的奇異感覺讓我全身燙紅,心跳加速,有一種超然世外的興奮感,我大口呼吸,感受著這神秘的一刻,將全身的神經都聚集到了下體那根幸運的玩意上,雨青的陰道內寬外窄,陰道口一圈像是一道緊箍咒,緊緊套牢著我的陰莖根部,隨著陰莖抽插的動作,刮著我整條陰莖的敏感地帶,而每一下抽插,都會發出『啵、啵、啵』的淫聲,雖然我已經盡量小力,可是在安靜的宿舍中聽起來,還是非常的明顯與淫靡。

雨青的眉頭一直皺著,像是在經歷一場惡夢,身子也輕微的左右扭動,我壓著她的腰胯處,好使力抽送她的蜜道,頭卻隨著她左右扭擺的而晃動的乳房追逐著,舔弄著她圓潤玲瓏的乳頭。

正在我淫心大樂之際,我的陰莖忽感一陣哆嗦,「啊...」,我忍不住輕喊出來,射精了,射在雨青陰道裏。

我慢慢退出陰莖,精液隨著陰莖流出雨青的洞口,我不敢開燈,只能憑著一點微光,手忙腳亂地拿衛生紙胡亂吸乾床鋪上與雨青陰戶洞口的濕濡,再緩緩地將雨青抱回凱凱的床上,讓兩人肩靠肩睡著,幫他們拉上棉被,看他兩人相依偎的睡姿,我心滿意足地笑了,回到我自己床上睡下,一夜無話。

第二天早上,凱凱跟雨青都有些睡眠不足的樣子,兩個人約我一起下去宿舍對面的早餐店,吃完早餐之後,雨青就坐車回家了,看兩人道別時,凱凱依依不捨的樣子,我不自覺地噗嗤一笑,遭他白眼一翻。

古怪的是,自從那天雨青回去以後,凱凱就再也找不倒她了,打電話沒接,傳訊沒回,連凱凱跑去她租屋處與公司找她,都發現,根本沒有這個人,也就是說,當時凱凱跟雨青交往的時候,雨青給他的資訊都是假的,也許,連夏雨青這個名字都是假的呢。

***

約莫四個多月以後,我已經逐漸淡忘這件事了,有一天,我記得那正是期末考結束,要放假的前的最後一天,我忽然收到一封E-Mail,點開信,裏頭寫著:


邦國:

我是雨青,真正的身份是駭客組織《Anti》的秘密成員,因為半年前組織發現了你的才能,所以特別派我接近去調查你,沒想到...沒想到那天晚上,居然遭到你的迷姦。

你不需否認,當天我在凱凱的宿舍裏,早就裝下了三個閉路攝影機,將你的行為全都錄了下來,第二天我也已經去組織有入股的醫院檢查,在我的陰道裏,確切地採集到了你精液的 DNA。

這件事我已經上報給組織的長官,經過長官們的討論後,決定給你兩個選擇:

加入組織,並發誓一輩子遵守組織命令。
拒絕加入,我們已經將你電腦裡所有的非法程式拷貝下來,會提交給網路警察,連同你迷姦的事一起告發,屆時我們會派專業的律師團隊起訴,希望給你的判刑刑期,是在二十五年左右。

在你看完這封信的同時,這封信會自動銷毀,連同你電腦裡的所有資料也會一併強制格式化,對了,如果你想要選擇 (a) 的話,自己靠本事進入暗網搜尋《Anti》入口,如果我們二十四小時內沒有接到你的申請入會報名表的話,會視同你選擇 (b) 選項。

附帶一提,若你順利進入《Anti》,為我們組織工作的話,你的第一個長官會是我,我在這裏向你保證,我會使出渾身解數整死你。

BR
雨青


《Anti》,我的腦中一片空白,這是近幾年在駭客界崛起的最新傳奇...而我的電腦刷地一片漆黑,CPU與風扇聲同時大響,我知道,我的電腦完了,除了重新洗掉我電腦裡所有的資料以外,他們一定埋下了許多病毒在剛剛的那封信裏,在二十四小時內要破解那些病毒碼是絕對來不及的,更別談要進入暗網找到《Anti》的入口了,如果我想要加入《Anti》 的話,現在最好不要浪費任何時間,盡快衝出去買一台新的電腦。

只是...我脊背冷汗直冒,這兩個選擇,到底...到底要選哪一個比較好呢?

——————雨青(完)———————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