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1264 | 回覆: 1 | 跳轉到指定樓層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9-2-26 05:42:02

烏梅在一家物流公司上班,年紀27歲的她在家閑來無事,反正孩子都5歲了,偷閑上班著。老公在另外一個城市做技術員,每個星期回來一次,一家三口樂趣濃濃。

但不久前,老公回來次數越來越少,烏梅察覺異樣,但苦於家公家婆的面子,沒有根深追究到底,旁聽側敲下得知老公在外面有了一個喜歡的對像,剛開始她一直總想興師問罪,但出生於傳統家庭的她倫理道德界限分明,這樣的束縛讓她默默的吞下一次又一次的淚水。

她好幾次想要辭掉現在的工作跟孩子一起去那座城市跟老公上班,她好幾次就要說出來的話語給孩子的爺爺奶奶堵住了嘴,日子就一天天的過去,每次老公回來,烏梅都強裝笑顏試探著老公,但視乎沒什麼異樣,老公每次回來還是帶著她最喜歡的果子,回來還是那個熱情的擁抱,除了次數從每個星期一次到每個月一次以外。

終於有一天,烏梅的手機上突然來了一個短片,原來是她同學在隔壁城市遇見的,她的老公在街頭抱著另外一個男人,兩人如膠似漆的擁吻,路人回頭的眼光而他們繼續旁騖若人的肆無忌憚,烏梅猶如晴天霹靂一樣,連續幾天遊神無力。

孩子頓時成為她這幾天的唯一動力,她連上班都不去了,公司議論紛紛,連總經理都要親自跑來家裡慰問,烏梅謝絕了老板的慰問,經過幾天的修正,她的心態漸漸調整過來,她看著年幼的孩子,想著家裡出現這種醜事該怎麼辦?

最大問題是家裡的兩個老人,雖知道兒子出問題,但卻不知道竟然是跟男人在一起,估計也受不了打擊,烏梅也不敢告訴他們,作為女人她堅強的生活著。而傳給她手機的那位同學也守口如瓶,沒有透露任何消息讓她欣慰。

烏梅上班的地方離她家大約20分鐘車程,她上班後,總經理還關心的問她是否需要繼續休息,看著消瘦的烏梅,大家都關心著她。

烏梅的身子不高,出身保守家庭的她永遠不會穿著暴露的衣服,然而卻裹不住她姣好的身材,她的樣子談不上美麗,但卻十分清秀,特別是她結婚時候化妝的相片,簡直讓人驚為天人,所以婚紗店一直將她的結婚照放在店門口做生招牌,每次引來很多路人眼光。

上班後,她不想給公司的人太多猜測,只是推卻身子不舒服,大家雖猜到些什麼但看她身形的確比之前消瘦不少,她在公司負責財務清點,整天要到物流倉庫點貨,點貨的組別一共十幾個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總是嘻嘻哈哈的,所以這裡也是烏梅最喜歡來的地方。

老吳是這裡的組長,在他負責貨品運送下從來沒有出過問題,雖然歲數將近70,但讓然堅持在公司上班,公司看他這年紀還可以鎮住那些年輕小夥兒,當然願意讓他繼續來,對於家裡的黃臉婆,他每天恨不得24小時都在公司。

烏梅需要跟他共同上班,每次烏梅跟他兩人走在大大的貨倉架子內,他喜歡聞到烏梅身上的那一陣幽香,畢竟相差將近50歲,對他來說,烏梅雖有小孩,但仍然是青春無敵,烏梅衣著嚴實,但爆滿的胸脯總是在她蹲下來的時候往下垂,長裙裹住美麗的弧線讓老吳每次樂滋滋的。

一個星期不見烏梅,讓他心裡找不到方向似的,他知道烏梅的家,他跟烏梅的家公關系也很不錯,整天在一起打牌,在烏梅沒有上班的幾天,他總是不驚不逸的偷偷跟烏梅的家公打探消息,然而烏梅的公公除了知道烏梅放假外也一無所知。

他喜歡經過那家婚紗店,有一次他借故幫兒子看婚紗,在裡面要了那張印有烏梅相片的宣傳小冊子,店家一年到頭給不少陌生男人要宣傳冊,也心照不宣的給了他,如獲至寶的老吳將相片拿去過塑,化妝後的烏梅,那眼睛大大的,微笑的小嘴微微張開,一手托著自己尖尖的臉蛋,一條深深的乳溝在婚紗中很容易看出是一對美麗爆滿的乳房。

烏梅這輩子只一次將自己的乳溝拍出來,就是這張相片,老吳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會偷偷拿出來,一只手使勁的搓著自己的下身,他不知道,烏梅的影子已經深深烙在他的心上,每次上班都想著看到烏梅,那種砰砰跳的心情十分澎湃。

但烏梅不會理會這些,對於她來說,男人就只有她老公一個,她不會輕易有任何的心情表達,也不會嫵媚,結婚到現在,特別有了孩子之後,她不想有男女之愛,她只是一心一意將愛給了孩子,因此也這是她自覺得對老公理虧的地方,可她的性格就是這樣,從小,她家裡的教育就是如此。

她沒有留意老吳平時的動作,對她來說,老吳就是一位讓人尊敬的長者,她知道老吳跟公公關系很好,也因此有時候細微的她發現有些貨品跟平時的確有出入,她也知道老吳並非如大家說的那樣忠厚,她也就半眼開的過去了,在公司,她還是會做人的,這樣讓她得到很多人的信任。

上班的工作讓她得以一時間的解脫,孩子因為有公公婆婆的照看也讓她放心,總經理看她這次回來後比以往更加多時間的加班也驚奇不已,但也無瑕問太多。

“梅子,能不能幫個忙?”原來是公司的陳阿姨。

“怎麼了,陳姨?”烏梅知道陳阿姨,平時對她很不錯。

“沒,家裡出了點事,所以下個星期必須要早點回家幫忙,你是否有空?幫我收晚點?”陳阿姨笑著問烏梅。

“嗯。。好的,那鑰匙不要給我,我怕一個人安排不來”烏梅知道陳阿姨的權利很大,公司的財務鑰匙都是她管著,畢竟安全問題。

“沒事,我會問問總經理啊,你幫阿姨這個忙了啊,謝謝啊,謝謝你”陳阿姨一臉感動。

最後,在總經理的臨時安排下,烏梅一個星期頂著陳阿姨的工作,也就是晚上12點下班,而另外一個協助她工作的,就是平時對她不錯的老吳,當然,烏梅不知道,陳阿姨的兒子跟老吳的兒子是好同學,老吳知道他們倆要去旅遊,所以跟陳阿姨說了,陳阿姨看到兒子一個星期不在家終於可以不用做飯,天生麻將癮的她急忙讓人頂下班,可以打一個星期的麻將了。

而老吳也知道,陳阿姨不會問其他人,只會問烏梅,因為只有她靠譜,而老吳更知道,一旦夜班後,公司也就他願意這麼晚,所以一場如意算盤在他不輕易的安排下順利的成事了。

所謂的夜班也就是正式下班後,等貨物公司的物流車來,每個晚上都會來,但不知道準確時間,只能等。烏梅對老吳的態度說不上信任,但也靠譜,老吳也知道這女的性格剛烈,不可能跟平時對待其他小姑娘可以說葷笑話般的對待。

“梅子,餓了吧?晚上我做飯”老吳提著一只魚,他知道烏梅喜歡吃糖醋魚,這也讓烏梅很意外,平時老吳給人的印像就是大大咧咧型,沒想到他會做飯?烏梅笑著,露出一排白色靚麗的牙齒,那對小酒窩讓老吳一陣暈“好呀,那我幫忙煮飯”

挽起袖子,烏梅蹲著洗米,臀部弧形而貼身,白皙的玉手讓老吳仿佛回到了年輕時,他樂滋滋的開鍋下調料起來,原本在飯館做過的他自然難不倒他這手糖醋,三兩下做好,倆人就著飯菜就吃起來,老吳跟她之間,一個做飯,一個煮飯,偌大的倉庫笑聲連連,吃飯的時候同樣兩人聊開了。

老吳的話題專門往她內心上去,一句一句讓烏梅十分受用。

“像你這手做飯看得出家教嚴厲啊,梅子,洗米一洗就是三次,還要挑出來,真好!”

“梅子,你做飯真有一手,家裡真幸福,孩子更幸福”

“孩子真多得你這個媽,看你年紀小,經驗真的好!”

烏梅生活中,除了老公跟公公外,平時很少跟男人如此接近,聽著老吳有一句沒一句只把她給逗著樂,笑的花枝招展,特別是老吳知道她手不小心給劃了一口子,還主動的洗碗讓她深受感動,猶如父愛一樣的老吳跟烏梅有了進一步的互動。

晚上回家的時候,倆人在路邊等公車,老吳的家不在這個方向,他拍著胸脯“哪可以讓你一個小孩這麼走回去,萬一有壞人咋辦?再說,你公公跟俺是好朋友,萬一你有事,咱怎麼交代?”烏梅給他弄得十分感激。

公車的站一共7個,車上人不多,老吳坐在烏梅前面,轉過身子來看著一臉疲憊的烏梅“明天,你別這麼晚了,到家還要看孩子,我自己一個人上就行了”他關切的說著。

“那怎行?沒事的,沒事的,我可以”烏梅抿著嘴“不累的,等下回去看看孩子就睡了,你也早點休息啊”烏梅很少對男人說關心的話,這已經是她的極限。

這句話聽著老吳心裡樂開了花,猶如吃了蜜糖一樣甜,但他知道,這烏梅就要慢慢來,不能急。

回到家裡,疲憊的烏梅安撫好孩子很快上床了,將自己的身子卷在一起,緊緊夾住被子在自己的雙腿內斯磨著,長期性壓抑讓她只能晚上這樣來,她放佛看到老公回來了,伸手捏著自己的酥胸,她的手指頭捏住自己的乳頭,她的乳頭是粉紅色的,乳暈很小一圈,很敏感,只要輕輕一碰,就馬上凹下去又凸出來。

她腦海中又冒出一個黑色結實的臂膀,挽住她,她回頭一看,是老吳,從後面抱住她,一手抓住自己的右邊乳房,乳房在手臂擠壓下讓她透不過起來,不,不要這樣!不要這樣!她驚慌失措的叫起來,不要這樣!我,我只是當你是長輩,不要這樣!

叮叮咚。。。一陣手機的鬧鐘響了,原來是做夢,她看了看旁邊熟睡的孩子,下身濕透了一片,急忙的洗澡做早餐去了。
回覆 使用道具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9-2-26 05:42:27

(第二章)

第二天的夜班,烏梅早早跟老吳交代了,不要做飯,她趁空隙去了菜市場買了番茄跟鷄蛋還有辣椒,晚上炒了一頓很平常但很開胃的小菜,兩人拌飯吃起來,自從昨天老吳跟烏梅的對話,讓烏梅一陣的有依靠感,但老吳的話題從來沒有引導到男女話題或者烏梅的家事。

老吳始終講著自己的故事,這也讓烏梅感受到不同人生的道理,當烏梅聽到老吳一個人18嵗離鄉別井,寄人籬下,也頓時彷佛想到自己,自己當時因爲要嫁給老公,不聽家裏的勸告,23嵗離開她的老家來到這個城市,老吳的故事讓她有了共鳴。

特別是老吳家裏那位老婆大人,整天遊手好閑打麻將,家裏的擔子給老吳一個人扛著,所以不得不70多歲還要出來打工,烏梅心裏一陣油酸。

薑還是老的辣,老吳的故事令人觸感,但不過界限,一到了令人心酸的時候,他總是會引用一些有的沒的讓烏梅破涕而笑,一連幾天的加班,烏梅漸漸對老吳產生好感,這種好感只是在信任上的,特別是在烏梅現在如此空虛的心上更加容易打入印記將這種信任轉換成其他的思想。

很快的,一個星期就要過去,下個星期無需再上夜班,陳阿姨也會回來頂班,烏梅心裏漸漸感到有點異樣,而釣魚放著長綫的老吳也過得津津有味,打開小姑娘的心扉還是他有一手,特別是昨天晚上,在公車站等著的時候,下著微微細雨,老吳撐著雨傘,但大半個身子站在外面,烏梅並不排斥,而是靠著他的手臂,渾圓飽滿的胸脯貼著他,這一刻,他鷄巴翹得老硬老硬。

一步步的心防戰不容易,外表冷傲的烏梅內心很熱情,老吳看出來了,但現在還不是時候,因爲他不知道烏梅家裏的實際情況,他也知道烏梅自我保護意識很強,昨晚要不是下雨跟路上一個人都沒有,她實在害怕,不然她是絕對不會將自己的身子貼在老吳的手臂上,她其實也沒有這個意識,她內心中還是將老吳放在一個長輩的角度上。

這天晚上,還是老吳做菜,一個酸溜白菜,一個炒內臟,老吳吃著喝著那一口小酒,烏梅陪著坐著聊著有的沒的,老吳突然嘆了口氣“梅子,做人不易呀”

聽著老吳的感嘆,她頓時也感覺是不容易,拿起老吳的酒杯仰天就一口,平時不喝酒的她很快雙頰汎著紅潤的光澤,話語也多了,老吳也沒有預防她喝酒這麼一齣,畢竟是同事,他也一手攔住了繼續想喝酒的烏梅“別喝了,有啥話別憋著,説説,説出來舒服點”

一下子,烏梅再也忍不住了,將她這段時間的辛酸苦辣全部吐出來,一時間老吳也呆住了,聽著她說他老朋友的孩子,從小看到大的孩子,竟然是跟男人在一起,他也無法忍受。

越多的事情説出來,烏梅越覺得傷心,最後忍不住趴在老吳的雙腿上哭著,老吳猶如父親一樣,拍著她的胸脯也替她難受,這是真心的難受,沒其他一點玷汙的思維“孩子,你受苦了。。。”老吳看著烏梅。

烏梅哭完了,突然發現有點覺得不妥,她站了起來,低著頭,紅著臉跑去洗手間,扔下老吳一個人傻傻的站著,這時候,他才發現,自己的褲襠一片濕潤,一陣腥味直衝鼻子,哎呀,不好,早洩!

原來老吳身體反應,給年輕女人趴著,一個鷄巴翹起來但一磨蹭射了出來,烏梅隨年輕,但天性一聞就知道怎麼回事,但她知道,像老吳這種年紀的老人會控制不住自己,她不怪老吳。

洗完臉出來的烏梅看了看時間“不早了,回吧,我先走。。。”聲音很輕,她知道她裝作不知道好過知道。

“哦,哦。。。”也是一臉尷尬的老吳也不知道怎麼說,收拾著東西。

烏梅轉身就想走,望著外面黑漆漆的馬路,她也一陣猶豫,這麼晚了,每次都是老吳陪著,她一個人絕對不敢走的,這時候老吳說“你還是等等吧,等等我。。。”

“嗯。。。”烏梅説著。

老吳蹲著收拾著,他此刻不知道要說什麼好,烏梅看著他內心一陣掙紮“老人,都這歲數了,反正今晚自己喝了酒,也對他說了很多內心不敢説的話,這個老人也是不錯的,他會守住自己的苦楚,至少,自己今晚説了這麼多,他是最忠實的一個聽者,而且,自己在這個城市也沒人可以這麼聼自己說這些話了。。。”

烏梅一面想著,一面走回來幫忙收拾著,她今晚穿著一件紅色的外套,衣服的領子不高,蹲下來的時候,領子開了一個小口,站在旁邊的老吳很容易看到一個白皙渾圓的東西,在乳罩的邊框內,隨著女性身體的呼吸上下起伏著,偶爾,還會看到一點點粉紅色的乳暈來。

老吳看得都呆住了,他不停的吞著口水,烏梅沒有留意認真的蹲著洗碗筷,她很輕快的說“這邊我來洗吧,你別累著”,輕柔的話語讓老吳從夢中醒悟過來“哦,沒事,沒事,就幾塊碗筷,我來我來”他半蹲著,探著頭使勁兒的往烏梅的領子看下去,可惜烏梅的衣服並不太寬鬆,沒兩下就看完了。

但這也讓老吳滿意了,值了,絕對值了!

回家的路上默默無語,路燈並不是很大,今晚沒有下雨,但倆人走得並不遠,坑坑窪窪的地上,烏梅感覺身邊有老吳在,很有一種安全感。

“今晚。。。咳咳。。。今晚。。。”老吳想努力的打破一陣僵局“今晚吃的不錯,很好吃呢!”烏梅接過來,很開朗的笑著。

他們倆都不提今晚的事情,大家都知道的,老吳的手不自覺的碰到烏梅的手,烏梅下意識的避開了。。。
引言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