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1231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GN00559922A
威爾斯親王 | 2019-2-26 12:31:58

(一) 小家碧玉——沈君

小家碧玉——沈君

沈君稱得上是小家碧玉了,個子嬌小,皮膚白皙,長髮垂肩,瓜子臉,柳葉眉,丹鳳眼,胸部高聳,腰軀柔軟,是典型的古典式美女。沈君喜歡穿中式上衣,特別是一件藍底白花緊身衣,素雅又有豐韻,如同油畫中人。

沈君和王遠、陳鋼是同窗好友,畢業後又成了一家公司一個辦公室的同事。陳鋼一直暗戀沈君,但沈君半年前嫁給了老實的王遠。由於夫妻不能同在一個辦公室,所以公司九樓的計算機中心只剩下陳鋼和沈君兩個人,王遠搬到南面一牆之隔的策劃部。透過磨沙玻璃,他們可以看到王遠模糊的身影。由於光線的緣故,王遠看不到他們。

陳鋼一直想得到沈君,但她對王遠感情很深,陳鋼始終沒有機會。陳鋼雖然嫉恨,但一直隱在心底,表面上對他們非常好。特別是經常在工作上照顧沈君,讓沈君非常感激。

陳鋼和沈君整日相處,沈君的一舉一動都讓他產生無限幻想。有時和沈君說話時,看著沈君一張一合的小嘴,陳鋼總是想「它上面的嘴小,下面的「嘴」應該也很小吧?」;有時站在沈君身後幫助她修改程式,透過她的領口看到若隱若現的酥胸,陳鋼就有伸進手去撫摸的衝動;有時沈君躲在屏風後換衣服,陳鋼就會想到她柔軟的腰、豐滿的臀、修長的腿,幻想她的一身白肉在自己身下掙紮的情景……

陳鋼無數次意淫沈君,但始終沒有真正下手的機會。然而,到了夏天機會還是來了。王遠的母親患病住院,王遠天天晚上在醫院陪母親。陳鋼認為這是天賜良機,他精心策劃了一個圈套。

這一天,陳鋼下班後又返回辦公室,此時麗人已去空留餘香,陳鋼歎了口氣,走到沈君電腦前。沈君業務遠不如陳鋼,平時自己負責的系統全靠陳鋼幫忙,因此,陳鋼只用了幾分鐘時間就全部搞定。然後,他溜回家,躺在床上,把自己的計劃回想了一遍,認為沒大問題,一切全看天意。這天晚上,陳鋼沒睡好,腦海中全是沈君的柔軟嬌軀,幾次都想「打飛機」解決,但他忍住了,他要給沈君留著這「一炮」,這等了幾年的「一炮」,要盡可能多地儲存「子彈」,等著把「子彈」向沈君發射。

第二天,陳鋼按計劃請假沒來上班,躺在床上睡懶覺。不出所料,不到中午手機便響了,果然是沈君,她急切的說:「小鋼嗎?我的電腦出問題了,明天總公司要來審計,經理急死了,你能來嗎?」

「我……」陳鋼故意裝出為難的樣子,「我在機場接親戚……」其實陳鋼家在公司附近。

「幫幫忙啦,我實在沒辦法了。」沈君急道。

「好吧,我一小時後到。」

放下手機,陳鋼點上一支煙,「天助我也!」他想。 他不著急,他要等沈君更著急。

下午一點,陳鋼來到公司。一進門沈君便說:「你總算來了,經理剛走,好凶啊,我怕死了。」

陳鋼胡亂答應著來到電腦前。他不想立即解決問題,他要等夜幕降臨,下午四點多,經理又來了,火冒三丈,告訴他們:「不搞完不能下班!」沈君只好答應,而陳鋼的臉上掠過一絲笑意,心想「當然要搞完,不過不是搞電腦而是搞她。」他偷偷看了沈君一眼:這個小女人,秀眉緊蹙,美麗的眼睛專注著螢幕,渾然不知危險臨近。

陳鋼說:「小君,看來我們要加班了,你給小遠說一聲。」

「嗯」沈君歎了口氣,轉身走了出去。陳鋼看著她一扭一扭離去的背影,心想「今晚就要剝開你的衣衫看看裡面的白肉。」 陳鋼知道王遠和沈君家在郊外,乘車要一個半小時,天晚了根本沒法回家。

過了好一會兒沈君才回來,幽幽地說:「王遠要去醫院照顧婆婆,看來今天要住女工宿舍了。」

「嗯。」陳鋼答應著,繼續檢查著程式。

五點多了,公司要下班了。王遠跑過來,還買來晚餐、啤酒。他向陳鋼道了一聲謝,便離開了。陳鋼心想「其實我要感謝你呢,今天就讓你的嬌妻成為我的玩物。」

「謝謝你,小鋼。」沈君突然說:「這兩年真是多虧你了,我……我真不知道該怎麼感謝你。」

「別這樣說,小君,我們不是好朋友嗎。」陳鋼說。

「嗯。」沈君眼睛裡全是感激。

陳鋼避開她無邪的眼神,心想「晚上就讓你好好感謝我,也許明天你和王遠就該恨我了。」

快八點了,沈君看陳鋼一點進展也沒有就說:「小鋼,我們先吃飯吧。吃完飯我去宿舍登記間臥室。」

「哎。」陳鋼放下手中的工作。

王遠買的都是他倆願吃的。兩人一邊吃一邊交談,陳鋼故意說些笑話,逗得沈君花枝亂顫,陳鋼看得癡了。

沈君突然發現陳鋼的眼神有些異樣,就說:「你看什麼?」

「我……」陳鋼說 :「小君,你真好看。」

沈君的臉立即紅了,這是陳鋼第一次這麼說,她一直不瞭解陳鋼的心意。陳鋼平時說話很隨便,沈君雖然覺得很逗,也很喜歡,但一直把陳鋼當朋友。

陳鋼瞬間清醒過來,叉開話題,執意要沈君陪他喝酒,沈君雖不會喝,但不忍心拒絕,便喝了兩杯,粉臉泛出紅暈。

飯後他們又開始工作,沈君曾經想去宿舍一趟,十點前如果不登記是不許入宿的,但陳鋼巧妙地阻止了她,直到錯過了入宿時間。

晚十一點,陳鋼一聲驚呼,系統恢復正常,兩人擊掌相慶,沈君更是歡呼起來,「謝謝你小鋼,你好偉大!」

陳鋼一邊謙虛著一邊猛然想起什麼似的,「哎呀,小君,你晚上住哪裡呀?」

沈君也想起來,但也不著急:「小鋼,你家就在附近,你可以回家,至於我嘛,」沈君一指寬大的黑色辦公桌,「就這裡吧!」

簡單收拾了一下,陳鋼走出辦公室,還叮囑沈君「插好門啊」!

「知道了。」沈君答應著,又說了一句,「謝謝你,小鋼,陪我加班這麼晚,真不好意思。」

「以後再謝吧!」陳鋼說了句語義雙關的話,匆匆離去。

陳鋼沒有走遠,偷偷溜進女廁。女廁有兩個隔間,陳鋼選擇了靠裡面沒有燈的一間。整個辦公大樓只有他們兩人,他認為沈君不敢到裡面這間。陳鋼踩在下水管上,頭剛好伸過隔扇,另一間女廁盡收眼底。

五六分鐘後,高跟鞋的響聲由遠及近,是沈君。沈君果然不敢到裡面這間,而是開了第一間廁所的門。陳鋼這才注意,沈君今天穿著一身深藍色的套裙,更加顯得皮膚白皙。

沈君還小心翼翼地插上門,陳鋼心中暗笑。

沈君不知道有一雙眼睛正偷看自己,今天她實在累壞了。她緩緩揭開短裙的紐扣,這件短裙是緊身的,最能體現女性的身材,但蹲坑小便的時候卻需解下。她解下短裙,舉手掛在衣鉤上,恰好就在陳鋼臉下,嚇了陳鋼一跳,好在沈君沒發現。

沈君又將長統連褲襪脫下來掛上,陳鋼立即聞到一陣清香,往下一看,沈君露出白色內褲和兩條白生生的大腿。陳鋼感覺到陽具將褲子撐了起來,索性解開褲子將它掏出來。

沈君脫下內褲,蹲了下去。美妙的曲線立即映入陳鋼的眼簾,這是他第一次看到沈君裸露的臀部,她的屁股既較小又白皙,皮膚光滑得可以捏出水來,惹得陳鋼嚥了幾次口水。「嘩嘩」的水聲更讓陳鋼熱血沸騰,他幾乎要衝下去。

這時,沈君站了起來,臀部的另一種曲線又吸引了陳鋼,陳鋼想「再等等,一會兒就是我的,任憑我享受」。

沈君穿上內褲和裙子,卻將褲襪拿在手裡,不再穿上,想必是睡覺不方便。

沈君走後,陳鋼從管子上下來,靠在牆上,點上一支煙等待。他已經在沈君的茶杯裡下了安眠藥,只等她入睡。

一小時後,陳鋼回到辦公室,輕鬆地撬開門,溜了進去。今晚天色很好,月光皎潔。黑色的大辦公桌上,沈君如同熟睡的女神。

陳鋼走到沈君身前,月光下的她楚楚動人。她美麗的臉龐、長長的睫毛、小巧的鼻子,特別是微微上翹的嘴唇顯得尤其性感。這是自己一直幻想得到的,陳鋼忍不住親了一下。沈君沒有反應,看來安眠藥起了作用,陳鋼放心了。雖然他一直想佔有沈君,但也不想破壞和王遠的關係,所以一直等到今天。

沈君的雙腿露在外面,她沒有穿鞋子,小腳肉突突的。陳鋼輕輕撫摸著,這雙腳柔弱無骨。

「嗯……」沈君突然動了一下,陳鋼立即放手。

「別鬧……小遠……」沈君含糊著說。

「原來她把我當成了王遠。」陳鋼暗自舒了一口氣,更加放心,輕輕脫光自己的衣服。

他抓著沈君的後領口往下扯,上衣被扯到胸部,沈君的香肩露了出來。他再將她的雙手從袖筒中抽出,把上衣從胸部一直拉到腰部,沈君晶瑩潔白的肌膚露出了一大片,上身只剩下一件白色文胸。

陳鋼輕輕把手伸到沈君的臀下,向上托起她的身體,然後把上衣和裙子從腰部一直褪了下來。沈君除了文胸和內褲身體大部分都裸露了,光滑潔白的肌膚、曼妙的曲線令陳鋼驚歎不已。他把沈君的嬌軀輕輕翻轉,左手伸到沈君的背後,熟練的解開了文胸的搭鉤,沈君那動人的乳房微帶著一絲顫抖從胸罩中滾了出來,徹底地裸露在他的視線之下。沈君身軀嬌小,胸部卻不小,呈現出成熟少婦的豐韻。陳鋼的雙手立即襲上沈君的美乳,把整個手掌貼在乳峰上。這高聳的雙乳是陳鋼朝思暮想地,如今握在手中還能感覺到細細的顫抖,更加顯出成熟少婦的嫵媚來。

陳鋼伸手拈起沈君的內褲,用力往下一拉,便褪到了膝上,隆起的陰阜和淡淡的陰毛完全暴露出來。她的陰部居然如同少女一般。陳鋼將她的內褲徐徐褪下,沈君頃刻之間被剝得小白羊一般乾乾淨淨,玉體上已沒有寸絲半縷,嬌軀潔白光滑不帶任何瑕疵。從未被外人探視的神秘肉體,徹底被陳鋼的雙眼佔有。

陳鋼俯下身再次親吻著沈君的嘴唇,他的雙手有些顫抖,佔有夢寐以求的人是多麼激動。沈君有了反應,或許她在夢中和王遠親熱呢。陳鋼不失時機地撬開沈君的嘴唇,貪婪地吸允著她的香舌,雙手撫摸著她柔軟的胸部。

「嗯……」沈君的反應大了些,居然很配合陳鋼的親吻。兩人的舌頭攪在一起,陳鋼感到無比幸福。他從沈君的唇吻到脖子,從脖子吻到酥胸,含住乳頭允吸著。沈君的乳頭立即硬起來,口中也發出誘人的呻吟。陳鋼的嘴吻過她的小腹,吻過她的肚臍,一直到她的神秘小穴。她的小穴果然和她的嘴一樣小,陰毛稀少宛若少女。陳鋼甚至擔心自己粗大的陽具能不能順利放進去。

陳鋼觸到她的陰部,那裡早已有些濕潤了,陽具在黑暗中摸索著,找著了去處,「滋……」一聲,插進去小半截。

「啊!可真緊啊,真舒服。小君,我終於等到這一天了!」陳鋼更加興奮,又一使勁,終於鑽進去大半根。

睡夢中的沈君雙腿一緊, 陳鋼只感覺陽具被沈君的陰道緊緊地裹住,但並不生澀,而是軟綿綿的。陳鋼來回抽動了幾下,才把陽具連根插入。沈君秀眉微微皺起,「嗯……」了一聲,渾身抖了一下,睡夢中還以為是夫妻做事一般,她輕聲地呻吟著,扭動著柔軟的腰,一對雪白的乳房在胸前晃動著,讓陳鋼更加刺激,遂使出渾身解數,左三右四、九淺一深,花樣百出。

沈君平時很害羞,和王遠結婚半年來,甚至不願意讓王遠看自己的裸體,夫妻做事大都是在黑暗中進行,往往是草草行事,雖然含蓄但少了很多情趣。這次,她卻在沈睡中感覺到了從未有過的興奮,彷彿得到了丈夫的深情愛撫,不由地發出了模糊的呻吟:「啊…嗯…小遠…」

聽著沈君輕聲呼喊王遠的名字,陳鋼忌火中燒,顧不得憐香惜玉,漲紅著的陽具全力撞擊著她的花心。他要令她永遠記住這一天,要令她呻吟,要令她哭泣、痛苦。

陳鋼抽插百餘次後,沈君美麗的面容漸漸露出嬌羞的表情,嘴角還帶著幾絲笑意,朦朧中似乎她也感覺到一點詫異:為什麼今天特別不一樣呢?但強烈的快感已經讓她顧不了太多,蜜穴也開始一次次泛出蜜水,一張一合地裹著陳鋼的陽具。銷魂的感覺傳遍陳鋼全身的每一個角落,讓他感到無比的暢酣。陳鋼覺得,沈君不像被強姦,更像是真真正正地向丈夫奉獻著自己的美麗身體。

陳鋼感覺沈君已經到達高潮了,而自己也飄飄欲仙了,便輕輕抽出陽具,他要做一次一直渴望做的事——在沈君性感的小嘴中射精。他把陽具移到沈君的嘴上,放到她的雙唇之間。夢中的沈君正微張著小嘴,發出「啊……啊」地呻吟聲,陳剛毫不客氣,立即把陽具塞了進去。沈君的小臉兒漲紅了,夢中的她怎麼知道嘴裡有個什麼東西,她甚至用香舌舔了舔。當感覺味道不對時,雙眉微微蹙了蹙,想搖頭擺脫。陳鋼雙手抓住沈君的頭,下身一挺,抽了起來。沈君的掙紮強烈了許多,但怎麼能逃出陳鋼的魔掌呢。她的搖晃大大增加了對陳鋼的刺激,陳鋼忍不住一洩如注。陳鋼的這一「槍「憋了好久,精液特別多,嗆得沈君連連咳嗽。

看著沈君滿嘴都是自己的精液,陳鋼滿足的抽出陽具。然而,就在這時沈君突然睜開了眼睛。

從夢中驚醒的她首先看到的是陳鋼滿足的笑臉,隨即意識到什麼,騰地一下坐了起來,立即發覺自己是赤裸的,蜜穴微微酸麻,她「啊」的一聲驚呼,跳下桌子,嘴角的精液淌了下來,她抹了一下知道是什麼了,立即狂奔出辦公室。

她的驚醒也出乎陳鋼的意料,不由得一呆,沈君已從身邊跑過。陳鋼在沈君的茶杯裡下了藥,看來藥性太小,以至沈君醒來,計劃全打亂了,本來他還想再來「一炮」,在沈君的蜜穴裡也射一次,徹底佔有這個日思夜想的女人,但現在全泡湯了。

「她要到哪兒去?」陳鋼一邊穿起衣服,一邊思索。他突然意識到,沈君還光著身子,應該不會走遠,於是拿起她的衣物向廁所走去。

剛到女廁門口,陳鋼就聽到沈君大聲嘔吐的聲音,「她果然在這裡」陳鋼得意的笑了。

沈君平時最愛清潔,夫妻之間從未有過口交,今夜滿嘴的精液讓她噁心,她不停地吐著,不停地洗著,但心中的屈辱卻永遠也洗不掉了。她無比後悔,由於一時疏忽,自己的清白身軀竟被別的男人玷汙,而這個人竟然還是自己和丈夫最相信的朋友。陳鋼,這個經常關心自己、幫助自己的朋友,居然做出這種事。沈君真的不明白。

陳鋼透過女廁的門看到了沈君全裸的倩影,心中一蕩,滿懷歉意地說:「小君,對不起。」

沈君「啊」得一聲,跑到牆角,雙手護胸,叫道「你別過來!」

陳鋼心中好笑,說:「我偏要過去,剛才已經全看到了,你能怎樣?」說著推開了門。

沈君一臉怨恨,「你好卑鄙……你要過來……我就從窗戶上跳下去!」她站在窗前,伸手拉開了窗戶。

陳鋼沒想到她會這麼剛烈,他不想鬧出人命,就說:「好好,你別跳,我不過去。」還把沈君的衣服扔了過去。沈君趕忙彎腰撿起來,也顧不得春光外洩,立即快速地穿起來。

陳鋼笑嘻嘻地看著,如同貓捉到一隻可愛的老鼠,極盡戲弄。

沈君穿好衣服突然跑過來,一把推開陳鋼向樓下奔去。陳鋼嚇了一跳,驚愕之間,沈君已經跑下樓。「她不敢走遠吧。」陳鋼想,隨後回到辦公室,靜靜等待。

沈君始終沒回來,天亮了,陳鋼有些緊張,「她不會想不開吧。」下樓找了一圈,沒發現人影,就又回到辦公室。

上班了,沈君也沒回來,王遠也沒來。「她會不會告訴王遠?」陳鋼想,「應該不會,沈君是很要面子的,這種事怎麼會告訴王遠呢。」陳鋼在不安中過了一天。

第二天,王遠來上班了,從他的表情陳鋼斷定沈君沒告訴她那件事。從王遠口中得知,沈君病了。陳鋼放心了。

又過了幾天,沈君還沒來。王遠告訴陳鋼,沈君要辭職了,他還很不理解「幹得好好的,為什麼辭職呢?」

陳鋼心裡清楚,但也有幾許失落。「就這樣失去沈君了嗎?」他很遺憾,「唉……那天還有好多事沒幹呢。以後再也沒機會了。」

陳鋼接連幾天鬱鬱寡歡,那個激情夜晚常常浮現在眼前,特別是看到沈君的一些用具,睹物思人,更添傷感。

半月後,沈君突然露面了。她一進門就說:「我辭職了,今天是來拿東西的。」

陳鋼不想放過這個機會,撲上去抓住她,沈君奮力掙紮,陳鋼一隻大手抓住沈君的雙手,另一隻手立即插上門,轉身抱住她。

「放開我……不要呀……」 沈君叫喊著。

陳鋼沒理她,緊緊抱住她,一陣狂吻。

「喔……不要……王遠就在那面……求你……」她低聲說,並不斷喘息掙紮。透過磨沙玻璃,果然可以看到王遠的身影。

「要不要叫他來看呀?」提到王遠,陳鋼又妒忌又興奮。

「你……」這句話很管用,沈君已經不敢叫喊,但仍然未屈服。她不甘心再次受辱,激烈掙紮著,口中低聲罵道:「 你……你好卑鄙……」這已經是沈君可以罵出的最難聽的話了,她的臉氣得脹紅。

陳鋼要征服她,和她保持長久的性關係,怎能放過這送上門的肥肉。他奮力把她上身按住,使她趴在桌子上,雙腿夾住她的雙腿,使她不能動彈。沈君仍不肯就範,腰肢不停扭動著。這反而增加了陳鋼的慾望,他左手抓住沈君雙手,右手將她的短裙撩到腰部以上,脫下她的白色內褲,露出雪白的屁股。他喜歡看沈君掙紮的樣子:沈君扭動著光屁股,在他看來如同色情表演,他在等待沈君的力氣耗盡。

果然,在一次次反抗沒有取得任何效果之後,沈君的身體逐漸軟了下來,她扭過頭憤怒地盯著陳鋼,眼睛裡閃出幽怨的神情。

陳鋼衝她笑了笑,沈君又開始掙紮,但力量已經不大。陳鋼的右手迅速解開她裙子和胸罩,開始上下撫摸她光滑的軀體,嘴上說:「小君,我真的很喜歡你,我會讓你舒服的。你沒試過在後邊幹的滋味吧?很舒服的。」 陳鋼故意用淫詞穢語挑逗她,希望激起她的慾望。

沈君從來沒有想過這種姿勢也可以做愛,她的哀求聲、罵聲和呻吟聲交織在一起,但掙紮的力量越來越小。陳鋼知道她已經棄械投降了,女人有過第一次就很容易有第二次,這一點陳鋼很自信。

陳鋼知道機不可失時不再來,嘴巴輕咬著她的肌膚,一邊用愛撫刺激她的慾望,一邊很快脫去她上身的一切衣物。

沈君白生生的趴在桌子上,心裡明白今天難逃被再次強姦的厄運,不禁後悔自己簡直是送羊入虎口,任人宰割。可是,自己為什麼要來呢?沈君也說不清。那天逃出後,她沒敢走遠,而是躲到二樓廁所裡,直到天明。回家後,她本想告訴丈夫,但由於婆婆病重,一直沒法開口。她最後決定,把這件事藏在心裡,並作了辭職的打算,她不想再見陳鋼了,然而幾天來,她總是失眠,總是想起那一夜,想起那夢中超乎一切的快感……

陳鋼不管這些,此時他正盯著沈君雪白的屁股:在陽光下,沈君的屁股簡直是人間尤物,白得刺眼。陳鋼摸了摸沈君的陰戶,已經有些濕潤,便不再猶豫,脫下褲子,將陽具放在沈君陰部輕輕摩擦。陳鋼看得出,沈君在極力忍耐,但她的下體卻只堅持了幾分鐘,蜜汁便湧了出來,心中暗笑她剛才還是一副貞節烈女的樣子,沒想到轉眼之間就被俘虜,這個小女人居然也是個性慾很強的人。於是,腰部一頂來了個老漢推車便抽送起來。

這次和上次大大的不同 :上次沈君把自己當成了她丈夫,可以說是偷奸,自己又激動又緊張,而這次卻是真正的通姦了。想到此處,陳鋼精神大振,使出渾身解數,九淺一深大幹起來。 沈君也忍不住低聲叫起來,這種從未有過的體驗給了她新的刺激,她開始配合著陳鋼的動作起伏。

大約過了幾分鐘,電話的聲音讓他們都嚇了一跳。沈君猶豫了一下,接起桌上的電話。

「小君,小君,」 是她老公來找老婆了。

「哦……」 沈君含糊著答應。

「還不過來?」王遠問。

聽到她老公的聲音,陳鋼停止了動作,但陽具仍插在裡面,雙手撫摸著她的乳房,淫笑著消遣她。她扭頭瞪了陳鋼一眼,陳鋼故意狠狠頂了一下她的蜜穴。

「啊……」沈君情不自禁叫了出來。

「怎麼了?」王遠關切地問。

「唔……」沈君猶豫著,「沒事的啦,我……我頸部落枕了,讓小剛給我治一治。」

陳鋼一邊暗暗佩服她反應機敏,一邊暗道「我沒給你老婆揉頸部,正給她揉胸部、肏肉屄呢。」於是說:「是啊,小遠,過來看看吧。」

沈君又瞪了陳鋼一眼,眼神充滿恐懼和哀求。

「不用了,我要下樓一趟,經理有事找我。」王遠說,「小君,我在樓下等你。」說完,放下電話。

陳鋼雙手再次抓住沈君渾圓的臀部,一頂到底,毫不客氣地又抽插起來。

此時,沈君臉頰泛紅,不斷喘息,後背不停起伏。只是緊閉雙目不敢轉過頭,看來又是羞愧又是興奮。她全身繃緊,蜜穴猶如湧泉,小嘴中發出撩人的呻吟。

陳鋼知道她快高潮了,有意捉弄她,把陽具拔出了一點。

「別……別拔出來!」沈君說了句自己一輩子不可能說的話。

「叫我好老公,我就放進去。」陳鋼不依不饒。

「哦……哦……」沈君猶豫著。

「叫不叫?不叫我走了。」陳鋼又拔出一點。

沈君終於還是開口了:「哦……好……老公……」聲音比蚊子還小。

「大聲點!」

「哦……別折磨我……」沈君痛苦地說。

「我要走了……」陳鋼把陽具從她身上拿開。

「不!我……我叫……我叫」沈君呻吟著,「好老公……老公,饒了我吧,快來肏我。」

陳鋼臉上掠過一絲笑意,翻過沈君的身子,扛起她雙腿插進去。經過幾番抽插,陳鋼又問:「是不是你從來沒有如此舒服過?說,是不是。」

「我……」沈君痛苦地說:「你都把我玩成這樣了……你就饒了我吧!」

「不行!」陳鋼說,「你說不說?不說我就開門了,讓公司所有人都來看看。」作出要離開的樣子。

「不不……我說……我從來……沒有……這麼舒服過。」沈君說完立即閉上眼睛,「我被你給毀了,我沒臉見王遠了。」

陳鋼一聽到王遠的名字,一陣妒意上升「說,我是不是比你老公會肏,被我肏是不是更舒服?」

「你比他會肏……比他厲害……啊……啊……我死了……」

陳鋼看到沈君終於被自己幹得欲仙欲死,高潮叠起,一般男人的征服感油然而生,雙手托起沈君的纖腰,用力把陽具頂到最深處,猛力抽插,接著一股熱流激射而出。

沈君全身一抖,突然意識到一件事,急切地說:「別射到裡面,今天……不是安全期,我求求你別射到裡面。」

陳鋼不管那些,按住沈君又射了七八次才罷休,然後悠閒地坐到沙發上欣賞。陳鋼發現她雙頰暈紅,得意地說:「舒服吧?」

沈君一言不發,依然躺在桌子上,全身赤裸,白色的精液緩緩從她的蜜穴流出,看來她累得不輕。

陳鋼拿起早已備好的相機,搶拍了幾張沈君的裸照,他要用這些裸照控制沈君,讓她永遠成為自己的性伴……

沈君最終沒有辭職,她在陳鋼的控制下,也逐漸沈溺於和陳鋼的婚外性愛中。


(二) 白領麗人——楊靜

白領麗人——楊靜

「唉,六個月零十天了……」楊靜翻著辦公桌上的日曆。

楊靜剛剛過完24歲生日,丈夫便去了加拿大,他要在那裡讀書兩年。由於既沒有老人又沒有孩子,工作之餘,她把全部時光用來思念丈夫。這半年多來,她始終在寂寞中度過,只有和閨中密友葉黎在一起的時候,她才覺得快樂一些。楊靜和葉黎既是同學又是同事,葉黎沒有結婚,平時住在自己家,雙休日,則和楊靜做伴。但最近一個月,葉黎有事沒有來,楊靜更覺寂寞。

「楊靜,楊靜!」葉黎人未到聲音先到。

「哎!」楊靜從沈思中醒來,葉黎一陣風似地闖進辦公室,她今天穿著一大紅的套裝,領口很低,露出性感的胸脯。「楊靜,葛總找你。」她說。

「哦。」楊靜答應著,看了一眼葉黎,笑道:「這麼性感?當心噢。」

葉黎嘻嘻一笑,「當心什麼啊?你壞死了,你才要當心呢。」

楊靜收斂了笑容,公司總經理葛龍,43歲,是出了名的色狼,公司有點姿色的女人都被他騷擾過,楊靜和葉黎由於美貌出眾,更是讓他垂涎三尺,經常藉機會動手動腳。葉黎生性活潑且聰明伶俐,經常能化險為夷。楊靜溫和內秀,只能躲避,為此,她不敢在公司穿太性感的衣服。

「他找我什麼事?」楊靜問。

「不知道啦,反正小心點。」葉黎叮囑著。

楊靜來到葛龍的辦公室,「葛總,您找我?」

「啊,小楊。」葛龍站了起來,招呼楊靜進來,隨手關上了門。

「小楊啊,」葛龍坐到辦公桌後說,「公司的w 系列產品銷售情況怎麼樣?」

楊靜的心平靜下來,「葛總,這些產品市場銷售情況不理想,我覺得我們應當加強宣傳。」

「你怎麼知道銷售不好?我聽他們說情況不錯嘛。」

「葛總,我有市場反饋信息。」說完,楊靜將一摞資料放到葛龍桌子上,並站到他身邊逐一解釋。

「嗯,好好好。」葛龍一邊聽一邊偷偷打量楊靜,楊靜今天穿了一身牛仔裝,全身上下包得嚴嚴實實的。在葛龍看來,卻顯得格外有豐韻。他心想,「這個女人是公司最不一般的一個,不僅美麗動人, 而且腹有詩書氣自華,讓人越看越癢癢。」

葛龍站了起來,裝作踱步的樣子,轉到楊靜身後,拍拍她的香肩,「小楊啊,你很細心,比他們強多了。那些小子都騙我。」

「謝謝您,葛總。」楊靜感到一絲安慰。

葛龍的手並沒有拿開,而是繼續向下滑到楊靜的腰,又滑到她的渾圓的臀部,「小楊啊,你的能力我很欣賞……」他的手開始不規矩起來,隔著牛仔褲輕輕摸捏著。

「這是第幾次了?」楊靜記不清了,輕輕躲了躲。但那雙手又跟上來,並加大了力量。

「葛總……」楊靜跑開幾步,回頭看著葛龍,「您要沒事,我就回去了。」

「哎,還有重要的事呢。」葛龍一臉奸笑,指了指沙發,「坐下。」

楊靜無奈,只得坐到沙發上。葛龍也緊挨著她坐了下來,抓起她的一隻手撫摸著,「小楊啊,公司最近準備提拔一名財務主管,我覺得你很合適。」

楊靜心裡一驚,公司準備提拔一名財務主管的事她也聽說了,葉黎就是人選之一。這個職位很誘人,薪水比一般職員高十倍呢。不過,怎麼也輪不到自己啊,況且,自己學的是市場管理,財務管理不是自己的本行。

「葛總……」楊靜抽出自己的手,「我覺得我還不夠格,還是葉黎更合適。」

「噢?」葛龍有些出乎意料,隨即一笑,說:「這個嘛,我說了算。只要你……嘻嘻……」他的一隻胳膊摟住楊靜,「你滿足我的心願,要什麼有什麼。」

「我什麼也不要。」楊靜掙脫了他站起來,剛要離開,葛龍突然從後面抱住她,拽到懷裡,楊靜實在忍無可忍,她掙紮著起身想擺脫葛龍的糾纏。葛龍突然用力把她摁在沙發上,然後用油乎乎的嘴亂吻楊靜的香唇。

「放開我……葛總,不要啊……」楊靜奮力抵抗,雙臂使勁推著葛龍。

葛龍一隻手像鉗子一樣扣住楊靜的雙腕,翻身騎在她身上,夾住她亂踢的雙腿,悠然地看著她。葛龍知道,女人的力量終究有限,他等待楊靜用完最後一絲力氣。他想得到這個女人很久了,他知道楊靜沒有親戚在身邊,不惜今天鋌而走險。

楊靜掙紮了十多分鐘,眼淚都流了下來,卻沒有任何效果。於是苦苦哀求:「葛總,您放過我,我不是那種人,我有丈夫的。」

「是嗎?嘻嘻……」葛龍笑道,「你丈夫還在加拿大,今天讓我當你丈夫吧。嘻嘻……」他的另一隻手伸進楊靜的衣服裡,撩起內衣,立即摸到她滑嫩的肌膚。

楊靜渾身顫抖,又開始掙紮,漸漸的,她感到自己的力氣越來越小,抵抗力越來越弱,體力差不多消耗怠盡了。「誰來救救我。」楊靜意識裡只剩下這個念頭。

葛龍像一隻捉到老鼠的貓,看著楊靜力氣耗盡,又開始撫摸,他的手順著楊靜的小腹向上滑去。楊靜發出刺耳尖叫,但那雙手還是摸到了自己的胸罩,然後輕輕向上托起,一對白皙的雙乳露了出來。

「噢!又白又嫩!」葛龍發出驚歎,為楊靜的美麗。

正當他要盡情享受的時候,突然有人敲門。

「葛總,有人找。」是葉黎的聲音。

葛龍不情願的放開楊靜, 楊靜立即起身整理好衣服,跑過去開開門。

葉黎站在門外,沖楊靜詭秘一笑,楊靜臉一紅,閃身跑開。只聽葉黎對葛龍說「馬局長來了……」

楊靜回到辦公室,心裡仍然怦怦直跳。「好險啊!」她想:「若非葉黎,自己今天……」

幾天來,楊靜一直悶悶不樂,甚至產生了辭職的想法,葉黎苦苦相勸。是啊,丈夫在大洋彼岸勤工儉學,拿走了家裡的所有儲蓄,辭職後自己一個人怎麼生活? 好在葛龍也沒有再騷擾,楊靜稍稍放心一點。

一個月後,葛龍突然對楊靜說:「你準備一下,明天跟我去一趟雲南,看看那裡的市場。」

「這……」楊靜猶豫著。

葛龍看出她的心思,說:「你別怕,我不會再欺負你了,你也不容易。」

「我……」楊靜仍不放心。

「哦,對了,葉黎也去。」葛龍又說。

有葉黎做伴,楊靜放心了,就答應下來。

第二天,三人乘機飛往雲南。一路上,葛龍和葉黎有說有笑,楊靜被他們感染著,漸漸快樂起來,出門時的戒備之心也拋到九霄雲外去了。

三人一路作調研,收穫很大,這一天來到大理境內。葉黎嚷著看風景,葛龍答應了。出差以來葛龍對葉黎總是言聽計從,這也讓楊靜感到驚訝。

三人玩了一天,筋疲力盡,就在郊外找了家旅館住了下來。這家名叫「抱玉小墅」的旅館靠山而建,環境幽雅,遊客也不多。店主和葛龍是同學,特意給他們安排到搭建在一棵大樹之上的兩間客房。這兩間木屋在兩根樹杈上,相隔一米,中間是共用的衛生間。楊靜和葉黎住一間,葛龍自己住一間。

晚上,楊靜收拾著床鋪,葉黎被叫到葛龍屋裡商量明天的行程。

「去了這麼久?」楊靜向外望瞭望,只看到窗前他們交談的影子,由於屋子隔音很好,不知他們說什麼。又過了一會兒,葉黎回來了,兩人便熄燈上床。

屋裡一片漆黑,雲南的夜有些熱,楊靜和葉黎都只穿著內衣內褲,合蓋著一條大毛巾被。由於晚飯時喝了點酒,兩人都睡不著,就躺著閒聊。

「你和新任男友怎麼樣了?」楊靜問。她知道葉黎兩月前交了個不錯的男友。葉黎的男友換了一打,但始終沒有如意的。

「還行吧,」葉黎說,「那方面挺在行的。」

楊靜知道「那方面」是什麼意思。葉黎很開放的,認識幾天就敢上床。不像自己,直到結婚那天,才把處子之身給了丈夫。

「哎,」葉黎突然興奮地問:「你除了老公,真的沒有和別的男人做過?」

楊靜臉一紅,「沒有。」

「這大半年你想不想?」葉黎又問。

「唉……」楊靜歎了口氣,說:「想有什麼用?他在太平洋那邊呢。」

「是啊,」葉黎笑著說:「他的東西沒那麼長,要不然伸過來和你親熱親熱多好!」

「去你的!沒正經!」楊靜臉更紅了,心中卻湧現一絲騷動。

「我有辦法可以解決你的飢渴。」葉黎又笑道。

「好沒羞,我不聽。」楊靜轉過了身子。

葉黎摟住楊靜的脖子,在她耳邊說:「很管用的,你真不想知道?」

楊靜心中一動,這半年來她不是不想而是努力克制,只是夢中常和丈夫甜蜜相會,醒來打濕內褲一片。「她有什麼辦法?」楊靜想,卻不敢問。

葉黎伏在楊靜身上,悄悄說:「我可以幫你。有一種器具很好很舒服的,我們都是女人,沒關係的。」

楊靜知道葉黎說的是什麼了,心中雖感到不好,但葉黎在自己耳邊說話卻引起自己陰部一陣麻癢。以前丈夫也喜歡這樣逗自己玩,這是多麼熟悉的感覺啊。

葉黎得寸進尺,竟突然解開楊靜的胸罩。楊靜一驚,待要阻止,葉黎已經將胸罩拿在手裡,並扔到桌子上,隨後把自己的胸罩也脫掉,說:「我也脫了,公平了吧!」

楊靜無奈,只好隨她,反正兩人經常胡鬧,心中突然有了想試試的感覺。

葉黎的雙手撫摸著楊靜的雙乳,楊靜「啊……」地一聲低呼,乳頭立即硬了起來。

「好大噢!」葉黎笑著,輕輕板過楊靜的嬌軀,將她的乳頭含在嘴裡允吸,她的手在楊靜的小腹和大腿上撫摸著。

「哦……哦……」楊靜發出低低的呻吟,她彷彿回到新婚之夜,丈夫的雙手正在愛撫自己,他的手摸到自己的臀部,摸到自己的陰毛,他還要把手指……

「不不……不要,不要摸那裡……」楊靜發覺自己不知何時已經全身赤裸,內褲也被脫掉,葉黎的手指伸進自己的陰戶,「不不……不要……」楊靜嘴裡說著,身軀卻配合著葉黎的動作。

葉黎又伸進去一隻手指,楊靜感覺陰戶浪潮翻湧,說不出的舒服。一會兒工夫,已經濕了一大片。

楊靜進入忘我的境界,葉黎突然坐了起來,「我去方便方便,回來給你看一樣東西。」說完下床披上衣服,開門出去了。

葉黎的手指一拿出來,楊靜便感到一陣空虛,心裡抱怨她尿多,同時又對她說的「東西」感到好奇。好在葉黎不一會兒就回來了,楊靜立即背過身,雖然是好友,但也難為情。

她聽到葉黎進來,關上門,喘著氣悉悉嗦嗦地脫衣服,心中只盼她快一點。

葉黎的呼吸有些急促,似乎比楊靜還急,她幾步走到床前,躺在楊靜身邊,立即輕輕撫摸起來,當她摸到楊靜的蜜穴時,停了一下,馬上將兩根手指塞了進去,並做起抽插的動作。

「哦……」楊靜又呻吟起來,她覺得葉黎的手指似乎粗了一些,不過動作更讓她舒服。

葉黎突然換了一種姿勢,將手指從楊靜屁股後面插進蜜穴。楊靜感覺更舒服,慢慢由側身改為趴在床上,頭部埋在枕頭裡,雙腿極力張開,臀部微微翹起。這是她和老公經常採取的姿勢。

葉黎抽出手指,把枕巾蓋在楊靜頭上,翻身騎在楊靜身上。楊靜感覺葉黎很重,正要說話,突然覺得葉黎把一根火熱的東西插進自己的蜜穴,小穴立即張開小嘴迎接了它的到來。

「哦……」楊靜感覺那東西又粗又大,而且來回活動。這是似曾相識的感覺!是令人銷魂的感覺!她閉上眼睛慢慢享受。葉黎的動作開始的時候很輕柔,這讓久旱逢甘雨的楊靜十分受用,也進一步消除了她的羞澀。等到她已經完全進入狀態的時候,葉黎的動作也加強了力度。葉黎雙手抓住楊靜的美臀,使勁抽插著,發出「滋滋」的響聲。

楊靜的意識越來越模糊,呻吟聲越來越大,她感到葉黎的動作很逼真,自己彷彿就是在和一個男人做愛。她的小穴一次一次泛出蜜汁,不知順著大腿流下了多少。

「啊……啊……」楊靜達到了高潮,這是半年多來的第一次,甚至是結婚以來最舒服的一次。她感到那根東西還在自己體內衝撞著,而且加快了節奏。

「哦……」葉黎突然發出男人般的一聲呼叫,讓楊靜吃了一驚,緊接著她感到一股熱流噴射到自己的蜜穴深處。

「啊!」楊靜一聲驚呼,她意識到不對頭,拽下頭上的枕巾回頭一看,直嚇得靈魂出殼。後面的人根本不是葉黎,而是葛龍!!!!!

「是你???」楊靜慘叫,自己時時提防,沒想到還是著了道。

「這個男人強姦我!」楊靜想到此處,立即手腳冰涼。「我還配合了他的動作,我還達到了高潮,我還讓他在自己體內射精。」楊靜的大腦一片空白,暈了過去……

楊靜醒來的時候,天已大亮,葛龍已經不知去向。她的第一個念頭就是「是葉黎害了我!不錯,葉黎引我上鉤,然後讓葛龍來強姦了我。」這是為什麼?楊靜想不明白,自己和葉黎是最好的朋友,「她卻害了我,讓我沒臉見人。」

楊靜想,應該找葉黎問個明白。她爬起來,發現自己全身赤裸,「都被葛龍看到了。」楊靜滿臉通紅。她找到衣服匆匆穿上,開門出去。

葉黎早就沒有了影子,店主說她一早就走了。楊靜默默地回到屋裡,關上門失聲痛哭。一整天,楊靜都昏沈沈地。

迷迷糊糊間,她覺得有人撫摸自己的肩膀,立即坐了起來,看到葛龍笑吟吟的臉。

「你幹什麼?」楊靜向牆角縮了縮,雙手抱在胸前。

「幹什麼?嘻嘻,昨晚睡的好嗎?」葛龍笑道。

「你滾!」楊靜感到自己的臉在發燒。

「一夜夫妻百日恩,你捨得讓我走?」葛龍坐到楊靜身邊。

「你無恥!下流!」楊靜罵道。

「我無恥,你淫蕩;我下流,你風流。我們不正是天生的一對嗎!」葛龍說完就撲上來解她的衣扣。

楊靜奮力抵抗,怎抵得過葛龍的力氣。葛龍如同千手觀音,不消片刻便脫光她的衣服。楊靜只得苦苦哀求,反而激起葛龍的性慾,他三下五除二脫光自己,騎了上去……

噩夢般的旅途終於結束了。楊靜回到自己家的時候,已經被折騰地精疲力竭。她已經記不清被葛龍姦汙了多少次,葛龍似乎永不滿足,有時一夜幹好幾次,花樣百出。楊靜忍辱堅持著,就等回家找葉黎算賬。

葉黎失蹤了,楊靜一連幾天都沒有她的消息。這一天,楊靜剛進家門,來了一位律師,是老公的委託律師。楊靜正納悶,律師交給她一份離婚協議書和一盤錄像帶。楊靜如同五雷轟頂,她怎麼也想不到老公要和自己離婚。

律師走後,楊靜打開錄像機,畫面讓她震驚。正是自己和葛龍做愛的精彩情景。

「哦……」楊靜摀住了臉,怪不得老公要和自己離婚。

楊靜哭了一整天,在協議書上簽了字,交給律師帶走。她知道,老公不會原諒自己。靜下心來,楊靜覺得事情蹊蹺,老公怎麼得到的錄像帶?錄像帶是誰錄的?這個問題只有問葛龍。她自回來後就沒上班,她不敢見葛龍。但這次……

楊靜是狠下心來到葛龍辦公室的。她知道還會被姦淫,但心中的謎團卻不能不解開。

葛龍對楊靜的到來似乎並不吃驚,他關上門立即抱住她脫衣服,幾天來他一直張網等待,就等這個小美人。

楊靜幾乎沒掙紮,這是第一次在不抵抗的情況下被葛龍脫光衣服。

葛龍脫完自己的衣服後卻沒再動作,而是坐到沙發上欣賞。

楊靜狠狠心,走到葛龍身前,一屁股坐到他身上,「告訴我,錄像帶怎麼回事?」

葛龍一邊貪婪地撫摸著楊靜的乳房,一邊說,「不是我,是葉黎。」

「葉黎?」楊靜其實早有預感,但得到確認後還是有些吃驚。「她為什麼?為什麼?!」

「你很想知道?」葛龍說。

「不錯!」楊靜回答。

「你把我弄舒服,我就告訴你。」葛龍指了指自己的陽具,「用嘴!」他命令楊靜。

「什麼?」楊靜感到一陣噁心,「我老公都不敢讓我這樣。」

「現在,我才是你老公。」葛龍說。

楊靜沒有動。

「看來你不想知道了?」葛龍說。

楊靜左右為難。

「你想不想知道葉黎現在在哪裡?」葛龍又拋下誘餌。

這句話很管用,楊靜不再猶豫,站起來,俯下身,閉上眼,張開小嘴含住葛龍的陽具。

「哦……」葛龍發出愉快的呻吟,「舔舔,使勁舔!」

楊靜拚命吸著,她心中泛出陣陣噁心,但仍堅持著。她已經完全進入無意識狀態,她忘記痛苦,忘記憂傷,忘記恥辱,她只知道舔啊舔,她要讓葛龍舒服,只有讓葛龍舒服她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

「哦……哦……」葛龍呻吟聲更大了,他低下頭看著楊靜。楊靜渾身潔白無暇,光滑地像緞子一樣,她的臀部渾圓白皙,由於跪著而微微翹起……「這個女人已經成為我的性奴」。葛龍興奮地想,一洩如注,噴了楊靜滿嘴的精液……

「吞下去。」葛龍射完後,雙手緊緊按住楊靜的頭,陽具也緊緊塞在楊靜口中。

楊靜想掙紮開,卻絲毫動彈不得,只得無奈地吞下葛龍射在嘴裡的精液。

葛龍滿意地從楊靜口中抽出陽具。

「你該滿足了吧,快告訴我是怎麼回事」,楊靜說。

「不急,我還沒幹你的屄呢,我還想在你的小騷屄裡噴一次,快幫我舔硬它」,葛龍指著自己的陽具說。

楊靜沒有辦法,她想知道事情的真相,只能再次把葛龍的陽具含在嘴裡,口手並用,她只想快點結束這場羞辱。

葛龍在楊靜的舔弄下,陽具很快又堅硬如鐵,他把楊靜放倒在沙發上,分開楊靜的雙腿,陽具猛力插進楊靜屄中快速抽插。

楊靜開始是做作的,她只想盡快讓葛龍發洩,但這種事難就難在做作,在葛龍的大力插弄下,楊靜很快便有了反應,不僅開始配合葛龍的抽插,還騎到了葛龍身上主動套弄,在葛龍向自己蜜穴深處射精的瞬間,更是四肢緊緊纏住葛龍的身體,蜜穴緊緊套住葛龍的陽具,屄心緊緊咬住葛龍的龜頭,接受葛龍的噴射,口中不斷發出誘人的呻吟,一下子達到的性愛的最高潮……

楊靜漫無目地地走著,她從葛龍嘴裡知道了一切。原來葉黎一直暗戀楊靜的老公,楊靜結婚後,葉黎和他發生了婚外情。但葉黎不滿足,發誓要拆散他們。葛龍的出現給了葉黎機會,於是兩人密謀,想出這條妙計。結果,他們各嘗所願。葛龍得到朝思暮想的楊靜,葉黎也飛往加拿大。

「我要報復!」楊靜想,她買好了下午的機票,準備飛往加拿大。現在,她又買了一把剪刀,向葛龍辦公室走去……
小弟正在參加「好市民勳章」,請點一下網址給我愛心,感謝您的資持!
https://www.jkforum.net/thread-9144388-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