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2279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9-2-27 05:13:43

地點:中國某內陸城市

  「小娟,去給媽媽拿一杯水來,媽媽要喝水。」

  媽媽坐在沙發椅上,手裏拿著手機,不知道正在和誰聊著天,媽媽看手機的
表情永遠是笑的,但是和我說話時候的表情永遠是冰冷的,從我記事起就是這樣,
媽媽不喜歡我,隻要她不開心或者我惹她不開心她就打我罵我,即使有時候我什
麽事也沒有做也是這樣,但是我不知道究竟是爲了什麽。

  我放下手裏面正在寫的作業,小心翼翼的從書桌上站了起來,媽媽依然低著
頭看著她手裏面的手機,我穿著粉紅色的拖鞋,走到餐桌那裏,拿起媽媽的水杯,
又走到飲水機那裏,在媽媽的水杯裏面盛了滿滿的一杯水。

  我又小心翼翼的走到媽媽跟前,我和媽媽在一起的時候永遠都是小心翼翼倍
加小心翼翼,即使有時候我萬分的小心,都會不知怎樣的把媽媽惹到,我怕媽媽,
因爲媽媽會打我罵我。

  「媽媽,您的水來了。」

  我怯生生的雙手把水遞在媽媽身前,媽媽什麽也沒有說,也沒有擡頭,隻是
把一隻手伸出來,接過我手裏面的水杯。

  「啊!……你他媽的,叫你給我倒一杯水你都不會,你這個笨蛋,全撒在我
身上了,養你有什麽用處……」

  媽媽接過我手裏面水杯的時候,隻顧自己看手機,自己不小心把水拿的歪了
一點,然後有一點點的水濺在了她的褲襪腿上,媽媽這次擡起頭來了,怒氣沖沖
的看著我,然後媽媽突然把她手裏面滿滿的一杯水全部潑在我的身子上邊。

  「媽媽,對不起,我再給您倒一杯去。」我呆呆地站在媽媽面前,用手擦了
擦濕漉漉的臉頰,這種事情經常會發生,我早已經習慣了,我是那種超級內向的
女生,我不會和媽媽發脾氣,我也不敢和媽媽發脾氣,從我記事開始媽媽就把我
打服了,打怕了。

  「再倒一杯?再倒一杯你也是這個蠢樣子,媽的,還不如我自己去斟。」媽
媽惡狠狠的看了我一眼,然後自己站了起來,走到飲水機那裏,倒了一杯水在水
杯裏面然後自己喝了起來。

  媽媽喝完水,然後把杯子放在了桌子上,頭還沒有轉回來,不屑的對我說了
一句:

  「把褲子脫了,趴那邊桌子上。」

  我聽到媽媽這樣子對我講,突然害怕了起來,帶著哭腔看著媽媽求饒說:

  「媽媽不要……媽媽我錯了……我下次我一定會小心……」

  「快一點聽到了嗎?!」媽媽轉過身來瞪著眼睛對我大喊了一聲。

  我被媽媽突然的大喊嚇得抖了一下,我知道自己今天又躲不過去了,眼巴巴
的帶著求饒的眼神望著媽媽,過了一兩秒鍾,自己就走到桌子邊,然後把褲襪和
內褲褪了下去,露出屁股,然後趴在了桌子上邊。

  我聽見媽媽拿腰帶的聲音,我把頭扭過去看著媽媽,繼續對著已經走到自己
跟前的媽媽帶著哭腔求饒。

  媽媽並沒有因爲我的求饒而變得心慈手軟,還沒有把求饒的話說完,媽媽手
裏的牛皮腰帶就重重的抽在我白白嫩嫩的屁股上面。

  「你他媽的,一天不打你都不聽話……一天不打你都不聽話……」媽媽一邊
罵著一邊抽著我,我想躲,但是我越躲媽媽抽的力道就越重。

  我哭著喊著求媽媽饒了我,其實我知道我求饒是沒有用的,我要等到媽媽打
累了,我才可以逃過去。

  我的屁股不知道被媽媽抽過多少次了,我記得最重的那次是在我還在初中的
時候,幾個小痞子半路把我劫到郊外的空屋裏,然後把我輪奸了,我回到家和媽
媽說過之後,媽媽沒有去替我出氣,而是叫我把褲子脫了狠狠地把我抽了一頓。

  自從那一天開始我覺得媽媽比之前更加的討厭我了,打我打的也更加的頻繁
了,從那天起,媽媽開始罵我是一個賤貨,是一個爛貨,每次媽媽罵我的時候,
我不得不乖乖的聽著,要不然我的屁股又要挨媽媽的打了。

  因爲一杯水,今天我又在挨媽媽的鞭子,我的屁股被媽媽抽的好痛,媽媽一
點也不在乎我的哭喊,終于不知道過了多久,媽媽抽的累了,然後就像之前每次
的那樣,就叫我替上褲子滾回房間去寫作業,媽媽的嘴裏還在一邊的念著,念著
我這個賤貨還在繼續讀書有什麽用處,即使再讀書也是一個賤貨,也是一個白癡。

  我回到我的房間,擦了擦止不住的眼淚,趕忙又開始趴在書桌上寫起作業來,
我的作業還有很多,我顧不上屁股的疼痛,我抓緊一切的時間和精力繼續去寫作
業,如果完不成的話,老師就會給媽媽打電話的,媽媽接到老師的電話就又會來
打我了。我不想這種事情發生,雖然老師經常會請媽媽去學校。

  媽媽經常因爲我的學習會打我,我的成績也是一個給媽媽打我罵我的好理由,
我不是一個成績多麽出衆的女生,即使我多麽的用功,有時候還是在全班末尾,
我經常也在想自己是不是真的像媽媽罵我的那樣是一個白癡。

  雖然我的學習成績很差,但是我並不是像班級裏面那些太妹一樣的女生,我
喜歡自己安靜的坐在一個角落裏,我性格內向,不愛說話。

  我長相普普通通,我穿著普普通通,我沒有錢買化妝品,一年三百六十五天
都是梳著馬尾辮。我沒有好朋友,老師不喜歡我,同學也不喜歡我,偶爾會有男
生寫的下流話小紙條出現在我的書桌裏邊,也有女生故意放的垃圾塞在我的書桌
裏面。女生喜歡拿我開玩笑,經常偷偷和男生說我怎樣怎樣給我編故事,男生看
我的眼神總是不懷好意,我偶爾會聽到他們偷偷壞笑著說:「妓女的女兒怎樣怎
樣……」但是我從來不去理睬他們,我也不會生氣,我隻喜歡一個人靜靜的。

  正在我低頭寫作業的時候,我聽見我家的門開開了,然後又關上的聲音,我
知道媽媽又出去了,媽媽肯定又是去和哪個叔叔約會去了。我還不記事的時候媽
媽就和我爸爸離婚了,然後媽媽就帶著我自己生活,我知道媽媽和很多男人在交
往,媽媽也通過這些男人賺錢。我懂得事情多了之後,我有猜到我媽媽是一個妓
女,後來經過很多事情我知道我媽媽就是一個妓女,隻是我有時候不願承認,不
想去面對。

             *********

  媽媽走後我作業寫了好久,從下午一直寫到夜裏,媽媽沒有給我留什麽飯菜,
家裏的冰箱也是空空的,我口袋裏沒有任何零用錢,肚子被餓得咕咕叫。

  不過幸好我的作業全部寫完了,我知道媽媽還要過一陣子才會回來,媽媽回
來之前的這段時間是我偷偷釋放自己的時間,我躺到我的小床上,然後把手伸向
了兩腿之間。

  我一隻手隔著 T恤和裏面穿的吊帶抹胸小背心輕輕的揉著自己的乳房,另一
隻手隔著內褲褲襪還有苁苁的陰毛輕輕的揉著自己的陰部,我不敢脫衣服,我擔
心媽媽突然會回來。

  自慰然後叫自己高潮是我僅有的一點樂趣,我每天就用自慰叫不開心的自己
開心,叫壓抑的自己釋放。本來我是不懂什麽自慰的,全都是因爲那次被男生輪
奸,那些男生臨走的時候告訴我:以後如果想繼續體驗這種快感,可以自己用手
指揉搓我自己的騷穴。

  本來我沒有把這些男生的話放在心裏,但是我被輪奸後沒有過多久,自己的
屁股底下經常會冒出酥癢難忍的感覺,好像我的陰道還有什麽地方在尋找著什麽。

  開始的時候我隻是忍著,不想理會這種感覺,因爲這種感覺會叫我自己想起
被輪奸的傷害,但是有一天我真的忍不住了,我自己的意志徹底被我自己的身體
打敗了,那天我又一次的想起了那些輪奸我傷害我的男生的話。

  我躲在深夜的被子裏,把手悄悄的伸向了我的內褲底裆,我才發現我的內褲
濕透了,然後我開始自己輕輕的揉起自己的陰部,還沒有揉的時候我的心裏還有
些掙紮,但是我發現當我把手落在自己的陰部上面開始揉弄起自己陰部的時候,
那種全身難耐的感覺好像找到了釋放點,全身不知何處落腳的酥癢感找到了落腳
的車站,我全身的感覺也從無法釋放變得酥爽放松。

  那一次,我沒有揉多久,然後我就感到突然隨之而來的說不清到不明的快感
從我的陰部瞬間竄流到我的全身,我用牙齒狠狠地咬著被子不叫自己叫出聲音來,
我躲在被子抽搐著,我高潮了,這個單字也是那些輪奸我的男生教我的。

  後來我隻要身體出現那種想要的感覺,我就自己躲起來自慰,從幾天一次到
每天一次,然後到每天幾次,我甚至會躲在學校的廁所偷偷自慰。每當我自慰的
時候,不知道爲什麽就會想起那些男生輪奸我的畫面,開始的時候我真的好惡心
自己,覺得自己真的像媽媽罵我的那樣無恥下賤,但是後來我自己的意志又沒有
戰勝我身體的想法,我投降了,我漸漸的習慣了,我慢慢的愛上了,一邊自慰的
時候一邊幻想那些男生甚至不同男人輪奸我的畫面。

  這些事情我從沒有對任何人說起過,這是我心裏的秘密,這是我生活裏面唯
一的快樂。我用自慰安慰著自己的不開心,媽媽罵過我我自慰,老師罵過我我自
慰,同學欺負過我我自慰,我愛上了自慰,自慰成了安慰我一切不開心的好朋友。

  因此無論誰罵我,誰欺負我,後來對于我都成爲了無所謂,因爲我知道那一
切之後我會得到屬于自己的超快感。

  不知不覺的我好像也把兩者聯系在了一起,有時候我會期待媽媽罵我,期待
老師罵我,期待同學欺負我,因爲我發現這些不開心發生之後,我自慰才會自慰
得更爽。

  到了現在,甚至有時候媽媽罵我,老師罵我,同學欺負我,我底下就想立刻
去自慰,我也在想這一切是不是成爲了我想自慰的條件反射,但是這些條件反射
真的有些奇怪,喜歡獨自安靜沈思的自己在想我並沒有被男人碰到,被男人刺激
到,反而隻是這些被罵被欺負成爲了自己的 g點,有一天我終于想明白了,原來
我早已經變態了。

  我變態了,這也是我自己的秘密,我不想修正這個秘密,因爲我隻想藉此好
好的適應自己的生活,好叫自己被罵被欺負的時候還有一絲快感出現在身上。

             *********

  正在我躺在床上自慰陶醉舒服的時候,門突然響了,我嚇得從床上立刻坐了
起來,慌張的光著褲襪腳走到書桌前坐下,然後一隻腳把床邊的粉紅色拖鞋踢到
身邊將絲襪腳套了進去,這一切發生在不到三秒鍾之內。

  我低頭假裝看書,其實我屁股底下早已經濕透了,我雙腿不由自主的夾得緊
緊的,但是我卻不敢亂動,因爲我聽到媽媽真的進門了。

  但是這一次除了媽媽的聲音,還有一個陌生男人的聲音,媽媽從來沒有帶男
人來到家裏過,不知爲什麽我的心頭掠過一絲緊張,有一種將要見陌生人的不安,
特別這個陌生人還是媽媽帶來的一個男人,我慌張的望著我房間的門外對面的那
面牆壁,但是因爲有這面牆壁遮擋,我什麽也看不見。

  「來,快進來。」媽媽在進門處說。

  「你女兒在?」

  「應該在她屋子裏面呢……那邊,轉進去……」

  媽媽的聲音剛落,我就看見一個男人站在了我的門外,這個男人稍微比媽媽
年長一點點,他站在我門外對我笑著,笑裏面卻帶著一種說不清楚的奇怪和猥瑣,
我呆呆的看了他有幾秒,怯生生的對他小聲說了兩個字您好。

  「你女兒真的好乖喔,一點也不像你,好文靜的樣子。」男人沒有理睬我的
問候,轉過頭依然笑著和應該站在房廳裏面的媽媽說。

  「乖什麽?……白癡一個……我女兒是傻瓜,我有和你講過很多次了,你還
是不相信是不是?」

  我眼睛吧嗒吧嗒的依舊看著這個男人發呆,我不知道自己應該怎樣做,我隻
是知道媽媽回來了,媽媽回來我必須要小心翼翼的。

  這個時候媽媽站在了這個男人身邊,也出現在我的房間門外,和那個男人一
起看著我。

  「你看我女兒怎樣?比起你女兒如何?」

  媽媽說完,這個男人笑了笑說:「我覺得比起我女兒要強很多倍,我女兒你
剛剛不是有看到嗎?呵呵。」

  「在我女兒這裏你不需要拍我馬屁,我有和你講過……你女兒已經會那麽多,
我女兒隻會發呆,還說我女兒比你女兒優秀,講笑話了。」媽媽不懷好氣的嗆了
身邊的男人一句。

  「我女兒會那麽多,都是經過訓練的,我覺得你女兒學得會比我女兒快更多,
真的,憑我的經驗。」

  「真的假的?」

  「當然是真的喽。」這個男人說完,摟住了媽媽的腰。

  直到這個時刻,媽媽也沒有給我介紹這個男人是誰,其實我早已經習慣了,
在媽媽眼裏我也許在這屋子裏不是多麽重要的人,其實也真的不是什麽重要的人,
我隻是媽媽的出氣筒。

  媽媽和這個男人說了這樣多,其實我也沒有聽懂他們在講什麽,我隻是聽明
白這個男人也有一個女兒,我在想他應該和我媽媽都是單身吧,是不是他們兩個
想結婚,如果是這樣,但願我的日子會好過一些,可是接下來發生的事情,我才
知道自己真的是太單純了。

  這個男人和媽媽說完當然是真的喽,媽媽就和他說她不相信,這個男人拍了
拍媽媽的肩膀笑了笑說:

  「不相信可以試一試,呵呵。」

  「哇,你這個變態,試就試。」

  「打賭嗎?」

  「打賭?好!打什麽賭?」媽媽笑著指著這個男人說。

  「你喝我的尿。」

  「靠……你真他媽的變態,好,賭就賭,我贏了你就喝我的尿。」

  「你贏了我連你便便都吃下去。」

  「不要後悔。」

  「不後悔。」這個男人最後非常沈穩的看了看媽媽又笑了笑。

  我真的有些聽不懂他們在講什麽,還有什麽喝尿吃便便,我心裏想這些大人
講的笑話真的好惡心。

  就在我看他們對話一直發呆的時候,媽媽指了指我叫我出來,我怯怯地站了
起來,然後出了房間,跟著他們到了客廳裏面。我走出來的時候,媽媽還在和那
個男人講我有多麽多麽傻,這麽久隻會看著他們說話然後一聲不吭。那個男人看
看我笑了笑,隻是對媽媽說了一句開始吧,而我則像一個傻子一樣呆呆的站在客
廳裏面,木讷的看著坐在沙發椅上的他們兩個。

  「開始?怎麽開始?你先開始,哈哈。」媽媽有些打趣的對這個男人說。

  「哎呦,這是你女兒……我女兒就是我先開始的,你先開始。」

  「怎樣開始?呵呵。」媽媽又是對這個男人笑了笑。

  「怎樣開始?……你在圈子裏面那麽久你不知道嗎?剛才和我女兒一起的時
候還是明明白白的,是不是太緊張?」

  「我什麽緊張?我是想叫你一馬當先,你這個人就是不識好人心。」媽媽帶
著微笑點了點正在壞笑的這個男人的頭。

  媽媽和這個男人說完,然後就轉過頭看著我,冷冷的說:

  「那個……那個你……給媽媽和幹爹表演自慰……」媽媽說完自己突然轉過
頭對著這個男人笑了起來:「剛想起來,這麽久忘記介紹了,哈哈哈哈。」

  「哼!這就是你這人做事的風格,有前無後,有後無前。」這個男人撇了媽
媽一眼。

  而我,傻傻站在他們面前的我,當聽到媽媽叫我做什麽的那句話的時候,我
真的有些被震驚到了,我有些不相信自己聽到的什麽,我怔怔的站在原地,一動
不動。

  「叫幹爹……這是幹爹,快叫。」媽媽和我補充道。

  于是,我呆呆的站在他們面前怯生生的小聲對這個男人說了一聲:「幹爹。」

  「快,給媽媽和幹爹表演自慰,在這裏,快,不要惹媽媽不開心。」媽媽繼
續對我說。

  「媽媽……自慰?……」我這次真的聽清楚了,媽媽居然叫我在這個陌生男
人面前還有她面前表演自慰,而我確信媽媽根本不知道我偷偷自慰過,我不明白
媽媽爲什麽要這樣說,要對我這樣做,我真的徹底傻了。

  「快點啊!……」媽媽大聲的對我喊,正要站起來打我的時候,卻被這個男
人攔住了,然後這個男人對我慢條斯理的說:

  「你是叫小娟嗎?」

  「嗯……」我小聲的答應著,寄希望于這個男人可以救我,但是沒有想到的
是這個男人繼續問我:

  「你知道什麽是自慰嗎?」他的語氣非常的溫柔。

  我搖了搖頭,假裝不懂什麽是自慰。

  這個男人于是轉過頭和媽媽說:「小娟不懂,媽媽可不可以指點一二。」

  「媽的不懂?這樣大的女生有幾個不會的?真他媽的是一個蠢豬!」

  媽媽的臉上挂著生氣,媽媽一邊說,一邊很輕松的躺坐在沙發上分開自己的
絲襪大腿,然後把手放在她自己的褲裆上,揉了幾下,一邊揉一邊裝著呻吟,然
後表情變回過來,告訴我就是這樣做。

  「媽媽,不,不要……」我看了一眼媽媽身邊的這個幹爹,然後小聲的帶著
乞求的聲音喊了媽媽一聲。

  「媽的……」媽媽罵了一聲站了起來,然後啪的一聲,一個耳光落在了我得
臉上,「快!快點啊!什麽不要不要的。」媽媽怒氣沖沖的站在我對面對我喊著。

  可是我真的不知道如何去做,我也不敢去做不能去做,我真的不知道怎樣離
場了,我看了一眼還坐在沙發上的那個男人,好像下意識想求他說情。

  「呵呵。」這個男人沒有理睬我隻是冷笑了一聲。

  「笑什麽?」媽媽扭頭在嗆他。

  「笑你無能。」

  「我無能?你來,你剛剛不是和我打賭嗎?你來?!」媽媽氣洶洶地對這個
男人說。

  「你忍心?」

  「靠,有什麽不忍心,隻要不給弄死就好……我們不是講好了你女兒我女兒
都是一樣嗎……」

  媽媽和這個男人說著,我真的有些聽不懂他們在表達什麽,我隻是想媽媽快
些消氣,我可以退出他們對我的調侃,但是我真的想的太簡單了。

  這個男人對媽媽笑了笑,坐在沙發上擡起頭來看看我好像要做什麽的樣子,
我看著他的眼神忽然覺得有點怕,略微的後退了一點點,但是這個男人突然從沙
發上站了起來,一個大步走到了我的跟前,突然用力的拽著我的馬尾辮,還沒有
等我回過神來,一個接著一個的耳光就落在了我的臉上。

  我真的嚇壞了,心跳從正常一秒鍾之內竄到飛快,這個男人一邊打我一邊還
在不住的罵我,罵我是不識擡舉的臭婊子,不聽話的賤母狗,我聽不懂他在說什
麽,但是我知道這些都是侮辱我的話。

  這個男人打完了,我已經癱坐在地上,眼淚止不住地流下來,全身在不住得
發抖,媽媽坐在沙發上面冷笑,面無表情地對我說:

  「小娟,快點,給叔叔和媽媽表演自慰,不要叫媽媽動手……」

  我已經不知道應該做什麽了,我被嚇怕,我的大腦已經沒有控制我自己身體
的能力,我隻是在不住的抽泣和發抖,我真的沒有想到事情會變成這個樣子,雖
然媽媽還沒有來的時候,我躲在屋子裏面自慰一半,正在欲求不滿,然而這個時
候,經過突然的毆打,我已經忘記了所有自慰得來的性刺激。

  正在我全身發抖的時候,這個男人突然對我大喊了一聲:

  「快點啊!媽的!」

  我被嚇的又打了一個冷顫,手被嚇的不由分說就伸向了自己的裙底,觸摸在
了自己褲襪的褲裆上面,自己羞羞的低著頭,慢慢的用手指一下一下的揉弄起自
己的陰部。

  「媽的!把腿分開!快啊!」

  這個男人有大吼了一聲,我坐在地上被嚇的趕忙把腿蜷縮起來分開,揉搓著
自己陰部的手也加快了速度,隻是我抽泣的比剛才更厲害了,我覺得好怕,而且
媽媽也不幫我。

  我聽見這個男人和媽媽坐在沙發上面調侃著我,說我比他的女兒更有潛質。

  他們在一起調侃了我一陣子,然後我聽見這個男人厲聲的對我吼道:

  「把衣服給我全部脫下來。」

  我聽到這一句的時候,絕望的哇的一聲哭了出來,但是媽媽這個時候突然站
了起來,拽著我的頭發一下一下的打我的頭,媽媽一邊打我一邊罵我說:

  「白癡,蠢貨,就知道哭,就知道哭,快脫!快脫!」

  還沒有等我說一句什麽,媽媽就開始拉扯我的上衣,媽媽沒有拉扯幾下,我
上身穿的緊身 T恤就被媽媽拉扯下來了。

  但是這個時候,這個男人站了起來把媽媽拽住,告訴媽媽,看我自己脫才有
意思。

  這個男人蹲在我的身邊,虛情假意的摸著我滿是眼淚的臉:

  「小娟,叔叔知道你最聽話了,你是自己脫,還是叫叔叔幫幫你?嗯?」

  我眼神直勾勾的看著他,因爲他的手托著我的下巴,我的眼神躲不開他兇巴
巴的眼睛,我不住地顫抖著,我已經控制不住自己的發抖,突然我的臉上一陣火
辣辣的,這個男人又給了我一個重重的耳光,然後喊了一聲:「脫!站起來!脫!
……不脫的話,就用電棍電你。」

  這個男人說完,就從他的包包裏拿出一個小棍子,然後我看見這個男人按了
一下小棍子上面的按鍵,小棍子發出藍色的電光,伴隨著茲茲的聲響。

  我被嚇的趕忙站了起來,在這個男人的厲聲怒吼下迅速的脫下了胸罩,脫下
了短裙。

  「啊!……」我慘叫了一聲,這個男人手裏的電棍戳了一下我的肚子,我痛
的後退了一步,這個男人又是對我吼著,我不敢怠慢,因爲真的是太痛了,我飛
快的脫掉了褲襪,還有內褲,然後我赤條條的站在這個男人和媽媽的面前。

  我不住的抽泣著,眼睛已經弄花了我的視線,我甯願視線被淚水弄花,這樣
可以叫自己掩耳盜鈴般的覺得自己被自己的眼淚隱藏了起來,上一次我赤身露體
暴露在男人面前是被輪奸,這一次則是在媽媽的面前。

  我聽見這個男人對我命令著:

  「來,跪下去,爬過來,爬到你媽媽的跟前。」

  我抽泣著,目光呆滯的,立刻跪了下去,然後用膝蓋跪著,爬到了媽媽的面
前。

  媽媽低著頭嚴厲的問我:「聽不聽叔叔和媽媽的話?」

  我不住的抽泣著,斷斷續續的告訴媽媽:「聽……聽話……」

  「小娟,把你媽媽的絲襪腳捧起來!」這個男人坐在一邊說。

  「喔。」我不敢怠慢,雖然我不知道這個男人是什麽意思,但是我顫抖著立
刻把媽媽的絲襪腳捧到了手中。

  「貼到自己臉上,一邊聞你媽媽的絲襪腳,一邊自慰。」這個男人緊接著又
說了一句。

  「喔。」我覺得自己被打的被嚇的變成了一個傻子,雖然我知道媽媽的腳很
臭,這是媽媽的臭絲襪腳,但是我不敢不去按照這個男人的命令做,我怕他打我,
我也怕再被他手裏面的電棍戳到了,真的是太痛了,痛到無法形容。

  媽媽的絲襪腳緊緊的貼在我的鼻子上,我的一隻手伸向我自己的兩腿之間開
始自慰起來,我沒有任何感覺,我隻有害怕,但是我可以清清楚楚的聞到媽媽的
腳是無法形容的臭,媽媽說他們要聽見我吸氣的聲音,我就用力的吸,用力的聞,
我不知道自己這樣聞了媽媽的絲襪腳有多久,這個男人就叫我停止自慰,因爲他
說不要叫我性高潮。

  我跪在地上像一個傻子一樣被他們繼續調侃著,他們說的什麽,我真的一句
也沒有記住,我的腦子裏面一片空白,隻有媽媽的絲襪腳臭味還在我的鼻子邊殘
留著,我每一次呼吸,都可以聞到殘留在我鼻子邊的媽媽的臭絲襪腳味。

  這個男人站了起來,然後在他的包包裏拿出一個黑色的內褲,然後叫我穿上。

  我站了起來,剛剛要套上這個內褲的時候才發現這個內褲真的很奇怪,這個
內褲上面還有一把鎖,而且硬硬的,我不敢不穿,就淚眼花花著糊塗著套上了這
條內褲。

  這個男人過來有幫我把內褲整理了幾下,我也不知道他是怎樣弄的,弄得勒
的我的腰緊緊的,勒住我的陰部和屁股溝也是緊緊的,好像這內褲怎樣也不可以
脫下來。

  這個男人幫我弄完了內褲,就坐回了沙發上面,然後對我說:

  「小娟,剛剛叔叔幫你穿上的是貞操褲,隻有叔叔和媽媽才有鑰匙幫你打開。
每晚你隻有一次打開貞操褲自慰釋放自己的機會,在家就是求媽媽幫你打開,但
是你要主動的求你媽媽,而且主動的說要爲你媽媽舔腳舔屁股什麽的,你聽懂沒
有聽懂?」

  「聽……聽……懂了……」我抽泣的在說。

  「那麽好,叔叔這裏還有一瓶催情藥片,媽媽會幫你在家吃的,這樣你就不
會懶惰了,呵呵呵呵。」

  我跪在地上不住的抽泣著,我覺得自己真的太倒黴了,媽媽還在一邊叫我謝
謝叔叔對我的關照,我抽泣著對這個男人說了一聲謝謝。

  這個男人對媽媽說他贏了,要媽媽喝他的尿,但是媽媽說叫我替她喝下去。

  這個男人沒有拒絕媽媽,然後站起身來把已經嚇的失去行動能力的我拽到了
廁所,拉開褲子拉煉,就叫我張開嘴巴。

  我絕望的擡頭看著這個男人搖著頭,但是這個男人又在我面前揮動了幾下電
棍,我終于妥協了,我把嘴巴張開,然後一股又騷又鹹的尿液灌進了我的嘴巴裏,
我一陣狂嘔,不由自主的低下頭把嘴裏的尿液全部吐了出來,我低著頭捂著自己
的胸部吐著口水,這個男人剩下的尿就全部淋在我的頭發上。

  我正在低著頭乾嘔吐口水的時候,這個男人把我的頭發拽了起來,然後又是
一頓耳光,這個男人離開了廁所,隻剩下我一個人坐在廁所角落裏面發抖抽泣。

  我不知道過了多久,媽媽走進了廁所,媽媽剛走進廁所就罵我:「媽的賤貨,
還不知道自己洗洗,就知道哭,把叔叔都氣走了,快點自己洗洗,然後睡覺,明
天還要上課。」

  媽媽說完就扔下我一個在廁所,然後我不知道自己又哭了多久,就站起來穿
著這個脫不下來的貞操褲沖洗著全身都是男人尿騷的自己。

             *********

  我洗完了,我好像有些平靜了下來,這個時候我才想起那個男人剛剛說的話,
我每天隻有一次打開貞操褲的機會,那我應該如何去廁所?如何尿尿?如何大便
呢?

  我擦幹淨了自己,然後套上了睡裙,怯生生的走到低頭在滑手機的媽媽跟前,
鼓足了所有的勇氣對媽媽小聲說:

  「媽媽……」

  媽媽沒有說話。

  我又小聲的喊了媽媽一聲,媽媽擡起頭來對我吼著:「媽的,什麽事情快說!」

  「那個……那個……我怎樣尿尿……穿著這個……」

  「就這樣子尿啊。」

  「可是……」

  「你他媽的可是什麽?」媽媽對我吼著,我覺得媽媽已經忍無可忍了。

  「屁股會濕,還有穿著怎麽大便?」

  「我告訴你,就這樣尿,這樣便便,……你在外邊再套上一條內褲,內褲上
墊上衛生棉,便便後也不會弄髒褲子和被子……告訴你,不要把被子弄髒,否則
媽媽打死你!」

  我聽到媽媽這樣子說,還有看到媽媽的表情,我不敢再問媽媽了,我按照媽
媽繼續說的,吃下了2 片那個男人給的什麽催情藥片,就回到自己的臥室睡去了,
因爲明早還要起床去學校。

  我睡之前去了廁所尿尿,就是穿著貞操褲尿的,我蹲在馬桶上,尿從貞操褲
的褲裆兩側縫隙流了出來,我隻能擦幹淨貞操褲褲檔的兩側,然後按照媽媽說的
再套上一個內褲,內褲上面墊了一個衛生棉,這樣被子不會被弄濕弄髒,然後我
就睡去了。

  半夜,我做了春夢,我夢見我被男人輪奸,媽媽罵我老師罵我同學欺負我,
我的陰部又開始被喚醒,我在夢裏被性沖動刺激著欲求不滿,突然我醒了,我才
發現我的褲裆被貞操褲緊緊的勒住不能夠自己自慰釋放。

  而且這個時候陰部的感覺比之前任何時候都想要,我真的太難受了,兩條腿
想夾緊都不可以,因爲這個貞操褲的褲裆有幾厘米的寬度,而且很硬,于是我自
己的身體摩擦起了床單。

  不知爲何,媽媽的腳臭味出現在了我的腦子裏面,那個男人說的,每晚隻有
一次打開貞操鎖自慰同時給媽媽舔臭腳舔屁股的話出現在我腦海裏,我難受的好
想叫媽媽給我把貞操褲解開,我好想等到那一刻,不知不覺的我把媽媽的腳臭味
和性釋放聯系在了一起,我想著媽媽的腳臭味道全身摩擦著床,我昨晚真的太累
了,不知不覺就睡著了。

             *********

  「鈴……」鬧鍾響了,媽媽把我的被子撩開,催我起床去上課。

  我迷迷糊糊的起床穿衣服,洗臉的時候我才意識到,我今天要穿著這個脫不
下來的貞操褲去學校,我要怎樣去廁所啊?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