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825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freeze1014
Editor | 2019-2-27 21:32:25

週末情人熱線「我慢慢解開妳的扣子,一個接著一個……」   
   「喂,我穿的是套頭的啦!」   
   「……」   
   「快啊!」   
   「我再也忍不住煎熬,用力撕裂妳的上衣,露出妳……請問妳穿什麼牌的內衣?」
   
   「思薇爾。」   
   「露出妳印有螺旋蕾絲的胸罩,我用手抓住妳的右乳……」   
   「啊……好……」                  
   「我用力揉搓妳的胸部,刷的扯下妳的胸罩,妳的乳頭已然挺立。」   
   「嗯……」   
   「我張開嘴含住妳柔嫩的花蕾,用舌頭將它磨的更熱,另一隻手抓住妳的左乳……」   
   「哦……」   
   「我用拇指和食指搓著妳的乳尖,在我的揉弄下,顫抖不已。」   
   「啊……」   
   「我的手繼續往下進攻,順著妳玲瓏的曲線往下探索,經過妳的肚臍,來到妳神秘的三角地帶,那裡是不是很濕了?
   
   「是的!是的!」   
   「我伸出中指,輕輕撥開妳已然張開的花瓣,花蜜很快沾濕我的手。」   
   「唔……」   
   「我緩緩探入第一指節……」   
   「啊……」   
   「妳窄窄門口將我的手指夾的好緊,我再將手指伸到第二指節……」   
   「喔……」   
   「妳的裡面滿是凹凸不平的顆粒,我將整個手指刺入,隨即左右擺動……」   
   「唔……好……」

   「我找到妳的G點,用力摩擦那裡,妳整個身子弓了起來。」
   「哦……」
   「妳的愛液越來越多,流的我整個手都是,我的嘴巴也沒閒著,咬著妳的乳頭,用牙齒啃著妳的乳暈,舌頭不停打著妳的花蕾。」
  「唉……呦……」
   「我向下吻到妳的肚臍,讓那裡充滿我的唾液。」
   「……」
   「我再繼續往下探,梳弄著妳的恥毛。」
   「嗯……」
   「妳的大腿開的大大的,我的手指還插在妳裡面。」
   「喔……」
   「我將手指抽出來,妳的下面不停的擠壓它,彷彿不放它走。」
   「不要抽出來啊……」
   「我伸出舌頭,圈住妳的洞口上面真珠,輕輕的吸吮著。」

   「啊……」
   「我用舌頭描著妳的花瓣,像畫圖一樣,然後將舌頭捲起來,放到妳裡面……」   
   「呃……」   
   「我的舌頭一進一出,妳的身體劇烈扭動,雙手抓著我的頭髮,很想將我的頭整個塞入體內……」   
   「唉呦……」   
   「我把頭抬起來,抓住已經翹的半天高的弟弟,對準妳的入口。」   
   「噢……」        
   「我正對妳的花瓣中心,但並不急著插入。」   
   「嗯,不要摺磨人家啦,快!我要……」   

   「我稍微放入一點,妳那裡就像嬰兒含著乳頭般,啾啾啾的想把它整個吸進去……」   
   「啊……快一點嘛,我受不了了……」   
   「我想要一口氣貫穿……」   
   「啊……啊……」   
   「……」   
   「……?」   
   「……」   
   「幹什麼啊?還不快一點?」   

   「……小姐,對不起,我下班時間到了,下次請早!」   
   「什麼?」   
   「謝謝您的惠顧,如有需要請再打來,下一梯次的人會為您服務。」   
   「喂!你們搞什麼鬼?」   
   「……」   
   「喂?喂?你不能就這樣扔下人家不管啊!喂?喂?」他駕著蓮花跑車,緩緩駛向一所著名的大學門口。
   
   下午五點鐘,很多學生都下課了,校門口滿是充滿活潑朝氣的學生。每次來接小如的時候,他都有老了的感覺。   
   雖然他只有二十五歲,長的英俊瀟灑,身材挺拔,一點老態都沒有,可是他還是覺得自己老了。
   
   校門口走出一名穿著鵝黃色洋裝的輕靈少女,看到他之後,踏著細碎的腳步奔向他來,伸出細瘦的手,溫柔的圈住了他。
   也圈住了他的心。
   
   「徹哥哥,今天我們上哪兒去吃飯啊?」嬌嬌軟軟的語調,讓他的心酥了。   
   「妳想上哪兒就上哪兒。」他寵溺的看著小如認真思索的模樣。
   第一次見到她時她才五歲,黃黃的辮子,嫩嫩的臉蛋,紅紅的雙頰,雙眼卻哭的腫腫的。她一家子都死了,和他一樣成為孤兒。
   身為孤兒院老大的他從那時成為她的保護者,而她成為他孤寂心靈的唯一慰藉。
   
   「小如,這位是……」熟悉的女聲讓他全身毛骨悚然,他望向聲音來源,一位穿著時髦的女子正向小如問話。
  小如親暱的摟著他的臂膀,甜蜜的笑著說:「這就是我的徹哥哥。」
   隨即又轉向他說:「徹哥哥,這位是我的同學徐菁菁,我們都叫她小菁。」

   小菁大方的伸出手說:「你好!」
   他木然的伸出手,聲音彷彿哽在喉嚨裡。「妳好。」小菁迅速看他一眼,表情充滿訝異。
   受不了她眼光的他,拉了小如坐上跑車,迅速踏油門離去。
   每次和小如親熱時,他都在緊要關頭時停手。
   小如星眸半閉,撩人的嘆了口氣:「徹哥哥……」他抱緊她,難過的要哭。

   小如還是處女,他跟她說這就是做愛,而她也相信了。
  「聖羅蘭這一季新出的皮包好漂亮喔!」
   他吻了吻她的額角說:「下個禮拜買給妳!」
「徹哥哥你最好了!」她倒在他懷裡,幸福的微笑。
  
   所以這個週末他又來到這裡。是他將小如養成這個樣子的,從小到大,只要她開口,他一定想盡辦法弄來給她。   
   小如越長越美,胃口也越來越大。名牌服飾,每個月塑身美容,最近她甚至要求要打胎盤素。
   所以他每個週末來到這裡,用電話接客,賺錢滿足她永無止境的願望。他在這一行很紅,很多客人指名要他。
   電話來了,這次他卻很不安。是因為那名叫小菁的女孩嗎?他拿起電話,公式化的說:「您好,這裡是週末情人熱線……」

   「徹哥哥!真的是你!」電話那邊傳來小如不可置信似的聲音。他的肚子像被重重的打了一拳,五臟翻攪不停。   
   「小菁跟我說你在做這個,我還打死不相信……徹哥哥,你怎麼可以?」他的喉嚨啞啞的,說不出話來。   
   「你好噁心,我不想再看到你!」電話掛了,嘟嘟嘟的聲響傳來,像心跳靜止的聲音。他緊抓著話筒,指節發白。又有電話進來。
   他很紅,紅到連休息的時間都沒有。「喂,這裡是週末情人熱線……」他像背書一般的說著。眼淚卻爭先恐後滑下面頰。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