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17369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9-2-28 07:20:52

第一話  催眠、操縱人類的不可思議之力

  咱班上有很多好人,這是我和同學交往至今所明白的事實,這並非恭維或服
從,是真的有很多好人。

  第一……這是最重要的,他們不會欺辱我,也不會加害於我……僅此一點就
讓人驚訝。

  而且,就算和我目光對上,他們也不會露出嫌惡的表情。還會幫我撿我掉在
地上的橡皮擦。恐怕,我和他們打招呼的話還會用微笑面對我吧。

  對於我這個毫無價值的人,對於我這個醜肥圓、運動白癡、音癡、沒有朋友
的人,大家都很寬容。

  因此,沒有必要來通過侮辱我、欺負我來確認自己的優勢地位。他們不會踐
踏腳下的蟲子,這就是我的同學們。

  看來……正因爲在優越的環境中成長,精神面才會有所不同。

  但是、但是,雖說如此,他們也並沒有想和我成爲朋友,沒有想要和我進行
更深的交往。

  真是的,同學們和我畫了一條線,他們在稍微遠一點的地方,溫柔的、親切
的對待我,我並沒有對這種方式感到不滿,不如說這是當然的,因爲我和他們的
世界是不同的。

  同學們都是富二代,從小就在這個學校裏讀書,另一方面,我則是平民…
…說得更準確一點是貧民。

  我能在這麼豪華的高學費私立學校讀書,也不過是偶然作爲特招生通過了入
學考試而已。而且,雖說是特招生,成績卻並非很好,同學們接受了這樣的我,
從牆的對面,真的都是好人啊。一直以來被當成傻瓜的我,感到無比的高興。

  但是,遺憾的是,這其中也有例外。

  他們是性格有問題嗎?他們將我看成眼中釘,仿佛我是蛇蠍一樣厭惡至極。

  「給我從那兒滾開啊。」

  午休時間,有人對我這麼說道。

  那是在我準備進入教室的時候。

  那個人眼睛裏燃燒著怒火,瞪著我。

  那是一個高個子女生,比矮小的我要高一點,雖說如此,卻並沒有給人巨大
女人的印象,因爲她身材修長,是模特的體型。實際上也有傳聞說她真的在當模
特……不過因爲我沒有朋友,所以不知道詳情,發型是不太有成年人風範、還有
些幼稚的雙馬尾,但是,那頭發也許很適合處於小孩和大人中間的那副容貌。

  她是一個看上去十分強勢的美少女,而實際上,她也確實很強勢,是我的同
班同學裏愛。

  「就算你這麼說……」

  我不由自主的支支吾吾起來。

  然後,裏愛正準備走出教室,然後正巧在門口正面撞上了。

  這不是什麼很麻煩的情況,只需要裏愛側過身子半步,僅此而已,我就可以
走到自己的桌子去了,真的只需要半步。

  但是,裏愛似乎並沒註意到這一點,她只是很著急似地雙手抱胸並用恐怖的
眼神瞪著我。

  於是,我暫且退出了教室,必須要讓給她過去,因爲裏愛的憤怒要求我這麼
做,所以,我就退出了。

  我走出教室,往後退,這並不是屈服於她。本來的話,可以直接撞開她走過
去的。

  就算軟弱的我,也可以做到,畢竟,她真是個女人。

  但是……我不希望出現不必要的糾紛,如果我真的這麼做的,裏愛可能會搞
個大新聞,而那說不定會演變成讓我在學校待不下去的麻煩的事態。

  所以我退讓了。

  只要能忍受這個愚蠢的女人,這個學校就是個好學校。

  即使我讓開了道路,裏愛還是一臉不痛快的樣子,她像威脅我一樣抱著胸不
斷逼近我,我只得後退。

  說不定她註意到了我的本心,不過,我不會屈服於她,裏愛討厭我,我也討
厭裏愛。

  「……哼。」

  裏愛似乎想說些什麼,但是最終轉移了視線,走掉了,大概,是已經懶得抱
怨了吧。

  「真是個渣滓呢,你這豬男。」

  仿佛代替裏愛一樣,裏愛身後的人說道。

  純白的肌膚和純黑的頭發交相映襯,松軟的臉蛋看上去很美味。裏愛是沒人,
她則更美。

  說的更清楚點,雖然很羞恥,但她是我喜歡的類型。清秀、保守,而且胸很
大,是一位確確實實是可說是大小姐的女學生。

  實際上,我聽說她的家庭,哪怕是在這所學校裏,也是最有錢的。每天早上,
像漫畫一樣由飛機接送,想必是真的吧。

  然而可惜的是,她的性格是和裏愛同級別的惡劣。

  她叫響子,是厭惡我二人組的另一人。

  她們兩個裝腔作勢的往走廊另一側走去,大概是一起去上廁所吧。

  那兩人關係很好,班上的美女組成一組的情況很多,不過,那兩人真的關係
好嗎,說不定內心裏都把對方當成笨蛋看待。

  我喘了口氣,進入教室。

  旁邊的女生,恐怕是看到了我們之間的對話,用擔心的顔色看著我,我苦笑
著搖了搖頭。

  最好不要波及到她,因爲沒什麼大事,所以希望她不要擔心。萬一,她也被
那兩人欺負了的話那就麻煩了。

  我只要稍微忍耐一下就可以了。

  某天放學之後,我來到學校圖書館學習。不是圖書室,而是圖書館。在這所
學校,有一棟三層樓的宏偉圖書館,它不僅比這附近的公立圖書館要大,而且設
備也是既幹淨又充實。

  那一天,自習室空蕩蕩的,只有零星的來讀書,或者是集團寫報告的學生們。

  我占據著圖書館深處,沒什麼人來的地方。不……別說沒什麼人來了,我在
這兒就從未見過其他人,這裏是圖書館中被遺忘的空間。

  我放學後一直都是在這裏學習,然後再回家的。因爲除了偶爾的打工之外,
直接回家也很閑,所以才爲了不讓成績下滑,盡可能的努力。若是我的特招生身
份被取消了那就麻煩了。

  但是,今天我沒辦法學習了,因爲裏愛和響子在那兒。休息時間那件事還在
我腦海裏揮之不去,爲什麼我要遭遇那種讓人難受的事情呢。

  即使不去想,也會在腦海裏浮現,就好像戀愛一樣。

  不過……確實這兩人外表很不錯,不過,性格這麼惡劣,不可能喜歡上的。

  沒有什麼報複的方法嗎。想了想,卻怎麼也想不出來。能想到的,無非也就
是在鞋子裏放圖釘,這種過去的少女漫畫一樣的手法。

  我的大腦一片混亂,在筆記本上畫著無意義的線。

  果然……還是忘掉比較好吧。一個人的時間,被那兩個女人給打擾的話就沒
意義了。

  我決定回家,我將教科書和筆記本放到包裏,離開座位,包很沈,反正作業
做完了,教科書就放到教室裏吧。

  ……這種想法,正是運氣的盡頭。

  傍晚的教學樓,我走在昏暗的走廊上,學生們基本上都回去了,因爲這個學
校的社團活動並不興盛。

  大概大家都會去高級咖啡店呆著然後再回家吧,雖然我周圍都是富人,但貧
窮限制了我的想象力。

  我一邊想著這些愚蠢的事情,突然發現我班的燈還開著。

  還有人在嗎?我悄悄的往裏面看去。

  咚!

  我撞上了某個人。

  「呀!」

  我聽到了可愛的女孩子的悲鳴。

          然後毫不在意是她擅自撞過來的、

  「你搞什麼啊!」

  叫道。

  最差的事態。拿著包,狠狠的跺著腳,等著我的人是一個美少女,是裏愛。

  「又是,豬男嗎?」

  響子在後面用冰冷的聲音說道。

  看來兩人留在教室裏,現在正準備回去。

  「只是存在就讓人心生厭煩了,還來撞我、摸我……煩死了!煩死了!」

  裏愛歇斯底裏的叫著,聲音響徹了整個走廊。

  「是你撞過來的吧……」

  我反駁道,在這裏的話,不管說什麼都不會給人帶來麻煩,我是這麼想的。

  瞬間,裏愛的表情就變了。剛才只不過是憤怒的表情,如今已經變成了鬼。

  她走過來,一把抓住我的胸口,將我提了起來。明明是個女的,好大的力氣,
簡直無法抵抗。

  「去死吧,糞豬!」

  她說著與大小姐不相稱的臺詞把我扔了出去。

  我撞到了門上,彈回了教室,還撞上了桌子和凳子,摔倒了。頭被打到了,
一瞬間失神了。

  「去死,去死,去死,去死!!」

  裏愛拿著塑料瓶追著我打,瓶子裏的東西把我的制服都弄髒了。

  「請你去死吧。」

  響子踹了倒在地上的我一腳。

  「唔咕!」

  這是一記十分認真的踢擊。

  乍一看是個清秀的大小姐,沒想到居然在用暴力傷人。

  「你以爲是托誰的福,你才能呆在這所學校裏啊!豬就要像豬一樣趴在地上
就行了。」

  而且還對我施加言語暴力。

  「別碰這種豬,很骯髒。響子,走吧。」

  「嗯,要不要去哪裏的咖啡廳緩解一下?」

  「嗯,就去那家新開的吧。」

  兩人頓時若無其事的聊起天來。

  她們離去的時候,響子還踹了我一腳。

  「咕!」

  然後,手機掉了下來,滾到了地板上。

  好心的我本想說「你手機掉了」,但是,我說不出來。

  「嗚嗚……」

  我只能從嘴裏發出呻吟。

  被打到的頭很痛,而且還想著「有錢人果然是去咖啡店吧」之類的無聊的事
情,不然的話,我就忍不下去了。

  爲什麼,我要遭受這樣的待遇?我什麼壞事都沒做,而對方,卻擅自的撞我,
而且還施加暴行。

  果然,我想要報複她們。我想要將這苦痛和恥辱還給她們。

  我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把滾落在附近的手機撿了起來。使用這個的話,能
抓住那兩個女人的什麼弱點嗎?

  要不要給國外打電話請求高額賠償呢……

  不,也許對有錢人來說,不痛不癢吧。

  使用方法還是今後再考慮吧。

  我趕快將手機放進兜裏藏了起來。因爲憎惡和複仇的心情,我並沒有註意到,
這個手機並非是響子掉的,就像是無中生有一樣。

  從學校走十五分鍾左右,就來到了一處位於安靜的住宅區盡頭的古老的木制
公寓,這就是我的家。

  準確的說,只有一個房間,實際上只有六個榻榻米。要是有獨立衛浴就好了。

  這個被附近的人成爲幽靈公寓的地方,沒什麼人住,而住在二樓的,只有我。

  我走上嘎吱作響的樓梯,走進了最前面的房間,打開燈,將狹小的房間照亮。

  雖說只有我一個男人在住,但應該還算幹淨吧,因爲除了被子以外幾乎什麼
都沒有。

  桌子又髒又小,我會在學校學習,也是因爲在家裏學習非常不方便。

  幫我出租金的是學校,不僅不用從遙遠的老家來上學,還能夠得到獎學金,
真是無微不至啊。

  托您的福,我才可以不需要貧窮的家裏負擔這些來上學。

  正因爲如此,破壞了這恩惠的生活的裏愛和響子,我絕不能原諒。

  我將被喝了一半的果汁弄髒的制服稍微洗了洗,就去洗澡了,然後我拿起了
那個手機。

  仔細一看,那個手機很奇怪,雖然我自己沒有手機,對手機品牌也並不熟悉
……但是很奇怪。

  我從未見過這種款式的手機。是新商品?外國貨?還是特殊設計的?

  不……比那些還要奇怪,仿佛不是這個世界的東西。

  不過,我沒有多想,因爲我現在被複仇的心情充斥了大腦。

  我打開電源開關,在液晶屏幕上出現了「RIE」的文字,下面是數字。看
來這是裏愛那家夥的電話號碼。

  (譯註:RIE即裏愛的羅馬字。)

  其他電話號碼就沒有了,雖然有點不自然,但我無視了這一點。

  首先給她打個惡作劇電話吧,反正是撿到的手機,也抓不住把柄,於是我按
下了通話按鈕。

              嘟了幾聲之後、

  「……餵?」

  有人說話了。

  「裏愛醬?」

  我特意改變了聲音跟她說話。

  「是我,你是……」

  裏愛有些不安的小聲說道。

  「是最差勁最惡劣的渣女裏愛醬啊。」

  「你說誰是最差勁最惡劣的渣女啊!」

  裏愛爆發了。

  「煩、煩死了,住嘴!你個渣女!」

  我也不服輸的吼道。

  「…………」

  然後,裏愛沈默了。

  被我怒吼了她居然沈默了,我感到十分疑惑。

  「爲、爲何、不說話。你說點什麼啊。」

  「不是你讓我住嘴的嗎!」

  她立刻大聲回道。

  「你、你這家夥,突然打電話過來,到底是誰啊?」

  「我,我就是我啦。」

  我有點動搖,像是騙她一樣說道。

  「你……不會是那個豬男吧!」

  她一說,嚇得我心髒咚咚直跳。

  「不、不是,豬男什麼的,那是誰啊!」

  我很明顯的不自然的回答道。

  「不是啊……」

  但是,裏愛似乎很爽快的接受了。雖然不太明白,但我的真身似乎沒有暴露。

  「你這個糞女,你知不知道周圍的人都很討厭你啊。」

  「真的嗎!?」

  她似乎受到了驚嚇的回道,看來是相信了我說的話。但實際上,我也不知道
她是不是被周圍人討厭了,因爲她在和我之外的人接觸時很普通。

  「你這個得了性病的碧池!」

  底氣變足的我說出了平常肯定說不出口的話。

  「你說誰是碧池啊!」

  「難道你不是碧池嗎?」

  「這不是廢話嗎?」

  「那你是處女嗎?」

  「……」

  「你怎麼不說話啊,說啊,你是處女嗎?」

  「是、是處女……」

  裏愛扭扭捏捏的說道。

  雖說我倆互不相讓,但裏愛似乎說出了什麼意想不到的事情。

  「因爲性格怪癖,所以才沒有男人接近你吧。反正,你很想要男人的肉棒吧?」

  「怎、怎麼可能。」

  「你沒有性欲嗎?」

  「那、那倒不是……」

  「每天,都會自慰吧?」

  「我怎麼會像猴子一樣啊!」

  「那你幾天自慰一次?」

  「最多的一個月……一周一次……」

  好奇怪。興奮起來的我逐漸冷靜了下來,爲什麼這個女人會對突然給她打電
話的人說這種事情?

  「果然是個碧池,不過這種事情可以告訴其他人的嗎?」

  「不是你讓我說的嗎!」

  「我讓你說什麼你就什麼都說嗎?」

  「不是的。但是,總感覺不說不行啊……」

  裏愛的聲音有些害怕,真的很奇怪,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說『自慰』。」

  「自、自慰……」

  「說『裏愛是每天都會自慰的變態女人』。」

  「裏、裏愛是……每天都會自慰的變態……女人……」

  她真的一個勁的重複我說的話。

  「你不害羞嗎?」

  「那肯定害羞啊!」

  仿佛在敷衍了事的叫聲。爲什麼……裏愛會聽從我的話,難道說這個對話本
身其實是陷阱嗎,我有些懷疑,但是爲什麼她願意說這麼羞恥的話呢?

  「餵,變態性欲女。」

  「嗚、嗚嗚……」

  裏愛已經不能回答了。

  「你、明天……對了,改變一下發型。」

  「怎麼變啊……」

  裏愛的標誌是雙馬尾,我雖然想讓她改成爆炸頭,但肯定會被人覺得很奇怪
吧。

  「那……你就戴上紅色的緞帶吧,你有的吧。」

  「紅色緞帶啊……」

  裏愛似乎同意了。

  「這通電話,不要跟任何人說,忘掉吧。」

  然後,裏愛突然就沒有回應了,也許是真的「忘掉」了,我也掛了電話。

  我心髒怦怦直跳,明明應該是單純的惡作劇電話的,沒想到發生了這麼奇怪
的事情。

  裏愛真的會聽從我所說的話嗎?

  這個手機到底是什麼?我仔細的凝視著它。

  第二天,來上學的裏愛被女生們團團圍住。

  「那個、好可愛啊。」

  「很適合你喲。」

  周圍的女生們紛紛贊美道。

  因爲裏愛頭上戴了緞帶來上學,而且是我指定的紅色……果然她聽從了我的
話。

  「但是,是不是有點幼稚啊。」

  響子有些爲難的說道。

  她這麼一說,我也覺得緞帶什麼的,是不是有些孩子氣了。畢竟不是動漫裏
面的角色,中學女生就不會這麼打扮了吧。

  「我也是這麼想的……但是不知爲何突然覺得不戴不行……」

  當事人裏愛也是一臉無法理解的神色。

  難道說是因爲我讓她忘記昨天的對話才不記得了嗎,但是即使如此也好好的
記得要戴緞帶的命令……這到底是什麼原理?

  我思考著這些事,等到了午休,我繼續用那個手機給裏愛打電話。

  「是我。」

  「哈啊,你誰啊?」

  裏愛強勢的說道。

  「昨天晚上給你打電話的我。」

  「所以說你是誰啊!」

  從這個回答來看,裏愛果然把昨天的對話忘掉了。

  「放學後,一個人來圖書館,關於這通電話,就用打錯了跟周圍的人解釋。
我掛了。」

  說完我就掛了電話,然後靜靜的等待放學。

  然後,到了放學的時間。

  「我今天要去一個地方,你可以一個人先回家嗎?」

  我聽到裏愛對響子說。

  「你臉色很不好,發生了什麼不好的事嗎?」

  「我也不知道,但是總感覺必須得去。」

  裏愛一臉憂郁的回答。

  「這樣啊。」

  兩人一起走到鞋櫃處,就分開了。響子朝校門走去,裏愛則往圖書館走來。
我悄悄的跟在她後面,等裏愛進入了圖書館,我再次用那個手機給她打電話。

  「……餵?」

  「裏愛醬?是我。」

  「……你是誰啊?」

  看來要從頭來一遍了。

  「昨天晚上的那個人,回想起來。」

  「……是你這個變態!?」

  這麼快就想起來了,好簡單啊。

  「是我,一周自慰一次的裏愛醬。」

  「庫……!」

  「哎呀,這裏是圖書館哦,可不能大聲說話。」

  「……」

  裏愛安靜下來了,從手機那頭傳來了後悔一樣的喘息聲。

  「很好,從中央樓梯上三樓。」

  「……」

  「怎麼了?」

  「我知道了啦。」

  她鬧別扭似地說道,看來已經朝三樓走過去了。我也追在她身後。

  進入樓內,因爲已經放學了,所以沒什麼人影,不過,本來就沒什麼人就是
了。

  我避開中央樓梯,從深處的小樓梯上了三樓。我氣喘籲籲的,是因爲爬樓梯
呢,還是因爲太興奮了呢。

  「……」

  到了三樓,我悄悄的看向中央樓梯出口,發現裏愛正站在那兒,做出仁王立
的姿勢。她很不高興似地抱起了胸。

  似乎並沒有其他人,我再次拿起了手機、「餵,工口裏愛,聽到了嗎?」

  「……幹嘛?」

  事到如今……我依然很難判斷她是否對我的任何命令都絕對服從。要怎麼才
能確認一下呢?

  「原地轉三圈。」

  「……」

  裏愛轉了三圈。

  「用手把鼻子頂起來,像豬鼻子那樣。」

  「哈啊!?」

  「快做!」

  裏愛一臉的屈辱,然後,她真的做了。

  她用中指和食指頂起了鼻子,然後張開嘴巴,牙齦都露了出來。

  「很好很好,真是和你相稱的醜女臉啊。」

  我忍不住笑了。那個高傲的裏愛最初這麼羞恥的動作。怎麼做才能讓她更加
屈辱呢……

  「接下來把裙子掀起來。」

  我透過電話跟她說道。

  「你這個變態!」

  裏愛一邊叫著,一邊用手抓住裙擺慢慢的提了起來,但是,提到一半就停住
了。

  「繼續!」

  我強勢的命令道。

  「我、我知道了啦……」

  裏愛一下子掀起了裙子。她的臉上已經因爲羞辱而變得通紅。但是,關鍵的
部位看不到。

  「向右轉。」

  「……」

  裏愛轉了九十度,這下就看得清了,裏愛的內褲是白色的。因爲全力把裙子
掀了起來,甚至能看到上衣的下擺。

  「白色的呢,真不愧是處女。」

  「偶、偶爾啦。」

  不過,從這個距離看就只能知道顔色。

  「在這種地方把內褲露出來什麼的,你是個真正的變態啊。」

  「還不是你說的……」

  「你興奮了嗎?」

  「怎麼可能啊……!」

  裏愛小聲的怒吼。

  「有人來了吧!快點停下來啊……!」

  「這不是蠻好的嗎,讓其他人看到你變態的一面。」

  「你這家夥……!」

  裏愛不安的東張西望起來。

  「啊!」

  裏愛看到了這裏,四目相對,我無處藏匿,打電話的是我,被發現了。

  「果、果、果然、是你這豬男啊……!」

  裏愛突然沖了過來,不過即使如此,她還是按照我的命令,好好的提著裙子。
被命令做了這種事情,她憤怒的臉紅通通的,比平常更加恐怖。

  「站、站住。」

  我好像說的有點遲了,不過,在她即將打到我的時候她確實停下了……然後
氣勢十足的撞了過來。

  「姆咕。」

  我被比我高的裏愛撞到、摔倒,倒在了圖書館的地板上。

  好難受,我被裏愛的胸部壓倒了,差點窒息。

  雖然裏愛給人一種纖細、聰明的印象,但實際壓上來感覺完全不同。胸和屁
股都好大好柔軟。

  「你、你居然摸我……!呀……!」

  就算你這麼說,我也只能掙紮,連命令都做不到。我好不容易抓著她的屁股
把她挪開了。

  「哈嗚。」

  我終於可以呼吸了,我趕緊深呼吸了幾口。

  裏愛滿臉通紅的看著我,那紅色比起憤怒,更多的是羞恥。

  「你、你、你、你這家夥、勃、勃、勃。」

  「勃?」

  裏愛的目光盯著我身上的一個地方,我往下一看,原來是我的褲子已經支起
了一個帳篷。

  「可惡,只不過是你這樣的糞女,我居然勃起了。」

  我勃起了,只不過是因爲看到了討厭的女人的內褲而已就勃起了。

  裏愛大步後退,似乎我的堅硬的肉棒很恐怖。

  「幹什麼,因爲是處女所以害怕肉棒嗎?」

  「肉、肉、肉。」

  她的眼睛都瞪圓了。雖說她性格惡劣、脾氣暴躁,但這處女的反應還蠻可愛
的。

  「很、很好,過來。」

  我站了起來,朝她招手。

  「……」

  雖然沒有通過電話命令她,但她也聽從了我所說的話。

  由於小雞雞頂著制服,走起來比較痛苦,好不容易才走到了我的特等席,這
個沒有人會來的圖書館最深處。

  裏愛還是提著裙子,靠近了一看,白色的內褲有著很多花邊,應該是高級貨。

  誘人的大腿也是,光滑的皮膚仿佛在發光。

  然後是圓圓的陰阜※,下面就是裏愛的處女小穴。

  (※譯註:順帶一提,原文這兒是「土手」,一般意思是大壩,所以是怎樣
引申才能引申出陰阜的意思啊!我摔。)

  「你、你幹嘛用這麼色情的眼神盯著我。」

  裏愛怯怯的說道,看來是知道之後就要被做很多下流的事情了呢。

  「本來其實是想讓你下跪的,不過太無聊了。餵,醜女,你不是每天自慰一
次的嗎,讓我看看。」

  「每天是……!」

  盡管如此,裏愛還是隔著內褲撫摸起來。

  「哈唔嗯。」

  肩膀哆嗦了一下。

  「你平時怎麼自慰的?」

  「怎麼自慰、就是摸啊。」

  「在哪兒自慰的?」

  「在家裏,睡覺之前……」

  「有高潮嗎?」

  「有、有啦。」

  裏愛開始解開胸前的紐扣。

  我並沒有帶手機,但沒有手機似乎也聽我命令呢。

  「你會玩弄自己的胸部和小穴啊。」

  「是啦……」

  裏愛的目光濕潤了,這是悔恨的淚水。被我這樣的人這麼說,還被做這種事,
很後悔吧。

  但是,這是你自作自受。

  從敞開的胸口處露出了白色的褶邊。

  「什麼嘛,明明是豬女,身材還不錯嘛。」

  果然胸部很大,即使還穿著胸罩,這一點也清清楚楚。

  「因爲是處女,這個身體不好處理啊。」

  「什麼東西不好處理喲……」

  裏愛將手從胸罩縫隙裏伸進去,開始摩擦乳頭。

  「乳頭挺起來了嗎?」

  「挺起來了……」

  「舒服嗎?」

  「這種情況下不可能會舒服的吧……!」

  裏愛憤怒的說道。

  原來如此,在討厭的男人面前被命令自慰,這種環境下不可能會舒暢的吧,
不過、「不行,給我舒服起來。」

  「我知道了啦……」

  裏愛放松了全身,食指和中指探入了內褲裏,開始直接撫弄其性器官。她張
開了腿,仿佛螃蟹股一樣。

  「在討厭的男人面前自慰什麼的,你真是個最差的女人了,裏愛。」

  「是你叫我做的吧,別隨便叫我名字……!」

  臉色扭曲的撫弄股間,這姿態真是太色情了。

  「……長了毛了呢。」

  我註意到白色內褲的上面冒出了一點黑色的東西。

  「肯定啊。」

  「全部給我剃了。」

  這應該是十分羞恥且讓人感到屈辱的命令吧。

  「不要、不要……」

  裏愛哭了起來,不過,從她怒目而視的表情來看,還很堅強呢。

  「怎麼樣,要高潮了嗎?」

  「還差一點……」

  是不是想要快點高潮結束掉呢,裏愛激動不已的用手指咕吱咕吱的攪動著。

  「感覺還不能高潮呢,你先停下,我來幫你。」

  「咿……」

  裏愛的眼睛充滿了恐懼。

  我伸出手來,摸到了裏愛的股間,好柔軟啊,內褲吞沒了我的手指。

  「嗯咕!」

  裏愛閉上了眼睛。

  「你哪兒比較舒服?」

  「再上面一點……」

  我手指上移,她顫抖了一下。我一想到這下面是裏愛的小穴,我就興奮的腦
袋都要爆炸了。

  「怎麼做你才會舒服?」

  我前後撫摸著她的股間問道。

  「嗯……再激烈一點……」

  我加快了手指的動作。

  「嗯嗯!」

  裏愛夾緊了雙腿。

  「更用力一點……」

  我響應她的要求,更加用力。

  「要用我的手指高潮了哦。」

  我拉開裏愛敞開的胸口處的胸罩,看著她通紅的乳頭,用手指捏住。

  「哈唔嗯。」

  裏愛的眉毛很困擾似地皺成了八字,那兒好像是陰蒂。

  「舒服了吧,有感覺了吧。」

  胸部比我想象的還要柔軟,而乳頭則又硬又挺,我繼續揉捏著。

  「庫……!」

  剛才還張開的雙腿,現在緊緊的夾著膝蓋。幾乎要倒下去了樣的。

  「你很舒服了吧?」

  「不要,要去了……」

  「被男人摸,很有感覺吧……」

  「因爲你摸的很舒服……」

  「是你要我這麼做的。」

  我強力的揉捏著乳頭。

  「……!!」

  裏愛身子往後仰。

  「要高潮了的話就說。」

  「要去了,已經要去了。不要,不要高潮。我不想被豬男什麼的弄高潮。去
了,就要去了。」

  裏愛哭著說道。

  「看著我,我會看著你高潮的。你會變得很舒服的,這是第一次自慰以外的
高潮哦。」

  她雖然用那濕潤的淚眼看著我,但她確實充滿悔恨的瞪著我。

  「去了、去了……!!」

  她閉上了眼睛,壓在我身上。

  「——————!!!!」

  她抱著我的頭,身體顫抖不已。裏愛高潮了。

  「舒服了吧,享受這最棒的快感吧。」

  我還在玩弄著她的股間。她緊緊的抱著我,逐漸松開了力氣,壓在我身上。

  就在剛才,裏愛高潮了,我感到了無比的興奮和征服感,因爲是我讓她高潮
的,對她而言,沒有比這更羞恥的事情了吧。

  「哈啊……」

  熾熱的呼吸噴到我耳朵上。

  「要充分享受快感哦,高潮結束的話就說。」

  裏愛過了一會兒才開口。

  「高、高潮完了……」

  裏愛紅通通的臉緩和了下來。

  她似乎想瞪我,但因爲剛剛高潮,所以什麼也做不出來。

  「你有多舒服?」

  「……」

  裏愛低下了頭。

  「說啊,你有多舒服?」

  「非、非常舒服……」

  「被討厭的男人玩弄到高潮,真是無可救藥的工口女啊。」

  「你……!」

  她用強勢的目光瞪著我。

  被討厭的男人弄高潮,還必須享受那高潮的感覺,真是相當屈辱啊。作爲複
仇的手段,這是最棒的。

  精神滿足了之後,我也該讓肉體滿足了。

  「很好,接下來把我的褲子脫下來。」

  聽到這個,裏愛的表情扭曲了。

  「爲、爲什麼……」

  「給你這個處女看看,男人的勃起的肉棒。」

  「我、我不想看!」

  雖然她這麼說,但裏愛還是把我的皮帶解開,把我的褲子脫了下來。

  頓時,被撐起的內褲露了出來。

  「咿!」

  裏愛的喉嚨裏發出害怕的聲音。

  「餵,把內褲也脫下來。」

  裏愛閉上眼睛,把手放在了我內褲上。

  「哎呀,把眼睛睜開,看我的肉棒。」

  內褲被脫掉,那個東西露了出來,指著天的正是我的老二。現在還不大,而
且還被包皮覆蓋。

  裏愛明明不想看,卻也因爲我的命令,只能目不斜視的盯著。

  「這就是肉棒,即使是你這種糞女,也能勃起,這只是單純的生理現象罷了。
怎麼樣,我的肉棒?」

  「我、我不知道。」

  裏愛不知所措的說道。

  「因爲是包莖,所以被包皮覆蓋著,把它剝開。」

  「怎麼做……」

  「首先握住它。」

  「不要……」

  裏愛半哭著握住了我的老二。

  「這是什麼、好溫暖……」

  這就是裏愛的感想呢。

  「嗯嗯……」

  而另一方面,我一瞬間身體顫抖起來。

  糟糕了,只是被裏愛握住就感覺舒服的快要射了,第一次被女人看到射精的
地方,真是太興奮了。

  「這是特別的,給處女看我高潮的地方。手給我前後擼動。」

  「誒、什麼什麼!?」

  裏愛一邊抽搐著一邊遵從了命令,開始給我堅硬的肉棒擼了起來。果然很舒
服,感覺馬上就要射了。

  「跟我用點力,絕對不能松開!」

  「不、不要。」

  「不,不行,我上了。」

  她高速的擼動著。讓別人幫忙擼,真是太舒服了。即使她是我討厭的女人,
這份快感也是無可代替的。不如說通過命令她,更加高漲了。

  「我要射了!給我看著射精的地方!」

  我僅僅的閉上了眼睛,被擼的肉棒,從前列腺那兒一直到龜頭都變得熾熱無
比,我忍耐不住了……

  「嗯!」

  我解放了。

  biubiubiubiu!

  灼熱的東西穿過尿道,噴了出來。

  「呀!?」

  裏愛嚇了一跳,但還是遵循著命令沒有松手,而且還在繼續擼。

  「嗯……嗯!!」

  我爽快無比的射精了,精液射到了裏愛身上。但是我沒有在意,這是昨天拿
果汁噴我的回禮。

  我因爲她用手幫我擼而舒服的一直射精。因爲積攢了好幾天,所以射了很多。

  好幾次好幾次的噴發,快感也是如此。

  然後好幾次後……

  終於,快感漸漸消散,而裏愛已經渾身都是白濁液了。

  「好惡心……」

  裏愛一邊幫我擼,一邊哭著說到,手上黏糊糊的,被濃厚的精液給汙染了,
而襯衫上也滿是斑點。

  「只能扔掉這件制服……」

  「不行,明天給我繼續穿著,這是被我汙染了的女人的證據。」

  「……」

  裏愛流著淚,十分後悔的樣子。

  「還不能松手,放慢速度繼續。」

  射完了的肉棒,被繼續握著也還是很舒服。

  「即使是你這樣的豬女也可以擔任性欲處理的工作呢。」

  我閉上眼睛,享受著射精的餘韻,說道。

  「今天的事情是秘密,不要對任何人說,然後明天,繼續到這兒來。」

  「誒誒!?」

  「你這家夥性格惡劣,所以還需要更多懲罰才行。」

  對於性格惡劣的女人,要實施工口的懲罰。

  這真是太棒了啊!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