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427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gn00559922
威爾斯親王 | 2019-2-28 22:53:31


「我不是..心甘情.願..喝下.這一杯..只是.怕....」電話聲響起。聽電話音樂聲,我知道是以前在KTV上班,也是我的『外婆炮友』小潔打來的。

  「喂,想我嗎?」

  「你幾點下班?」

  「幹嘛,下面癢死了,想跟我打炮喔?」每次跟她講話,都是直來直往,而且都非常黃。

  「是啦,我們有兩個多禮拜沒在一起了,想死你了,對了,我現在在經國路跟朋友合夥開店,下班過來坐坐,好不好啦?」

  「今晚我有個飯局,吃完飯再看啦!」

  「好,等你唷,拜拜。」

  等到吃完飯,一看手錶才八點五十分,就打電話給小潔,問清楚店名及地點後,直接開車到她店裏去。

  「親愛的,您真的來了。」一進門,小潔就靠過來,挽著我的手進去,找張沙發坐下去。

  「喝什麼酒?」小潔問我。

  「生意不錯吧,妳這裏消費怎麼算?」

  「我們先拉攏一些客人,所以小姐坐檯一節兩個小時算五百,她們會一直轉檯。我們是自己人,我看由她們自己來坐檯,你就給她們小費,不要算檯費,這樣比較劃得來,另外小菜及酒錢,看喝多少另外結算。」

  「好吧,就這樣啦,一切就由妳去處理!」

  小潔先拿一手啤酒,倒入大公杯與冰塊一起混合。

  「小祈,等一下小姐來,你小費不要給太多,一個人兩百或三百就好了,不要像凱子一樣,把這些小姐味口養壞了,知道嗎?你先坐一下,我去炒兩個菜給你下酒。」,小潔就離開去張羅了。

  我又像孤兒一樣一個人坐著,我自己倒一杯啤酒,自己喝起來。

  「先生,我叫楚楚,怎麼稱呼?」楚楚坐到我旁邊,自己倒一杯酒後,端起酒杯微笑問我。

  「妳好,我叫小祈」。我看楚楚,她的臉蛋長相屬於中上,年紀大約30歲左右,是我喜歡的形,今天她穿著連身像禮服黑色長裙,胸部整個包覆著,圓滾滾非常飽滿,大概有D罩杯吧。

  一下子又來了兩個小姐,她們自我介紹,一個叫糖糖,一個叫佳佳,她們臉蛋普通,但胸部都很大,都有C以上,三個女人分別輪番上陣敬酒、閒聊。

  我把喝完的酒杯放到桌上時,看到對面佳佳粉紅色迷你裙,兩腿間露出白色半透明內褲,佳佳剛好彎身拿大公杯要跟我倒酒,兩腿稍為張開,剛好看到她兩腿間內褲內黑黑的一佗陰毛,忽隱忽現最美了,看的我小弟弟都要衝動起來。

  坐在我旁邊的楚楚看到我的樣子,她眼睛也看過去,她知道怎麼回事了。

  「小祈,很漂亮,很性感哦!」楚楚笑著說

  「不錯看內,我喜歡,楚楚,我們一起對唱秋雨彼一暝吧!」

  我就跟楚楚兩人對唱起來。

  唱完後,糖糖說:「來,唱歌的喝酒。小祈哥,你唱歌好有感情,很會唱內,我也要跟你對唱」糖糖把我的酒杯拿給我,我找楚楚一起乾了一杯。

  「好啊,你點吧,反正來這裏,就是要唱唱歌,喝喝小酒,輕鬆一下。」

  點完歌後,糖糖就坐到我旁邊,並把我的手拉到她胸部,環抱著她的胸圍,斜靠著我一起唱歌,我手掌隔著胸罩摸著她柔軟的肉球,等唱完歌,糖糖的頭靠到我肩旁,她好像在享受被我小手撫摸胸部的快感。

  「哦!趁我不在就爬牆喔,愛別的女人,很爽喔」小潔端了兩盤菜放到桌上,生氣的說。

  「二姊,妳很小氣內,妳也知道,我們這些姊妹都沒有老公,姊夫借用一下,又不會懷孕。」糖糖開玩笑的說。

  「拜託,合著我是東西物品,讓妳們隨便交換用的喔,妳們這些女狼,一個接一個換來換去,我肯定會被搾乾」我笑著開玩笑的說。

  這些女孩知道我跟小潔的關係,全部也沒大沒小,說說笑笑,沒有距離的唱歌喝酒,不知不覺已經11點半了。店裏已沒什麼客人,小潔便提議到二樓包箱內打麻將,我告訴小潔,因為明天要上班,只能打一圈。

  抓風後,我問她們打多大,佳佳說,打好玩的,就打一百二十吧!大夥同意就開始玩,小潔坐我下家,佳佳坐我上一家,而另一位叫宣宣的坐我對家。而楚楚跟糖糖坐我後面看我打牌,旁邊也站了兩三位小姐插花。

  「今天三娘教子,我看我穩死無疑,我要把貞節牌坊立起來,守住就好了。」我開玩笑的說。

  佳佳把右腿放在椅子上,把腿張開,露出透明內褲,褲底飽飽的,並且上方網狀蕾絲,整個黑黑的陰毛都看的很清楚,笑著對我說「姊夫,多放些給我吃!」還故意把手指往陰部指著說。

  「佳佳,妳的內在美有夠漂亮,男人就是喜歡這種性感小內褲,不過,正經點,打牌最忌諱色了,妳這樣子,我會輸死。」

  第一把,佳佳就自摸了,小潔一直唸,怪我都不打牌給她吃,天啊!冤枉阿,我才打四張牌耶,我也是千百個不願意。

  不過,接下來,我連續自摸四把,我想本錢有了,心就大了,輕鬆打,就當起小日本神風特攻隊隊員,完全不怕死,往前衝,打牌完全沒有槍子,但也很奇怪,不知是不是已過了子時,神明交班了,我的運氣特別好,一下子就聽牌,打的牌也都不會放槍,結果佳佳連續放槍兩次給我,一直碎碎唸。

  糖糖說「姊夫很會打牌,運氣也很好,進來的牌很亂,但一摸牌,每個都進中洞,一下子就聽牌。」

  「是啊,我這個人最喜歡中洞呢,而且最喜歡吃洞裏流出的山泉水,可以提神又可養顏美容,等一下妳的中洞給我吃喔!」

  「小祈,你正經點,瘋瘋巔巔,一點形象都沒有」小潔抱怨的說。

  「不會啦,小祈哥講話都好風趣喔,--碰--」宣宣接著說。

  打到南風底時,我大連莊,一直自摸連到六了。一抓完牌,我把牌組排好,右手抽起七索,楚楚跟糖糖不約而同「啊」的一聲,我喊一聲「天聽」,就丟牌。

  我的牌是『東、東、東、西、西、西、南、南、北、北、北、中、中、發、發、發』,聽南風、紅中。一看,我嚇了一跳,重新再看一次,從我打牌至今,第一次拿到這種牌,而且連六又天聽,又全部都是大字,真是走運了。

  小潔說「真的,還假的,看清楚一點,不要等一下相公了!」

  「是真的,大家要好好的打,小心喔,小祈哥的牌非常漂亮,而且台數很多呢!」楚楚說。

  摸第一支牌七萬,沒有,就丟出去。等到摸第二支牌時,一摸有希望了,我馬上大聲說「通通不要動,自摸」,結果自摸南風,運氣真的不錯,大四喜、天聽、碰碰糊、字一色、五暗刻、莊家連六拉六、自摸,哈──哈。

  在場所有女人幹聲四起,沒想到今天我破了三娘教子魔咒。並給糖糖及楚楚兩人每人吃紅兩佰,還故意開玩笑說,一定是糖糖或楚楚穿紅內褲、或者沒有穿,坐我旁邊,帶給我好運,才會這麼旺,糖糖也笑著說:「我沒穿,你也知道。」

  終於一圈打完,心想有贏了,就跟三個女人說,欠的就當吃紅,不用給了。她們三個一直說要上訴,但我說之前已經說好了,只打一圈,我要回家。另有一個女孩叫小玉的說她要玩,頂我位置,我就下樓離開了,她們慢慢『喬』。

  出了門口,正要開車門時,楚楚到我身旁說:「小祈哥,喝了酒,不要開車,危險啦,到我家睡好了。」沒想到楚楚這麼問我。

  「咦,楚楚,妳男朋友呢?」我想她一定喜歡我了。

  「我沒有男朋友及老公啦,之前,小潔常在聊天時,談到你人很不錯,對你讚賞有加。今晚人家一坐到你身旁時,就感覺你人很風趣,對事情見解觀念很好,跟你又很談的來,走啦?」

  其實我一進店裏時,我第一眼看到楚楚時,我就已經對她有好感,只是礙於小潔的關係,我不敢太囂張。

  「好吧,那就謝啦!大恩大德,小弟此生無法回報,只有來生以身相許囉。」

  「給你個機會,不用等來生,現在就可以」楚楚也笑著說。

  到了楚楚家,我就把她抱住親吻,一隻手隔著絲質衣服摸她的胸部,她的胸部真的非常大又軟。摸了一陣子,楚楚說一起去洗鴛鴦浴。我們兩個一起脫衣服,楚楚把她黑色連身裙脫掉,她的內衣褲是紅色的,都是絲質薄紗透明的,可以看到她的乳暈不大,奶頭約中指大小,下面的毛也不多,形狀很整齊,應該是有修剪整理過,非常的性感。

  我們泡在按摩浴缸,我坐在她後面,兩手撫摸她的胸部及陰蒂。

  「楚楚,妳長的不錯,身裁條件都還不錯,為什麼沒有男朋友呢?」

  「小祈,其實我們上這種班的女人,有很多都被男人騙了,所以心裏會怕。不知道為什麼,我一見到你時,覺得我們兩個蠻有緣的,你跟那些來店裏的男人不同,我才會找你,你不要想說,我是個隨便的女人。」

  「哎,我也不是隨便的人,我是給你方便」我笑著開玩笑的說。

  楚楚知道我喜歡開玩笑,然後說用手指指著我的額頭說:「那還真的要謝謝你的恩寵囉,我們到床上,好嗎?」

  一到床上,我們兩個擁抱著熱吻,一手用手掌輕捏她巨大柔軟的乳房,偶爾用指頭輕挑她的奶頭,或用兩指輕夾,楚楚的奶頭,一下子就硬挺起來了。

  「呀..嗯..嗯...嗯..」楚楚嘴中發出輕輕的聲音。

  我用舌尖舔她的頸部,一直往下舔,舔到她的奶頭時,「啊...嗯..嗯..好舒服.哦.小祈.嗯.好癢喔..嗯..哦.嗯.嗯.」

  楚楚雙手抓著我的頭。我一手輕摸,揉她的陰蒂,楚楚身體震了一下。

  「啊.好..舒.服..嗯..小祈..好癢.哦..輕一點..嗯.哦.不要咬.我的.奶頭..會痛內..嗯..」

  我的舌頭一直舔下去,舔到她的陰毛時,看到她整個陰唇都已經濕淋淋,連屁眼也都是水痕。


  我將雙腿張開,跨跪在楚楚臉上,楚楚用手把包皮往下拉,讓整個龜頭完全露出,馬上用她的小嘴含進去,然後用舌頭挑打我的龜頭,再將頭上下擺動吸含。

  我們這樣69式互舔了約七八分鐘後,楚楚嘴巴離開我的陰莖,改用手抓著套弄我的陰莖,嘴中發出「嗯..嗯..哦..嗯..」的聲音。

  忽然,楚楚用嘴唇輕輕含住我的兩顆卵蛋,而且用舌尖輕挑,我的陰莖挺的筆直,楚楚停止手上下套弄,而用手掌輕揉,磨我的龜頭,真的好爽哦。

  我用舌頭順著小肉縫上下舔她的陰道,楚楚的水越流越多。

  「哦.小祈..我.受不了..快.上來..我下面..裏好癢..哦.」

  我站起來,楚楚把兩條腿張的開開的,我跪在楚楚兩腿間,握著我的陰莖輕打她陰核位置,用手指把她的陰唇向上拉,再用龜頭摩擦頂她突出的陰蒂。

  「祈哥..不要..折磨我了..哦...我已經..受不了..快...快.給我..癢死了..哦..哦.快插進來」

  我看她的陰道張個大口,她的淫水也一直流出來,連下面的床單也有一點點濕。我拿起一個枕頭放在楚楚的臀部下面,讓她整個下半身稍為墊高挺起,我將龜頭順著她細縫上下摩擦,整個陰唇及我的龜頭都沾滿了楚楚的淫水,對準她的洞口,一下插入到底。

  「啊....輕一點..好痛..我已經有一陣..沒有做了...會給你..插.破掉..先慢..慢.動..讓我..先適應.一下.」

  「哇..楚楚.妳的小穴..好緊哦」我不敢太魯莽,所以先不抽動,享受著整支陰莖被小穴包著的感覺。我的舌頭舔她的耳根,有時楚楚的陰道內會滴幾滴水,澆在我的龜頭上,陰道也會收縮蠕動三四下,那種感覺好舒服,我的龜頭也一直點頭打招呼,一下一下頂在楚楚的肉壁上。

  「嗯..祈哥,你動一動吧,嗯,下面..越來越.癢」

  我不客氣的抽出我的陰莖,在陰道口來回蜻蜓點水的抽動。

  楚楚很保守的輕哼「嗯...嗯..嗯..」

  約抽插了五六分鐘,我改變大起大落插法。

  「滋滋滋..哦..哦..嗯.就這樣..好爽阿..哦..哦..」楚楚叫聲也跟著變化。

  我把整支插到底,龜頭慢慢旋轉摩擦,陰毛也摩擦到她的陰蒂,並用舌尖輕舔奶頭及乳暈。

  楚楚有點受不了,一直把屁股頂起,並把手指放在陰核處自己劃圈圈揉著。

  「嗯...嗯.哦..嗯..嗯.哦.嗯.嗯.嗯.」她的聲音越來越急促,手指劃圈圈速度也越來越快。

  我知道她快到高潮了,忙將陰莖快速抽插,楚楚見我動作,手指停住,放在陰毛上,眼睛微閉,我見她如此,改變緩慢的抽動,楚楚的心情跌落到深谷。

  「小.祈哥..拜託啦..哦.快一點..別逗.我了.好癢.我要來了。」

  我又快速抽動,等到她快來時,我又慢下來,搞的楚楚咬牙切齒,好像快哭出來,很痛苦的樣子,她把兩隻手抱著我,用力往下按,屁股也上下搖擺。

  看她這麼難過,決定可憐她,便直起直落抽動。

  「就這樣...快一點..我快來了...哦..好爽..小祈.我愛死.你了..嗯.你搞的我..好爽..阿..滋滋..哦..哦..不要停..用力..哦..哦..阿.」

  楚楚雙手抱緊我,全身震了一下,她的陰道內噴出一股暖流,陰道也收縮,她終於高潮了。

  我的陰莖仍然在她陰道內慢慢抽動,看楚楚嘴唇蠕動微開,我想她已回神了,就開始以正常速度抽送。

  「啊...哦..哦..哦...嗯..嗯..哦..哦..」

  「祈哥..你好會..做愛哦..弄的我.好.爽...好.舒服.喔..難怪.小潔..都說你.好話..滋.滋.滋..哦...祈哥..就這樣..好爽.啊..好久.沒這麼爽過..今天.我過癮了..以後..我一定.只..給你幹...嗯..哦..哦..爽死了..」

  「哦..嗯...嗯..嗯..哦..哦..哦.哦.我.又要來了..要.死了.不要.停.嗯..哦.插快點.哦.哦.」

  「楚楚,你下面夾的我也快出來了。」

  「哦..哦.滋滋滋..哦.哦.快來了..好.舒服..哦.哦..」

  我加快抽動速度,十下左右插到底,龜頭旋轉亂搗一圈多,再拔出抽動。

  「哦..哦.哦..快.啊.嗯...」楚楚全身抖動,身體僵直,陰道內一股接一股陰精噴在我的龜頭,我不停的抽動,並用姆指按揉楚楚突起硬硬的陰蒂。

  過了約一兩分鐘,楚楚受不了刺激,抓住我的手,不讓我揉她的陰蒂,把我手拿開,兩手抱緊我的背,並用力往她身上按。

  「祈哥..嗯.嗯.我受不了了..下面..好麻..又會...出來了,你體力..這麼強,到現在..都還沒射出來..哦..哦..好爽喔..快..快用力插..把我的小穴.插的.爽死了..我.愛死你了..哦.滋滋.」

  我已經氣喘如牛,汗滴滴到楚楚的胸部,約抽差了五六分鐘,我抓起楚楚的腿,把她身體上下搖擺,楚楚因為這種上下抖動,她的兩手把床單越抓越緊,龜頭摩擦肉壁,我也有射精的念頭。

  「嗯..嗯.我又要.來了.滋滋滋.哦.哦...啊.」楚楚又高潮了。

  楚楚的陰道夾放夾放,大量陰精噴灑整個陰莖上,我的龜頭開始膨脹,「啊,楚楚,我也要來了」,我加快抽動,便把濃濃的精液射進楚楚的子宮內。楚楚雙手把我抱的緊緊的。

  我趴下去,親吻她的脖子,楚楚本來軟趴趴的身體,震了一下,也張開嘴唇跟我又吻起來了,我的陰莖慢慢軟下來,我抽取床旁的面紙,把陰莖拔出,看到楚楚陰道張的大大的,紅紅的小穴流出白白的精液跟楚楚的淫液,把面紙塞在她的陰道口。

  我走出房間,到浴室清洗一番,一下子,楚楚也進來用蓮蓬頭沖洗下體。

  我出了浴室,有一間房間門未完全關緊,而且有女孩子呻吟聲,因為我沒穿鞋子,就輕輕走過去。一看裏面,原來是宣宣不知什麼時候回來,她上身只剩下淺藍色胸罩,下半身沒有衣物,淺藍色小內褲放在枕頭上,她右手抓著跳蛋,在陰核處來回摩擦,左手自捏胸部。

  楚楚一出浴室,看我在偷窺,她走到我身旁,用食指放在嘴唇「噓」,她也跟我一起看宣宣的表演秀。

  看的我軟掉的陰莖又翹起來了,直吞口水,楚楚發現我的生理變化,伸出小手輕撫我的小弟,過了三五分鐘後,她蹲了下去,就用舌頭上下舔弄整支陰莖,一下子她便整支含下去,又吸上來,一隻手也順著我的陰莖上下套弄,我也用一隻手撫摸她的頭髮。

  楚楚大約幫我吸了三四分鐘,她站起來,在我耳邊輕聲說:「我先進去,等一下看我手勢,你再進來。」

  楚楚進去後,我在門外一邊看春宮表演,自己用手套弄陰莖,我看到楚楚她躺到宣宣身旁,親吻著宣宣的臉頰,並把她的胸罩脫掉,宣宣的胸部大概有B罩杯,楚楚一隻手撫摸著宣宣的乳房,大約四五分鐘後,楚楚用手招我進去,並把手指指向宣宣的陰部。

  我輕輕推門進去後,蹲在宣宣的陰部前面,看到她細細帶點紅的小肉縫,忽開忽閉的,旁邊已淫水泛濫,我嘴巴嘟起,往她的小穴輕輕吹口氣,我伸出舌頭舔了一下她的陰道,宣宣嚇一跳,身體震了一下,要爬起來,被楚楚壓下去,我把她兩條腿抓起弓起,嘴唇堵住她的陰道口,吸食她的淫水。

  「啊..嗯.哦.哦..姊.妳.怎麼聯合.外人.欺負我..嗯.哦.」

  「可愛的妹妹,祈哥很強,剛剛姊就給他弄的死去活來爽死了,現在讓他來幫妳,總比我們平時自己弄還爽。」

  「我..回來時..哦..就看到.你們.滋滋.兩個在大戰..看得我受.不了.就.先去洗藻..嗯.嗯..自己就拿..跳蛋..自己來..嗯..哦.哦..祈哥..你舔的.我.好舒服..哦..好癢.喔.」

  剛剛我跟楚楚做的太專注了,沒注意到有人在偷窺。

  後來我才搞清楚,原來宣宣是楚楚的親姊妹。楚楚已離婚,沒生小孩;而宣宣還沒結過婚,之前有個男朋友,但成天靠宣宣養,整天跟宣宣要錢,搞的宣宣負債累累,整天吵架,後來兩人就分手了,所以兩姊妹一起租房子住。

  我用舌頭左右翻搗,宣宣的陰唇越來越開,我把舌頭稍為捲起,順著小肉縫頂進去,又出來,我的一隻手,把宣宣陰唇向上輕拉,宣宣的陰蒂更加突出,我另一隻手取過宣宣手上的跳蛋,輕輕在陰核四週打轉摩擦,有時又滑到陰唇,在陰道口塞入、抽出震動著。

  整個跳蛋都沾滿宣宣的淫水,我的嘴唇也濕淋淋的。我繼續用舌頭舔弄她的陰道,宣宣水越流越多,我也不停的吞食進去。

  「祈哥...不要再.舔了..哦..爽死了..我受不了了..快上來.給我..像..剛才你插..姊姊.一樣..哦.哦.」

  我跪到宣宣兩腿之間,把她兩條腿抬起放在肩上,拿個枕頭放到她屁股下面,她的陰道開的很開,兩片陰唇上面亮亮的水痕。我把我的龜頭在她的陰道,左右上下磨了幾下,就慢慢插進去。

  「嗯...滋滋..哦..好舒服喔..嗯.」

  「宣宣,你的小穴好緊喔!」

  「祈哥,先慢慢.動..我已五六個月..哦..沒跟男人.做.你的..懶較.弄的.我有一..點點..脹哦.又很.癢..哦.嗯.」

  楚楚用舌頭舔宣宣的奶頭,左手抓捏宣宣的乳房,右手彎到自己陰部自摸。

  「楚楚,妳跨在宣宣嘴上,讓她幫妳舔。」

  我放下宣宣的雙腿,楚楚蹲上去後,宣宣用手把她的陰唇分開,舌頭就舔上去了,我看宣宣帶點暗紅的小乳頭,便一手放上去撫摸著,下面也慢慢抽動著。

  「哦..姊.妳流好.多水.喔.」

  「嗯.妹妹,..妳.嗯.舔的我.嗯.好舒服.嗯..嗯.」

  「祈.哥..哦.哦..你插的..我好爽..哦..」

  我把手伸到楚楚胸部揉著,楚楚的奶頭好硬又挺,宣宣的陰道比較靠後面,我把陰莖抽出。

  「楚楚妳躺在床上,宣宣妳跪著,我從後面插。」

  楚楚躺好後,宣宣的頭便趴下去,繼續幫楚楚舔,我抓著硬挺的陰莖,從後面插入抽動著,宣宣的兩個奶,跟著搖晃,我把一隻手指放在宣宣的屁眼上打轉撫摸,宣宣整個臀部馬上用力夾緊,相對陰道也夾了一下,舒服極了。

  「哦..祈哥.不要.弄屁眼..插的我.嗯.好爽」宣宣叫喊著。

  我兩個蛋蛋前後搖擺,一下一下撞到宣宣的陰核,不知道宣宣是痛還是癢,把手輕輕扶著我的蛋蛋,不讓它撞她的陰部。

  「哦..妹妹.揉快點..哦..哦..姊姊.要來了..哦」

  我看宣宣側面舔著楚楚的屁眼,並把跳蛋放進楚楚陰道內,一下塞進去,一下抽出來,抽出來時,有時把它放到陰蒂處震動輕揉。楚楚身體抬高抖了好幾一下,宣宣把嘴唇貼到楚楚的陰道,舌頭一直舔動,楚楚噴出大量陰精淫液。

  我把手指有時輕插宣宣的屁眼,宣宣也習慣了,不再緊’張,整個臀部放鬆,我把指頭淺淺的插入,再抽出。

  「哦..祈哥.你弄的.我好.爽..太舒服了..哦.我要來.了...插..快點..哦..嗯.哦.哦..」

  我兩隻手抓住宣宣的臀部,推出再用力拉回,宣宣頭部趴在楚楚大腿旁。

  「哦..滋滋..哦.我要來了.哦...」

  宣宣兩手緊抓著床單,雙腿軟下去,整個身體趴在床上。

  我停止作動,趴在宣宣身後,舔著她的耳垂,約三四十秒,宣宣回神了。

  「宣宣,舒服嗎?」我一邊吹氣進她的耳朵,一邊問她。

  「哦,祈哥,真的給你弄的很爽」

  「莉婷,剛剛我也是給他插的死去活來,真的很爽,妳前姊夫都沒他這麼行」原來宣宣本名叫莉婷。

  「是啊,祈哥的那一根還插著我的下面呢,把我整個陰道塞的滿滿的,姊,我剛剛出了很多水,好累喔,你幫祈哥弄出來吧!」

  「莉婷,其實我個人認為,做愛是一種感覺,不一定要射精出來,感覺是最重要的,妳姊今天也出了很多水,她也累了,我們先睡覺好了。」

  「那祈哥,你先拔出來,我去清洗一下。」

  我把硬挺的陰莖拔出來後,莉婷嘴巴吸含我的陰莖五六下後,就去浴室清洗。

  我側身躺到楚楚身旁,抱著她,摸著她的乳房「楚楚,我每次喝完酒,就會想把小弟弟那口痰吐出來,今晚謝謝妳了。」

  「祈哥,不要這麼說,我們姊妹才要跟你謝謝了,你不要笑哦,我們女人也是需要的,只是不敢隨便找男人來做,平常我們都嘛是自己自慰解決,偶爾兩人互相幫忙弄呢,你剛才說做愛感覺最重要,真的一點都沒錯,很多人認為大或久才會爽,其實,男人只要硬挺最重要,時間太久,反而我們女人會不舒服。」

  「楚楚,時間不早了,我想把小弟弟插著睡,好嗎?」

  「祈哥,我下面剛剛給你插的有些紅腫,我看等一下,插莉婷的,好嗎?」

  「姊,我已經夠了,我不要再做了。」

  「不是啦,我是說讓祈哥的懶較,插著你的小穴,這樣睡覺啦。」

  「怎樣插著睡」莉婷還搞不清楚怎麼回事。

  「莉婷,妳躺著,我把懶較插進去,妳把腳放在我大腿及肚子上。」

  我把莉婷的陰唇用手指張開,陰莖插到莉婷暖暖的陰道內。

  因為我精神很好,還睡不著,便把手指輕輕按到莉婷的陰蒂上,她的陰蒂也像心臟脈搏一樣跳動著,我輕輕一按,陰道就會滴幾滴水,陰道也跟著收縮一兩下,陰莖被輕輕的夾放,那種感覺好舒服哦。

  大概約五六分鐘後,莉婷整個屁股都是流出的水,她也把屁股往上頂了幾下,我想今晚不要鬧她了,便把我的陰莖拔出來,看一下時間,已經六點多了,轉到楚楚旁,抱著她的大奶睡覺。

  第二天,醒過來時,已經十一點多,乾脆打個電話不上班了,楚楚聽到我打電話,也醒過來,伸手撫摸我硬挺的陰莖,然後嘴巴幫我套弄,我匆匆把電話掛斷,跟她做愛做的事。

  莉婷也因為床上地震也醒過來,自己自摸著,等楚楚高潮後,我就讓莉婷側身躺著,一隻腳放在我肩上,插入莉婷的小嫩穴,偶爾往她肚子方向頂,這種姿勢,莉婷好像蠻有感覺,插的她來了高潮兩次,我也將微熱濃濃的精液,射到莉婷子宮內,莉婷把面紙塞住陰道,我們三人又繼續躺下睡覺。

  後來楚楚給我一把她們家的鑰匙,從此,她們兩姊妹偶爾會個別打電話私下找我到她家敘敘舊,有時她們兩個會一起共事一夫,但她們絕不給小潔知道,我跟她們有過關係。真的是男歡女愛,各取所需,我愛死她們兩姊妹了。
我正在參加「好市民勳章」,麻煩有空點下列網址
在右下角愛心處,抽空送一顆愛心給我喔!
https://www.jkforum.net/thread-9943335-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