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719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guiyuedd
見習騎士 | 2019-3-1 00:28:39

我對攝影發生興趣,是自從看了花花公子的美女照才開始的,去年秋天,我參加附近一所大學的攝影課程,在這個課程之中,我接受了許多堂不同的訓練,其中一堂課程是室外的人物攝影訓練。

我的模特兒是南絲--一位美麗的女郎,我知道一個親切、沈默的男人會讓女人覺得安全感十足,但是不會讓她們動心,而且我看起來相當的平凡,也沒有攻擊性,所以南絲認為她相當的安全,而我只是為了拍幾張不錯的照片而已。而且我答應她,照片洗出來後,會再多洗一份給她,所以她十分配合。

她穿了一件藍色的晚禮服,梳了一個配合服裝的髮型,我光是為了她這個造型和特寫鏡頭,就花了兩卷底片,將她拍得極為動人。

接下來的課程是在教室中,我把那次拍的加洗照片交給南絲,她高興得不得了,還把照片四處展示給其它同學看,這也讓我得到許多人的讚美。

一個月後,我的一個同學麗絲,她主動找我為她拍照,我答應了她,要她在星期六下午帶著她要拍照的衣服到我家來。

麗絲身材很高,而且非常苗條,胸部也不大,她默默地準備拍攝前的工作,我特別去租了布景和燈光,將我的地下室變成攝影棚。

一切就緒後,麗絲拿起裝著衣服的小包包,說她要準備換裝了,當我在裝底片時,她走進浴室換衣服,當她再回來時,竟然穿了一件非常袖珍的橙色比基尼泳裝!我驚訝得合不攏嘴,一直過了好一會兒,才恢復鎮定繼續工作。

我讓她不停的變換姿勢,花了兩卷底片為她拍攝各種角度的照片後,麗絲又回到浴室換回原來的衣服,在臨走前,她說鼠非常地感謝我,而且希望能儘快看到這次所拍的照片。

照片洗出來,已經是星期三了,我把相片交給她,她並沒急著把裝著相片的信封打開,她說她待會兒才要看,我可以理解她並不想讓在場的其它人看到她的比基尼而流口水。

星期四,她來找我,再次感謝我為她拍的那些照片,又問我是不是願意再為她拍一次?我答應了她,要她星期六再來。

星期六的早上,我再一次把攝影棚準備好,這次的心情比上次更興奮自然是不在話下了,麗絲是十點鐘到的,還是帶著她那個小包包,沒有多說什麽,她進了浴室換裝,我一邊把玩著相機,一邊猜想她這次會換什麽衣服,我希望她這次能穿上另一件比基尼泳裝。

當她回來時,居然穿了一件半透明的白色緊身衣。我儘力隱藏臉上的興奮,麗絲解釋她要拍一些特別的照片,讓她的男朋友在出差時能記住她。

她躺了下來,側著身子,一隻手支住頭,另一隻手靠在身上。我可以透過這件衣服,清楚地看見她粉紅色的乳頭,而且在那神秘的三角地帶,我可以看到一點點黑色的影子,不用多說什麽,我開始拍照,當我拍完第一卷底片時,她說她要去換另一套衣服,我感到非常失望,因為我想不到還有什麽衣服能有更好的景觀。

五分鐘之後,她穿著一件黑色的睡袍,配上白色的絲襪再次出現在攝影棚,這件睡袍雖然不如那件緊身衣般透明,但是依然可以看見她乳頭的印子,那件睡袍的開叉相當地高,我可以看見她的吊襪帶。

她慢慢地躺了下來,我開始為她作特寫,她每一次變換姿勢,我都趁機從她衣服的空隙偷看她的胴體,而麗絲卻不在乎。我走到她的背後,看到她的衣服因為躺下的關係而拉高,露出了毫無摭掩的整個臀部,原來她並沒有穿內褲!

我的褲襠迅速地澎脹,我試著一邊隱藏這個事實,一邊繼續移動腳步,這使得我相當痛苦,我又由後走到她的面前,她這時換了個姿勢成跪姿,而且解開了衣服上的幾個扣子,拉下左肩的衣服,將頭靠在左邊的肩上,專心地看著相機,我則一直按著快門,這是一個非常誘人的姿勢!然後她又將身子趴下,露出她的大腿和吊襪帶。

我又用完了底片,當我在換底片時,麗絲喝著身旁我之前準備的酒,然後又遞了一杯給我,要我保守這個秘密,我覺得很奇怪,為什麽她是在拍完這些相片後才要我保守秘密呢?但是好像除了答應後,沒有別的答案了。

她答應我可以自己留下幾張照片,但是要把底片給她,接著她又表示,可以開始工作了。

她現在坐在椅子上,除了一顆扣子之外,她解開了所有的扣子,不知道她是有意還是無意的,我可以看到她的一個乳房,我馬上按下快門拍了幾張,接著麗絲的衣服又輕輕的往下滑,露出了她完整的胸部。

真是太好看了,乳房雖然不大,但是配上那粉紅色的挺立著的乳頭,真是好看極了,我簡直像是看到了天堂!

她解開最後一顆扣子,將衣服全部脫了下來,然後盤坐,現在的她,除了身上的白色絲襪和吊襪帶之外,什麽都沒有!因為她盤坐,我看不到她的陰戶。

在我拍了幾張照之後,她換了個姿勢躺了下來,在她變換姿勢的時候,我看到她的陰戶一閃而過,現在她的臀部看起來相當結實而且渾圓。最後,她翻過身子,用背對著我,然後回過頭,看著攝影機,也就是在這個時候,我看到她誘人的陰戶!

她的陰毛看起來特別修剪過,我一直拍著,直到底片再次用完,我用最快的速度換著底片,不希望因此錯過任何精彩鏡頭。當我換好底片時,麗絲又坐了回去,她這次將腿弓起,用手臂抱著她的膝。她說我可以來幾張私人保存的特寫,然後張開雙腿,然後將兩隻手放在她陰戶的兩側,我迅速地靠了過去,她用手將陰唇撥開,露出整個粉紅色的陰戶。

我真不敢相信,在麗絲文靜的外表下,竟然如此熱情,她將一根手指插進自己的陰道中開始抽送,我則不停地按下快門。如此持續了一會兒,她又翻過身,將整個臀部呈現在我的臉前,我一直拍著她粉紅色和褐色的兩個肉洞,而她一直持續用手指抽送著自己的陰戶。過了一會兒,她又翻過身來,我看見她的雙眼緊閉,而她手指抽送的速度也越來越快,我一直拍著,直到我的底片再次用完。

當我在換底片時,麗絲並沒發現我在做什麽,一直用自己的手玩著自己的陰戶,而另一隻手則捏著自己的乳頭,我拿起相機,捕捉她高潮時的表情,也拍下她高潮時,清楚可見陰戶中大量湧出的蜜汁。

幾分鐘之後,她再度張開眼睛,有點臉紅地看著我。現在她發現我褲襠中的異狀,她告訴我,如果我保證不告訴她的男朋友我們之間的事,她願意解決我的問題,以答謝我為她拍照。她又說她不會和我性交,但是她願意用嘴代替。

她靠近我,拉下我的拉煉,將我的陰莖掏了出來,我的陰莖尺寸並不大,只有一般地大小,但是她顯然很滿意。她讓我坐下,幫我脫去了褲子和襯衫,她慢慢跪了下來,將我的陰莖含進口裡。

真是難以置信,她先輕輕地吸著我的龜頭,然後越含越多,她的頭上下移動著,讓我的陰莖在口中抽送,有時還會用舌頭舔著我的睾丸,她總是把陰莖整根塞入口中,然後再抬起頭吻著龜頭,然後再用舌頭舔著龜頭,而雙手在陰莖的根部幫我打著手槍。

我的手又拿起相機,拍下她吸著我陰莖的相片,這實在太刺激了,所以我支持不了多久,射精在她的口中,她十分熟練地將我的精液咽了下去,我看著她溫柔地舔著我陰莖的每一部份。

當我恢復說話的力氣時,我向她道謝,麗絲要我向她保證不把這件事告訴別人,而且還要把底片給她,然後站了起來走進浴室,換回衣服後走回攝影棚。我穿回褲子熄了燈光,她再一次謝謝我,輕輕地吻了我一下,然後離開了。

我向朋友借了暗房,用心洗著照片,這幾乎花了我一整天的時間,因為我得確定每一張照片都洗了出來,而且我自己可以保留一份,我洗了兩份,因為我必須把這些底片還給麗絲,我再也沒有加洗的機會了。

星期一,我告訴麗絲,我把照片帶來了,放在車上,她和我走到我的車旁,我將照片交給了她,她再一次向我道謝。我告訴她,其實我才該向她道謝,我還說,只要她想拍照,可以隨時來找我。

星期二,她又來找我,她說她已經把照片交給她的男朋友當做生日禮物了,這個禮物讓他非常興奮,她承認她沒有把自慰和口交的照片給她的男朋友看,因為她不知道他是不是能受得了這種刺激。

我始終不能相信這種事會發生在我的身上,從此之後,我更喜歡攝影了。

(之二)

周末總是令人愉快的,大家都趕著手邊的工作,想要好好地過一個輕鬆的假期。突然電話內線響了,是門口總機的小妹告訴我有一位曹小姐想見我,我想不起來有姓曹的一位女性朋友,既然人來了,便不得不出去看看。原來是一家廣告公司的業務員,她們公司代理公車內的廣告,剛好我公司里有一些新進的商品正在企劃廣告方面的事。

一面聽她介紹公車廣告的種種,一方面我發現這個小姐的確有一種說不出來的韻味,西裝式的深色小外套裡面,穿著一件鮮紅的小可愛,白嫩的頸子上掛著一串閃閃發亮的項煉,胸口垂著一個不小的翡翠墜子,紅綠相比,格外的顯眼,墜子下方,高高的隆起,那代表她的胸圍的確可觀。

由於她是坐在對座,一時看不到她的腰身,不過從她的說話和一舉一動中,可以證明她是個頗開放的女孩,於是激起了我的談性,一聊聊到了中午,員工們都一個個地下班走了,我才發覺已經快一點多了,於是起身邀她一起去午餐。

到了餐廳,場地不同,談的話題當然也不同了,我們互相交換自己平日的興趣,她說她當過一段時期的模特兒,後來發覺自己的身高不是很理想,不容易出頭,才放棄改做廣告業務,我說我喜歡玩相機,尤其對人像攝影也有一些心得,就這樣一拍即合。她主動的說下午沒事,可以當我的模特兒,如果照得好,要送她放大一百寸的相片。

我的相機放在公司,說走就走,汽車一開往淡水去了。這時正是五月天,天氣剛剛開始有點熱。我到了白沙灣過去一點的海邊,有一條破船放在海灘上,於是就在這條破船上消耗掉了兩卷底片。到底她有過模特兒的訓練,擺出來的姿式頗有專業水準。

我問她∶「敢不敢拍一些比較露的照片?」

她問我∶「要露到什麽程度?」

我說∶「隨便,看你敢露多少就露多少。」

她脫去了外套,裡面紅色的小可愛竟然沒有肩帶,把整個肩膀烘托得粉玉琢一般。我發現小可愛是緊身的,緊緊地貼在她身上。近拍了四、五張以後,我建議她把裡面的胸罩脫掉,她看了我一眼,笑了笑,便伸手到背後,從衣服里解開了扣子,拉出一副薄薄的胸罩,放進了皮包里。就在這時她的前胸多了兩點突出物,我建議她不妨把衣領拉低一點,她也真的拉了一下,露出了一條頗深的乳溝,我從上方向下拍,把她仰起的臉和乳溝表現得特別突出。

拍了三、四張後,她說∶「要不要再拉低一點?」似乎她對她的身材很有信心。

我說∶「乾脆脫掉好了。」她說∶「不要這麽急嘛!」她這麽一說,我心中有數,一定會有好戲在後頭。

在我想著的同時,她又把衣服往下拉了一段,這時她的奶頭幾乎已經要全部露出來了。又拍了兩張,我真的按捺不住了,上前拉下了她的衣服,頓時兩顆飽滿的乳房呈現在我眼前,她很自然地趕忙把衣服拉上去,嬌嗔地說∶「你怎麽這樣?」

拉上去的衣服並沒有拉回到原來的地方,可以說只是用手遮住了露出的乳房而已。可是手小,遮不住兩個乳房,反而像是用手托住了乳房一樣,臉上一副似嬌還嗔的神情更迷人,我趕忙說∶「好,就這樣不要動。」

拍了一張後她的手突然張開,挺起了胸部,讓衣服繞在腰間抬起頭,眼睛看向遠方,我想這樣的表情太作做了,要她回過頭來,看我腳尖前面,她反而蹲了下去,下身的迷你裙拉到臀部,兩手臂向後撐起上身,於是整個上半身全裸露在我的眼前,隱約地還可以看見她裙底的黑色內褲,透明的質料中,顯現出幾根陰毛。當然這種鏡頭是不會放過的,我把一卷底片隨著她轉動的身軀消耗完了。

在裝底片時,她問我∶「拍得滿意嗎?」

我說∶「你把裡面的衣服脫掉,只穿外套會更好。」

她照著我的話做了,小小的一件外套包不住一對豐滿的乳房,側拍過去,帶到一點乳頭,乳溝也更美,我稱讚她的確是一個很自然的模特兒,又問她∶「敢不敢拍全裸的鏡頭?」

她想了一下,回答說∶「從來沒拍過,很想試試看,可是在這兒怎麽拍?」

雖然附近沒看到有什麽人走過,遠方還是有幾個人在釣魚,我想何不換個只有我兩的地方,說聲∶「走,我帶你去一個只有我們兩個人的地方。」

她拿起皮包,扣上了外套就跟著我上車,她的外套裡面是什麽也沒穿,低低的兩顆鈕扣關不住她堅挺的胸部,一邊開車一邊不時地向右邊看。她也不問我要到那裡去,只一味地說著她以前在當模特兒時的種種經驗,我一點都聽不進去,只在想,待會兒要怎麽教她擺姿式,拍一些真正能表現出這個女孩特色的照片。

車子開到淡水一家汽車旅館,把車子停好,她下了車,我才問她∶「在這裡拍好嗎?」她說∶「來都已經來了才問人家?」

我笑了笑,打開後背廂,拿出了一盞八百瓦的閃光燈和兩支三腳架,還有我最心愛的哈蘇相機,拉著她上了樓。

汽車旅館和一般旅館最大的不同是在於室內布置,我選的房間里有超音波浴缸,而且整個浴室都是透明的,牆壁的壁紙以及床單也都是很典雅的花色,顏色很深,更能襯托出女人白晰的膚色。

我把她拉過來,輕聲地告訴她∶「現在把衣服脫掉,去泡個澡,把身上所有被衣服勒出來的痕迹消掉。」她默默地點了點頭,走進了浴室。

我找到了室內的電源,把閃光燈接上了電,加上聚光罩,再把哈蘇像機也裝好三角架和快門線。這時我一回頭,從透明的玻璃看見她正在淋浴,戴著浴帽,讓蓮蓬頭的水不斷地衝著身體,乳頭上的水向外流下來,像兩條水柱。最令我吃驚的,竟然她的陰毛只有細細的一條,水沿著纖細的腰身,彙集到她兩腿交集的地方,更使那裡變得誘人。

我拉過一把椅子坐了下來,但是有點不好意思直盯著她看,到底偷看人家洗澡是一件不道德的事,更怕她發覺。我從相機袋裡拿出了另一盞小型閃光燈,裝上小三角架,當作補光用。在旋轉螺絲時,還是情不自禁地抬起頭看她一眼,偏偏這時她也正朝我看來,四目相交下,竟然我不知如何是好,彷佛是偷看別人洗澡被抓到一樣的窘,她又是用笑一笑代替了回答,幸好玻璃上有不少的水氣,看不太清楚。

幾分鐘後,她裹著大毛巾出來,我說∶「你先補一下妝,換我去洗澡。」

我進了浴室,想拉起塑膠布簾,可是一想,她都不怕我看,我難道還怕她看嗎?

透過玻璃我看到她對著牆上的鏡子,細細地補妝,突然大毛巾滑了下來,她的整個背完美無缺地呈現出來,這是以前寫真集中最常見的鏡頭,可是在她的表現下,又似乎與別人不同,她稍瘦的肩膀與手臂所組成的線條,正代表著女人一生中最美麗的時刻,從斜背後看,手臂下只能看見一半的乳房,好像又比從正面看來得誘人。女人一生都在扮演美的動物,可是年輕就是最值得珍惜的歲月,這種迷人的身材,到底又能維持多少年呢?拍寫真不就是要把女人一生中最值得留念的美記錄下來,這個女孩還真是值得大拍特拍。

我只穿著內衣褲走出浴室,到了她的背後,問她說∶「好了嗎?」她拉著大毛巾站了起來,我伸手把大毛巾拿掉,她退了一步,用手遮著下體,我說∶「你的身材真是沒話講,等拍好衝出相片來,一定很迷人。」

我把沙發搬到中間,要她斜躺著,大閃光燈的聚光罩對準了她幾乎毫無暇的身體。相機里裝的是燈光片,而閃光燈前又加了色溫紙,這樣沖洗出來的相片會有不同的色彩,白的地方會因為帶一點點藍而顯得更白,她鮮紅的嘴唇又會更紅,而且聚光燈會使整個背景變得漆黑一片,將人物的線條顯得突出。

我不斷地稱讚著她的身材和皮膚,的確,豐潤的皮膚、玲瓏的身材、嬌美的臉蛋,無一不是上上之選,嫩紅的乳暈、修長的雙腿,以及下面最奇特的陰毛,更是一般從外表上看不到的美色。剛才當她放開大毛巾時,的確讓我心中大動。但是她卻好像很在意地希望能夠遮住第三點,我告訴她,這是為她這一生中最美的歲月留下珍貴的回憶,不要太在意一般習慣的想法,就像是以前作服裝表演一樣,把自己最好的一面,把上天賜與的恩惠全部表現出來。可是她說她到底沒有在一個不太熟的男人面前全裸過,有一點怕。

我認為女人最美的眼神是在她情慾熾熱時看人的眼神,那種眼神是一種對性的饑渴和希望受到愛撫的期望,可惜要拍到這種眼神卻很困難,每個人一面對鏡頭時便僵化了,那種眼神當然也立即消失,尤其是模特兒不一定會對攝影師有情欲的感覺,所以以前參加過幾次人體攝影,總是拍不到理想的照片。

我一邊拍一邊和她聊天,問她有沒有男朋友,她說剛剛才吹掉了,可是失去那個男人也並不令她覺得可惜,因為那個男人根本是個好逸惡勞的傢夥,現在想想真不值得愛他兩年多。談多了她似乎也把方才緊張的心情放鬆了,從沙發拍到窗口,又從窗口拍到床上,可是我一直覺得不滿意的地方是她的乳頭並不特別突出。

我趁著換底片的時候問她∶「你的奶頭都是這樣一半縮在裡面嗎?」

她不好意思地說∶「有時會突出來。」

我問∶「什麽時候會突出來?」我當然知道女人的乳頭只有在兩種情況下才會突起,一種是遇到冷的時候,一種就是在性交的時候。

她說∶「以前作模特兒的時候都是用冰塊來冰。」

我打開冰箱,一看裡面竟然是空空如也,只有兩罐啤酒,而且啤酒還不冰。我說∶「待會要拍乳房的特寫,能不能把奶頭弄得突起一點?」

她用手指搓了搓奶頭,好像並沒有什麽效果,抬起頭看看我,又低下頭去用力搓她的奶頭,我說∶「可能要我來搓一下才會有效。」

她害羞地看了我一眼,想說又沒說什麽。我走上前,用手掌撫摸起她的整個乳房,剎時感覺到她的乳房軟中帶硬,那種男人摸到女人豐滿的乳房的感覺,真的很難說得清楚。接著我以拇指和食指輕輕地搓著她的奶頭,她先是低頭看著我的手,挺著胸部讓我摸,接著很自然地用她的手搭上了我的手背,我用兩根手指搓起她的奶頭,她突然哼了起來,我注視著她的眼睛,她也看著我,這時我發現我所期待的神情出現了。

我輕聲的說∶「舒服嗎?」她點點頭,閉起了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沈醉在異性愛撫的快感中。我感覺到她的兩個奶頭都已經勃起了,可是情慾仍然不夠,我問她∶「以前和男朋友作過愛嗎?」她又點點頭,我說∶「現在你就想著以前作愛時的感覺。」

她沒有回答,隨著我要求的動作,翻轉著她的身體,鎂光燈的燈光一次又一次地投到她的身上,這時她已不再遮著她的下體,我發現在她洞口的陰毛上已經沾滿了黏黏的液體,她的眼神里已經充滿了饑渴。突然嘴吧動了一下,說∶「我┅┅我想┅┅」

我問她∶「你想什麽?」她還是像夢囈般地說∶「我┅┅我┅┅」一方面她一次又一次地抓緊我的手。

我放開了她的乳房,說∶「現在看著我,想著性交的快感,這是你最美的時刻。」我伸手按下了快門線,閃光燈一閃,好像又驚醒了她方才的夢,那種我捕捉了多年的表情又消失了。我連著又拍了兩張,走到她的身邊,問她∶「還想拍嗎?」

她突然抱住了我的脖子,說了一聲∶「吻我。」

我吻了下去,她將赤裸的身體拚命地向我身上靠,我下身只穿著一條內褲,立刻產生了變化,她的小腹摩擦著我的下體,更激起了狂濤般的性慾,舌頭像攪拌機一樣地在我嘴裡翻攪,兩手伸進了我的背心,不停地撫摸著我的背。我低下頭,吸著她的乳房,她更大聲地呻吟,我一手也探向她兩腿的交會處,那裡早已泛濫了。我摸了她的陰戶,她更伸手拉下了我的內褲,蹲下身去,把我的陰莖放進了她的口中。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