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413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趙靈兒
公爵 | 2019-3-1 03:02:14

(1)

  我姓賈,單名一個仁,在一家貿易公司上班。雖然單位不大,但是老闆非常
倚重我,老闆只是處理各類關係,實際的操作都是我來的,也算個副總。但令我
最滿意的是:娶到小嫻。她是個傳統的女人,美麗、賢慧,把家裡安排得井井有
條,每晚上將飯菜準備好,在客廳看電視等著我回來;如果我晚上有事,忘了打
電話給她,她就會一直等著我。我再累回到家,看到小嫻所有的疲勞都沒有了。

  每天吃完飯,看著小嫻在廚房洗碗也是種享受,畢竟任何人專注的時候都是
美麗的,尤其我的小嫻。修長的身體站在水槽前,纖細的手擦抹碗盤。豐滿的胸
部隨手臂的運動不住地跳動,幾屢黑髮從臉頰垂下,又被她輕輕掛到耳背。雖然
我們結婚已經兩年了,但還是經常會忍不住從後面將小嫻抱住。

  「好愛你。」把小嫻癢得在懷裡扭動,把嘴貼在她耳邊說。

  「乖啦,老公!等忙完了給你抱。」回頭在我臉上親了一口說。多麼甜蜜的
生活呀!

  但幾天前發生了件令我非常頭疼的事情:陪客戶去KTV,和裡面一個叫小
玉的小姐交換了電話。小玉閱人無數,覺得我人老實對我很有好感,就一直和我
發短消息,而且內容也越來越曖昧。更要命的是讓小嫻發現了裡面的內容,就認
為我出軌了,大發雷霆,弄得我有口難辯。

  這是我和小嫻認識以來第一次發生這樣的事情,小嫻對感情又很執著,那些
短信的內容讓她非常受傷,有一種被欺騙的感覺。雖然每天還是把家裡該弄事情
弄好,對我卻變得異常的冷淡,一看到我回來,就躲到書房上網或者上床睡覺,
弄得我只能一個人孤零零在客廳看電視,她彷彿要重新在虛擬世界裡找個寄託。

  我是個傳統的人,我已經向小嫻解釋了,她不聽也就不管她了,反正我不會
輕易向小嫻再低頭了,就這樣耗著。

  就這樣過了好幾天,半夜等我醒來時,發現小嫻已經睡在旁邊,在昏黃的台
燈照耀下,小嫻的臉龐顯得更加迷人,薄薄的毯子把小嫻玲瓏的體態顯露得一覽
無遺,胸部一沈一浮,修長潔白的腿露在外面。我在她唇上用舌頭掃了一下,小
嫻彷彿讓蚊子叮了癢癢的,在熟睡中只是揮下手。我將毯子全部拉開,隔著睡裙
舔她的乳頭,不一會睡衣就濕透了,能看到凸起的乳頭形狀。

  雖然和小嫻結婚兩年多,我們也經常做愛,但小嫻的潔白、豐滿的身體對我
還是有很強的誘惑力,就這樣幾下,我自己的小弟弟已經硬了起來。我躡手躡腳
把小嫻的內褲褪去,雞巴頂進小嫻的陰道裡,平時我還沒有注意,原來小嫻的身
體這樣敏感,就隔著衣服舔幾下乳頭,她的淫水就那麼豐富,在淫水的滋潤下順
利地來回抽插。

  不一會,小嫻胸部上下起伏得更加劇烈,腦袋不自然地擺動,喉嚨深處發出
喘息,隨著小嫻陰道的陣陣收縮,我抽插得更買力。漸漸小嫻在呻吟中醒了,看
到我趴在她身上,只是沖我壞壞地瞪了一眼,用手臂把臉擋住,隨我的抽插發出
動人的叫床聲。

  我覺得小嫻應該已經原諒我了,心裡樂得不得了,抽插就更加努力,沒有幾
下底下一緊,精液都蜂擁般跑了出來。

  「老婆,舒服嗎?」看著小嫻還在回味,我趴在小嫻身上

  「討厭!」小嫻想用手把我推下,我卻抱得更緊。

  「你每天不理我,我都傷心死了。」又在小嫻臉上親了一下。

  「誰讓你外面隨便找女人!」

  「真的沒有啦!只是陪客戶需要,不是你想的那樣的。」

  「以後不許再和這樣的人發短消息了。」

  「好、好、好。」我自然是一萬個答應。

  「你睡著了和你做,感覺很不一樣,真舒服。你舒服嗎?」

  「討厭!」小嫻害羞地把臉轉了過去:「書上說,男人時間再長點,女人會
高潮的,那才叫舒服呢!」

  這話一時讓我答不上來,「那我明天慢慢的和你做。」說著翻身從小嫻身上
下來,手卻在她胸部揉捏著。

  這時候倒楣的手機卻響了起來,是短信。一看,是小玉發的。

  「老公,我今天很難受,陪我聊會天好嗎?」

  看得我心裡這個恨哦!哪有大半夜發這樣的短信,而且「老公」也叫得太隨
便了。後面小嫻怎麼樣大家可以想像,但小嫻的一句話讓我很意外:「我朋友就
和我說過,你這樣年紀的男人就是不踏實。」當我追問是哪位朋友說的,小嫻卻
不搭理我了。

  小嫻這次生氣讓我非常緊張,白天上班,晚上儘量早回家少陪客戶應酬,還
經常變花樣帶小嫻喜歡的小吃回去。

  那天我們公司的重要合作單位許總請客吃飯,要我們老闆和我一起過去,我
們劉老闆看到許總如同看到親爹一樣的,我們自然也要去。酒席上還有另外三個
人,小李、張叔、劉莽。小李是許總單位的,張叔是許總的重要靠山,四十多歲
曾經當過兵,看上去成熟穩重。劉莽年紀和我相差不大,三十不到,能吹能侃,
出去玩就他玩得最瘋,在他帶動下,大家也玩得開,也許張叔就喜歡他這點,於
是一直帶著他。

  吃完飯,在許總的倡議下,我們還是去經常去的KTV。找了一間很豪華包
廂,找小姐自然是免不了的,點的都是紅酒。

  除了張叔,其他人各挑了個自己熟悉的,坐在我身邊的自然是小玉。大家都
在疑惑為什麼今天張叔這個老色鬼怎麼沒有找小姐。

  「看來張叔真的是戀愛了,而且是網戀。」坐在張叔旁的劉莽說。

  「是不是今天還想把冰吻給約出來呀?」

  「這麼誘惑的網名,一定很漂亮吧?」

  「約出來肯定是沒有問題的,就是見了兩次一直沒有搞定,弄得我心裡直癢
癢的。」張叔撇著嘴說。

  「那我們今天都幫你呀!是不是呀?許總、劉總!」劉莽吆喝著大家。

  「是啊!是啊!」我們幾個一邊抱著小姐,一邊趨炎附勢地回答。

  「張叔和我們說說那個女的怎麼樣的?」我老闆劉總急急地問道。

  張叔微微一笑,抿抿嘴:「很漂亮,少婦。」我們都起哄般笑著,張叔說著
掏出手機到外面打電話去了。

  「今天晚上,大家要多敬敬張叔女朋友哦,要為張叔創造機會哦!」劉莽煽
動地對幾個小姐說。

  「你們今天好好努力,小費翻倍。」聽了這話,幾個小姐自然樂得不得了。

  「來了。」張叔打完電話回來高興地說。

  「張叔,你今天成了,可要好好謝謝我呀!你聊天都是我幫你打的字哦!你
打算怎麼謝我?」劉莽說。

  「上次約會我就抱了她一下,她很羞澀,後來就沒戲了,不過她對我還是有
點好感的。」張叔沒有理他,還挺了下胸:「畢竟我還是比較成熟的,哈哈!」
說著舉杯和大家碰起來。

  碰了幾杯,張叔特地要我和小李今天少喝點,完了要開車送大家回去,我和
小李自然連連答應。

  「來了,來了。」大概張叔苦等了半個多小時,電話響了,看了下號碼,嘴
裡樂著說,腿不停卻急急的出去了。

  其他人互相看了一眼,許總和劉總把在撫摸小姐大腿的手縮了回去,各自把
小姐揉在懷裡,小玉看在眼裡,藉機把胸部貼在我的身上,儘量依偎在我旁邊。

  不多時,服務員敲了幾下門,和張叔一起進來的是小嫻,張叔手搭在小嫻腰
上進來了。只見小嫻一身大紅的無袖連衣裙,乳房被鼓鼓地包在裡面,胸前一排
淡色鈕扣連到領子,紅色的腰帶在前面打了個蝴蝶結,裙子蓋住膝蓋,底下露出
白嫩的小腿,一雙高跟涼鞋讓小嫻身體看上去更加的挺拔。

  我和小嫻四目相對,彼此就是微微一楞。小嫻看了一眼我和我身邊親密的小
玉,就努力地將身體向張叔身上靠,張叔搭在小嫻腰上的手就揉得更實在了,順
勢將小嫻挽在懷裡。

  『怎麼會這樣?為什麼會這樣?』小嫻的到來讓我大感意外,心跳也驟然加
速,不斷問自己。

  劉莽見張叔進來趕緊起身,讓出個比較小的位置給張叔和小嫻坐,迫使他們
不得不挨在一起。

  張叔大概地把我們向小嫻介紹了一遍,大家一一向小嫻敬酒,小嫻只是矜持
地稍微喝一點。輪到我的時候,小玉主動要代我敬:「美女,怎麼稱呼?」高腳
杯舉在半空。

  小嫻頓了一下:「小玉,很高興認識你!我先乾了,您隨意。」小嫻看了我
一眼,抿了口酒,將高腳杯向小玉舉了舉。

  劉莽拿了兩個骰鐘要和小嫻玩搖骰子,小嫻連忙搖頭說不會,「沒事的,我
教你。」張叔說,用他胸膛貼在小嫻背後。

  看著其他人都在玩樂,就我和小玉只能不斷地點歌唱歌,不過我還是一直關
注小嫻那裡的情況。

  剛開始劉莽喝了兩杯,後面小嫻接連喝了兩杯,我看到小嫻的臉都紅到了脖
子。劉莽為了表示勝利,還親了兩口旁邊的小姐,那小姐迎合劉莽還擺出一副嬌
媚的姿態。

  我實在太擔心小嫻了,我藉上廁所跑到KTV外給小嫻打電話。過了很久小
嫻才接起來,從電話裡聽出小嫻的語氣對我非常怨恨,很快就把電話掛了,再打
就關機了。

  回到包廂,看到小嫻又在揚脖艱難地喝酒,旁邊張叔也陪著喝了一杯。等張
叔喝完,小嫻才喝了大半,就笑著給小嫻揉背。終於艱難地喝完了,而張叔的手
卻懷著小嫻停在她豐滿乳房的下緣,關心地問:「還好嗎?」小嫻如同小鳥依人
般漲紅著臉靠在張叔的懷裡。

  「看他們多親密呀!」劉莽說著把小姐也摟到懷裡,和她四唇相貼開始一陣
濕吻。

  小嫻羞得往張叔懷裡靠,而張叔卻關心地叫小李去點幾瓶啤酒,說小嫻喝不
慣紅酒。

  看小嫻在張叔懷裡的羞澀神情,我心裡既著急又無奈,畢竟小嫻已經很久沒
有如此溫柔地依在我懷裡了。而且張叔居然在我們面前已經逐漸變得放肆起來,
我只能點一些激烈的歌曲,希望吵鬧點,讓小嫻清醒點。

  終於到了十一點多,小嫻已經喝得昏昏沈沈了,張叔也有七分醉。許總居然
安排我送小嫻和張叔回去,小李送其他人。

(2)

  「走,送我去濱江花園。」張叔一邊揉著小嫻的身體一邊指揮我。

  我知道張叔在濱江花園有一套大房子,是他和不同女人幽會做愛的地方,這
下弄得我心如亂麻:「張叔,我看你今天也喝高了,要保重身體,要不我送你回
家吧?」

  「哪裡,我現在狀態正好。」看得出這老頭現在心裡樂開花,望著小嫻說。

  「先送我回家吧!我好睏。」小嫻輕聲地和張叔說。

  「沒事的,我那裡也能休息的,放心。」

  到了樓下,我和張叔一人一邊將小嫻扶進電梯。
「小仁,等一下你自己先回去好了,車你開走。」張叔好像怕我打擾了他的
好事。看著我的嬌妻,還是我親自把她送到別人的房間裡,我的心開始滴血,但
到了現在這個程度又不知道該怎麼做。

  進到房間,「要不,我去買點水。」我實在想不出我該做點什麼。

  「不用,不用。」張叔頭也不回:「你走的時候把門關好就可以了。」說著
就把小嫻抱入房間放在床上,然後上廁所去了。

  看到小嫻懶懶地斜躺在床上,胸部微微起伏著,兩條潔白的腿無力地掛在床
邊,想像即將發生的一切我著急萬分,卻也不管不顧了,熱血上湧,關了客廳的
燈,重重地關上大門,躲到廚房裡。我想知道即將發生的一切,真期望小嫻能馬
上清醒後要求離開。

  張叔進到房間,打開昏黃的台燈,走到小嫻身旁,用手梳理著她散落在臉頰
的頭髮,低頭輕輕一吻,手卻搭在小嫻豐滿的乳房上,隔著衣服揉捏起來。看著
這個動作,我感覺自己的頭一漲,喉嚨裡面噎得難受,心跳得不得了,難道老婆
的身體即將在自己眼前被別人佔有嗎?

  張叔口手齊用,嘴貼到小嫻的朱唇上,手已經解開胸前鈕扣探到衣服裡,終
於小嫻緩緩醒了過來,先是一驚,然後就是努力地掙紮,想要說什麼,嘴卻馬上
給堵住了。

  張叔嘴角掛著淫笑,用舌頭頂開小嫻的嘴巴,與小嫻四唇相貼,小嫻只是無
力地扭動身體,抬動長腿,發出「嗚……嗚……」的拒絕聲音。張叔憑著自己的
力氣,如同情人般又幽雅地舔吻著小嫻的脖子、耳垂。

  不愧是老手,小嫻被搞得連哀求聲都是那樣無力:「張……張……哥……不
要……不要……」手努力想要把他推開。

  「冰吻,我真的很喜歡你。」張叔就簡單的回答一句,將小嫻領口開得更大
讓粉嫩的乳房露出來,一口含住,小嫻喉嚨深處發出「呃嗯」一聲。我知道小嫻
身體非常敏感,更何況張叔的技術都是實戰出來的,對女人自然非常瞭解。

  只見那老頭在小嫻敏感的乳房上又親又舔,用舌頭在挺立的乳頭週圍打轉,
就是不碰觸到嬌人的乳頭,一會朝乳頭上長長吹口氣,玩弄不少時間後,猛地將
乳頭吸在口中。小嫻彷彿已經放棄了抵抗,只是兩手支撐張叔的肩膀好像不讓他
靠近,身體卻接受著別人的玩弄,喉嚨裡發出淺淺的喘息聲。

  見小嫻不再怎麼抵抗,張叔就撩起裙子,小嫻兩腿一夾緊。張叔也不著急,
只是溫柔地撫摸大腿和恥丘,小嫻彷彿又想起了什麼,再次努力地推動張叔的身
體哀求:「張哥,張哥……不要……求你了……求求你了,讓我回去……我要回
去了……」聲音中帶著哭泣。

  我從剛才的輕微興奮中回到了心疼,畢竟是自己的老婆在讓人家折磨,而且
那老男人的手已經伸到自己老婆最隱秘的部位。

  但張叔還不停止,挺身向上,又和小嫻吻在一起,舌頭乘小嫻說話的機會遊
入口中,主動去攪動小嫻香舌,並乘小嫻放鬆警惕將裙子撩到腰間,從我的角度
都能看到白色內褲已經露出來了。接著手插到她兩腿之間來回遊移,不時用指尖
隔著內褲頂向小穴裡,漸漸地小嫻的腿也夾得不那麼緊了。

  望著小嫻無力做出任何抵抗,僵躺在床上任憑一個老頭的玩弄,看著老頭的
手和舌頭在小嫻潔白的身體上肆意橫行,我感到無邊的失落,畢竟躺在床上的是
我的老婆,我才是那嬌美身體的真正擁有者。但老頭的手法和小嫻媚人的喘息呻
吟聲又讓我有莫明的興奮,原來我女人的身體還能這樣的愛撫,雖然在玩弄那身
體的人不是我。

  看著小嫻已經認命了,張叔褪去小嫻的內褲,下床將頭埋到小嫻兩腿之間,
「啊……不要!髒……咿喔……不……哦啊……」小嫻突然叫了一聲,我知道嬌
妻已經淪陷在張叔手裡了。

  張叔的頭被小嫻的大腿擋住,看不到那老頭在怎麼搞,但不時能聽到吸麵條
的聲音。小嫻的表情彷彿強忍住無限的痛苦,而手則努力向下伸想把張叔的頭推
開,但一碰到張叔的腦袋,隨著張叔一陣吮吸的聲音就立即變得沒有力氣了。

  「啊……我……我受不了……啦!」小嫻發出要死了般的聲音,雙腿在張叔
肩頭兩邊卻越張越開了。我驚嘆這張老頭怎麼好意思去吃那裡,而且小嫻會有這
樣大的反應,看著小嫻這樣的表現,我的心都快要跳出來了。

  張叔的頭依舊埋在小嫻兩腿之間,兩手伸到敞開的衣服裡去摸小嫻的乳房,
小嫻仰著脖子,不時扭弄腰肢,手還不停撫摸著張叔的腦袋。就這樣張叔弄了很
久,小嫻的呻吟也變得更加撩人。

  接著更令我血湧的事情發生了:老頭開始悄悄地解開自己的皮帶,那長褲迫
不及待地滑到了地上,又將自己的內褲完全脫掉,露出早已昂首的雞巴,用手套
弄幾下就起身朝小嫻隱秘部位挺去。

  「嗯啊……不要!」小嫻一聲驚呼,手撐著身體朝後挪,卻被張叔抓住腰間
插了進去。緩緩挺動兩下就開始激烈地抽插,搞得小嫻撇著頭只有喘息和呻吟:
「啊……啊……啊……不要……我受不了……好漲……受不了啦!」

  而張叔如同機器一般有節奏地挺動腰部,就這樣連續抽插了大概十幾分鐘,
張叔手拉著小嫻的裙襬,一手將小嫻從後背托起,想要把連衣裙脫掉。弄了幾下
後,抽插的速度變慢了。

  「噢……嗯……還……還有腰帶……」小嫻羞恥地說,「自己把它解開。」
張叔說著又和小嫻吻在一起,腰還在不停地挺動。小嫻也不拒絕老頭和她濕吻,
還配合地將自己的腰帶完全解開。

  「脫了?我要看著你赤裸的身子操你,操翻你!」張叔看著小嫻完全露出的
身體顯得更加興奮,抽插得更加用力,並推高胸罩將兩個傲人的乳房抓在手中,
屋裡肉體與肉體碰撞的聲音和我的小嫻無力的呻吟交織在一起。

  看著小嫻被一個老頭這樣侮辱還努力自己脫衣服的樣子,我的心萬分糾結,
加上目睹妻子和自己的客戶在眼前合演著一場如此激情的活春宮,儘管心裡憂鬱
不已,而雞巴卻漲得發痛。

  許久,小嫻呻吟聲突然加大,瞪起眼睛:「啊!受不了……哦……我要……
要死了啦……」猛地挺起腰身,兩手抓住床單,渾身顫抖著,而張叔見她那樣,
挺動得更加厲害了,幹得我妻子洩的死去活來。

  我知道,愛妻這時給這個老男人操到高潮了,這是我和小嫻做愛時從來沒有
發生的事情,一時我也興奮得快射精了。

  高潮大概經歷了十幾秒鐘,小嫻爽得完全癱軟了。張叔興奮得不得了,握著
我妻子的兩個乳房用力抽插了幾下,就抖動腰身將他罪惡的精液完全注入我愛妻
的子宮腔,然後趴在小嫻潔白的身上,而他的雞巴還插在小嫻的身體裡。

  到了此刻,我的內心那個噓唏……

  過了會,張叔手揉著小嫻的乳房問道:「舒服嗎?」

  「你不該這樣欺負人家……」

  「你剛才的樣子很浪喔!」

  「我當你是談得來的大哥,你不該這樣對我。」小嫻怨恨地說。

  「你老公是不是很少插你?」

  「別講得這樣粗魯嘛!」小嫻眼神卻疑惑地看著張叔。

  「你下面很緊,看來你老公用得很少。」說著,張叔又抽動一下他的雞巴。

  「討厭……不要了……」小嫻一副害羞的樣子:「和你們一起的那個賈仁是
不是和叫小玉的小姐關係很好?」小嫻下身插著別人的雞巴,居然還與對方討論
自己的老公。

  「還好吧,賈仁人老實,就是和她客套一下而已,我們當中就他最老實。你
怎麼問到他了?」

  「他們可能在一起你不知道呢!」小嫻還試探地問。

  「不可能,我們經常在一起玩。再說以前有個比小玉還漂亮的找小仁,小仁
也沒有搭理她。而且憑他的小模樣,找個像樣的女人容易得很,不過聽說他老婆
很漂亮,就是不肯帶出來。」

  終於有人為我說了句公平的話,但說這話的人居然剛剛瘋狂地搞了我老婆!

  聽到這裡,小嫻的表情有點哀傷。

  「怎麼了?不會小玉是你妹妹吧?賈仁這小子,我幫你收拾他!」

  「不不,不要!別。」小嫻慌忙說。

  看著小嫻語無倫次的樣子,張叔彷彿看到了端倪:「他……不可能是你老公
吧?」

  小嫻聽到這話,又開始抽泣起來。看著小嫻傷心的樣子,而張叔獰笑一下,
又開始惡狠狠地抽插。

  「不要……不要……嗯啊……嗯啊……不……」小嫻無力地推著張叔。

  「你給我操就當是為了小仁。」張叔試探地說:「這小子簽的那些帳目我都
有。」

  張叔的話讓小嫻的抵抗變得微弱:「嗯啊……嗯啊……可……可……」

  「不信可以試一下,他做什麼的你應該知道,但為什麼他們單位的法人不簽
都讓他簽?他們公司做什麼的你知道,怎麼可能這樣賺錢,不做點特別的事情怎
麼可能?說,到底他是你什麼人?」

  我在旁邊聽得懊惱不已。

  小嫻聽著睜大了眼睛,一副驚恐的表情:「他是……是我老……老公。」

  「轉過來,趴著,我要插得你更深。」張叔說著又在小嫻的腿上拍了一下。

  小嫻完全放棄了抵抗,任由張叔擺佈,順從地趴在床上等待一個無恥老頭的
姦淫。而張叔卻站到側面獰笑地看著小嫻,羞得小嫻盡量把頭埋下用長長的頭髮
擋住。

  「啪!」張叔重重一巴掌拍在小嫻的屁股上,「啊!」小嫻發出一聲驚叫,
晶瑩的淚珠滴到了床單上。

  「把頭抬起來,讓我好好的瞧瞧賈仁媳婦。」

  雖然我沒有看到小嫻的臉,但能夠想像小嫻現在羞恥的樣子。而張叔卻低下
頭去又去親吻小嫻,還發出唇舌交融的聲音。我心裡暗罵:『死老頭,明知道是
我老婆還要搞!』看著小嫻屈辱的樣子,我的雞巴卻又挺了起來,自己的呼吸也
感覺急促了。

  張叔居然又仰躺到小嫻身下:「賈仁媳婦,趴得低點,把你的奶子餵到我嘴
巴裡。」

  「不……不要……這樣折磨我了。」小嫻哀求說。

  「賈仁媳婦要聽話,不然你老公的後果你應該知道。」張叔居然扯住小嫻的
恥毛,還張口左一個「賈仁媳婦」、右一個「賈仁媳婦」。

  小嫻痛得俯低身體,張叔看著小嫻粉嫩的乳頭,伸出舌頭點舔,敏感的身體
讓小嫻感到又羞恥又刺激。

  「把腿張開!我要摳你緊緊的騷屄。」看著小嫻微微地打開兩腿,張叔把無
恥的手伸了過去。
(3)




  小娴自己沒有想到事情會變的這樣,面對張叔不斷淩辱。努力忍受在張叔給
自己身體帶來的種種酥麻感。身體不斷抽泣晶瑩的淚珠滴落在床單上,而張叔依
舊肆意地享受著玩弄小娴身體帶來的快感。

  伴隨不斷的玩弄,小娴實在撐不住了。香肩顫抖幾下,身體完全壓到張叔的
臉上。張叔邪惡的手終于從小娴嬌嫩的恥部離開,拉出一條長長的銀絲。能看到
小娴潔白的大腿上還蜿蜒著精液的痕跡。

  張叔將小娴從身上推開,跪在床上。扯住小娴腳踝粗魯地拖過去,讓小娴的
陰門對準自己黝黑的雞巴。

  " 求你,求你啦~~我受不了了,你已經搞過一回了,不要了。"

  " 做我的女人就要習慣我的要求。" 張叔根本不顧及小娴的感受直接就挺了
進去。

  小娴一聲長長的哀歎" 啊~~~~~~."嬌嫩的生殖器已經再次被那老頭刺入。

  天呀,小娴哪里受得了他這樣的折磨。但我實在不敢去打斷一個禽獸的享樂,
別看張叔平時隨和但觸犯他的人哪個不是悲慘的結果,而且他說的的確是真的,
他有能給我沈重打擊的把柄。

  " 不~~,嗯啊~~~ 我不要做你的女人,~~~ 嗯啊~~~~我有老公~~~~~."

  " 不做我的女人,就做我去火的工具。~~看著你我就上火。" 張叔還用力地
插著。

  " 不~~~ 不~~啊~~放過我~~~ 放過~~嗯啊~~我吧。"

  " 放過你我的吊不同意。" 張叔一臉嚴肅,仿佛他的主意力都在他的雞巴上,
他要用他的雞巴體會我小娴陰道內的每處褶皺。" 你的穴咬的我很緊。"

  " 嗯啊~~我~~嗯啊~~受不~~嗯啊~~啦。"

  " 啊~~~ 啊~~~ 插到底了嗎?~~還要再深不?~~."

  " 不~~嗯啊~~不要~~~ 嗯~~."

  " 爽吧~~~ 啊~~~ 啊~~~." 張叔努力地頂插,把小娴原本掛在肩上的長腿壓
到胸前完全攤開,方便他更深的刺入。" 告訴我頂到了沒。"

  " 到~~~ 到了。" 小娴屈辱地回答

  " 你老公操的你這樣深過嗎?"

  " 不要~~嗯啊~~不要~~嗯啊~~這樣問。"

  " 以后你每天到我這里來,讓我這樣操好嗎?"

  " 求~~~ 求你~~~ 別說了~~~ 快點~~."

  " 是不是不夠刺激,真是個夠騷的女人。"

  " 不~~~ 我要你~~~ 快點~~~ 快點射,我受~~~ 不了。" 小娴害羞地說

  這時張叔猛的將雞巴拔了出來,只聽到小娴" 嗯啊" 一聲驚呼。

  " 你的逼里水太多了,擦一下。" 張叔說著拿起小娴的連衣裙擦他雞巴上的
水,而小娴卻坐起身來但不知道該怎麽辦。張叔撿起自己的內褲給她" 來用性伴
侶的內褲。要擦里里外外擦的干淨點,這樣我操你的感覺更好,射的就快。"

  看著小娴屈辱地接過一個老頭的內褲去擦自己的私處。我的心糾結、攪痛真
后悔,在KTV 的時候就應該阻止小娴,天啊~~~ 天啊!!

  " 你這樣能擦到里面?要蹲著。" 張叔用指導的口氣。

  小娴羞慚地蹲起身體,將張叔的內褲探插到自己陰道里。

  " 好了嗎??" 張叔欣賞了一會。

  小娴不敢看張叔順從地再次躺下。

  " 這才象我的女人,現在我們換個姿勢。" 張叔故意停頓了一下。弄的小娴
不知道該怎麽配合。

  " 過來坐到我腿上,面對我。"

  小娴害羞地張開兩腿站到張叔面前,扶著他的肩膀想要坐下去。恥丘正好對
著張叔的臉。張叔看著鮮嫩的陰唇伸出舌頭想去舔。

  " 不~~不要。"

  " 是不是心疼老公我舔你肮髒的騷穴?!"

  這話弄的小娴不知道該怎麽回答。

  " 把你的小逼套到我的雞巴上。"

  小娴面對著張叔,用手握住他的雞巴探到自己的位置。身體慢慢下沈。張叔
扶住小娴的腰欣賞她痛苦的表情。

  小娴一聲嬌喘" 嗯啊。" 將張叔的雞巴吞到自己肉洞內。我和小娴從來沒有
用過這樣的體位,我們一直就是很傳統的男上女下。而現在我的嬌妻正在讓一個
老頭無情地開發。雖然我現在只能看到小娴性感的背部,但我想她心里一定很屈
辱。而我看著小娴骨干的背部、纖細的腰肢、豐滿而在扭動的臀部,再次亢奮了。

  " 進去了嗎?" 張叔看著小娴的臉蛋無恥地問。

  " 恩~~~ 啊。" 小娴努力地扭動細腰羞怯地回答。

  " 如果你想要我快點射,就要動的快點,讓你的小逼套的深。"

  " 嗷啊~~嗷啊~~嗷啊~~."小娴動的很努力。

  " 對~~對~~~ 就這樣。不過樣子要再騷點。" 張叔將小娴的腰往自己身邊攬
" 讓你兩個奶頭在我身上磨的真舒服。"

  " 哦~~我動不了了。" 一陣沖刺般地運動,小娴的節奏漸漸慢下來。

  " 那怎麽辦,我今天射不出來可不能結束哦"

  " 你、你、插我吧。" 估計小娴自己也沒有想到居然會用一種哀求的口氣要
求張叔搞她。

  將小娴放倒,挺動雞吧。我的耳朵里再次聽到小娴一陣陣的嚎叫。

  "輕點~~~啊~~~輕點~~~求~~~求你~~~嗯啊"

  張叔將手抓在小娴兩個豐滿的乳房上用來支撐自己的身體,而屁股如同拉風
箱一樣急進急出。連席夢思也受不了張叔的狂野發出急促的" 咯吱、咯吱" 聲。

  漸漸小娴的哀求聲沒有了,只聽到伴隨張叔的抽插嬌喘連連。
不多時,小娴身體痙攣死了般的癱軟。而張叔依舊不停,瘋了般地繼續著。
直至他射精后趴在小娴身上。

  終于小娴打破了激烈后的平靜" 我要走了。"

  " 你就這樣回去,怎麽見你老公呀。洗個澡再回去吧。"

  看小娴沒有反對,就抱著她朝浴室走去,就這一過程一切都改變了。就在他
們經過廚房時,小娴無意朝廚房里望了一眼,正好和我來了個對視。

  " 啊~~~"小娴羞的把臉埋到張叔的胸口不敢看我。

  我怕地慌了神,仿佛我是個偷情者。張叔看到我先是一驚,然后冷冷的說:
" 你剛才一直都在?"

  望著抱著我赤身裸體老婆的人,我一點也憤怒不起來,膽怯、懦弱。

  " 讓她先陪我洗個澡?" 張叔用平靜的口氣說。

  多麽無恥的要求。

  小娴羞愧無語,沒有回答。

  水聲后又聽到小娴的哀求聲" 不要~~~ 不要~~~ 不要這樣~~~ 別~~~~嗯~."

  " 男人的雞巴不是你想象的惡心。"

  小娴一陣干嘔的聲音,我實在忍不住了抄起一個瓷瓶沖進浴室,張叔被我的
舉動驚呆了,跪在地上的小娴也是一臉驚詫。我朝著他腦袋就一下,瓷瓶崩裂,
鮮血鋪在張叔的臉上。拉起還跪在地上小娴,取了連衣裙給她套上。我們急急跑
出了罪惡的地方。

  還沒有到家我們的車就讓警察給攔住了,一番詢問。劉莽帶著人也來了,他
勸警察離開會。小娴被倆人拉在旁邊,劉莽對我一頓暴打,打的我頭暈暈的。之
后又把我交給了警察。

  我好擔心,我不知道小娴在他們手里會怎麽樣。我知道出來的時候小娴就穿
了件連衣裙,里面什麽都沒有。

  就這樣我在里面煎熬了10天說給保釋了。

  回到家,屋里空蕩蕩的。小娴電話一直沒有人接。終于通了里面傳出的是她
嬌喘的聲音。哀求劉老板好幾次,劉老板才告訴我:小娴為保全我願意犧牲自己。
但兩天前張叔又把小娴給了劉莽。可以帶我去找她,不過他要先和劉莽聯系一下。

  在去的路上我心情忐忑,我不知道小娴這些日子遭遇了怎麽樣的折磨。劉老
板帶我去的是一家賓館。

  開門的是劉莽,就一條浴巾圍著他黝黑的身體。那是個單人間,寬大的床上
還趟了兩人,小娴依偎在一個獐頭鼠目的老頭懷里。那老頭只是看了我們眼又看
電視了,而兩手指不停地輕輕點戳小娴兩個已經挺立的乳頭。

  小娴把頭靠在那老頭肩膀上,緊緊閉著眼睛,身體發軟不停地寒顫。

  " 那是我爸爸,我們已經搞了她兩天了。我們覺得你在旁邊,我們搞她會更
有意思,就在等你來找我們,你可以坐在這里欣賞。"

  " 不要,不要說了。" 小娴哀求。

  " 住口~~,今天沒有你說話的份。不然就送他去做牢。" 轉頭又對劉老板
說:" 今天你也可以享受了再走。"

  劉老板咽了幾口口水看了我一眼," 不、不。"

  " 求你們,別這樣對我。" 小娴再次哀求

  " 小美人,別擔心我給你準備了這個。" 那老頭給小娴戴上眼罩。

  " 你們太過分了。" 我憤怒地沖上去,但沒幾下讓劉莽按在地上。之后把我
結結實實地綁在椅子上,用毛巾堵上嘴巴。想到自己反抗無力也就癱躺在椅子上
了。

  " 別傷到他,別弄傷他。" 小娴的關切讓我心痛。

  那老頭將小娴仰面放到自己兩腿之間從后面咬著她的耳垂,劉莽趴上去貪婪
地吸啜傲人的乳房,不斷發出吃奶的聲音。開始小娴還是盡量忍耐,之后也是嬌
喘連連。劉莽吃了幾口抬起頭和劉老板說:" 又軟又滑,不來享受就可惜了。"
小娴豐滿的胸部上滿是口水。

  劉老板只是站在床旁將小娴另一個乳頭用兩指夾住輕輕揉搓。小娴潔白的長
腿被老頭別開,露出她嬌嫩的生殖器示意劉老板。劉老板把小娴陰唇撐開用中指
掃拂,小娴身體福軟微微扭動不住顫抖。長時間的玩弄后,劉莽解開浴巾怒張的
雞巴血管爆起。扛起她兩條腿擱在肩上,狂抽猛插。陰道口和雞巴交界處慢慢滲
出一股白色。

  那老頭兩手從后面用力抓住小娴兩顆大乳房使其變形以及凹陷,此時小娴已
經氣喘籲籲。

  我在旁邊" 咿呀" 的憤怒聲更刺激了他們的獸欲。

  不久,小娴身繃緊抽搐,劉莽也按奈不住射在小娴的身體里。那老頭趕緊補
上,頻頻抽送。小娴發軟的身體躺在床上任由他們肆虐。

  " 小美人的逼就是好,搞了怎麽多次還能把我的雞巴箍的這樣緊。" 老頭無
恥地說。劉老板見有機會和小娴舌吻在一起。不多時老頭兩條腿蹬得筆直也洩了。

  見小娴光著身子在床上扭擺劉老板也掏出硬得不能再硬的雞巴,開始進攻。
小娴再次發出高昂的呻吟。

  " 真的比神仙還快活。" 劉老板享受地和他們兩人說。黑色的陰囊和睾丸隨
著一下下落下打在小娴雪白的屁股上,發出「啪!!啪!」的聲音。" 見你第一
面~~~就想這樣操你。"

  能感受到一波波的浪潮席卷了小娴的身體,我的雞巴把我的褲子頂成了蒙古
包。

  三人一輪下,發現了我的反應,用鄙視的語言奚落我。劉莽要求小娴為他們
舔干淨雞巴上的淫水與精液。小娴強撐身子滿足他的要求。劉老板從后面托玩她
兩顆豐滿的乳房恨不得啃兩口。老頭將手指插到小娴肉洞里任意攪動,在小娴潔
白大腿上淌下晶亮的水漬。我屈辱的眼淚也偷偷的留下
小妹正在參加「好市民勳章」,請點一下網址給我愛心,感謝您的資持!
https://www.jkforum.net/thread-10002506-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