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328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降龍羅漢
威爾斯親王 | 2019-3-1 04:11:49

夜色降臨,幾縷涼風吹拂著窗邊的窗簾,壹起,壹伏。
  齊婉兒輕歎了口氣,拉開床上的被子,將下體的震動器拔出,臉上的紅潮還沒褪下,欲望的火光還在眼中閃耀著。她看了看床邊的鬧鍾,已經八點。于是,她懶懶地下了床,全身赤裸地走到浴室,擰開花灑,閉著美眸,整個人任由冷水沖洗著。
  洗浴完畢後,齊婉兒並沒有立刻穿上衣服,而是站在浴室裏,看著鏡子裏的自己。
  她,壹張清秀的瓜子臉,水靈的眼眸,高挺的鼻子,嫩粉色的薄唇,看似美麗青純的臉後,卻是壹個渴求性欲的浪女。她壹只手撫上了自己的乳房,手指在乳尖的粉紅處輕輕地摩擦著,另壹只手不由地摩擦著下體淺褐色的森林。她有著32D,半球型的美麗乳房,雙乳大小均勻,挺拔,乳尖粉紅誘人,壹尺八的小蠻腰,腹部結實,沒有壹點多余的贅肉。她雙腿修長,臀部微翹可人,全身的皮膚都粉嫩白皙,細膩有光澤……
  齊婉兒凝望著鏡子裏的自己,雙頰露出了絲絲粉紅,她淺淺地笑了笑,拿起了浴巾,輕柔地擦著身上的水珠。
  她今年24歲,身高164,就職在壹間外資公司,單身,朋友甚少,認識齊婉兒的人都覺得她很冷漠,不易接近。
  齊婉兒全身赤裸地走到衣櫥,隨手翻出了壹件紅色的低胸連衣短裙,她拿著裙子在身上比劃了壹下,滿意地笑了笑,又接著從衣櫥裏拿出壹條紅色的丁字褲,本來,她還想找壹個紅色的胸罩,結果發現那該死的胸罩帶子露著很難看,她壞壞壹笑,將胸罩扔在了壹邊,直接套上了連衣裙。
  她在鏡子前打量了自己壹番,還好她的胸部很挺,不穿內衣也沒問題,而且是晚上,微突的乳頭也不會那麽容易讓人發現。
  好,就這樣。齊婉兒拉了拉裙子,剛好遮過臀部,顯得腿很修長。
  選好衣服,她爲自己化了壹個很濃的妝,深黑色的眼線,長長的睫毛,褐色的眼影,故意把嘴唇塗得很紅,壹層又壹層,直到她自己滿意,她才停了下來。
  她不喜歡自己這張臉,太清秀,和她的性格壹點也不符合,所以每到夜晚,她都喜歡把自己打扮得很濃烈,直至自己也認不出來才滿意。
  壹切都完畢,齊婉兒穿了壹雙黑色的高跟鞋,再壹次去到全身鏡前,鏡子裏,壹頭黑色的過肩直發,壹身大紅色的低胸連衣貼身短裙,胸部的風光大膽地顯露著,而剛過臀部的短裙及黑色的高跟鞋顯得她的腿修長而有誘惑力,此時,她滿意地笑了笑,拿起壹個黑色的小包包及車鑰匙,走出了家門。
  她壹路馳騁,飛快地去到了壹間名叫“熱”的PUB。當她停好她的紅色小車,從車子壹下來時,站在旁邊的人便開始吹起了流氓哨子,她沒有理會,不,正確地說,她已經習慣,而且,她很享受這樣,她喜歡男人這樣看著自己。
  齊婉兒徑直走入PUB,男服務生壹見到她便笑盈盈地上前獻殷勤。她滿意地接受著服務生的邀請,去到了壹張高腳台前坐了下來,點了壹杯果汁。
  PUB裏面很吵,人很多,像齊婉兒這樣的單身女子更是壹下子招來了不少男人,他們圍在她身邊,又是請喝酒又是請跳舞,但都被她壹壹拒絕了,她從來不喝酒,她害怕自己會醉,而她更不是來跳舞的,這些男人的質素太差,她想要的不是這樣的。
  在呆坐了壹小時之久,她終于發現了今晚比較合適的男人。
  她很直接,不喜歡等待。
  于是,她拿起手中的果汁,向著那個男人走去。
  她觀察了他半小時,似乎他是獨自壹人,他的神情不像是在等人,而是和她壹樣,在尋找獵物。
  “啊,對不起……”齊婉兒手中的果汁在她壹個不小心就灑在了那個男人的襯衣上。
  他的臉棱角分明,鼻子挺直,雙眼深邃,嘴唇很薄,身材魁梧,怎麽看也算個不錯的男人。
  齊婉兒輕輕彎腰,胸部大片美好風光裸露在男人眼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她魅魅壹笑,爹爹地說著。
  男人溫和壹笑,說道:“我向來喜歡接受美女的道歉,尤其……”男人的臉湊在齊婉兒的耳邊,說到:“像妳這麽美麗的女人。”
  男人的聲音從齊婉兒的耳中傳入,她全身感覺到壹陣麻痹,隱約間覺得自己的下體有些濕潤。
  “哦……是嗎?”齊婉兒極力控制著自己的欲望,爹爹地回答道,順便拉著張凳子在男人身邊坐了下來。
  男人的手也順勢摟在了齊婉兒的腰間,輕輕撫摩著。
  “但是……妳是不是應該好好地向我陪個禮呢?”男人的嘴唇湊在齊婉兒的耳邊,壹邊咬著她的耳垂,壹邊說著。
  齊婉兒感覺到全身的細胞在壹瞬間活躍了起來,看來,今晚的獵物質素不錯。
  “恩……妳好壞……”齊婉兒嬌魅地說著。
  “寶貝,妳叫什麽名字……”男人繼續輕咬著她的耳垂。
  “恩……婉兒……”她已經全身酥癢,身下微微在發熱。
  “我的好婉兒,妳好香哦……”
  “妳討厭……”
  男人的手從她的腰間移至她後背大片裸露的肌膚,微微地摩擦著。
  男人手上的溫熱另她興奮不已,PUB裏面的吵雜已經完全被她遺忘。
  夜深,PUB裏面的狂熱依舊不減,人也越來越多,吵雜的音樂淹沒了所有人的理智,人們都在舞池裏不停地扭動著自己的身體,瘋狂地,熱烈地。
  “寶貝……”在男衛生間裏,男人狂烈地吻著她白皙的脖子和耳垂。
  “恩……”此時的齊婉兒已經完全是失去理智。
  男人的手從她的後背移到前胸,解下了她紅色短裙的肩帶,堅挺美麗的乳房壹躍而出,粉嫩的乳尖還微微搖晃著,男人壹下子被這美麗的風光吸引住。
  “寶貝,妳沒穿內衣……”男人有點吃驚地看著她,遲疑了數秒,眼睛裏露出了更熱烈的欲望。
  男人的手輕揉地撫摩著她的乳房,嘴唇也從耳垂,脖子,壹直滑下到她雙乳微凸的粉紅,舌尖壹點點地挑逗著她敏感的粉紅處,不壹下子便感覺到乳尖變硬,變挺,男人開心地含住,吮吸著。
  “恩……恩……”齊婉兒閉上眼,滿足地享受著。
  男人另壹只手慢慢向著她的下體摸去,當他感受到她的濕潤時,滿意地露出笑容。
  “寶貝……妳好壞哦……”男人抱起她的臀瓣,將她的雙腿分開,“我要來了……”
  “恩……”
  當男人的下體進入了齊婉兒的身體裏面的時候,她笑了,她就是喜歡這樣,她喜歡。
  “恩……快點……”她失去理智地輕聲呼喚著。
  男人更是滿意地抱緊她,壹下壹下地加快了律動。
  “我……我要……”齊婉兒已經忍受不了下體的濕潤燥熱,整個人就如被焚燒壹樣。
  “恩……寶貝,妳好厲害哦……”男人熱烈地吻著她的脖,用力地搓揉著她的胸,下體的速度更是加快了。
  “我……我到了……到了……”她輕聲呼喊著。
  “恩……恩……”男人也在此刻獲得了高潮,他迅速地抽離她的身體,將白色的精液射在了她的大腿上。
  “寶貝,妳好厲害哦……”男人抱著她,手還不時地揉撫著她的乳房。
  “恩……”齊婉兒睜開雙眼,妩媚地看著男人。
  這個男人,有著壹雙深邃的黑色眼睛。
  夜色降臨,幾縷涼風吹拂著窗邊的窗簾,壹起,壹伏。
  齊婉兒輕歎了口氣,拉開床上的被子,將下體的震動器拔出,臉上的紅潮還沒褪下,欲望的火光還在眼中閃耀著。她看了看床邊的鬧鍾,已經八點。于是,她懶懶地下了床,全身赤裸地走到浴室,擰開花灑,閉著美眸,整個人任由冷水沖洗著。
  洗浴完畢後,齊婉兒並沒有立刻穿上衣服,而是站在浴室裏,看著鏡子裏的自己。
  她,壹張清秀的瓜子臉,水靈的眼眸,高挺的鼻子,嫩粉色的薄唇,看似美麗青純的臉後,卻是壹個渴求性欲的浪女。她壹只手撫上了自己的乳房,手指在乳尖的粉紅處輕輕地摩擦著,另壹只手不由地摩擦著下體淺褐色的森林。她有著32D,半球型的美麗乳房,雙乳大小均勻,挺拔,乳尖粉紅誘人,壹尺八的小蠻腰,腹部結實,沒有壹點多余的贅肉。她雙腿修長,臀部微翹可人,全身的皮膚都粉嫩白皙,細膩有光澤……
  齊婉兒凝望著鏡子裏的自己,雙頰露出了絲絲粉紅,她淺淺地笑了笑,拿起了浴巾,輕柔地擦著身上的水珠。
  她今年24歲,身高164,就職在壹間外資公司,單身,朋友甚少,認識齊婉兒的人都覺得她很冷漠,不易接近。
  齊婉兒全身赤裸地走到衣櫥,隨手翻出了壹件紅色的低胸連衣短裙,她拿著裙子在身上比劃了壹下,滿意地笑了笑,又接著從衣櫥裏拿出壹條紅色的丁字褲,本來,她還想找壹個紅色的胸罩,結果發現那該死的胸罩帶子露著很難看,她壞壞壹笑,將胸罩扔在了壹邊,直接套上了連衣裙。
  她在鏡子前打量了自己壹番,還好她的胸部很挺,不穿內衣也沒問題,而且是晚上,微突的乳頭也不會那麽容易讓人發現。
  好,就這樣。齊婉兒拉了拉裙子,剛好遮過臀部,顯得腿很修長。
  選好衣服,她爲自己化了壹個很濃的妝,深黑色的眼線,長長的睫毛,褐色的眼影,故意把嘴唇塗得很紅,壹層又壹層,直到她自己滿意,她才停了下來。
  她不喜歡自己這張臉,太清秀,和她的性格壹點也不符合,所以每到夜晚,她都喜歡把自己打扮得很濃烈,直至自己也認不出來才滿意。
  壹切都完畢,齊婉兒穿了壹雙黑色的高跟鞋,再壹次去到全身鏡前,鏡子裏,壹頭黑色的過肩直發,壹身大紅色的低胸連衣貼身短裙,胸部的風光大膽地顯露著,而剛過臀部的短裙及黑色的高跟鞋顯得她的腿修長而有誘惑力,此時,她滿意地笑了笑,拿起壹個黑色的小包包及車鑰匙,走出了家門。
  她壹路馳騁,飛快地去到了壹間名叫“熱”的PUB。當她停好她的紅色小車,從車子壹下來時,站在旁邊的人便開始吹起了流氓哨子,她沒有理會,不,正確地說,她已經習慣,而且,她很享受這樣,她喜歡男人這樣看著自己。
  齊婉兒徑直走入PUB,男服務生壹見到她便笑盈盈地上前獻殷勤。她滿意地接受著服務生的邀請,去到了壹張高腳台前坐了下來,點了壹杯果汁。
  PUB裏面很吵,人很多,像齊婉兒這樣的單身女子更是壹下子招來了不少男人,他們圍在她身邊,又是請喝酒又是請跳舞,但都被她壹壹拒絕了,她從來不喝酒,她害怕自己會醉,而她更不是來跳舞的,這些男人的質素太差,她想要的不是這樣的。
  在呆坐了壹小時之久,她終于發現了今晚比較合適的男人。
  她很直接,不喜歡等待。
  于是,她拿起手中的果汁,向著那個男人走去。
  她觀察了他半小時,似乎他是獨自壹人,他的神情不像是在等人,而是和她壹樣,在尋找獵物。
  “啊,對不起……”齊婉兒手中的果汁在她壹個不小心就灑在了那個男人的襯衣上。
  他的臉棱角分明,鼻子挺直,雙眼深邃,嘴唇很薄,身材魁梧,怎麽看也算個不錯的男人。
  齊婉兒輕輕彎腰,胸部大片美好風光裸露在男人眼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她魅魅壹笑,爹爹地說著。
  男人溫和壹笑,說道:“我向來喜歡接受美女的道歉,尤其……”男人的臉湊在齊婉兒的耳邊,說到:“像妳這麽美麗的女人。”
  男人的聲音從齊婉兒的耳中傳入,她全身感覺到壹陣麻痹,隱約間覺得自己的下體有些濕潤。
  “哦……是嗎?”齊婉兒極力控制著自己的欲望,爹爹地回答道,順便拉著張凳子在男人身邊坐了下來。
  男人的手也順勢摟在了齊婉兒的腰間,輕輕撫摩著。
  “但是……妳是不是應該好好地向我陪個禮呢?”男人的嘴唇湊在齊婉兒的耳邊,壹邊咬著她的耳垂,壹邊說著。
  齊婉兒感覺到全身的細胞在壹瞬間活躍了起來,看來,今晚的獵物質素不錯。
  “恩……妳好壞……”齊婉兒嬌魅地說著。
  “寶貝,妳叫什麽名字……”男人繼續輕咬著她的耳垂。
  “恩……婉兒……”她已經全身酥癢,身下微微在發熱。
  “我的好婉兒,妳好香哦……”
  “妳討厭……”
  男人的手從她的腰間移至她後背大片裸露的肌膚,微微地摩擦著。
  男人手上的溫熱另她興奮不已,PUB裏面的吵雜已經完全被她遺忘。
  夜深,PUB裏面的狂熱依舊不減,人也越來越多,吵雜的音樂淹沒了所有人的理智,人們都在舞池裏不停地扭動著自己的身體,瘋狂地,熱烈地。
  “寶貝……”在男衛生間裏,男人狂烈地吻著她白皙的脖子和耳垂。
  “恩……”此時的齊婉兒已經完全是失去理智。
  男人的手從她的後背移到前胸,解下了她紅色短裙的肩帶,堅挺美麗的乳房壹躍而出,粉嫩的乳尖還微微搖晃著,男人壹下子被這美麗的風光吸引住。
  “寶貝,妳沒穿內衣……”男人有點吃驚地看著她,遲疑了數秒,眼睛裏露出了更熱烈的欲望。
  男人的手輕揉地撫摩著她的乳房,嘴唇也從耳垂,脖子,壹直滑下到她雙乳微凸的粉紅,舌尖壹點點地挑逗著她敏感的粉紅處,不壹下子便感覺到乳尖變硬,變挺,男人開心地含住,吮吸著。
  “恩……恩……”齊婉兒閉上眼,滿足地享受著。
  男人另壹只手慢慢向著她的下體摸去,當他感受到她的濕潤時,滿意地露出笑容。
  “寶貝……妳好壞哦……”男人抱起她的臀瓣,將她的雙腿分開,“我要來了……”
  “恩……”
  當男人的下體進入了齊婉兒的身體裏面的時候,她笑了,她就是喜歡這樣,她喜歡。
  “恩……快點……”她失去理智地輕聲呼喚著。
  男人更是滿意地抱緊她,壹下壹下地加快了律動。
  “我……我要……”齊婉兒已經忍受不了下體的濕潤燥熱,整個人就如被焚燒壹樣。
  “恩……寶貝,妳好厲害哦……”男人熱烈地吻著她的脖,用力地搓揉著她的胸,下體的速度更是加快了。
  “我……我到了……到了……”她輕聲呼喊著。
  “恩……恩……”男人也在此刻獲得了高潮,他迅速地抽離她的身體,將白色的精液射在了她的大腿上。
  “寶貝,妳好厲害哦……”男人抱著她,手還不時地揉撫著她的乳房。
  “恩……”齊婉兒睜開雙眼,妩媚地看著男人。
  這個男人,有著壹雙深邃的黑色眼睛。
  本來齊婉兒還在猜測今晚要見的到底是哪位客人,要第壹天上任的李總裁那麽重視,直到齊婉兒被李梓絡帶到壹間日本料理店裏,她見到那個色眯眯的山本壹郎時她才明白。
  其實公司與山本的那份合同已經拖了將近壹個月,上壹次是因爲上任副總裁不肯低頭合作,把山本惹得很惱火,差壹點連機會都沒有了,也不知道李梓絡用了什麽招數,山本居然答應出來吃飯,看來自己是低估了李梓絡,不過也難怪,上任副總裁畢竟是李梓絡的姐姐,面對山本這樣的色狼,不合作也很正常,只不過,要是失去山本這個大客戶,對公司可是壹大損失。
  看在李梓絡上任第壹天就那麽賣力的情況下,齊婉兒決定犧牲壹點,幫他壹把。
  “齊小姐,妳看,我可是又喝了壹杯哦,這次……該輪到妳了吧?”山本壹邊給齊婉兒倒酒,壹邊用那雙色眯眯的眼睛瞟著齊婉兒那誘人的深深乳溝。
  齊婉兒接過山本的酒,這次真的該輪到她了,雖然她很不想喝,但已經沒有借口再推搪了。她妩媚地笑了笑,故意把身子壓低,胸前的風光更是露了壹大片,把山本急得真吞口水。
  哼,老色狼!齊婉兒帶著甜美的笑容,爹爹地說:“山本先生就會欺負人家,還倒了那麽多……”對于男人,齊婉兒最清楚了,特別像山本這樣的,想要掌握他,壹點也不難。
  “齊小姐……妳怎麽說山本欺負妳呢?我……想疼妳還來不及呢!”山本的色手說著就伸了過來,滿是肥肉的手掌在齊婉兒的手上來回地摸著。
  “呀,山本先生,您看,我老板今天都說了,要是這份合同再不簽……人家……人家可要受罰的了……”
  齊婉兒說著,還向山本抛了個眉眼,“您說您是不是欺負人家?就想著要人家喝酒,也不想著簽合同……”
  “喲,寶貝,您看您說的,您先喝,我這就簽,不就是壹份合同嗎?”
  “山本先生……您要是不簽,人家怎麽喝得高興呢?”齊婉兒說著,瞟了壹眼在旁邊的李梓絡。
  也不知怎麽的,眼看著合同快要簽到,李梓絡卻是壹臉不高興地坐在壹旁,雙眼死死地盯著山本握著齊婉兒的那只手。
  “齊小姐,妳的手可真滑……”
  “山本先生過獎了……”
  李梓絡看著身邊的山本和齊婉兒,氣得兩眼通紅。
  “山本先生,您看,合同……”
  “齊小姐,我答應妳,妳喝了這杯我立刻就簽,好不好?”山本說著,兩眼色眯眯地盯著齊婉兒的乳溝,看他的樣子,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那好……”
  還沒等齊婉兒說完,在壹旁的李梓絡突然伸手過來欲要接過齊婉兒的酒杯,“山本先生,這杯酒我先替婉兒喝了。”
  此時的齊婉兒突然壹怔……婉兒?怎麽聽著那麽別扭?
  但是,更尴尬的是,山本,李梓絡兩人的手壹同拉著齊婉兒的手,氣氛在壹瞬間緊張了起來。
  搞什麽啊?沒看見合同就快簽了嗎?齊婉兒不悅地想著,而臉上還是很有修養地保持微笑。
  “不行,這杯我就要齊小姐喝。”山本的臉上雖帶著笑容,但是很明顯的,口氣有點強硬。
  這個時候,齊婉兒很自然地拉開了李梓絡的手,壹臉妩媚的笑容沖著山本猛放電:“既然山本先生這麽堅持,那麽……”齊婉兒故意地又彎低了腰,柔軟的胸部正好蹭了壹下桌子,輕輕晃動了壹下,就這壹下,山本的眼睛刷地壹下亮了起來:“我說話算數,只要齊小姐喝了這杯,我馬上把合同簽了。”
  “您說的哦……”齊婉兒說著,還不忘給山本眨了壹下美眸,話畢,壹杯清酒咕魯壹下便喝了下去。
  而在壹旁的李梓絡更是被氣得咬緊了牙,早知道會如此他就不答應山本吃飯的事了,他壹手摟在了齊婉兒的腰間。
  齊婉兒被李梓絡這壹舉動嚇了壹跳,但又不敢表露什麽,她當做沒事地沖山本笑了笑,“我可是喝了哦,山本先生說話要算話哦!”
  “好……好……”山本拍著手掌,高興地拿起筆在合同上簽了字。
  看著山本簽字,齊婉兒高興地笑了笑,而自己則感覺有點頭昏目眩。
  對了,她不能喝酒的,她從來不喝酒的……她怕醉……
  睜開眼睛的時候,齊婉兒聞到壹陣熟悉的味道,她朦胧地環視了壹下,沒認錯的話,應該是自己的床。
  “妳醒了?口渴嗎?要喝點水嗎?”
  聽到這個聲音時,齊婉兒順著聲音看過去,有點迷糊,但是,她看見的是壹個半身裸露的男子的結實胸膛。
  “妳……”齊婉兒感覺到頭很痛。
  “對不起……剛才妳吐了我壹身……”李梓絡有點不好意思地說著便想要離開。
  “不……別走……”齊婉兒下意識地拉住李梓絡,而在她的眼睛裏,李梓絡的臉逐漸放大,變形,扭曲,她只記得那雙深邃的眼睛,好像在那裏見過。
  “不要走……給我……”齊婉兒說著,起了身,壹把摟住了李梓絡。
  李梓絡愣了壹下,雖然他有過無數女伴,身材惹火的也數不勝數,但身前這樣美麗的尤物對他來說依然極具誘惑力。
  “不要走……”齊婉兒有點失去理智,摟住李梓絡開始吻著他的脖子,他的耳垂。
  “婉兒……妳……”李梓絡本來還想極力控制住自己,可現在,他清楚地感覺到自己下體的燥熱和硬挺。
  齊婉兒的吻很狂烈,零零碎碎地落在李梓絡裸露的上身,李梓絡的本能被壹下子挑潑了起來,開始回吻著她。
  “恩……好熱……”齊婉兒呢喃地說著,雙手樓住了李梓絡的脖子,大口大口地在李梓絡耳邊吹著熱氣。
  摟著這樣壹具誘人的身體,李梓絡的理性早就抛到九宵之外,他吻著齊婉兒的嫩白的脖子,輕咬著,啃著,似乎不願意遺留半寸肌膚。他的手也不閑著,摟著齊婉兒的纖腰,搜索著裙子的拉鏈。
  “我好熱……恩……給我……”齊婉兒迷糊地嚷著,撒著嬌。
  聽到齊婉兒的話語,李梓絡更是興奮,壹只手迫不及待地拉開了她裙子的拉鏈,解開了她黑色的蕾絲內衣,另壹只手壹把捂上了齊婉兒挺立的雙乳。
  “婉兒……妳好美哦……”李梓絡的眼睛挺留在齊婉兒白皙堅挺的雙乳前數秒,然後將她壓在了床上,開始肆無忌憚地吻著她的左乳,另壹只手也輕揉著她右乳,手指在乳暈上轉著圈,而嘴唇則在左乳上不滿足地吮吸著。
  “啊……恩……”齊婉兒被李梓絡弄得很興奮,意識也逐漸恢複了壹些。
  “婉兒……”李梓絡壹邊吻著她,壹邊呢喃著她的名字。
  這時,齊婉兒才清楚地意識到在自己身前的是李梓絡,但是,欲望的火已經點燃,現在的她,渾身上下就像被螞蟻啃著壹樣難過,而下體更是燥熱難耐。
  “恩……恩……”她受不了了,伸著玉手去解著李梓絡的褲子。
  “婉兒……”而此時,李梓絡的吻也逐漸往下,經過她平滑的小腹,輕舔著她的盆骨處。
  “啊……”齊婉兒感到盆骨處壹陣瘙癢,腹部收縮了壹下。
  李梓絡輕輕拉下了她的蕾絲內褲,手指輕柔地撫摩著她那片濕潤的地帶。
  “婉兒……妳好濕哦……”李梓絡看著手指上的愛液,滿意地笑了笑。
  “恩……”
  李梓絡整個身子往上移了移,手指撥動著齊婉兒額前的發,嘴唇吻在了她的耳邊:“我……可以嗎?”
  這個時候,齊婉兒已經完全清醒,而面對李梓絡的耳邊的挑逗,她壹點抗拒也沒有,因爲,她真的很想很想要……
  “恩……”齊婉兒回應著。
  李梓絡聽著她的回應,滿足地笑著,“告訴我……妳想要……”
  “我……想要……”齊婉兒已經感覺到自己下體完全的濕潤燥熱,“給我…
  …“
  聽到齊婉兒的欲求,李梓絡更是興奮,早已經挺立的下體壹下子進入了齊婉兒濕潤的洞穴,壹下壹下有規律地動了起來。
  “給我……”
  “啊……恩……”
  看著齊婉兒激烈的回應,李梓絡更加加快了速度,而他,也是第壹次感覺到,自己是那麽想要壹個女人。
  鬧鈴刺耳的響聲劃破了安靜的清晨,齊婉兒庸懶地從被窩裏伸出手將鬧鈴關掉,然後拿起鬧鈴看了看時間。頭還是有點暈,嗓子很幹,她輕咳了兩聲,掀開了被子。
  當她看到自己的裸體的時候,頓了壹下,反射性地扭頭看了看床的另壹邊,空無壹物,她垂下頭,開始回憶著昨晚的壹幕幕。
  她摟著被子,手有點發抖。
  昨晚的自己太……失態了。畢竟那是剛上任的副總裁,而且這也與她壹貫的做事方式差很遠……
  齊婉兒撓了撓腦袋,無奈地爬下了床,隨手抓起了件浴袍走出了客廳。
  煎蛋,火腿,牛奶……齊婉兒看到餐桌上整齊擺著的早餐,眼睛有點發愣,再壹看,旁邊還有壹張小紙條:
  我有點事要先回公司了,妳今天不用那麽著急上班,好好休息壹下,還有,要嘗嘗我做的早餐哦。絡
  看完紙條上的留言,齊婉兒壹把將紙條揉成了壹團。
  怎麽男人都這樣?上了壹次床就把這當自己家啊?齊婉兒想著想著,順手拿起了餐桌上的牛奶喝了起來。
  喝完牛奶,她覺得嗓子舒服了壹些,看了壹眼煎蛋和火腿,索性也吃了起來。
  不知道爲什麽,吃著煎蛋和火腿的時候,心情開始有點好轉,她安慰著自己,大概真的好久沒有人對自己好了。
  吃過早餐,齊婉兒梳洗了壹下,換上壹套粉藍色的職業套裝後給自己化了點淡妝便照常去上班。她還是她,她並不想因爲昨晚與李梓絡上過壹次床就會多了什麽瓜葛,那只是壹時的需要,就像口渴了想喝水壹樣簡單。
  回到公司,她還是像平常壹樣走到自己的辦公桌上坐下,開始整理資料和文件。
  “早啊……”李梓絡不知什麽時候出現在她的辦公桌上。
  齊婉兒回了他壹個很職業的笑容,“李總早。”
  “吃過早餐了嗎?”李梓絡彎下腰,輕聲地問。
  “吃過了,謝謝。”齊婉兒的回答就像是在做厲行報告壹樣,沒有任何感激的語氣。
  見到此種回應,李梓絡的臉上帶了幾分不滿,也在此時,有兩個行政人員從他們身邊走過。
  “李總,這是今天的文件……”
  “五分鍾後送進我的辦公室。”李梓絡還沒等齊婉兒說完,猛地站直身子,頭也不回地走進了自己的辦公室。
  五分鍾後,齊婉兒抱著厚厚的文件敲開了李梓絡的辦公室。
  李梓絡壹見到齊婉兒進來便匆匆上前,只見齊婉兒不慌不忙地走到他的辦公桌前,放下了手上的文件。
  “李總,藍色夾子的文件是要您簽名的,粉色夾子的文件是需要妳過目的,還有,下午四點約了盧小姐洽談Z項目。”齊婉兒霹裏啪啦地說了壹通,站在壹旁的李梓絡不耐煩地聽著。
  “還有嗎?”李梓絡問著,雙眼停留在齊婉兒素雅的臉上,不知道是怎麽了,他覺得這張臉越看越好看,而且白天和夜晚居然有兩種截然不同韻味。
  “沒有了,如果沒什麽事……那我先出去工作了。”齊婉兒已經發現李梓絡的眼神不對勁,而且他的眼睛……和那個男的好像,又說不出來哪有點像……
  齊婉兒深知道自己不能在這裏久留,話畢便轉身要離去,而這時,李梓絡壹把拉住了齊婉兒的手臂。
  “李總……這是公司……”齊婉兒被他那麽壹拉,心壹下子慌了下來,拼命地想要沈住氣,畢竟眼前這個男人是自己的上司,雖然他長得很帥,但是,她不想再與他有什麽特別的關系,昨晚只是個意外,況且,她不想與任何壹個男人有更深入的關系,除了性,她不想再愛。
  “妳……”李梓絡著實被她這句話激怒了,昨晚就是她的玉臂繞在他的脖子上時他才會把持不住,但現在卻是壹副冷冰冰的樣子,昨晚那個讓他迷醉的齊婉兒仿佛就是另壹個人。
  “對不起,如果沒什麽事我先出去了。”齊婉兒用力扯下自己的手臂,有禮貌地鞠了個小躬,看見李梓絡臉上不悅的神色,她也沒有理會,轉身向辦公室的門走去。
  關上門的時候,齊婉兒松了壹口氣,其實她也不想把李梓絡惹生氣的,畢竟惹惱了自己上司沒什麽好處,但她本來以爲像李梓絡這樣的花花公子應該會把和女人上床當做是家常便飯的事的,是女人的她都不介意,他憑什麽生氣?齊婉兒努力地爲自己找出個平衡點,好讓自己舒服壹點,但是想來想去,她還是忘不了那雙深邃的眼睛,特別是看到李梓絡的時候,仿佛又看到了那個男人。
  壹整天,李梓絡又是把自己鎖在辦公室裏,齊婉兒覺得這樣也好,省得自己亂想。
  下午四點,盧小姐帶著她的助手壹同來到了公司。
  其實在此之前齊婉兒已經見過盧小姐,她的全名是盧敏霖,盧氏集團的千金,成熟又美麗的女子,齊婉兒也壹直很欣賞她,但是今天,盧敏霖卻壹點也不像往常那樣和善,雖然態度上還算是有修養,可齊婉兒就是覺得有點不對勁。
  齊婉兒沒有再多想,反正這些跟她都沒關系,照舊將盧敏霖和她的助手帶到壹間會客室。
  “給我來兩杯咖啡,不加糖。”壹坐下,盧敏霖就對齊婉兒說。
  “好的。”齊婉兒有禮貌地說著便出門去沖咖啡,沒多久,咖啡就端了進來,有禮貌地放在了盧敏霖的身前。
  只見盧敏霖壹手端起咖啡,抿了壹小口:“妳怎麽沖咖啡的?不是要妳別放糖的嗎?”“啪”,盧敏霖狠狠地把咖啡放在了桌子上。
  當時齊婉兒的氣就上來了,這女人是存心來刁難她的嗎?還是味覺有問題?
  “喲,盧大美女,怎麽了?誰惹妳生氣了?”也在此時,李梓絡走進了會客室。
  “就是她,我不喝加糖的咖啡的嘛,會長肉的嘛……”沒想到壹向高傲自立的盧敏霖居然在李梓絡面前撒起了嬌。
  齊婉兒看著盧敏霖,憋著壹肚子氣,但無奈這個是客人,她只好皮笑肉不笑地說:“對不起,我再給您換壹杯。”看著盧敏霖的表情就知道,這個女人肯定不是沖她來的,沒準又是李梓絡的相好。
  “好了好了,加點糖怎麽了,胖點才豐滿嘛……”李梓絡瞟了齊婉兒壹眼,哄著盧敏霖。
  “真的嗎?”聽著李梓絡的話,盧敏霖壹下子笑了起來。
  齊婉兒瞟了壹眼盧敏霖,又看了看在她身邊的助手,看來,她的助手已經是習慣她這個樣子了,臉上壹點表情都沒有,但是齊婉兒卻憋了壹肚子氣。
  “好了好了,妳先出去吧。”李梓絡滿是憐惜地看了看齊婉兒。
  “好的。”齊婉兒並沒有理會李梓絡的神色,有禮貌地退出了會客室。
  好不容易熬到下班,李梓絡還在會客室裏沒有出來,齊婉兒瞥了瞥手表,拿起自己的包包迅速地離開辦公室,她壹向不是個好員工,她從來不會在下班的時間還假裝賣力工作,現在的她只想回家好好地休息壹下。
  回家前,齊婉兒路過了壹間新開的超市,心情壹好便走了進去。
  超市裏,齊婉兒慢悠悠地逛著,看見了她最喜歡吃的意粉時,便順手拿了壹袋,又順便拿了壹袋意粉醬。
  “小姐,吃意粉的話……這個醬比較好吃哦!”壹個明朗的聲音在她身邊響起,順著在眼前晃著的意粉醬,齊婉兒看見身邊站著壹個男人,臉上滿是親切的笑容。
  “哦……是嗎?”對于男人好意,齊婉兒疑惑地接過意粉醬。
  男人留著壹個很配他的臉型的平頭,鼻子很高,雙眼很深,下巴有壹點點胡須,看起來很性感,左邊的耳朵上帶著壹個黑銀耳環,看起來很酷,也很適合他,他壹身舒服肥大的休閑服,看起來很親切。
  “真的很好吃哦,試壹下也不壞嘛。”
  “是這樣嗎?那好吧,謝謝哦!”齊婉兒沖著他笑了笑。
  “不用謝!”男人說完便轉身去別的貨價了,齊婉兒也因爲這袋意粉醬心情好多了,至少下午受的那壹肚子氣消了不少。
               (全文完)
小弟正在參加「好市民勳章」,請點一下網址給我愛心,感謝您的資持!
https://www.jkforum.net/thread-10002573-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