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212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服部平次
公爵 | 2019-3-1 04:40:04

六月的一天晚上,我下班回到家。丈夫出國醫療,已離去了三月。我褪去了渾身的束縛,像往常一樣打開電腦,走進了qq,想和丈夫聊天。一個喚我“芬姐”的交友請求,令我迷惑而震驚。他自稱是個年青人,既知道我是醫生,也知道我叫阿芬;但死活不告訴我他是誰。
  也許出於一種探究的本能,我加了他。那晚上,我們聊得很晚,他灑脫的文筆折服了我,令我好感漣漣;他似乎知道我的一切,從我的工作環境到我的體態特徵……
  我央求他告訴我他是誰,他始終不肯,只說他就在我身邊工作。他說:虛擬是真實的補充與調劑。他不願在現實中干擾我,只要我在虛擬的網絡中接受他的愛,他死亦足矣!
  侃侃而談的幾小時,使我無法下線。他談得很有分寸,既有對情的理解,也有對性的看法。我覺得他的言談,幾乎與我的思想如出一轍。我感覺到我遇上了一個很有思想的年輕人,他似乎愛我,又不忍擾我;他似乎愛與我談性,又不失文雅。
  我無法抗拒他的魅力和哀求,在虛擬中,我看出了他的真誠,我用我的文字,滿足了他稍有出格又很令人理解的要求。也許是因為許久沒有性生活的原因,我忽然“淫蕩”起來,在為他敲出那些文字的時候,我濕了許多……
  這天晚上,我無法入眠。我不時地回味著聊天中的刺激,渾身燥熱。我為自己網絡中的失態而後怕,又為這位網友的情意而陶然。矇矓中,我似乎看見一個年青男子向我走來,我因情生欲無法抗拒,我自慰了……
  二自那以後的好些天,我一直在留意這個神密的“青年人”,可苦苦總無蹤影。我在醫院的人緣關係很好,大家都叫我芬姐。我實在無法漫無邊際地去捉摸那個“愛”我的人。我在婦科工作,科室裡並沒有男同事;我豐滿漂亮,願同我交往的男人也不少,但並沒有年青人……
  苦思冥想的滋味是最難受的。好在那晚的失態,似乎並沒有任何的後果,日復一日,我便把這事擱置了起來。
  又過了幾天,同樣的一個晚上,我在qq上又遇見了他。靈感中我忽然想起,今晚有空與我聊天的,必定是和我一樣不當班的。在智慧的閃光中,我頓然想起一個人……
  難道是他?
  他叫柳路,一個失去雙親,靠打工掙取學費唸完醫科大學的年青人。畢業後,他跟我實習了好些年,為了他有過的經歷,我真的很喜歡他。這些年,他天天與我在一起,無話不談。
  他身材健美,長得很有活力,尤其對我,似乎特別親近。這幾個月來,由於丈夫的外出,我時常邀請他來我家作客,但我決沒有非份之想。
  他小我二十多歲,又沒有結婚。邀他作客,我完全是出乎一種對孤兒的愛憐和撫慰,也為了對我的孤單聊作補充。我不敢想像這種頻繁的邀請會觸發他的生理情緒。
  那晚上,我沒有和他深談,我覺得不應再貿然失態,一切都應該從明白開始。
  三第二天上午,我打開辦公室抽屜,一封摺疊得很齊整的信件放在上面。我好生奇怪,趁無人之機,打開來閲讀,果真是他寫的:阿芬老師:讓我稱你姐好嗎?
  昨晚,你在網絡上抽身而去,憑我的感覺,我知道你或許明白了我是誰。我覺得我不應讓我一個最喜歡的人老在困惑中摸索,因此給你寫了這封信。愛是無罪的,我相信你能饒恕我的一切。
  這幾年來,你成了我心靈中的一切。你的靚麗,你的豐滿,使我忘記了你的年令。有一天,我在你的電腦中發現了你的qq號,在聊天記錄中更看到了你的生命的活力,我十分興奮。我覺得我該試試我能為你幹些什麼……
  我是一個命運多桀的人。自幼喪父,小學畢業那年,母親又因公殉職。爸媽都是獨生,我和姐姐舉目無親,相依為命。為了我,姐高中畢業後就工作了,那時她工資很低,顧不得自己的吃穿,供我讀完初中和高中。
  後來姐出嫁了,嫁給一個年令比她大16歲的有錢人,我知道這不是她理想的戀人,她是為了我今後的學業。誰知我姐夫是個脾氣野蠻而且十分吝惜的人。我剛考上大學,他就不讓姐給我經濟上的資助。姐很怕她打(他打人很粗魯,有一次在姐單位上剝姐的衣褲打她),只能偷偷接濟我。
  也正因此,在上海讀書期間,從大一起,我就基本上靠打工支撐著學業:搬運、服務、家教、裝潢……幹過很多行;我終於支掙著讀完了研究生,沒欠過一分錢!我覺得這些年我雖勞累,但卻給我姐減輕了許多壓力,也讓我經受了對我終生有益的磨煉。
  前年二月份,我姐病故了!我真不知道這世界為什麼偏偏讓我遭難?!姐走了,她帶著對我的擔憂走了,也帶走了我的心。很長時間裡,我緩不過氣來,我悲痛得常在河邊徘徊,我十分清醒地意識到,在這個世界上,我是個真正的孤兒了。
  許多年來,我形成了一個奇怪的戀姐情節。我條件很好,周邊追求我的女孩不少,但我一直緘默。我心理上只有一個想法:愛姐!阿芬姐:你是我最尊愛的人,我向你吐露一個秘密:前些年,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姐夫毆打我姐後出走。
  那天晚上,我為姐身上上藥,我姐抱住了我。
  在一個很長的擁抱中,我感覺到我的性意識的萌發。我當時迷糊不堪,我吻了姐,姐也許也迷糊了,她解開了我的長褲……
  一切都是那麼突然,姐躺在了床沿,張開了裸露的雙腿,我第一次看到了成熟女人的一切。她牽著我的手,牽著我的dd,引導我……我真的亢奮了!我感覺到小dd已經碰到了姐姐的洞口。我剛要進入,姐突然起身了,抱著我大哭,哭得很傷心……自那以後,我們沒有再發生過,然而,這卻使我的性意識形成了一個觀念:我的第一次,一定要給姐!!!
  姐走了,我一直在尋覓……
  這些天,我只要一空閒,就會想起你,尤其在睡前,總是想入非非……每天晚上都是枕著你的名字入睡,我真的想,我要把我的第一次奉獻給我最喜歡的姐,她會是誰?是你嗎?
  四當天晚上,我在臥室裡反覆閲讀柳路的信,我完全震蒙了!這是一封坦露真情的信,是一個歷經坎坷的孩子的心路歷程,我能責怪他嗎?!
  深夜,我決定再上qq見他。我該勸勸他。一看到他在等我,我的心理開始崩潰了。他打開了攝像頭,他哭了,哭得很傷心。我也動情了,對這樣一個孩子,我似乎願意做出一切……
    我真得不忍心傷害他。
  我們娓娓而談,他的每一段小故事,都觸動了我的神經。他向我提出能否讓他看看身體,,也許網絡真的與現實有區別,激情中,我竟然答應了。我脫下了奶罩,以至脫下了內褲。我完全感覺不到他是現實中的柳路,只覺得他是一個愛我的男人。我用攝像頭對準了自己豐滿的雙峰,還有那黑黑的森林……我覺得我似乎回到少女時光,網絡那頭牽著的是我的小戀人……我甚至提出讓我看看他的一切,他都做了。
  深夜三點,他突然下了,我很茫然。心跳得很厲害,我知道自己的情慾又激發了,今晚也許又無眠了……
  叮鐺,一聲門鈴,把我驚嚇得幾乎從床上跳起來。淩晨三點二十八分,這時的門鈴,我當然知道是他!我顧不得穿衣,受情慾折騰的我幾乎要衝出家門。走到門前,我才發現自己身上除了一條鏤花內褲,幾乎全身裸露。我在門前猶猶了,我不能開門,畢竟我大他二十多了。
  然而,我的腳步卻毫不聽我使喚,我倚靠在門前,心房劇烈地跳動。我聆聽門外,靜夜中我聽出了一種粗重的呼吸聲,我知道如果不開門,會給他帶來什麼。……
  我抗拒不了,我打開了門,用近乎的裸體,擁抱住滿臉紅潮的他……
  隨後的一切,是那樣的突然而又自然。在我的客廳,我褪去了一切。他真的什麼都不懂。他使勁地吸吮我的奶房。我張開了雙腿,他用手輕輕地拔開我濃濃的陰毛,笨拙得不知怎麼進入。我引導著他,早已濕潤的小山洞使他進得很順暢。
  我感到了無與倫比的充實與緊脹。
  他很強大,我幾乎受不了,又總不能滿足……
  天亮了,我們在一起洗浴,我把水放好了,滿滿一缸,我叫他快進來。我看見他從煙霧繚繞中向我走來,我鑽進了浴缸,他迫不及待的抱著濕漉漉的我,我也緊抱著他,他開始吻我,我們緊緊相擁,把我們多日積累的精力和激情全部釋放。
  彼此不需要任何語言。
  一切盡在纏綿中,他的吻熱烈而又溫柔,我快要被他的吻融化,身下的水波蕩漾在我的咪咪上,我說癢癢的,他用手摸著它,好多毛,他說舒服極了。我的乳房沒在水中,他不停的添著它,很快它就鼓起來了,紅紅的粉粉的,他用勁的吸它,我的愛液汩汩地流出來了,滑滑的,與水混在了一起,他含著一口水舔著我的咪咪,舒爽的感覺侵透了我們身體的每一個部位,我已經沒有了一絲力氣,亢奮中他又一次進入了我的身體,我已是任從他的擺佈了……
  柳路的小鋼炮在我的陰道中發射了,他很滿足。我似乎又回到了青春年少,回到了如花的季節。我在與春天同行……
小弟正在參加「好市民勳章」,請點一下網址給我愛心,感謝您的資持!
https://www.jkforum.net/thread-10002566-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