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3044 | 回覆: 1 | 跳轉到指定樓層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9-3-1 05:04:41

 第一章 月憋屈的穿越

  「呼……呼……哈啊……」,此刻我正在狂奔之中,眼瞳漸漸有些發黑,冒
著絲絲眩光,心髒跳動的聲響通過骨傳導竄進我的大腦裏,噗通……噗通……那
是我生命的倒計時。

  爲什麼啊?我只是一名沒車沒房沒女朋友的上班族,人畜無害每天按時上下
班,只想普普通通的度過無聊卻又踏實的每一天,爲什麼我會遇到這種狀況啊?!

  曾經我也受過各種各樣的傷,但畢竟因爲傷口不深,都及時有效的止住了血,
可這次真的玩大了。我用雙手緊緊捂住腹部的傷口,手掌上傳來了濕膩且溫熱的
觸感,鮮血不斷的往外流著。

  從來只掃自家門前雪的人爲什麼要多管閑事,難道就因爲臨下班前被上司一
通臭罵,心裏有怨念,所以在地鐵上看到小偷在對可愛的妹子下手時要沖上去一
腳把賊人踹飛?於是在獨自走夜路的時候被突如其來的襲擊,直到伴有倒勾血槽
的軍用匕首從自己的身體被抽出時我才反應過來,而小偷那張充滿戾氣的臉反而
因爲鮮血噴湧而變得更加扭曲。

  不知自己跑了多久,也不知是不是幻覺,身後的腳步聲時有時無,暈眩伴隨
著脫力,我撲了個空,向著前方的黑暗直直倒去,預想中身體與地面的撞擊聲並
沒有響起,是因爲我在倒地之前就暈過去了嗎?

  二十分鍾後,巷子旁的大馬路上終於傳來了警笛聲,地上的血液已經有些凝
固,通過紅藍燈的反照顯得異常詭異,而血泊之上卻空無一人。

  「他是不是死了?要不你去看看」

  「我才不,要去你自己去」

  「去就去……」

  「……」

  「他還有心跳!餵,你醒醒!」

  如同從漫長的夢魘中醒來,刺眼的陽光令我條件反射般閉上了剛微微睜開的
雙眼,經過一段時間的適應後,我終於看清了周圍,我側著頭趴在堅硬的路面上,
石磚縫隙間傳來泥土混草的氣味,視線掃地間,幾條人影映入眼簾。

  「餵?你沒事吧?哪來的?穿的那麼奇怪,自己能起來嗎?」,從我的腦後
側傳來一道磁性的中年男聲。

  好痛!每一個關節,每一寸肌肉,都在向我的大腦傳遞相同的信號——疼痛,
眼前的人影變得清晰,全都是虎背熊腰滿臉胡渣的大漢,身著動物的皮毛和編織
麻布,踏著鑄鐵靴,每個人的手上都拿著戰斧,帶有血跡的雙頭戰斧。

  「這……裏……是?」,我從幹枯的咽喉艱難擠出這幾個字,腦海中漸漸回
憶起昏迷前的事,逞英雄之後被報複,小腹被匕首捅穿,好像連腸子都被扯出來
了,失血過多,隨後失去意識,想到這裏,我條件反射般摸了摸自己的腹部,光
滑的肌膚上沒有任何受過傷的痕跡!

  「嘖,哪來的難民,你小子來錯地方了,想活命就快離開這裏」,最早靠近
探查我狀況的那位大漢開口說道。

  隨後,大漢們嘈雜的交談聲漸漸遠去,泛著古樸氣息的灰褐色石板道上只留
下我的身影,我艱難的爬起身來,用力捏了捏自己的臉。

  我知道我穿越了,在百無聊賴的平淡日常中解脫而出,穿越到了一個未知世
界裏!這種情節我在許多影視和文學作品中都了解過。

  那麼接下來按照套路,我一定是擁有了某種超能力吧?隔空取物、刀槍不入、
水火不侵、上天入地……哈哈哈哈!仿徨和恐懼漸漸轉換成我的內心中燃起的激
動情緒。

  真沒想到我這種普普通通的社畜竟然能夠穿越,爽爆!從今天起,這個世界
將迎來他們新的王者,沒錯,就是我馮星銳!更重要的是,老子在原本世界中一
直沒法交出去的處男之身,在這個世界一定可以交出去了!

  臆想過後,我終於慢慢冷靜了下來,從昏迷中醒來、渾身疼痛、被修複的傷
口,之前我一定經曆過什麼事,隨後我開始嘗試自己的超能力爲何物。

  10分鍾後,我頹然坐在地上,胸中積滿了不甘和怨憤,難得穿越一次,老
天爺你特麼這是耍我呢?爲什麼啥能力都沒有?我眼角邊上的「穿越者係統菜單」

  呢?怎麼不顯示出來?沒有超能力和魔法,甚至跑都跑不快,摔了一跤還摔
破皮了,我楞楞望著傷口滲出來的血滴,半天沒緩過神來。

  …………

  極東境,蜿蜒崎嶇的山道盡頭是一座百米余長的吊橋,吊橋連接著孤峰,雲
霧繚繞間,暗金色的雄偉宮殿若隱若現,聖潔的光芒傾瀉其中,令人忍不住想要
頂禮膜拜。而在宮殿中,則是另一番景象。

  「都退下吧」,男子身著少女的服飾,他俊美異常,黑色長發隨意披在肩上,
一雙寶藍色的眸子清澈而又深邃。

  隨著他一聲令下,宮殿中數十名單膝跪立的武者們緩緩起身。

  「荒戾,你留下」,妖異的俊美男子輕聲命令道。

  場中一名英武挺拔的男子聽到聲音後,再次單膝跪下,他低著頭,靜靜等待
主人的吩咐。

  荒戾始終不敢擡起頭來,面前這位身著女裝身材修長的男子,絲毫不像表面
上看起來那麼柔弱,他擁有無可匹敵的戰力,毒辣的行事作風也令人生畏。

  「查清楚了嗎?」,王座上傳來男人輕柔卻極具穿透力的嗓音。

  「稟吾王,時空禁斷層這次的波動極爲異常,原因是有穿越者到達了我們的
世界裏,特殊的穿越者……目前只知道降臨在神皇大陸,奇怪的是穿越者的個體
能量竟爲零,所以暫時無法探查到具體位置……」,荒戾的聲音有些顫,因爲他
的王已經皺起了眉頭。

  「退下吧」

  月銘宮的主人,整個戟月大陸背後真正的掌控者,此刻正望著天際喃喃自語。

  「此間事了,也該去西邊看看了……」

  …………

  我叫馮星銳,是一名穿越者,我現在所處的位置名爲神皇大陸,以魔法爲主
基調的大陸,這片大陸上所有的人都會魔法,人們的身體內都擁有稱爲脈靈的能
量,而魔法則通過脈靈進行釋放,這個大陸上根本不存在身體內沒有脈靈的人…

  …除了我。

  事實上,大部分人的脈靈值都不高,只能使用一些相對較爲簡單的魔法,諸
如引動一簇小火苗或是釋放一道僅僅讓人感覺酥麻的電流,這類脈靈值不高且沒
有潛力的人,則依然需要靠各種體力或腦力勞動獲得生活來源。

  以上,是我通過黑琦礦場的奴隸礦工口中得知的。爲什麼是從奴隸的口中得
知?因爲我現在也是一名奴隸……

  神皇大陸鼓勵國家之間相互爭鬥,以此達到「去除糟粕留下精華」的目的,
至於是誰主導了這一場又一場的戰爭,沒人知道,也許是這片大陸唯一的神在主
導這一切,那位人們在禱告時一定會提到的名字——摩坷聖天。

  「摩柯聖天在上,小婊子你又在偷懶?」,礦場上的監工揮動著長鞭向一位
小姑娘抽去。

  ——啪!

  皮鞭抽在小姑娘的手臂上,並未出現任何痕跡,但她卻表現得極爲痛苦。沒
錯,這位監工使用了特殊的魔法,避免女孩受傷需要醫護處理而耽誤工作的同時
卻能讓她體會到真實的疼痛感。

  「我沒有偷懶,我只是……」

  ——啪!

  「還敢頂嘴!別以爲你長得漂亮我就不舍得對你動手,要不是因爲主人定下
的規定,老子早就把你肏爛了!」,監工醜惡的嘴臉愈發扭曲,似乎在爲積攢已
久卻無處宣泄的性欲尋找另一種釋放方式。

  「看什麼看,你這連脈靈都沒有的廢物還想英雄救美不成?」,監工羅珀把
矛頭轉向了我。

  「羅珀大人,您誤會啦,我只是覺得您將珍貴的脈靈用在我們這些下等人身
上實在有些浪費,何不多留點精力,今晚在郁金媚苑一展雄風呢?」,說著,我
悄悄將挖礦時私藏的皓藍晶碎塞進了他手裏,皓藍晶是一種蘊含脈靈的寶石,即
使是它的碎片也非常值錢,作爲奴隸私藏開采物後果很嚴重,除非……你懂得如
何正確利用它。前世作爲社畜的我,深蘊這種阿諛奉承的套路。

  來到這個世界已經半個月,我靠著社會人的經驗勉強活了下來。至於爲什麼
會來到這座奴隸礦區真是說來話長,因爲我獨特的東方面孔、服飾以及毫無脈靈
的特殊體質,外加這片名爲塔克納的地方正在打仗,而我這種毫無戰鬥力的渣仔,
只能被抓壯丁一般丟進礦區,采集各種能夠補給脈靈的礦石供給前線的戰士們。

  我也悄悄打聽過穿越者,這兒的老礦工給了我答案。原來穿越者在這個世界
並不是什麼稀罕玩意,因爲這個世界的能量濃度很高,尤其在發生戰爭時容易撕
裂空間,從而將其他世界的人們吞噬而來。而我作爲穿越者,唯一與衆不同的地
方就是我從二十八周歲的成年男子變成了十三四歲的模樣,而且受過的傷也被治
愈了,這兒的老人聽後只是搖著頭說「摩珂聖天啊,我從未聽說過這種事,這孩
子一定是穿越的時候把腦袋撞壞了,聖天保佑!」

  衣衫襤褸的小姑娘並沒有答謝我,只是用那雙寶石藍的大眼睛瞥了我一眼,
隨後便自顧自的離開,留下倔強而又嬌小的背影。

  「阿銳啊,你是不是喜歡她?」,耳畔響起一道刻意裝成熟的男孩聲。

  「叫我銳哥!小鬼頭,你找打?」,我說道。眼前則出現了一名滿頭金發、
皮膚白皙卻滿臉灰漬的小家夥,他叫菲克斯,今年九歲,自稱是因爲脈靈量極低,
不得不來礦區出賣勞動力。

  「切,你脈靈爲零,我再差也不至於打不過你」,菲克斯露出他整潔的白牙,
瞇著雙眼,擺出一副得意的模樣。

  咚!

  「你!你卑鄙!偷襲我!」,菲克斯捂著自己的頭說道。

  「嘿嘿,你那點脈靈根本就忽略不計,在我的世界裏,一個打火機都比你強,
至少打火機每次都能點得著」,我掃視著整片礦場,敲打聲、轟鳴聲、怒罵聲、
哀嚎聲……這些聲音在我耳朵裏漸漸把小鬼頭菲克斯不甘的反駁聲掩蓋。

  經曆了半個月的適應,我也差不多接受了現實,但對於自己明顯區別於其他
穿越者的情況我還是很在意,撫摸著自己被捅穿的腹部,那裏光滑平坦,看著水
灘裏映照出的自己的臉龐,確實是我小時候的模樣,我的身體一定有一些特別的
地方,沒有所謂的狗屁脈靈,難道我就只能在社會底層混跡漂泊一輩子嗎?在這
個隨時發生魔法戰爭,隨時可能會受無妄之災,死在這還沒搞清楚狀況的破地方?

  明明聽說其他的穿越者全都有脈靈……

  「小鬼頭,你說,我們該怎樣才能離開這個鬼地方?」

  菲克斯沒有立即回答,片刻沈默後,他低頭說道:「出去有什麼好的,到處
都在打仗,我還沒有泡過妞就死掉的話,那也太虧了。」

  也是啊……我連去新手村刷小怪的能力都不具備,就算離開了這座礦場,恐
怕也活不過一集。再者說,鎮守礦場的祈靈者達到了睿芒中級,隨便一揮手估計
就能把我當場轟殺成渣。

  祈靈者是神皇大陸三大職業之一,主要使用魔法進行遠程攻擊和範圍攻擊,
他們註重脈靈和意念力的修煉,只要體內的脈靈量能夠使幻靈寶珠發出光芒並選
擇祈靈者這個職業,那麼就可以稱之爲祈靈者。至於另外兩大職業,其一偏向於
近戰型的戰士,稱之爲霸君,通過提升脈靈以及鍛煉肉體,之後利用脈靈加持和
強化身體進行戰鬥。最後一種職業稱之爲魔械使,通過結合科技與魔法,令他們
擁有強大的魔法武器,甚至不少魔械使還改造了自己的身體……

  而不論是哪種職業,等級上的稱呼都一樣。就我目前所知道的等級,分別是:
微光、睿芒、宗耀、環宇、神臨,再之後就沒人知道了,至少這座黑琦礦場上沒
人知道。

  「剛才……」,采礦的休息時間,我的背後傳來一道微弱的女聲。

  是她,那個擁有著寶藍色大眼睛的小姑娘。我這種社畜最會的就是察言觀色,
實際上我早就觀察到她了,雖然礦場的監工都是那副嘴臉,但這裏的其他人明顯
對著姑娘比較客氣,又或者說……存在著某種隔閡。經我發動八卦技能打聽後得
知,這個小姑娘的身份果然如我所預料的那樣,非同尋常,她曾經是某個大貴族
的千金,由於戰爭的原因,整個家族被衰敗了,她這種脈靈低微的小姑娘在失去
家族庇護後,只能被迫接受悲慘的現實,被霸占她家業的勢力強行送到了這裏。

  她的樣貌真的很美,除了一雙藍色眸子以外,還擁有一頭烏黑靚麗的長發,
與之相匹配的的也是白皙通透的肌膚,即使在這烏煙瘴氣的礦場中依然如出水芙
蓉般清麗脫俗。雖然我不是什麼蘿莉控,但這十三歲的丫頭在我眼中竟然已經透
出一股清純中夾雜著嫵媚的氣息。

  「不用謝啦,舉手之勞」,我滿不在乎的說道,也算是耍帥吧。

  「我可沒打算謝你,私藏晶碎被發現,你的下場會淒慘無比,所以以後別再
做這種事了」,小丫頭用平淡的語氣說道。

  「你這小丫頭……我剛才可是在救你耶,就不能坦誠的道個謝嗎?」,我有
些戲謔的對她說道。

  「哼」,聽到我的話,小丫頭像貓咪被踩到尾巴一樣落荒而逃。

  礦區的生活每天都很充實,因此給人感覺時間過的特別快,眨眼間一個月又
過去了。這期間沒有發生什麼特別的事,除了跟那個傲嬌的小丫頭混熟了點,從
她口中得知了她的名字,茉雅,以及一些關於她的事情。

  我和菲克斯、茉雅三人儼然成爲了一個小團體,一起勞作,一起吃飯,就連
睡覺都選在同一片空地上,雖然我的樣貌只有十六歲,但心理年齡已經快要三十
歲了,封閉的礦區仿佛自成一個小社會,各式各樣的人都有,因此對於我這種熟
悉人情世故的社畜來說,想混得開很簡單,因此我也就成了大哥哥,總是在照顧
著菲克斯和茉雅。跟監工搞好關係,跟倉管和食堂大媽混熟,跟同一班組一起下
礦幹活的大叔們也保持良好關係,互幫互助。在這個陰冷、潮濕、黑暗的皓藍晶
礦區裏,我也依然感受到了一絲溫暖。

  「銳哥,走,我帶你去看點有趣的東西」,菲克斯在我耳邊小聲說道。

  「你們在嘀咕什麼呢」,見到菲克斯在我耳邊說悄悄話,茉雅瞇起了藍眼睛
問到。

  「沒有沒有,我在跟銳哥說你變漂亮了呢,胸部開始發育了喲」,菲斯克打
著哈哈說道。

  咚!

  「你要死啊!」,茉雅鼓起兩個可愛的腮幫子,紅著臉說道,她一手捂住自
己的小胸脯,同時伸出另一只小手,在菲克斯的腦袋瓜上狠狠敲了一下。

  菲斯克有些心虛,氣鼓鼓的向茉雅扮了個鬼臉,之後便拉著我拐到無人處。

  「餵,小鬼頭,你別搞得神神秘秘的,想到我去看啥啊?」,看著菲克斯因
爲被敲腦袋而齜牙咧嘴的樣子,我含著笑意問道他。

  「就是……就是那個啊……男女之間的……哎呀你別問了,悄悄跟著我,看
了你就知道了」,菲克斯嘴角微微上揚,面泛紅光,瞇起的眼睛流轉著精光。

  此時已是夜間休息時間,菲克斯拉著我,躡手躡腳地向一處較爲陌生的地方
緩緩踱去,直到一間用魔法切割和堆砌平整的小洋房出現在我們面前,菲克斯向
我噓了一聲,示意我壓低聲音。

  「銳哥,跟我來,你聽……」,跟隨著菲克斯的腳步,我們以跪伏的姿勢趴
在了洋房透著光的窗戶邊上。

  「啊……啊……哈嗯……哈啊……」

  聽到一陣陣女人的呻吟,我的耳根立刻豎了起來,這是……雖然前世我是個
處男,但也算是鑒賞學習了各式各樣的A片,男女交媾的聲音辨識度非常高,因
此我一下就明白,這間房裏有一對男女正在行雲雨之事。

  「銳哥你別激動啊,這屋子可是礦區守護者的,咱們聽聽聲音就好了」,菲
克斯用老氣橫秋的語調提醒著我。

  「不用你提醒,我知道!你小子膽子真大啊,還敢帶著我跑來聽床,守護者
大人隨便一個魔法火球,咱倆都得被燒成炭」,我皺著眉頭說道,腳下已經萌生
了退意。
回覆 使用道具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9-3-1 05:06:11

第二章  短暫的悠哉日常

  「銳哥,說實話……上次我來偷聽已經被發現了」,菲克斯尷尬的說道。

  「被發現?那你怎麼還活著?」,我伸手捏了捏他白嫩的小臉蛋,以此確認
他是不是鬼魂。

  「松手!疼啊!我不是鬼魂,你放心好啦!」

  菲克斯撇過臉,掙脫了我的手鉗,隨後他解釋道:「守護者大人根本懶得理
我,只是用魔法傳音警告我不要搞出動靜攪了他的興致。」

  我腦門冒起了黑線,這守護者有點意思……

  轉念一想,神皇大陸的人們對於自由有著超前的理解,關於性這個話題一直
以來都持較爲開放的態度,因此我也就釋然了。不知這位守護者大人是有什麼特
殊癖好,或者說根本就不在乎在他眼中如同螻蟻的我們,總之,今晚這條命也許
是保住了。

  雖然我想立刻拉著菲克斯離開,但是……

  「處男」

  「你是處男」

  「還沒有見識過真實的裸體女人吧?」

  「看一眼都不敢,你真是廢物啊」

  「只會擼管的廢物」

  以上這些聲音在我腦海中不斷響起,使我的雙腿如同註鉛了一般,再也邁不
開步子。

  我豎起耳朵,搜索著屋子裏漏出來的任何一絲聲響。

  啪……啪……啪……

  肉體間相互碰撞所發出的聲音原來是這樣的,清脆悅耳,夾雜著水漬聲,以
一定的節奏不停持續著。

  「哈啊……哈啊……啊……嗯哼……」

  第一次現場聽女人的呻吟,同樣也是別有一番滋味,這一定是位年輕女子,
充滿著青春活力。

  我咽下一口唾液,慢慢伸起頭朝窗臺裏看去。

  兩條白花花的肉體交疊纏繞的交媾場景映入眼簾,這驚鴻一瞥令我的心跳速
度進一步加劇,甚至感到呼吸困難。

  但隨後一道聲音憑空在我大腦中響起,又差點把我嚇到直接心跳停止。

  「滾」

  我後背冒出一片冷汗,菲克斯也面色難看的望著我。

  「看來守護者大人今天心情不好,我們快溜吧!」,菲克斯拉著我,頭也不
回的離開了小洋房。

  …………

  距離礦區南方約三百公裏的位置,一座座由森林魔法纏繞起的臨時樹藤房內,
坐著幾位祈靈者以及霸君。

  「盧比斯,準備的怎麼樣了?」,會議桌的最上座,一位霸君裝束的健壯男
子開口問道。

  「區區一個黑琦礦脈,真不知道你們在緊張什麼」,另一位祈靈者模樣的白
袍老者說道,同時露出了不屑的表情。

  「老哥稍安勿躁,你有所不知,帝君極爲重視這黑琦礦脈是有其原因的…
…」,隔壁的灰袍老者出聲安撫道。

  「原因?那裏只不過區區一名睿芒中級和幾名微光階層的雜魚在鎮守,咱們
之中隨便一個人去就能如屠豬宰狗一般將他們全部滅殺」,白袍老者輕撚胡須,
擺出一副傲然姿態。

  「首座大人,一切都準備妥當了。另外據偵察人員回報,那裏果然不出帝君
所料,並不像表面看到的那麼簡單」,名叫盧比斯的霸君戰士開口打斷了他們的
對話,頷首向最上座的霸君彙報道。

  一時間,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將目光轉向了他。

  最上座的霸君雙手托著面部,只是瞟了一眼盧比斯,示意他繼續說下去。

  「首座,黑琦礦脈實際鎮守人員還有三名睿芒高級、兩名宗耀初級以及一名
宗耀中級!」,盧比斯說道。

  白袍老者撚胡須的手輕輕一顫,心道此次真是有些托大了,自己也只不過是
睿芒高級,或許對付睿芒中級綽綽有余,但是如果同樣對上睿芒高級,並且在對
方人數占優的情況下,那自己是必死無疑的,更何況對方竟是還有宗耀階層的高
手在。

  在已知的魔法等級中,每個等級之間都有著極爲明確的區別和差距,基本上
不存在跨級戰勝敵人的情況,除非是對手重傷或者偷襲,而所謂的誇階層挑戰,
即便是上古傳說中也甚少有過這樣的事情發生。

  「向帝君發出支援請求,另外撤回所有的偵察人員,本次行動暫時終止,全
部收攏待命」,最上位的霸君有條不紊的下達指令。

  …………

  「你們倆,昨晚去哪了?」,茉雅黛眉輕蹙,那雙寶藍色的大眼睛閃耀著審
視的光芒。

  「沒……沒有啊,我就和銳哥去散散步而已」,菲克斯不敢直視茉雅,低頭
歪脖的說道。

  「嗯嗯……就是去散個……嗷……別別……你輕點」,茉雅伸出一雙白皙的
藕臂,將我和菲克斯各自一邊的耳朵緊緊揪住。

  「別以爲我不知道你們去了哪,你們……討厭死你們了!哼!」,茉雅最後
用手狠狠一揪,隨即紅著臉跑開了。

  我和菲克斯面面相覷,這丫頭爲什麼會知道我們去哪了,難道說她在背後偷
偷跟蹤我們了?這下可丟臉丟大了……跑去聽床結果還被可愛的小蘿莉發現了,
望著茉雅回頭瞟向我時哀怨的表情,我內心竟湧現出一股罪惡感。

  「菲克斯,以後如果再有這種事……」,我呢喃道。

  「銳哥你放心,以後我再也不會叫你去了!」,菲克斯拍著胸脯說道。

  「以後再有這種事,等茉雅睡著了咱們再去」

  …………

  感謝老天,我們這個采掘組的效益特別高,産出的皓藍晶礦比其他組高出了
整整三倍,因此包括我、菲克斯、茉雅以及另外兩名組員,塔克和索羅斯,我們
五人獲得了極爲寶貴的休息日,獲準在礦區規劃的一片林地裏自由活動。

  清澈純淨的湖泊一眼能夠望得到頭,不怎麼深的湖泊,湖底的嶙峋怪石能夠
看得一清二楚。

  在我的邀約下,大家一起來到了這片湖泊泡澡,礦區的專屬林地已經由守護
者大人以及其他的高手進行了清理,確保不會有異靈獸的出現。

  這裏解釋一下,異靈獸是神皇大陸裏較爲普遍的一種野獸,跟我原來世界中
的野生動物一樣,只不過這裏的野生動物長期生活在脈靈濃度較濃郁的地區,因
此本身具備了脈靈力,甚至還會一些粗淺的魔法。

  「阿銳兄弟,你可找了個好地方啊!能夠和你一組幹活,我真是太幸運了」,
塔克是個憨厚的老實人,心裏想到啥就說啥。

  「銳哥,謝了」,索羅斯看上去極爲精壯,六塊腹肌棱角分明,但卻是個寡
言的漢子,平時不怎麼愛說話,但幹活卻非常勤懇。

  我之所以會選擇他們作爲組員一同進行開采工作,並在我作爲「項目負責人」
的英明指導下開展了極爲高效的開采活動,正是得益於自己前世的各種社畜經曆,
我看人很準,從品性、智商、情商、體力等各方面去考慮,從而選出我來到異世,
來到這個該死的礦區後適合一同前行的夥伴,我內心極爲明確一點,那就是光靠
我一個人的力量,很難在這個世界中混下去(畢竟我沒有脈靈)。另外,羅珀監
工這頭老狗暗中收了我不少皓藍晶碎,所以我們也比較受照顧,經常被派去礦産
豐富的區域挖礦。

  也許是這個世界的女性發育的都比較早,明明才13歲,茉雅的身材卻已經
出落的凹凸有致,該有的地方都有了,胸前一對小肉脯至少也有B罩杯以上,一
雙雪白美腿光潔細長,只見她關鍵部位包裹著亞麻色粗布料,將粉嫩可愛的小腳
丫輕輕點進湖水裏,隨著晶瑩剔透的足趾浸入,冰涼的舒適感令她一陣顫動,俏
臉上便也露出了迷醉的表情。

  「不許盯著我看,臭阿銳!」,茉雅似乎忽略了在場其他男性充滿欲望的眼
神,而只註意到我的註目禮,她俏臉泛紅,用雙手捂著胸口說道。

  「你好看我才盯著你看!」,哼,當我是初哥?被你一懟我就會道歉?我臉
皮厚著呢!

  茉雅聽到我的流氓發言,羞的「哼」了一聲,隨後便將半張俏臉埋進湖水裏。

  「銳哥,茉雅姐,你倆別再打情罵俏了行不,我們可都還在打光棍呢!」,
菲克斯說完便噗通一聲跳進湖裏,濺得衆人一臉水花。

  人一閑下來就容易胡思亂想,我的心思在此情此景之下也變得活絡了起來。
自從來到這個世界,被強行投送到這個該死的礦場,我唯一的關註點就是如何生
存下去,當然,內心中也有一小許天真的憧憬,希望自己有一天能夠擁有脈靈並
且具備修煉天賦,能夠將脈靈修煉到「化實凝核」的程度,從而有資格邁入三大
魔法職業,而在這個礦場的奴隸們都是沒有修煉天賦,被這個世界所遺棄的人,
是最下等的渣仔。關於自己的體質,我向許多人打聽過,甚至經過一頓毒打強行
闖到礦區守護者大人的面前詢問了這件事,但所有人都告訴我,這個世界不存在
完全沒有脈靈的人,脈靈就如同每個人的靈魂、血液、心跳一般是必不可少的東
西,所以我在那些邁入三大職業的魔法者眼裏看來就是一具能動的屍體。

  茉雅下無意向我靠了過來,也許是終於註意到其他男人如狼似虎的目光,而
我則透過清澈見底的湖水,瞥見了塔克和索羅斯下體支起的小帳篷。

  我定睛看向茉雅,終於註意到她薄薄的裹胸之下那兩點神秘的凸起,鮮嫩欲
滴的小嘴唇,白皙透亮的玉臂,以及螓首微頷的羞紅俏臉。明明我都是心理年齡
將近30歲的成熟男子了,爲什麼會對小蘿莉産生反應啊餵!我的小兄弟竟然也
緩緩起了反應,這種越克制越勃起的感覺真是太難受了。

  更糟糕的情況是,茉雅似乎也發現了我下體的異樣,於是立刻停下了向我靠
近的動作,她埋著小腦袋,輕咬著嘴唇,一雙寶藍色的大眼睛泛著微微濕潤,嬌
俏的小臉蛋如同火燒的晚霞一般。

  「那個茉雅……你……你好漂亮啊!」,臥槽,這是什麼初哥發言?茉雅可
是個小丫頭啊,爲什麼我覺得那麼緊張,心跳的那麼快,呼吸那麼急促!

  「哼,大色狼」,茉雅聲若細蚊的說道。

  在此之前,我從來沒有真正仔細的觀察過茉雅,或許是前世記憶中所謂的道
德約束,再加上來到異世以後無暇顧及男女之情,但我能很明顯的感受到,茉雅
對我的態度與其他人有著明顯的區別。

  「茉雅姐,你每天在太陽下暴曬,爲什麼皮膚還這麼白,是不是偷偷用美膚
魔法了?」,菲克斯這時也湊了過來。

  塔克和索羅斯聽到後也將目光放在了茉雅如皓雪一般的肌膚上。

  「我這是天生麗質,不行嗎?」,茉雅伸手捏住菲克斯的小臉蛋說道。

  「哎喲,疼,茉雅姐你輕點!」,菲克斯口齒不清的回應道。

  正在衆人嬉戲與放松之時……

  轟的一聲!礦場方向傳來了一聲爆炸的巨響,就連湖面都蕩起了漣漪。

  泡在湖水裏的衆人面面相覷,隨後在我的一聲指揮下,大家終於反應過來,
迅速上岸穿好衣服。

  據我猜測,礦區估計是遭到了來自神聖雪焰帝國的攻擊。

  這片神皇大陸上共有三個帝國,分別是星洛帝國、龍淵帝國以及神聖雪焰帝
國,而我目前所處的位置就在星洛帝國境內,且距離國境邊界線非常近,星洛帝
國與神聖雪焰帝國常年發生戰爭,主要的原因就在於國與國之間爭奪各種重要的
魔法資源,而我早就聽礦場的老礦工說過,這裏遲早是要發生戰爭的,並且在我
來這裏之前已經發生過好幾次了。

  魔法世界所謂的戰爭並不在於其數量,而在於高階魔法戰士,一位高階霸君
的「聖武沖擊」可以輕易毀滅一座城市。

  「我們,我們快逃吧,趁這個機會」,塔克遙望著濃煙滾滾的礦區方向說道。

  「不行,不管礦區能不能守住,我們都會被抓回來」,索羅斯開口說道,此
刻他在衆人中顯得比較冷靜。

  「嗯,索羅斯說的對,我們身上都有奴隸印記,跑不掉的,先去地下避難區
吧」,我開口道,下意識地拉住了茉雅的手避難區走去,衆人緊隨我的步伐。

  茉雅微微一掙,察覺到我手上的力度後便乖乖跟著我走了,她能感受到我對
她的重視。

  就在快接近礦區地下通道時,我望向天空,那裏有六名魔法強者正漂浮在空
中,爲首的一名強者散發出極爲特殊的脈靈波動,他身著霸君特有的鎏金鎧甲,
全覆式頭盔只露出一雙泛著暗紅色光芒的眼睛,挺拔雄偉的身材給人一種極爲可
靠的感覺。他給我的壓迫力非常強,絕不是睿芒級強者所能擁有的,這座礦場有
什麼特殊的地方嗎?竟然值得比睿芒還要高級的強者前來鎮守。

  「喲,你們這群不怕死的奴隸竟敢逃出來?」,天空中閃過一道人影,隨後
我們五人立刻就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脈靈壓迫,這是一種任何魔法強者都不需要
練習便可以使用的技巧,只需要肆無忌憚的釋放脈靈,比自己弱小許多的人就會
被壓迫的動彈不得、呼吸困難,如果差距太大且強者全力釋放的話,弱者甚至有
可能爆體而亡。

  「大人,我們沒有逃,只是從外面返回礦區,準備聽候您的差遣」,我在強
大的脈靈壓迫下極爲勉強的擠出了幾個字。

  「哼,少他媽放屁,低賤的奴隸,你沒有資格與我對話」,只見天空上的那
道黑色人影輕輕一揮手,我的身體立刻猶如被巨大的樹樁撞擊一般。

  小說上所說吐血前所謂的「咽喉一甜」根本就是騙人的,血液只有鹹味和腥
澀味,而我的咽喉也沒有過多感覺,只是覺得五髒六腑一陣絞痛,隨後一口血就
噴了出來。

  「大人,請您饒恕我們,我們立刻在您眼前消失」,茉雅對上方的魔法強者
說道,她趴在我身邊,扶著我搖搖欲墜的身體,小手微微戰栗。

  「消失?我說你們能消失了嗎?吾名沙西,這個小妞長得不錯嘛,如果她能
陪我爽一爽,我就放過你們」,我終於看清了上方這位魔法強者的樣貌,看上去
只有二十多歲,一頭金發,身著藍白相間的魔法長袍,手持鑲嵌了某種貴重寶石
的法杖,一副睥睨天下的表情,顯然是位祈靈者。

  「大人,怎麼能讓她這種低賤的奴隸來侍奉您,這樣豈不是降低了您高貴的
身份?」,就在我忍無可忍即將爆發之際,菲克斯迅速的向沙西回複道。

  「你這垃圾玩意是不是在瞪我?」,沙西沒有理會菲克斯,而是註意到了我
噴怒的眼神,他的眉頭皺成一個川字,手掌上已經有脈靈在流動凝聚。

  說時遲那時快,就在他即將對我釋放殺招的那一刻,天空中一發魔法彈朝著
沙西的方向射了過來,沙西原本要轟向我的手掌只好轉手向射來的魔法彈方向揮
去。

  轟隆隆!

  兩枚魔法彈的撞擊産生了強烈的白芒以及一聲巨響。

  「看來神聖雪焰帝國很重視這黑琦礦脈嘛,派了那麼多雜碎來搗亂」,天空
中又出現了一道身影,雖然從未見過,但想必他一定是隱藏在背後的礦脈守護者
之一。

  「是你,維克蘭特!哼,這次你們全都要死,現在跪下來求我,也許我還能
考慮饒你一命」,祈靈者沙西聲音明顯有些露怯。

  「那真是不好意思,我倒下的時候,壓著的一定是你的屍體」,只見霸君裝
束的維克蘭特一個閃擊,帶著霸道無匹的脈靈波動向沙西沖去,在天空中劃出一
道猩紅的光芒。

  沙西還沒來得及擡手反擊便已經被維克蘭特撞飛,他整個身體深深陷進山壁
之中,眼看就快要不行了。

  「你們這群小鬼快滾進地下避難區」,維克蘭特話音剛落,天空中又出現了
幾道身影,隨即出現還有一個泛著紫色光芒的複雜魔紋,一道道鋒利的光刃從紫
色魔紋中憑空出現,向著維克蘭特劃去。

  「你們快走,我殿後」,塔克用敦實的身體擋在了我們身後,茉雅、菲克斯
和索羅斯則攙扶著我向地下通道走去。

  天空中的大戰一觸即發,漫天都是五顔六色的魔法攻擊。

  「小心!」,一股推力自我身後傳來,回頭看去,只見塔克躺在了血泊之中,
背上因爲受到魔法攻擊的波及而冒著青煙。

  「塔克!」,我不甘的怒吼著,想要返回去救他,但全身已經毫無力氣。

  「你們扶阿銳進去,我隨後就來」,索羅斯說完便返身朝著塔克跑去。

  耳邊的轟鳴聲不斷響起,想必是受傷後産生了幻覺,我清晰的感知到周圍的
脈靈波動,伸出手還能抓住,泛著淡淡光暈的脈靈如同柳絮一般纏繞在我身邊。

  我的眼皮越來越沈,只記得看到的最後一幕,索羅斯才將塔克扶起,又一枚
魔法彈在他們身旁炸開,他們的身影則在彌漫的煙霧和塵土中消失無蹤,我眼前
一黑昏死過去。

  我醒來的時候已經三天後,躺在黑崎礦脈奴隸生活區的一片空地上,身旁只
有菲克斯守著。
引言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