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633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gn00559922
威爾斯親王 | 2019-3-1 05:18:36


 (一)為父親打扮候他來

  我叫麗娜,馬來西亞人,從小由外婆撫養長大。

  都是聽外婆說的,爸爸為了做生意,常常出門。媽媽受不住寂寞,與別的男
人搞上了,給爸爸發現;於是,他們離婚,那一年我才五歲。

  不久,媽媽改嫁,離開家鄉,少有音訊;爸爸沒有再娶,忙著做他的生意,
把我交給外婆帶大。對我來說,外婆就好像我媽媽一樣。

  爸爸長年住在吉隆坡做生意,我和外婆住在家鄉,爸爸偶爾回來看我們,每
次都帶著個女人。照我所知,他身邊從不乏女人,但一直都沒結婚。

  我覺得爸爸不要再婚,可能是婚姻失敗過。我不知道爸爸恨不恨媽媽,但我
知道爸爸他很疼我,不想我有個後母。

  我的生活很簡單,我記得常常都問外婆,爸爸什麼時候回來。她總是說很快
就回來了,如果我聽話的話,他會快一點回來。但總是要等很久很久才見到他。

  我一天一天長大,有一次,爸爸用奇異的眼光盯著我,從頭到腳看了再看,
發了呆。他對外婆說,麗娜長得愈來愈像她媽媽。

  媽媽的印象很糢糊,但是我有她的照片。拿她的照片看一看,真的,一模一
樣,只欠了胸口還沒有鼓起來。

  升上高中,等爸爸回家依然是我生活中最重要的事。爸爸沒有固定的時間回
來,總是要人等。

  我只能等。

  我常問外婆,爸爸會回來嗎?她說她也不知道,不過,妳打扮一下,穿得漂
亮一點,可能會見到他。

  果然,他相隔不久就回來。

  我刻意的打扮,在他面前走過,他眼睛明亮,追著我的身影。外婆說的應驗
了,爸爸回來的次數越來越頻密,差不多每個週末都見到他,他身邊的女人卻不
見了。

  一直以來,爸爸不和我面對面說話,他好像老師一樣高高在上,一臉嚴肅。
他對青少年人談戀愛的事很認真,常常問外婆:麗娜她有沒有交男朋友。

  一天,他單獨的和我說話,說:「麗娜你長大了,有沒有男孩子追求你?」

  我說:「還沒有。」

  他說,少年人學業為重,不要談戀愛。他要我答應他不在求學時期談戀愛。
他每次見我都關心有沒有男朋友。

  我明白他重視我的學業。為了這個緣故,我一直不敢讓男生追求我。中學畢
業,考上大學,鄉間的工作機會不多。

  爸爸說,每個禮拜來回看我,舟車勞頓;要把我接去吉隆坡,在他的公司幫
點忙,跟他學做生意。於是,我提了個行李箱,隨父親去吉隆坡。

  他說,常會帶女友回家過夜,不便與我同住,把我安頓在公司的宿舍。

  我能明白爸爸的處境,他的女友我見過很多,換了別的男人早己再婚了,他
沒有結婚,如果連女人也沒有,是不可想像。


            (二)日夕相處漸生情愫

  我憧憬著與爸爸常在一起,就是我的快樂。

  大城市的生活,令我大開眼界。我才十六歲,面上稚氣未除,來自鄉間,自
覺土氣甚重,學人趕時髦,穿上上班服,當爸爸的小秘書,搖身一變,成為了一
個OL。

  每天換上新裝,薄施脂粉,進入爸爸的辦公室,都能令他的目光在我身上停
留。我便相信我這份工作我做得來。

  我對爸爸的生意沒有太大興趣,我只對他有興趣。替他辦事,讓我瞭解他多
了一點,他是個事業為重的人,精明能幹,全副精神放在生意之上,生活一點情
趣也沒有,簡直是工作狂。

  我是個懷春少女,感情生活卻一片空白,從未談過戀愛;公司裡年輕的男同
事不少,可能我是老闆的女兒的身份,沒有一個敢和我接近。

  在吉隆坡沒有朋友,爸爸就是我生活的中心。替他工作的方便,和他朝夕相
處,日子久了,對他產生了一種特別的感覺……

  他的業務遍及國內外,常常出門,有時一去就一個多月。他一要出門,我就
討厭,因為我會很寂寞。我開始同情媽媽紅杏出牆,因為我能代入了她當年空幃
寂寞的心情。

  我不喜悅的心情,竟敢在他面前表露出來。我對他說:「把我帶來吉隆坡,
你自己卻常常往外跑,把我丟在一旁不理會,有什麼意思?」

  爸爸做了一件令我意外的事,從國外回來,他叫我進他的辦公室,把一件禮
物送給我。禮物包裝得很精緻,這是爸爸第一次送禮物給我。

  拿著它,說了聲「謝謝」,不懂得應否在他面前打開來看。他看見我猶疑,
告訴我為什麼不打開來看看。

  我深深吸了口氣,用顫動的手打開,是一串明亮的珍珠項鍊。他問:「妳喜
歡嗎?」

  我點點頭。

  他說:「既然喜歡,何不現在就戴上?」他繞到我背後,親手替我掛在頸子
上,扣上扣子。他的手輕輕的擱在我的胳膊上,對我說:「很好看啊!」

  他溫熱的鼻息噴在我裸露的頸背上。我的心慌亂如麻,自問做了什麼好事,
值得這貴重的禮物?發了個脾氣就拿到一串頸鍊。我再說一聲謝謝,對他說,我
從沒收過他的禮物。

  他說:「對不起,我這做爸爸的沒心肝,連個洋娃娃也沒有買過給女兒。」

  ……

  那天下班,他叫我陪他吃晚飯和消遣,那簡直是個恩寵。十六、七歲的鄉村
姑娘,跟著爸爸到豪華的會所,兩個人在一個包廳裡,吃一頓燭光晚餐。

  他整個晚上都看著我頸子上亮晶晶的珍珠項練,我不敢深呼吸,害怕他看見
我胸前的起伏。

  從那刻開始,他就用不同的眼光看我,他打量我的時候,會令我臉紅耳赤。
以後,他依舊常常出門,但每次都會買貴重的禮物給我,像首飾、手袋,甚至時
裝。

  他從老遠的地方會掛電話回來,問我喜歡不喜歡那個品牌,款式的時裝,每
次都再問清楚三圍尺碼。

  我和爸爸的關係改變了,覺得他有心討好我,並且花更多時間在我身上。他
會推掉一些應酬,和我一起吃晚飯;但我敢向他說的,都是公司裡的人和事。

  不過,縱使再珍奇名貴的禮物不能叫我滿足,我愈來愈討厭他出門,他教我
想念他。我愛寫詩,想念他時,就寄情詩句,把少女的心事寫下來。

  他發現我會寫詩,向我討些來看。讓爸爸看我的詩會教我臉紅,因為寫的簡
直就是情詩。

  我誠惶誠恐的把一些從前寫的給他看,特別說明當時所懷念人,不是別的男
生,是他。因為我答應過不會結交男生。

  爸爸讀過了,讚賞一番,他不好文學,卻欣賞我詩中意境,獎勵我多寫。他
和我做了一個交易,他每送我一件禮物,我送他一首詩。


            (三)再拉近一點便是情侶

  於是,每個禮拜我們都交換禮物,我並不缺少靈感,因為我的心神都落在他
身上。他出門或沒空理會我時,我就失魂落魄,心緒不寧。我不曉得他是不是有
時故意的冷落我在一旁,來測試我的忍耐,剌激我的創作。

  他忙過之後,和我約會的時候,我們每每就會給一種吸力拉近一點。

  這一段日子,我留意到爸爸微妙的轉變,他不會為對我親熱的態度道歉。有
意無意之間,他會踫觸我的身體,借故拉住我的手不放或搭著我的肩膀;言談之
間,有絃外之音,在在都叫這個十六歲少女春心蕩漾。

  但一切都很含蓄,卻充滿暗示。在我心目心,他從高高在上的爸爸的神壇之
上步下來,成為一個想和我親近的男人。

  我不再害怕他,並且恃著女兒向父親撒嬌的特權,給他親近我的機會,爸爸
都不放過,把我們之間的身體距離拉近,到一個極為敏感的地步。

  一線之差!不能再比這更接近了,再近一點就是情侶的表現了。

  有一次,他出門公幹,邀我同行。我是他的小秘書,照他的意思安排行程。
我們將會有很多時間在一起,酒店住宿他依舊只訂一個房間。

  我特別問他一句要怎樣的房間。他說,跟以前一樣就是。但是我們兩父女同
去,即是說,他預算我們兩個人同睡一個房間,同一張床上。

  我預感有事會發生,心情好像踹在鐵線之上。

  第一次陪爸爸出差。白天的工事,他自行處理,把我留在酒店;晚上會發生
什麼事,我不敢預測。

  我在酒店的房間,穿上性感的吊帶睡袍,戴上他送我的珍珠項鍊,焦灼地等
他。睡袍是我特別為這次旅程買的,我不知道為什麼會買,也不能解釋為何會為
爸爸穿上。

  他啟門進來的時候,見我坐在床沿,裙襬下露上一大截玉腿,就成為他目光
的焦點。

  我的心卜卜地跳,垂下眼,把膝蓋合起來。他走到我身邊,坐在下,張開胳
臂,一手搭著我的肩膊,我就向他的胸膛靠過去。

  他說:「我回來晚了,等我等了很久,是嗎?」

  我不敢抬頭。雙手放上大腿上,我像要掩遮它的赤露。

  他說:「害怕和爸爸單獨在一起嗎?」

  我說:「不,我不害怕。」

  他說,他想我告訴他,我愛不愛他。我垂下眼,含羞地、悄聲地對他說,我
當然愛他。他說,爸爸也愛你,就揚起我的頭,看我羞紅了的臉。

  他說:「我的麗娜長大了。」然後,他的嘴唇就壓過來,和我嘴對嘴的,像
情人般,接了一個吻。

  在詩句中,我渴望愛我的男人親我吻我,而一切都只有在幻想中。當我的嘴
唇給吻過而濕潤溫熱的時候,我害怕了。我知道,爸爸己決定和我做些更親密的
事,他要看見我的裸體,並愛撫我。

  我的心在跳,我不會不懂得,我們坐在房間唯一的床上,他吻了我,預備和
我睡在一起,做男人和女人會做的那些事;而爸爸把我詩中的戀慕和浪漫,演繹
起為一個不放開的吻,一直噙住我。

  我任由他,擁抱著,吻著。慌張,卻不敢逃,疑惑,無從發問。

  他把睡袍的肩帶撥下來,解開胸前的蝴蝶結,露出我的乳房。他的手放在我
裸露的乳房上,我不敢看爸爸的手如何輕捏撫弄我,而他的手在我細嫩的肌膚的
撫觸是那般溫柔。

  他把兩顆豆豆輪流的逗弄,和輕吻。他己清楚地表示心意,他沒把我當做女
兒。此刻,他把我的衣服剝開,要我變成她的女人,我全身就顫抖起來。

  他說︰「麗娜,不要怕,這是愛。讓妳知道我愛你。」他摟住我,把我擁抱
著,吻我,由輕啄變為吸吮。

  我初而猶豫、閃避,躲不開,就順著他意思,接住了他的熱吻,讓他的舌頭
在我嘴裡找尋它要的東西。

  很快,有一波電流,從給挑逗而亢奮的乳頭觸發,通遍全身,把我尷尬的感
覺掩蓋了。

  我緊閉眼眼,不敢看他。他的手在我睡袍裡面,上下遊移,撫摸乳房、大腿
和大腿之間我的私處。我不敢動,我不知道應該做些什麼,和不該做些什麼,只
任由他擺佈。

  他是個熟練的情人,懂得令一個女孩子的身體聽他指揮。他待我的氣息變得
粗而急時,把我的睡袍翻起,脫掉。

  我仍不敢看。

  他的手離開了我的身體,他站起來,站遠一點,觀看我全身的形狀。我屏息
著,等待他的手再在我身上落下來,在突出來陷下去的位置探索。

  我聽到他讚嘆我身段優美。他說︰「麗娜,妳懂得珍珠項鍊和你發育完美的
身體,是個完美的配搭。」

  他的手指頭在我的乳尖上輕輕的撥弄,對我說︰「我沒看錯,你比你媽媽的
身材更好!」

  他把我的大腿分開,扭開潤滑膏的蓋子,擠了一擠,用指頭醮了許多,打開
陰唇的摺兒,塗在我的陰道裡;把兩個手指頭探進探處,輕輕的磨擦,那個動作
令我打了個寒噪。

  爸爸在我耳畔啍唧,說︰「麗娜,放心,不會痛的。爸爸懂懂得怎樣叫妳開
心。」然後,把我擺放在床上,性器官緩緩的放進我裡面。

  我不敢看,他又粗又大的東西會把我嚇死了。他身體如一堵巨牆壓下來。他
以手承托著我的屁股,讓我纖細的身體和他貼合著。他細心地指點我,要放輕鬆
點,不用害怕,把自己交給他,隨他起伏,如此這般就會享受到性交的快樂。

  我順從他,接受他溫柔地作愛。於是,在這裡,在那裡,各個敏感的部位,
爸爸點燃了慾火,把我焚燒,變成他的女人。

  我想,那不是痛楚,而是快感—─他說的,不會痛的。

  床單染上我的落紅,告訴爸爸他是我第一個男人。我不知道為什麼做完愛會
哭,思緒交雜,不知如何自處。

  爸爸很滿意和我的交合,其實是他得到我的過程,以輕輕的愛撫和親吻安慰
我,鼓勵我,溫柔地對我說︰「爸爸是個幸運兒,能親自和我的小公主過她的初
夜。謝謝妳把童貞留給我。我以為妳年紀太小了,這個時候就要了,有點擔心是
不是太著急了,沒料到和你做愛的感覺可以這樣的美妙……」

     ***    ***    ***    ***

  旅程上每個晚上,他都做愛。

  我是隻馴服的小羔羊,爸爸是匹饑餓的狼。他對性的需要是那麼強烈,令我
攝服,嘗試去迎合他,戰競地做,不知道能不能滿足他的需要。

  每一晚的交歡他都有刻意安排,營造浪漫的氣氛,使和他上床變得容易,和
理想當然的,留下了美麗的回憶。我若仍有的一點疑慮和惶惑的話,在回程前的
一個晚上他都給我消除了。

  作過一個令我開始覺得有點享受的愛後,他把一顆鑽石戒指套在我指頭上,
問我說,明天我們回吉隆坡了。他己厭倦那些不知是真情或假意的女人,如果我
不討厭和他一起睡覺,他打算以後和我一起生活;即是說,要我搬去和他同住。

  這個建議,我沒法拒絕。

  興奮得不敢相信,那是我到城裡去的原因。但是,我明白,我必須要把我對
所渴望的和爸爸在一起的家庭生活調整一下。

  我們將會有性生活,我從來沒估計過,和爸爸作愛,會成為我們的生活中不
可缺少的部份。


             (四)懷了爸爸的孩子

  初到吉隆坡而被安排住宿舍,讓我有點被騙了的感覺。但這一次他沒騙我,
一切都在他計劃之中。他把女伴趕走,接我過去,和他同居。他牽住我手,踏入
家門,我有幾份做了歸家婦人的心情。

  我們開始過夫妻般的生活,我從少女變成少婦人。

  十六歲的我,長得標緻,姣美。十三、四已完全發育,開始了性生活,爸爸
的讚美令我的乳房更有自信心地挺立。陰道懂得自我潤滑,不必借助KY,自信
能配得上爸爸,令他快樂。

  我們像戀人般雙雙對對,一起上班下班,是一對羨煞旁人的親愛父女。自小
夢寐以求的,和爸爸在一起的家庭生活,以這一個形式實現了。

  我的角色改換了,不當女兒當妻子。有爸爸睡在我身邊,我似乎得到了所想
所求的;性生活是美滿的,在我世故未深的臉上,常常露出女人的滿足感。

  我把我們的愛情故事構想得太簡單了。

  爸爸和我天天見面,夜夜同床、愛我如掌上明珠;我做妻子的本份,為爸爸
建立家庭,生兒育女,理當是個愛情故事的美滿結局。

  我們有恆常的性行為,但沒有避孕的措施。我太無知,不提防和爸爸活躍的
性愛生活會令我懷孕,其實我未準備好做母親。

  我們同床幾個月後,我就有喜了。應該是件喜事,是我們都期待的好消息。
把妊娠的生理反應,和他快要做爸爸的消息告訴爸爸,滿以為他會為了我腹中有
了他的骨肉而興奮。

  可是,他臉色一沈,不作聲,我就知道不妙了。

  過了幾天,他送我去醫院,打掉胎兒。

  「為什麼要拿掉我們的孩子?」少不更事的我,不會理解爸爸的心理壓力。
他不能面對亂倫的罪名。

  我含著淚做了人工流產,把我的孩子殺了。

  十六歲的女孩,人生也剛開始。愛情、性生活,和與一個男人親密地生活,
一切都是新鮮的,甜蜜的,每天都有新的體會。

  爸爸要我做一個怎樣的妻子,我尚在摸索,突然要面對墮胎的波折,怎會應
付得來。我們愛情的結晶被視為妨礙,要拿掉他。

  承受不了失去孩子的哀痛,而手術對我心理和身體都做成創傷,情緒極為低
落。

  爸爸明白我的委屈,多方的解釋,讓我曉得他不是不愛我。

  我身體調養好後,恢復房事。他亢奮的性器官再次進入我的陰道,令我覺得
我的生活是充實的;子宮裡給奪走的東西,爸爸不會讓它空虛。

  我在性愛的高潮中,我原諒了爸爸。

     ***    ***    ***    ***

  一切如常,爸爸除了出門,每晚都行房,這是他向我證明他寵愛我的方式。
我奇怪他每日工作那麼繁忙,做愛的精力從那裡來。

  我也學到怎樣去令自己的男人快樂,他除了要與你性交,從中得到性快感之
外,也需要自已的女人在床上發騷,動情來肯定他的性能力。

  閨房之樂免不了叫床的嬌呼,和淫詞妄語。我最淫蕩的言詞,是做愛的時候
把「爸爸」叫做「老公」。

  自從第一次害喜,我就不上班,我專心做爸爸家裡的女人。閒來,繼續為我
的爸爸情人寫情詩,打發閨房的日子。但會想念外婆,她一手把我帶大,像媽媽
一樣,比媽媽的地位更尚高;離開她近一年,想起要回去看望她。

  爸爸抽個空,我們就一起回鄉。


           (五)外婆早就把我們看成一對

  外婆看見我們,十分開心。自我到吉隆坡後,她獨自一人生活。

  我和爸爸結合的事,覺得不應該向她隱瞞,與爸爸商量,他竟不反對。

  我就把我和爸爸同床共枕快一年的事,但略去懷孕墮胎的細節,告訴她老人
家,請求她諒解。

  外婆的反應出乎我意料,他並沒有驚異和責備。她和顪悅色的對我說︰「麗
娜啊,我早料到會有一天。」

  我不敢相信她會如此說。

  她說︰「你們既已到了這個地步,不妨從頭說起。妳可能當時太年輕,不懂
事,沒留意自從你升上中學,你爸爸就常常來看你,妳知道為什麼嗎?」

  我實在不懂。

  「妳爸爸吩咐我,要嚴嚴的看管你,不要讓男生接近你,是為了什麼?」

  「我的學業?」

  「不是,他看中了妳,不想男孩子把妳搶走。他盯住你的那神情,誰都看得
出,他對妳有意思。」

  「他對我有什麼意思?」

  「一個男人在女人身上的打量。他關心妳生活的細節,可以說是父愛,卻己
超過父女的界限。他不再帶女人同來,有空就回來看妳,我就預料到他有心把妳
留給他自己。早晚,妳會成為他的人。」

  「那些我才十一、二歲,怎可能發生這些事?」

  「妳發育得早,十一、二歲就會惹起男人的遐思。那個時候,你爸爸就看中
了妳,或者說,愛上了妳。你長大了一點,他就愛你多一點。到了一個地步,他
不能忍受男生踫妳一踫。你爸爸提出要接妳到吉隆坡時,他心裡有什麼打算,我
看得一清二楚的。他帶妳踏出這個門口時,我就把你們看成一對了。」

  「外婆啊,有這樣的事,當時妳為什麼不說?」

  「我說了,妳不會明白,反而誤了你們的好事。我把妳交託真主,一切聽由
真主安排,要是真主要你們走在一起,我說盡你爸爸壞話不能拆散你們。若不是
真主旨意,我也沒辦法把你們撮合。像當年你媽媽和爸爸一樣,他們都不肯聽我
勸告,天意啊!」

  「妳是不是說,妳不反對我和爸爸在一起……」

  「麗娜,如果是對妳好的,我會替妳高興。我只會向真主替你們作福。」

  「但是,他是妳的女婿,我的爸爸。你能接受我們在一起嗎?」

  「妳媽媽跑到不知哪裡去,以為找到個更好的男人,境況坎坷不敢回家跟我
說。妳是我的孫女兒,把妳一手帶大,把妳當做自己的女兒一樣,我希望你有個
好歸宿。妳爸爸是個好男人,好女婿,和妳媽媽離婚後,仍當我做岳母尊敬和奉
養。麗娜啊,最要緊是有個好男人愛我的孫女兒。只要你們幸福,真主接我歸天
也放心了。」

  「不要說不吉利的話。外婆妳老當益壯。妳不會死的。」

  「對,我老糊塗了。妳回來看我,把你們的好事告訴我,我倒說我要死了。
來,湊近我一點,讓我昏花的老眼把妳看個清楚。」

  我捱近外婆,對她說:「妳太好了。我還以為妳聽見會罵我。」眼淚奪眶而
出。

  外婆把我從頭到腳看了一看,說︰「看你的氣色,就知道他沒有虧待我的乖
孫女兒。我有句心裡話倒要說,妳爸爸雖然精壯,年紀卻不輕了,妳既跟了他,
要趁他還有心有力,快點要個寶寶,讓我抱個曾孫兒啊。」

  「你又來取笑人家了。不怕人家會害羞。」

  「傻孩子,我跟你說的是人倫大事,哪對夫婦不談生育?不用害羞……告訴
我,你們有想過要孩子嗎?什麼時候會生?」

  「爸爸對我很好,十分疼我,生活過得很好;不過,他事業為重,尚未有生
孩子的想法。」我避重就輕的把我和爸爸的問題帶過。

  「你爸爸是個難得的好人,對妳又疼愛,妳要為自己和他著想一下,你們己
經一起同床睡了一年了,他己經是妳的老公了,對嗎?他並不是沒有女人,一直
不結婚,到現在把妳收起來,是他喜歡妳,想有個家。妳明白嗎?」

  「我明白。他從前的女人多著呢,但是,自從和我同居之後,把他的女朋友
打發走了,再沒有找別的女人了。妳不用為我們著急,我們才同居了一年,時候
還多著呢。」

  「妳既然把和爸爸的愛情都給我說了,我才多事,多說幾句。妳要記著,做
女人的要著緊自己的男人,光是我愛你你愛我不能長久。他是個愛孩子的人,早
些為他生個孩子,用兒女把他縛住。男人到了他的年紀,事業有成,就會想要有
個兒子承繼父業;妳不為他生孩子,他會找別的女人替他生,那可就麻煩了。麗
娜,妳十七歲了,要懂得怎樣討好自己的老公。」

  外婆如此為我著想,能不叫我感動。她說到生孩子的事,我沒把真相說明,
卻令我感觸良多,熱淚盈眶。

  我對她說:「妳的話聽懂了,明白了。」

  慈祥的外婆見我哭了,不住的鼓勵我,安慰我。她把爸爸帶到我的面前,親
口叮囑他,要好好照顧她的孫女兒。

  爸爸答應她。

  她釋然了,叫我不要哭,這是喜事嘛,親上加親,應該笑才對,然後喜孜孜
的為我們做了一頓豐富的晚飯。

  晚後,親手預備我們房間的舖蓋。在我生於斯長於斯的老家,外婆安排我和
爸爸同房睡覺。

  家裡一切,我們睡的床,被舖和房間的擺設和從前一樣,只是爸爸和我的關
係改變了。我們回來,睡在爸爸的床—─從前他和媽媽,和他的女友睡的同一張
床。

  自從我和爸爸發生了關係,除了他出外公幹,沒有一天不同床共枕的。如果
外婆不作這樣安排,或她不贊成我們的關係,晚上我也會跑到爸爸房裡,爬上他
的床上,和他作愛。

  在爸爸、媽媽曾同睡過的大床上,爸爸來和我親近。我把自己赤裸的獻呈給
他。他用多年的心血,藉養育之恩和性愛的啟迪,誘導我成為他的女人。

  這個曾令他傷心的地方,因著我的成長,和與他的相愛,再一次成為爸爸留
戀之地。我能感受得到,他的親吻和每一下力度不同的抽插,都把一個愛的信息
送給我。


            (六)三度懷孕的抉擇

  鄉間那幾天的恩愛纏綿,額外興奮。我們耽溺在床上肉體的歡娛,甚至不願
起床吃早飯。

  晚飯後,熱毒的大陽稍為收歛,我挽住爸爸的手,在河邊的林蔭小徑漫步。
他告訴我,他在這裡長大的。

  在河裡我們的倒影,我看見爸爸媽媽當年相戀偎倚在樹下。我彷彿超越了時
空,和少年時代,青梅竹馬的爸爸,在同一棵樹下,憑倚著樹幹約會。

  他忽然把我摟住,要和我接吻。他的手按住我的乳房,輕輕的揉搓,淺吻我
的肩窩,然後捧住我的臉,吻下來,像少年情人的初吻。

  在寧靜的鄉間故居,我忘記了是他的女兒,也失去了打掉胎兒的記憶,盡情
地,和我己認定是我愛的男人,在肉體上和精神上,進入了比從前更深一層的親
密。

     ***    ***    ***    ***

  享樂過後,苦惱隨來。

  回到吉隆坡不久,發現自己再度懷孕。

  明白爸爸的立場,不動聲色,自行打掉,才讓他知道。他不能不知道,身體
需要調養,需要再次剝奪他房事的權利。

  禁慾的時光,可能害得我們都很慘。爸爸如常的和我在床上親熱,可以摸可
以看但不可以作愛,我為他的命根子無處安頓而歉意。

  我看見他如此需要我的身體卻不想我有他的骨肉,令我胡思亂想,開始懷疑
爸爸是否真心愛我。

  那個結打不開而且愈纏愈亂。

  一連串的問題,繫在那個結上︰在他心裡我有什麼地位。他當我是誰?有沒
有把我當做他的妻子看待?誰會叫妻子每次懷孕都打掉了?他只管做愛,卻從不
關心生育或節育。

  到底是什麼一回事。我覺得作為他的妻子,有責任把這個問題提出來討論。

  他教我失望了,他總是逃避,不肯討論。

  ……

  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到我不能推搪的時候,他又作愛了。每次他從我陰道裡
退出來,我都會給他應得的快感,但我卻在性愛的領域裡,退到一個陰暗的角落
裡。

  ……

  日子一天一天的過。

  愛照作,生活如常。但外婆的叮嚀和我心裡的疑問,驅使我冒一個險—─存
心第三次受孕;於是在那些不安全的日子,我主動起來,要求作愛,為的是要看
看他對我第三度懷孕的反應。

  我傷心透了,因為他只是對我責罵,怪罪我不小心,那麼容易就避孕了。

  我憤然的作第三次人工流產。醫生很慎重的提醒我,墮胎會有性命的危險,
每墮一次胎,風險就大一點。,而且會做慣性流產和不育。

  我把避孕丸和安全套買回去,請爸爸作個選擇。我說︰「你讓我懷孕三次,
打掉三胎,每次都冒會死了的危險。醫生說,不能再墮胎了。你不關心嗎?你不
要我懷孕,你戴套子,或是要我吃丸子。

  「告訴你,我再次受孕的機會己很低很低了。醫生說,我以後可能不能懷你
的孩子,你不要孩子嗎?我十五歲就跟了你,你把我當做你的妻子嗎?你真的不
想你的妻子替你生孩子?還是要找別的女人替你生?

  「你這個人哪,只顧自己的面子和做生意,會顧念我的感受嗎?你把我從鄉
下帶了出來,除開你,我什麼也沒有。我整個都屬於你,你說愛我,但是,除了
那些我不需要的禮物之外,你又為我,和我們的家,做過些什麼?」我一口氣的
把積壓在心裡的怨氣,都向他發洩了。

  爸爸楞住了,沒話可說。他張開膀子,把我擁著,哭了。他說,他是個懼怕
婚姻的人,曾立誓不再結婚,偏偏愛上了女兒,和她形同夫妻般生活;亂倫的愛
給他無比的剌激和快樂,又怕負上亂倫的罪名。

  與女兒同居五年,要她墮三次胎,是不負責任的表現。但是,分開即是把女
兒拋棄,身為父親的做不到,兼任丈夫的他更捨不得;使妻子懷孕,是丈夫的責
任,但生下自己的孩子的後果,承擔不了。

  叫我怎麼辦?


             (七)除非我變了心

  我對他說:「想和我分手?只要說一聲,我就會遠遠的離開你。」

  他說:「不是,我不能夠離棄妳,除非是你變了心,否則不會讓你走。」

  我說:「或者我會變心,像媽媽一樣。但是你必須要讓我的心死了,因為我
太愛你了,我的心裡只有你一個人,分離一刻都不願意。」

  爸爸聽了我這番話,聽到我說我怎樣愛他,我第一次看見他在我面前流淚。

  我們抱頭痛哭。我們如果是赤誠相愛,卻愛得那麼痛苦,但願真主此時用電
殛打死我們,就得到大解脫了。

  我們沒能解決問題。我吃避孕丸,還是爸爸戴套子是表面的問題。我們必須
要問︰我們的亂倫擁抱,不不要別人來審判?或者,自己己判決了,把自已趕進
地獄裡。

  爸爸不能對我承諾什麼。我不強迫他,我們都需要冷靜一下。

     ***    ***    ***    ***

  這次人工流產後,身體特別虛弱。我獨自一人回鄉,安心休養。

  鄉間空氣清新,蔬果新鮮,有外婆適心照顧和體諒,而我年輕的身體還經得
起這些磨練,漸漸復完。

  和爸爸分別了三個月。試驗一下,沒有他的日子可以怎樣過。

  正如我在詩中向他吐露的,不但不能忘記他,反而每天更牽掛。我想念的不
是個爸爸,而是個心之所牽的情人。

  在廿一歲生日那天,把一首詩想念他的詩寄給他,週末,我的情人就來了。

  三個月是我們相好以來,最長一次的分離,一見到他踏進大門,我己撲向他
懷抱。他緊抱著我,撥開我散亂的頭髮找到我的臉兒,對我說:「麗娜,妳的詩
句。」

  我說:「我的詩句怎樣了?」

  他說:「我的女兒,我虧待了妳。終日想念的只有妳,別的女人縱使多性感
妖嬈,都不能引起我的興趣。作愛已失去了樂趣,除非和妳—─我的女兒,我的
女人。」

  我們互繞相纏,連連熱吻,彼此愛撫,別後勝新婚的動人場面。

  外婆沒有跑開,見證了我們是如何相愛著的情境。她老人家,感觸了,搖頭
感嘆,為我們掉下淚水。

  我好像藤羅,與爸爸相依為命,和他越纏越深了。我對爸爸說,為了愛他,
願意承擔一切後果。

  我己成年,明白到不能任性地毀了他的事業和名聲。二十年來,他一手的裁
培和養育,我必須報答,把他視為珍貴的我的貞操交給他。

  我對爸爸說:「你不能撇下我。你要愛護我,沒有你,我還有些什麼?什麼
也沒有了,只求你能把我當做妻子,是的,你的妻子一樣的愛我。」

  爸爸說:「麗娜,妳的愛叫我慚愧。十五歲的時候,我己等不及把妳帶到我
的床上。妳從來就是我的妻子,妻子的責任妳都盡上了。爸爸的責任,我盡了,
欠妳的,是做妳丈夫的責任,請妳原諒爸爸。」他說著,以強壯的胳臂,把我嬌
小的身軀抱起,帶進我們的睡房,他的床上。

  我知道他會和我做了一整天的愛。我們以最快的速度脫光衣服,赤裸相見。
他的命根子如旗桿矗立,並以讚嘆和渴望的眼光掃視我橫陳床上的裸體;我全身
血液沸騰,雙峰堅挻,脹至飽滿,如高高舉起的觸角迎向他,探視他。

  在他廣闊的胸膛和堅定的膀臂裡,我就像初次向他赤裸般全身顫抖,不是驚
惶,而是亢奮,他不用說話,我己肯定我在他心中的地位,我是他唯一的女人。

  我每一吋肌膚都懷念他,期待著他的吻和撫觸,陰道裡有種催迫,要我把腿
打開,將他的肉棒迎進來。我用自己的手撫摸大腿內側,把兩腿分開,將陰道濕
淋淋地向他開放。

  這是我對他能擺出最淫蕩的體態。

  他迫近,眼睛閃亮著愛慾,俯身親吻了那個敏感的地方。他的舌頭將一波又
一波美妙的感覺,由那裡傳遍我全身;然後,他壓下來,命根子全根沒入我的裡
面,與我相連交接,注入我生命的營養,卻吸吮我的靈魂,帶我登上如癡和醉的
境界。

  他循著氣息的節奏,一抽一插,牽引我身體律動,並一波又一波的興奮。

  強勁的射精,不再是個煩惱,因為我會把每一顆精子都留住,祈願其中一顆
抵壘,使我能為我的丈夫再次懷孕。

  我牢牢的抓住我的男人,以吻留住他,直至他軟下來,退出來。

  爸爸逞了強,露過威風,把我牢固地再次占有之後,把頭枕住我對他忠實而
裸露的胸脯,對我說,不容許再與我分離。

  只有不朽的愛情,能令女兒為他三次懷孕和墮胎,仍不抱怨。

  世界上還有誰值得他愛?有什麼可以阻礙我們相愛呢?我對他說:「我沒吃
丸子,你沒戴套子,如果真主準許,我就會為你第四度懷孕。老公,假如我真的
再懷孕,且不要煩惱,外婆願意為我們把曾孫兒當做她的兒女帶大。只要真主保
佑她健康,我們生幾多個她都答應做褓姆。」


            (八)別問我老公是誰

  我們為了傳宗接代不停的做愛。為了增加受孕的機會,嘗試在指定的日子,
和用不同的體位交合。

  父親公牛般的性能力我不置疑,但我的子宮曾三次遭強力的吸盤塞進去,把
胎兒拉出來,能不能吸住受了精的卵子,不讓掉下來呢?

  經過一百八十日的傾力做愛,我們的努力有了成績。我又有了妊娠的跡象。

  爸爸察覺了,對我說:「麗娜,妳是不是懷孕了?」

  我說:「是的,你預備再為人父了。」

  他說:「一定要留住他,把他生下來。」

  爸爸以熱吻來鼓勵我,並且把我帶上床,做了一場恩愛纏綿的愛,慶祝這個
好消息。在還容許做愛的懷孕的日子裡,他爭取時間做愛。

  平時,我們的性生活不會因為我月經來潮而阻礙,他想要我,就要;但為了
我們的孩子,必須在性生活上有節制。

  我肚皮隆起增強了爸爸做愛的興緻,直至我怕他的大肉棒插得太深,會把胎
兒摳出來,我才不讓他和我同床。

  到必須穿孕婦服的日子,我叫爸爸送我回鄉。

  依依不捨的和老公暫別幾個月,等候產期。

     ***    ***    ***    ***

  我懷孕六個月了,爸爸有空就來看我。懷孕的代價是不能做愛,他只能看和
摸。他會把我關在房裡,他把我脫光,要我穿上她在外地搜購的性感內褲,觀賞
我肚皮鼓脹的美態。

  他用體貼的說話安慰我,用溫柔的手愛撫我腹中的胎兒,並吸吮用來乳養他
孩子的乳房。

  此刻,我親愛的老公正在外公幹,不知道他身在何方。我愈來愈掛念他了,
所有妻子都會像我這樣牽掛著她的老公。

  沒見一個月了,如隔三秋。

  自從我懷了孕之後,我不能再叫他做爸爸了,應該叫他做老公。我放膽的就
在他面前這樣叫他。

  他開始有點不習慣,他看著我,看看我的肚皮,便會意了。

  然後,與心愛的人離別。離愁能令人成為詩人,寫詩的靈感如泉湧,傾訴著
離情別緒。這些浪漫的詩句,當我和老公死後,會結成詩集,將一個非凡的愛情
故事,流於後世。

  同鄉有些人對誰把我的肚皮弄大了,諸多猜測。有人懷疑是爸爸經手,因為
他親自把我送回來,並且常常回來看我;有好事的傳說見過我們如情人般親密舉
止,甚至房裡的春色。

  由他們傳說和編做故事吧!

  對一切善意的問候或不甚善意的詰問,我只報以微笑。是我的老公?只有我
知道。只要他愛我,我就有能力把他的孩子帶大。

  嘴巴長在別人嘴上,我不能管,也不介意他們對我和爸爸的關係說三道四。

  我日漸鼓起來的肚皮,就是我的安慰和支持。我熱切等待我們的孩子呱呱墮
地,我就能回到爸爸的身邊,盡我做他妻子的責任,服侍他。
我正在參加「好市民勳章」,麻煩有空點下列網址
在右下角愛心處,抽空送一顆愛心給我喔!
https://www.jkforum.net/thread-9943335-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