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1869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9-3-2 04:57:48

我的女友叫,立欣,她還有一個姐姐,叫,立影。姐姐立影比立欣大一歲,我和立欣同歲,所以也比我大一歲,立影,長得那叫一個美,可以說是具有東方美人的那種美感,168公分的身高,110斤的完美體重,不胖不瘦,可以用豐滿來形容她,立影有著潔白的皮膚,看上去很嫩很嫩,就感覺,稍一不注意碰上去,都會碰破一樣,同時,她還有著一對大大的乳房,屁股看上去也很翹,可同時,在我第一眼見到她時,就感到她的眼神和妹妹立欣不一樣,她總是流露出一種癡勾的眼神。
她們家在一個小城市里,兩姐妹從小關系就很好,一起上學,最后也是同一所學校畢業,兩個人也很巧的分到了一個單位,她們上班的地方並不是在自己家的那座城市,而是畢業學校所在的城市,離她們家大約有四五個小時的車程。
也許是因爲姐姐長得漂亮一些的原因,在單位分崗時,姐姐分到了——辦工樓,而妹妹則分到了現場部,兩個人職位都差不多,但妹妹要比姐姐的工資多,也許是因爲姐姐的工作要比妹妹輕閑很多,姐姐的上班時間是每天早上9點半,下班時間是下午四點半,每周有三天的休息日,而妹妹,每天8點半上班,下午六七點鍾才能忙完回家,而且,沒有休息日,只能串班休息。
我是在她們上班之前,和立欣相處的,后來,她們要在這個城市里租間房子,姐妹兩個人住一起,方便照顧。她們家只有這兩個孩子,父母從小也很疼愛她們,房子是我幫她們二姐妹找的,離我家不遠,60多平米,一室一廳的房子,房子租好那天,立欣的父母也過來了,和她們姐妹說房子可心就住下,房費由父母來付,你們不用操心,隨后,又幫著收拾一下房子,把一切事都安頓好以后,就回去了。
當時的我呢,沒有工作,只要一有空,我就去看立欣,幾乎是天天晚上都去她們那玩一會,很晚才會回家,她的姐姐也很喜歡和我在一起玩。
每天白天沒什麽事,我就在家里上網玩,其實,說句實話,我很好色,可話又說回來了,天下哪個男人不好色呢?
平時,我玩玩遊戲,剩下的網上時間,我就是看黃色小說,看日本A片。我的性欲很強。可每天晚上去立欣那玩,我們都沒有機會做愛,她們的房子是一室的,姐姐又整天在家,在結婚之前的兩年里,我們都是找我爸媽或者她姐姐不在家的時候,才能做一次愛。搞得我是整天雞吧都硬硬的,哈哈時間久了,我和立影也熟悉了,后來,也經常的提前去她們的住處,等立欣回來,其實,我也是別有用心,我第一眼看到立影時,我就有一個想法是:這個女人操著一定很爽,如果能操上她,讓我干啥都行。
立影很開放,我每次去時,她都只穿著一個吊帶,下身不是短裙就是短褲。
立影平時也不喜歡什麽活動,業余時間,要麽就是看看電視,要麽就是看看言情小說。呵呵,也許是因爲我天天去的原因她,她也不怎麽出去。
還記得,我說過她的眼神嗎?很癡勾,爲什麽要用癡勾來形容她呢,其實是兩個意思,第一,癡,她看我的眼神象花癡,第二,勾,她看我的眼神象是在勾引我。我長得很帥,這句話是真的,立影也很多次的在妹妹面前誇我長得帥,還說我眼睛特迷人。
記得有一次,也不知道她是看我看得忘了形,還是怎麽著,她據然當著妹妹的面,說我的嘴長得迷人,另人有一種看上去就想親的感覺。當時給我都嚇了一跳。
也正因爲是那次事件,讓我知道了,立影是一個心神淫蕩的女人。后來的一件事,更讓我證明了這一點。我發現立影看的言情小說里,每一部都有男女之間的床戲。
她平時也總是故意的觸碰我的身體,記得有一次,她家的燈壞了,我站在椅子上換燈,椅子很大,很穩,其實跟本用不著人扶我,當時,只有立影在家,她站在椅子前面,面對著我,雙手扶著我,可她扶的地方,讓我感到心里有些不安份,她一只手繞過我扶著我后面的屁股,另一只手很大膽的放在了我腿根上方,如果再向左偏一寸的話,就會碰到我的雞吧了,她的臉也貼得我很近,當時的我是興奮不已,我也故意的在上面多換了一會,明明換好的類炮,我還是在那里扭來扭去,反正立影沒有擡頭看我,一個燈泡我換了差不多10分鍾。
燈泡的事,就這樣過去了,當天晚上,回家的路上,我想起這事我就興奮,爲這,回到家我看著A片還打了一次手槍。也許你們會笑我,但當時的情況你們是沒體會到,如果你們體會到了,恨不得都能馬上下來操她,因爲她實在長得太漂亮,太迷人,太有肉感了。
一天,我大約五點半時,去了她們那,我有她們那的鑰匙,因爲她們二姐妹很信任我,我們相處得和一家人一樣,所以我也有鑰匙。
當時,我知道立影在家,我也沒想太多,開門就進去了,眼前的一幕讓我驚呆了,電視上面的DVD機正在工作,電視里演得是一男一女在做家,不過,經驗豐富的我看出來是三級片了。
而這時,床上躺著的立影,上身只有一個吊帶,此時吊帶全都被拉到了上面,一對迷人的大乳房露了出來,下身只有一件體閑短裙,此時也以經全都拉到了腰部,整個下身也完全露出來,而立影自己手拿著一根假雞吧,(估計是性保健品店買來的)正在插自己的下體。
可這時,立影並沒有意識到我進屋了,原因是,她正帶著無線耳機看,也許是她怕電視里的聲音會被鄰居聽到。這個無線耳機還是別人送給她爸爸的呢,沒想到她在這用上了。床的位置是靠著有門的這一面的,所以她也是背對著我。
我看到了這一幕,當時我想了一下,我是應該撲上去呢,還是離開。
看著她迷人的身材,雪白的皮膚,再看著那根假雞吧在她下體插,我當時的心跳都有可能達到了180。可我並沒有沖動,而是我慢慢的把門帶回來一點,只開一個大約20公分的縫,站在門外看著,這一幕,真是太迷人了。
開始時,立影並沒有出聲,她只是目不轉睛的看著電視,手里拿著的假雞吧也是慢慢的插著自己的下體。此時我又想到了一個問題,立影在家這麽搞,而外面的門並沒有反鎖,難道她是有意的?
這個房子,只有她,立欣,還有我有鑰匙,而且,她也知道,我每天這個時候會來,立欣這時候不會下班,難道她就是想讓我看到她需要男人?讓我知道…………想到這我更是開心,此時的立影的嘴里,發出了深呼吸的聲音,我看到她手里的假雞吧也插得更深了。我知道,她也許是快到高潮了,或者是現在特別舒服。
看她的樣子也很享受。
心里想著這些,眼前看著這一幕,讓我無法再按耐自己的心了,我推開門沖了進去,站在了立影的身邊。
立影一下子嚇到了,馬上很急促的將假雞吧拉出來,然后想盡快把衣服裙子拉下蓋住自己。可是這一切都被我阻止了,我抓住她正拿著假雞吧的左手,沒有讓她將假雞吧從她的逼里拿出來,我的另一只手,也一下子抓住了她的奶子,讓她沒有辦法把衣服拉下來。
她的另一只手將自己的耳機拿掉,然后看著我,臉很紅,一句話沒說。
這時的我,看著她此時的樣子,笑了一下說道:姐姐,你這麽需要,可以找我啊,干嘛自己解決呢。
她聽到我這麽說,轉過神來,用那一種另我熟悉的眼神看著我說:我,我……,我怎麽能開得了口呢。
隨后,我明白了她說這句話的意思,我問道:那你今天是故意的喽,門也是故意沒有反鎖了?
她有些不好意思,低下頭,慢慢的點了兩下頭。
這一切的一切,我都明白了,此時的我,真是高興萬分,天上掉餡餅啦。
我二話沒說,先是低下頭親了一下她的嘴,我沒有狂吻她,就這一下,就這一小下,足以讓我漂漂欲仙了。
可此時我又擔心一個問題,她必竟是立欣的姐姐,雖然她姐姐長得如此漂亮,可怎麽說,這麽淫蕩的女人,當我第一眼看到她二姐妹時,我就看得出,立欣是那種要娶回來當老婆的好女人,而她姐姐立影則是那種要找來當情人的那種淫蕩女人。
無論再怎麽說,她們也是親姐妹,我這麽做,在她姐姐面前我怎麽和立欣說呢。
正當我想著這個問題,立影開口說話了,也許是她看到我愣神的原因吧,她說道:你是不是在想我妹妹。我點了點頭。
接下來的話,也許你們也不會想到立影會這麽說。
她笑了一下說:你不要擔心這個,你是我妹妹的男朋友,我不會搶自己妹妹男朋友的。我只是需要你的撫慰,我不要你的心。
我聽了這話,心里一下子寬了許多,至少,我知道了,我這麽玩她,不用娶她,而且我還是可以娶我的立欣的。
隨后,她又說了幾句。我猜想,她也是在爲自己找借口,或者說也是讓我放心的操她吧~!
她話說得特別開放,原話是這樣的,她說道:你不要多想了,學學西方,開放些嘛,我這是生理需要,你是屬於幫我,再說,無論怎麽說,這都是皮膚接處,我和你拉過手,做愛和拉手都是一樣的道理,都屬於皮膚,男人女人的一種接觸,只不過程度上不一樣罷了。你放心,我不會和別人說,更不會告訴我妹妹的。
聽到這,我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我真想不到這些話會從立影這麽一個外表美麗,具有東方美人美感的一個女人嘴里說出來。還有我在想,她是從哪得到的這樣的謬論呢。
反正事以至此,不管那麽多了。反正是她樂意,這都是你情我願的事。想到這,我回應了一句:你說得對。說完,我就親了下去。
我的右手抓住她的一只奶子,左手抓住她那拿著假雞吧的手,幫助她插著。
她的左手往我的雞吧處摸。
冷的一下,我差點沒射出來,她的手抓到了我的雞吧,那種感覺,比立欣抓我要爽多了,我的沖動一下湧上來,我立刻脫下自己的衣服,全身一絲不挂,我脫衣服的同時,立影也將自己身上唯一的兩件衣服脫去,此時的我們,都一絲不挂。我等不極了,起身上床,壓在立影的身上,我們兩個人抱在了一起,此時我能感覺到立影的身上很熱,那種溫度,真是恰到好處,我猛的一下低下去,狂吻立影的嘴,立影也迎合著我,我們狂吻了起來,那根假雞吧還在立影的逼里,我雙手抱著她的頭猛親,她雙手也抱著我,我的胸貼到了她的奶子上,她整個身體被我壓在下面,平時看著她那種肉感,此時我體會的更深,她的嘴很香,讓我吃不夠,我把舌頭吐進去,她吸允著,不時的,她也許她的舌頭吐到我的嘴里,還帶著些許她的口水,另我百吃不厭的感受。
我們狂吻了一會,我擡起頭,慢慢的向下移動,我的嘴來到了她的兩個奶子上,哦……啊……皮膚真是太嫩了,雖然她此時是平躺著,但她的兩個奶子還是堅挺著,我埋下頭,一口將她左邊的奶頭含在嘴里,好強的肉感,她那堅硬的奶頭被我吸住,我的嘴唇感受到了她奶子的柔軟,嫩嫩的奶子在我的嘴下吸著,舔著。
兩個奶子被我吸著,此時的立影嘴里發出了淫叫聲,看著她的淫蕩的樣子,聽著她的聲音,我突然在想,至於這麽舒服嗎?我只是剛剛吸了你的奶子,還沒有操你呢,同時還有一個想法閃出來,就是,她是不是處女了?這麽淫蕩,應該不是了,至少,那根假雞吧以經在我前面就操過她了。
我想再往下舔吸,可是正當我要移動到她的逼那時,她一手將我的頭抓住,不讓我再往下移動。然后擡起頭對我說:我還沒有嘗過男人的味道。讓我享受享受你吧。
說完,她努力的起身,將來按倒,然后跨坐在我的身上,她學著我剛才所做的一切,親的我嘴,然后也去吸我的奶子,我的女友立欣還從來沒有這樣伺候過我呢,也沒有吸過我的奶子,此時的我,才感受到,奶子被人吸的感覺,是這麽的爽。她那紅紅的小嘴,申出粉嫩的舌頭,在我的奶頭上舔著,然后又輕輕的吸它,此時的我,有一種全身癢麻的感覺,就好象,全身都軟了,任憑她吸允,把一切都給了她一樣的感覺。她看我舒服在我的奶子上添了好一會,才肯一點一點的往下移動。此時我想起了她剛才說的一句話——我還沒有嘗過男人的味道。想到這,我問她:你還是處女?
立影擡起頭還是用那種我熟悉的眼神著著我說:我讀書時有個朋友,他只是摸過我,如果按處女模來說,我以經不是了,因爲,有假雞吧插進去過,但如果按照男人來說,我還是。說完就埋頭往下舔。就好象在品嘗一個美味的冰淇淋。
這時的我明白了,她應該還算處女,我真是太幸福了,太有豔福了。
正當我想著,我的雞吧一下子感覺到,被她抓住了,此時我擡起頭看著她,我也看見我自己的雞吧現在是那麽的粗壯,血紅血紅的挺挺立在她的手掌中,她看著我說,我是第一次摸到真正的雞吧,她的眼睛癡迷的轉到我的雞吧上看著。
然后又說道。我想吃。
我問:你想吃什麽?立影回答道:雞吧,你的雞吧。看起來它很好吃,我好想好想吃它。我還從沒品嘗過真雞吧的味道。
我說:那你就吃吧,我保證你吃不夠。我話音未落,只見立影以經申出舌頭,在我的龜頭上舔著,她慢慢的呼吸著,就好象,如果呼吸快的話,會一口氣把她夢寐以求的雞吧吹走一樣。她很珍惜我的雞輕。
她一點一點的添著,她和我說,她要牢牢記住這第一次吃雞吧的感覺。我看到她的嘴唇很濕潤,她的舌頭參著我雞吧早以經冒出來的淫水,濕濕的在我的龜頭添著。隨后,她慢慢的張開她那迷人的小嘴,用力的張開,然后把我的雞吧扶正,慢慢的將自己的嘴套進我的雞吧,當我看到我的龜頭沖進她的嘴后,我就一下子感受到了她嘴里的溫度,她的嫩嫩的舌頭在我雞吧的后面生成著,她用盡全力想將我的雞吧全數含進去,可是,我的雞吧實在太大了,她沒能做到,只是將一少半含了進去。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