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生活都市]

三母女

[複製連接]
查看: 2207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terrybear6268
版主 | 2019-3-2 07:53:34

(0)小妹的自白

查比利甘是女人的克星。因他年輕英俊,雄健如一頭公牛,腰纏萬貫,個人財富足以買下好幾個國家,而且他還沒有結婚!!

風姿猶存的媽媽、風騷可人的嫂子,還有靚麗可人的我,都情不自禁陷入他的情網,越陷越深,不能自拔。也就是說,娘三個擁有同一個情人。

媽媽剛四十出頭,絲毫沒有因生過孩子而顯得蒼老,相反,經過男人露滴桃花,變得更風情萬種,成熟性感了。這個年紀的女人正是如狼似虎賽過金錢豹的季節,何況又是一個寡居人。

嫂子大我一歲,典型的美人坯子,浪漫驕傲,不喜歡別人安排生活,但胳膊擰不過大腿,被包辦給哥哥。她了發洩內心的憤懣,在洞房花燭的夜晚,撇開爛醉如泥的丈夫鑽進了查比利甘的被窩兒,之後她就被迷住了,把生命融入另一個男人。

其實最開始,查比利甘是我一個人的情人,在巴黎那片小灌木叢裏,我心甘情願讓他採摘了花蜜,因我愛他愛得發瘋。沒想到,介紹他到家時,媽媽對他一見忠情,主動勾引查比利甘上她的床;嫂子主動他開放。

和我競爭情人的,一個是我親娘,一個是我的嫂子,除了彼此心照不宣,又有什辦法?要知道他是破了嫂子和我處女花身,喝了我們的原汁原漿,也是佔有媽媽第二次青春的男人呵!

發生在每個女人身上的這種事,不必誰點破,尤其生活在一個家庭裏,當然占盡便宜的永遠是男人。

一開始,我們都彼此保持默契,男人也不那大膽,每次只要一個人。但終究男人的貪欲無限,他逐漸變得肆無忌憚。在我們不得不允許他當著我們三人的面向其中任何一人表示親近(像摸摸臉蛋兒、碰碰胸脯啦、掐一把屁股、吻一吻櫻唇啦、說幾句勾情話啦……)之後,他變本加厲,最終我們允許他把我們兩個或乾脆娘仨兒壓倒在一張床上輪著操個地覆天翻。

我們不得不心甘情願,因他實在是天下少有的男人,強大得我們沒有哪一個能單獨承受他一次又一次永不疲倦地猛烈攻擊,即使是經過千錘百練,床第間熟識老道的媽媽,也不能滿足他的欲望。


後來查比利甘決定投資興建越南公司,由媽媽、嫂子和我共同管理,他是建金屋以藏嬌娃。我們的男人每年在世界各地和越南之間往返數次,名“巡視”公司工作,實際上是了我們作公司管理者,沐浴洗理之後,赤裸裸在他的身下向他彙報工作……

(1)欲火中燒的男人

天黑了,嫂子沒回到哥哥床上。從我們臉上綻放的笑容不難猜出,我們的男人來巡視工作了。

花園別墅似的公司豪華臥室裏,查比利甘穿著睡衣,坐在寬大加長的真皮沙發裏,左手摟住一個著粉紅色睡衣的美人,那是嫂子;右手摟著一個穿淺黃睡衣的美人,那就是我了。兩個頭髮都還濕漉漉的女人,剛從浴室裏洗浴出來,而媽媽還沒洗完呢。

看著兩個把臉偎在他懷裏的乖巧女人,男人臉上露出微笑:“寶貝,不知道你們又研究出什菜來讓老闆一一品嚐,嗯?我的小乖乖們。”

“啵……啵……”他邊說邊各吻了我們一下,手不老實地探開我們睡衣的前襟伸了進去……

“嗯,壞嘛……”兩個女人都不由扭動起來,四隻粉拳雨點兒般捶上寬闊的胸膛。

“哈哈……我的東方美人兒,我要讓你們統統地……”他做了一個殺頭的姿勢,然後一隻手伸進人家懷裏佔便宜,捏人家峰頂;另一隻手則從嫂子的懷裏拿出來,挑逗地掐了掐她奶洗般的臉蛋兒……

我的臉登時通紅,當然明白男人的意思,我羞怯地使勁往他的懷裏鑽,身子扭動著,不滿地同時也是幸福地“嗯”了一聲,因我感到有力的大手一下攥緊了他的小馬子堅挺沈甸的乳子……

嫂子則從男人懷裏直起身,端過旁邊的香酩:“哼!真壞,嘴巴好臭……”

嫂子快速地喝一口茶含住,搬過男人的頭,嘴貼在他唇上,把一口水全渡進男人的嘴裏:“讓你臭……”

“……”我笑著幸災樂禍。

但沒提防男人在瞪我一眼後,一把揪住我,不等我明白過來,就對住我的嘴把一口水又全渡進我的口裏,再一捏我的鼻子……

“哈哈……”這回男人和嫂子一起笑起來。措不及防的我硬生生把那口嫂子渡給男人、男人又吐到我嘴裏的水全咽了,嗆得直翻白眼。

看到我的滑稽相,他們笑得更厲害了。我嗔怒地用手擋住胸口,強喘過一口氣,我的粉拳爆豆似的擂上了男人的胸:“你壞!你壞!你壞……”

嫂子在旁邊笑得更歡:“打是親,罵是愛……”邊笑她還邊羞我。

“哼,嫂子你更壞……”我頭貼到男人懷裏,嬌扭著身子:“嗯,哥哥,一會兒你要狠狠地整整她嘛,替人家出氣……”

“噢,小妹來火了,別生氣哦!嫂子這就鋪床去,讓哥替妹子消消火……”說罷嫂子真站起身,扭搭搭奔佔據半個屋子的水床走去。

“嫂子,你壞嘛……查,你看嘛……”我嗔怒地跺腳,在男人懷裏又一陣扭動。但抓在我胸脯的手握得更有力了,另一隻從嫂子身上收回的手也攬在我的後背上,把我緊貼著,男人眼中噴著火盯著我……

我更羞了,騷騷地柔聲:“哥哥,你,你壞嘛……”怯怯地撲進男人懷。

男人把我扯起來:“小混蛋,我的心肝……”緊緊地抱住我,唇遞了上來。

我閉上眼,湊上小嘴迎住男人,雙手緊緊勾住男人脖子。男人吻住我鮮嫩櫻唇,攬著我的手慢慢移到渾圓的屁股上托摸,他舌尖兒頂開我的皓齒,擠進來,抵住我小舌,再住裏探尋……我抵抗著,無濟於事,絲毫擋不住進攻,不得不和他纏繞。奶房被壓得緊緊地生痛,頭暈乎乎的……

男人撩起我睡衣,從下邊開縫處把手伸進來,在我光滑的小腹上撫摩著,向下、向下……

(2)受難的媽媽

“那是誰在欺負人家閨女?……”一聲妙聲,伴隨著忍不住的笑,是媽媽洗完了來逗趣。


我好羞。真的,做查比利甘情人不是一天兩天了,娘三個一起被操也不是一次兩次了,每回我總有些不好意思。推開男人,坐直身子,用手扯一扯被弄松的睡衣,理一理被弄亂的頭髮:“媽……你好壞嘛……”

男人正弄得火起,媽媽的驚擾使他惱火。他一下子站起來,盯向媽媽,要向媽媽興師問罪;但看見站在前面不遠、穿著乳白浴衣像熟透桃子似的女人那性感身段豐腴肉體時,尤其看到那僅被浴衣遮住一半而、另一半完全暴露在外高傲聳立的豪乳時,男人更興奮了,他下體勃起成一座富士山,有東西把他睡衣支得高高的。

“美人,誰讓你這晚才來,好,今晚就從你開始,我要品嚐最東方的味道……來,兩個小寶貝,給我寬衣……”

男人迫不及待想幹了,他一邊邪邪地笑著望著媽媽,一邊把兩臂舉起,好讓嫂子和我他寬衣。我和嫂子同時扭到男人面前,嫂子跪下去,解開男人的睡衣袍帶,我在後面把睡衣從他身上拿走……

“噢……”一絲不掛……哇!下邊那高高挺起的巨無霸,像一截鋼鞭一抖一抖地,嫂子不覺低叫出聲,不自覺伸出小手攥向男人的傢夥……但那東西小孩手臂般粗細,九寸多長,她的小手握不過來。

“好燙……”嫂子一邊浪笑一邊道,“小妹,瞧它發這大脾氣,”嫂子用手套動著:“媽媽要受苦了……”

“哼,我們誰也好不了!”我嗔道。

男人一把推開我們,迫不及待的他赤裸裸雄赳赳奔媽媽走去。我們浪浪的娘喲,自己已解開浴衣,讓它從自己身上滑到地上,她騷騷地擺個姿勢,雙手擠壓一對豪乳……也是一絲沒掛……陰毛太濃密了,那鬈曲、油黑,範圍那大,一直長到肚臍……

男人已走到赤裸女人面前,媽媽還是那騷騷的姿勢,眼睛媚浪地浮動著,嘴角含春,看著一步步向自己逼近的男人,除了呼吸有些急促外,其他顯得絲毫不亂,媽媽畢竟是經過大風浪的人!

突然,男人猛的一弓身,一隻手攔住媽媽奶白豐腴的大屁股,一隻手攬過她的背,一下子把媽媽從地上抱了起來,往前一邁步,把媽媽朝床上扔了出去……

“噢……”三個女人都是一聲驚叫,隨著媽媽被扔到大床上,床彈動起來。

畢竟是見過陣勢的女人,媽媽馬上恢復平靜,就勢仰臥床上,雙腳屈曲,腳尖撐床,臀部一一地挺動,以騷得迷人的姿勢……

媽媽皮膚雪白,乳房高高聳立,那乳峰更隨她的挺動和深深地呼吸而抖著乳浪。她周身曲線奔騰起伏,最騷的豐盛茅草地裏小丘中間那凹陷的峽谷,此刻已完全洞開,急急地想要納客……而媚媚地盯著男人的媽媽,嘴裏還邪邪地叫道:“來吧,小冤家,來呀,讓娘來教訓教訓你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混球……”

男人猛一聲吼叫,餓虎般撲向媽媽,身體在空中劃過一道弧線後,準確無誤地落到肉滾滾的花身裸體上。好一招餓虎撲羊!雙手一下子抓住乳峰,身子一下子壓住了赤裸的肉波,就見男人屁股繃緊,隨下撲的力道,大雞巴頭子對正媽媽的大屄淫地,往前一頂……

“噗滋……”“啊……”

一聲妙聲伴著一聲浪叫,驕傲的媽媽屁股一下子著了床,深深地陷了進去,她兩腿不再屈曲,而是伸直了向空中挺著。

再看我們的哥哥,一尺來長灼熱無比粗碩健挺的大肉棍,準確無誤一截不剩地全根插進媽媽的大屄。媽媽,身經百戰戰無不勝的驕傲的媽媽,騷洞把男人的東西全根盛下啦!

“好滿……好緊……好脹……啊……啊……”

“舒服……舒服……好舒服……”

“噢……噢……噢……唔……”

媽媽瘋狂地高聲淫叫,她嚐到了妙不可言的味道。

我們的男人,好像壓著媽媽不動,但我們都嚐過那滋味,他屁股使勁狠壓,陰莖在屄裏緊繃著,要把他身下的女人捅漏。男人低下頭,很響地吻了一口,媽媽的雙手緊摟住男人的背,死命地往下拉,她渴望男人壓緊胸腹,渴望被壓死。

男人開始操了,他前後運動著骨盆,速度很慢,大雞巴一前一後地抽動……

“絲……”大肉棍子從媽的洞裏往出拔,箇中高手的媽媽,每個時候都知道怎樣配合默契,怎樣讓男人歡心:只見她雙腳抵在床上藉以支撐,尖兒離床,以使兩腿間的部位向上追貼。

“噗刺……”男人屁股又往下往前往裏一壓,挺動他的大雞巴頭子慢慢地一節節推進屄心裏,媽媽被幹得大屁股又完全落下與床著實。男人又把雞巴往外拔出,媽媽再迎挺,男人再往下壓插,媽媽的屁股再著床……

我們的好老闆,好男人,他不急不快操得好穩,每一次抽插都大起大落。而我們的親媽,她也被勾起了無窮的淫浪,媽媽嫌操得太慢太不過癮了,所以當男人往她屄中送棒入洞的時候,就雙手兜到男人屁股上往下使勁搬,以增大男人下操的力量,同時嘴裏翻飛地嚷嚷:“快……快……啊……快幹……啊啊……用力……用力……啊……使勁……噢……”媽媽是很會叫床的女人,她浪叫連聲。

男人適時變換了招式,他屁股得很高,以使雞巴完全從媽的屄裏抽出,那大雞巴經過這一操,更加威武健碩,媽媽把它弄濕了,從那龜頭兒往下滴著液體。剛嚐到甜頭的媽媽,被男人抽槍後,感到身體裏好空,忙拚命挺身,雙臂兩腿全勾向男人,嘴裏急急地呢喃:“不……好乖乖……別起來……快操……我要我要嘛……”

男人微笑著,他雙手支著床,下體又往上了一。

“不,不……我要啊,我要你……操、操、操啊……”

媽媽下體使勁往上挺起,弓起多高。

“哈哈……”男人一聲驕傲地大笑,他猛地又把屁股高了一截,然後快猛兇悍地朝媽媽沖下來。

“噗哧……滋……”

“啊!……”媽媽一聲痛快淋漓的大叫,大槍在空中劃出一道弧線,再一次挑開她的城門……男人擰槍發狠,一槍見底,直搗花心!媽媽的肥屄又一次落實了。

男人全身覆壓在媽媽身上,整個地擠緊了她,操得密不透風,他們的胸腹間連根針都塞不進去。媽媽四肢向空中又一次伸起,她體會著男人的劇烈衝擊,緊緊地像一條發情的美人魚纏上了男人,熱情地遞上嘴唇,被吻住的嘴不時地發出“唔唔”的浪哼。

好老闆,好男人,大雞巴操在媽媽大屄心裏,緊緊地……他繃緊有力的大屁股還一挺挺地把雞巴使勁往媽媽屄裏操著,插著,幹著,頂著……

過了一會,男人開始晃動骨盆,屁股一圈圈扭動,大雞巴在屄裏做起了旋轉運動。嫂子和我都嚐過這種味兒,那陰莖左右撞擊陰壁,噢,好刺激!……轉了幾下,男人把雞巴往出拔一截,然後用力插進,等插緊後再挺兩下屁股……玩一會兒,他不插也不抽,大雞巴在騷屄玉洞裏繃得緊緊地,一撅一撅地挑動著,直接刺激著媽媽的陰蒂。

“啊……啊……噢……好美……噢……美死我啦……”真是太刺激了,媽媽兩腿不停地蹬著踢著,時而屈曲時而伸平,時面大分,時面夾緊……

男人雙手支住媽媽兩肋旁邊的床,屁股往前往裏,雞巴在媽媽的大屄裏一截截地湧動,“刺……絲……絲……刺……”好老闆,就這前後顧湧著,速度在加快,不斷地加快……

“啊……啊……”媽媽隨著操動的頻率抑揚頓挫地淫叫,一聲高似一聲,一聲緊似一聲!

男人操著操著,又開始擰槍發狠,他屁股大展雄風,嘴裏“嘿嘿”地低喝,大雞巴朝大屄裏猛插狠抽,陰莖激烈地摩擦著陰道……

“啊……啊……啊啊……好人……操死我啦……啊……”媽媽亂叫著,浪語著。

男人操到興處,雙肘支床,雙手攀上媽媽的奶子,揉搓、掐捏、擠壓;腳做動力,身體前後聳湧著,和媽媽一起蕩著肉浪。

“噢……啊……媽……媽……我的媽呀……你操死我啦……噢……”媽興奮,我那被男人千騎萬幹的親娘,被男人操得直叫媽。

“啊……操死我啦……啊啊……美死我啦……啊……”

床上的一對男女,激情似火,而旁邊的人可就慘了。嫂子和我早已把自己扒光等操,此刻我們卻只能彼此撫摸,但那有什用!

“男人,好男人,快,快!別光操一個人,來,來呀,來操我,操我,快,來操我呀,這裏還有兩個女人,她們更加年輕漂亮……快來,快,來……操……我……!”

我們心裏焦急地喊,同時禁不住撲向大床,一左一右挨向大床上茹毛飲血戰鬥著的人。

我們朝相反方向躺下去,我們頭就枕在媽媽屁股兩邊,這樣我們能近距離清清楚楚地看到男人操屄的每一個細節和動作;而我們的下面就放在媽媽頭兩側,即使男人和媽媽深吻,也不能對我們的花身禁地視而不見,我們要讓男人看到,他不能光讓媽媽過癮,還有兩個小女人也在渴望。

男人在媽媽身上屁股起落得越來越快,操的幅度越來越小,雞巴抽動的頻率卻越來越快,“噗滋……噗滋……噗滋……”隨著往進一操,媽媽洞口的一圈肉就往裏深陷;隨著再往出一拔,那一圈肉又翻套出來,隨之就有潺潺的溪水從雞巴四周的縫隙溢濺出來,把媽媽濃密的黑森林弄得濕乎乎一片。

我們可憐的媽媽,她下面的茅草全貼在了凸起的阜頭上,還有一條條溪水流過她豐腴的肥臀和肉嘟嘟的大腿,流到床上把床單濕了一大片。

“刺……刺……刺……”男人幹得更加猛烈,大概全身力量都集中於那一根肉棍上了,他抽動得快速無比,像一個上下翻飛的飛梭,每幹一下都弄得水花四濺。

“啊……啊……啊……啊……”媽媽浪叫不止,光赤赤的身子開始全面向男人貼緊,肥臀快速挺動,腰肢扭得像一條柔軟的蛇。

男人操得虎虎生風,我們的刺激顯然有效了,我們的女兒禁地全都暴露在他眼皮底下,我雙腿著,羞羞地扭動,嫂子則雙腿大分,屁股一,騷騷地賣弄。男人當然知道我們渴望的程度,所以他快馬加鞭,想快點兒把媽媽擺平,然後好幹我們。

媽媽已大洩了幾次,男人越操越猛,她的浪叫聲也就更急更烈了,“啊……啊……哦……噢……哎喲……”

她屁股離床拚命地挺送上來,嘴裏還大叫著:“用力,再用力……用力……啊……噢……”

媽媽大口喘著粗氣,雙手又緊摟住身上男人健碩的胴體,她在做最後掙紮。男人擰槍來更狠的了,他不再俯在花身上短距離、高頻度抽插,雙手也不再玩弄媽媽的豪乳,而是從媽媽身上支起身,雙手撐著床,膝蓋跪在媽的兩腿間幹了起來。

男人這一變換,媽媽馬上便做出準確的迎接姿勢,只見她兩腿屈曲向兩邊大張,頭和背與床著實,不再挺動,從腰往下的部位用力上舉,不住地聳動,快速地起落,和應著男人的抽插,再一次和男人配合得真是天衣無縫。


男人向前俯衝著,扣緊媽媽豐滿肥實白嫩的大屁股蛋子,大腿根下的大雞巴狠抽狠送,像一支巨型的活塞,“噗滋……噗滋……”每一下都又狠又準實實在在地塞滿媽媽的陰洞大屄。

“哇……”這下媽媽可過癮了,男人每操一次,巨物都像一枚重磅炸彈轟在她身體裏,又猛烈又刺激。

我的好嫂子,大概怕男人累著,她心疼了,跪在男人的後面,雙手把住男人腰,儘管她自己已是騷癢難耐,下體已是源頭活水而出,弄濕了那片倒三角的茅草地,但她依然忍饑助戰。男人從媽媽騷屄裏往出拔大肉棒子的時候,嫂子就用力往後拉;男人往媽媽肉洞裏塞進時,嫂子就按在男人屁股上用力推,以增大男人操進的力道。

她這一舉動也提示了我,我也應該幫忙,於是我也忍受住自己的饑渴,跪在男人後面,雙手摁上男人的屁股。

我們分工明確,男人操進媽媽的時候,我用力推男人的屁股,增大男人插入時的力道:等男人操進後,嫂子就雙手把住男人的腰往出拉,以使男人的大雞巴頭子從媽媽屄裏抽出來;接著又輪到我推男人,以使他操進……

我和嫂子幫助男人操我們的媽媽,男人操進拔出、拔出幹進都不用費力,卻把媽媽操得更狠、抽得更烈了。

“噢……你們兩個小冤家……竟……竟……竟幫別人來害……親媽……你們……你們真……真可惡……”

“婆婆,我們是你好,我們是讓哥哥操得更賣力些……”

“你……小騷蹄子……我……噢……噢……操死我啦……”

瘋狂的性交已使每一個女人都不顧羞恥了,當然,最舒服的還是男人,他操得舒服,我們的助戰又使他毫不費力氣,兩頭都是他美。

“啊……啊……啊……”媽媽已顧不上和嫂子鬥嘴了,她一連串不聲地浪叫後,又被男人操出一個高潮。

男人也很興奮,他並不滿足我和嫂子的幫助,開始主動出擊,我們則成了輔助。顯然男人胯下又加大了力度,再有嫂子和我加給他的推力和拉力,這下媽媽可被操慘了,每被男人幹一次,她的屄都是實實在在地讓男人塞得滿滿滿滿的。雞巴把她塞緊插牢,“刺刺刺”大雞巴桿桿見底,“噗噗噗”男人操操生風。

“啊……啊……饒命啊……啊……操死我了……大雞巴哥哥……饒……饒了小妹吧……啊……舒服……啊……舒服死我了……啊……”

好傢夥,媽媽浪叫連聲,有些歇斯底裡,難怪連她這久經沙場的床上悍將都不能自持,哪個女人還能受得了這像蠻牛般的猛烈衝撞。媽媽的血液在燃燒,心在飛升,她在騰雲駕霧,在欲仙欲死。在男人這一陣狂操下,媽媽高潮接著高潮,興奮連著興奮,她已招架不住了。

男人依然不肯罷手,操得越來越勇,終於在第七個高潮過後,把媽媽徹底操癱了。媽媽服貼了,開始投降了,她雙手緊緊扳過男人的腰背往自己身上貼,她的雙腳也緊箍住男人的屁股。她不再扭了,她不再浪了,她在迫使馳騁於自己遼闊草原上亂闖亂撞的野馬停下來,她的眼裏全是乞求,她的嘴裏全是告饒:“哥……好哥哥……啊……不要了……噢……我的爸爸……親爸爸……噢……我的爺呀……啊……我的小祖宗……啊……饒命……噢……操死我啦……啊……操死我了……啊啊啊……啊……”

媽媽有些神智不清,她亂叫一氣,她都不知該叫我們的情哥哥什合適了,她竟被操得叫起了爸爸叫起了爺,但那我和嫂子成什了嘛?豈不成了男人的女兒孫女!當爺爺爸爸的操自己的女兒孫女那成了什?我的傻媽媽,她真被男人操糊塗了。

但又一想還是不對呀,這個男人可是操媽媽的男人呀,而只有爸爸才有權力操媽媽的呀!而這個男人又把嫂子和我通通操過,那不還是爸爸操女兒兒媳嗎?

唉,想它幹什。老闆是男人嘛,而媽媽嫂子我我們不都是女人?男人哪有不操女人的,而女人又怎能不讓男人操呢?都是女人,又管她什媽媽嫂子女兒小姑子呢?女人就是得男人操的!

男人依然在媽媽身上操得起勁,他一直沒有停下來的意思。終於,當男人又擰足力“蔔刺……”捅進媽媽身子的時候,媽媽一聲大叫,眼皮一翻,全身一陣顫,四肢軟軟地伸開,平展到床上了,她又被操出了一個高潮。但這連番的高潮一浪高過一浪,媽媽被沖昏了,她太乏了、太累了,這一個接一個的高潮把她融化了……

男人終於在媽媽身上停了下來,因媽媽成了一堆肉,男人已經沒有操的豪情。這個女人已被他徹底操跨了,壓在他身下的女人已被他操得完全服貼、老實了,他要換人,還有兩個女人等著他,急切迫切地渴望他……

男人雞巴還在媽媽屄心裏擱著,他慢慢地把它推到底,然後又猛一挺屁股,“哼……”男人不滿地一聲哼,把大雞巴又往媽的陰戶裏插了一插,塞得密不透風,而媽則“嗯”了一聲,她的身子隨之一顫,醒了過來。但她徹底熊下去了,她四仰八叉地被男人壓著,就那閉著眼睛不睜開,她讓男人玩癱了,塞飽了,幹丟魂了。

男人正操得意猶未盡,他還伏在媽媽身上不起來,他的下邊雞巴插著媽不肯拔出來,上邊雙手又抓住媽媽已軟癱下來的乳房,嘴則對著媽的嘴吻了一下。媽媽只有睜開眼,她乞求地看著男人:“哥……”

男人總對媽媽戀戀不捨,儘管她已被操得要死了,不能再挨操了,男人還是不肯罷休的樣子,因媽媽全身洋溢著成熟,她床上功夫好棒,所以讓男人操著很勁。

“真不經事,這快就耍賴,那怎行!快,再讓哥操……”

“別……噢,天!小冤家,還嫌時間短……快操死人家了,還不知足……你知不知道,你那東西有人家那死鬼丈夫三個那粗、兩個那長,人家被你操扁了……”


說著,媽媽就伸手到男人和自己操接在一起的地方,強行把手插進去,而男人可憐媽媽,就把他的東西往出拔了一截,就那濕淋淋地讓媽媽握在手中。

“噢,冤家,你這傢夥莫非是鋼鑄的?操這長時間不見一點癱軟不算,反面越來越粗、越來越長、越來越熱……你……你可真是天下女人的克星呀……快……快拔出去……饒了娘呀……娘老了……不禁操了……”媽在哀求。

“嗯……”男人不滿意了,他屁股又一用力,“蔔滋……”他一下掙脫了媽媽的攥握,又操媽到底。

“啊唷……怎還這有力呀……我的小冤家……噢……”

“哼,我的娘,真不懂禮貌,兒子如此喜歡娘,才把娘排在頭位,賣力讓你吃得飽飽的……本來娘讓兒子操了,兒子應饒了你……這風騷誘人的娘,兒子還沒有操夠,你總該說點好聽的安慰安慰兒子吧,可你還那賣弄當娘的架子,嗯,真該殺哩……嘿……”男人又往緊了把媽狠勁插一插,朝媽壞壞地笑。

男人操了這半天,有些累了,他畢竟不是鐵人。他的雞巴雖然一點不見弱,但他得休息一會兒,他在藉和媽媽逗趣的當兒休整自己。而我和嫂子都清楚,經過這短暫地休息,將是更猛烈的爆發,我們會很慘。

“你……你可真壞……小冤家……”媽的臉有些紅,剛才瘋的時候,管男人連爺都叫過哩,但那是正瘋的時候,神智都不清了,而此刻是比較清醒的時候,當著自己女兒兒媳的面,她怎開口。

“好老闆,好老闆,你就饒了婆婆吧!看你把婆婆幹成這樣,還不滿足,真貪……”嫂子嗔嗔地替娘解圍。

“小騷蹄子,還有不滿的意思,哼,一會兒就叫你死……”

“噢,我真是自討苦吃……”嫂子一撐嘴,再不敢說話了。

男人又盯在壓在身下女人的臉上,下邊又聳了兩聳,硬梆梆的碩大雞巴又在媽媽屄裏滑了兩滑。

“噢!……媽呀……”媽媽再也禁不住操了,她忙陪著笑臉,嘴角含春、媚目含情,甜聲柔柔、嬌嬌騷騷地對男人說:“我錯了……好老闆,我最偉大的老闆,饒了我吧……”

媽在搪塞,誰知男人分毫不讓:“不行,我不滿意……”男人故意撅起嘴,雞巴在她的屄裏一擰。

“噢,是是……小冤家……噢!不,我的小哥哥……”

男人又搖頭,雞巴一抽插,又要發威。

“噢!不,是大哥哥……我的好哥哥,大哥哥,你就饒了小妹吧……”

男人依然搖頭,他屁股一起一落,又做出了操的動作。

“我……我的……我的大雞巴哥哥……你饒了小妹吧……”

男人仍在盯著媽媽笑,沒有下去的意思,大雞巴頭子還是那戳在騷屄心兒裏,抵得緊緊的。媽媽可以舒一口氣了,因男人不再抽插,只是頂著,雖然撐得屄脹脹的,但經男人這一通幹,屄裏都麻木了,所以感覺不大。

“嗯,我的哥,聽話嘛,別只操人家一個人嘛,你冷落了兩個小騷貨了!”媽媽在提醒男人,她朝我和嫂子說道:“兩個小騷蹄子,快過來,把你們的騷浪都使出來,讓你們的情哥哥……”

“嗯,難道就只是她們的……”男人提出詰問。

“啊!不,也是我的……”媽媽低聲地說。

“那該怎說?”男人窮追不捨。

“嗯,是讓咱們的情哥哥大展雄風,操個夠……”媽媽聲音低低的,羞嗒嗒地。

“唉……”我和嫂子也是羞嗒嗒、但更是騷浪浪地應著。

這一聲嬌應一定又勾起男人內心深處的渴望,他起頭,火辣辣地眼神盯著嫂子和我。

我嘛,雖然已被這個男人把那塊禁地犁成熟地了,但畢竟還是姑娘身份,還有一種天然的羞怯味道,因而雖然腿朝男人伸著,一條腿疊在另一條腿上,掩飾著那片黑絲絲的茅草地,一隻肘支著床面朝向媽和男人,另一隻手臂則全遮在胸前擋著兩座聳立的雖不及媽和嫂子豐腴但卻飽滿沈實挺健的奶峰。我上齒咬著下唇,滿含著少女的嬌羞和朦朧,但內心深處早已是烈焰熊熊,渴望被燃成灰燼。我的全身都在不自覺地抖動,蕩出層層浪波。

嫂子則是名正言順的過來人了,一點也不掩飾放浪,她知道男人喜歡怎樣,男人不會用同一種進攻姿勢征服女人。

“……”嫂子滿臉蕩著淫笑,“哥也……”她充滿深情、嗔味十足、騷味十足地朝男人叫,那磁性的聲音一下子就把男人吸引過去了。

查比利甘從媽媽身上支起來,眼神轉向嫂子,馬上他眼睛裏就充滿了灼熱,因嫂子的姿勢實在太騷了。只見我那騷蹄子嫂子,面朝男人跪著、腿往兩邊大分著、身子儘量地後仰。

媽媽被男人操得發洪水,當大雞巴一插進她的陰洞時,就有水花四濺,當男人從屄裏往出抽陽具時,也會帶出潺潺的淫水順雞巴和陰壁結合的縫隙溢出,媽媽屬於那種水特別多的女人,被大力抽動時,“噗滋、噗滋”妙聲不絕,但那畢竟和男人正操著有直接干系;而我的騷騷的嫂子,還沒被男人幹上,騷洞裏就已是泉水了。

嫂子這個大暴露的姿勢,把她那被陰溝裏流出的水淹濕的茅草叢林地顯現無遺。嫂子是我們三個女人中陰毛最濃的人,別看她細皮嫩肉、肌香膚秀,水靈靈的玉體給人一種純潔無瑕的感覺,猶如天仙美女不容進犯;但當她脫得溜光了,看清她的下體後就沒有哪一個男人不興奮、不被勾動春心、不渴望玩兒了她,把她操扁幹死,那全是因她那絕倫的陰毛。

她的陰毛又長又粗又密,生長範圍特別廣,不僅長滿陰槽四周的小丘,還遍佈大腿內側,直至肚臍附近,那黑絲絲青菲菲的茅草地喲,彎屈捲曲茂盛濃密。但此時,嫂子那地方已失去了往日的蓬蓬勃勃、鬱鬱蔥蔥,那兒被洞穴裏流出的水弄得狼狽不堪,那密集地帶猶如河邊生長的一撮撮的水草,被水弄濕了粘在一起,東一叢、西一簇;南一塊、北一摟,貼在她凸起的阜頭上。

“唔……”男人一聲大叫,他屁股一,“絲……”大雞巴從媽媽的老屄裏抽了出來,水淋淋、濕漉漉,如剛沐浴過的和尚,那龜頭光光亮亮,水漬津津。

“籲……”在下面的媽媽終於長長地出了一口氣,她終於解放了,男人終於有興致想操別人了。

男人跨腿從媽媽身上下來了,他直接面向嫂子的正面,他要拿嫂子開刀了!我得排老三了。我知趣地讓到一邊,手扳住娘的側腰,幫娘翻身。挨完操了,就把正位讓出來吧,別人還得接火上呢!娘被操得如一癱爛泥,她隨彎就彎地挪到旁邊,就那癱在那兒,一動不動了。

(3)心甘情願挨幹的嫂子

此時,我們的大雞巴哥哥已和淫蕩的嫂子交火幹上了。

情哥哥跪在嫂子前面,手按著床面,支援俯伏的上身,就那若即若離地和嫂子短兵相接,貼在一起。可憐的嫂子憋得難受了,在男人大雞巴插入桃源洞的一瞬,就已高潮起。

“啊……啊……啊……”她嘴裏翻天般愉快地浪叫,身子浪騷地扭擺,腰身像黃河的九曲十八彎,胸前一雙滿盛春情的大奶子,飛快放浪地晃蕩不止。

大雞巴像一條蟒蛇,沿著用肉做成的洞穴一口氣直入洞底,再慢慢地爬出,就那抽插不止。

嫂子直挺身子,雙手摟著男人的脖子,前胸色色地往上聳,嘴裏“老闆,情哥哥,好老公,肏……肏……”地浪叫不停。她真是一個騷貨,蜂腰一刻不停地亂扭著,以使粗壯健猛的大雞巴在小騷屄心兒裏生更大的快感,以使她全心地體會那來自內心深處的喊!

公牛般的查比利甘,雄健有力的屁股一前一後地起伏著,肏的幅度雖不大,但肏肏生風,力度非常!

“噗刺……噗刺……噗滋……”男人的雞巴在女人的屄裏做著活塞運動。

每次交鋒,男人都不是把雞巴拔出太多,以使交鋒的場面不致於太過激烈難忍,相反,這時的戰鬥,裏面充滿了柔情,正是每一個女人都最最高興、最最享受的!所以對每一次肏幹我浪浪的嫂子而言,都不諦於是在她心內點燃一把火,那每一下肏幹,既解了她屄心裏的搔癢,隨之引出她內心深處更大的騷浪。

從正在挨我大雞巴哥哥肏的嫂子的動作就能看出她的心情,她的小手從男人的背往下遊移直至屁股,就再也不願離開那裏了,像媽媽剛才初被肏幹一樣,媚浪的嫂子也嫌男人肏得不狠烈,她手指掐陷進男人肉裏,以使男人能深深肏,狠狠地插,猛猛地幹,狂狂地捅!

“啊……啊……用力……用力……”嫂子言吐心聲。

可大雞巴哥哥依然不急不火。是啊,什急,已經搞定一個了,大雞巴依然威猛無比,把我們這些浪女人都搞完、肏扁、插松、幹死,那只不過是早晚的事兒!

男人腰部幅度加大了,屁股往後往下抽得慢,往上往前插得也慢。

“刺……刺……滋……”

嫂子也不再亂扭一氣,她雙手兜著男人屁股,美麗的乳胸緊貼男人,白嫩嫩胖嘟嘟的玉臂勾掛著男人脖子,準確無間地配合著的男人的每一次進攻。

那是多優秀的配合!兩條肉蟲,一個往後抽槍,一個就向後移靶;一個深插屄心,一個就挺穴接招,你來我往,一來二去,“刺刺刺、噗噗噗……”妙聲不斷,真是天衣無縫,有條有理,不燥不慢,絲絲入扣!

我可憐的嫂子呵,雖然她不喜歡人家替她安排的婚姻,但從她現在不俗的表現可以看出,她如果不是在床上和哥哥交鋒多次,又怎能夠悟出如此高超的技術?

女人啊女人,真是弱者,被男人肏過一次,即使不喜歡,也得乖乖的讓人家幹、任人家肏!我的好嫂子,在自己不喜歡的男人面前都任幹任插,所以在自己喜歡的男人面前,她更是毫無介蒂,全身心地開放了。你看她火侯拿捏得多準,饑渴的女人怎不望男人留力與她來翻雲覆雨,顛鸞倒鳳,可苦了在一旁觀看的人!

我心裏欲火中燒,真嫉妒死了嫂子,恨不得她馬上讓男人幹死!我想要啊,我想要,“親愛的大雞巴哥哥,快來體驗你最小女人的熱情魅力!”我心裏在焦急地呼喊。

但男人才爬上嫂子花身,不把這個女人擺平,怎會善罷甘休?他正肏得開心呢。瞧他倆的配合多完美!男人肏,女人就套,那生動有力。男人退,女人也退,那正是男女雙方調整體姿,儲蓄力量的過程。男人挺進,女人奉迎,男人堅挺粗硬的大雞巴操正我們女人雙腿間小腹下黑漆漆、青菲菲的茂盛森林中的凹陷深谷洞口,我們的哥哥玩他的女人已到了佳境!

“嗯……嗯……”嫂子發自內心的呻吟,表現出她極大的滿足和幸福。

“好……真好……噢……啊……好舒服……”

騷淫的嫂子雙手勾著中意的男人,花身被肏得浪扭著,頭往下耷拉著,嘴張著,不停地媚叫、浪哼。

嫂子是舒坦了,但我們的男人,剛剛肏了一輪後,已顯得有些累了。是啊,剛征服一座儲了十足情、憋了萬分愛的火山,連稍休息一下都沒有,就緊接著要馴服一匹激情四溢的母馬,他能不累嗎?

但我的好嫂子已經感覺出來了,她才會體量人哩。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