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575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image0506
Editor | 2019-3-2 20:58:25

我的第一次做愛跟我期待的完全不一樣...

他叫做 Ben, 大我五歲,跟我一樣是台北人。

Ben 是一個溫柔體貼的男人,他把我捧在手掌心上的疼愛,對我百般呵護,每天送我上下班,任我公主病耍脾氣,我心情不好的時候他會唱歌哄我,約會從來不讓我付錢,只要我喜歡的東西他都會買給我。我身邊的女生朋友都對我羨慕無比,說我有一個完美男友。

Ben 說他疼我是應該的,因為我是所有男人眼中的女神,卻只專屬於他一個人。

由於 Ben 的溫柔體貼,讓我一直相信我們的第一次做愛將會浪漫無比,會像愛情電影裡那樣的唯美。我幻想 Ben 會輕柔的撫摸我的全身,親吻我的每一吋肌膚,在和緩地與我合為一體時同時在我的耳邊呢喃他有多愛我,而我也會回應他我對他的愛更深。

就在我23歲的前一天,那是跟 Ben 熱戀了半年後,我們終於做愛了...

---------------------------------------

那是我22歲的最後一天, Ben 帶我到日本東京過生日。

現在回想起來,我只記得......我跪趴在 hotel 的床上,雙手被自己的維多莉亞金色絲襪綁在我的背後,我只有靠著雙乳跟側貼在床上的臉來支撐自己。我的粉紅色ZARA洋裝以及內衣內褲通通被褪去了,身上一件蔽體的布都沒有。

我跪著的兩個膝蓋分得很開,因為 Ben 杵在我後方的雙腿中間。我被迫貼在床單上的臉正好面向房間裡的一面落地鏡,從鏡子裡我從側面看到我那翹高臀部不堪入目的淫穢姿勢,還有我屁股後面那位完全變了個人的溫柔男友。

我被那突如其來的對待驚嚇到,我望向鏡子理的 Ben 跟他說我害怕,告訴他這樣我不舒服,但 Ben 只回了一聲"乖,別動",然後不疾不徐的在我屁股後面撫摸著我的兩片臀部,邊摸邊告訴我我的屁股很翹很有肉,腰椎上還帶有一對維納斯酒窩,說那是浪貨的性徵。他在我的下體探索,說喜歡我包的緊緊的大陰唇,並用手指在上面滑了兩下,接著就抓起那兩片肉向外拉,那讓我感覺下陰部一陣冰涼,因為我的內陰從來沒有這樣暴露在空氣中過。Ben 彎了腰下去看了看後說他很滿意,是他喜歡的顏色跟形狀。

我迷茫了,不懂為何 Ben 不是溫柔的親我抱我告訴我他愛我,反而把我反綁著,這一點都不浪漫呀...不是我期待中第一次做愛該有的樣子...  

我叫著 Ben 的名字表示抗議,但是 Ben 像是聾子般的忽視我。他只是一直用手指撥弄著我的下體,一下快速的摩擦,一下粗魯地按壓,就那麼玩了好一陣子後,他告訴我說我已經濕透了,然後就脫掉他的褲子。

他脫掉褲子的那一刻,我看到一根大肉棒彈了出來,那嚇到了我...雖然我有從 A 片裡看過男人的陽具,也有隔著褲子碰過前男友的下體,我知道男人的肉棒可以膨脹的很大,但當一根真實的肉棒瞄準自己的處女陰道時,那種緊張是無法言喻的。

Ben 的肉棒頂著我的陰道,我緊張的憋住呼吸,準備要被奪走第一次了,結果肉棒只是試探性的往我的處女洞裡推了一公分後就退了出來。我鬆了一口氣,但沒想到肉棒馬上又回到了我的洞口頂著,我深呼吸以為這次是真的了,結果肉棒稍微插入了一點點後又抽離了。就這樣,每次我感覺洞口有點開始要被擴張的時候,肉棒就抽離了。作為處女的為,還以為這就是做愛了,竟然天真的想說其實第一次也沒有很痛嘛。

這時候房間裡的古董鐘走到了午夜十二點,布咕鳥偶跳了出來"布咕","布咕"地響...

Ben 在這個時候說:『Happy birthday, baby.』然後就把他的整隻肉棒插進了我的陰道裡插到了底...

-------------------

那就是我第一次的記憶。

自此,每次我再聽到布咕鐘響,就會回想起那樣跪在床上失去處女的畫面。
-------------------

Ben 奪走了我的第一次之後變得更加溫柔體貼了,他對我的疼愛只有以往的加倍再加倍。只是....每次一到了 sex 的時候,他就完全變成了另一個人,用詞變得不雅,動作變的邪惡,就連看我的眼神都不一樣...有一種"妳只是我的玩物"般的冷血眼神。剛開始我會有點害怕,做愛的時候都不敢看他,可是他總是要我張開眼睛看清楚我的身體是怎麼被他玩弄的。有時他會拿一面小鏡子照著我的下體,扶起我的頭讓我透過鏡子看著自己的下體被他插弄的樣子。說真的第一次看到鏡子裡我們交溝的下體,我心裡的震撼很大,沒想到這麼大的一根東西能在我的陰道裡進出自如。

第一次做愛後的沒多久,我的陰毛就被 Ben 剃光了。Ben 說留著陰毛是對男友的不禮貌,規定我要養成除毛的好習慣。於是我每隔一星期會蹲在浴缸裡用泡沫沐浴乳先塗滿自己的下面,然後用除毛刀確定的除乾淨陰唇上的每一根毛。

自從我的陰唇上再也沒有毛以後,Ben 喜歡把我的陰唇拉開然後形容給我聽我陰蒂的顏色,腫脹的荳荳,還有淫水從洞洞裡流出來的樣子。有時候他會讓我自己用手拉開兩片陰唇,好讓他方便用兩根手指頭插到我的陰道裡,大部份的時候他會用食指和中指一起,在抽插了一會兒後拉絲出我的淫水給我看。Ben 說我很敏感很容易濕,只要稍微愛撫一下陰道就流口水了。

慢慢的 Ben 再也沒有叫過我的本名,改叫我詩詩。他說這個名字只有他能叫,因為只有他才知道我這個眾男人暗戀的女神有一個濕漉漉的陰道。

剛開始我跟 Ben 說我不喜歡這個小名,他為了說服我就故意用手指或者陰莖快速的在我的陰道裡抽插一直到有噗呲噗呲的水聲從陰道裡傳出來,他會問我聽見了沒有,如果我不回答,他就挖出我洞裡的淫水塗在我臉上,一邊塗一邊說"你就是這麼濕的女人"... 有時候他會摸著我濕成一片的下體,得意的跟我說"你的淫水都流到肛門了知道嗎"... 還有一次他把我抬到了他家的餐桌上,要我腳張開蹲在桌上讓他挖弄我的陰道,那次他把我的淫水挖的都滴到了桌上的一個盤子理,他故意收集起來給我看,提醒我那就是詩詩這個名字的由來。

其實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真的比別的女生濕,只是 Ben 這樣告訴我我就相信了,畢竟有看過其他女性的人是他不是我... 於是,我下意識地接受了詩詩這個名字,成為了 Ben 專屬的詩詩。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