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1298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9-3-3 06:56:53

  楚龍公司是一家在全世界都很知名的公司,雖然這家公司的實力也僅僅只在
全國名列前茅,但是這絲毫無威脅到它的影響力。那麼是什麼讓這家公司如此知
名的嗎?很簡單,公司員工的忠誠度。在這個世界上,對於任何企業來說,員工
的忠誠度都是不可忽視的問題。一般來說,超過70% 的員工忠誠於公司就已經很
不錯的了,但是對於楚龍公司來說,它們的員工忠誠度可以達到100%,哪怕是離
職後的員工也沒有一個背信於公司,不肯透露一絲一毫的消息給外人,特別是敵
對勢力。

  對於楚龍公司擁有如此高的員工忠誠度,業界人士可以說是十分好奇的,但
是他們卻找不出任何理由來解釋,甚至有人認為這是巫術,但是並沒有證據證明。

  在楚龍公司接近頂樓的樓層,董事長的辦公室坐落在這里。這個辦公室的空
間很大,在里面放上幾張床都沒有問題,而在辦公室的中央靠後位置,一名美麗
女子頭枕著椅背坐在那里。由於現在是工作,女子穿著一身白色的工作制服,腿
長套著長長的黑色絲襪,腳上的紫色皮鞋讓人眼前一亮。女子戴著一副眼鏡,紮
著馬尾辮又給人一種文靜賢淑女士氣概。但是女子現在翹著二郎腿,表情呆滯,
似乎在發神,完全不像是工作時間該有的樣子。不過,行為隨意了一點,如果你
定眼一看,你可能會感覺有一種女王的氣魄從此人的身上爆發出來。這人便是這
個公司的董事長,名字叫做楚軒婷。

  楚軒婷身旁還站著一個人,她穿著黑色的制服套,並不是那樣顯眼,也不如
楚軒婷美貌,但是卻也是中等偏上。此人是楚軒婷的助理,負責她的一切事物,
簡單地說,就是所有事情都是由她操勞,而且此人確實有這個本事。

  助理看了看時間,對著楚軒婷恭敬的說道:「董事長,時間到了,該去見見
新員工了。」

  聽到助理的聲音,楚軒婷像是受驚一般猛的坐正,然後楞了幾秒後才反應過
來,「鎮靜」的說道:「知道了,你先出去門外等我。」

  「是,董事長。」助理二話不說,直接走出了辦公室,並帶上了門,在門口
等候。

  這時,楚軒婷挑開了自己的制服裙,撩開了自己內褲,看到有一個小環從自
己的小穴處延伸出來。楚軒婷手指穿過小環,向外一拉,她從自己的小穴內掏出
了一把小鑰匙,因為這把鑰匙非常重要,所以她才會放到這種不會被人輕易觸碰
的地方。

  楚軒婷用手紙擦了擦上面的自己的淫液,然後用這把鑰匙打開了工作桌下面
的抽屜。抽屜里放著一個小木盒子,這個木盒子正是楚軒婷需要的。木盒子上面
寫著四個字「人生如劇」,不清楚這幾個字是有什麼意義,或許只是隨意寫上去
的吧,當然這不重要,重要的是里面的東西。楚軒婷將盒子打開,里面放著幾張
泛黃的如同符紙一樣的東西,但是上面並沒有繪制著奇奇怪怪的線條或者其他符
號,只有一個圖案在上面——一個龍頭嘴里叼著一個龍珠,沒錯就是和程信義脖
子後的圖案一模一樣。

  這種符紙只有五張,楚軒婷將五張全部取出後,將盒子放回原處鎖上,最後
將鑰匙再次塞回小穴填補空虛感。

  將符紙放進乳溝之間後,便走了出去,與助理會和,前往樓下見被新招進來
的員工們。

  為什麼要董事長去見新招進來的員工?因為這是這個公司的規矩。為什麼會
這樣的規矩呢?這個嘛,你們等一下就知道了。

  新進的員工們此刻待在一個獨立的封閉的大廳里,人數不多,只有不多不少
的五個男性員工。按理說一個公司招聘的員工不可能只有這麼點,或許這是分批
見面吧。

  就在這五人嘰嘰喳喳相互討論之際,楚軒婷推開門,大大落落的走了進來,
身後跟著她的助理。

  看到董事長進來後,五個人立刻閉上了嘴,並一排站列,等待著楚軒婷走到
自己的面前。楚軒婷的美貌和其傲人的身姿立刻就吸引了五人的視線,而且在他
們眼中,楚軒婷身上展現著一種冷傲。能進入楚龍公司,說明這五個人都是有一
定野心的,而對於女性的征服欲就是其中的一種表現。此時此刻,五人心中都升
起了一種征服的欲望,想要將這個女子壓在身下,讓她沈浸在自己的厲害之中。

  面對五人似有似無的侵略視線,楚軒婷毫不在意,或者說早已經習慣了。楚
軒婷掃了五人一眼,淡淡的誇了一句:「還不錯,是我要的人才。」

  但是緊接著,楚軒婷轉口道:「但是,還是差了一點,才能夠成為公司的人。」

  前一句捧,後一句損,這樣一來五人的心里落差不小,而且他們本來就有野
心,這樣的話無疑是觸了他們的黴頭。五人不滿的表情直接展露在了臉上,如果
不是他們多少想要呆在這里,否則早就爆發了。

  就在這時,楚軒婷臉上露出了怪異的微笑,說了一句:「現在,只需要你們
做一件事,就可以成為我們公司的人。」

  五人楞了一下,接著視線開始在楚軒婷和她的助理掃了一下,一個邪惡的想
法在他們的腦海里誕生,而且現在天時地利,就差董事長一聲令下,他們就可以
如同餓狼一般撲上去搶食了。但是很遺憾,他們想錯了。

  只見楚軒婷從自己的乳溝中間拿出了那五張符紙,對著五人晃了晃,說道:
「現在,只需要你們每個人拿一張,然後在上面簽上你們的大名就可以正式成為
公司的一員了。」

  聽到這個消息,五人先是一陣郁悶,接著又是一陣不解,因為他們以為最後
還需要相互比拼一下才能夠決定誰能進入這個公司,也就是說是一場不是你死就
是我亡的較量戰,但實際上就是簽一個名字,這讓他們感覺很不真實。

  就在五人腦子里一團亂麻時,楚軒婷已經吩咐助理將這五張符紙分別遞給他
們,並給他們每人一支筆。

  「真的這樣就可以了嗎?」其中一人不是很相信,擡頭頂了頂眼鏡問道。

  「沒錯,」楚軒婷點了點頭,肯定道,「對了,寫完後我要收回來看,不然
就不成立。」

  但是,很明顯五人都是聰明人,也就意味著他們想得多,考慮得多,對於這
種如同福利一般的事情,他們有種做夢的不真實感。

  「這還考慮啥呀,不就是簽個字,簽了就沒啥損失!」五人中的一人突然說
道,大大方方的用筆在符紙上簽上了大名,然後遞給了助理。

  這句話顯然給其他四人提了醒,其他四人相互看了看,點頭簽下了自己的名
字,交給了助理。助理數了數,也看了看上面的名字,這才點了點頭給了楚軒婷。

  楚軒婷看了看上面的簽字,都有人寫過的痕跡,其中四人簽的確實是名字,
但是有一人似乎是故意的,只是塗塗畫畫,並沒有寫上名字。不過,對於這個人
的表現,楚軒婷並沒有介意,因為就算他不塗塗畫畫,只要在上面留下筆跡就行
了,只要有這個動作就足夠了。

  楚軒婷甩了甩符紙,就看見上面的筆跡和龍咬珠的圖案都消失了。接著,在
五人的脖子後面,出現了一個龍咬珠的圖案,與程信義一模一樣。

  楚軒婷將符紙插回自己的乳溝中,擡手打了一個響指,五人和她的助理同時
進入了催眠狀態。不過,似乎五名新進員工的催眠狀態和助理的催眠狀態有些不
同。

  接著,楚軒婷按照慣例將一些必要的指令植入了五人意識中後,便帶著助理
向著自己的辦公室回去了。

  在回去的途中,心情大好的楚軒婷向自己的助理詢問道:「接下來的安排有
哪些?」

  「等一會兒,成人用品店的老板會來介紹新的性玩具,還有就是下午兩點後,
程信義會到達公司。」助理答道,對於內容沒有絲毫懷疑。

  「新的玩具和程信義是吧。OK!」楚軒婷似乎更加興奮了,蹦蹦跳跳的回到
了辦公室,完全沒有董事長的樣子。

  回到辦公室後,等了一段時間,成人用品店的老板如期而至。他提著一個粉
色的手提箱進入公司,並直接來到董事長辦公室,很明顯有人給了他這個權限。

  進入董事長辦公室,老板便看到了正無所事事的等著他的董事長楚軒婷。

  「終於到了!」楚軒婷立刻坐正,臉上表現出一副冷傲樣,看著成人用品店
的老板。

  「你好,楚董事長,我們又見面了。」老板雖不是公司的職員,但是還是依
舊恭敬的鞠了鞠躬,說道。

  老板的表現讓楚軒婷很是滿意。

  接著,老板十分主動的將手提箱放在一旁的桌上,並打開了手提上,里面放
著幾個樣式不同的性玩具,比如一根帶著狗尾巴的珠棒,一根帶著長條狀物的黑
色膠皮內褲,還有一個可以套住一根棒狀物的東西後面還接著一根長長的棍這,
讓人物有的好奇,這兩者不應該是自我契合嗎。

  老板沒有介紹,只是微笑著看向楚軒婷,並問道:「感覺如何,楚董事長?」

  看了兩眼後,楚軒婷點了點頭,十分滿意的說道:「很不錯,老板帶的東西
果然都是上品。」

  「這是應該的,因為楚董事長可是我的重要客戶,我怎麼可能怠慢你呢。」
老板呵呵一笑,恭維的說道。

  楚軒婷對著助理揮了揮手,說道:「多少錢,我都買下。」

  「老價錢,老價錢,沒有變。」老板憨厚的笑道,並沒有坐地起價。

  楚軒婷揚了揚嘴角,看著老板,然後手一揮,讓自己的助理支付。

  午飯後,兩點左右,程信義按時來到了楚龍公司。看著眼前十幾層的高樓大
廈,程信義嘆了口氣,似乎明白接下來要發生什麼,但是他卻沒有抗拒。

  走進大廈,程信義像是一個透明人一般,並沒有被前臺的女客服所察覺。同
樣,程信義也沒有去關註女客服的情況,畢竟他的目的可不是這個大廈的美人。

  程信義來到大廈最里面的一臺電梯乘了上去,本來這臺電梯上的鍵位最多只
到負一層,但是程信義知道一個秘密。在他雙手的一陣擺弄,程信義找到了一個
新的按鈕,一個顯示可以去地下三層的按鈕,而程信義沒有猶豫的按下了按鈕。

  只感覺到電梯快速下降了數秒後,停了下來,電梯門打開,程信義走進了這
個有著巨大空間的漆黑的房間里。

  另一邊,在接近頂層的董事長辦公室里,楚軒婷接到了程信義已經到達公司
的消息。楚軒婷站起來,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最大限度拉伸自己的身骨,然後
面對著身後的望遠窗直接解開了身上的束縛,所有衣服都掉落在了地上,無論是
外衣外褲,還是內衣內褲,除了黑色絲襪。現在楚軒婷就以為自然的狀態面對著
窗戶,看著外面。值得一提的是,這個窗戶可不是單向的。

  看到楚軒婷開始脫衣服後,身為她的助理,助理小姐立刻去將她必須的新衣
服拿了過來,由於藏得不較深所以花了一點時間。而在這段時間里,楚軒婷就一
直以幾乎裸身對著窗戶而站,如果有人偶然看到這一切的話,那就大飽眼福了。

  助理將衣服拿來後,完全不需要楚軒婷自己動手,助理完全包辦的替她穿上
了一切。一件緊身上衣,衣領只到乳頭上方些許,下邊的三角形布料將楚軒婷的
小穴完全包裹在了一臉,而且上面在小穴部位正好有一個拉鏈,可能是為了方便
上廁所吧。原來的紫色高跟鞋也換成了黑色高= 高跟鞋,而且跟比較細。最後,
助理還不忘記給楚軒婷帶上一副黑色蝴蝶型面飾,頗有一副地下女王的高傲感,
現在就差一條鞭子就完美了。

  穿好衣服後,楚軒婷走到了鏡子前洗洗端詳一番後,點頭表示滿意,然後向
助理問道:「財務部長,銷售部長和文案部長都到了嗎?」

  「回董事長的話,他們早已經在地下三層等候了。」助理微微鞠躬說道。

  「那麼,我們走吧,開始今天了獎懲之旅。」楚軒婷說著,毫不遮掩的走到
了前面,坐上電梯,直達地下三層。

  電梯門一開,楚軒婷看到的不是之前程信義看到的漆黑一片,此刻里面已經
燈火通明,可以看到里面的各個角落,可以一眼看到許許多多的sm大型刑具,比
如固定四肢讓人趴在地上,並用一根長棍捅後庭的大型駟馬刑具;懸吊四肢於半
空並讓下體空門打開的刑具,還有馬形木械,馬背如同向上突起如同房頂但棱角
分明,用來幹什麼無用多少。當然刑具不止這點,就不一一介紹了。總之,就這
房間的情況,可想而知里面會發生什麼。

  正對著電梯門的不遠處,一名肥胖的男子跪在那里,雙手撐在地上,讓自己
的背呈水平,並且還帶著眼罩和口球,紅彤彤的臉告訴我們他現在很興奮。

  看到這人的樣子,楚軒婷一副厭惡臉色看了一眼,然後毫不理會,大刀闊斧
的坐在男子的背上,完全是將她的重量直接撞擊在上面了。

  感受到這股不小的沖擊,男子居然十分舒爽的呻吟了一聲,只是在口球的遮
擋聽不清晰。

  坐下之後,楚軒婷接過助理遞給她的長鞭,對著地面重重的打下,聲音在這
個房間里回旋。並且由於沒有很好的控制,鞭子擦在了她屁股下男子的身上,疼
痛立刻從碰到的地方竄進了男子的腦子里,讓這位受虐狂(真?)又興奮了一下。

  鞭子的聲音還在房間里回旋著,這時,三個穿著男性束縛衣的男子走到了楚
軒婷的身前,跪下畏懼般的看著楚軒婷,其中有一人便是程信義。另外兩人,一
個是瘦高中年人,另一個則相對年輕,而且有一張帥氣的臉蛋。

  看著三人完全是奴僕樣子面對自己,楚軒婷揮了揮手,示意身後的助理向前。
助理走到了楚軒婷的斜上方,然後放下手提箱,打開,將里面的東西展示出來。

  隨後,楚軒婷淡淡的說道:「銷售把拘鳥褲帶上,文案把狗一巴穿上,程信
義原地不動。」

  三人楞了楞,程信義身旁的兩人這才跪著向手提箱靠過去,分別拿起了自己
的東西。瘦高中年人拿起了狗尾巴,而帥氣小夥則拿起了另一個被稱為拘鳥褲。
中年人倒是輕車熟路的將帶著珠子的尾巴塞進了自己的菊花里,完全不需要借助
潤滑油,很明顯是被開發過的。相比之下,帥氣小夥看著手里的東西完全摸不著
頭腦了,剛才也是,如果不是旁人提醒他根本不知道手里這玩意才是目標。現在
他更不知道自己該如何行動。

  看到帥氣小夥的反應,楚軒婷翻了翻白眼,對著程信義吩咐道:「幫他。」

  程信義站起來,走到帥氣小夥旁邊,毫不避諱的伸手抓住了他的塌軟肉棒,
塞進了拘鳥褲中綁緊,然後將後面凸起的肉棒對準小夥的菊花,準備貫穿進去。
然而,這小夥很明顯是第一次,粗糙和緊度極高,在潤滑液和程信義的用力下,
整個長棒才進入了小夥的體內,並在其的夾持力下,一點都不掉落。

  穿上了該穿的後,三人再次歸為,與上次不同的是帥氣小夥眉頭緊皺,對於
體內之物他並不能夠適應。

  「不錯,」楚軒婷看到三人幹脆利落的行為,滿意的點了點頭,說道,「那
接下來就是獎懲時間了。」

  「首先是罰。」楚軒婷隨手甩了一記鞭子,屁股下傳來一聲呻吟。

  「狗,過來舔。」楚軒婷淡淡的說道,眼睛瞟了一眼三人,然後翹了翹翹著
二郎腿的腳。

  這話聽在三人耳朵里立刻激起的三人的迷茫,完全不知道楚軒婷在叫誰。

  楚軒婷有些懊惱,揚起長鞭打在了中年人的大腿上,高傲且不滿的問道:「
要我等多久?!」

  聽到這聲警告般的問話,帶著狗尾巴的中年人神情惶恐,連忙手腳並用的跪
爬到楚軒婷腳邊,伸出舌頭舔了舔黑色高跟鞋的鞋面。

  「程信義,最近好像有點自在吧,在外面玩了不少人啊。」無視旁邊舔腳的
中年人,楚軒婷看向低頭的程信義,「既然你想我,那就玩個不一樣的懲罰。出
來!」

  楚軒婷華音落下,一名女子正巧從電梯里,走了出來,穿著白色的工作制服。
程信義擡眼一看,立刻認出來這人是誰,就是之前他催眠過的高傲女子。

  「把衣服脫了,把手提箱里的穿上。」楚軒婷沒有看來者一眼,直接吩咐道。

  set 限制解除女子二話不說,將身上的衣服扒光,然後走到手提箱旁,將假
陽褲穿上。黑色的膠皮長棒挺在女子襠前,看的程信義一陣心涼,仿佛猜到了接
下來要發生什麼。

  果然,在楚軒婷的教導下,女子來到了程信義的背後,黑色長棒對著他的菊
花,想要做什麼可想而知。只看見女子雙手抓著程信義的腰間,然後下半身用力,
將粗大的黑色長棒挺進了程信義的菊花里。

  感受到一股硬物,程信義眉頭緊皺。平時都是他插別人,現在卻反過來了,
而且還是他剛剛催眠,還沒有下手的女人,這種感覺讓他說不清道不明。甚至,
這女人還學著男人的樣子,開始不斷前後突進程信義的菊花。

  這時,楚軒婷有發話了:「不過,有罰也有獎,你的業績還算不錯,我允許
你插我的小穴作為獎賞。」說著,楚軒婷看向程信義的兩腿之間,看到的不是高
聳的肉棒,而且一根軟物。畢竟程信義又不是這種癖好,忍受後庭被插已經夠不
容易的了。

  「狗,替他口口。」楚軒婷翹了翹腳,引起中年男子的註意,並對他吩咐道。

  很明顯中年人早就習慣了接受命令,之前之所以楞住,是因為沒有明白自己
的身份。隨即,中年男子完全如同小狗一般,搖晃著尾巴向著程信義爬過去,擡
起身子雙手抓著程信義的肉棒開始口起來。

  程信義看到中年男子的行為,心生厭惡,但是卻又不得不承認,這人的技術
甚至比一些女生還好。雖然程信義已經極力克制了,但是還是沒法抵抗住讓自己
肉棒膨脹起來。

  做完這一切後,中年男子識相的離開,如狗一般在旁邊坐著。

  楚軒婷看了看程信義那沾滿男性唾液的肉棒,沒有絲毫介意,站起來,走到
了程信義當前,張開雙腿而站,說道:「用嘴把拉鏈拉開。」

  楚軒婷如同女王,她的命令無可違抗,程信義只能忍受著毫不停歇的抽插,
俯身用牙齒拉開了拉鏈,露出了里面的小穴。與此同時,一旁的助理也上前,為
程信義的肉棒帶上了一個環,而且是帶拉繩的。

  做完一切後,楚軒婷上前一步跨坐在程信義的身上,小穴懸於肉棒上方,說
道:「你動!」

  這種事情在平時程信義求之不得,但是現在他卻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但是無
法違抗的他只能硬著頭部頭皮將自己的肉棒探進了楚軒婷的小穴中。

  此時,程信義插著楚軒婷,而女子插著程信義的後庭,一種十分奇異的景象。
而且似乎程信義有一定潛質吧,在這樣的模式下他居然有一點興奮了,看到眼前
的被遮掩的大白兔,下意識的想要下嘴挑開。但是,敏銳的楚軒婷一個耳巴子打
在了他的臉上,讓她臉頰紅起。對此,程信義不僅不覺得生氣,甚至還有一點喜
悅。

  在這樣的感覺中,程信義很快達到了頂峰,想要在楚軒婷的體內爆發。就在
這時,楚軒婷眉頭一皺,伸手將環上的細繩狠狠一拉,在程信義即將噴發直接,
強制終止了。那種感覺不僅痛,跟重要的事心癢難耐。

  「不準射進來!」楚軒婷訓斥道,然後指著不遠處的肥豬椅子,說道,「射
到他身體里去。」

  此時此刻,程信義心中除了想找一個地方發泄以外,完全不想考慮其他,所
以也不管是誰,忠誠的按照指令將自己的精液射進了文案部長的體內。

  楚軒婷看了看重疊在一起的兩人,轉頭又看了看在一旁一直待著的帥氣小夥,
在他穿的拘鳥褲內,膨脹的肉棒清晰可見,同時也被限制在了狹小的空間,相當
難受。

  楚軒婷走了過去,打了個響指,一邊摸著趕來的中年男子的狗頭,一邊用高
跟鞋踩著小夥的肉棒:「這是你的第一次,就讓你適應一下。」

  男子松了一口氣,此時此刻他的心情已經被眼前的慘樣震撼到找不到北了。

  「不過……」楚軒婷的話讓男子再次緊張起來,恐懼的看著楚軒婷。

  「不過,獎勵還是要獎勵的,畢竟你初來乍到幹的卻幹的很不錯,」楚軒婷
滿是笑容的點頭道,「看你這欲火難耐的樣子,正好也不夠,那就讓你感受一下
我的小穴吧,可以射進來。」

  不用多說接下來發生了什麼吧,帥氣小夥將楚軒婷壓在地上,完全如同猛獸
一般將自己粗大的肉棒刺進女子的小穴,並在最後,兩人同時高潮,混雜的精液
和淫液在楚軒婷的體內回旋著。

  傍晚時分,一身滿足的楚軒婷回到了董事長辦公室,靠著椅背,翹著二郎腿,
腦子里正在想下一次該怎麼玩。同時楚軒婷也在等待,因為每次到這個時候,有
一個人就會到公司里來接她,從來沒有遲到,那個人就是他的丈夫胡正鑫。

  就在這個時候,桌上的電話響了,助理立刻接聽,確認是正主胡正鑫打來的
電話後,便對著楚軒婷鞠躬說道:「董事長,姑爺來了,我下去接一下。」

  「你去吧。」楚軒婷並不介意,因為每一次都是助理將自己的夫婿接到辦公
室的,從沒有例外過。

  於是,助理離開了房間。過了一小會兒後,助理又再次走了進來,並且帶著
一個人,這個人就是胡正鑫,而且這兩人此時是用一種特殊的姿勢進來的:兩人
貼身而戰,並且助理微微靠前。胡正鑫一手從衣領口直接伸進去,觸碰著助理嘴
真實的觸感,另一只手則從後面進攻,撩起裙擺,挑開內褲,最長的中指直接探
進小穴進行騷弄。兩種觸感的夾擊很快將助理情欲滿滿,但是助理本身並不抵抗,
哪怕這種情況是當著楚軒婷面發生的,而且楚軒婷看著兩人這幅明顯的樣子也絲
毫不介意的看著兩人走向自己。

  「老公,你來啦!」楚軒婷看到兩人走到自己面前,立刻對胡正鑫喊道。

  胡正鑫點了點頭,手上的速度突然加快,只聽見助理嘴里一陣輕吟,雙腳之
間的洪流傾瀉,落在了腳下的木底板上。

  感受到助理高潮了後,胡正鑫這才收手,從桌子上拿了一紙巾擦拭手,並向
楚軒婷問道:「怎麼樣?今天玩的開心嗎?」

  「當然開心啦!」楚軒婷現在就像是一個吃到糖的小女孩,完全沒有之前女
王的樣子。

  「這樣啊。」胡正鑫說著,雙手一擊掌,無論是楚軒婷還是助理都同時進入
了催眠狀態。

  胡正鑫指揮著楚軒婷將那個隱瞞抽屜打開,然後拿出了盒子里的五張空白符
紙。只看見胡正鑫用手掌對著符紙,然後符紙上開始莫名的繪出一個圖案,就是
那個龍咬珠的圖案。

  胡正鑫將符紙放回了盒子里,在放下盒子的同時,胡正鑫用狠厲的眼神看了
一眼楚軒婷,就像是有著巨大的仇恨一般。


                            第三部曲 end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