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Sky1437
侯爵 | 2019-3-3 13:02:09

極限調教港女人妻第二季33 小喵的公開調教 智敏和小柔的相認

作者:Sky1437                                 
首發春滿四合院,香港調教樂園,JKF討論區

回到別墅,詩雅他們正在客廳看電視,

詩雅見到我便說:「老公你去了那裡啊?」

我笑了笑便和詩雅她們交代昨晚去向,

詩雅笑著說:「原來是出海了啊!那你怎麼不到天后廟參拜啊!」

我說:「因為智敏接下了廣告的工作,要到珠寶公司簽約,
所以沒時間去參拜啊!」

小柔說:「真的!智敏姐姐要當明星了!好利害啊!」

智敏說:「就是一份工作而已!沒什麼利害的。」

小柔說:「怎會不利害,能見到很多明星呢!
而且又能穿得漂漂亮亮,這還不利害!」

智敏只笑了笑沒有說話,

我見這樣便說:「不要說這些了,珠寶店送貨來了嗎?」

詩雅說:「沒有啊!你買珠寶了?」

我說:「看到一些美麗的款式,於是便買來送給你們啊!」

剛說完門鐘便響了起來,小柔和小喵馬上去了應門,
果然是珠寶店的人送貨來了,我讓店員把貨物放物放到客廳,

放好後店員特別交給智敏一個盒子並說:「這是張生送給朴小姐的,
希望朴小姐喜歡!」

智敏打開一看,原來是一條玫瑰吊墜的鑽石項鏈,看起來十分名貴,

智敏不好意思的說:「這麼貴重我不能收下啊!」

店員難為的說:「朴小姐要是不收下,張先生會怪責我啊!」

我見這樣便說:「智敏你就收下吧!不要讓他難做啊!」

智敏聽後便說:「那你幫我謝謝張生吧!項鏈我很喜歡!」

店員聽後便高興的離開,小柔馬上走過來看智敏項鏈,

並說:「這鏈墜很漂亮啊!那個張生是什麼人啊?」

智敏說:「你喜歡的話我送給你吧!」

小柔說:「這怎麼可以啊!這是人家送給你的心意!
姐姐我幫你帶起它好嗎?」

智敏竟生氣的說:「誰讓你這麼多事!」

小柔沒想到智敏會這麼生氣,一時也不懂反應,
智敏也知自己語氣重了,

於是便說:「我有點累了,我先回房間休息!」

我見這樣便對小柔說:「智敏可能是太累了!你讓她休息一下吧!」

小柔不快的說:「人家是關心她而已,為什麼要生氣啊!」

說著便生氣的跑回房間,我讓小喵去安慰小柔,

天娜在旁邊笑著說:「文軒你怎會讓智敏收下頸鏈啊?」

我說:「有什麼問題啊?」

詩雅馬上答嘴說:「你想想啊!如果有男生送禮物給我,
你會讓我收下嗎?」

我一聽馬上懂了,

我想了想便說:「我明白了!我先去看看智敏!」

詩雅點了點頭,於是我便馬上走到智敏的房間,
只見智敏已換了一身便裝站在窗前,

我從後抱著智敏並說:「為什麼發這麼大脾氣啊?」

智敏生氣的說:「主人你是不是要把我送給浩宇啊?」

我說:「當然不是啊!」

智敏說:「那你因為什麼要我收下他的禮物呢?」

我說:「我剛剛只是不想那店員難做而已!」

智敏說:「真的?」

我說:「我怎會把你送給別人啊?」

智敏閉上眼睛沒有說話,

我說:「你要是不喜歡,我便把那頸鏈送回給浩宇好了!」

智敏說:「這樣浩宇會不高興吧!剛剛才收了人家的禮物,
轉頭又送回去,這好像太不給人家面子吧!」

我說:「那你想怎樣啊?」

智敏說:「我知道你的心意便足夠了!頸鏈我收下吧!
但我只會把它放在保險箱!你說好嗎?」

我笑著點了點頭並說:「你剛才嚇到小柔了,你去看看她吧!」

智敏說:「好吧,那我去找她吧!」

我陪智敏走到小柔的房間,見小喵正在安慰,
我叫了小喵出來並讓智敏進去,我關上房門讓智敏好好和小柔談談,

小喵見這樣便說:「主人智敏姐姐剛才怎麼了啊?」

我說:「沒什麼只是有點累而已!對了你的大學入學試準備好了嗎?」

小喵說:「準備好了!」

我說:「很好!對了,最近有和你的同學聯絡嗎?」

小喵說:「我也正想跟你說啊!快到聖誕節了,
學校會舉辦聖誕聯歡會,我和小柔想回校出席啊!」

我想了想便說:「你不怕見到阿俊他們嗎?」

小喵想了想便說:「那事已過去了,再說他們也只是受阿建唆擺,
而且他們也在電話和我道歉了!所以…………」

我說:「我是擔心他們會再傷害你啊!」

小喵說:「主人放心吧!我會保護自己的!
而且有小柔和堅校長他們陪著應該不用擔心!」

我想了想便說:「我還是不太放心,這樣吧!
我和阿堅商量一下再決定吧!」

小喵抱著我說:「主人你對我真好!」

我笑著說:「你是我的奴隸,我當然會對你好啊!」

小喵笑了笑並說:「主人我給你一個驚喜好嗎?」

我說:「什麼驚喜啊?」

小喵笑了笑便牽著我走到她的房間,
小喵打開電腦並點進了一個直播的網站,我好奇的看了看,
發現裡面全是一些色情的直播視頻,小喵拿了兩個面具出來,
自己帶上一個,另一個則給我帶上,

我好奇的說:「你想做什麼啊?」

小喵說:「主人你不在的時候,晚上我都有偷偷玩色情直播啊!
看我直播的人都常常問我有沒有男朋友,
今天你便在鏡頭前公開調教我吧,好讓他們知道你是我的主人啊!」

我還真想不到小喵竟這麼會玩呢!

我想了想便說:「但是這裡沒有道具啊!」

小喵聽後便把旁邊的衣櫃打開,裡面裝滿了各種各樣的情趣用品,

我說:「你從什麼地方拿來的啊?」

小喵害羞的說:「我是從密室偷偷拿來的!」

我拿起一根麻繩並說:「你這頑皮的小偷,看來我要好好懲罰你呢!」

說著便脫掉小喵的衣物,並用麻繩把小喵反綁起來,
我用餘下的繩子在小喵身上做了個龜甲綁,
小喵現在像極一隻肉糉,我看了一下電腦找到直播的按鈕,

我說:「你準備好接受懲罰了嗎?」

小喵既緊張又興奮的點了點頭,我見這樣便接下直播的按鈕,
畫面馬上顯示出房間內的情況,在螢幕的下方有一個白色的聊天區域,
能顯示出觀看的人數和歡看者的即時留言,我留意到已有數十人進來觀看,

於是便對著麥克風說:「大家好我是主人S,今天要公開懲罰我的賤奴!」

說完我便把小喵拉到電腦面前跪下,

我把鏡頭對著小喵並說:「賤奴告訴大家你犯了什麼錯要被主人懲罰啊!
要是說得我不滿意,我便會用這鞭子鞭打你啊!」

說著便從櫃子拿起了一條九尾鞭,

小喵低著頭細聲的說:「是主人,賤奴………啊!」

我用力的抽打了小喵的屁股,

並說:「看著鏡頭說啊!」

小喵聽後便看著鏡頭說:「賤奴因為偷了主人的情趣玩具所以要受到懲罰!啊!」

我又抽打了小喵一下並說:「偷情趣玩具拿來幹什麼啊?」

小喵流著淚說:「偷來自己玩!」

我隨手便拿起了一根電動假陽具並扔到小喵面前,

我說:「這玩具你偷來怎麼玩啊?說給大家聽聽!」

小喵雖十分興奮,但羞恥心卻令小喵說不出口,

我生氣的說:「還不快說!」

小喵羞恥的說:「我會………用它插進自己的小穴!」

最後的幾個字細聲得連我也聽不到,我馬上又抽打了一下,

小喵馬上大聲的說:「我會用它插進自己的小穴!」

我滿意的說:「你的是淫穴不是小穴!再說一次啊!」

小喵搖著頭說:「主人這樣太羞了!」

我馬上抽了小喵一下,小喵知道我不會改變主意,

於是便害羞的說:「我會用它插進自己的淫穴!」

我聽後便扶著小喵躺下,用手張開小喵雙腿,並讓小喵的小穴對著鏡頭,
我發現小喵的小穴已經完全濕了,
於是我拿起假陽具在小喵的小穴輕輕摩擦,
小喵舒服的呻吟了幾聲,

我說:「想讓我把她插進去嗎?」

小喵馬上點了點頭,

我說:「要大聲說出來啊!」

小喵說:「主人求你插進來吧!」

我馬上拉了拉小喵的陰環並說:「要說清楚啊!想什麼插進什麼地方?」

小喵害羞的說:「求主人用假陽具狠狠插進賤奴的淫穴吧!」

我笑著說:「這次是公開懲罰,當然要問一問觀眾的意見啊!
你對著鏡頭再問一次,要是大部分人同意,我才決定是否插進你的淫穴!」

小喵再次害羞的搖了搖頭,

我生氣的說:「你是要反抗我的命令嗎?」

小喵聽後只好抬起頭對著鏡頭說:「求大家讓主人用假陽具,
狠狠懲罰賤奴的淫穴吧!」

我馬上查看了觀眾的留言,想不到觀看人數竟有千多人,
大部分的留言也說讓我狠狠的用假陽具懲罰小喵,

但其中有一個留卻說:「插進去那算懲罰啊!這是讓她爽吧!
我覺得應該插進她的屁眼狠狠抽插才算懲罰啊!」

我看後便說:「看了大家的意見我已決定懲罰方法了!」

說著便重新拿起假陽具,

沾了點淫水並說:「賤奴準備好受懲了嗎?」

小喵說:「主人我準備好了!」

我沒有多說,便一口氣把假陽具整根插進小喵的屁眼,
小喵完全沒想過我會把假陽具插進屁眼,整個身體馬上緊纏起來,

小喵邊掙紮邊說:「主人太大了求你停下來啊!……………啊啊啊啊!」

我沒有理會並快的抽插起來,小喵則邊呻吟邊求饒,
我看了看觀眾的留言,所有人也十分興奮,
有些更說自己已把精液射到電腦的螢幕上,

我說:「賤奴有觀眾說把精液射到螢幕上,
你這樣浪費了觀眾的精液,是不是應該好好道歉啊!」

小喵本已快到高潮,聽到我說後更加興奮,一不小心便高潮起來,
只見小喵全身抽搐,小穴更噴出黃色的尿液,尿液更直接噴到鏡頭,
那些觀眾簡直瘋了,不停的按讚,

A說:「這樣也能高潮,看來直播主還真是一個受虐狂呢!」

B說:「這才是合格的奴隸!給讚!」

C說:「你們不懂啊!我覺得這S主才猛,這樣也能把她弄到高潮!」

D說:「求教學!師父!給讚!」

我看著覺得好笑,

我用腳踢了踢小喵並說:「我有說讓你高潮嗎?」

小喵說:「主人對不起!我真的忍不住啊!」

我說:「你看地方都被你弄髒了,快點用你的小嘴把地方清潔乾啊!」

小喵聽後便掙紮起身跪了起來,並低下頭伸出舌頭舔地上尿液,
我調教了一下鏡頭角度,並把假陽具重新插進小喵屁眼,
小喵呻吟了一聲,便繼續舔地上的尿液,

我說:「看在你這麼順從的份上,也給你獎勵吧!」

說著便拿了另一根假陽具插進小喵的小穴,

小喵強忍著快感並說:「謝謝………主人………賞賜!」

我邊輕輕的抽插邊說:「記著啊!沒有我的準許你不能高潮!」

小喵邊呻吟邊說:「啊啊啊啊………知道………主人!」

說完便又低下頭繼續舔著自己的尿液,我見這樣便慢慢加快抽插的速度,
並把小穴那根假陽具的旋轉功能打開,小喵強忍了一會,

便開始求饒道:「主人慢點!人家受不了啊!啊啊啊啊!」

我沒有減慢速度並說:「真沒用啊!這樣也忍不住,
我看把你送給觀眾調教算了!」

此話一出觀眾馬上瘋狂留言,而且更收到大量的讚,

小喵咬了咬唇並說:「不要啊主人,我會忍著!
我會忍著的………啊啊啊啊!」

就到小喵快高潮的時候,我停下抽插並解開小喵雙手的繩子,

我說:「我有點累了,你也不用舔了,你對著鏡頭自己抽插吧,
記著沒有我的準許不能高潮也不能停下來啊!」

小喵聽後便乖乖的對著鏡頭自己抽插起來,

過了一會我便說:「各位觀眾想看這賤奴高潮嗎?」

其中有一個留言說:「讓她自己問吧!要說得淫亂一點啊!」

我說:「賤奴你想高潮的話,便好好問問各位觀眾啊!
記著要說得淫亂一點!」

小喵聽後便說:「各位觀眾!請準許賤奴高潮吧!
賤奴那淫亂的淫穴,實在受不了假陽具的折磨啊!
請準許我高潮,讓我表現最淫亂的一面讓你們看吧!」

說著竟羞得眼淚也流了出來,觀眾們十分滿意,

我見這樣便說:「那我準許你高潮吧!」

小喵邊加快抽插速度邊說:「謝謝主人!………啊啊啊啊!
謝謝各位觀眾!啊啊啊啊,要到了,要到了!啊啊啊啊!」

說著便高潮起來,高潮過後小喵便直接昏了過去,
看來這樣的公開調教,令小喵比平時更興奮呢!」

我把直播關了後,便把小喵抱到床上休息,
兩隻貓咪見小喵躺到床上,也馬上跑了過來,
我笑了笑便幫小喵蓋上被子,我也坐到旁邊的梳化小睡一會,
過了差不多兩小時,我感到有人在吸啜我的雞巴,我才醒了過來,

小喵見我醒來便說:「主人我把你吵醒了嗎?」

我笑了笑並讓小喵繼續,小喵笑了笑便繼續仔細的吸啜我的雞巴,
我拿起自己的電話致電給大亨,

大亨接了電話並說:「姪兒?」

我說:「舅父,我有些事想找你幫忙!」

大亨聽後便說:「我早知你會找我的了!這樣吧!
電話說不方便,晚點我到你的別墅,我們見到面再談!」

我說:「那好吧晚點見!」

掛了線後我便專心享受小喵服務,

小喵吸了一會便說:「主人讓我用小穴為你服務好嗎?」

我想了想便說:「可以啊!但是要帶避孕套啊!」

小喵點了點頭,便從櫃子拿了一盒有凸點的避孕套出來,

我笑著說:「這又是怎麼來的啊?」

小喵說:「人家在便利店買的!」

說著便幫我帶上套子並正面坐到我身上,小喵慢慢搖動腰身,
用小穴套弄我的雞巴,嘴中更隨著搖動發出悅耳的呻吟,
我邊享受邊伸手搓揉小喵的乳房,我輕輕的拉著小喵的乳鐶,
並用腰力向上頂了一下,乳鐶拉扯了一下,小喵馬上叫痛起來,
小喵不敢再動,

我笑著說:「誰讓你停下來啊!」

小喵害怕乳頭再被拉扯,於是只是微微的扭動腰身,
我用力拉了拉乳鐶,

並說:「你覺得這樣我會舒服嗎?」

小喵難為的說:「但是主人,人家的乳頭會痛啊!」

我笑著說:「我就是要讓你痛啊!這是懲罰你剛剛沒經我準許便高潮!」

小喵聽後只好忍著痛楚,重新大幅度的搖動腰身,
過不了一會小喵便痛得眼淚也流了出來,我見這樣便放開乳鐶,
小喵見我鬆開乳鐶,馬上加快搖動速度,我能感受到陰道一陣緊縮,
我知小喵快到高潮了,就在快到高潮的時候,

小喵竟停下來並說:「主人賤奴可以高潮嗎?」

我滿意的點了點頭,小喵見這樣便繼續上下搖動腰身,
很快便達到高潮,我也在小喵高潮的同時,把精液射了。

高潮過後小喵直接趴到我身上不停的喘息,
我抱著小喵休息了一會,房門便被敲了起來,
小喵馬上起來,並用紙巾幫我清潔,

我則說:「是誰啊?進來吧!」

進來的是智敏,

智敏說:「主人,詩雅讓我問你今晚想吃什麼啊!」

我想了想,一個壞主意又在腦中浮現,

我說:「智敏你今天試穿珠寶的時候,好像有點不自在啊!為什麼呢?」

智敏說:「在公眾場合和陌生人面前穿得這麼暴露,我有點害羞而已!」

我笑著說:「那我給你一個訓練好了!你告訴詩雅叫點外賣吃吧!」

智敏想到什麼馬上害怕的說:「主人你想怎樣啊?」

我笑著說:「一會你便知道啊!你先去大廳告訴詩雅吧!我一會便來!」

小喵好奇的說:「主人是什麼訓練啊?」

我笑著說:「你也想訓練嗎?」

小喵想到智敏害怕的樣子,馬上搖了搖頭,

我說:「一會你便知道啊!你先穿上衣服吧,
但身上的繩子不能解啊!穿好後便到大廳來吧!」

小喵說:「知道主人!」

我走到密室,拿了套只遮著重要部位的黑色情趣內衣便走到客廳,
只見詩雅和小柔正拿著電話下單,智敏則坐在旁邊,

我把情趣內衣遞給智敏並說:「脫掉衣服把這個穿上吧!」

智敏接過衣服並把它穿上,智敏身上的重要部位雖被薄紗遮著,
但還是能隱約看到,特別是乳頭部位,由於智敏的體質,
乳頭已突了起來,要是內衣不是黑色,那乳頭將會更加明顯,

我笑著說:「很漂亮啊!一會你就這樣去收外賣吧!」

智敏害羞的說:「主人這樣不太好吧!怎說我也快是公眾人物啊!」

我心想也是,於是便又拿了個面具遞給智敏,

這時小柔看著智敏說:「家姐?」

智敏馬上轉身並看著小柔,

小柔站到智敏身前雙眼流著淚說:「你是家姐?」

智敏馬上看向我,

我想了想便說:「小柔你冷靜點聽我說!」

小柔激動的說:「你真的是家姐?」

智敏這時也忍不住了雙眼流出淚水並點了點頭,
小柔激動的抱著智敏哭了起來,我也不知該說什麼,
只好靜靜的看著,小柔哭了一會便用力打了智敏一巴,

並說:「我還以為你死了!你知我有多傷心嗎?
你怎麼不早點告訴我啊?」

智敏抱著小柔說:「我不想把你拖累而已!」

小柔邊打智敏邊說:「你知我為你哭了多少次嗎?
你怎忍心看著我這麼心痛啊!」

智敏說:「對不起!是家姐不對是家姐不對!」

小柔沒有再說話,只倚在智敏胸膛哭泣,
詩雅做了個手勢讓我和天娜一起到飯廳,

走到飯廳詩雅便說:「老公小柔現在知道了真相,
你覺得她接受得了嗎?」

我說:「我也不知道,現在小卡和陳警官也在調查,
現在這樣我怕會出什麼亂子!」

詩雅說:「要是他們知道智敏的真實身份會有多大麻煩啊?」

我說:「那他們便會順藤摸瓜追查到我的身上,
單是小卡把事情報導出來,那麻煩就夠大了!
而且警方早就知道嫻姐是假死,要是找到人証或物証,
証明智敏就是小嫻,
警方便能向法庭伸請讓智敏和小柔提交DNA驗證她們的身份,
要是真是這樣,那元朗黑幫大戰的事情,警方便能繼續調查下去,
那智敏便很難逃過牢獄之災,而且我和大亨也會被牽連。」

詩雅擔心的說:「那該怎麼辦啊?」

我說:「先看看小柔會怎樣吧!之後再決定怎樣!」

天娜說:「李生其實你不用太擔心!
照我看就是警方能證明智敏的身份,也根本不能起訴她!」

我說:「為何?」

天娜說:「就我所知,警方對那次事件的調查,
到現在根本可說是毫無頭緒,我只能說黑水的傭兵真是太利害,
他們連一個活口也沒有留下,就是在流浮山那次大戰中,
小嫻也只是被攻擊一方,之後你和傭兵在廢屋被圍攻那次,
需是小嫻帶領隊伍,但小嫻的手下之後已全投到大亨門下,
而大亨也把他們全都安排到泰國工作,警方根本連一點線索也沒有!」

我說:「但是小月之前說……………」

天娜笑著說:「杜警官根你說過什麼我不清楚,
但我絕對確定她所說的一定全是猜測,要是她有線索,
便不會接近你以獲取情報啊!你要知道在香港那次大戰的唯一線索,
就只餘下你和大亨二人而已,大亨她是一定接近不了,所以只好接近你!」

原來小月一開始便是想調查這事,

我想了想便說:「天娜你怎會知道得這麼清楚啊?」

天娜說:「紫琪怕你出事,早就讓我調查這事件了,
只是怕你擔心所以才一直沒有告訴你!」

詩雅聽後便說:「老公如果是這樣,你便可放心啊!」

我想了想便說:「的確!看來我幫智敏轉換身份也是多此一舉!」

天娜說:「那就錯了!那可說是必須的,
你想想要是嫻姐沒有易容和轉換身份,她會乖乖的留在你身邊嗎?」

我想了想也是,不過不管怎說,我總算能鬆一口氣了,
就在這時電話卻響了起來,來電者正是大亨,大亨說他車子正在門外,
讓我上車談談,我掛了線便讓天娜和詩雅幫我看著小柔,我則走到門外,
我走到大亨的車子旁,大亨打開車門把兩部電話交了給我,

並說:「你把自己的電話和這些先放到郵箱吧!」

我聽後便把三部電話放到郵箱,我上了車大亨便讓司機開車並隨意的開著,

車子開動後大亨便說:「姪兒在這種敏感的時候你有什麼需要我幫忙啊?」

我把小月的事情跟大亨說了一遍,

大亨聽後便笑著說:「你想我怎樣幫你?」

我想了想便說:「我想你安排一次香港有史以來最大的毒品交易讓小月破獲!」

大亨說:「這不是問題,但為什麼要這麼做?」

我高興的說:「可以!我只是想讓她立功,以保住警察的職位而已!
至於貨物的損失我會全數賠償給你!」

大亨笑著說:「好啊!反正有幾個手下我想把他處理掉,
正好借警方之手幫我一把好了,那我安排好後再通知你!
對了嫻姐最近怎樣啊?我收到消息有記者正在調查智敏的身份!」

我把智敏的事和大亨說了,

大亨說:「姪兒要不要我讓她們兩姊妹永遠消失啊?」

我馬上拒絕並告訴大亨天娜的說法,

大亨嘆了口氣並說:「姪兒,不是舅父說你!但是成大事者絕對絕義,
阻你這殺,累你這殺,那管他是六親神佛!」

我說:「舅父我自有辦法你放心吧!」

大亨說:「你啊!有智有謀!但就是擺脫不開一個情字!算了,
這事我不管,但你要記著你是尊貴無比的名門望族,
那兩個女的只是普通的平民而已,要是有一天他兩會連累你,
權衡輕重你一定要先選擇自保啊!」

我說:「舅父我明白你對我好,但我的事我會自己處理!」

大亨聽後便說:「好吧!那我們今天就談到這吧!我送你回家!」

大亨讓司機把車開回別墅,我把電話交回給大亨後,

大亨便說:「記著我的說話啊!」

我點了點頭,大亨見這樣便讓司機開車離去,我轉身正想走回屋內,
卻見小柔拿著背囊走了出來,智敏他們則在後面追著,
我馬上攔住小柔,小柔卻用力的想推開我,

我捉著小柔的手說:「你冷靜點啊!」

小柔激動的說:「放開我!你們都只會騙我!」

我說:「我和智敏騙你是為你好啊!」

小柔掙紮著說:「我不聽!我不聽!」

我說:「好!那你能告訴我現在要去什麼地方嗎?」

小柔說:「我有什麼地方能去啊!當然是回家啊!」

我說:「小柔你現在這樣我怎放心你獨自回家啊!」

小柔說:「但我真的不知如何面對你們!」

我抱著小柔說:「小柔我們不是有心騙你,
只是為了你姐姐的安全和不想把你牽連,我們沒辦法不這樣做!」

小柔正想説些什麼,怎料數輛私家車卻突然停在大閘外,
車上的人下了車走了進來,帶頭的正是陳警官,
智敏穿著情趣內衣,見到陳警官便馬上走回屋內穿上衣服,

我放開小柔並對陳警官說:「陳警官這是私人地方!不知道有什麼事嗎?」

陳警官笑著說:「我看見你阻止這位小姐離開,擔心你非法禁錮,
所以才進來看看而已!小姐有人阻止你離開嗎?」

小柔有點緊張的搖了搖頭,

一名女警馬上說:「小姐你不用怕啊!
要是有人威嚇你儘管告訴我們啊!我們警察會保護你的!」

小柔緊張的退到我身後並說:「沒有人威嚇我啊!」

我認真的說:「你們聽到了吧!請你們馬上離開!」

陳警官說:「我會離開的,但我想知道你剛剛和大亨說了些什麼呢?」

我說:「我想我必要向你交代吧?」

陳警官說:「當然沒必要,我只想提醒你,
不管你做什麼我們警方也是十分清楚的!」

說著便帶著其他警員離去,

我轉身對小柔說:「你明白現在的情況吧!
只要那些警察找到一絲證據,便會找借口把你姐姐和我拘捕,
你真的想看到這樣嗎?」

小柔沒有說話,

我說:「先回屋內吧!有什麼事情我們慢慢商量!」

小柔只好點了點頭,回到屋內智敏已穿回便服,

詩雅扶著小柔坐到梳化上並說:「小柔你就不要生氣吧!
智敏和文軒一直也很疼錫你啊!」

小柔說:「詩雅姐姐我明白了,我也不知道有這麼大的麻煩!對不起啊!」

我笑著說:「不用道歉!你明白就好!」

小柔說:「但主人我有一個請求,請你一定要答應我!」

我說:「你說吧!是什麼要求?」

小柔說:「主人我現在已知道智敏是我的家姐了,
所以希望主人不要在我家姐面前調教我,
當然也不要在我面前調教我家姐好嗎?」

我說:「好吧!我答應你,
但你也要答應我不能把智敏是小嫻的事告訴任何人啊!」

小柔說:「當然不會啊!」

我說:「很好!你們也是啊!這是我們家的秘密,
絕不能告訴任何人啊!」

眾人也點了點頭,

我見這樣便說:「好了!大家應該也肚子餓了吧!
外賣怎麼這麼久還沒有來呢?」

詩雅說:「外賣剛剛已送來了,我們一起來吃吧!」

吃飯的時候我見小柔和智敏已和往日一般,這令我放心不少,

吃過飯後各人便各自回房休息,

我抱著詩雅躺在床上聊天,聊著聊著不自覺便睡了過去,



………………………………………未完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