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704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9-3-4 08:00:33

【第一章  情非得已】

  黃昏時分,H市的一條小巷裏熙熙攘攘,一輛輛大車裝卸貨物,這是一片物
流彙集地。

  其中兩個二十出頭的大學生與周圍的裝卸工格格不入,一個身材纖瘦剔著小
平頭,一個身材滾圓是個大胖子。

  小平頭和胖子勾肩搭背地走著,繞過一個個大車和貨堆,來到了一家洗浴中
心門前。

  這家洗浴中心門面老舊,看起來有些年頭了,隻有一半好使的LED中不斷
滾動著「洗浴、休息、保健、按摩」的字樣。

  胖子瞅了瞅,滿是懷疑地問道:「我說弟兒啊,這就你說的好地方?這他媽
也太破了吧?」

  小平頭聽後往地上吐了口痰,「草,好地方有啊!休閑會所,一炮好幾千,
就你身上那幾個逼子兒,好像能他媽去起似的!」

  胖子悻悻地笑了笑:「關鍵這跟前兒都雞巴是老農民工,裏邊的逼還能有好
?肯定是他媽老逼、爛逼!」

  「草,老逼咋滴?瞧不起老逼啊?老逼活兒好,老逼服務態度好!像你上回
領我去的那個,逼是好逼,可他媽也太能糊弄了吧?不是加錢就是催鍾,都雞巴
給我幹陽痿了!」

  「又不是處對象兒,到哪兒還不都是那玩意?」

  「那可不一樣!胖哥兒我跟你說啊,我以前追求的是價格,後來追求的是質
量,現在追求的是服務態度。」

  「行!我就信你一回,不過先跟我透個底兒,別雞巴到時候讓人給黑了。」

  「平活一百,加口一百五,全套兩百,兩炮三百。」

  「真雞巴便宜,敢他媽公園老頭樂了!」

  「那是,我去更便宜,一百五我就能讓她做個全套……」

  ……

  洗完澡,換上了浴服,小平頭和胖子肩膀的水珠還沒擦掉,就急不可耐地來
到了二樓休息區。

  剛進休息區,就聽見一陣叫罵聲。

  休息區前台是個魁梧大漢,正埋汰一個滿臉雀黑的農民工:「你到底點不點
鍾?不點跟進滾!給人技師一頓摸還不想花錢?要摸回家摸你媽去!」

  這大嗓門兒給小平頭嚇一跳,趕緊把胖子拉到一邊兒說:「我草,這是要幹
起來啊!」

  結果胖子沒動地方,非常淡定地說:「放心吧,幹不起來。」

  果然,那農民工被埋汰之後並沒有表現出憤怒,隻是唯唯諾諾地說:「我套
票不花錢了嘛,套票不是帶休息和按摩的嘛!」

  「按摩歸按摩,誰他媽讓你摸人技師奶子了?摸完還不點,磨磨唧唧的,啥
他媽揍性!」

  「那我不按摩了,我在這兒呆會兒行不?」

  「呆你媽逼,再不滾我他媽削死你!」

  那農民工灰溜溜地走了,看著他猥瑣的背影,小平頭都覺得尴尬地不行了。

  「胖哥啊,你咋看出來的幹不起來呢?我他媽也是醉了,這輩子還沒見過這
麽慫的呢!這要糕我,死活幹他一仗。」

  「草,這要糕你,能摸人技師奶子還不點鍾嗎?幹出這爛眼子事兒的人,能
有啥尿性?」

  「說的也是,還是胖哥社會人兒啊!」

  「社會個雞巴,這他媽也給我整得懸個愣地,弟兒啊,這塊兒安全不啊?」

  「放心吧,背景是公安局長,有查的提前通知,都開五年了一次事兒沒出。


  「那就行……」

  ……

  那前台剛才還跟那農民工窮橫窮橫的,轉眼之間卻堆出了一臉笑容,像換了
個人兒似地對小平頭和胖子說:「兩位貴賓裏面請,有認識的技師嗎?」

  小平頭說:「17號和31號。」

  隻聽前台大聲喊道:「17、31,客人點鍾!」

  不一會兒,就見兩個身穿深藍色制服的技師攜手走來。

  連衣裙式的制服非常裸露,能看見白花花的胸口和深深的乳溝,下面的裙子
也很短,將整條大腿呈現在外,隱約能看見裏面的蕾絲小內褲。

  31號是個二十出頭的嬌弱妹子,剛來這家洗浴中心沒幾天,身高不到一米
六,長相精緻,身材小巧纖弱,是那種一雞巴能頂到胃裏的類型。小平頭知道胖
子不喜歡老逼,這是特意爲他點的。

  果然,胖子搶先將31號拉到了身邊,膩歪起來……

  等到17號卻是個老熟婦,估摸著得有四十來歲了,走起路來大奶子一晃一
晃、大屁股一扭一扭,滿是風塵的面容上濃妝豔抹,笑起來眼睛眯眯著,撫媚至
極。

  然而這老熟婦的身材實在有些走形,雖算不上臃腫,可年紀的原因早已讓她
失去了小蠻腰,多了雙大粗腿。這讓胖子替小平頭感到不恥:「弟兒啊,沒想到
你這口味挺重啊!哈哈哈……」

  小平頭一聽就雞眼了:「你知道個雞巴!這是俺們初中老師—劉豔,那可是
俺們親老師啊,你他媽想操還操不著呢!」

  「臥槽,那你牛逼了,話說這老師的素質肯定不一樣啊!媽逼下回我也試試
!」這下胖子看向17號劉豔的眼神不再是鄙夷了,反而充滿了神往……

  換做一般小姐聽到客人調侃,頂多一笑置之,因爲在這種風月場所根本就是
家常便飯,沒準還捋杆子往上爬呢!

  可劉豔卻是羞臊得無地自容,覺得臉上火辣辣地,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因爲她想起了數年前,自己還是一名人民教師!

  那時,劉豔在一所私立學校教初中語文,同時還是班主任,爲了抓好班級的
紀律和成績,她對學生們非常嚴厲,經常把犯錯誤的同學叫到辦公室,輕則大聲
呵斥,重則棍棒相加,學生們背後都叫她「滅絕老師太」。

  在劉豔的嚴格管理下,學生們對她是又愛又怕,她班級的學生紀律年片第一
、成績年片第一,爲此,劉豔曾多次獲得優秀教師榮譽稱號和升旗儀式上的全校
表彰,可謂一時無兩。可惜最後,劉豔受到她丈夫的牽連,被學校給開除了……

  而眼前的小平頭,正是劉豔原來班級裏的一名學生。

  劉豔對小平頭的印象實在太深了!爲了他,劉豔可謂是煞費苦心!

  小平頭上初中那會兒,調皮搗蛋,大錯誤不犯小錯誤不斷,犯了就改改了又
犯,總之可以用一句話形容:「死豬不怕開水燙」。

  最嚴重的一次,小平頭和班級裏的一個女生在學校角落親嘴兒,被監控給拍
到了,好懸沒讓學校開除!當時劉豔還給小平頭叫到辦公室裏一頓語重心長的教
育……

  真是滄海桑田!當初的老師已成小姐,昔日的學生已成嫖客,這讓劉豔如何
不尴尬?

  可尴尬又能怎樣,劉豔還指望著小平頭這樣兒的回頭客呢,也隻能輕啐一口
,接著爲小平頭捏肩……

  大多洗浴中心都是這個流程:按摩技師先在休息大廳爲男賓揉胸揉背、捏肩
捏腿,捏著捏著就捏跑偏了,大多數男賓都禁不住這樣的勾搭,進而跟女技師到
包間快活去了……

  這種流程一來可以避免碰到正經的男賓而産生唐突和尴尬,二來增加了做項
目的機會,很多道貌岸然的男賓在這番按摩下主動提出加項。

  這樣一來,女技師們紛紛鑽研按摩手法,比如怎麽按能勾起客人的性欲,怎
麽捏能挑逗而不顯唐突,劉豔就是個中高手!

  劉豔捏肩的時候,會自然而然將男賓的胳膊放在自己裸露的大腿上,並順勢
將男賓的手放在自己大腿根部,這個位置與陰部之間就隔著一片兒蕾絲小布。

  有的男賓把手擱在那兒之後一動不動、也不敢亂摸、甚至把手抽走,遇到這
樣的男賓劉豔一般不會按摩得太過分,免得自取其辱;而小平頭這樣的色痞自然
是上下求索……

  小平頭撥開了阻礙他的小布片兒,將右手完全探進了劉豔內褲裏,摸到了劉
豔濕答答的小穴。

  劉豔的陰唇很肥很大,小平頭用手指縫夾住兩片陰唇扯著玩兒,玩了一會兒
感覺不斷有粘液滴在手上,濕濕滑滑的。

  私處的刺激,讓劉豔捏肩的雙手變得有些遲緩了,她逆來順受,又張了張雙
腿,方便小平頭把玩。

  在劉豔的間接鼓勵下,小平頭中指一彎,插進了劉豔小穴之中,一股騷水兒
順著小平頭的中指流得一塌糊塗。

  小平頭知道,手上的是他語文老師流出的淫液。看著媚態橫生的劉豔,又想
起上學那會兒仰高而止的語文老師,小平頭體內的欲火不由得躁動起來。

  上初中的時候,劉豔的老公王軍教數學,是臨班的班主任,有一次已經上課
了小平頭還在外面玩兒籃球,讓王軍碰見了,結果一道兒給小平頭踢回了教室。

  小平頭一邊扣屄一邊心想:「操你媽的王軍,讓你踢老子!現在終于輪到老
子摳你媳婦騷屄了!」

  這一頓扣,扣得劉豔渾身哆嗦,臉上也泛起了紅潮。

  旁邊床上的胖子看出了異樣,「弟兒啊,可以啊!這就玩兒上了?」

  給胖子按摩的17號嬌弱小妹不禁扭頭看去,隻見劉豔夾著小平頭的手,來
回扭屁股,要多騷有多騷。

  17號心裏暗罵:「這老騷娘們,又雞巴發騷了,在大廳就讓人扣屄,真是
不要個逼臉!」

  其實如果是一般客人,劉豔是不會允許他在大廳扣屄的,而小平頭這樣的回
頭客,自然得到了劉豔的默許。

  沒想到小平頭變本加厲,瞄上了劉豔的奶子,左手將托著奶子的藍色制服往
下一扯,一個白花花的肉團兒跳了出來。

  劉豔畢竟四十來歲,早就已經下垂了,好在她的奶子夠大,下垂得不太明顯
,反而讓人覺得柔軟帶感。

  小平頭隻恨自己手太小,一把根本握不住,隻好按著劉豔的奶子將它磋磨成
各種形狀。

  劉豔被捏的渾身燥熱,嘴裏也呼出了滾滾熱氣,考慮到還在休息大廳,劉豔
不敢開口浪叫,隻好小聲哼唧起來。

  這淫穢的場面看得胖子一個勁兒咽吐沫,下面那活兒也硬了起來,將浴褲撐
起了一個小帳篷,給胖子按摩的17號女技師趁機把手伸了進去,開始掏上了褲
裆……

  見時機已到,兩位女技師將小平頭和胖子分別領進了包房。

  進了包房,小平頭四仰八叉往床上一躺,開始等待他老師的色情服務。

  劉豔大屁股一扭,坐在了小平頭身邊,迫不及待地拉下了小平頭的浴褲,一
根雞巴跳了出來。

  小平頭的雞巴不算粗也不算長,卻硬得像根鐵棍。劉豔最喜歡的就是這樣的
雞巴,要知道,她經常服務的對象不是六十來歲的老頭就是農民工。

  老頭就不用說了,雞巴軟趴趴的,操著操著都能從屄裏掉出來!

  農民工的雞巴雖然又粗又大,可那幫畜生不懂憐香惜玉啊,上來就操,還往
死裏操,每次都讓劉豔疼好久……

  劉豔雙手捧著小平頭的籃子和雞巴視若珍寶,在揉搓籃子的同時,賣力地舔
起雞巴來。

  劉豔的舔法圈子裏號稱「螞蟻上樹」,就是橫著舔雞巴,舌頭不斷撥弄雞巴
,使客人覺得就像有螞蟻往上爬一樣,又癢又刺激。

  來了幾遍螞蟻上樹,劉豔將整根雞巴含在了嘴裏,「三淺一深」地裹了起來
,一邊裹,一邊用嘴裏的舌頭來回舔小平頭的龜頭和馬眼,舔得小平頭

  雞巴一跳一跳差點兒射在嘴裏。

  小平頭也沒閑著,他讓劉豔把制服脫了,開是裹起奶子來,劉豔的奶子很大
很軟,乳暈又黑又深,那大奶頭子葡萄一樣大小,不知被多少人人玩弄過。

  小平頭沒摸多大一會兒就猴急地扒開劉豔的蕾絲小內褲。看到黑不見底的濃
密屄毛,小平頭的雞巴又往上撅了撅,他女朋友是個「白虎」,操多了自然審美
疲勞,所以他時常幻想有一天自己能舔到長滿陰毛的大黑屄。

  即使這個大黑屄的主人是個人皆可夫的按摩女……

  劉豔敏銳地從小平頭赤裸裸的眼神中看到了某種渴望,她會心一笑,右腿跨
過小平頭腦袋上,讓自己的大黑屄正對著小平頭的臉。

  小平頭貪婪地呼吸著對面傳來的淫穢氣息,他眼睛瞪得很大,似乎想記住咫
尺前美景的每一絲紋路。

  騎在上面的劉豔有些不好意思起來,她聞到空氣中濃重的騷味時才想起,自
己已經好幾天沒清洗下面了,而且給客人按摩時會情不自禁地淫水泛濫。回到家
睡覺,老公都怕熏到不敢讓自己脫掉內褲,小平頭能受了嗎?

  事實證明劉豔多慮了。

  小平頭不僅陶醉其中,還擡起頭來,嘴唇離那騷屄口越來越近,分明是要舔
的架勢!

  劉豔猶豫了片刻,畢竟這樣接觸會有傳染性病的可能,可最終性欲戰勝了理
智,劉豔懷著僥幸心裏翻身趴在小平頭身上,將騷屄完全呈現在小平頭臉前,自
己則邊舔邊發出哼哼唧唧的呻吟聲。

  小平頭聽過小女生的痛哭,也聽過賣淫女的假叫,相比起來,他最喜歡聽這
種因爲舒服發出的哼唧和鼻息聲,這使小平頭産生了一種讓別人快樂的滿足感,
他把劉豔的大肥屁股按在自己臉上,一頭紮在兩腿之間,賣力地舔弄起來。

  終于如願以嘗,小平頭恍惚中想起朱自清的《春》中的一句話:「風裏帶來
些新翻的泥土的氣息,混著青草味兒,還有各種花的香,都在微微潤濕的空氣裏
醞釀。」

  年輕的小舌頭舔著老女人的大陰蒂,小隔間裏淫蕩的氣息變得更加濃郁。劉
豔已經好久沒有這樣和客人放肆過了,更何況這是她以前的學生!

  在靈與肉的雙重刺激下,劉豔爽得微微有些痙攣,撅起來的屁股不由自主地
上下擺動,屄裏的粉肉也翻了出來,陰道中的淫液不斷往外流。小平頭也不嫌棄
,把嘴緊緊對在劉豔屄上吮吸起來,邊吸邊用舌頭舔屄裏翻出來的粉肉。

  小平頭雖然知道眼前這老女人很騷很髒,甚至她的屄裏很有可能還殘留著其
他男人的精液,但在這樣的興奮勁兒下,他不顧了那麽多了,就算現在給他一碗
尿,他也能二話不說一口喝掉!

  屄裏冒出來的淫水越來越多,劉豔似乎想把積攢的淫欲一並發洩出去。都說
「戀愛中的女人智商爲零」,此時,性愛中的劉豔已經完全失去了理智,她興奮
地甩起了自己的大屁股,一下一下拍打在小平頭的臉上,陰道裏流出的淫液在空
中飛濺,弄得小平頭滿臉都是。屁股和臉的接觸發出「啪啪」響聲,小平頭快被
拍得喘不過氣來……不過這正符合小平頭的胃口。

  劉豔舒服得要死,卻被雞巴堵住了嘴,隻能發出嗚嗚的聲音。

  雞巴被舔雖然很享受,但這對小平頭來說有如飲鸩止渴,小平頭想立馬和她
幹一炮,他已經迫不及待了!

  「坐我雞巴上!不用帶套了,快!」

  劉豔正有此意。當即轉過身騎了上去,握著小平頭的雞巴對準自己的屄眼一
屁股坐了上去。

  劉豔的騷屄早就被操得松垮,所以沒費什麽勁兒就包住了小平頭的雞巴。坐
在雞巴上,劉豔的浪勁兒上來了,滿嘴的騷話不斷往外蹦。

  「啊——啊——真他媽得勁——你雞巴——你雞巴都操到老師小屄芯裏啦…
…」

  「啊呀我操,你這牛子——這牛子真雞巴大,怼死老師了……」

  「我的好孩子,快用你大雞巴操我——操我大白屁股——啊——給我操出白
漿了都……」

  小平頭是熟女控,越浪的他越喜歡,看著劉豔在他身上搖頭晃腦、放飛自我
,他心中暗想:下回來還找這騷逼!

  劉豔坐在小平頭身上不斷扭動身軀,雞巴在劉豔屄裏戳來戳去。漸漸,劉豔
不能滿足這樣的慢節奏了,她用兩腳支撐起身體,加快了蹲坐的速度。淫洞中的
騷水順著雞巴流到小平頭的籃子上,打濕了一大片陰毛,劉豔低頭看著兩人交合
之處,哼哼直叫。

  看到劉豔那騷樣兒小平頭也不再顧忌,他用手扇打著劉豔跳動的奶子,打得
奶子上一條條紅印。一時間,啪啪打奶聲、淫液引發的咕叽聲、操屄聲、浪叫聲
、喘息聲、不絕如縷,形成了一場淫蕩交響樂。

  「啊——快操我——大騷雞巴快操老師騷洞——我要高潮了——啊——」劉
豔渾身顫抖,痙攣得骨盆一收一收,不知道該怎麽操好了……

  小平頭知道該輪到他了,他翻身將這老女人壓在身下,劈開她白花花的大粗
腿,一雞巴捅進那張開的黑洞裏。

  劉豔非常自覺地用胳膊挽住了腿彎處,努力讓自己的下體被操得更深些,擡
頭看去,發現小平頭一直瞅著自己,四目相視,全是獸欲……

  小平頭一邊進行著活塞運動,一邊用手指扣劉豔的大黑屁眼兒說:「操死你
個大賤逼,你說你多他媽騷,屁眼兒都讓人操松了。」

  劉豔爽的眼睛直往上翻,「那——那都是讓雞巴操的——我就喜歡讓——讓
大雞巴操,一天不操我屄裏就癢,操起來就舒服了,大雞巴——大雞巴在我屄裏
出溜出溜的——啊——不行了——啊——老師來了——」

  說著,劉豔的屁股像脫缰的野馬似得一頓亂擺,小平頭一時間沒控制住,陽
具脫離了陰道口。劉豔倆腿一蹬,一杆騷水從屄裏呲了出來,呲了小平頭一身。

  洩身後,劉豔躺在床上不再動彈一下,像死狗一樣。

  劉豔高潮了,可小平頭還沒到,小平頭拽過大白屁股就是一頓猛操。

  「啊——啊——啊——啊」小平頭操的越來越快、越來越深、越來越狠,感
受著又濕又滑的陰道,小平頭控制不住了,他腰一挺把雞巴插到了最深處射了出
來。

  當小平頭把雞巴拔出來的時候,白漿緩緩流了出來,劉豔的騷屄一張一合的
,就像個小嘴兒想把精液全吞進去一樣。

  ……

  歡快過後就是一陣空虛,小平頭點了根煙,邊抽邊往地上吐唾沫。

  劉豔看著這一幕心裏有些不得勁兒,他可能嫌自己屄髒吧!可劉豔自己又何
嘗不是?

  記得上次有個農民工把套兒幹漏了,發現之後劉豔擔心了好久,她就怕自己
得性病,尤其是艾滋,艾滋可是絕症啊!

  劉豔曾無數次在網上查過關于艾滋病的資料。其中有一個帖子劉豔記憶猶新
,那帖子裏預言喪屍爆發極有可能就是艾滋病變異來的……

  細思極恐,這是典型的恐艾,關鍵劉豔本身原來就是教語文的,她知道常在
河邊走哪有不濕鞋?

  于是劉豔又一次默默發誓:以後接活兒必須帶套!

  ……

  送走了小平頭,劉豔神情恍惚地回去休息,卻被前台給攔住了,說老大找她
有事。

  這身材魁梧的前台小名叫「彪子」,而他嘴裏的老大,就是洗浴中心的老闆


  劉豔迄今爲止隻見過一次老闆,據說第二次見到老闆的人全被開除了,以往
有姐妹被叫去談話,都是哭著出來的,而且當天就卷鋪蓋走人了。

  想到這兒,劉豔心中有了一絲不詳的預感……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