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290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GN00559922A
威爾斯親王 | 2019-3-4 13:54:53

魏子揚,現年二十五歲,畢業於大學外貿系,年紀輕輕就擔任某大企業公司的總經理,可算得是年青有為的才俊。

其實說穿了也不過如此而已,因為某大企業公司不過是他老爸所擁有的公司及數家工廠的總機構,父業傳子是理所當然的事。

他老爸是白手起家的,平時刻苦耐勞才有今天,成為家財萬貫的大富翁,因只有子揚這一個獨生子,所以才要他攻讀外貿系,將來在他年老退休之後,能接掌他龐大的事業。

故此先交付子揚一家貿易公司,學習一切外銷等業務的經驗,以後才能擔負大任。

魏子揚也未使他老爸失望,書是讀得很好,生意上的業務也辦得很好,亦可欣慰其老爸老媽的心願了。

唯一的缺點就是魏子揚生性風流,完全一付花花公子的作風及大少爺的派頭,花錢如流水一擲千金毫不變色。

自擔任總經理的職務後,生意上的交際應酬,每天都出入歌舞酒榭脂粉叢中,學習了很多調情手腕及床第工夫。

再加上他生得體健高大、英俊瀟灑,又是魏大老闆的大少爺,有錢的花花公子,不知愛煞多少風塵女子。

魏子揚在歌台舞榭脂粉叢中玩過一二年後,總覺得風塵女子為了是錢,毫無情趣可言。

有一日,聽了朋友老劉一席談話之後,於是改變了玩樂的方向,開始以良家婦女為獵色對象,心想:「人生在世也不過數十年的生命好活,若不好好享受,多玩幾個女人,尤其是要嘗嘗不同年齡的女人,各種不同風味的陰戶,否則,等到七八十歲,人已老化性機能也已老化,想玩也玩不動了,那才喪氣要命呢!更何況憑自己現在的條件,還怕找不到下手的對象嗎?」

所謂「近水樓台先得月」,公司裡的女職員還算不少,因此魏子揚興起由公司女職員下手的主意,況且自己是公司的主管,要製造與她們親近的機會也較方便。

過了不久,機會終於來臨了。

魏公館的大廳上充滿了歡欣的氣氛,在大廳的沙發上坐著兩位美艷華貴的中年婦人,正在很親熱的談著別後的一切生活及瑣碎的家務事,不時傳出了快樂的笑聲。

一位中年美婦是魏子揚的媽媽,另一位是魏太太的後期學妹,二十年多前嫁給一位富商,後來僑居國外,現在回來拜訪魏太太這位學姐。

二人在校時雖相差三期,但是情如姐妹,畢業後在社會做事,或嫁人後都是時相往來,感情很好數十年如一日。尤其子揚是她從小看到大,十多年前僑遷國外時,子揚尚是個國中生。

這是第一次返國探望親朋好友,因此到魏家作客,魏家夫婦堅留她,一定要她在家中居住直到返回國外的那天,才肯放她走。她在盛情難卻之下,也只好打擾了。

子揚在晚餮前回到家中,一進門就看見母親陪一中年美婦聊天,不知她是何人。

子揚叫了一聲:「媽!我回來了!」

可是發現那位中年美婦後,被她的美艷容貌看得呆住了。

方太太被他呆看得臉上有點發燒、想不到十多年不見的子揚、如今長得又高又壯又英俊。

此時魏太太說:「子揚!快過來和方媽媽打聲招呼!」

子揚聽母親一說,連忙對那位美婦點一點頭,並說:「方媽媽,你好!」

美婦微笑說:「嗯!你好,別客氣!」

魏太太說:「子揚,你不認識方媽媽了嗎?她是十年多前常常來我們家玩的洪阿姨。你小的時候,洪阿姨還常常抱著你去玩,買巧克力糖給你吃,媽媽去上班時阿姨常來照顧你,你不記得了嗎?」

子揚恍然大悟的說:「啊!我想起來了!你是洪怡君阿姨,媽媽的後期學妹,最喜歡親吻我面頰的洪阿姨,買我最愛吃的巧克力糖給我吃和照顧我的洪阿姨。因為媽媽叫我喊你方媽媽,所以我一時想不起來了,真對不起洪阿姨。」

魏太太輕叱子揚說:「你這孩於怎麼連名帶姓的叫方媽媽呢!真沒禮貌!」

洪阿姨說:「琪姐(子揚母親的名字),沒關係,子揚現在是大人了。」

魏太太說:「就算是大人也不能在長輩的面前說話沒有分寸,沒大沒小的成何體統!子揚,方媽媽這次從國外回來玩,要在我們家住一段時間,你要好好的接待方媽媽,不可待慢,要像兒子一樣的孝順方媽媽,知道嗎?」

子揚急忙回答:「是!媽媽!兒子一定聽你的話!」

洪阿姨說:「琪姐,你真好福氣,子揚對你真孝順聽話!」

魏太太笑著說:「不聽話就是不孝之子,他這一點長處,我夫妻倆還算滿意。君妹!你還是只有兩個女兒呀!」

洪阿姨輕歎一聲說:「是嘛!就是沒有生兒子,有時候我那老頭還埋怨我呢!」

魏太太安慰她說:「男孩女孩不都是一樣嗎?方先生也真是的。」

這時家裡的女雇叫著:「太太,開飯了!請來用飯!」


一星期過去了,轉眼又到周未。

方太太洪怡君女士訪晤了台北的親友後,心中屬意前往中南部遊覽觀光一下,但無人奉陪。

晚餐後,大夥人在客廳聊天看電視時,魏太太問道:「君妹,你台北的親友都拜訪完畢,還有幾天才回國外呢?」

洪阿姨回答:「琪姐,我還有一個多星期的停留期。想到中南部去觀光一下,離開台灣十多年了,一切生疏了,你陪我去玩一趟好不好!」

由於魏太太人已五十歲了,而且體軀肥胖,再加上近日天氣悶熱,更使她不想走動。

魏太太說:「你看我這麼胖又怕熱,連坐在冷氣下面都還在流汗,要我坐在車子裡,會悶死我的。我看這樣吧!子揚,你陪方媽媽去中南部遊覽一個星期吧?你年輕力壯,爬山啦或是上下褸梯都可以攙扶著方媽媽。君妹,你看怎樣呢?」

這樣決定剛好是她的希望,她連忙說:「好呀!琪姐,但是那會不會耽誤他的公事呢?」

魏太太說:「沒關係,反正他的爸爸會去看看的。子揚!一路之上你要好好的照顧你的洪阿姨。你小的時侯洪阿姨好疼你,現在你長大了,要好好的回報洪阿姨,孝順洪阿姨,知道嗎?」

子揚說:「是!媽!我會的!」

洪阿姨對子揚說:「子揚,那阿姨先謝謝你啦!」

魏太太說:「君妹,小孩子你還謝什麼!不太見外了嗎?」

洪阿姨說:「應該的嘛!」

子揚說:「洪阿姨!你要再客氣,子揚就不敢當了!」

第二天早上,子揚駕駛看小轎車先到台中日月潭去觀光,在日月潭XX大飯店租了二個豪華的套房。

晚餐後,進入各人的房間先洗了一個溫水澡,洗除了一身的臭汗和疲勞。

子揚正躺在床上休息時,電語鈴聲忽然響起,子揚拿起電話:「喂!」

原來是洪阿姨打來的:「子揚,過來陪阿姨聊聊天,好嗎?」

子揚回答:「好的!阿姨,我馬上過來。」

於是子揚立即來到洪阿姨的房間。

洪阿姨說:「子揚,把門鎖上!」

「嗯!」子揚遵照她的話,把『請勿打擾』的牌子掛在門上,並且把門鎖好。

洪阿姨說:「來,子揚,坐下來陪阿姨聊聊天,時間太早也睡不著。」

於是二人面對面的坐在沙發上,子揚擡頭一看眼前的方媽媽,年紀四十多歲,一種養尊處優的貴婦風姿,粉臉美艷絕倫,白裡透紅的肌膚,秀眉微彎似月,兩眼大大的黑白分明,眉毛細長烏黑,鼻子高挺隆直,艷紅的嘴唇微微上翹,雙唇肥厚含著一股天生的媚態,最迷人的是那一雙水汪汪的大媚眼,每在轉動瞄著看人時,似乎裡面含有一團火,燒人心靈、鉤人弛魄一樣。

子揚在心裡暗叫道:「哇!連乳罩都沒有戴上!」

只見洪阿姨淺黃色薄紗睡袍披在身上,那兩顆肥大豐滿的乳房,貼看半透明的睡袍上,清晰的顯露出來,尤其是像葡萄那樣大的奶頭、尖頂在肥乳上面,真是勾人心魂,看得子揚的陽具不由自主地亢奮起來。

子揚突然又感到一陣不安和慚愧,心想:「她是媽媽的好同學兼好友,和媽媽已有近三十年的友誼,看著自己出生和長大的阿姨。小時候抱我、親我、吻我、帶我上街去玩、買給自己最喜歡吃的巧克力糖。記得自己小的時候,爸爸的事業尚未成功,媽媽還要去上班賺錢來輔助爸爸的事業。晚上若是媽媽加班不能早些回家,就請洪阿姨來做晚飯給我吃、替我洗澡、哄我睡覺。到她結婚後,丈夫因是富翁,不需她去工作賺錢,媽媽就把自己托在她家照顧。講起來可算是我的第二位媽媽,自己怎麼可以用有色的眼光去看她呢?真渾蛋!也真該死!」

子揚想著想著把頭低了下來,滿臉含有羞愧之色,連正眼都不敢看她一下。

洪阿姨被子揚呆看了一陣,芳心噗噗的跳得快了起來,呼吸也不禁急促上來,她在凝視了子揚一陣,心中想到十多年不見的子揚,於今竟長得如此的英俊瀟酒、高大健壯、風度翩翩的美男子了。芳心毫沒來由的跳個不停、氣喘心急、粉臉發燒、雙乳發脹,連下面的肥穴不由自主的流出一大股水來了,把一條三角褲和大腿兩內側都弄得粘糊糊濕濡濡的了。

洪阿姨說:「子揚,阿姨洗過澡,為了貪求舒適涼快,穿得很少,你不會見怪吧?」

子揚連忙說:「不會的!阿姨,何況你是我的長輩,再說......」

洪阿姨問道:「再說什麼,怎麼不說下去呢?」

子揚低著頭說:「我怕阿姨會不高興!」

洪阿姨笑著說:「怎麼會呢!從你生出來,我是看你長大的,你就是說錯了話,我也不會不高興,也不會怪你的!」

子揚見狀就說:「那我就說了!記得我小的時候,媽媽加班沒有回家時,阿姨會照顧我,晚上替我洗澡、陪我睡覺,你就像我的媽媽一樣的疼我、愛我!現在我是把你當媽媽一樣的尊敬你,愛慕你!我還不知道要怎樣的報答你呢?」

洪阿姨摸了一下子揚的頭,說:「子揚,被你這樣一提,我也想起二十多年前的情形來了,你晚上睡之前,哭吵著要媽媽,我被你哭得實在沒有辦法可想,把你抱在懷裡,把我的奶給你吃,你才肯安靜的睡下來。現在想起來,你還真玩皮,嘴裡吃一個,手還要玩一個,你就是哭吵不休,有時真想打你的小屁股一頓哩!」

子揚追問著她說:「那阿姨為什麼不打呢?」

洪阿姨幽幽地說:「那時候你才四五歲、是個不懂事的小娃娃,打你有什麼用。再說你媽媽和我情同姐妹,她的孩子也等於是我的孩子一樣。何況阿姨那時還沒嫁人,下了班回家也沒有別的事做,就一心一意的把你當兒子般的照顧。我受你母親所托,當然要忠人之事呵!」

子揚撒嬌的說:「真感謝阿姨!我一定要好好的孝順你,報答你!」

子揚說完,坐到她的身邊,摟著她的腰、親吻著她的臉頰。

吻得洪阿姨嬌羞滿面的道:「乖子揚,你記不記得小時候洗澡時,有多調皮!」

子揚說:「這個我不太記得了!請阿姨說嘛?阿姨,不好意思說嗎?」

她粉臉通紅的說不下去了。

「好阿姨,說嘛!」子揚說罷將嘴改吻她鮮紅微翹的小嘴。

洪阿姨被他吻得氣都喘不過來,忙用手把他的頭推開,說道:「你想悶死阿姨呀!小鬼頭!」

子揚猛纏著她:「那阿姨快講,不然我又要吻下去了。」

洪阿姨只好順他的意,說:「好!好!好!我怕了你了、我講給你聽是可以,但是你不能講給你的爸媽聽,這件事在我心裡隱藏了二十多年了,知道嗎?」

子揚說:「我知道,阿姨請放心,我又不是白癡!」

於是,洪阿姨說:「你小的時候,我每次給你洗澡,你非要我脫光了衣服坐在浴缸裡面,你就站在浴缸裡面,臉對臉的替你洗澡。而你的一雙小手,有時摸阿姨的乳房有時又捏奶頭,有時伸到下面去摸阿姨的......下體,弄得我全身癢酥酥的,難受死了!有時我氣極了,把你的小手打開,你就又哭又叫,真氣死我了。」

子揚追問著:「那麼!阿姨後來又怎樣呢?」

洪阿姨繼續說:「我有什麼辦法?只好讓你那雙討厭的小手去摸去捏!真恨起來時,我就用手指去敲你的小雞巴,逗得你是哇哇叫,想起當時的情景,到現在還覺得好笑哩!」

子揚假裝生氣說:「好呀!原來阿姨在欺負我年紀小,我現在要報仇了!」

洪阿姨笑道:「小鬼頭!阿姨對你那麼好!你報的是什麼仇呵!」

子揚說:「我現在要吃你的奶,咬你的奶頭,摸你的肥穴。」

洪阿姨知道子揚存心耍無賴,便說:「你敢!」

「我怎麼不敢!」子揚說著,便把洪阿姨壓倒在沙發上,雙手拉開睡袍的前襟。

「哇!」好大一雙雪白豐滿的乳房呈現在子揚的眼前,高高挺起,一點都沒有下垂,兩粒紫紅色像草莓般大的乳頭挺立在桃紅色的乳暈上,美艷性感極了。

子揚低頭含住一粒大奶頭又吮又咬的,一手撫摸另一顆大奶,一手伸入三角褲裡面,撫摸著那一大片的陰毛。

「啊!子揚!不可以!這樣胡來......阿姨要......叫救命了......。」

子揚不理會她的大叫,手指順往?陰毛而下,摸到溫熱的肥穴,鼓鼓的。順?肉縫,用中指輕輕地摩擦?陰帝,弄得洪阿姨整個人都癱瘓在沙發上面,兩腿微微張開,肥穴往前迎合的和慫動,嘴裡嬌喘喘的。 洪阿姨無力地說?「阿姨難受死了。]子揚開始邊摸邊仔細地看了看洪阿姨肥胖的的身體,然後脫下褲子,把硬漲高翹的大雞巴,端給洪阿姨看。洪阿姨一看,眼睛都直了。子揚順手抱起洪阿姨,放倒在床上。 洪阿姨情不自禁的用手握?他的大雞巴,說:[好粗好大呀],就套弄起子揚的大肉棒來,用手指去摩捏龜頭的馬眼及頸溝。子揚覺得阿姨的手,好會摸弄,從龜頭上傳來的一陣趐麻快感。

子揚不理會她的大叫,手指順往著陰毛而下,摸到溫熱的肥穴,鼓鼓的。順著肉縫,用中指輕輕地摩擦著陰帝,弄得洪阿姨整個人都癱瘓在沙發上面,兩腿微微張開,肥穴往前迎合的和慫動,嘴裡嬌喘喘的。 洪阿姨無力地說︰「阿姨難受死了。]子揚開始邊摸邊仔細地看了看洪阿姨肥胖的的身體,然後脫下褲子,把硬漲高翹的大雞巴,端給洪阿姨看。洪阿姨一看,眼睛都直了。子揚順手抱起洪阿姨,放倒在床上。 洪阿姨情不自禁的用手握著他的大雞巴,說:[好粗好大呀],就套弄起子揚的大肉棒來,用手指去摩捏龜頭的馬眼及頸溝。子揚覺得阿姨的手,好會摸弄,從龜頭上傳來的一陣趐麻快感。

然後,子揚低頭伸出舌頭先舔了下陰毛森林中的陰帝,頓時,洪阿姨全身如同電麻一樣,洪阿姨哼著叫著,子揚站起身來,把她的雙腿分開,隆起的肥穴,如溫熱的小丘,大片濃密的陰毛中間,肥穴一張一合的,冒著熱氣。子揚說:兒子來替你止癢!手握大雞巴,對準了她的肥穴,在口子上滑了滑,「滋!」的一聲插了進去,洪阿姨空虛已久的肥穴立即感受到了一種充實感,把子揚的大龜頭包得緊緊的,舒服極了。

於是子揚先開始輕抽慢插,然後再改為三淺一深,不停地抽插,洪阿姨扭腰擺臀挺起肥穴,來往迎合,舒服得直叫。 子揚趴洪姨的身上,洪阿姨兩個肥美的大腿摩擦著子揚的兩個腿,乳房和自己的胸前接觸,充滿肉感。洪阿姨說道︰「壓的我渾身好解恨吶。」

一波又一波的快感向洪阿姨襲來,一陣高潮來了,緊緊地抱住子揚,下面用力的夾緊肉棒。一陣高潮過了之後,洪阿姨說道︰「乖兒!阿姨沒有力氣了!]子揚就把她翻過身來伏在床上,把那個雪白肥大的屁股高高翹了起來,握著自己的大雞巴,從後面插進那一張一合的洞口裡,正好兩個手從側面摸捏著兩個抖動的下垂的乳房,並輕輕地按摩兩個奶頭。 洪阿姨從來沒有嘗過這「野狗交媾」式的招數,尤其子揚的大龜頭,真棒!陰壁上的肉被粗壯的陰莖脹得滿滿的,在一抽一插時,大龜頭上凸出的大淩溝,刮得穴裡酸癢不已。洪阿姨的肥臀左右搖擺、前後挺聳,配合子揚的猛烈插抽。子揚只覺得她的肥穴正在一夾一夾的咬吮著自己的大龜頭,加快了抽插的節奏。突然,龜頭一麻,從腰間自然發力,一股濃熱滾熨的陽精飛射而出,洪阿姨感覺裡面一股勁道和熱力,說︰「射吧!射到裡面去!!!]

二人都達到了慾望滿足的頂點,相擁而睡了過去。

也不知睡了多久,二人才悠悠醒了過來。 子揚一看手錶,快淩晨一點。感覺肚子有點餓了,按鈴命侍者送入幾樣小菜一瓶洋酒。二人赤身裸體邊吃喝,邊閒聊起來。 子揚還不時伸手在她身體乳房上和陰毛處摸摸揉揉,洪阿姨很受用的嬌笑︰「小寶貝!你還沒夠呀?」 子揚問道︰「親阿姨,剛才舒不舒服,痛不痛快?」 洪阿姨說︰「嗯!好舒服!好痛快!阿姨活到今天還是頭一次領略到於此美妙的性交樂趣!小心肝!阿姨真愛死你了!」 子揚的手摸在她的肥穴上,說道︰「親阿姨!等一下這裡還要不要兒子日下這裡?」 「嗯!當然要嗎?阿姨餓了好久,當然要吃得飽飽才甘心!」 「阿姨!兒子的這條寶貝,夠不夠勁,你滿意不滿意?」 「小心肝!還說呢!你那條大寶貝真厲害、真夠勁!剛才差點把阿姨的命都要去了,怎會不滿意呢?」洪阿姨也在子揚的大陽具上套弄,互相摸著對方下面的生殖器。 「那你以後要叫我好聽一點的!」子揚揉著她的大乳房。 洪阿姨問道︰「你要阿姨叫什麼才好聽一點的呢?」 子揚得意的說︰「你可以叫我……大雞巴哥哥、親哥哥、親丈夫。」 「不要嘛!那多羞死人嘛!」她粉臉通紅的嬌羞著說。 「親姨媽!羞什麼!現在又沒有外人!只有我們倆個人嘛] 「嗯!好嘛!親哥哥、親丈夫、大雞巴親哥哥!啊羞死人了!」 子揚一聽,就把洪阿姨放在沙發上,讓她張開兩腿,子揚跪在地毯上,用粗大的雞把一下一下的抽插,放肆地姦淫著這個肥胖的阿姨,又把濃精射入阿姨的肥穴裡面,才倒在洪阿姨的懷抱裡,摸著乳房睡了過去。

第二天早上醒來,子揚聞到潮濕的味道,才發現自己怎麼頭埋在洪阿姨的毛叢裡睡著的。而洪阿姨的手一直捉著他的大肉棒。 在這一個星期的遊覽中,實際上二人做愛的時候比遊覽的時候多。 在房間時,除了飯店侍者送飯送飲料時穿著睡袍外,其餘時二人俱是裸體相處。性慾來時,浴室裡、或躺、或臥...各種姿式和各種角度的盡情造愛。加上洪阿姨集二十餘年的性愛經驗及技巧,指導子揚如何能夠省力,如何能夠持久,如何能使男方暢快,如何能使女方舒服。使得子揚每次的性愛,都得到遍體舒暢,也使她自己也得到滿足盡致。 子揚感到洪阿姨的各種性愛技巧有如一本『性愛百科大全』一樣,使他享盡了中年成熟婦人的風韻和妙味。 想起︰『四十如虎』這句俗語,一點沒錯,難怪許多有經驗的男子,都喜歡和中年婦人做愛。

時間過得真快,洪阿姨回家的時間已經到了。臨走時,他把洪阿姨又站著頂了一次。
小弟正在參加「好市民勳章」,請點一下網址給我愛心,感謝您的資持!
https://www.jkforum.net/thread-9144388-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