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16213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icemen00
王爵 | 2019-3-4 23:29:12



出來幾天,我們玩到別的景點去了,住了個南洋風的旅社,合住一間大房。

下午我們出去玩,晚餐是女婿先回旅社安排的,在房間裡擺了一桌,相當豐盛。

晚上睡覺睡的是舖了被子的榻榻米,我和女兒睡一邊,女婿和兒子睡一邊。

到了半夜裡,迷迷糊糊感覺有人伸手在摸我,一根細長的手指,從肛門方向滑進我的屁股縫,在會陰和肉瓣之間鑽來鑽去的,時不時還撓撓我的肉瓣,弄的我呼吸都變粗了,有點想要了。

我當時是側躺著,不自覺的就蜷起身子,把屁股撅起來了,然後我一下子就醒了,心跳撲通撲通的,身體都僵硬了,嚇得一身冷汗。

我明明是睡在女兒的右邊的,現在正面向左側也就是女兒的方向躺著,女兒再過去是女婿和兒子,我另一邊向著陽台,沒有睡人,那這根手指是誰的?

我在軍中聽了多年的鬼故事,大多時候都不信,我知道那些是老鳥用來嚇菜鳥的。

可是當我真的遇到了的這一刻,也是嚇得不敢轉身,我跟女兒都帶著眼罩,她的呼吸聲近在咫尺,我卻嚇得渾身直打哆嗦。

細細的手指很熟練滑進了我的洞口,進進出出的……好舒服。

我突然覺得,這感覺怎麼這麼熟悉!

我一個翻身把手甩出去,摘了睡眠眼罩一看,就看女婿躺在我身後。

他笑吟吟伸出舌頭,舔著濕淋淋的手指。

我低聲說「你怎麼過來了?」

女婿擠眉弄眼的學著我低聲說話「我想肏妳!」

他一下就掀起我的被子,鑽進了我的被窩,挨著我躺下,我駭然發現他的浴衣下竟然是全裸的,兩條大粗腿就朝著我的大腿勾過來,下頭硬梆梆的頂著我。

我急了就用手推著他「你快回去。」

「我硬的難受。」他抱住我的腰,不肯鬆手「……媽我這麼想妳,妳都不想我。」

我說「別胡說八道了,你怎麼跑過來了?」

「你幫我弄出來我就回去。」

我目瞪口呆,突然他隔著衣服在我乳尖上啃了一下,我一激靈使勁推了他一把,一把把他從被窩裡推出去了。

碰!的一聲輕響,在安靜的房間裡如同炸雷,嚇得我都沒敢動。

他又爬起來,趴在旁邊看著我。

「別鬧!」我壓低了聲音「你趕緊躺回去!」

女婿竟說「玩完了你,我就回去。」

那時候我急了,又低聲說「你趕緊滾蛋,不然我叫你老婆了。」

他居然一臉無所謂「你叫女兒起來好了,來看老公幹岳母。」

這下把我噎了個半死。

看我說不出話他就在黑暗裡笑了,可惡的說「我知道妳不敢。」

我都想不出外表那麼老實的臉,能笑的這麼邪惡,然後他說「你不叫,那我叫吧。」說著一巴掌抽在我屁股上!

啪!

特別脆的一聲響,在寂靜的夜裡,我聽著簡直就跟山崩差不多,嚇得魂都飛了。

我驚恐地等著,傾聽女兒和兒子的呼吸,結果還是那麼平穩,這才鬆了一口氣,發現他已經趁機又鑽回我身邊,解開我衣服,含住了我左邊的乳房,猴子似的纏住我。

這下我都不敢阻止他了,只能任憑他纏在我身上亂摸,我忍著酸麻低聲說「你趕緊回去睡,不然你信不信明天我報警。」

他滿不在乎的「我信啊,可我不怕。」

晚上吃飯大家都喝了一點酒,我這時才知道他用心險惡「媽你身上可沒傷啊,信不信報警我就說,是妳趁著我喝醉了主動騎上來的,把咱倆的事都講給大家聽,讓全世界都知道妳這做媽的騎了女婿?」

這話太惡毒了,而且一擊致命。

我氣得太陽穴疼,腦袋發暈,手腳冰涼,胸口悶,心好像要跳出胸一樣!

我一直以為他是喜歡我的,只是手段太下流而已,緩了好一會兒才緩過來,酸酸的問他「你為什麼要這麼對我?」

他摸著我屁股說「因為我想肏你啊,都怪你……這年紀了,還這麼誘人,這麼美!」

這會兒功夫他手又摸到我下面,夾住我下面的肉瓣來回摩擦,我死死按住他的手,但還是阻止不了他發現,光是剛才跟他肢體交纏,我就已經有點濕了。

「濕了。」他在我耳邊小聲地說著,吐出的氣息熱呼呼的噴在我臉上,即使看不見我也能想像出他得意的樣子。

「奶子也脹了。」

我咬著下唇,強忍的那股反抱住他的誘惑「……你要是抱一會兒就走,我隨你,你要是想要脅我再跟你做、做愛……我告訴你不可能,大不了魚死網破,我好日子不過了!」

「媽妳不想我嗎?」

「不想。」

他竟不似之前那樣強硬,態度也軟化了「那媽你讓我抱抱,我抱一會兒就回去。」

他這樣反而讓我心裡有些空空蕩蕩的,我的語氣也沒辦法像剛剛那樣激動了,只溫柔地跟他說「答應我……只能抱著,不能亂來。」

「我想吸妳的奶子。」

「不行!那樣又沒感覺。」

「你說那裡沒有感覺?……好吧,你讓我吸,要是有感覺就表示你想我了……」

我嘆了口氣,默默地躺著,聽著女兒的呼吸聲,任憑這魔頭在我身上作怪。

他也安靜了,頭埋在我懷裡,拉開我的衣服,翻起胸罩,伸出舌頭舔著我的胸部,吃著吃著又換一隻吃!

「啾……啾……嘖嘖……」

他的舌頭像一條蛇,看準了我的乳頭猛舔,舌尖一直逗著那兩粒乳頭,還不時地在乳暈上畫圈。

我感覺到他那根鐵棒似的棍子戳在我兩腿之間,大腿裡面被燙的我心裡慌。

「啊哈……唔……嗯哼……」我的氣息慢慢的變重了。

我一直以為,女人的胸部是沒有快感的,現在我知道,我錯了。

我咬著嘴唇,偷偷的喘著氣,只能強撐著,裝做沒有感覺。

他也不說話,就這樣一直用舌頭逗弄那兩顆乳頭……

過了很久,我真的忍不了了。

「啊……喂!夠了吧……快停下來……唔……」

我感覺到身體都軟了,開始掩飾不住的喘著氣,軟在床上。

「等下……我是認真的……啊……快停下來……」

我的乳房被他這麼吸,半邊身子都是酥的,腦子裡也酥的。

又過了一會兒,就覺得,他的手指伸進下面去了!在我裡頭動!

「不……你、你不守信用……嗚……」

我使勁忍著沒叫出來,被他吸了半天乳頭,這時候我再想阻止他已經沒勁兒了,想讓他停,正手忙腳亂的時候,就覺得他細長的手指,又滑進我的腔體,然後彎曲著手指往上頂,鉤著我裡面最敏感的地方!

「喔……」這一下終於讓我叫了出來,受不了的推開了他!

女兒輕微的呼吸聲停了幾秒,而後又繼續響起來,我心臟都要停了,這個魔鬼還把我抱在懷裡笑,輕聲說「媽你喜歡嗎?」

「……我恨死你了。」

「妳打斷我是因為奶子被我吸的太興奮了吧。」他的話讓我感覺到很羞恥。

我生氣了,剛對他說了個你,他手上的動作突然加快了,呀!那裡,他用手指勾住了那處使勁地顫!刺激的我都要翻白眼了。

我兩隻手都按住了嘴,生怕再叫出聲,身子不由自主蜷成了一團,咬著牙抵抗著高潮,一次,又一次,再一次……

等我從高潮裡平靜下來,我倆的姿勢就已經變了。

我蜷縮進他懷裡,自己用手捂著自己的嘴,臉上都是爽出來的眼淚。

女婿抱著我的頭,嘴裡含著我的耳朵,兩條粗腿夾著我,另一隻手還在我泥濘的陰道裡進進出出的滑動,發出那種戳在泥漿裡滋滋嘖嘖的聲音……

我流著淚,顫抖著,太丟人了……

我告誡自己,在女婿眼裡,我是有魅力的,我可以利用這點說服他停止做這種事,這種事的意義,不應該是欲望的發洩,不應該是下藥迷奸,不應該逼著我高潮,應該要好好的做愛……

我在腦子裡組織語言,邏輯混亂不通,卻忘了我跟他做愛本身就是個錯誤。

女兒兒子早就睡死過去了,我閉上眼睛放棄了反抗,等著他行動……像昨天那樣,或者把手指繼續插進來,繼續給我高潮。

可是他都沒有,他只是輕輕撫摸著我有點肉的小腹,手掌磨搓著那一片不太明顯的贅肉。

好害羞……我被他摸得不好意思,只好睜眼看他。

他對我笑了笑,不說話,還是慢慢撫摸我,動作很輕,就跟愛撫小鳥小貓似的,又摸了我的臉和頭髮,抓著我的頭髮放在鼻子前面陶醉的聞著味道……他這時的溫柔讓我心裡一酸,想起兩天來的委屈,一直一直擔驚受怕的,差點兒又哭出來。

「……別摸了,媽要受不了了。」我誠實地對他說,也忍不住輕聲問他「媽知道你能耐……第一次那天你後來怎麼就停了,那天那樣你肯定是不夠的吧。」

「因為我覺得對不起你,我太想要媽了……我怕射了你就不讓我碰了……所以我不敢射,只想一直做下去,但是你受不了了,看你暈過去特別難受的樣子,就捨不得繼續做了。」

聽了他的話,我感覺胸口脹得難受……嘆了口氣對他說「都過去了,你跟我都這樣了,你現在跟媽說實話……你那天給媽喝的到底是什麼?之前在家裡是不是也下藥了。」

其實我大概都知道了,但他嘴上不承認,卻說是我自己想男人。

我說「你在家裡做的,我都知道了。」

女婿奸詐的笑著說「我也知道你知道了,可那第二罐只是水而已,後來媽你可都是自願讓我上的。」

我無言以對,自以為天衣無縫的掩飾,其實早就被識破了,過了好一會兒,我伏在他胸上,兩隻手攀著他的肩,低聲的問他「……你真的喜歡媽?」

「我愛你。」他親了我的嘴一下……很輕……很快……很……醉人。

「我要你。」他又親了一下。

「你是我的……不準逃。」他緊緊的抱住我。

我知道我的臉一定紅的很誇張,我的臉頰貼著他,臉上發燙的感覺他肯定知道。

「別怕,沒人會知道的。」

都怪你!我怕啥!大不了好日子不過了……

「你以後不能對不起你老婆。」

「我都聽你的。」

最後,我咬了咬牙,主動掀開了被子,說「你來吧……」

他嗯了一聲,爬上了我的身體,兩腿跨過我身上,慢慢的把我壓在身下,那根東西早就硬了,又燙又挺的頂在我的肚子上。

我輕聲說「……你那東西肯定是違法的,你怎麼能對我用那種東西……」

「我太想要你了……」他反問「媽你怪我嗎?」

我嘆了口氣「……你是個壞人。」

女婿從我身上起來,讓我自己用兩隻手勾著自己的腿窩,然後把兩條腿在他面前分開。

我按照他說的做了,他就來到我身子前頭,跪坐著看我的私處。

「秀文知道媽媽這麼騷嗎?」

我從自己的兩條大腿之間,看見女婿得意的臉,他眼睛都好像在放光,我當時就感覺,自己從來沒有這麼色情過,快五十的女人了,居然對女兒的丈夫掰開腿,任憑女婿湊近了看那裡……

「秀文知道媽媽勾引她老公嗎?」

當時我的臉頰巨燙,血都沖到頭上來,我趕緊扭臉不去看他,可是下頭居然不爭氣地流水了,旁邊我女兒睡的正死。

「秀文知道媽媽把她老公搶走了嗎?」

讓我死吧,我感覺自己快哭出來了。

這時候女婿輕聲說,好濃的味道,然後伸了一根手指,很慢很慢的進去了……

我的身體對他好像沒有秘密,他找我的敏感點一找一個準兒,然後又開始那樣勾著抖起來,我輕聲「啊」了一聲,趕緊閉嘴把叫聲關在嗓子裡,可難免會冒出一兩個鼻音。

不一會兒,又是高潮,一次,又一次,再一次,可這次沒停,再一次,再一次,再一次……

激烈的汗水,把頭髮都黏在我臉龐上,承受一波波的狂潮。

幾次到達巔峰之後,高潮的感覺已經變得接連不停,我徹底被兩腿之間的快感主宰了,兩隻手死死的握著拳頭,緊緊地勾著腿窩。

而我的身體的開關,就在女婿的指尖上。

我粗重的喘息,渾身都是汗,抓著自己兩條大腿使勁分開,挺起胸,向後用力仰著脖子,看著頭頂的牆壁,腦子亂作一團,所有的想法,那些勸誡的念頭,還有那些擔驚受怕的心思,全都被他指頭勾著,抖的灰飛煙滅。

心裡,腦子裡,滿滿的都是狂亂的淫欲。

女婿從我兩腿之間爬上來,湊到我耳邊,低聲說「媽妳知道剛都來幾次了,你是喜歡我的……別騙自己了,讓我肏吧!」

我無力地把頭歪向右邊,閉了眼不去看他。

「媽你要想要就自己來吧。」他抓著我的手,讓我伸手摸到他燙手的肉棍,說「……別說是我強迫你。」

我停了好一會,還是握住那燙人的巨物,對準黏膩的洞口放好。

「看啊,丈母娘勾引女婿了……」他挺腰推入,一插到底。

像觸電的感覺,讓我使勁昂起脖子,滿足而又恍惚地「噢……」了一聲。

這個男人,女兒的丈夫,怎麼就能在我跟我女兒並排躺著的地方操我,怎麼能讓我自己分開兩條腿,引著他粗大的陰莖刺進我的身體裡。

女兒的呼吸平順,而我身下的墊子被女婿一下一下的頂著,開始發出聲響!

「我知道,你總覺得我年輕,覺得我是晚輩,很多事都不懂……」

他志得意滿的,趴在我身上,抓著我濕滑的油亮乳肉,一邊抽插一邊玩弄。
01.jpg

「可在我看,你才是個雛兒……」

「我只有一個老婆……可是有四個能肏的媽……你就是老四……」

我已經震驚的無法反應了。

「你跟她們沒區別,一樣都是在我跨下挨肏的母狗……就連勸我的話……都是她們說爛了的……」

「我操第一個就聽過一遍,再操一個,又聽一遍……反正到最後,你們都得心甘情願,自己打開了大腿,掰開了洞讓我操……」

精壯的年輕女婿,一邊活動一邊喘著粗氣問我「媽,我現在可都沒再給你下藥了……你說!你在幹嘛呢?媽。」

「我……自己打開了腿……掰開了洞……讓你操……」

「說媽。」

「媽自己……打開了腿……掰開了洞讓你操……」

他一邊抽插一邊說「這就對了,妳這個態度就對了……妳越說那些勸我的屁話,我心裡就越興奮,越興奮,就越想操妳……妳比她們都強在哪兒你知道嗎,因為妳當過士官,妳夠兇、夠自以為是,不像她們都是小女人。」

「也因為妳能躺在妳女兒身邊求我操妳!為這個,我能忍,因為值!」

他的動作停了下來,定定地看著我「從一開始給妳下藥的就是我,那天我在手淫也是故意讓妳看見的……我整個屋子裡都裝滿了監視器……從你來的第一天我就看光了你這對奶子。」

「……後來發現妳醒著卻裝睡挨幹的樣子,那是真爽阿。」

我感到憤怒,原來自始至終,那個神秘的男人就不存在,我都落入他的圈套中而不自知,真是白活了。

但這時候我又能怎麼樣呢?他早就在算計我,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那些事除非他親口承認,否則我都證明不了。

而且不管怎麼說……這次是我主動讓他爬上來的。

看到我臉上不甘的表情後,他似乎更加興奮,充滿愉悅地再度挺動起來!堅硬的凶器在我的體內衝撞。

我感到絕望,因為我已經有把柄在他手上,將來一定會被他要脅,必須隨他的意思和他做愛,滿足他的慾望,遲早會跟他那些「媽」一樣,被他當成一條母狗。

我更感到失落,原本我是真的喜歡上這個年輕人了,願意當他是家人,沒想到他只是把我當成一個洩慾工具罷了。

他的話跟刀子一樣傷人,刺的我沒法想事情了,因為稍微一想就覺得痛苦,腦子特別亂,斥駡悔恨恐懼懷疑否定自慚形穢,什麼都有,讓人透不過氣,好想死。

所以不敢想,也不能想,自暴自棄,沈浸在感官刺激裡,那樣很容易,而且很舒服,只要感受快感就好了!

女婿又湊過來,在我耳邊低聲說「媽你往下看,你看這兒!」

我把腦袋從枕頭上抬起來,從自己兩條大腿中間看過去,他身體結實,腹肌線條分明,堅硬的粗大肉棍,整根進整根出,龜頭同樣不小,被肉瓣裹著,滋滋嘖嘖鑽進鑽出。

一陣無情的狂抽猛送,他的巨根還是和之前一樣碩大堅硬,每一下都重擊我的子宮頸。

隨著他的節奏,酥麻的快感一浪一浪的,甚至比剛剛更加興奮,從結合的地方沿著我脊椎一路刷到腦子,把腦子裡的不愉快都沖散了!

我輕聲呻吟「天哪,天哪……」

我這時翻來覆去的只會說這兩個字。

「媽……這是你要我操的,要我停下來嗎?」

我猛搖頭,我也只剩搖頭的力氣了。

「你說話啊……到底要不要?」

「我要!」

「要說媽,要說使勁肏,媽要。」

我低聲顫抖「……你使勁肏媽,媽要。」

他笑了「媽你可真騷。」

我聽見他說的了,可那時候卻進不了腦子,理解不了,大腦當機了。

我只一個感覺,只有這種融化身體的酥麻,才是唯一的真實,是我唯一可以抓住的稻草,就連床另一側女兒呼吸聲,都被我從腦子裡排斥掉了!

女兒會不會醒,如果醒了會不會很傷心,會不會打死我,我那時候全都顧不得想了,可能我心裡期待女兒爬起來打死我也說不定。

女婿在我們連接的地方摸了一把,把腥臊的手指頭挪到我嘴邊「媽你嘗嘗。」

我被逼吮吸他的手指頭。

又一波快感來的時候,我忘形放聲尖叫,高亢的聲音,一下就打斷了女兒的睡眠。

我一叫,女兒的沈穩的呼吸一停,女婿動作比兔子還快,立刻拔出去了,讓我覺得下面一空,莫名的空虛,忍不住喊了聲「別……」

只見他一下撲到我和女兒中間去了,我看他一副緊張的樣子,突然有種快感!

……原來你也有怕的時候。

……原來你還怕老婆。

女兒那邊動了動,顯然是醒了,迷糊對女婿說你做什麼啊,人家要睡啊!

我以為我會很害怕的,可是居然沒有,之前女婿弄我,女兒在一邊的時候我想東想西生怕被發現,但是女兒真醒過來的時候,我居然一點兒感覺都沒有。

……我心裡甚至有股被發現的衝動。

女兒也是睡迷糊了,沒發現女婿都換了位置。

女婿掀開女兒的上衣,就把她的胸部含住了,在我面前用舌頭撥弄女兒粉嫩的乳頭……

女兒嗯嗯的吸氣「你這個色魔,中午那會兒說沒興致,大半夜的怎麼突然想了。」

女婿用鼻子哼了一聲表示回答。

他背對著我,卻又抓住我的手,向前伸過去,握住他濕淋淋的肉棍輕輕的擼。

「行了……我來吧。」女兒喘著粗氣,然後伸手就想掀了睡眠眼罩坐起來。

女婿卻說「別起來,媽在睡呢。」

我頭皮發麻。

女兒說「明天還要出去玩呢,大半夜的我趕緊給你弄一次就好。」

「你躺著,我自個兒來就好。」女婿就讓女兒躺著,讓他自己發洩就好。

「唉……你變態啊。」女兒跟弟弟玩了一天本來就累,就躺下了,女婿幫女兒把睡眠眼罩戴好了,但手還是在女兒身上撫摸著,我這才鬆了口氣。

女婿側身躺平,兩腿曲著,一條腿平放,另一條腿踩在床上弓起。

他伸手指了指胯下,又指了指他碩大的雞巴。

我明白了,無奈又羞恥的從女婿的兩腿之間鑽進去,趴在女婿的一條粗壯的大腿上,張開了嘴,乖乖地開始慢慢地吸吮著女婿的大屌,一邊給女婿打了個手勢,讓他別再摸女兒了,讓她睡沈點。

女婿很驚奇地看我主動給他口交,似乎原來他只想讓我用手幫他,卻也不住手,很是順手在女兒胸部上揉捏著,還用兩條粗壯的腿把我的身體給夾住了,他的腿上流了不少汗,兩條又濕又熱的腿圈著我的身體,激烈的磨蹭著。

他這樣作賤我,讓我氣壞了,可是除了再揮手讓他停,也沒別的辦法,看他不理我,乾脆加大了吞吐的力度,等射出來了看你還能不能沒事一樣。

女婿的算是巨物了,完全勃起來足有快二十公分上下,幾乎能有我的小臂長,我沒成人片裡女演員深喉的本事,頂多含一半兒,可是這次為了讓女婿快點發洩,讓女兒不生疑,我拼了,忍著噁心往喉嚨裡塞,眼淚忍不住都出來了,可還是沒含到頭。

不過這樣也讓女婿愉快地呻吟了一聲,伸展開了肌肉結實的大腿,等著我一下又一下給他深喉。

女兒說「你就是這麼壞,人家不想做,你還給我帶眼罩,聲音聽著就我在玩你那根東西。」

女兒的聲音慢慢小了,等到女兒再次沈沈睡去,我總算鬆了一口氣。

我又吃了一會兒,越吃越習慣了,最後幾次幾乎能吞到根,就是口水攔不住,弄的女婿的陰毛和大腿根上全是濕淋淋的。

再一次吐出女婿的大棒子,低頭去舔他蛋蛋的時候,女婿坐了起來,我渾身一震,感覺到一根粗糙的手指,從我身下鑽進了我的洞口。

細細的手指在我泥濘的腔體裡打了一個轉兒,輕輕在我敏感處上勾了勾,讓我又打了個哆嗦,然後一路滑出去了!

我們兩個肢體詭異的交纏著。

我「啊」的一聲,殘存的一點理智,終於徹底被感官需求吞沒了!

女婿笑著「母狗,妳還摸自己呢?」

「是……我就是母狗,我就是想讓你操死我。」說這話的時候,我自己都分不清,是對女婿說的,還是對自己說的。

我繼續用舌尖在女婿蛋蛋上畫圈,女婿舒服極了。

這時候,他在我耳邊說的話讓我心臟發緊,又騰起一股燥熱。

「我們這是亂倫……還是通姦。」

岳母跟女婿做愛,這種事我以前從沒想過,可是萬萬沒想到,自己會有親身實踐的一天,而且是跟女婿這樣一個精壯的漢子。

「你剛剛那樣猛吃,是想害我跟秀文離了,以後跟你過是吧?」

我心裡一縮,亂成一團,也不敢去想。

嘴上更努力地吃著女婿的大鳥,含女婿的蛋蛋,女婿用手撥弄我的豆豆,撕扯我的肉瓣,在我洞口裡打轉。

女婿嘲笑著我「你也不是第一個想這樣做的母狗……你們這些母狗……說是當媽的……跟女兒搶起男人也是毫不客氣……」

「……再用力點吸。」我鼻子裡輕輕呻吟,舌頭舔著女婿的陰囊中縫和龜頭,女婿在大床上舒服地伸直了雙腳。

我忍不住搖晃屁股去迎合著,然後女婿一把推開我,悄悄的上來了!

又開始了。

可是這姿勢女婿插著費勁,於是才一下子就拔了出來,把手在我屁股上提了提,讓我翹高點,可是我實在不會這姿勢,把屁股一翹再翹,還是有點腰高臀低。

「傻貨,別拱著腰,把你的大屁股翹起來。」

我還是不會,只好伸手過去,把枕頭拽過來。

我把枕頭拉到我的兩腿之間,對折了一下,輕輕跪在上頭。

他很快就明白了我的意思,然後雙手扶定我的屁股,強壯的腰用力一挺,很順利就進來了!

我被這一下弄的渾身一激靈「呃……」了一聲,從沒想到自己能發出這麼黏膩的鼻音,就跟撒嬌一樣。

趴著舔女婿的雞巴、然後趴著被女婿推著「大白屁股」肏,我被搶女兒男人的心理快感刺激的全身發抖。

女婿沒動得那麼快,只有第一下是猛的,然後他慢慢插進龜頭,再慢慢抽出去,用龜頭刮擦內壁。

他的東西很長,沒法完全進來,但是最深處的那一段,本來就是非常敏感的地方,偶爾控制不住有一兩次想要連根盡沒,應該是要感到疼的,竟然出乎意料的快感強烈。
02.jpg

就這樣又運動了好一會兒,我跪的都酸了,女婿突然使勁抱住我的屁股,把肉棒死死頂在最深處,不動了,我感到他的龜頭在我裡面一跳一跳的,射了……

沒多久,我屁股後面一涼,他拔出去了。

但他又趴在我耳邊說「夾住別流出來了,像上次一樣,坐到雞巴上來!」

他翻身躺下。

我吸了一口氣,起身來到女婿身上,蹲下,扶著粗大的肉棒,對齊洞口,帶著他剛剛射出來的精液坐了下去。

女婿「哦……」的一聲長嘆,聽著舒爽極了。

他很舒服,這讓我感覺有點開心。

汗水把頭髮黏在我的肩膀和後背上。

我挺直上身,抬起雙臂,撩起黏在臉頰上的頭髮,撥到耳後,蹲坐在女婿身上,上上下下地運動,忍耐的悶哼也感覺聲嘶力竭。

女婿鉗住我的腰,用力向上挺腰,每一下都那麼深,撞到我最深處的子宮口,嘴裡喘著粗氣。

「真滑,媽,你水真多。」

他又說「媽妳叫吧,別像剛剛那麼大聲就行了。」

啪啪啪啪,我閉上了眼睛,咬著牙,什麼都不去想,把所有念頭都拋開,全情投入體味著女婿每一次穿刺。

他捏著我的奶子,說他消夜的飲料裡給秀文他們放了藥的,剛剛大概還沒起效,現在不怕。

女婿的雞巴又粗又長,每一下都能直抵我最深的地方,跟秀文的爸爸截然相反,高潮來的又快又猛。

這是因為我體內最有快感的地方,就是最深處的子宮口,被撞擊這裡,會有一種被酣暢淋漓征服的心理快感,連續撞擊這裡的次數多了,讓我一路狂奔直衝高潮。

我完全沈浸在和女婿暢快淋漓的肉搏裡,身上跟水洗了一樣,全是淫水和精液的味道,終於忍不住放聲呻吟起來。

他坐了起來,手臂環著我的腰,用力挺腰……

好不容易停下喘口氣,突然感覺到,女婿的手指刺進了我的屁眼。

手指頭很滑,似乎沾滿了我跟他的體液,輕易就鑽了進去,異物感讓我不由自主吸氣夾緊了屁眼,正要問女婿想搞什麼鬼,女婿突然喘著氣說「好爽!就這樣!媽妳使勁夾!我要射了!

我顧不上身後女婿的手了,長聲浪叫著擺動腰臀,夾緊了女婿雄壯的雞巴,也夾緊了屁眼裡的手指。

等他這次射完之後,我們一起倒在了被子上喘氣。

我趴在女婿懷裡,恍如一夢,從沒想過自己會有這麼淫靡的時候,腦子裡還麻麻的,餘韻居然還這麼強烈。

屁眼裡的手指不知什麼時候抽走了,心理的渴望終於離開了。

做完以後,女婿抱著我問我是怎麼想的,剛剛他特別刺激,他一下就別想射了。

「……我沒法想,你喜歡嗎?」他說很喜歡。

然後我強撐著起來,跟女婿說我要去洗個澡,女婿說你去吧,他懶得動要睡了!

那會兒狂熱褪去了,我特別害怕,覺得屈辱,又感覺羞惱,因為跟女婿做的時候,女婿的精液都全射在裡頭了,我還沒停經呢!

女婿杵的那麼深,都頂到宮頸口了,肯定把女婿的精液全給弄進去了,前兩天我是安全期的,今天就不是了,要是沒算準……

我蹲在浴缸裡好一會兒,低頭看精液和分泌物慢慢流出來,滴在浴缸裡一大灘,還有幾絲掛在肉瓣上,然後就忍不住哭了,我努力哭的很小聲,怕被聽到,我知道要是女婿進來,我肯定又要被操了。

洗完後女婿已經躺下了,我看他身上汗淋淋的,有點心疼,怕他會感冒,想了一下,忍不住又回浴室裡面,拿了毛巾弄上熱水,出來給他仔細溫柔的擦身體。

他還沒睡著,但躺著一動不動,乖乖地任我擺弄他,配合的翻身抬腳。

手上感覺有點涼了,我又洗了一次毛巾,接著把那條還脹得像根大香腸似的肉棍,也給擦得乾乾淨淨。

等我擦完他的腳,他已經睡著了。

我回到浴室洗著毛巾時,忽然想到,就連當上將軍的前夫我也沒這樣給他伺候過。

一夜無話,第二天女兒強拉著兒子去尋訪她的購物天堂,我本來就沒興趣,加上身心俱疲,就沒去。



昏昏沈沈睡到上午,魔鬼又來了,一邊摸我一邊說媽該起床了!

我不理他,他摸我我只當是空氣,他就笑說媽我給你看個好看的,把手機送到我跟前,是錄影的視頻。

視頻裡黑乎乎的,但還是能看見,他從背後上我,從我們結合的地方開始拍,他的肉棒進去出來,然後是我的屁股我的後背我給女婿舔的背影,再往上是女婿躺著,說淫婦什麼的,又拍他進進出出的。

畫面很黑,可要是熟人還是能認出是我,但就是沒拍到女婿的臉。

我當時覺得天旋地轉的,想搶回手機,可他動作比我快,沒搶到。

我眼睛一熱,哇就哭了,長這麼大,我哭從來都是背著人哭,即便離婚那時候也一樣,頭一次被人當面弄的無助大哭,還是被心愛的女婿弄的。

「你為什麼要這樣折磨我!」我撲進他懷裡,哭著用手胡亂地拍打著他。

「我給你了……我都給你了……我到底怎麼對不起你了,你這樣對我,你說啊!」

女婿當時那特吃驚的表情,我一輩子都忘不掉,他說媽我愛你啊,媽你放心,那些作賤你的話我只是說說,我就自己欣賞一下,絕對不會害你的。

我沒法形容自己當時有多絕望,人整個都懵了,他卻來了興致,他拍著我說「媽妳哭的樣子好誘人……快躺下,把腿打開,我來伺候伺候妳……妳哭著的時候我還沒肏過呢……」

我一抽一抽的流著淚,聽了他的話,不知道是高興還是難過,卻還是木木的照著他的話做了,他又伸手指進去,還是那個手法,找準了勾著抖,很快就把我送上了高潮。

「雖然昨晚那樣也不錯,不過媽妳太聽話我就沒感覺了……」

「你就是要欺負我對吧……」我流著眼淚抿著嘴不出聲了。

女婿抱著我,吃我的乳房,用手指頭弄我,一邊對我說「媽你憋著幹什麼,那多壓抑,你不想叫嗎?現在又沒人,你使勁叫吧,想叫多大聲就叫多大聲,幹嘛還要忍著呢,都發洩出來吧!」

我終於叫了,按照他吩咐的,一旦開始叫,就再停不下來,然後變成了哭,撕心裂肺的哭……

他大笑著「我就喜歡妳不願意,可又乖乖聽話的樣子!」

他又去倒了一杯酒拿給我「媽妳喝一點,這能讓你感覺放鬆一些,別想那麼多,咱快快樂樂的幹一次。」

我直勾勾的看那酒,眼睛紅紅的,癟著嘴問他「不會又加了東西吧?」

「肯定沒有,頂多是烈了點。」

他的眼裡帶著嘲笑,我知道他說謊,他看穿了我在騙自己。

我接過來的時候手都在發抖,我知道憑我昏亂的腦子和意志力,我拒絕不了這個東西!

這不是酒,也不是下了藥的東西。

這只是我給自己找的掩飾和放縱的藉口

我看著他,完全是乞求的眼神,希望他把酒收回去,希望他主動逼著我給他。

但他只是對著我笑,眼裡很溫柔的,充滿鼓勵,把酒遞到我唇邊,像是跟我說他只能「逼」我到這一步。

我顫抖著伸出手,把酒都喝了,開始喝的很慢,然後越喝越快,一口氣都喝了!

「征服妳們這些平時道貌岸然的熟女,真是最大的享受……我完全停不下來啊!」

女婿抱住我,含著我的奶子,我任憑他輕輕把我推倒,我們滾上了床。

接下來發生的事,我就算想也想不起來,藥勁很快就上頭了,我恍恍惚惚的過了一天,現在對那段時候的記憶都是亂的,感覺像做夢,前後全對不上,只有各種淫靡的片段。

我看到好多東西都在晃,我掛在女婿身上,他跟撫摸藝術品一樣,從頭到腳撫摸我,頭髮絲,腳趾頭,還有腔體裡他都不放過。
03.jpg

他把酒倒在我嘴裡,然後再從我嘴裡舌吻著把酒喝了,然後操我,最後射在裡面。

他還把肉棒弄成了個怪樣,套了一個透明東西,跟漁網似的包在陰莖上,頂尖還有三根很長很長的透明的軟刺,又有點兒像朵小花。

他對我說「媽你看我的屌!這樣肏你肯定會瘋掉。」

然後我靠坐在沙發上,自己抓住自己的腳踝舉過頭頂,他站在我面前,居高臨下看我,摸著我濕淋淋的陰毛「媽你的毛真軟。」

然後他一下就插了進來,插的又狠又快。

我倆汗流浹背,氣喘籲籲,像發情的野獸一樣交媾,沙發的聲音在我耳朵邊一直響,一直響,就像我又快又響的心跳一樣讓人煩。

他跟我說「媽妳現在是我的了!」

他一邊肏一邊問「你自己說是不是。」

我搖著頭不肯答,他繼續肏著逼我「快說,要不說我不肏了。」

我心裡一緊,沒忍住就說了「媽是你的,媽整個人都給你。」

他輕蔑地回了句「不,妳是我這根大屌的,你看他串著你呢,快說!」

「……媽是大屌的……媽是大屌的!!!」

「媽妳今天特別誘人啊!」

「看看你這浪蕩樣!還像個人嗎?我肏死你!」

我還記得,我們倆光著身子,他一邊肏我,一邊讓我像隻母狗在地上爬,一路爬到了露臺,我瘋了一樣叫著「不當人了!我不當人了!肏死我!」

他用那個長刺一樣的套子插到我裡面,快感又讓我扯著嗓子叫。

當時我赤身裸體側躺在露臺上,居然一點兒都不覺得涼。

女婿一邊操我,一邊要我給他唱軍歌,說「媽你給我唱個軍歌吧。」

我那時候,只想著大喊大叫,聽了他的話就變成了想唱歌,就一邊仰面朝天被他抽插著,一邊唱著走調的海軍軍歌……

我側躺在地上,嘴裡唱著軍歌,同時被一個年輕的男人肉棒飛快的進出,他扛著我一條腿,像正在配種的豬一樣猛撞我的屁股,撞的啪啪啪直響。

女婿的肉棍戴了那個刺蝟一樣的東西以後,表面變得特別凹凸不平,特別粗,而且每次插入前頭的軟觸角,都能點到我最深處的子宮口。

每次就在那裡輕輕一點,讓我既有被完全貫穿的屈服的快感,又沒有被女婿狠撞的疼痛感,他動的頻率特別快,點擊我最深處的頻率也那麼快。

我開始還在唱歌,後來都不知道自己在叫什麼了,就是覺得高潮叠起,必須得發洩出去……

女婿一邊飛快的抽插,一邊喘氣說「這多好,媽你就別出去上班了,反正有終身俸,你就是最上等的軍犬,是我專用的母狗,大屁股母豬,你平常就跟我睡,當我專屬的軍妓,我會每天都這樣肏你,讓你爽的跟升天一樣。」

我呻吟著大叫「好……好!你操死我吧!」

他說「我捨不得,每天操你都操不膩呢。」

我又高潮了,死死抱住女婿,把他埋進我的胸口,用雙腿盤住他的腰,活動腰臀去尋找更多的快感,我撫摸他的臉,親吻他。

那天以後,當晚我們打牌,我腦子發木,呆呆的拿著牌,都不知道自己出的什麼牌,女兒說我怎麼都魂不守舍的老放炮。

女婿的手偷偷在桌下抓著我的腳掌,手指像是雞巴在操穴一樣,在我的腳趾縫裡抽動,還拿出來當著大家的面前放在鼻子下面搓,我知道他是在聞我腳的味兒。

我只想著還好我腳沒味道。

我抬頭看女婿,他也看我,眼裡好像有什麼,又很得意,我覺得神色恍惚,心不在焉,然後我一下子就明白了。

我一直都在他的手裡,對他來說,我只是一個特別點的玩具,讓他多花了點心思。

那天晚上,他肏我的時候跟我說,以後只有我們兩個人的時候,他就是我親愛的大雞巴女婿,只要我聽話、乖,在別人面前他也會乖乖的,不讓我難堪。

他讓我自己說我是他的小老婆,是大雞巴女婿專用的騷岳母。

他說他就喜歡我又騷又愛裝的樣子,我越裝,他肏我就越爽。

邊說著,他的屁股又用力挺了幾下。

之後的幾天,都跟夢遊一樣,只不過是無比淫亂的噩夢……

每天早上,女兒和兒子出門後,我都是被性交的快感喚醒的,他本來就不喜歡出門,以往在家除了健身就是在看書,這次難得出來,表面上也是整天的啃著自己的書,他看的書對我們母女來說都有點枯燥,這次出門他看的是一本甚麼社會學的書。

女兒也知道他的個性,就拉著弟弟各玩各的,我被他玩的無精打采,也天天在旅社裡窩著,所以沒人知道他在玩他的岳母。

我每天只要一睜開眼睛,就會看到女婿正將我的大腿分開,那根讓我欲仙欲死的大雞巴,每次都是在緩慢而有力地操著我的浪穴,而他則把頭埋在胸前吮吸我的奶子。

唯一能安慰自己的,就是我不會再被下藥了,只有那時候在崩潰的時候,被蠱惑著喝了一次酒。

旅遊完回家後,隔幾天月經就來了,讓我鬆了口氣。

之後,我聽他的就辭職了,待在女婿家裡伺候他,這時候很多事他也不瞞我了。

他把他為什麼變這麼壞的原因跟我說,我才知道,原來這年頭,還是有匪諜的。

當然那以後我就沒再做過那些怪夢了,早上也沒再拉過肚子……

後來女婿又讓我跟女兒說,我認識了個情人,不想大家尷尬,以後要搬出去住了。

他給我另外找了個房子,隔壁住著他的乾媽、乾妹妹跟一個沒照過面的男人。

女婿說那是他乾妹妹的男人。

這個叫「林雲雅」的女人只有不到四十歲,比我妹妹還小,風華正茂,像顆熟透了的果子。

第一次見面,她看著女婿的眼神和肢體動作就讓我知道,她就是女婿之前提過的,連我包含在內的四個「媽」之一。

牆壁的隔音不太好,我的房間正好在他乾妹妹一牆之隔,他乾妹的男人也精壯的很,和女婿有的一比,這讓女婿不在的時候特別難熬……

而且只有女兒沒回家的日子,他才會偷偷來這讓我「伺候」,有時也會去他的乾媽家吃飯「過夜」。

女婿興致來了,常常直接射進去,年紀大了,我也沒想著避孕,沒想到沒多久,我竟然有了……

【本節完】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