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3492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9-3-5 07:27:06


  楚軒婷將胡正鑫的手夾在自己的雙峰之間,然後兩人一起走出了大廈,坐上
了一輛不起眼但是很名貴的轎車,離開了這裏,前往楚家門下的一處山莊。

  這處山莊所在並不偏遠,但是周圍卻其他的房子,連普通的小平房都沒有,
顯然成了這裏的霸主,而且在山莊裏遠望海景,甚至早上可以在陽台邊看到太陽
升起的畫面。這地理位置可以說是相當不錯了。

  司機開著車在山莊門口停了下來,接應的管家立刻上前爲裏面的家主們打開
車門。胡正鑫率先走了下去,隨後便轉身接住楚軒婷的秀手,牽著她走下了車,
滿滿的親昵感,有種這世界上再無兩人這般愛慕彼此了。

  兩人走到門前,立刻有人從內部將門來開,爲兩人敞開大門。同時,在大門
口,六名女仆恭敬地位列兩邊,看到兩人出現在自己的視野裏後,立刻恭敬的鞠
躬,喊道:「歡迎小姐少爺回莊。」

  兩人聽到這話相當滿意,慢步向前走去,想要長時間享受這種感覺。

  就在這個時候,一名年輕的管家慢慢的向門口走來,在最後的兩名女仆附近
停了下來。管家的手裏拿著一個金鍾,金鍾不大,單手就能夠舉得動,而且上面
還寫著一句奇怪的話:戲裏戲外皆如常。

  胡正鑫和楚軒婷兩人在管家面前不遠處停了下來,靜靜的看著這個管家的怪
異行爲。胡正鑫表情淡定,對於管家的行爲毫不在意,但是楚軒婷卻有點不是很
明白,爲什麽這個管家要做這樣的事情呢?

  就在楚軒婷奇怪之際,管家行動了,拿起小錘子重重的敲擊在了金鍾上。別
看這金鍾小,但是發出的聲音卻很大,可以說幾乎整個房內都能夠聽到。

  但是,對於如此大的聲響,不論是此時站在大廳裏的人,還是在房屋內其他
地方的人都沒有絲毫捂耳朵的舉動,仿佛這種聲音司空見慣了一般,完全不當回
事兒。然而,在這個鍾聲,所有人的瞳孔擴散了一下,除了胡正鑫和管家兩個人。

  繞梁的鍾聲漸漸消散,管家看了看兩旁的女仆,喊道:「爲小姐少爺更衣!」

  一聲令下,兩列六名女仆隨即向著胡正鑫和楚軒婷靠了過來。楚軒婷也回過
神,立刻向旁邊移了兩步,雙手展開方便女仆行動。然而,胡正鑫可沒有管,只
是站在原地,看著管家誇贊道:「幹得不錯。」

  管家恭敬的對胡正鑫鞠了鞠躬,一本正經的說道:「這是主人您吩咐給我的
任務,我必定會盡忠職守。」

  女仆的動作相當快,僅僅在兩人說了兩句話的功夫,就將胡正鑫和楚軒婷裏
裏外外扒了個光,甚至不忘記把楚軒婷小穴裏的鑰匙拉了出來,並用心保管起來。

  管家隨意的掃了一眼胡正鑫和楚軒婷的裸體後,毫無興趣的轉身離開,去放
置手裏這個重要的金鍾了。

  胡正鑫也不再關注這位年輕管家,反正他不可能對自己構成威脅。接著,胡
正鑫微微回頭,用眼角看了一眼最近的女仆位置,伸手捏住她的豐胸抓了過來。

  「嗯~ 主人別這麽突然~ 」女仆輕喃了一句,但並沒有反抗,小碎步跟上胡
正鑫的動作向著胡正鑫靠近。

  胡正鑫隨手捏了兩下,開口問道:「其他人回來了嗎?」

  「回主人,嗯~ 三人在自己的房間裏,還有~ 一人在廚房。」女仆低頭看著
胡正鑫的手已經開始得寸進尺,將自己的衣領拉開,露出一只肩膀,甚至還掏出
了一只奶子,露在外面。

  女仆臉蛋微紅,有點羞澀,低聲細語的說道:「別著急啊主人,你想要我又
不會反抗。」不僅這名女仆不會反抗,甚至整個山莊的女傭人都做好了隨時隨地
被胡正鑫就地正法的準備。

  然而胡正鑫做到這一步就停下來了,沒有了進一步的動作,瞄了兩眼美胸後,
淡淡的說道:「你去把那三個人叫到沙發這裏來吧。」

  「是…」女仆心情有點低落,但是還是退後一步鞠躬回到,伸手就要將自己
的衣服回歸原位。

  「別動,今天你就保持這樣。」看到女仆的動作後,胡正鑫扔下一句轉頭看
到身旁同樣已經裸體的楚軒婷,看到她微微凸起的小腹,在一瞬間嘴角上揚了一
下。

  胡正鑫伸手搭在她的裸肩上,一邊帶著她走向沙發電視,一邊在她耳邊說道
:「你先在這裏看會兒無聲電視,我去找你媽。」

  「好。」楚軒婷像個乖巧的孩子一般答應下來,隨即坐在沙發上,一邊翹起
二郎腿,一邊打開電視,並將聲音調至靜音。

  同時,胡正鑫轉身看到與客廳相連的廚房,可以看到一名穿著裸體圍裙的女
子站在那裏。從背影來看,此人的身材相當好,完全看不到絲毫贅肉,屁股也很
翹,更重要的是,在女子的兩腿之間有一個粉色的東西向下凸顯出來,而且還在
不斷的搖晃,甚至可以看到有流水從上面滴下來。不過,令人奇怪的是,女子視
此物若無物,沒有絲毫因爲那東西而顫抖。

  胡正鑫微笑的走過去,雙手從後面向前攬,將嶽母抱進了自己的懷裏,一手
從側邊鑽進圍裙裏直攀上豐胸,另一只手則向下放在了小腹上,感受到裏面劇烈
的震動,立刻判斷出來這是最高檔位。

  「媽,還這麽用功啊。」胡正鑫的手開始揉捏美胸,同時他的嘴也湊到女子
耳邊揉揉的說道。

  「啊……是你啊,正鑫……」嶽母剛開始嚇了一跳,聽到胡正鑫的聲音後立
刻平靜下來,但是敏感胸部帶來的刺激感讓她有點舒服,臉上出現淡紅,「還不
是爲了早點適應嗎,不然晚上都沒法睡了。」

  「這威力應該是最高檔吧,你受得了?」胡正鑫假裝驚訝的問道。

  「這還不是你說道,現在要開到最高檔,」嶽母埋怨般的說道,低頭看了看
揉捏著自己雙峰的手,嘟囔道,「還有你就不能換個正常點的打招呼嗎?」

  「你想怎樣,讓我的肉棒直接插進你的身體裏?」胡正鑫問道。

  「不然呢,這才是正常的打招呼啊。」嶽母斜看了一眼胡正鑫一眼,說道。

  「可是你現在又不是生理期,不懷孕我幹嘛要插進去啊。」胡正鑫理所當然
的說道。

  「找借口,作爲一名紳士就要遵守禮儀!」嶽母瞄了一眼胡正鑫,正色道。
說著,嶽母居然自顧自的用秀手抓住了胡正鑫塌軟的肉棒,開始撸動起來。嶽母
的手很柔軟也很冰涼,與散發熱量的肉棒形成鮮明對比,這種反差感立刻刺激到
了胡正鑫的神經,肉棒瞬間直立起來。

  感受到自己肉棒的饑渴難耐,胡正鑫也只好順著台階說:「既然你這樣說了,
我怎麽幹不從呢,正好用你的身體把由你激起的欲火發泄出來。」說完,胡正鑫
伸手抓住突出的把手,直接向外拉,拉出了一根長有十多厘米的震動棒,在胡正
鑫的手裏不斷晃動著身體。

  在震動棒向外拉的過程中,嶽母終於忍不住顫抖起來。在震動棒被拔出來後,
嶽母更是不滿的嘟囔道:「你就不能先關掉再拔嗎?」

  胡正鑫沒有理會,反而問道:「正面還是反面?」

  「這個隨……嗯~ 」還沒等嶽母說話,胡正鑫已經雙手抓住嶽母的臂膀,從
後面對準嶽母的小穴,提槍刺進深處。

  「每次~ 都這~ 樣~ 嗯~ 好大~ 比震動棒~ 大多了~ 」嶽母隨口埋怨一句,
也不過是下意識罷了。這種情況,嶽母早已司空見慣,但是胡正鑫的粗大她卻沒
有適應過來,每一次都是一種第一次的感覺。

  而且不僅插入的感覺讓她有新鮮感,胡正鑫那過人的體力也讓她無法承受。
嶽母在被肉棒穿刺的時候,立刻雙手抓住廚櫃的邊緣,用手穩定自己的身體,以
免讓自己完全落入胡正鑫的節奏裏。但是願望是美好的,現實是骨幹的,僅僅抽
插了幾下,嶽母的身體就像是潰堤的大壩一般,完全支撐不住了,小穴更是像決
堤的洪水向下流去,完全無法抑制。嶽母的頭稍稍揚起,充斥著情欲的聲音不斷
從微張的小嘴裏飛出,配合著兩人交合的啪啪聲,在房子裏回旋。

  在不遠處的沙發上,楚軒婷正在看電視,但是在胡正鑫的吩咐下她看的是無
聲電視,也就是說雖然楚軒婷的眼睛中印入的是電視畫面,但是耳朵裏卻捕捉到
的是身後母親和自己丈夫happy 的愉悅聲音,這聲音讓楚軒婷臉色微紅,但是她
卻沒有絲毫想要偷窺的意圖。

  就在這個時候,一名男子從二樓慢慢悠悠的走了下來,他身上也是一絲不挂,
略下消瘦的身體清晰可見,頭頂的白發也占據了頭頂的一般。男子走下樓梯,轉
身便想著沙發處走了,瞄了一眼正在廚房裏交合的兩人,視線最終還是放在了沙
發上的楚軒婷上。

  「爸,你下來了。」楚軒婷擡眼看到了接近的男子,欣喜的喊道,同時翹起
的二郎腿收斂起來,雙腿並攏對著前方,但雙手任由隨意放在兩側,胸脯上的高
峰張眼可見。而且,如果說二郎腿的姿勢還能遮擋一下下體部位,那麽楚軒婷現
在這樣的姿勢就是完全暴露小穴了。

  看到這樣的景色,作爲楚軒婷的父親冷抽一口氣,壓制住的了心中的欲火,
微笑著說道:「回來啦,軒婷,還有正鑫。」說著,父親又看了一眼正鑫那邊,
毫不避諱的讓女婿奸嶽母也就是自己妻子的場景映入眼中。

  「工作怎麽樣了?」父親隨口問道,然後走到旁邊的單人沙發上坐下,看著
楚軒婷。

  「還能怎麽樣,按部就班的進行著呗。」楚軒婷隨意的說道,隨手摸了摸自
己的豐乳,就像是平時的習慣小動作一般。

  這個小動作看在了父親的眼裏,父親兩腿之間立刻有了擡頭的迹象,但是他
又忍了下來。

  父親繼續問道:「公司有沒有什麽大事,說給我聽聽。」

  「大事倒是沒有,但是最近不是正好招人嗎,招到了一批不錯的。」楚軒婷
喃喃道,想了想今早見到的五個人,都是儀表堂堂,野心滿滿,應該能夠有所作
爲吧。

  「那還差不錯。」既然女兒這麽說,作爲前董事長的父親放心下來,然後將
視線看向了電視,因爲這具身體實在是在有吸引力了。

  不過,看了幾眼後,父親就發現了一點奇怪的地方,回頭問道:「怎麽……
怎麽沒有聲啊?」轉頭看向楚軒婷的父親立刻又看見了楚軒婷的身體,愣了一下
後,趕緊轉頭繼續問道。

  「正鑫說的,不開聲音。」楚軒婷理所當然的說道,隨手拿起遙控板換了台。

  「正鑫說的?」父親問道,同時這才注意到在廚房中兩人交合的聲音正在源
源不斷的傳進自己的耳朵裏,雖然這個聲音他早已習慣了,但是聽著還是讓他欲
火難耐。

  「是啊,反正也習慣了,不過今天媽和正鑫的交合聲有點大。」楚軒婷說道,
眉頭微微皺了皺,感覺有點被分神。

  「確實,也不知道是你媽饑渴,還是正鑫?」父親也接道,感覺就像是唠家
常一般隨意,完全不當回事兒。

  「我猜是正鑫。」楚軒婷突然狡黠的揚起嘴角,看著父親說道。

  明白自己女兒的意思,父親看了一眼女兒,又立刻避開,說道:「算了,我
可不想和你賭。」

  「今天好像是你媽做飯吧,看著樣子應該要等一會兒才行吧。」父親繼續說
道,手按了按肚子,感覺有點小饑餓。

  「看樣子是這樣了,正鑫那尺寸,媽怎麽可能還有時間做其他事情啊。」楚
軒婷自信滿滿又無奈的說道。

  「姐,你回來啦!」這時,一個年輕人從樓梯上匆匆跑了下來,同樣沒有穿
衣服,有點帥氣,身上的肌肉也很分明,雙腿之間的那物還沒有膨脹起來就已經
很客觀了,當然比胡正鑫的要小上幾分。

  「回來了!」看到自己的弟弟如此熱情的和自己打招呼,也微笑著擡手搖晃
了手指,淑女般的打招呼,但是又感覺像是在勾引人。

  「上班怎麽樣啊?」弟弟大刀闊斧坐在了楚軒婷的身邊,靠近楚軒婷的手直
接放在了楚軒婷的大腿上,一邊問,一邊前後滑動,在靠近大腿根部時,小指頭
還勾了勾,撩了一下楚軒婷的小穴。

  楚軒婷立刻感覺到了小穴的騷動,明白這是誰在搞小動作,擡手拍在了弟弟
的手背上,制止他的行動後,責罵道:「有你這麽急色的嗎?!」

  對於姐的小責罵,弟弟也沒在意,甚至還反過來調侃道:「這還不是因爲,
姐你越來越迷人了嗎!」

  「就你會貧嘴!」楚軒婷嘟了嘟嘴,瞪了一眼弟弟後,把他的手撣去,不讓
他得寸進尺。

  弟弟識趣的將手放回了自己的大腿上,然後回頭看了一眼仍然在廚房裏交合
的兩人,此時自己的母親已經幾乎坐在了櫥櫃上,胡正鑫壓在她身上,身下兩人
交合的地方可以清楚看道一個肉棒在裏面進出。

  「這有多久了?」弟弟回過頭,問道。

  「大概十多分鍾吧。」楚軒婷想了想,估算道。

  「這麽長啊,沒想到姐夫這麽厲害啊。」弟弟感歎道。

  「你又不是沒見過他怎麽持久!」楚軒婷翻了翻白眼,吐槽道。

  爲了避免自己的尴尬,弟弟連忙說道:「不是啊,今天不是媽做飯嗎,這樣
恐怕要等一段時間才行啊,說不定還麽做好。」

  「也不一定,你媽她可能已經做好了,就等他倆完事。」一直沒有出聲的父
親插嘴道。

  「也對,那我問問。」弟弟點了點頭,然後從沙發上起來,單腿跪在沙發上,
轉向廚房裏的兩人。這個高度,楚軒婷幾乎是近距離平視著弟弟的那根巨物。

  「媽,還有多久能夠開飯?」

  此時,胡正鑫和嶽母兩人有一次換了一個姿勢,胡正鑫背對著嶽母將她抱在
身前,雙腿被架起成M 字形,肉棒依舊毫不停歇的插著小穴,糜爛的小穴即使遠
望都能夠看到的。

  「小琴,你兒子叫你呢。」

  胡正鑫的聲音淡淡的出現在了嶽母的耳邊,已經因爲高潮幾次而癱倒在胡正
鑫身上的嶽母才有了一點點清醒,喃喃道:「什…什麽……」

  「媽!多久開飯!」

  「還……還沒……做……唔唔~~」又一股洪流從小穴裏傾瀉出來。

  「你媽說還沒開始做!」胡正鑫替嶽母答道。

  「哦!知道了!」弟弟回應了一聲,隨即坐下看著兩人說道,「看起來要等
很長一段時間了,所以,不如……」說著,弟弟偷瞄了瞄楚軒婷的身體,活動著
雙手,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但他卻沒有輕舉妄動。

  看到弟弟這個又想上又不敢上的樣子,楚軒婷又白了一眼,揭穿道:「不就
是想趁這個時間上我嗎,看把你嚇得。」

  「這不是因爲我們是姐弟嗎?」弟弟解釋道。

  「是姐弟,你剛才亂摸?」楚軒婷立刻怼道,眼睛裏帶著一絲瞧不起。

  弟弟憨憨的笑了笑,連忙看到旁邊避諱的父親,喊道:「爸,你要不要一起
來!」

  但是,在一旁單人沙發上的父親也沒有動,眼睛一直盯著電視。

  「爸,你也別遮掩了,你也想來一發對吧。」弟弟勾引道。

  甚至楚軒婷也開口譏笑道:「爸,你好歹是前董事長,怎麽現在這麽沒膽量
啦!」

  見識過大風大雨的父親明白女兒的打算,明白自己瞞不住了,轉身看著兩人,
找個說頭道:「這不是因爲我也老了,怕被你榨幹。」

  「果然是怕了。」弟弟忍不住偷笑道。

  「爸到底是你真的老了,還是我的身姿吸引不了你?」楚軒婷笑著說道,甚
至還向自己的爹抛了個媚眼,擠了擠胸形。

  這下父親真的坐不住了。如果說女兒的身體吸引不了自己,這肯定是不可能
的,不然他爲什麽幾次閃避,但是如果說自己不行了,在兒子面前他又拉不出拉
不下顔面。

  「行,那就讓你看看我的厲害!」父親看了一眼女兒的身體後,終於還是沒
能忍住,下定決心說道,然後起身坐到了女兒身旁。

  「這才是我的老爸嘛。」楚軒婷笑道,雙手向兩邊伸出,分別抓住父親和老
弟的肉棒,開始撸動。

  「姐的手果然還是那麽軟,爽啊!」弟弟咆哮般的贊歎道,心情舒暢。

  楚軒婷笑了笑,轉頭看向父親,問道:「爸,感覺怎樣?」

  父親沒有說話,只是深呼吸點了點頭,就像是拼命忍著。其實,楚軒婷不需
要問的,因爲她能夠清晰的感覺到手裏的肉棒在不斷脹大。

  當手裏的兩根肉棒完全挺起後,楚軒婷從沙發上站起來,雙腿分開面對兩人
而站,問道:「接下來,你們誰前誰後?」

  「姐,我前面吧,我好久沒吃你的豐乳了!」弟弟臉上露出了貪婪的笑容,
不停的在楚軒婷的小穴和胸脯上發出侵略的目光。

  「可以啊。」

  「那我就後面吧。」

  分配好了小穴和菊花的歸屬,楚軒婷背對著父親跨立在了上方,用後庭對準
父親的肉棒緩緩的坐下,將父親的肉棒包容進自己的體內。等到楚軒婷坐底後,
父親忍不住說道:「還是那樣緊啊!」

  「那是當然的啦!」聽到這句話,楚軒婷自豪的說道。

  「姐,我進來啦!」弟弟的聲音傳了出來,弟弟龐大的身體壓向楚軒婷,粗
大的肉棒直接擠進了細密的小穴,就像是要讓它變成自己的形狀一般。

  「啊!好大!」雖然已經有過經驗,但是楚軒婷還是沒能夠適應這個尺度,
喊道。

  「姐,你的裏面好棒,我要動了!」弟弟喊道,也不等楚軒婷回應,直接開
始用力向著楚軒婷的小穴裏打樁。

  就這樣,在客廳的沙發上,一老一少兩名男子將一名年輕女子夾在中間,交
合的聲音瞬間響起,仿佛在和廚房裏的聲音交戰一般。

  「要不要真麽大聲啊,樓梯口就聽到你們的聲音了。」有一個女聲響起,聽
起來的有點柔和,似乎並沒有睡醒。

  接著,一個花季少女出現在了客廳裏,打著哈欠向著三人靠過來。她同樣裸
著身體,手指擦著眼角,應該是剛剛睡醒沒錯。

  「抱歉,小轅,吵醒你了,」弟弟抱歉的說到,但是臉上卻沒有絲毫歉意的
表情,反而是深情高漲。

  「看你這表情可不像是道歉啊,哥!」妹妹伸了伸懶腰,將整個身體來伸開
來,身材盡展,並吐槽道。

  同時,妹妹也看到了姐姐身後的父親,立刻明白道:「父親在插姐姐的後庭
吧。」

  「每次都兩個人一起啊,姐姐你可真夠淫亂的。」妹妹又繼續說,隨後趴在
了旁邊的沙發平凳上。

  對於妹妹如此吐槽,身爲姐姐的楚軒婷並不介意,一方面是這就是事實,另
一方面她也知道妹妹沒有惡意,而且她也相當疼愛妹妹。

  甚至,楚軒婷還紅著臉,嬌喘的發出了邀請:「小妹…啊~ 你要……不要…
…嗯~ 也來…試試……很棒的~ 啊啊~ 再~ 快點~ 」楚軒婷雙手抱著弟弟寬闊堅
實的身體,嘴裏放浪的喊道。

  「我?還是算了吧……今天是排卵期,就不弄了。當然,姐夫的話我不介意。」
妹妹想了想,搖頭道,伸手去那放在茶幾上的一個藥膏,那是擦拭在小穴處用來
促進排卵的藥膏。

  「姐,你和小妹的生理期是不是一樣的?」弟弟抽插著姐姐,想起來什麽,
大聲問道。

  「是~ 是~ 啊~ 嗯~ 怎麽~ 了~ 」紅透了臉並且眼睛裏充斥著情欲的楚軒婷
說道。

  聽到姐姐這句話後,弟弟放入突然間被假如了烈油一般,瞬間有了動力。弟
弟擡,用侵略般的眼神看了一眼楚軒婷身後的父親,喊道:「爸,敢不敢比一下
誰能讓姐懷孕!」

  可能是因爲情欲高漲,父親也被激起了雄心壯志,直接接下挑戰說道:「臭
小子,敢挑戰我?這次讓你輸個底朝天!」

  「輸的人肯定是你!」弟弟怒吼一聲道,身下的動作猛了一倍,插得楚軒婷
嗷嗷直叫,那聲音充滿了迷亂和愉快,甚至蓋過了母親的聲音。

  「你們慢慢比吧。」對於父親和哥哥這種比賽,妹妹見過很多次了,也不感
興趣,伸手又去那茶幾上的耳機。

  妹妹一邊戴上耳機,一邊說道:「聽會兒音樂,吃飯叫我。」當然,這是妹
妹出於習慣說的,因爲身旁的三人已經完全投入進做愛了。

  妹妹戴上耳機,趴在沙發平凳上,懸空的小腿與大腿垂直向上,有頻率的搖
擺著,這幅悠閑的姿態無論誰都會忍不住心動吧。

  「啊啊啊~ 射進來~ 啊啊~ 正鑫~ 好棒~ 」在廚房裏,嶽母的喊聲沖天響起,
第五次高潮讓她瞬間飛上了天,並且這一刻,積蓄已久的胡正鑫也爆發,如同機
關槍一般將槍裏的子彈射進了嶽母的體內。

  一陣長達半分鍾的釋放後,可以看到早就有乳白的液體從兩人交合的地方傾
瀉下來,落在地上成了一灘水迹。這時,胡正鑫把癱軟在自己身上的嶽母放下來,
用她身體上的圍裙擦了擦肉棒上的液體,並吩咐她將地上的水迹擦幹,然後繼續
做晚飯。

  接著,胡正鑫看向了楚軒婷那邊,看到了如同夾漢堡的情況,嘴角一揚,眼
神如同惡魔。隨後,胡正鑫心中一動,並慢悠悠的向這那邊走去。

  就在胡正鑫心中動了念頭之時,楚軒婷腦海裏就像是有什麽東西被打開放出
來了,瞬間就淹沒了她的腦子。那一刻,楚軒婷就像是恍然大悟一般清醒了,同
樣也是一臉懵懂的看著周圍。

  楚軒婷眨了眨眼,兩腿之間不斷竄上來的情欲瞬間被察覺了。楚軒婷有點反
應過來這是什麽,趕緊先忍著不讓自己迷失,然後低頭看了看,看到一個人全身
赤裸著趴在自己胸口,舔弄著自己的豐乳,舌頭不斷挑逗著自己的乳頭。

  「你是什麽人,強奸啊!」楚軒婷很明顯不認識這人,伸手就要推開趴在身
上的男人,但是當她的手放在自己上方人的身體上時,竟然完全使不出力氣來。

  「是我呀,姐?」弟弟擡起頭,有點疑惑的看著楚軒婷,但是身下的動作可
沒有絲毫停歇。

  「騰龍?!」楚軒婷驚訝的看著眼前人的面貌,然後立刻深呼吸一口,控制
住自己。

  「你在幹什麽!趕~ 趕緊~ 下去~ 啊~ 」楚軒婷強忍著呻吟說道。

  「姐,你在說什麽?」弟弟更加疑惑了,但是語氣理直氣壯,說道,「我可
是和老爸打賭誰先讓你懷孕呢!」

  「什~ 什麽?!」此時楚軒婷本來腦子就夠漿糊的了,聽到弟弟的話更加摸
不著頭腦,心裏的防線瞬間潰堤,嘴裏忍不住喊道,「啊啊~ 不要~ 啊~ 快住手
~ 快~ 啊~ 」

  這時,楚軒婷突然感覺到有人拍了拍肩膀,下意識的轉了轉頭,看見裸露的
自己的父親坐在自己身後。不對,應該說是她坐在自己父親身上!這時,楚軒婷
太突然感覺到,並不是只有一根肉棒插在自己小穴裏,還有一根也填滿了自己的
後庭。

  「爲…什麽……啊~ 不要~ 太快了~ 」楚軒婷用短暫的一點意識問道,但是
瞬間又淹沒在了情欲裏面。

  「當然是跟你弟的打賭啊。」父親也理所當然的說道,而且他只是坐在沙發
上並沒有動,完全是靠著弟弟的力道進行抽插的。

  「怎麽~ 」楚軒婷不敢相信這是父親說的話,但是她現在根本沒有時間思考
原有。

  楚軒婷下意識的向旁邊看了看,看到了自己的小妹裸著身體正趴在不遠處,
聽著音樂,完全不在意這邊。

  楚軒婷也沒有時間去多想妹妹爲什麽沒穿衣服,連忙向妹妹求救道:「小…
小轅~ 啊~ 救命~ 快~~快救~ 救我~ 快~ 停下!」

  但是,對於楚軒婷的喊話,妹妹居然完全沒有理會,就跟聽不到似的,沈浸
在自己的世界裏。

  「喂!喂~ 嗯~ 」楚軒婷不敢多喊,因爲不聽話的弟弟正在自己體內亂搞,
她本就沒有精力來分心做其他事情了。

  「怎樣?玩的愉快吧。」正主胡正鑫在這個時候才走到沙發旁,手放在沙發
背上,掃了掃在場的四人,問道。

  「姐夫,你來啦!我現在正忙著給我姐播種呢!」

  「是嗎,加油啊!」

  「臭小子,是誰的種還說不定呢!」

  「肯定是我的!」

  「你們兩個又賭上了!」

  「你是……誰?」楚軒婷擡頭看著胡正鑫,在疑惑加驚悚的幫助下,她居然
脫離了情欲狀態,當然兩人可沒有停歇下來。

  「我是誰?我是你丈夫!哼哼!」胡正鑫低眼猙獰的看著楚軒婷,嘴角一揚,
神氣的說道。

  「不~ 唔~ 不可能!我根本沒結婚!」楚軒婷喊道,身體的情欲又開始如漲
水的河床,正在慢慢淹沒她。

  「姐,你今天怎麽了,你和姐夫都結婚兩年了!」弟弟說道,看他樣子已經
快接近極限了。

  「怎麽~ 不要騰龍~ 住手~ 我怎麽可能~ 和這人同房~ 」在如此高強度的運
動下,楚軒婷居然很能夠保持一點理智。

  「你放心,我沒有碰你一下,畢竟你這公交車身體我可看不上眼。」胡正鑫
淡淡的說道,然後走到妹妹身旁,輕輕用手指將妹妹的雙腿分開,手指更是肆無
忌憚的隨意探進了妹妹那細嫩的小穴裏面。

  「是你幹的,對嗎?!」看到最心愛的妹妹被眼前的陌生人玩弄,楚軒婷又
瞬間恢複了理智,冷冷的問道,「你做了什麽!爲什麽要怎麽做!」

  「爲什麽…要這樣做…」胡正鑫沒有說,賣了一個關子,並對著眼前趴著的
妹妹的屁股上拍了一下,並喊道:「小轅,別聽了!」

  妹妹聽到胡正鑫的話,就像是被打開了開關一般,立刻嘟著嘴,並用手摸了
摸被拍的地方,轉頭就要責問:「是誰……姐夫啊,你又打我屁股。」

  「你屁股這麽軟,手感很舒服的!」胡正鑫一本正經的說道。

  「可是,你就不能摸嗎,這樣打下去會塌的,」妹妹埋怨般的嘟嘟嘴,「還
有,你想幹嘛?」

  「借你小穴射射精。」胡正鑫直言不諱到,不僅聽在妹妹耳朵裏,更是聽在
了楚軒婷的耳朵裏。

  「放過~ 她~ 」楚軒婷已經完全沒有力氣和理智抵抗了,只能用最後的力量
請求道。

  「好呀,姐夫,你來吧!」聽到胡正鑫的話,妹妹欣然答應了,趕緊起身正
對胡正鑫而坐,雙腿分開,手做出要抱抱的姿勢。

  「不要~ ,轅~ 」楚軒婷搖晃腦袋,但是很輕微,在上下的抖動幅度下完全
看不出來。

  「姐姐今天有點奇怪啊。」妹妹看了看姐姐的表情,平時她這時候都是情欲
高漲的啊,但是今天卻沒有。

  不過,此時的妹妹也沒多想這些,賭氣般的對胡正鑫宣告道:「對了,姐夫,
今天是我和姐姐的排卵期,我一定要比姐姐先懷孕!」

  「好,我一定讓你比你姐姐先贏,」胡正鑫伸手捏了捏妹妹的俏鼻,並提醒
道,「對了,別忘了到你遊戲時間了。」

  「對啊,差點忘了,」妹妹賣萌的敲了敲自己的腦袋,伸手拿起自己手機,
一邊躺下,一邊說道,「姐夫,懷孕就拜托你了。」

  胡正鑫沒有說話,當著楚軒婷的面,將妹妹的兩條腿拿起來,然後挺起的肉
棒對準妹妹的小穴,狠狠的挺進去,只看見妹妹的身體頓了一下,隨後便適應過
來,一邊享受抽插,一邊肝起遊戲。

  「姐,我要射啦!」弟弟咆哮著喊道,雙手抓著楚軒婷的腳腕向兩邊拉開,
狠狠的向楚軒婷的子宮深處挺去,向裏面注入自己濃濃的精華。

  此時的楚軒婷完全沒有力氣去抵抗,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親生弟弟將他
的精液射進自己子宮,而且自己還正處於排卵期。

  因爲此時正好出於空檔時間,楚軒婷眼角有點淚水,絕望的問道:「爲什麽
你要這樣做…」

  還沒等胡正鑫開口說話,弟弟看著楚軒婷身後的父親,說道:「爸,我完事
了,該你了。」

  「讓你看看我當年的雄風!」一直坐在沙發上看著兒子用力的父親早就待不
住了,立刻說道,雙手拔起女兒的身體,直接將肉棒拔出來,然後插進了她的小
穴裏,堵住了將要傾瀉下來的精液。

  「不要!」楚軒婷又喊道,但是全身無力的她卻改不了這個局面。

  而且,父親的動作還沒有完。父親抱著楚軒婷的身體站起來,然後讓她的上
半身與自己保持垂直,並抓著她的雙手,以老漢推車式狠狠的鞭撻起來。

  「看到沒有,臭小子,這才是男人!」父親炫耀的說道,抽插的速度時快時
慢,似乎不想給楚軒婷適應的機會。

  「爸果然是老當益壯啊!」弟弟一邊誇獎,一邊用手對著楚軒婷打著飛機,
似乎就一發還不帶勁似的。

  另一邊,妹妹手裏拿著手機肝著遊戲,白皙的臉蛋也開始出現紅潤,雙腿也
下意識的夾住了胡正鑫的腰,想要以此固定。

  這時,胡正鑫將妹妹的身體抱起來,兩人的小肚子貼在一起,如果不是妹妹
要看著手機,估計她的胸脯也會貼在胡正鑫的胸膛上吧。

  「來,小轅,吻一個。」胡正鑫說道,眼睛瞟了一眼楚軒婷。

  「哦。」妹妹淡淡的應道,將手機向旁邊移了移,將嘴微微擡起,任由胡正
鑫親下,舌頭在嘴裏肆虐也沒問題。但是,這一幕看在楚軒婷眼裏是那樣的難受
和絕望。

  「看起來,你們玩的挺愉快的啊!」這時,楚軒婷的母親走了過來,樂呵呵
的看著眼前畫面,說道。

  楚軒婷突然像是找到了救星,但是當她看到母親的那身打扮,微微的希望消
失了,有的是更深的絕望。

  「再過一會兒就開飯了,要玩就趕快。」母親提醒道。

  「好的,媽!」弟弟說道,接著視線看向楚軒婷,「姐,借你嘴巴用用!」

  還沒等楚軒婷有所反應,弟弟直接將挺起的肉棒插進了楚軒婷的嘴裏,那長
度深喉完全不是問題。

  一旁的母親笑著搖了搖頭,就像是看著貪玩的孩子沒辦法樣。隨後,母親再
次去了廚房。

  這時,胡正鑫將妹妹的紅唇松開,看著楚軒婷冷冷的說道:「你不是想知道
爲什麽我要這麽做嗎?就是爲了讓你感覺到這種絕望,這種淫亂的絕望!」

  聽到這裏,楚軒婷用不解的表情看著胡正鑫。

  「不明白是吧?給你提個醒,五年前你做了什麽!」胡正鑫狠狠的頂著懷裏
的美人,雙手抓著她的腰,手指都快嵌進肉裏了,但是妹妹卻絲毫不在意。

  這時,在楚軒婷的腦海裏浮現出了一個女孩,那是一名大二女學生,在她的
威脅下,以賣淫的方式供她取樂和賺錢,最後……

  這一次,楚軒婷再也無法翻身了,心中的抵抗完全沒有了,身體向玩偶一般
隨意的任由自己的父親和弟弟發泄。

  過了幾分鍾後,胡正鑫、弟弟還有父親三人同時爆發,在各自的通道裏放出
了自己精華。楚軒婷沒有絲毫反抗,甚至沒有絲毫動作,只是面無表情的接受這
一切。相反,感受到大量精液灌進自己體內的妹妹則十分欣喜,手撫摸著小腹,
開心的說道:「這麽多,一定能夠比姐姐先懷上的。」

  就在這時,胡正鑫心中一動,所有人進入了催眠狀態,哪怕是近乎壞掉的楚
軒婷也是。

  胡正鑫淡淡的說道:「不會就這樣結束的。」

  修改好並吃完飯後,胡正鑫一人穿著睡袍站在陽台遠望海洋,手裏拿著一個
打開的相框項鏈,裏面放著一張兩人照片,一人應該是胡正鑫,而另一人是一名
女孩子,稍微比胡正鑫小一點。

  看了一眼照片,胡正鑫擡頭望著天空,喃喃自語道:「妹妹啊,哥哥給你報
仇了,放心他們一家人會還債還到死亡的。」說完,胡正鑫親了一口相片的的女
孩。

  
                             第四部曲 end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