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1497 | 回覆: 1 | 跳轉到指定樓層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9-3-6 08:04:06

    第一章

  我叫孔德斌。從小就跟爺爺,奶奶住在一個偏遠的農村,從記事起爸爸,媽
媽就很少在我身邊,他們都在城裡的工作,工作忙,我是爺爺,奶奶撫養大的。

  爺爺是個行醫的,經常幫村裡的人看看病,抓抓藥。村裡人都叫我爺爺孔大
夫。

  其實我家祖傳就是行醫的,也不知道從哪輩子起,就是皇家御醫。但是爸爸
卻不做大夫。

  爸爸和爺爺的關係不好,雖然過年爸爸也回來,但經常是住幾天就走。聽說
是文革的時候,爺爺因為出身不好,就被下方到這個窮村子改造。爸爸也因為出
身不好,上大學什麼的都輪不上,只能做個工人。

  我從小時候聽爺爺講他的爺爺在京城給皇上,大官治病的故事。講了一遍又
一遍,我都能背下來了。也經常給我看一些醫學的書籍,都是那種古書,也同樣
是講解了一遍又一遍。

  講的最多的就是各種藥材的藥性,能治什麼病。還沒上學的我就能說出很多
讓人不知的草藥的名字,也知道很多治病的方法。

  爺爺把我管得很嚴,所以我很少出去跟小夥伴玩。爺爺還教我寫字,也教我
一些初淺的功夫。年紀小的我總是學的很快。

  每天早起練功,吃早飯學習寫字,背詩,下午就跟著爺爺上山采藥,回家就
是聽爺爺講故事,講藥材。我也經常幫爺爺給人看病,抓藥。

  小時候最神奇的就是村裡有什麼大事都找我爺爺。上面催糧,農村孩子進城
市大廠的指標,甚至連計劃生育委員會來人都要找我爺爺,爺爺只是讓我給他抓
了些藥材,然後拿著煙斗和煙袋一去就能擺平。

  我記得有一次村長請自來水公司給我們村引自來水管子,自來水公司派人來
看了後,就由上邊的領導親自來村裡,跟村長談工事費的問題。他們要的錢額跟
村裡能出的錢額相差太大,村長就來叫我爺爺。

  爺爺含了一個解藥就照例拿著煙斗就去了,我們幾個孩子覺得有趣,就扒在
床上看。只見進去後,把村長都支了出去。點上煙斗抽了兩口,就跟自來水公司
領導嘮家常。一會兒,幾個領導就兩眼呆滯,爺爺說:「村裡窮,我們拿不出多
少錢,村長給的這個價錢,你簽字吧。」那個領導馬上拿起筆簽了字。

  爺爺熄滅了煙斗,打開窗戶,把我們幾個小孩子哄走。

  又過了一會兒,爺爺讓我去叫村長。村長看爺爺有擺平了自來水公司領導,
高興地不得了。可是那幾個自來水公司的領導確是啞口無言。

  白紙黑字,板上釘釘的事情,自來水公司的領導也不能悔改,就只好吃啞巴
虧,給我們村按了自來水。

  可是那個藥方我始終覺得神奇,我問爺爺,爺爺說:「你還小,把爺爺的東
西都學會,你就知道了。」

  要上小學了,爺爺說村裡沒有能教我的老師,一家人商量了一下,結果是爺
爺,奶奶都搬到城裡,一起住。爺爺,奶奶總覺得鄉下住習慣了,但考慮到我,
也考慮到他們的年紀大了,有我父母在身邊有個照顧,就應下了。

  就這樣我就進了城,上了一所還比較有名氣的小學,但是爺爺還是照老樣子,
我放學回家沒事做,就給我講故事,講藥材。

  小學6年很快就過去,爸爸讓我上省城的中學,說那裡的教學品質好。

  我的學習成績是沒有什麼問題,可以這樣一來就要住到省城了。

  爸爸,媽媽有工作不能離開,爺爺,奶奶年紀又大了,也不能照顧我。只好
讓我一個人去省城。

  還好,爸爸廠裡退休的老廠長的孩子在省城工作,住的地方比較寬敞,正在
招租。租給其他人不如租給朋友。就這樣,爸媽把我帶到了一個陌生人的家。

  剛到這家,給我的第一印象就是這個家好大啊!

  爸媽在縣城住的是2室一廳的房子,我跟爺爺奶奶住一個房間,爸媽一個房
間。

  而這家足足有5個房間,還有一個足有我家大小的一個客廳。

  家住人是一對20幾歲的夫婦,沒有孩子。男的叫劉維,35歲,是個做軟
件的175左右的個頭,圓圓臉,留著平頭,看上去就很精神。女的叫付蕊,2
9歲,165左右的個頭,瓜子臉,是個幼兒教師。他們結婚5年,沒有孩子。

  買了個大房子本想讓那位退休的老廠長和老伴兒一起來住的,可是老兩口不
習慣大城市的環境,來住了3個月就會縣城了。

  空了的房子就想招租,正好我來了。

  爸媽跟他們客氣了一番,讓我叫他們「劉叔」「付姨」,我大聲的叫了他們。

  他們把我安排到他們臥室旁的10平方左右的朝陽房間。

  爸媽看環境都不錯,又談了一下租金,也感到很滿意,對他們又是一番感謝
後就戀戀不捨說要回去。

  我只好送他們去車站。離別時,媽媽留下了眼淚,不知怎的,我也哭了。


                第二章

  中學還有2周才開學,這幾天我都在劉叔家裡整理我帶來的書本。劉叔和付
姨對我也很好,每天都做好吃的給我吃。

  有一天,付姨準時下班回家,做好飯就在家裡等劉叔。等到快8點,劉叔才
回來,一看就是很累的樣子。

  大家一起吃過飯,我和劉叔就一起去看電視,看著看著劉叔就睡了。

  我看他這麼累,就輕輕地叫醒了他,讓他趴在地毯上,我給他按摩。劉叔一
聽要按摩,高興的躺下。

  我那按摩技術可不是那地攤貨,可是我家祖傳的,於是我就給他按摩,大約
一個小時,劉叔只覺得一天的疲勞都化解了,就跟付姨說,讓我給付姨也按一按。
就這樣,按摩到接近12點,他們才輕鬆的去睡了,我也累的馬上就睡了。

  自從我給他們按摩之後,他們就每天都讓我幫他們按摩。

  可是一上學,麻煩事就來了。我上的中學是一所重點中學,所謂的重點就是
課時多,作業多。

  回家後,剛吃完飯想做作業,他們就讓我給他們按摩。

  我又不好說不給他們按摩,這樣我的作業就要在給他們按摩後才能做,有時
候要做到下半夜才能睡覺。

  一來二去,我上課就覺得沒有精神。

  這樣可不行,怎麼才能讓他們不做按摩呢,跟爸媽說吧,爸媽都是老實人,
覺得在他們家住給我這麼多方便,肯定不能啟齒。可是我自己又沒有別的辦法,
怎麼能讓他們不讓我做按摩呢?

  突然我想起些什麼,是藥,對是那個爺爺研製的那個煙草,可是我不抽煙,
劉叔也不抽煙,那怎麼辦呢?

  這幾天按摩時我發現,我在按摩時給他們的一些健康的建議,他們都會做。
比如按摩時放輕音樂,早起練【五行拳】,當然也是我教給他們的。他們也感到
按照我的說法去做,每天身體都很舒適。

  一天我就在給劉叔按摩時,跟他說:「劉叔,按摩是從你的身體外部刺激你
的各個器官的反射區,不過還有從內部刺激你器官的方法,你想不想試一試?」

  劉叔聽了能對身體有好處就馬上說要試一試,於是我就給他一個方子,讓他
明天去抓藥。

  自然這方子是我改動了的,少寫了幾味藥,多謝了幾味壯陽的要。

  付姨第二天一下班就去買了,我也沒閑著,那幾味沒寫上的藥,都比較便宜,
我自己去買的。

  付姨回來,把藥都給我,我就到自己的房間開始配藥,不能當煙抽,我可以
把這個方子做成香的來點著。

  於是吃完晚飯,果然劉叔又要按摩,我就讓劉叔躺好,我跟他說,除了放輕
音樂,在點上香,這樣按摩有內外雙攻的效果,他們果然信了。

  於是,我到我的房間,吃瞭解藥後拿著一個碟子,裡邊放著中草藥,我讓付
姨點燃中草藥,一股清新的香氣充滿整個房間。

  我就開始給劉叔按摩,果然不到5分鐘,付姨坐在沙發上一動不動,劉叔閉
著眼,也是沒有反應。

  我非常的緊張,這是成功了嗎?我自己問著自己。

  於是我對付姨說,「付姨,給我拿一杯涼水好嗎?」,付姨馬上說:「是」。

  很快捧著一杯水給我。

  我又跟劉叔說:「劉叔,我最近手頭緊,能給我100快錢嗎?」

  劉叔馬上說:「可以。」

  起身,從錢包裡拿了100元給我。

  我看著捧著水杯的付姨和拿著錢的劉叔,我高興的笑了,我催眠成功了。

  於是,我接受了他們的好意,讓他們去看電視,10點準時睡覺,我就跑到
房間去做功課了。

  其實我知道,這個方子只在中藥燃燒時起作用,煙味沒了後半小時他們就會
清醒。

  讓他們10點睡,是因為這些藥只能燃燒到10點,他們睡一覺醒來,對於
我在催眠時讓他們做的事,什麼都不會記得。

  我也不用給他們按摩,也能早睡,這對我來說就足夠了。

  就這樣,每天吃晚飯後,我都會點上中藥,讓他們進入催眠狀態。

  週五我的作業不多,在學校做完了,把他們催眠後我沒有事做,就給他們聊
天。

  我問他們:「你們為什麼沒有孩子?」,付姨說:「我們想要,天天行房,
可是總是懷不上。」

  我在爺爺的古書上也看到過,男女行房事,可是就是沒有孩子的,可是我不
知道什麼是行房。

  我就問:「什麼是行房?」

  付姨就說:「就是做那個。」

  「做哪個啊?你們做給我看看」我說,於是,他們就說要到他們房間做。

  我說可以,就拿著燃著中藥的碟子到了他們的房間。

  他們的房間中間是個大床,床頭是他們的結婚照。

  然後,他們開始脫衣服,都脫光後,劉叔和付姨趟在床上開始親吻。

  我的下邊頓時就有了反應。

  劉叔就開始親吻付姨的胸部,平時穿著衣服看不出來,都脫了才發現付姨的
胸還真不小。

  付姨的手也在劉叔的身上遊走,最後停留在劉叔的陽具上,上下套弄。

  不過幾分鐘,劉叔的陽具就硬了起來,劉叔迫不及待的把付姨壓在身下,陽
具對著付姨的陰道就插了進去,並且快速的抽插著。

  直看得我呼吸急促,口乾舌燥。我去拿了一杯水,站在門口,看著他們做愛。

  不到5分鐘,劉叔的陽具一插到底,抱著付姨,身體顫動了幾下,付姨也是
「啊,啊」喊了幾聲,兩個人就不動了。大約過了一分鐘,劉叔的陽具從付姨的
陰道裡滑了出來,白花花的精液從陰道裡流出。

  他們起身看著我,我沒有讓他們穿衣服,就這樣裸身坐在床邊。

  我對他們說:「我對行房瞭解不多,有沒有能讓我進一步瞭解的。」

  劉叔說:「我有一些外國的錄影可以看,不過那些都比較下流。」

  我說我要看。

  他就從床下拿出幾盤錄影帶,走到客廳,放到放像機裡,我就開始聚精會神
的看起錄影。

  劉叔和付姨也被我叫過來,裸身坐在我的兩側。

  我對男人沒有興趣,自然手就不自覺的在付姨的身上遊走。

  錄影的刺激,加上我的撫摸,我發現很快付姨的陰道裡就流出水來,我知道
這就是陰經。

  這時錄影裡一個女的正在給男的口交,我就問付姨:「你為什麼剛才沒有給
劉叔口交啊?」

  付姨說:「我嫌那裡髒,從來都不做。」

  我立馬來了興趣,既然付姨沒有做過口交,不如……

  於是我就命令付姨:「你趴到我兩腿之間,幫我把我的褲子脫了。」

  付姨馬上跪在我兩腿之間,把我的褲子脫了。這時我的陽具已經把內褲頂出
來了一個小土包,難受的很。

  我又說:「是內褲一起脫。」

  付姨就兩手扣在我的內褲邊緣,將我的內褲脫下。我的陽具就立在付姨的眼
前。

  我就指著我的陽具對付姨說:「把它含到嘴裡,學著錄影的樣子給我口交,
這是命令。」

  付姨就很不情願的張開嘴,把我的陽具含了進去。

  第一次被女人口交,不想是那麼的舒服,只覺得隨著付姨的口的上下動作,
一股股熱血直充大腦,好舒服啊!!

  我看一邊的劉叔,眼睛直盯著我的陽具,他的陽具也是直挺挺的,我看他難
受,我想起古書有寫男女都可手淫,就跟他說:「你也可以手淫啊。」他馬上手
握著自己的陽具開始上下套弄。

  女人給我的第一次口交,不到5分鐘我就繳槍了,一股精液似乎是來自我的
身心內出,一發不可收拾。

  劉姨的嘴想離開我的陽具,不想讓我全射到他的嘴裡,這哪裡可能,我雙手
按著他的頭,命令她不準動,就全數射到他的嘴裡。還跟他說:「這是給你的賞
賜,以後我射到她嘴裡的,都要全數吃下去。」

  她只好都咽了下去。

  再看一邊的劉叔,也興奮地手快速的上下套弄,一股精液射的全手都是。

  我沒有理會他,扶起付姨,讓她還坐在他剛才的位置,我們繼續看錄影。

  一盤看完,又換了第2盤,這盤是有些SM的,我好像進入一個新的世界,
沒想到,女人也可以這樣玩,不但有女人,還有男人被虐,錄影的每一幕都給我
很大的刺激,我的陽具又一點點抬起頭來。

  我直接抓過付姨的頭,讓她張開嘴,把陽具直接插了進去,扶著他的頭,狠
狠的插,沒有幾下就射了精。

  這次我也沒有讓付姨的嘴離開我的陽具,強逼她給我清理,她把我的陽具含
入再吐出,雖然有時牙會碰到我的陽具,但是那種佔有感實在是太爽了。

  一邊的劉叔也是看的眼睛都直了,我就讓他自己解決,不過他這次手淫了5
分鐘也沒有射。

  我看了看時間,差不多10點了,我就讓他們把客廳和他們的臥房都回復如
初後,我們分別進入自己的房間,我開始計畫下一步。


                第三章

  昨晚進入自己的房間,躺在床上翻來覆去,就是睡不著,想著付姨的口交,
還有他們的房事。總讓我感到,現在的這個藥方雖然是能在燃燒時催眠他人的作
用,但是催眠過後就什麼都不記得了,如果能有長時間催眠效果就好了。

  我又回憶起爺爺給我講過一種草藥的藥效時,爺爺是說過的,如果在他的那
個方子裡加入這味極具神經刺激的藥,會長時間催眠的。可是因為是劇毒這個要
一般的藥房是不會買的。

  我一夜翻來覆去,也不知道幾點我才睡著。

  10點我才起床,還好是週六。

  來到客廳,昨晚的一幕一幕仍在眼前,看到付姨正在做飯,我問了聲早。看
到付姨的嘴唇,我的下邊又有反映了,哈哈。

  劉叔還沒有起床,我問付姨,今天到哪裡,付姨說逛街。

  我忽然想起昨天要找的那味藥,既然藥房沒有買不知道能不能找地攤賣。

  我就給付姨提議說:「我看你們的身體,可能是多年的疲勞所積,尤其是劉
叔,應該調理一下,你知道我家是老中醫,我也知道很多強身健體的藥房,就是
有些藥一般的藥房沒有,不知道你們知不知道哪裡有賣奇特的藥的,我們去看看。」

  付姨一聽,馬上答應。到臥室把劉叔也叫了起來,說今天要去找營養品。

  劉叔也說好,我們馬上吃了早飯,就出發了。

  劉叔開車,我坐在後座,問了他們的要求。我總結了一下,他們要能夠強身
健體,壯陽,滋陰,最後劉叔還不好意思的說,想有個孩子。我心裡說,昨天你
們昨天都說了,也做給我看了,還有什麼不好意思的。

  劉叔好像平時也瞭解過這個城市的一些地下藥房,可能也是想自己補一補,
但是找不到指點吧。很快就找了幾家,藥材是比藥房的要稀有一些,不過假藥也
是很多的。

  我挑了幾味少見的藥材,主要是滋陰,壯陽,還有的是做春藥的,雖然買的
時候價錢讓劉叔都心痛,但是一聽是大補,也就買了。

  可是都沒有找到我要找的那味藥。最後到了一家很小的店裡,沒有擺放什麼
藥材,就是些狼皮,兔皮什麼的。

  我看了看劉叔,劉叔示意讓我直接問,我問店主老頭幾個稀有的藥,他看了
看我讓我等一下,從後邊的庫房裡拿出了幾個紙包,我打開看,都是成色很好的
藥,我要的那味也在內。

  我說都要了。老頭看了我一眼,嘴角露出邪笑,又看了看劉叔和付姨,就把
這幾個包都給我。劉叔又付了一打錢。

  我性質匆匆的拿著藥,說回家我來調製。回家的道上我又到一般的藥房買了
些注射用的針管,針頭,提純用的玻璃器皿等。

  回到家,我就在一個空屋裡開始安裝我的設備,然後把那味藥跟我以前的藥
按照比例調好,提存後,提取了100ml的藥劑,搞到半夜12點才完成。我
拖著疲憊的身體上了床,就看明天了。

  周日,可能是興奮的原因,7點我就起床。先是給他們熬了些滋陰,壯陽的
藥,其實是給付姨做的春藥,還有是我的壯陽藥,至於劉叔嘛,哈哈,給他還用
壯陽嘛,吃些藥味的粥就行了。

  他們9點才起床,還喊累。我心裡說我比你們還累,你們吃了藥就不累了。
於是我把給他們準備好的藥都端到飯桌上,一邊給他們講解,一邊看著他們吃下
去。

  然後我說要給他們按摩,他們高興得很,於是又點上中草藥,他們有進入了
短時間的催眠。

  這次我想儘快看到那100ml藥的威力,就只燒了5分鐘,在這分鐘我給
他們各注射了30ml的藥劑。

  差不多一個小時後這個藥劑應該起作用,於是我就又開始給劉叔按摩,半個
小時候,他們又回復正常,我就給付姨按摩。

    我看這表,大約過了一個小時,他們都很安靜,這時我說:「劉叔,付姨你
們不覺得家裡很熱嘛,不如都脫了吧。」

  其實,我也是下了很大的賭注,如果沒催眠成功,這次就完了。

  結果,奇跡發生了,他們同聲說:「是。」就開始脫衣服,平時很保守的付
姨,現在只穿著內衣站在那裡,劉叔也只有內褲一條。

  「都脫了吧!」我說,他們果然照做,於是我開始給他們下命令:

    1,在這個家,我是他們的主人,他們是我的奴隸,他們的名字是維奴(劉
叔)和蕊奴(付姨),主人要住主臥室,兩奴也要在主人左右,沒經主人許可不
可相互接觸,做事要得到主人的允許,包括大小便。出了這個家可以恢復劉叔,
付姨的身份,但是做任何事都要彙報主人,得到允許才能做,無論在何地只要主
人喊出奴的名字都要馬上做回奴隸。

    2,作為奴隸在主人面前,不經允許不可以穿衣服,不可直立行走,要四腿
行走。

    3,主人說話是必須跪拜,不允許說「不」。

  4,每天早起,蕊奴要以口交的方式叫醒主人,維奴要監督蕊奴,並且手淫,
但是不可射精。主人起床後蕊奴要幫助主人穿衣,洗漱。維奴要給主人做飯。

    5,奴與主人不可以同桌吃飯,要趴著看著主人吃飯,做好主人的一切要求。

    6,主人上學後,要去認真工作,每月工資由主人支配。

    7,主人回家後要跪拜主人,得到允許才能做自己要做的事。

    8,每晚睡覺前,都要在主人面前手淫,蕊奴必須興奮3次,維奴要看著蕊
奴手淫,但是不能射精,蕊奴興奮後,分別把主
人給的命令讀3遍才能睡覺。

    9,主人要奴做的事隨時都可以補充就這樣,兩個大我十幾歲的劉叔,付姨
成了我的奴隸,他們在這個家裡沒有任何地位,我就是這個家的主人。

  這時兩個奴隸還是傻愣愣的站著,我馬上呵斥道:「你們都是奴隸了,沒聽
清主人的命令嗎!」

  蕊奴和維奴馬上跪在我的腳邊,大聲的給我賠不是。

  我看快中午了,就讓維奴給我做飯,命令蕊奴就坐在沙發上,兩腿呈M字,
兩手放在胯間,給我講他的陰道的各個部分的名稱,「這是大陰唇……這是陰核
……」其實我也沒聽。

  把我剛才的命令寫在一張紙上,貼在主客房的牆上後,又拿了一張紙,看看
下午給這兩個奴隸買些什麼。

  一會兒,維奴說飯做好了,我讓他都給端到放桌上後,他跪在我的腳邊等待
命令。

  我右腳搭在他的身上,讓蕊奴跪在我的兩腿之間,解開我的腰帶,拿出我的
陽具,就給我口交。

  我一邊吃飯,一邊享受這她的口交。吃到一半我就一股精液射到她的小嘴裡,
又命令他吞了精液後繼續口交。這頓飯大約吃了半個小時。

  我吃飽後,就讓他們把飯菜放在地毯上,他們跪著吃。

  下午,我把我要買的東西的兩張紙給了他們,讓他們分頭去買。我就又轉到
我的研究室去,繼續提煉我的藥。
回覆 使用道具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9-3-6 08:04:20

第四章

  傍晚,他們都回來了,兩個奴站在門口不知道怎麽做好,我剛提煉完300
ml藥,看到他們就怒斥道:「站在那裏做什麽,脫光衣服,爬過來,讓我檢查
你們買的貨。」

  他們如得大令,馬上脫光,跪著把裝物品的包銜在嘴裏,爬到我身邊。我拿
過維奴的提袋,他的袋子裏是大號的狗鏈子,假陽具,注射器,肛門塞,女用貞
操帶,男用貞操帶,鞭子,繩子等SM用具。蕊奴的提袋裏是一部新手機,一個
小香爐,灌腸用的藥物,和我平時調教他們想用的藥材。

  手機自然是我用,我給他們都帶上狗鏈子後,發現肚子有些餓了,就命令維
奴給我做飯,蕊奴就去放水,我要跟她洗澡。

  他們分頭去做,我看了一會錄像,蕊奴說都準備好了,我就牽著她的狗鏈子
到了浴室,水好了,水溫也正好,我就脫了衣服進去了。蕊奴跪在一邊,低著頭


  我說:「蕊奴啊,你的陰毛太多了,我不喜歡,你現在就把你自己的陰毛剃
一下,一會我檢查。」

  馬上蕊奴就用維奴的剃胡刀開始剃毛,我也沒理她,自己洗澡。

  一會兒蕊奴說好了,我就讓她站起來給我看,她站起身,掰開陰部我看了看
,我又讓他轉身,檢查了一下屁股,看到有的地方沒有清理幹淨的,我就用剃刀
幫她清理幹淨。

  這時蕊奴說:「主人,我想小便。」我就讓她站在我跟前,略分開兩腿,小
便給我看,雖然有些害羞,還是尿給我看。

  第一次看女人撒尿,我的陽具又硬了,于是我就又要她給我口交,我站立在
浴池裏,她低著頭給我口交,我用噴頭,開著水給他沖洗後背和屁股,是不是把
手伸到他的肛門處,感受一下。不一會,我一股精液射到他的嘴裏,吮吸幹淨後
,我讓他幫我把前身沖洗幹淨我就出了浴室,讓她也好好洗一洗。

  維奴做了一桌子好菜,我剛吃了幾口,蕊奴就光著身子趴著出來了,維奴看
見蕊奴無毛的下體有些興奮,我就讓維奴也去洗個澡,也把陽具和肛門周圍的毛
都剃幹淨,並且強調他可以手淫,當是不允許射精。

  維奴低著頭趴著去了。蕊奴面向我直身跪在飯桌旁,我的右腳讓她抱在胸前
,我一邊吃著飯,一邊用腳趾玩弄著蕊奴的乳房。不一會,維奴趴著回來了,剃
了毛的陽具格外明顯。他們都跪坐在我跟前。我就把左腳伸到維奴懷裏,讓他想
蕊奴那樣抱著,用嘴幫我清理每個腳趾。我又在興奮中,吃過了我的晚飯。

  我到一邊看那些AV片子,兩奴就開始吃飯。忙了一天,剛才又痛快的洗了
澡,還射了精,這一閑下來,不知不覺的困意就來了。小睡了一會,兩奴已經收
拾了飯菜,跪坐在我的腳邊,我就跟兩奴說今天都累了,早些睡吧。

  我往大臥室走,手上各牽著一個奴隸的狗鏈子。到了床邊我側躺著看著他倆
,隻見兩個奴隸分別岔開雙腿,蕊奴一手玩弄著自己的陰核,一手撫摸著自己的
乳房,而維奴就是右手握住自己的陽具上下套弄。我看了一會就睡了,一會聽得
輕輕地念書聲,原來是兩奴正在讀誦我的命令。我實在太困了,就又睡了過去。

  早上,一陣暖意從我的陽具傳來,好舒服啊,我低頭一看,隻見蕊奴正在給
我口交,她的頭部有節奏的上下套弄,床邊上是維奴,跪坐在那裏,看著我的陽
具,自己也不停地套弄自己的陽具。

  我拍了拍蕊奴的頭,跟她說給我拿衣服,她馬上將我的內褲穿好,去給我拿
衣服,維奴則馬上去給我做飯了。吃了飯,我就高高興興的去上學了。

  第五章

  今天,我格外的精神,因爲我知道了很多男女之間的事,看同班女生的眼神
也不一樣了。第3節課是英語課,我們的那位女英語老師是個師範大學的高材生
,叫周華,據說還是個校花,170左右的個頭,一頭烏黑的長發,兩個大胸走
路時一墊一墊的,真想摸一摸啊。

  「起立」

  「大家早」

  「老師早」

  「今天,我要檢查上次課上布置的作業,寫我的家庭,大家都寫好了嗎?」

  作業?什麽作業?完了,這肯定是我之前每天瞌睡開小差時沒聽老師講課,
這下完了。就這樣一個一個同學讀自己的英語作文……

  「孔德斌」念到我的名字了,我站了起來「……老師。……我忘……寫了」


  「什麽,孔德斌同學,你是怎麽回事,上課不用心聽講,現在作業也不做了
,今天放學你留一下」,老師斥責的說。

  放學了,我一個人在教室等周老師,不一會她就來了,坐在老師的辦工桌上
,我走到她跟前,他跟我說:「孔德斌同學,聽說你是XX那邊給來念書的,我
知道,你們這些孩子大老遠,來這邊讀書都不容易,可是不容易你也應該把握機
會不是,既然都能到這邊上學了,就要好好學習。看看你,上課不用心聽課,回
家不做作業,成什麽樣子,我要見你的家長。」

  「我爸媽在XX,不在我身邊」我說,

  「爸媽不在身邊你就不知道學習了是吧,這怎麽行,你住哪裏?跟誰住?」

  「我住在爸爸的朋友家。」我說

  「那我去看看你借宿的那家,今天就去。」老師看著我說,

  「那我要給叔叔,阿姨打個電話」我說,

  「行,跟我到辦公室打吧,走」,

  周老師在前,我在後,來到了教室辦公室,

  「電話在那裏,去吧」,周老師說。

  我走到電話前,背對著她,我的嘴角露出了笑容。

  我分別打電話給了蕊奴和維奴,跟他們說晚上老師要來,又小聲跟他們說今
晚可以在我下命令之前可以做回劉叔和付姨。

  老師下班,我帶著周老師到了家,我用鑰匙打開家門,付姨馬上應了上來,
穿的還是她那身工作服,好像正在做飯。

  見到周老師,就很客氣的寒暄。

  我馬上進到我的臥室,看了下我的中藥,就抓了一把,放到蕊奴買回的香爐
裏,拿出去給付姨。

  付姨馬上就要點了,我小聲的跟她說:「等等,你點了拿去。」,我拿了兩
個杯子,倒了兩杯果汁拿給周老師。

  不一會付姨就拿著果盤和那個香爐來,當著周老師的面點燃了中藥。

  周老師還問:「這是什麽」,

  付姨說,「是德斌家裏帶來的芳香劑,能清神的」,還讓周老師聞了一聞。
就跟周老師說我的事。沒說上5分鍾,就看得出周老師反應遲鈍,一會竟然什麽
也不說就是眼睛直直的坐在那裏。

  我就跟蕊奴說:「蕊奴,表現的不錯,你可以做回你的蕊奴了。」,蕊奴馬
上寬衣解帶,我沒有理她。

  走到我的實驗室,拿出我的藥劑,給周老師注射了50ml。

  我知道,蕊奴和維奴之前有幾天已經被我用中草藥催眠過,有基礎,所以很
快就能被催眠,而周老師隻有一次催眠,所以就給她大一些的分量,這樣讓她直
接達到兩奴的同等效果。

  一切準備完畢,我就想今天周老師審問我那樣,坐在飯桌前,問她:「你的
姓名」

  「周……華」,

  「年紀」

  「……23歲」

  「有男友嗎?」

  「沒……有」

  沒有!!我馬上有了興趣,

  「你做愛過嗎?」

  「沒有」

  沒有,哇!!賺到了!

  「你脫光衣服讓我看一看」

  周老師一件件的脫光了衣服,我迫不及待的讓她做到沙發上,兩腳呈M字,
我走到她兩腿之間,用手輕輕的撥開他的陰戶,一個小小的口裏,可以看到薄薄
的一層處女膜。

  我大喜,又叫過蕊奴,讓她也確認一下,她也肯定是處女膜。我如同撿到了
寶,馬上讓周老師和蕊奴一起進到大臥室,我也脫光了衣服,撲到周老師身上就
開始親吻她的嘴唇,兩手也不停的撫摸她的乳房,蕊奴我也沒讓她閑著,她正跪
在周老師的兩腿間,給周老師舔著陰部。

  就這樣玩了大約5分鍾,有開門的聲音,我知道是維奴回來了。

  我就走出臥室,對維奴說:「怎麽回來這麽晚,還不快脫了拜拜我!」

  維奴馬上在門口脫光了衣服,跪爬到我面前,對我說:「主人我回來了」。

  我說:「你還不快去做飯,主人一會沒有飯吃,看我不收拾你。」然後,我
也沒有理他,又回到了大臥室。

  此時,周老師已經被蕊奴舔的的高潮疊起,我就跟蕊奴說,「也給主人舔一
會」,蕊奴馬上跪在床邊,將我的陽具一口含了下去,好像要吃掉似的,頭也熟
練的前後擺動。

  我看了看床上的周老師。兩手揉搓著自己的雙乳,口裏還不停的說著:「我
還要……,還要……」,我的陽具馬上就硬了。

  我從蕊奴的口裏抽出我的陽具,撲到周老師身上,親吻著她,撫摸著她,又
喊著蕊奴:「把我的陽具對著她的陰道口」,蕊奴馬上照做,我腰一使勁,龜頭
就插了進去,這時我感到有什麽擋住了我的去路,我知道那是處女膜。

  我看著周老師的臉,兩眼緊閉,皺著眉,好像是有點痛,我腰一挺,陽具破
關而入,周老師:「啊……」喊出了聲音,我馬上用嘴賭住了她的小嘴,舌頭趁
機轉進她的口裏,兩手也在她的身上亂摸。

  見他不喊了,我又略擡一下腰,陽具慢慢的抽出一點,我又再次送入。就這
樣我一點一點加快了節奏,陽具就不停的進出著周老師的陰道,我感覺真是比瑞
奴的口交爽百倍。

  周老師也一點一點感到了做愛的爽快,我在她口裏的舌頭也不是被她的舌頭
纏繞,他的雙手也是在我的身體亂摸。

  就這樣,做了大約10分鍾,我感到我要射精,就馬上喊:「蕊奴,過來,
張開嘴」,蕊奴還沒來得及躺下,我一下按倒她,抽出周老師陰道裏的陽具,插
進蕊奴口裏,又喊;「快,嘬」,蕊奴會意的抱著我的屁股,讓陽具全部進入她
的嘴裏,我馬上精關一開,都射到她的嘴裏。

  我翻身躺下,蕊奴又專心地幫我清理陽具上那紅白相間的粘稠物,全數吞下
肚。

  這時,我看到周老師躺在我身邊,嘴角還帶著笑意!

  我喚醒了周老師的美夢:「周華,聽著,從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奴隸,你叫華
奴,怎麽做奴隸,那邊牆上寫著,蕊奴也會叫你,你要聽話哦」,我讓華奴跪到
我寫的命令紙那裏,讓她都記牢再出來找我,我帶著蕊奴出了臥室。

  第六章

  維奴和蕊奴跪在飯桌旁,看著我吃飯。待我快吃晚飯,華奴從臥室裏跪趴著
出來,也來到飯桌邊,我看時間也快八點了,就問華奴:「你住哪兒?」,

  「在學校的宿舍」華奴說,

  「那你家在哪兒」我又問,

  「在XX」,華奴說了一個南方離這裏較遠的城市。

  于是我命令的說,「那你明天就搬到這裏來住吧」,

  華奴答到「是」。

  「叮咚……,叮咚……」這時響起了門鈴的聲音,這個時間會是誰,

  我馬上命令蕊奴和華奴爬到大臥室,關上門,讓維奴穿上睡衣,去開門,

  「你好,我是對門的」,一個40上下的婦人站在門口,她又接著說:「這
兩天聽到你們家有奇怪的聲音,所以來問問。」想必是聽到我們做愛的聲音了,
這樓房就是這樣,雖說是頂樓,可是對門其實就是隔著一堵牆,讓他們聽見怪聲
也是有可能的。這一層樓就兩個單元的,鄰居之前也要搞好「感情」。

  我馬上迎了上去說:「請進,請進」,維奴也跟我一起讓,

  婦人就進來了,到了客廳,飯桌上我吃的還沒吃完的飯,我說:「您做沙發
。」我就去給她倒水,維奴坐在婦人對面跟她唠著家常。

  我把水放到婦人面前,馬上進了自己的房間,拿了一些中草藥,點燃了拿了
出來。

  跟婦人說:「阿姨,這是我老家祖傳的芳香劑,你問問,很香的。」

  我把香爐放到婦人面前,讓她深深的吸了兩口氣,她馬上有要倒的感覺,我
扶住了她。這時她的兩眼已經有些呆滯,我扶她做好,馬上給他注射了50ml
的濃縮藥後,就開始問她家的情況。

  原來她叫王榮花,45歲,是個一般的工人,丈夫,王秀明,46歲,是個
攝影工作者,家裏還有公公,王仁普,67歲,退休,婆婆,李金枝,66歲,
退休,還有一個姑娘,王燕,20歲,是個大學生。今天他們都在家。

  我算了一算,濃縮藥劑都是用上還有富餘,就命令她,「你把這個香爐拿回
家,讓每個人都聞上幾口,等他們都不動了,就讓他們跪在門口,再來告訴我。
」然後,就把香爐交給了她。

  她捧著香爐,走出了門。讓被催眠的人再去催眠其他的人,這還是第一次,
我感到很興奮。真的不知道能不能成功,有點坐立不安。叫過家裏的3個奴隸,
看著他們吃著飯,腦海裏計劃著怎麽調教這些奴隸。

  大約過了20分鍾,又想起了門鈴聲。我去打開一看,是王榮華。我知道成
功了,就喊過家裏的3個奴隸,大搖大擺的打開了對門家的門。

  門前跪著4個人,我拿出濃縮藥,給他們都一一注射了50ml後,才帶著
我家的3個奴隸進了門,命令道:「你們都把衣服脫了。」

  他們都開始寬衣解帶,我直盯著王榮花的女兒,還是年輕的女人吸引人啊。
等他們都赤身裸體,跪了一地,我就給他們下了命令:

  我是他們的主人,他們是我的奴隸,不經主人的允許,不得相互接觸,奴隸
之間不得有性行爲

  奴隸分等級,華奴,蕊奴,燕奴(王燕)是1級奴隸;維奴,花奴(王榮花
)是2級奴隸;明奴(王秀明),普奴(王仁普),枝奴(李金枝)是3級奴隸
。1級奴隸以服侍主人爲首要工作,2級奴隸以家務爲主,3級奴隸要協助2級
奴隸,做最髒最累的工作。

  1級奴隸可以進入主人的房間,晚上可以睡在主人的房間;2級奴隸隻能睡
在客廳;3級奴隸隻能睡在浴池和廁所。

  每天早上主人由1級奴隸口交叫醒,服侍穿衣,侍候主人上學。2級奴隸做
飯,3級奴隸不經主人允許不得入客廳。

  主人回家無論奴隸做什麽事都要先給主人請安後,再去做

  每晚,女奴要手淫達到高潮3次後,讀誦命令書3遍才能睡覺;男奴要手淫
60分鍾,不得射精,要射精是立即停止手淫,然後讀誦命令書3遍才能睡覺

  看看時間,也不早了,我就讓他們去做了。我帶著1級的3奴隸到我家的臥
室,然後讓蕊奴看了一下燕奴,發現她不是處女。我突然感到很失望,就讓他們
照命令書的去做,我睡了。

  半夜被尿憋醒,直接沖向廁所,看見枝奴躺在裏邊,我用腳踹了一下她,讓
她跪好,身體直立,雖然她的胸已經下垂,我還是讓她兩手拖胸,張開嘴,我就
對準她的嘴,開始撒尿。並跟她說能咽下去就咽下去,這是我給她的恩賜。她就
照我說的做了。

  出了廁所,見花奴和維奴也醒了,都跪在地看著我,我直接走到花奴身邊,
扯起她的頭發,讓她張開嘴,我把還帶著尿臭的陽具插到她嘴裏,讓她給我嘬幹
精後我才回臥室又睡了。

  早上,是3個奴隸幫我口交叫醒的,我一邊吃飯一邊寫了一個紙條給了普奴
,讓他白天去抓這幾味藥和再買10個狗鏈子,10個大號的注射器,20個肛
門塞。這幾味是能讓女人不受精的藥,經常跟她們做愛難免會出差錯了嘛。又讓
枝奴準備了十個裝飲料的空瓶子。

  晚上我回來,東西都買好,我就中藥按照比例配好,給蕊奴,華奴,燕奴吃
下後(花奴加了環的,至于那個老的枝奴已經閉經了,所以都不用,吃了這個藥
可保證一個月不受精)就讓她們到大臥室裏,互相撫摸,以挑起幾個人的性欲。

  我則在客廳給其餘的幾個奴隸都帶上狗鏈,再教他們怎麽使用灌腸器(大號
的注射器),命令他們每人都要將空飲料瓶裏裝2升水,講這兩升水灌腸自己的
肛門裏,然後塞上肛門塞,跪著手淫等我。

  我進了大臥室,看到3奴都是春光滿面,我毫不客氣的扯過燕奴,親吻她的
嘴唇,撫摸她的乳房,蕊奴馬上會意的含著我的陽具,下上吞吐起來,沒有幾下
我的陽具就硬了,我按倒燕奴,使其跪在地上,身體伏在床上,我跪在她的屁股
後邊,一手持陽具,一手分開她的陰唇,腰一挺,插了進去,我也不管她的呻吟
,一手抱過蕊奴,一手抱過華奴,親吻著她們,撫摸這她們。

  然後我又讓她們也像燕奴這樣趴在床邊,我就在她們3個人的穴裏輪流的插
拔著,最後我毫不客氣的將我的精液射到了華奴的體內,伏在她身上,看看時間
已經過了1個多小時。

  我的陽具上滿是白花花的粘稠物,我就躺在床上,讓她們3個給我口交清理
,我又喊來花奴,她好像灌了2升水後,一直忍耐著,手上也是白花花的,我知
道這是她自己手淫弄的。

  我就讓花奴先趴在華奴的屁股後邊,給華奴舔穴,並且要她把舔出來的東西
都吃下去,華奴非常認真的做著,之後就是蕊奴跟燕奴也被花奴都清理幹淨了。
引言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