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1296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9-3-7 07:30:49

在離楚軒婷家有一段距離的地方,有一個家咖啡廳。這家咖啡廳是一個老店
了,曆史悠久,在旅遊的旺季裏,許許多多的人都慕名前來這裏,感受這裏的氛
圍,品嘗這裏的濃郁咖啡味。只是現在已經是是淡季了,咖啡廳裏的人不多,稀
稀疏疏的,大多數都是老顧客了。

  在咖啡廳最裏面的位置,有一個人坐在這裏,他穿著管家服,目光欣賞著窗
外的景色,時不時的拿起咖啡抿一口。這個人不是這裏的常客,但是卻不得不引
起我們的注意,因爲他就是在楚軒婷家中敲鍾的那名管家。

  「叮鈴鈴~ 」清脆的門鈴響起,店家主立刻擡起頭看了看這位新客人。這位
剛進來的客人是一名少女,大概有十四、十五歲的樣子,雙馬尾辮,長得十分可
愛,穿著一套哥特式的長裙。雖然長裙使少女的憐愛度真加了幾分,但是和這個
咖啡廳並不相搭,有種突兀感,站在這個咖啡廳裏相當顯眼。更要注意的還有一
點,她的面容輪廓和胡正鑫手裏遺照上他妹妹的輪廓一模一樣,或許如果胡正鑫
在這裏可能就會以爲妹妹重生了吧。

  少女將門關上,以免外面的冷風侵襲進室內,然後向著室內環望了一遍後,
目光鎖定了裏面座位上的管家,開始慢慢的一步一步的走了過去。而且這並不是
簡簡單單的走向管家,少女每向前邁一步,她都會停頓一下,雙手開始在身上摸
索,將自己身上的一件衣服脫下來落在原地。第一件頭上的發飾,少女將發飾從
頭上拿下來,雙馬尾立刻散開如黑色的瀑布一般披在她的身後。第二件是腳上的
哥特式鞋,十分整齊的對著管家。第三件是兩只絲襪,這個有點麻煩,少女不得
不費一點功夫將身上的黑色褲襪脫下來,露出了自己保養很好的雪白水嫩的長腿。
第四件是身上的哥特式長裙,不過是有上半部分從身上剝離下來。第五件長裙,
第六件胸罩,第七件內褲。每一件衣服都落在原地,如同陳列一般占據了咖啡廳
的過道,但是無論是客人還是店主都熟視無睹,完全不在意。咖啡廳的玻璃也不
是那種室外不可見內的玻璃,但是對於這樣的美景,居然沒有人駐足欣賞,讓人
感覺可惜又怪異。

  少女又向前一步,終於站在管家面前。少女裸露著全身,臉上沒有絲毫的害
羞,甚至嘟了嘟嘴,像是在埋怨眼前人在剛才的過程中沒有理會自己。

  可能這就是一種直覺吧,管家像是感受到了憤憤的視線,下意識的擡頭一看,
看到了全身裸露的少女站在眼前,她胸前的小乳鴿離自己僅有伸頭一咬的距離。

  「你來了。」管家開口道,沒有緊張,輕松自如,「來吧,過來做吧。」

  然後,管家擡頭對著不遠處的店主喊道:「店主,來一份點心。」

  聽到管家的邀請後,少女的臉色才好看了一些,然後低身鑽到了桌下,輕車
熟路解開了管家的褲帶將裏面塌軟的肉棒放出來,而且沒有絲毫猶豫的一口含上,
小舌頭纏上了管家的肉棒,用自己精湛的技術讓這根肉棒擡起頭。顯然,這個女
生並不是第一次做這個事情了,管家完全沒有抵抗能力,肉棒很快就一柱擎天了。

  看著這個向天而沖的肉棒,少女心情變得好起來,從管家的兩腿之間站起來,
胸前的乳房上下晃動讓管家賞心悅目。少女轉過身,翹臀翹起,向著管家的裆部
坐下來,肉棒正好對著她的小穴,並且小穴很包容的接納肉棒進來。撞破了兩道
阻礙後,肉棒通過子宮口進入了少女的子宮內。

  由此可見,少女應該是第一次才對,第一次都是非常痛的,然而此時的少女
臉上居然沒有絲毫的苦澀,反而很是開心,雙手放在管家的大腿上,裸露的小腿
輕輕搖擺,有種小孩子的興致。此時的少女裸露著身體坐在管家中間,完全就是
羊入虎口樣子……不對,少女現在這樣應該自將自己送上門才對。管家甚至不需
要考慮什麽,就能夠擡手隨意揉捏的這塊美玉。

  但是,在這個時候,店主走來了,手裏端著一盤散裝點心,放在了少女的面
前,然後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少女看著眼前的小點心十分開心,伸手拿了一個放進了自己的朱唇裏,咬下
咀嚼起來。

  少女吃點心就像是一個信號一樣,管家也隨即開始行動了。首先,管家的雙
手放入少女大腿內側,然後向外拉開,裸足放在沙發凳上,呈現M形。接著,管
家雙手抓著少女的細腰,沒有絲毫顧忌的擡起放下,用少女的小穴吞吐著自己的
肉棒。少女的乳鴿不算大但是依然有些分量,在這樣的晃動下不斷撞擊在管家的
手上,那種觸感讓管家的興奮度高漲了幾分。

  雖然身體已經開始上下晃動,小穴處也開始有快感蔓延,並且少女臉上也開
始出現了紅潤,顯然身體已經進入了狀態,但是少女本人就像是沒有自知一般,
依舊沈浸在點心之中。很快第一塊點心就吃完了,少女又拿起了第二塊紅色的點
心放進嘴裏。

  牙齒咬下,一股辣味向著少女的嘴裏沖進來。少女立刻感覺到一股激熱,連
忙用手對著自己的嘴扇風,並立刻回頭看向管家尋求幫助。

  管家領會了少女的意思,將少女的身體放下,用自己的肉棒填補少女的空虛
後,將自己的咖啡拿起,用嘴吸了一小口,然後朝向少女。少女也立刻有了反應,
將嘴唇對著管家,主動的親了下去,從管家的嘴裏汲取緩沖液減緩嘴中的刺激感。
管家也順勢將舌頭伸入了少女的嘴中,纏繞上少女的舌頭,攪動著裏面的天地,
稍稍阻礙著少女吸取液體的進度。同時,管家的雙手也向上移動,開始隨心所欲
的揉捏著這兩個任他再割的乳鴿。經過一段時間的法式舌吻,兩人的嘴唇才分開,
一條唾沫連絲掉落,落在了少女的乳鴿上。

  「謝了。」少女隨口說了一句後,會轉過身,不管依舊放在自己胸上的管家
的手,繼續拿起點心吃起來。

  接著,管家雙手下移,再次抱著少女的嫩腰,繼續他的活塞運動。

  就這樣,少女吃著點心,管家抱著少女裸露的身體,將她的身體當做飛機杯
一般套弄自己的肉棒,看起來相當淫亂的場景卻又莫名的透露著一種和諧感。

  就在少女將倒數第二塊點心吞進肚子裏時,管家將少女的身體重重的撞擊在
自己身上,在少女的子宮內傾瀉自己的精華,很快填滿了那裏的空間。

  少女舔了舔手指頭,兩只手分別摸了摸胃和小腹的位置,感受到兩處的鼓脹
感後,十分欣喜的拿起最後的點心,叼在嘴裏,面向管家,就像是要給予獎勵一
般。

  管家也沒有拒絕,張開嘴慢慢的一點點的咬著點心向前,直到再次吻上少女
的嘴,顯然他對這樣的親吻很上瘾。

  又揉著胸親吻了少女一段時間後,管家才意猶未盡的離開了少女的嘴唇,擡
頭看著少女的朱唇,忍不住想要再嘗一嘗,但是就在這個時候,他莫名的注意到
一個男子正坐在他們兩人的對面,靜靜的看著兩人在大庭廣衆之下做著苟且之事。

  管家看著男子,等了幾眼後,神色凜然起來,似乎有一滴汗水從頭頂流了下
來。

  「抱歉,打擾你們兩個了,」男子微笑的看著兩人,隨意的說道,「但看樣
子你們應該完事,那就先讓外人離開一下吧。」

  男子說著,打了一個響指。響指的聲音很大,傳遍了整個咖啡廳,整個咖啡
廳裏的人突然像木偶一樣頓了一下,然後起身向著門外走去,管家身上的少女也
是如此。少女走了下來,將地上的衣服按照順序穿回了自己身上,在都走到門口
時正好穿起,接著便拉開門頭也不回的離開了。最後店主走了出來,在門外挂上
了一個「閑人免進」的挂牌後,獨自一人回到了後廚。

  「好了,現在這裏只剩我們兩個人了,」男子望了望四周,笑著說道,「不
如我們就敞開心扉的聊一聊吧。」

  「你是什麽人?!」管家率先提問道,神情緊張且嚴肅,感覺他從來沒有這
樣過一般。

  「一上來就問我這個問題,我可不好回答啊,」男子雙手握拳放在面前的桌
面上,臉上滿是抱歉,「不如讓我先確定一下對你的稱呼吧,管家?成人用品店
老板?還是徒弟兼助理的小陽?又或者是電話裏的男友?」

  「你怎麽知道這些的!」管家蹭的站起身來,用圓圓的大眼睛盯著男子。

  「想來想去還是叫你管家吧,畢竟有兩個太長了,而且叫你『男友』也不合
適吧,」男子思索了一下,決定道,擡頭看了一眼緊張的管家,趕緊安撫道,
「別緊張,我沒有惡意,坐下吧,我就是來聽聽你的故事。」

  管家神色有那麽一瞬的變化,然後才緊盯著男子緩緩坐下,悠然問道:「什
麽故事?」

  「看你這樣子應該孤獨很久了吧,現在我可是能夠站在你的領域裏,你何不
趁這個機會一吐爲快,別憋出病了。」男子大大咧咧的勸道,舉止之間很是隨意。

  「我可不會生病的,」管家聽了忍不住吐槽了一句,然後才看了看窗外沈浸
了一番。

  「如果當你擁有了一個可以完全操控世界的能力,你覺得那是好還是壞呢?」
管家用這句疑問作爲述說的開始。

  「曾經的我只是一個普通人,過著十分平凡的生活,有一間面積較小的平房,
一輛二手的車,雖然還沒有老婆但是日子過的還是比較自在的。我也沒有什麽大
的追求,只希望能夠平平安安的度過這一生就足夠了。」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上天給我開了一個玩笑,一個很大的玩笑。一次車禍
中,我幸運的沒有受傷,但更幸運的是我獲得了一個很強大的能力,這個能力我
叫它『人生劇本』。」

  「那這是什麽樣的能力呢?」男子面前不知道何時多了一杯奶茶,他一邊喝
著奶茶,一邊問道。

  「那這個就得從這個世界的本質說起了。人們總以爲這個世界是個概率的世
界,並且自己的每一個選擇都能夠帶有一定的主觀意識,也就是說是我的選擇。
但是,實際上這是錯誤的,這個世界的一切都是定好了的,每個人都有一本他們
看不見的人生劇本,他們完全是按照劇本上的內容無意識的按部就班的行動,自
認爲的自己的選擇實際上早就成了必然。」

  「那這和你的能力有什麽關係呢?」

  「我的能力就是看到並可以修改那些劇本。」管家擡頭認真的盯著男子,希
望能從他的嚴重看到一絲情緒波動。

  但是男子沒有,靜靜地喝著奶茶,回望著管家。

  「當然最開始是修改不了的,我只能看到罷了,」管家沈了沈氣,繼續說道,
「進入到那個領域的我可以隨意翻看別人的劇本,並且經過我將劇本內容與對應
人的行爲對比發現,兩者是完全相同的。當時,我的三觀炸裂了,無法理解這個
全新的世界,同時我也開始進行一件事,那就是尋找我自己的劇本。」

  「記得我當時找了好久啊,但是最終都沒有找到。無力之下,我開始自暴自
棄,開始找發泄口。」

  「比如修改別人的劇本。」男子接道,十分理解的看了管家一眼。

  「你說的沒錯,那是我第一次修改劇本,但是我不管改動太大,當然那時的
我也改動不了多少,而且這種改變會在劇情結束的第二天就會消失。改動後的劇
本自動進行了合理化,然後我便看著我改動的劇情發生在我的面前,。那一刻,
我突然感覺到心中一陣舒暢。」

  「從那次以後,我開始變得大膽起來,而且隨著我在裏面待的越來越久,我
的修改能力也在不斷提高,從最開始的一小段到一大段,之後甚至可以同事修改
一個人的劇本,讓他們交錯在一起。」

  「等一下?也就是說,這次的多人連環控也是你編寫的結果?」男子問道。

  「是的。」管家也幹脆的說道。

  「我說嘛,據我所知,齊景明和鄭韻馨本來就是情侶,齊景明的母親其實並
非是齊景明的親生母親,而且她和那個催眠師程信義是一對的,最後女婿胡正鑫
也沒有一個妹妹。」喃喃說道。

  「你了解的聽清楚的,」管家說道,也沒在意對方是怎麽知道的,繼續訴說
自己的故事,「再到後來,我甚至開始把自己添加進去,有時扮演英雄,有時扮
演壞蛋,甚至還用自己的這個能力玩女生,而且是各種花樣的玩漂亮女生。」

  「正當我這樣無拘無束肆無忌憚的玩著時,我突然找到了我的劇本,但是很
遺憾的是我看不了它。這或許就是規則吧,當時我是這樣想的,所以也就沒有管
自己的劇本,繼續胡來,當然我的劇本一直帶在我的身邊。」

  「然而,或許是因爲我過多的將自己介入到了別人的劇本中,有一天我的劇
本消失了。」管家說著,臉上露出了愁容。

  「怎麽了,劇本消失了不應該是很愉快嗎?」男子奇怪的問道。

  管家自嘲般的笑了笑,呻吟般的說道:「剛開始我也是這樣想的,覺得自己
不會被劇本束縛了,而且我發現自己似乎不會死了,容貌沒有變化過,仿佛有著
無盡的生命一般。我盡情的玩著,無所顧忌的玩著,把我想到的一切都玩了一遍。
大概過了20年後,我玩完了,變得空虛了。然後,我想回歸我的正常生活,但
是悲劇就這樣開始了。」

  「悲劇??」男子有點不是很理解。

  「沒錯就是悲劇。我沒有了劇本這意味著我無法融入就這個完美運行的世界
裏,我被孤立了,而且我因爲這個能力失去了許多東西:拼搏後的自豪感,失敗
感,懊悔感,因爲我只需要動動手指我就可以擁有一切。我就像是一拳超人裏面
的琦玉,不比他更不幸,他可以生活,而我只能被孤立。一百年了,真的一百年
了。」

  「現在的我就像是無關緊要的小人物。不,就是無關緊要的小人物,只能在
自己編寫的劇本中扮演著那些小角色來維持自己的存在感。」

  「原來是這樣,我說你爲什麽不當主角,卻要扮演那樣的角色。」男子若有
所思的說道。

  「我還記得呂子喬說過『我的人生沒有彩排,每天都是現場直播』但是實際
上卻有著無法看到劇本。現在,我的人生沒有劇本,卻不知道哪裏是起點,哪裏
又是終點。」管家說著沈默下來,似乎有種絕望的氣息在他的身體上漂浮起來。

  男子不知道說什麽,只能夠伸手拍拍管家的肩膀爲他打氣,但是男子眼中也
只有同情。

  「我的故事講完了,該說說你了吧,」沈默了一段時間後,管家平息了情緒,
對著男子說道。

  「我沒什麽故事可講的啊,」男子淡然的說道,並且下意識的看了看鍾,起
身就要走,「時間差不多了,我也該走了,還有謝謝你的故事,很精彩。」

  「喂,你到底是什麽人!」管家愣愣的看著男子離開,忍不住再次問道。

  「我不能說太多,只能說我是一位作者,正在寫一片文章。」男子遮了遮嘴,
神神秘秘的透露道。

  就在這個時候,管家像是理解了什麽,同樣神神秘秘的問道:「那你的這篇
文章完成沒有?」

  「差一點就結束了,拜拜~ 」男子說著,急沖沖的離開了咖啡廳。

  聽到這兒,管家的臉上開始洋溢笑容,這是他很久以來都沒有展現過的笑容。
管家隨手一揮,一本《莎士比亞全集》出現在桌面上。管家翻開書,一邊喝茶一
邊看書,度過這最後的時光。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