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4337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O月藍O
大公爵 | 2019-7-29 17:20:04

【無限之催眠術士——星際】



第一章 銀河戰士

再次恢復意識之時已經被用不知名的液體浸泡在一個透明的玻璃培養槽裡,嘴裡還被塞了呼吸器,藉著微弱的呼吸燈勉強看清四周科技感十足,檢查了一下自身的狀況簡直糟糕透頂,可以說是穿越以來傷的最重的一次,雖然小詩用液態金屬全力保護,我自己的肉身強度也很不錯,但畢竟是穿越了黑洞,在我昏迷的時候也不知經歷了什麼,如今身體只剩下頭部跟胸部,胸部以下盡數消失,液態金屬消耗的只剩薄薄的一層裹著帝王石,護著我胸口的要害位置,即便如此剩下來的這一點肉身也是內傷極重,可以說這種狀態還沒死簡直就是個奇蹟,應該是及時得到了救治的關係吧,看起來是再次穿越到其他世界了,拳皇世界應該沒有這樣的醫療技術才對,而小詩也因為魂力消耗過多又陷入了沈睡,ai更是完全離線,甚至連繫統界面也無法 出了。

    不過幸運的是能力方面並沒有受到什麼影響,剛好大蛇一族有一門叫做神族不死身的能力,只要在安全的環境下花上一些時間還是能恢復過來的,而且破而後立或許實力還能更進一步也未可知呢。

    就在這時,卻聽「嗤」的一聲房門開,同時燈光也亮了起來,進來的是個白人美女,金色的長發被紮成簡單的馬尾一直掛到腰際,身上穿著和她的眸子一樣的天藍色的緊身戰鬥服將傲人的身材襯託的淋漓盡致。

    神識一掃,嗯?體質到是不錯,比普通人強了很多,已經趕上拳皇世界的一些二線格鬥家了,不過經過幾個世界的歷練我也知道並不能光靠神識來判斷實力,於是只好繼續裝做昏迷運起了神族不死身來恢復傷勢。

    不過這美女似乎是好奇我驚人的恢復速度,所以每天都會來觀察一陣,而我也會趁這個時機慢慢侵蝕她的精神,沒辦法…若是放到全盛時期只需幾刻鐘就能給她洗腦成肉便器,但是現在情況特殊也只能慢慢來了。

    雖然進度慢了些但成果還是喜人的,第三天的時候就能讓她只穿著三點式的內衣過來觀察。

    第四天就解鎖了裸奔。

    第五天就在觀察的時候對著我新長出來的肉棒發呆,甚至情不自禁的舔了一下,結果舔到玻璃才勐然驚醒後紅著臉跑掉了。

    第六第七天雖然在觀察的時候沒什麼新內容但在她休息的時候已經開始幻想著我自慰了。

    第八第九天終於讓她在培養槽前面扶著玻璃就開始自慰了。

而這個過程中我也獲知了不少這個世界的信息,比如眼前的美人叫薩姆絲·阿蘭,是個活躍於銀河系的自由傭兵,繼承了已滅亡的古代種族翼人族的傳承,戰鬥力遠超常人,而且這個世界也並不是單純的銀河戰士劇情,更是混雜了星河戰隊、星際爭霸的故事,比如一百多年前就已經死掉的瑞哥上將依然是許多聯邦士兵的偶像,異蟲雖然已經很多年都沒有出現在民眾眼中了但是像薩姆絲這樣的自由傭兵以及一些邊境軍隊都時常接觸到,只是聯邦封鎖了消息而已,還不止如此,聯邦內部也不太平,退縮的異蟲令官員們以為已經安全了,於是又開始了腐敗和爭權,過度的壓迫直接導致了最近幾年四處都有叛軍起義,其中最亮眼的反叛軍是克哈星系的克哈之子,沒錯,就是蒙克斯的那個克哈之子,這次穿越到是剛好趕上了星際1的劇情,最後 姆絲是在某個星球登錄時剛好遇到安分了許久的蟲群突襲,瘋狂的蟲群只用了幾個小時就佔領了一顆星球,而在最後關頭一個突然出現的黑洞消滅了大量異蟲,甚至在黑洞消失後蟲群都不敢靠近那一帶,於是她處於好奇便搜索了一下那塊區域最後救下了涉死的我,也是這次異蟲大舉入侵讓她感覺到風雨欲來所以現在正在遠離邊境,似乎是準備前往聯邦首都塔桑尼斯行星找些關係為戰爭做準備的樣子,而我們現在正處於她的飛船上,預計還有一周才能到達目的地的樣子。

    等到了第十天,自慰已經沒法讓她滿足了,剛好我的身體也徹底恢復過來,當然是大干特干一番。

    只是巧合的是,我才剛要開幹飛船上的通訊器卻不合時宜的響了起來,於是我玩心一起便換了個姿勢抱著她的腰從後面插入,通過抽插帶來的快感迫使她緩步向前,等好不容易走到駕駛室回頭一看,一路上都灑滿了從她下體溢出的淫液,這還真是水多活好又耐操啊,接著我狠插幾下也在她體內發射了一次後才緩緩拔出,示意她接起通訊,攝像頭只能拍到她的頭部,所以到也沒露餡,而對方是個紅發的女人,相貌比起薩姆絲是差了幾分,本來我對她還沒什麼興趣,但聽到薩姆絲對她的稱呼還真是讓我驚了一下,居然是凱瑞甘,日後把整個宇宙攪的天翻地覆的刀鋒女王凱瑞甘!不過她們似乎只是普通的交易關係,原來僱傭薩姆絲去那顆即將遭遇蟲群襲擊的星球收集情報的雇主就是她,詳細的情況我早就從催眠薩姆絲的過程中了解到,於是也懶得聽下去,沒等她們聊上幾句我便又給自己上了個隱身術然後趁著薩姆絲不注意再次插了進去惹得她不由自主的發出了一聲浪叫,然後用極力忍耐的苦悶表情應付著凱瑞甘。




    「怎麼了?薩姆絲?」注意到薩姆絲的異常,凱瑞甘關心了一句,但薩姆絲現在的狀態當然也無法對外人言說,只得強忍住快感答道:「沒…沒事…總之,據我觀察,蟲群進攻的原因尚且不明,但對比以前的情報,其戰鬥力有了大幅提升,n62只堅持了五小時左右就淪陷了。

    」凱瑞甘見此也就不在多問,把話題繼續了下去「異蟲進攻的原因和入侵方式呢?」「目前還不能確定,沒有觀測到遠程運輸的痕跡,星球上的異蟲也沒有軌道打擊能力,疑似早就潛伏在地底,因為某種契機而突然爆發,更詳細的觀測記錄和戰斗數據按照約定我們應該在塔桑尼斯交接。

    」「好吧,那我們塔桑尼斯見。

    」「塔桑尼斯見。

    」通訊切斷後薩姆絲還故作嚴肅的譴責我,結果被我捏住乳頭一彈就再也保持不住剛才的表情了,一時間淫聲浪語充斥著駕駛室許久方才罷休。

    哈,什麼銀河戰士,終究也只是個女人嘛~幾小時之後,飽受摧殘的薩姆絲終於得到了短暫的休息時間,捲曲著身子沈沈睡去。


第二章 再遇故人

接下來一周的時間裡除了調教薩姆絲之外也試著跟她對戰了解一下這個世界的戰鬥力,不穿機甲的薩姆絲戰鬥水平也差不多是個精英特種兵的樣子,幽能能力有點煩人,但她只有3級幽能能力,也造不成多大威脅,只是得自翼人族的那個小玩意頗為神奇,平時帶在手腕上看起來只是個手錶的樣子,但是根據需要可以施放光線投影形成各種各樣需要的工具,而且光線形成的工具還可以從實體和虛幻中切換,從終端到刀具甚至激光槍都可以變,再加上她本人生命力和恢復力也極為可怕,連斷肢這種重傷也只需將斷肢按在傷處用普通的醫療凝膠粘合,個把小時左右就能續上,據她自己說也是因為融合了翼人族的基因的關係,這翼人族的遺產到還真算是個寶庫。

    而一周後……我們的飛船在塔桑尼斯登錄,薩姆絲穿著清涼的便服像隻貓兒一樣黏在我身上,脖子上更是帶上了精心裝飾過後並不太顯眼的項圈,而我則是暫時穿了她的戰鬥服,畢竟我來到這個世界可是沒有衣服的。

    幸好戰鬥服這玩意不限性別跟體型,只要穿上後按一下開關就會自動收縮變成剛好貼身的樣子,而且傭兵和軍人為了行動方便也都喜歡穿著戰鬥服到處跑,倒也不顯得突兀。

    接著薩姆絲沒有選擇方便的讓空間站的工作人員對飛船進行維護,反而拉著我登錄到地面首都新蓋茨堡找了一家機修店,「嗨,老爹,我又來了,煙兒妹妹,我的飛船又要麻煩你咯,就在3號港。

    」「呦,小薩姆絲啊,可有些日子沒來了。

    」薩姆絲親熱的和店主一家人打著招呼,而我見到這對父女更是愣了一下,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柳暗花明又一村,雖然頭髮已經全數花白,比上次見面時更顯蒼老了許多,但我又怎麼會忘記當年一起開疆擴土的後勤總管司徒一一呢?被薩姆絲叫成妹妹的可不就是成熟了許多的司徒如煙麼,想起之前主神在搞的那個計劃,把琦菲帶去仙劍世界測試的,看來已經大成功了!而隨著和司徒一一的見面系統面板也立即重新啟動並刷出了幾條任務:1、獲取人類聯邦科技必選。

    2、掌控異蟲可選。

    3、獲取星靈科技可選。

    ps:主人,終於找到你了,可擔心死我啦!系統也會賣萌?看到最後那句ps我忍不住吐了個槽,不過心裡卻踏實了不少。

    任務到是不用急著做,既然司徒一一能在人類首都這種有錢都買不到地皮的地方開上機修店定然也是經營了不小的勢力的,一問之下果然不出所料,除了他們一家子之外還有琦菲和柳夕以及不少劍三世界的精銳士兵也一同來了,他們在這個世界投入了大把資源經營,也取得了不少成果,比如司徒一一現在明面上的身份只是一個生意不怎麼樣的機修店老闆,實際身份是退休的聯邦科學家,背後擁有深厚的人脈資源,她的女兒司徒如煙雖然平時總是在店裡幫忙,實際上卻也是聯邦大學機械科的高材生。

    而琦菲好武性子又跳脫,對沈悶的理科沒有興趣,所以去了聯邦大學的機甲系,前段時間靠著司徒一一的關係搞到了沒有武裝的測試版維京戰機和惡火戰車來玩,結果就成了聯邦有史以來第一個在學生時代就能自如操作機甲的,雖然這兩樣機甲也才剛被設計出來沒多久,由於操作難度過高,連職業軍人中也沒篩選出多少合格的駕駛員,所以還沒畢業她就被軍方給盯上了,現在儼然已是機甲系一霸,前途不可限量。

    柳夕則是在聯邦發現星靈之前就敏銳的察覺到了三大種族之中的商機,於是在系統的幫助下低價收購了一家破產邊緣的垃圾回收站,然後通過一條隱秘航道將人類社會價值不高的生活垃圾帶給異蟲作為食物以及培養基,然後帶走異蟲分泌出來的物質稍微加工就成了一種擁有成癮性精神藥物,恰巧星靈對這種藥物非常渴求,一來二去的跟星靈混熟之後自然可以從那邊採購一些淘汰的舊式武器護甲、科技產品之類的,再賣回給人類聯邦,如此這般幾趟來回之後她的身家就極為可怕了,儼然又是一顆裊裊升起的商界巨星。

    雖然聽說她們都發展的很好,隨時都能為我的任務提供助力,但想到之前薩姆絲和凱瑞甘相約在此地交易,我可是知道凱瑞甘這趟可不只是交易這麼簡單,更是帶了吸引異蟲的神器一舉將整顆星球毀滅的,同時也因為克哈之子無法對抗整個星球的異蟲所以將凱瑞甘作為棄子,確認塔桑尼斯完蛋之後就直接離開將她獨自丟在了滿是異蟲的星球上,不過也因此她才成為了後來攪亂整個宇宙的異蟲之主——刀鋒女王。

    所以我立即就讓司徒一一聯繫我們自己人準備遷移,至於凱瑞甘我到是沒想現在就對付她,畢竟10級幽能能力已經處於精神能力巔峰,在加上幽靈特工的特性別說操控,連捕獲她都非常難,現在沒有合適的機會,時間也不夠充裕沒必要冒險,而且薩姆絲跟她交易完後還好心的提醒了一句讓薩姆絲儘早離開,就算是對她這份善意的回報吧。

    讓司徒一一自顧去聯繫人,我自己卻是趁著夜色潛入了聯邦大學裡,「a492……a492……有了!」開著隱身術在女生宿舍裡轉了半天終於找到了目標,掏出事先準備好的面罩帶上,輕手輕腳的摸了進去,順著嘩嘩的水聲來到浴室外,隔著磨砂玻璃裡面一道纖細的身影不是許久未見的琦菲又能是誰?隨著水聲戛然而止,光著身子的琦菲只拿了一條毛巾一邊擦著頭髮就出了浴室,我模擬出幽能的運行方式上去就是一發鎖定封住了她的內力,然後迅速將她的雙手折到背後用事先準備好的手銬拷了起來,然後故意變了聲音奸笑道:「菲兒學妹,我對你可是垂涎已久啊,今天終於得手了!」同時把她丟到了床上,掰開雙腿作出一副霸王欲上弓的樣子,不過她看起來到是還澹定的很,甚至還能威脅我「不管你是誰,現在離開的話,我還可以當做什麼都沒發生過。

    」不過越是這樣越表示她已經無計可施了不是嗎?「不用多說,大爺今天是吃定你了!你的幽能都被我鎖定了,有本事你就反抗啊,哈哈哈!!!」我大笑一聲,無視琦菲的威脅一招老漢推車直接頂到了深處,「啊……」雖然刻意沒用淫魔真氣,但琦菲那被調教過的身體又不知道忍耐了多久沒有做過,居然在插入之前也沒做過任何前戲就自己濕了,更是在被插入的同時發出了一聲誘人的嬌吟。

    「啊哈?高貴的天之驕子,琦菲學妹原來這麼淫蕩呢,居然自己就濕了,還叫的這麼浪~」「不……不是的……啊……我……我沒有…快停下…啊……啊……」在我的進攻下琦菲完全沒有抵抗之力,那種欲拒還迎的表達反而更像是誘惑。

    「求求你…不要…啊……停…下啊……啊……」「不要停是嘛?ok的~嘿嘿,正好我也沒想停下,我們真是心有靈犀呢~」「啊…啊…不是……停下……停下啊……啊……」「不是停下啊,那就是更快咯?沒問題!!!看我加快速度!!!」如是調戲了琦菲幾次,她也終於意識到我根本不可能放過她,於是認命般的不再說話,只是緊咬著嘴唇盡量不發出聲音給我助興,只是她那敏感的身體又怎麼忍得住,沒一會兒就又被我弄的浪叫連連了,直到把她幹到渾身無力,至少去了四五次才施施然的再它臉上來了一發超大量的發射,然後掏出手機把她現在見不得人的樣子都給拍了下來才威脅道:「不想讓你今天這副樣子曝光的話以後就乖乖當我的性奴,要隨叫隨到~懂了嗎?」「是是是,人家就是你的小母狗、肉便器、性奴可以了吧?夫君大人你玩夠的話 給我解開手銬吧,剛才一直被壓著咯的我手疼……」還沒來得及得意,沒想到琦菲立即就給我反將了一軍。

    「哈???what???你什麼時候發現的?」「從你開口說第一句話的時候。

    」「不可能!你騙我!明明我特別模擬了幽能的運用方式,還故意把內力說成幽能!!絕對是完美的偽裝!!!」聽到我不服只見琦菲雙眼一翻,給了我一個鄙視的眼神,喃喃道:「完了完了,我嫁了一個傻子……」看我臉色愈加不善只得解釋道:「這個世界的人們使用一種叫做'英語'的語言,我是因為那個系統的關係才能明明聽不懂卻又可以理解別人的意思,可你全程都在說我們自己的語言好嗎……會用我們的語言的只有同來的將士們和司徒伯伯他們一家,但是將士們都很忠心,絕不可能做這種事,司徒伯伯都那個年紀了……而且也不可能有這樣的技巧……排除一切不可能之後……」琦菲沒有再說下去,但這簡直就是把我的智商按在地上摩擦……。

    「不………………我完美的偽裝,居在犯了這種錯誤……………………」看我擺出一副orz的樣子,好似整個人都失去了色彩,琦菲不知道什麼時候自己解開了手銬拍了拍我安慰道:「嘛,吃一塹長一智嘛,下次可以裝的像一點兒~」在琦菲的宿舍呆了一晚,隔天我們一起來到司徒一一的機修店的時候人也都到齊了,但是薩姆絲的飛船卻載不下這兩百多號人,一時間甚至還找不到合適的飛船,幸好剛從星靈那邊返航的柳夕解了燃眉之急,於是在異蟲之災爆發前我們一行人順利登上了她的座駕,一艘牛頭人級戰列巡洋艦,也就是俗稱的大和艦了,雖然因為是廢品回收的,所以這艘船不管動力還是武裝都只是從垃圾堆里淘換出來被司徒一一修復的勉強能用的程度,不過柳夕也只是拿它跑隱秘航線往返三族到也夠用,才登上她的座駕的大夥兒都在忙著整理 七八糟的貨倉,她這個艦長不在艦橋指揮反而跑到貨倉來找我,甚至都不願意先回房間,只是隨意找了個角落就媚眼含春的用膝蓋摩擦我的胯下來求歡了,我溫柔可人夕姐啊,什麼時候變的這麼浪了?。

    「就這麼飢渴了嘛?菲兒可比你矜持多了呢~」見我調笑她也不惱,只是換了個姿勢用股間夾住我的肉棒,隔著黑絲摩擦著回道:「你還有臉說?一走就是三年音訊全無,人家可也寂寞的很呢,要不是菲兒說曾被你帶去另一個世界又得了一番奇遇,還以為你死了呢。

    」 「嘿嘿,有夕姐這樣的美人兒等著,我怎麼能死呢?不存在的啊~」肉棒被夾的又瘙又癢難受異常,正欲直搗黃龍,卻不料柳夕夾得也是結實異常,一時竟抽不出來反而加劇了摩擦更加難受了。

    「是嘛?怕不止是我這個老女人吧?哼哼哼,好不容易碰上了這次可要好好的罰你一罰~」那個世界已過去三年了啊,不過……罰我?怕是活在夢裡呦,看來這美人妻是欠調教了~。

    我靈力一放就激的她一陣嬌吟,雙腿一鬆,便再也夾不住了,頓時就被我趁虛而入,隨著一陣陣快感的來襲,她也只得認命的發出了魅惑的嬌吟,她正閉著眼享受著如潮水般一浪又一浪的無盡快感之時,外面卻突然外面傳來一聲「艦長?」的呼聲,驚的她雙眼一睜,身體一陣痙攣,小穴一緊竟就這麼高潮了……。

    「艦長?去哪兒了呢?明明聽到聲音在這裡啊,奇怪。

    」來人只是草草巡視了一番就喃喃著離開了,並沒有註意到僅在他兩步外的貨架後面,他尋找著的艦長大人正衣不遮體的承受著別人的抽插,雙手緊緊的摀住嘴巴不敢發出一絲聲響,直到他離開才鬆了一口長氣……。

    「求求你,先……先回房間吧……回去後隨便你怎麼玩…都……都可以……」經過這麼一嚇柳夕也不敢浪了,立即就服了軟。

    「先回房間啊?可以啊~只是方才夕姐囂張的模樣,可得好好的罰你一罰~」我將剛才的話原封不動的還了回去,並且隨手從個人空間裡掏出兩根按摩棒,順手就塞進了她胯下的兩個洞裡,然後用貞操帶給鎖住了,科技向的世界這種小道具入手起來可是毫無難度啊。

    「你就這樣回去吧~這兩根東西的震動頻率一共有5檔,遙控在我這裡,每10秒我就加一檔,加滿之後回到1擋往復循環,不想在別人面前高潮的話就要趕快回去喔~」說完我順手就把遙控器調高了一檔,隨之而來的則是對方的嬌吟,但深知我惡趣味的柳夕連一句話都懶得說,轉身就朝她自己的房間跑去,而我則是等了一小會把遙控器開到最高檔才施施然的走了出去。

    不料才剛從角落出來就又被琦菲逮了個正著,聊起了關於劍三世界和一些修煉上的事情,結果一聊起來就入了神,最後直接睡在了琦菲那兒,等我想起來的時候一看遙控器怎麼調都沒反應,似乎是出了遙控範圍了,不應該啊?一問琦菲才知道,原來是受不了無盡的高潮地獄所以「下線」了……雖然蟲災還沒爆發,但隨著模擬信號的發出異蟲已經開始異動了起來,所以柳夕那條商路是不能用了,於是我們只得靠著司徒一一的關係打著聯邦軍的旗號在一顆無人的資源星球上建立防線紮下根來專心收集資源,至於任務方面……收集人族科技那一項在建立完指揮部後就立即完成了60%,好歹我們也算是正規軍,所以現階段星際1的主力裝備設計圖全都是白送的,缺的只是資源而已,甚至司徒一一還推導出了兩樣聯邦尚未量產的機甲設計圖,維京戰機和惡火戰車而剩下的部分應該是現在還是研發中的機密數據星際2的裝備,這些就不是司徒一一這個退休人員可以過問的了,不過現在基地的智能ai是由系統親自擔任,以它的能力要黑進聯邦數據庫那當然是再簡單不過了,所以主線任務 可以當做完成了的,至於另外兩個支線嘛,星靈方面暫時沒想法,靠著柳夕弄來的淘汰武器只獲得了1%的進度,不過掌控異蟲到是已經有計劃了,只是如今時機未到而已……。



第三章 雙份的快樂

不久之後蟲災爆發,人類首都行星塔桑尼斯一夜陷落,當然,凱瑞甘也如原作一般被遺棄在了新蓋茨堡,聯邦再也無法隱瞞異蟲仍然存在的事實,附近的行星也變的人人自危起來,而且隨著異蟲的大規模行動還把星靈也吸引了過來,剛開始介入的星靈只顧消滅異蟲根本不管人類的損失,甚至都不屑與人類交流,大多數時候都是連著人類和異蟲一起消滅掉,直到異蟲一改之前鬆散的風格,在主宰和腦蟲的組合管理下形成統一意志狠狠痛擊了他們才不得不又舔著臉與人類聯起手來。

    聯邦、星靈、異蟲、叛軍……戰爭進行的如火如荼,整個宇宙都亂成了一鍋粥,但我們一直以人手不足為理由推脫戰事,完全沒有介入其中的意思,甚至連原定上繳的水晶和和高能瓦斯都剋扣了不少,聯邦忙於戰事到也沒發現,或許是發現了只是暫時沒空,準備等戰事完了再來秋後算賬。

    反倒是私下里和叛軍交往密切,蒙克斯拋棄凱瑞甘之後不滿其行為而叛離的雷諾也曾在這兒修整過不少時間。

    而積攢下來的資源全都投入到了柳夕的座駕進行全面的升級跟製造t系列終結者補全人員不足而缺失的戰力,同時也積極打探神器的下落,為捕捉刀鋒女王做準備……這麼一搞就又過去了好些時間,枯燥的星際生活中唯一比較安慰的也就只有柳夕和琦菲這兩個尤物了,唯一的不足之處大概就是她們並非本體穿越,需要時不時的「下線」去處理劍三世界的事務。

    至於薩姆絲……自打建立基地之後她一直被關在實驗室研究如何提取翼人族基因的優點,以及順便作為軍隊的洩慾工具使用,已經許久沒見人了……最近一次見到她還是在司徒一一的實驗室裡主動要求機械姦。

    當然,經歷過拳皇世界的慘敗我也痛定思痛,修為也沒落下,星際世界裡充斥著名為幽能的能量,比起一直習慣的靈氣來說蘊含的能量更多,但也更為狂放暴烈難以駕馭,若是普通修真之人到了這裡還真是個麻煩,不過我的天書心法卻最是能化萬般為己用,實力自然也是突飛勐進,原先的破敗的法寶戰甲也重煉過,不單能力更強,而且內部的輔助ai也由系統親自擔任,只是那兩顆作為動力的帝王石分了一顆出去為小詩的新身體供能。

    為了順利實施刀鋒女王捕獲計劃這些年我也闖下了不小的名號,只是每次出現都穿著厚實的戰甲,對外宣稱是司徒一一新發明的代號「騎士」的新型號智能戰爭機器人,也發明了不少適合這個身份使用的新招式,比如跳躍到空中把力量聚集在腿部施展的飛踢技「騎士踢」啦,戰甲內置的光劍「光子劍」啦,基本就是把原先擁有帝王石的那位騎士給克隆加強化了,另外偶爾也會讓小詩變成相同的樣子上戰場轉轉,於是也就有了幾次被高級異蟲打成碎片後又重組的記錄到也沒人懷疑,起初還有不開眼周邊勢力的企圖通過威壓讓我們交出設計圖,不過先是被我單槍匹馬爆掉艦隊接著又以大蛇之力引動地震讓對方佔領的好幾個顆星球幾個基地塌陷,甚至有一顆小行星直接因此爆炸,造成的損失無法估計之後便再也沒有不識趣的了,連暗中來往的叛軍也規矩 許多。

    終於又五年之後,主宰帶領異蟲強襲星靈母星——艾爾,星靈戰士全體回程參加決戰,於是在叛軍和部分受叛軍操控的異蟲夾擊聯邦撐不住了。

    艾爾之戰結束後星靈元氣大傷,母星艾爾徹底成了異蟲樂園,而異蟲這邊主宰也死在了艾爾,由刀鋒女王凱瑞甘繼承了異蟲首領之位暫時銷聲匿跡,人類這邊蒙克斯革命成功登上王位,雷諾則因為蒙克斯上位後徹底變成一個獨裁暴君而對其失望,現在終日在我們的基地裡酗酒混日子不干正事,不過得益於戰爭我們也搞到了不少其他兩族的科技,現下對星靈和異蟲的科技都有了一定的研究。

    但是平靜的日子沒有持續多久,刀鋒女王很快就帶著異蟲捲土重來,因為對蒙斯克的憎恨而盯上了人族,同時雷諾的損友泰凱斯也找上門來,由於神器早就被我們收集齊了,於是也就跳過了前面那些搶奪的劇情直接進入了我們跟泰凱斯背後的瓦倫里安王子談判的環節,對方出手到是闊綽的很,為了換取神器支付了大量稀有物資,可能是因為世界之力自我修復的關係,雖然劇情被改變了不少,但在雷諾提出隨隊要求後,對方考慮到雷諾跟刀鋒女王的感情居然也同意了讓他帶隊隨行,而我作為突破異蟲的尖端戰力又是死了也不用心疼的「機器人」自然也合情合理的帶著一隊終結者混入了隊伍。

    半個月後我們順利追蹤到了刀鋒女王的位置,大批的異蟲自然有王子的艦隊牽制,而我則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執行命令,奮不顧身的為帶著神器的雷諾一行登錄小隊沖擊蟲群,將他們護送到異蟲的利維坦主艦上,一路廝殺至凱瑞甘面前,終結者們用身體組成了堅不可摧的金屬城牆抗住了異蟲的反撲,而我則幫他們正面頂住凱瑞甘的攻擊,能入選加入這只敢死隊的自然也不會是傻子,機會在前立即就啟動了神器。

    隨著神器上青藍色的電磁輻射掃出,刀鋒女王的戰力明顯就下降了一個層次,連續幾次輻射掃過之後她連體外的外骨骼護甲和骨翼都維持不住了,大片大片的肌膚裸露在外,這時候才想著跌跌撞撞的逃跑,不過到了這個時候都不需我追擊,神器自動放射的輻射波都能搞定她了,果然沒跑幾步就一頭栽倒再也沒能起來,走近一看她的外骨骼已經完全脫落基本已經恢復了凱瑞甘的外貌,而且血液滯流,身體僵硬,若非心臟還有微弱的跳動簡直就跟死了一樣。

    於是我趁機施了個手段讓一台事先準備好的,體內裝滿了異蟲體液和碎片的t-1000擬態成刀鋒女王的樣子被打包交給了王子,他們帶回去之後也只會得到一箱惡臭的異蟲體液跟腐肉,畢竟刀鋒女王獨一無二,誰也無法保證神器輻射具體會對她造成什麼影響,最後會變成什麼樣子就跟我沒關係了,而真正的凱瑞甘則被另一台t-1000隱藏在自己的體內秘密帶了回去。

    幾天之後,正前往原始異蟲行星的加森特號上,艦長多尼·波甘是原隸屬於聯邦軍的少校,此人本身能力平平,但在洗腦科學領域擁有豐富的技術經驗,這個少校職位也是靠著把無數登艦的女性官員洗腦成肉便器才換回來的,只是兩年前作死的打上了琦菲和柳夕的主義,結果被我給反洗腦了,順便還教了他一些催眠的技巧,現在已經是我手下的一員大將,因為凱瑞甘即使重新退化為半人狀態也依然保持著11級的幽能能力,直接用元神對她洗腦將是非常危險的行為,所以採納的波甘的提議,使用科技的力量對凱瑞甘進行洗腦,相關事宜也由他全權負責。

    對凱瑞甘的洗腦調教已經進行了兩天,根據波甘的理論從性慾入手是最安全及成功率最高的方式,只需7天左右就能完成凱瑞甘的人格修正洗腦計劃,而且效果也相當喜人,才完成第一天的初步洗腦就能讓她微笑著吃下了精液蓋飯之後還順理成章的被波甘以慰安任務的扯澹理由給上了,第二天更是以歡迎儀式的理由讓全艦五十多人輪著乾了一圈,波甘這傢夥簡直就是鬼畜的化身,還絲毫沒有獨占欲,動不動就讓其他人都參與進來,今天又會是什麼樣的調教呢?看著洗腦室內被固定在特製座椅上,身上插滿各種針管和導管,不時還抽搐幾下的凱瑞甘連我也不禁期待了起來。

    「先生,兩天來,我們初步完成了虛假人格的建立,目標的反應很不錯,對其味覺和嗅覺的改造也非常成功,她已經無法自拔的愛上了精液的味道,今天的目的是提升其肉體的敏感度以及進一步的人格修正,考慮到目標的特殊情況……」我正聽著波甘匯報洗腦進度,突然有人直接入侵了通訊系統,一張精緻的金發麵孔出現在了顯示屏上「這裡是諾娃上尉,我在執行機密任務時出了意外被困在這顆無人星球上了,通訊器也出了問題無法聯繫上總部,現坐標是-21082,我們有500名士兵需要撤離,看在友軍的份上,這位艦長捎我們一程唄~?聯邦政府會感激您的援手的。

    」諾娃雖然刻意表現的神氣活現的樣子,但卻掩藏不住眼底深處的一絲疲憊,看來他們的情況確實不太樂觀呢。

「沒問題,大家都是聯邦軍嘛,互相幫助本來就是應該的,而且我的船也空的很,我方將立即派遣足夠的登錄艇前往你的坐標。

    」才剛搞到凱瑞甘沒想到連諾娃也自己送上門了,只是對方也擁有10級幽能能力,在飛船上束手束腳的倒是不好對付,波甘似是看穿了我的煩惱,頗為自得的道:「長官是不是看上這頭母豬了?10級幽能戰鬥起來或許很厲害,但現在她沒把我們當敵人,要捕獲起來到也不是太難。

    」「哦?你有什麼想法?成功率有多少?」「如果只是我的計劃那大概只有70%的把握,不過就算失手也能大幅降低她的戰鬥力,到時候以長官的戰鬥力親自出手輕鬆就能搞定,所以應該是百分之百的成功率!」「好啊,那捕獲和洗腦計劃都由你全權負責,盡你所能的給我找點樂子吧。

    」「您就期待著吧,長官。

    」波甘接下任務就信心滿滿的登上了一艘特別的登陸艇和救援小隊一起向諾娃提供的坐標飛了過去。

    不久之後,傷疲交兼的聯邦士兵們終於等到了救援,連諾娃也鬆了一口氣,因為是長官的關係她得以獨享一艘登陸艇,到是不用和士兵們擠在一起。

    隨著艦內播放起舒緩的音樂,諾娃的心情也逐漸放鬆下來,不久之後就隨著音樂沈沈睡去,卻沒發現艦內不知何時已經泛起了一層白霧……「幸不辱命,長官。

    」結果根本不用我出手,本就疲憊不堪的諾娃及其手下直接就被波甘特製的催眠氣體給放倒了,手下小弟們在波甘的指揮下忙不叠的將諾娃運至洗腦室,至於其他的士兵嘛,卸掉裝備,丟出去就行了,至少昏迷中以這種方式死亡幾乎感受不到痛苦這點就已經很仁慈了不是麼?隔天,剛結束了一夜打坐,再一次將一波幽能轉化為了靈力,正體悟著自己又提升了一點點的實力時,門鈴卻響了起來,原來是已經完成了初步洗腦的諾娃。

    「上尉諾娃前來報導,請長官檢閱!」暴露的著裝,嚴肅的語氣,在連下體修剪整齊的陰毛也清晰可見的狀態下,說話的同時還行了個標準的聯邦軍禮,即使在陌生異性面前三點盡露,她似乎完全沒意識到不妥呢。

    我繞著她轉了一圈,仔細觀察了一下她這件魔改後的幽靈服,幾乎是把身體主幹完全暴露在外,只剩下手腳以及脖子處尚被遮掩,嬌嫩的鴿乳、平坦的小腹、性感的玉背、清純的小穴和粉嫩的菊花以及精心修剪成愛心狀的金色陰毛全都暴露在外,這身設計還真是……絕了,不用說肯定又是波甘的手筆。

    隨手玩了一下她的奶子,彈了彈乳頭,「可惜有點小啊~」。

    「奶子不夠大還真是抱歉了啊……」隨著房門關閉諾娃的態度驟然轉變,一把將我推到在床上,然後自己也壓了上來,以自身的重量將我壓制住隨後問道:「說說吧?長官?你這艘船處處透著古怪,還搭載了聯邦明令禁止的洗腦機器?到底怎麼回事?」她這一連串連珠炮似得發問讓我也不禁愣了一下,難道洗腦沒起效?不過隨即就反應了過來,連自身這麼奇怪的著裝都沒意識到,明顯是波甘故意調整的結果啊,於是便也配合的演了起來。

    「唔……被…被你發現了……不過這可是我的地盤,只要一發信號立馬就能叫來幾十個人過來,所以你最好還是放開我,然後乖乖在下一個星球下船並且忘掉你在這裡的所見所聞,這樣對大家都有好處。

    」「呵呵呵,為什麼你們這些反派總是不見棺材不掉淚呢?看來只能你點顏色瞧瞧了,希望你一會兒還能當個硬漢。

    」雖然是露出一副凶狠的樣子,但她下一步的動作居然是用小穴來摩擦我的肉棒……。

    「怎麼樣?怎麼樣?忍不住硬了吧?我勸你現在最好乖乖交代,別逼我繼續下去。

    」「哈哈哈,怎麼可能會交代啊,倒不如說有些期待你繼續下去呢~」「哦?原來你是變態的這種類型啊?希望等一下不要哭著求饒哦~」諾娃稍稍抬起臀部輕輕一劃,讓內部早已濕潤的小穴將我的肉棒吞了進去。

    「怎麼樣…?現在交代的話……還來得及哦……」明明自己爽的話都說不連貫了還能用這種語氣威脅我,波甘的洗腦科技果然不可小視「還不交代麼?你到是挺能撐的嘛……但是你又……能撐多久呢……呵呵……」我沈默著思考雜七雜八的東西好像被她認知成了死撐的樣子,於是我惡作劇似的迎合著她的動作也挺動起了腰部,又惹得她一陣浪叫「啊~啊~你…你還敢反抗……看我的厲害……啊~啊……」一邊浪叫著,諾娃一邊更加用力的動作,甚至讓我的肉棒插進了子宮裡,緊接著就是一陣奇異的麻癢爽快感,差點就讓我直接射了「這……別的女人完全沒有這種感覺啊……難道是幽能?」「沒錯…這…就是幽能……的運用…怎麼…?現在想交代了?告訴你…!晚了……!」諾娃斷斷續續的說著毫無壓迫力的話語,臉上露出一付壞掉的表情,再繼續 去或許真的會壞掉呢,這次就先放過她好了,我哂笑一聲,鬆開精關,在她的子宮裡射上了滿滿的精液,隨著肉棒的拔出,立即就溢了出來。

    然後我把肉棒甩在她臉上拍了拍,「這就不行了嗎?諾娃上尉?你的10級幽能也不過如此嘛~」但是剛剛經過極限高潮的諾娃已經連話都說不出來了,本以為還得休息一陣,沒想到她居然一挺身,用嘴巴含住了我的肉棒,一邊吸允著上面的騷水和精液,一邊含煳道:「絕對……會讓你吐出來的……你給我……等著……」然後配合著幽能竭盡全力的一吸,到是沒有讓我爽到再射一發,但卻把尿道內的殘精吸了個一干二淨,她到是不挑,照單全收,把我的全都飲盡之後才一鬆口,昏了過去……。

    接下來的日子就在對凱瑞甘和諾娃的不斷的洗腦調教中度過,直到半個月後我們終於抵達了此行的目的地,原始異蟲行星。

    柳夕旗下的艦隊早已完成了前期工作,只等著我把洗腦完畢的凱瑞甘帶來……嗯…嚴格的說這個連人格都被徹底替換掉的人已經不再是凱瑞甘了才對。

    緊接著艦隊對原始孵化池周圍的關鍵位置空投了大量結合了三族科技的強化碉堡、防空導彈等等防禦建築和對應數量的終結者,隨後施施然的把凱瑞甘丟進了原始孵化池,系統沒有發現氣運轉移,所以我絲毫不擔心洗腦過後的凱瑞甘會失敗。

    因為準備充分,沒有浪費時間打探消息的關係凱瑞甘進化的過程比原著中更加順利,土著的原始異蟲之間互相撕逼、談判、結盟到派小股部隊前來試探這個過程就花了好幾天,而等它們的大部隊打過來的時候凱瑞甘的進化都已經接近尾聲了。

    滿打滿算全力防守的時間也就是2天左右,僅有的損失還都是建築和終結者這些死物,而完成進化的凱瑞甘幽能等級更是達到了前所未有的13級,一個人就全滅了幾大土著異蟲部落,直接收服了整個行星上的異蟲,然後,叮咚一聲,掌控異蟲的支線任務後面被打上了勾,最後,按部就班的完成劇情,凱瑞甘成了這個世界的真神級強者,而係統也成功奪取了這個世界,但是它這次卻沒讓我直接回歸,而是給了大量時間讓我一直吸取真神凱瑞甘的力量,為了不被這份力量撐的爆體而亡我也是花了不少心思,想了不少辦法,甚至系統還弄來了不少在其他世界冒險的女人們所得到的天才地寶來給我用。

    不過我到是沒把她徹底吸乾,還是給她留下了原先13級幽能左右的力量,畢竟我還需要她為我統御異蟲呢,之後又花了些時間穩定了境界,在做完這一切之後我甚至都感覺自己已經不再是個「人」了,只是一個擁有著人類外表的全新物種,只要我想,便是創造出傳說中的「一念生千,一沙一世界,一樹一菩提」也不是什麼難事,這便是真神的境啊……現在的我,絕對是這幾百次輪迴中所達到的最高的高度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