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336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蒙其‧D‧魯夫
威爾斯親王 | 2020-1-26 11:55:40

「白學姊果然無論看幾次都好漂亮啊」看著一樣在放學路上的一對男女,男學生向同行的同學說道
「你喜歡那種的?臉雖然是不錯看,但"那個"我果然不能接受啊」露出有點厭惡的表情,同行的同學用不大的動作指了指了他所說的女性---所坐著的輪椅
「不是,那種病弱的感覺部也不錯嗎?由其是沒有抵抗能力這點」面對同行者的回答,男學生湊了過去,猥瑣的笑著回答
「你這人糟透了」聽到這回答,原本和他並肩站著的同行者滿臉嫌惡的向旁邊退了幾步
「開玩笑的啦,而且有"木乃伊"學長在,我哪敢對白學姊出手」男學生一邊說一邊比了比推著他們所說的女學生的輪椅的男學生
「你說那麼大聲墨學長都聽到了好嗎!」看著他沒神經的舉動,同行者不禁白了他一眼,壓著聲音罵道
「反正他也不在意吧」被白了一眼的男性不滿的說
「你啊...知不知道禮貌這個詞啊...算了,不說這個了你上次說的...」
放棄了與他講道理,同行者迅速的帶開了話題,於是兩人聊著不著邊際的話題,離開了校園
-----------------
「吶,狄,你有聽到嗎?剛剛有人在討論我們喔」以端正的坐姿靜靜坐在輪椅上,名為白縈苑的少女開了口,微微昂首向身後推著輪椅的人,雖然他有一半左右被繃帶纏著的臉看起來頗為恐怖,但似乎已經習慣,只是伸出了手,用指尖掃過那男性的側臉,接著輕輕拉住了拉住他的領口,確定他的視線落在自己的身上之後才說
「當然,我可沒有耳聾,那麼大聲聽不到才怪呢」臉上纏著繃帶,名為墨狄的男子淡然的說
「也沒那麼誇張啦,他想必也不是故意的...不對,這不是重點」白縈苑搖了搖頭,便接著說道
「吶,那人剛剛說我長得好看呢,不會是喜歡我吧?會不會沒幾天後就被叫到頂樓或校舍後告白呢?到時候該怎麼回答呢?」她輕聲笑著道
「如果是那樣的話我會很困擾的,畢竟我要推著妳去,而且頂樓是禁止進入的,這可不是日本動畫,更何況頂樓也沒有輪椅用的通道或電梯」墨狄將輪椅靠到了路邊,低下頭看著白縈苑
「忌妒了?」白縈苑抬起頭,伸出雙手,輕輕碰墨狄的臉頰,微微地笑著說
「當然,我可不是心胸寬闊的男人喔」墨狄稍微扭過了頭,輕輕咬住了白縈苑的小指
「稍微開個玩笑而已喔,我對狄可是一心一意喔」白縈苑一邊咯咯笑著一邊向看起來有些不悅的墨狄聲明,並抽出了被咬住的小指,在墨狄的額頭上點了一下
「縈苑,我早就說過別開這種玩笑了吧,這種事我當然知道,但該不高興的還是會不高興」一邊回答著,墨狄便再次邁開了腳步
「好啦我知錯了啦~雖然沒有悔改的意思就是了」白縈苑狡詰的笑著
「妳啊...算了,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到了喔,手撐一下」露出無奈的表情,墨狄將輪椅停在了車子的旁邊
「你直接抱我不行嗎?拜託」白縈苑伸出了雙手撒嬌的說著
「...真是,下次自己撐著喔,你雖然不重,但也是一個人的重量」沈默了幾秒後,墨狄還是決定妥協,抱起了白縈苑,將她放上了副駕駛座,並把位置調整好後繫上安全帶
「謝謝」白縈苑開心的笑著謝道,並隨意地哼起了跑調的曲子
「有時候真不搞不清楚妳是好處理還是難伺候」一邊說著,墨狄將輪椅折了起來,橫擺到了後坐上,接著便坐上了駕駛座
「話說最近不是要決定畢業後的走向了嗎?你有想好了嗎?」發動引擎,開了一小段路後,墨狄隨口問了持續哼著走調的曲子的白縈苑
「當然是狄你去哪我就去哪囉,無論是升學還是直接在院長這邊工作我都會奉陪的喔」沒有任何的遲疑,白縈苑答道
「結果還是把問題丟給我啊....院長那邊似乎是希望我們繼續升學的,他說我們倆都挺聰明,讀完大學再說也不遲...雖然去不去都沒有影響就是了,大學什麼的」嘆了口氣,墨狄用有點無奈的聲音說著
「喔,是這樣啊」一邊心不在焉的回答著,白縈苑一邊撥弄著自己的指甲一邊敷衍道
「你沒在聽吧」
「對喔,畢竟我無論如何都無所謂的說」面對墨狄的責難,白縈苑毫無悔意的回答
「算了,到時候我決定好再跟你說吧,準備下車了,到家了」
「好~」隨著車子停入了一棟建築的車庫,兩人結束了對話,墨狄從後座拿出了輪椅,將白縈苑服了上去,兩人便一同進入了屋內
當然,這間屋子無論從哪方面看都並不是一間民宅,由門口的字上來看,這是一間由私人營運的孤兒院,但對兩人而言,這便是他們生活許久的"家"
「看來院長好像不在呢」
「看起來是這樣沒錯,應該是工作耽擱了吧,那我先去準備小鬼們的晚餐你先看看小鬼們在不在一樓」
墨狄放下了兩人的書包,一邊朝著廚房走一邊說
「好~」一邊看著墨狄走向廚房,白縈苑也推起了輪椅,準備一個一個房間找,但還沒找幾間,樓梯間便傳來了呼喊著她名子的聲音
「白姊!」「怎麼了,茵寧?不是說過不要用跑的嗎?」看著身穿著國中制服,蹦跳著跑來的短髮少女,白縈苑稍稍皺了下沒責備道
「啊!忘了,對不起」
「黃伯黃仲呢?」
「在房間吧?剛剛還聽到他倆在鬧騰呢,大概又是想到什麼好玩的事了吧」
「總之叫他們下來準備洗澡吃飯,你也順便去拿衣服吧」
「好~」
看著林茵寧向樓上走去後,白縈苑成著輪椅朝著廚房前進
「嗯?縈苑?小鬼們找到了?」正當白縈苑進到客廳時,墨狄正端著一盤菜走出了廚房
「嗯,茵寧有發現我們回來的樣子,跑下來找我了,至於黃伯黃仲我也已經叫茵寧去叫他們下來了,倒是你已經做好了?也太快了吧」白縈苑反問道
「不過是把菜熱一熱而已,大部分都是前幾天剩下的,煮個白飯就好了,用不了多久」把手上的那盤菜放到餐桌上後,走向白縈苑並將她推向了餐桌,但同時,卻傳來了門打開的聲音
「院長回來了的樣子」墨狄回頭看向了大門的方向「...看來今天飯是吃不成了」
「怎麼說?」白縈苑聽到後嘗試轉過頭看門口,但受限於墨狄的身形和輪椅的位置並沒有看見完整的狀況
「縈苑、狄,我回來了...過來搭把手」站在門口的中年男性苦笑著喊著兩人,一手拉著一個大箱子,抱著一個小女孩的同時還拎著一個包包
「院長你總算走上犯罪者的道路了嗎?」「我們果然應該考慮就職的事情了」墨狄推著白縈苑向大門走去的同時也不忘調侃氣喘如牛的院長
「你們明明知道怎麼回事的吧!」「是是~」「大概吧,畢竟第一次遇到睡著抱回來的」雖然仍然有調侃的意味,但兩人仍輪流接過了除女孩以外的行李
「這孩子...."跟狄一樣"嗎?」看著女孩身上的壓力繃帶,白縈苑稍稍皺了眉頭
「而且似乎相當不配合治療...只能把等到她累了再帶回來」嘆著氣的院長聳了聳肩
「院長你先把他帶去空房間放著吧,免得她醒了又鬧騰」墨狄指了指樓梯
「什麼什麼?新人?哥哥!有新人」「什麼什麼?我看看」「你們兩個不要擋著」剛從樓上下來的三人圍了上來
「你們去客廳吃飯,等等洗好澡上去,功課沒寫我可不會幫你們喔」墨狄擺了擺手示意三人離開
「欸~好吧,走了哥哥」「欸~好吧」「切~」聽到墨狄的脅迫,三人才不甘願地離開,院長則立刻上了樓
「我們先上去整理,醒來之後就交給你了縈苑」「這孩子的話交給你不是更合適嗎?」
「十多歲的小女孩可不是我的專長喔」「別顧左右而言他喔,我可不是在說這個」
「...你說的算,那你先在房間等我,飯...就晚點吃吧」在短暫的猶豫後,墨狄點了點頭
分了數趟把行李和白縈苑都運到二樓之後,向在放置新來的女孩房間的門口的院長打了個照面,並請他去吃飯後,墨狄進了門
「醒了?」墨狄朝著床上的女孩問「看來是」雖然女孩並沒有回答,但聽到聲音時的反應透漏了她已經清醒
「我是墨狄,妳叫什麼名子」面對提問,女孩沒有任何反應
「醒了的話就把繃帶換一下,這樣下去會感染」墨狄淡淡的說著,開始整理著她的行李
「你...」女孩轉過頭來似乎打算要反駁什麼,但看到墨狄滿身的繃帶時便閉上了嘴
「你身上...」「怎麼?第一次看到比你還慘的?」看著微笑著的墨狄,女孩一時語塞
「我...那個...」「別一副快哭的樣子,的確我剛剛那樣說有點太欺負妳了」
「我...不會換」「過來」雖然依然有一點遲疑與抗拒,但女孩仍走到了墨狄身邊,把燒傷部分的衣服撩了起來
「一隻手加側腹,肩膀嗎?差不多15%左右?」「不清楚...」「我自言自語罷了,不用介意」一邊說著,墨狄一邊熟練的拆下並重新纏上了乾淨的壓力繃帶
「雖然可能會有點痛,只要肯好好纏壓力繃帶,不過幾年痕跡應該就幾乎看不見了,現在剛動完不適合,之後再幫你拉展關節,,還有多喝水避免脫水」
「恩...」似乎還有些彆扭,女孩仍沒有積極的回應
「好了,嗯?」正當墨狄打算站起時,袖口被女孩拉住
「為什麼...你看起來一點都不痛苦」
「我可沒有說過我不痛苦喔,只是比起那有更重要的事罷了,哪天你找到了也會知道的,在那之前儘管撒嬌也沒關係的,不過記得,這裡的人都有自己的痛苦,不要多過問」語畢,墨狄再次站起,朝門口走去
「雅蓮,楊雅蓮,我的名子」「是嗎,那麼接下來請多指教,雅蓮」
-------------------------
「妳是故意的吧」墨狄進到了與白縈苑同住的房間中後甩上了門
「你說什麼呢?那的確是當下最佳的選擇了吧,我去的話事情肯定解決不了的喔」白縈苑用手撐起上半身,不疾不徐地說著
「那妳也準備好了吧,勾起我回憶的後續處理」墨狄湊到了白縈苑身前以近乎壓制著她的姿勢說著
「那是當然,畢竟例行的時間也差不多了,我也快受不了了,不過在那之前先幫我把義肢拆下來吧」白縈苑躺了下去,並稍微抬起了雙腿
「這種事妳自己能做的吧」「我想要你幫我」「...你說的算」似乎不打算浪費時間,墨狄默默卸下了在其僅剩的半截大腿之下的兩條假肢,並取下了套在殘肢上的保護襪
「狄你也稍微別動一下喔」在墨狄結束動作後,白縈苑伸出了手脫下了墨狄的上衣,並拆下了將大部分皮膚都蓋住的繃帶,露出了完全無法想像是人類肌膚的樣貌
「那麼...」將兩人卸下的東西放到了一旁後,墨狄再度靠到了離白縈苑近在咫尺的距離
「讓我殺了妳」「請你殺了我」兩人異口同聲的說出了與氣氛完全相反的話
在話音剛落的同時,墨狄便毫不猶豫的掐住了白縈苑的白皙的脖頸,而白縈苑彷彿相當清楚墨狄要做什麼一般,僅僅是將雙手環在墨狄身上
「殺了妳...」墨狄一邊說道,一邊吻上白縈苑因缺氧而微微張開的朱唇,而圓瞪的眼中混雜著的是情意與恨意,直至白縈苑的雙手即將失去力氣而滑落的同時才放開了緊掐著的十指
「可還沒到休息時間喔」墨狄將即將昏厥的白縈苑一把翻了過去,並將她纖弱的左臂向後彎折
「嗚!」尚未從缺氧中完全清醒的白縈苑輕聲的發出了微弱的哀鳴
「痛?」墨狄帶著戲謔的語氣問道,白縈苑微微點了點頭
「那就太好了」看到了如此回應,墨狄非但毫無減輕力度的意思,反而更進一步的彎折白縈苑的左臂,彷彿要將其扭下一般,並用即使咬出傷痕也毫不奇怪的力度咬住了她左手的無名指
「咿!」看著因痛苦而喊出聲的白縈苑,墨狄露出了滿足的表情,並用空閒的手在白縈苑顫抖的嬌軀上比劃,如同屠夫在審視著待宰的羔羊一般
數分鐘過去,被緊握的手肘已然發紅,墨狄才停下了手邊的動作,再次讓白縈苑翻過了身
「妳哭起來真美」望著眼神迷離,眼眶泛淚的白縈苑,墨狄感嘆似的說著,並將嘴在她細嫩的脖頸旁張開,停頓數秒後,用力咬下,但位置卻偏向了鎖骨,並留下了明顯的咬痕,甚至稍微有些滲血
「吶...快」理應受到的是痛苦的對待,但白縈苑的神情不僅看不到痛苦,更多的反而是滿足,甚至還有一絲對墨狄停下動作的不滿
「這可用不著妳說,更輪不到妳指使我」隨著粗暴的聲明,墨狄毫不體貼的以近乎可以說是扯的方式褪去了白縈苑的上身的衣物,而使那如玉般淨白的身軀完整的呈現在墨狄面前
「是」已然等不及的白縈苑伸出了朝著墨狄的褲頭摸去,卻被一把抓住
「我有說過妳可以動了嗎?」將白縈苑的手掌反向壓在床上,墨狄一邊施加壓力一邊說道
「非常對不起...咿!」看到白縈苑眼中噙著淚水發出痛苦的呻吟,墨狄才滿意的鬆開了壓著的手,並將褲子脫下,露出那已然挺立的下身
「還坐著等什麼,難不成要我請妳嗎?」「抱歉」雖然墨狄的發言前後相悖,但白縈苑卻無一絲不悅,而是順從的以雙手和殘肢爬向墨狄
「姆嗚...啊嗯...」隨著淫猥的聲音,白縈苑用她那櫻桃小嘴吻著,並含入那對她而言明顯過大的陰莖,雖然鑒於大小緣故只含進了一半,但依然盡力前後吞吐著
「雖然偶而悠著點也無所謂,但我現在可沒那閒情逸致」墨狄一手抓住白縈苑的長髮,無視了那微弱的抗議,如同使用物品一般的前後搖動
「要射了,給我吞下去」「嗚呃...!」
墨狄一把將白縈苑的頭緊緊壓在了襠前,白縈苑反射性的嘗試推開,但由於力氣差距太大,墨狄仍無動於衷,直到射精結束才鬆開了手
「咳...咳...」
不待白縈苑緩過氣來,墨狄便將她壓倒在床
「我插囉」一邊說著,便粗魯的將她大腿拉開,毫不猶豫的插入了那上顯稚嫩的蜜穴
「等...我還...」喘著氣的白縈苑似乎想要說什麼,但墨狄並沒有讓她說的打算,單手摁住了她的嘴,繼續著身下的動作
「還是一如往常的小呢,都可從外面看到一點陰莖的輪廓了...不知道這樣可不可以」
墨狄伸出了另一隻手,用力的握住了白縈苑腹部微凸起的位置
白縈苑露出了痛苦的表情,但墨狄仍無想停手的意思
「這樣做起來感覺還不錯」這般的說著並用原本壓在她嘴上的手抓住了她的腰,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繼...續」似乎已經緩過了氣來,白縈苑用手環抱住了墨狄,像在催促一般的說著
「就說了不需要妳說」墨狄一把抓起了白縈苑,幾乎是用抓著物品的方式將其拉起
,像是要弄壞手中的少女一樣粗暴的動作
「快要射了」
「嗚嗯...我也...」從白縈苑口中,露出了苦悶與快樂並存的聲音,墨狄也進一步的加快了腰和手的動作
「咿啊!」伴隨著白縈苑的叫聲,兩人同時達到了絕頂
墨狄再次將白縈苑壓在了床上,並全身都壓在她身上
兩人維持了四目相接的姿勢甚久,墨狄才彷彿宣告今天到此為止的輕輕將白縈苑擁在懷中,並以側躺的姿勢讓她依靠在自己身上
「吶...果然也不是今天嗎?殺了我的日子」白縈苑一邊抱著墨狄,一邊輕聲問道
「還太早了,傷還好嗎?」墨狄擔心的看著白縈苑
「都不是什麼嚴重的東西,而且你看,這個看起來不是很像結婚戒指嗎?」白縈苑伸出了左手,指著無名指上的齒痕
「總有一天我會幫妳戴上不會消掉的,在我殺了妳之前」墨狄握住她伸出來的手,許下了約定
「那,在那之前也請好好愛我喔」「那是自然,休息吧」
「洗澡呢?」「晚點再說」「吃飯呢」「也是」「...愛你」「我也是」
"神啊,請讓這份扭曲的愛永遠持續下去"扭曲的兩人此時在腦中許下了相同的願望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