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1123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wc1314
大公爵 | 2020-5-10 00:04:28

“哎呀哎呀,一如既往地讓人透不過氣來呢,宴會甚麼的。”
我走進臥室,強壓著劣質葡萄酒的後味,在克羅尼卡的幫助下脫去外衣。
作為王子起居的場所來說顯得過於煞風景的臥室。
牆紙也沒有貼一片,傢具就只有衣櫥、置物櫃和床而已。
有個被暗地裡罵作吝嗇王的父親,當兒子的也不遜色。
只不過和父親的節儉癖比起來,我這不過是實用主義的程度。
床就算裝了頂棚,也不會有用它擋雨的一天。
只要尺寸夠大,能抱著四五個女僕滾來滾去就夠了——
當初是這麼想的,當然此一時彼一時。
因為,現在有了我的合法妻子、也就是這個國家的王子妃,克羅尼卡公主的陪伴呢。
呃。
“合法”兩個字可能並不確切。
絕對不是因為克羅尼卡看上去就是十歲左右的幼女。絕對不是。
問題是她的出身。出身過於高貴了,高貴到唯一正統神聖教會的聖職者們聽了就會臉色鐵青落荒而逃連鞋也顧不上穿的地步。
更不用說給我們證婚甚麼的。
不是比喻,克羅尼卡是龍。
“王子喲。”
我一屁股坐在了足夠抱著四五個女僕滾來滾去的大床上。龍族的公主用烏溜溜的瞳仁注視著我,臉頰上微微泛起紅潮,扭扭捏捏地揉著絲質睡衣的下擺,鑒於今晚她並沒怎麼碰酒,應該是想要了吧。
和充滿童稚的外表形成鮮明對比的,是略顯低沉的語調和老氣橫秋的遣詞用句。
還有不管看多少次都令人在意的血統之證,在兩側的額角生出的一對角。
略有彎曲的一對錐體,纏繞著雙重螺旋,色澤與瞳孔相近,有如淺色的石榴石。
尾巴的存在並不廣為人知,因為她著正裝出現在公眾場合的時候,總是隱藏在裙撐裡面的。
“怎麼了,公主殿下?”
姑且裝傻問一下好了,這麼一說,克羅尼卡立即鼓起了腮幫。
“汝明明懂的,余的心意呢……”
兩個人之間又不是沒有這點默契,幹嘛要裝傻啊。
表情寫得明明白白。
呃。要說是老夫老妻也勉強算是老夫老妻了吧。
“可是啊……今天喝得有點過了,恐怕沒法好好回應公主殿下的要求啊。”
作為我來說,在這種時候應該繼續適當裝傻下去。
“囉嗦!反正汝每次說這種話的時候,就是想要余這樣那樣做些奇怪的事情吧!直接說出來又能怎樣!”
以上是,完全不懂得配合的龍公主。
我:今天好累啊,好像早點睡覺啊。(平板語氣)
妻:啊啦,親愛的王子殿下這麼勞累,就讓作為妻子的我,來全力為您注入元氣吧?今晚要怎樣治癒呢?用我的手?用嘴?還是說……小·穴·呢?(吐舌)
上面的對話,真想體驗一次。明明有默契的,明明有默契!
但是就算跟她說了……自己長篇大論不得要領地向克羅尼卡闡述調情的方法技巧重要性的情景栩栩如生地浮現在眼前。
嘛。這也是這傢夥可愛的地方就是了。
悉悉索索。
嘿。龍公主理所當然一般地坐到了我的膝上。
溫潤柔軟的觸感刺激著大腿,還來回扭動一下,找到最舒服的位置。
尾巴也和我的腹部密接,若無其事地左右撫弄著。
無時無刻不散發著驚人存在感的龍族公主。
此刻只不過是一名身材嬌小的平凡少女。
不禁會有這樣的錯覺……大概是因為,只需要伸出手臂,就能像這樣,把這小小的身體整個擁在懷裡的緣故吧。
“……嗯???”
克羅尼卡發出了疑問的哼聲。
別嗯了!反正就是硬硬的東西頂到你的屁股了對吧!
克羅尼卡轉過臉來,露出尖尖的犬齒,展現出滿臉惡意的笑容!
“……汝還是老實說了吧,果然是有甚麼奇怪的想法呢。”
我自暴自棄地把嘴湊到她耳邊。
“嗯嗯。又要這樣麼?之前也做過的吧?”
一邊點頭一邊提出疑問的龍公主。
雖然有若乾難以接受的地方,但還是答應了的樣子。
轉過身解開睡衣的紐扣,露出了白皙纖細的肢體。
“呼。”
“克羅尼卡,你真美。”
“就算汝死死盯著余的……余的平板胸部這麼說,余也不會覺得高興啦!”
漲紅了臉,卻沒有掩飾自己身體的意思。
睡衣下面當然是沒有穿甚麼內衣,當然,胸衣甚麼的本來就沒有穿的必要。我國的王子妃殿下擁有一對出色的貧乳。
但是就是要這樣才好!
但是就是要這樣才好!
從睡衣的襟懷裡漏出令人為之目眩的牛乳色肌膚,還有點綴於其上的兩朵櫻色蓓蕾。
咕嘟。
就是要這樣才好!
我迅速地取出武器進入戰鬥狀態。
“唔哇……汝光是想著猥褻無比的事情就已經是這個狀態了啊。”
看到我的戰鬥裝具,立刻露出滿臉嫌惡的龍公主。
但是語氣裡好像有若乾高興的成分?
“哈啊哈啊,拜託了,公主殿下!”
“真是的,拿汝沒辦法呢~”
我拜託她的,其實是相當強人所難的事情。
那就是“把沒有變成有”。
龍公主把兩手按在胸上,把單薄無比的胸部向中間擠壓。
然後用微薄的谷間摩擦起我的戰鬥武器來。
布丁……用超淺的平底鍋做出的布丁一樣的觸感。
而且這布丁還沒從平底鍋裡拿出來。
“唔、唔……好費勁啊。”
“哈啊哈啊,公主殿下,超棒!”
“哼哼,這就是龍族的實力,汝可以更加稱讚一些哦。”
“克羅尼卡小姐是最偉大的!小人決定一生跟隨‌您!”
“呼呼呼,那,得好好獎勵汝呢。”
進一步增大了幅度,在武器的左右上下來回摩擦的稚嫩肌膚。
以及隔著肌膚感受到的胸骨硬度。
不可思議的柔滑觸感。要說舒服還是不舒服的話絕對是舒服。雖然感覺很微妙。
但是就是要這樣才好!
啊啊啊!
“呵……汝開心麼?”
一邊努力地摩擦著,一邊抬起頭朝我提問。
“嗯嗯嗯!超開心!”
“汝讓余‘用胸部夾起來’,但是余倒是覺得,與其說是‘夾起來’不如說是用胸部去壓汝那裡呢。嘛,反正汝喜歡就好。”
“唔唔……最喜歡了。我的公主殿下,最喜歡了!”
“汝那猥瑣東西比剛才又大了一圈,還好意思趁勢說這種話,真是輕浮!”
但是你的表情很開心哦。
唔,不好,感覺快要……
腰間浮起酸酸的感覺,尖端有甚麼聚集起來了!
“……吶,汝啊。”克羅尼卡突然發話了。當然動作沒有停下。
“哈……怎麼了,公主殿下?嗯!”
快感在梆梆梆捶門,但是我仍然努力地強壓下衝動。
提肛!對!
“真的那麼舒服嗎?雖然也不是第一次為汝這麼做,可是余……沒有甚麼胸部……是貧乳哦。”
不用你說我也知道啊。
但是就是要這樣才好!
啊!忍不住了!
“就是要這樣才好!”
我吼出了蘊含著靈魂的話語。
“誒?!”
克羅尼卡動搖了一下,動作也稍稍停頓。
“喜歡!就是喜歡!超喜歡!我就是超級喜歡看你拚命擠出不存在的東西然後拚命地用那可悲的平板胸部努力壓上來的樣子啊啊啊啊啊啊!!!”
啊咧?
我在完全思考停頓的狀態下說了甚麼嗎?
還有……這個是……何等的靈壓啊!
····························
“喲王子。”
“還沒睡嗎王子。”
衣衫不整的我,在迴廊上撞見了巡夜的衛兵甲和衛兵乙。
“今天天氣哈哈哈……”
明天天氣會怎樣呢?
“原來是這樣啊。”
“又被公主殿下踹出來了啊。”
“然後去國王陛下房間過夜麼。”
“王子辛苦了。”
一人一句自顧自地理解了事情全貌,不愧是我國優秀的職業軍人。
“我說你們稱呼我的時候要加上‘殿下’啊!”
“是!戀童癖王子殿下!”
“小的今後也會為您加油的,努力作死吧,王子殿下!”
“處決你們哦!”
我自己也察覺到了,此刻只穿著一隻拖鞋站在深夜的走廊上怒吼的自己,是多麼空虛。
(完)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