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1030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GN00559922A
威爾斯親王 | 2020-11-21 20:08:27

我第一次看到她時,她穿了一件剛剛做的好黑色鎦金邊的連衣裙,胸脯高聳,走起路來目不斜視,一副自命清高的樣子,看到她那一副自命不凡的樣子我就下暗暗了決心,有什麼了不起的,看我怎麼上手。

定了目標,就要有所行動,沒過多久,通過仔細觀察和明察暗訪,很快對她的日常喜好行蹤基本有了初步的了解和掌握。

因為丈夫和孩子不在身邊,她每天除了上班業余時間大都是在麻將桌上度過的,但不知是牌技有限還是運氣不佳,總是輸多贏少,閑聊中大多看到她唉氣嘆氣,昨天輸了一百,前天輸了 50,很少看到她眉飛色舞,興高采烈之時,如果有,肯定是她今天贏了。像她這種業余時間不需要照顧家庭的婦女很少,要天天維持牌局就有睏難了,察顏觀色,投其所好,自然是我為討好女人一向慣用的手段,沒多久,我自然就成了她牌局上的牌友了,雖然那時我很年輕,但作為賭徒,我已經不“年輕”了,基本可以用“叱吒風雲”“身經百戰”來形容,而像她們那些小賭局,我根本就沒有興趣,但醉翁之意不在酒, 。

為了討好她,打牌時我故意送一些她要的牌給她,或者故意放一些“炮”給她,並且在出牌和洗牌時做一些小動作,用一些特別的“技巧”和“技術”,為她贏錢創造有利條件,並且在關健時刻,有意無意給她一些明提暗示,總之自從有了我的配合,她的“手氣”大有改觀,明顯贏多輸少了,興高采烈之神態漸漸變得多起來,當然對於我的特別“關照”,她自然是有所覺察的,因為她從以前的“老輸記”到現在的“老贏長”,我功不可沒。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們之間“同事加牌友”的特殊關係使我們慢慢親近起來,從剛進時的冷漠到現在一口一個小兄弟不離口,只用了不到半個月的時間,我知道,第一步已經成功了。

女人一旦和你親近起來,剩下的就只需要機會和膽量了。因為有了打牌的借口,單獨和她在一起的機會就多了,但只有單獨和她在一起的機會還遠遠不夠,還要有條件,只有條件和機會都具備了,你才有成功的可能,而這種可能在你處心積慮用心謀略下,可能就可以變成現實。

和往常一樣,約定地點是她家,記得那天天細雨矇矇, 在上路時我就想入非非,細雨矇矇之際和有婦之婦偷情,那是怎樣的刺激和新奇啊。到她家時牌桌已經擺開,她一個人在屋裡焦急的等。

“還有人呢?”我雖然我嘴上裝出一副關心牌局的樣子,內心卻在想,要是預約的那兩個人不能來那有多好啊。

天賜良機,半個小時後預約的第一個朋友有電話來,說今天她女兒發高燒,臨時上醫院不能來了,雖然她心有惱怨,但人家真有事,她也不能有太多的埋怨,再打電話問另外一個,對方回電話,說老公父親剛從鄉下來,正為兄弟家的矛盾在調解,一時脫不開身,不能來了。 我雖然我裝著看電視,但電話的內容我聽得一清二楚, 機會難得,面對覬覦已久的獵物,心中一陣狂喜,我眯著眼偷偷看她 ,我靠,她今天好性感,一身合體的黑色的嶄新的旗袍,緊緊包裹著她的微微翹起的肥臀,曲線下高聳的豐乳呼之欲出,誘人而讓人垂涎。

在連續打了幾個電話後,她無奈從房內走出“小兄弟,今天玩不成了,外面下雨,他們都不願來了。”

“那算了”我裝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外面雨嘩嘩的越下越大,我起身裝出就要出門的樣子。

“喂,雨這麼大,玩會再走吧。”說這句話時她的臉微微紅了一下,雖然認識很久了,但和她單獨處在一室無外人,必竟還是第一次,她留我也在情理之中,雨那麼大嘛。但也許作為一個有婦之婦在這麼大的雨天和這麼一個正青春勃發的少年在一起,叫她心靜如水恐怕也不可能吧。臉紅也許就是因為她想到這一層原因了,但她的這一微小的表情沒有逃過我獵人的眼睛,呵呵,你往哪兒跑,我心中不禁一陣狂喜..........

“有光牒嗎,看會兒光牒,電視好沒勁。。。”

一個如狼似虎的中年夫婦,家裡沒有黃牒是不可能的,我之所以選看光牒,是有目的的。

她打開放光牒的抽屜讓我自己選,翻來翻去都是些剛出來的名片,沒有找到我想看的東西。

“有沒有有意思的?”

“什麼啊,什麼有意思的,那些片子沒意思嗎?”她明知我說什麼,故意打岔。

“呵呵,你當我是小孩呢?”我故意逗她。

“你成人了嗎?”她有點做作的裝出一副大人的樣子。

“我很壞的.........”我走過去,靠近她。

“你干嘛......?”她呼吸急促的問。

“干壞事.......”我淫笑著向她逼近。

“不不不,不行,我是你大姐”她一步步後退,後面別無退路,沙發擋在前面。

“喜歡大姐也不行啊?”我幽幽的笑著,拉她的手,她驚恐的後退,一下坐的沙發裡,我乘勢撲過去,找她的唇。她躲閃著,臉漲得通紅。

“不要。。。。。不要。。。。。。”雖然在喊,卻有氣無力。

女人到此時已經無力防犯了,而這種躲躲閃閃的女人,有時更加讓人欲火中燒。干柴和烈火,只要點著了,就會狂燃。

雨嘩嘩的下著,巨大的響聲掩飾不住她粗重的呼吸,我們的舌尖在彼此嘴裡瘋狂的絞動著,第 一次和穿旗袍的女人在一起,我上下其手卻不得入門,只得在旗袍上下探索,她伸出一只手,輕輕拉開一側的拉鏈,緩緩的退去,哇,保養得好漂亮的肌膚,光滑而細膩,柔嫩而富有彈性,我貪婪的從她的頸自上而下一路吻去,她嬌喘籲籲,癱躺在沙發之上,我輕輕解開她的乳罩,好漂亮的乳房, 尖挺而極富彈性,我用牙齒輕輕啃咬著,她禁不住哦了一聲,可能是我用了力,也可能是她情不自禁。

我雙手捧起她的雙乳,用舌尖不停的舔吮,一會兒用齒輕啃,一會用嘴吞吐,在我嫻熟的動作下,發著“吧哧吧哧”聲響。

“哦,輕一點,輕一點。。。。。”她喃喃的說。頭深深的埋在沙發深處。

旗袍已經退去,胸罩已經解開,她身上僅有那條黑色的窄邊三角褲,我沒有急於褪去,而是沿著三角褲的外沿緩緩的撫摸,從上自下,沿凸凹之處摩搓,然後用手指從三角褲的邊緣探進去,呵,草地早已濕透,我緩緩往裡探入,好誘人的濕處,粘粘的,帶著溫熱,兩片花瓣早已微微張啟,騷動的花叢深處正渴求進入,不需要再猶豫了,我拼攏手指直指花蕊深處,飛快的攪動著,而且越來越快,“哦,嗯....”她輕輕地呻吟著,身體隨我雙指的節律有節奏的律動著,而此時,嘴並不曾離開她尖挺的乳尖, 齒尖搓捏撚壓,兩處同時動作,在強大的刺激下,她的原始情慾很快被激活著,身體舒展著不住的在沙發上扭動,而對我在邊緣的騷擾,她並不滿足,一手從我壓著她的身下抽出,繞過我的背從腰間直插進我的雙腿間,緊緊的握住緊硬如鐵的肉棒,緩緩的套弄,而並不加速,只是帶著引導和挑逗地套捏,當我起身退去全身的衣褲,看著高翹的肉棒,她嚶嚶一笑“好長啊。。。。。。”

我用手彈了彈肉棒故意高舉,淫笑著問“準備好了嗎?”“小壞蛋”她罵了一句,就把頭像小孩子似的埋在沙發裡,這種動作有著強烈的誘惑和刺激,我幾乎是一把扯開的她的三角褲 ,爬到她背上,分開她雙退,從她身後準確的導入,早已濕透的花洞,已經不需要任何引導暢通無阻,生過小孩的花洞早已經松弛,再加上預熱的前奏,肉棒雖然粗壯,但運行仍然寬松遊刃有余,松弛的花洞自有松弛的奇妙,因為松弛對肉根的直接刺激相對減少,不至少積蓄的岩漿瞬間噴發,抽插隨著她陣陣快樂的吟叫越發加快,越發猛烈,越發深入,她轉過身,仰躺著高舉雙腿,洞口帶著連綿不斷的淫液大張著,好像一個需要巨大的填入才能滿足的深洞,深不可測。

抽插,抽插,再抽插,深入,深入再深入,我雙手各握她一條高舉的雙腿,像一個不知疲倦的推車老漢,以“老漢推車狀”飛快的推送著,雖然雨很大,但肉根與肉洞在抽插下的“噗哧,噗哧”依然清晰可聽,久積的慾望和情慾在強烈的抽送巨大的刺激下終於在1000個回合中達到了頂點,一點熱流從腦頂直衝而下,噴湧而出。

“哇 。。”我情不自禁的大聲,隨著狂泄無力的扒在她早本大汗濕透的胸前,埋在她的雙乳間,大口大口的喘息著,她雙手緊緊把我擁在她有雙乳前,很久很久不肯鬆開。

“小壞蛋,終於得逞了。。。。。。”她愜意的說。

哈哈,原來她對我的陰謀早有覺察,細想一個到了虎狼之年的婦女,丈夫常年不在,焉有安分守已之理?

至此,少婦勾引計劃成功完成,津津有味不忍中止,後來我告訴她,自從得手後牌局就告段落了,幾乎是天天晚晚上,總要到她家瘋狂,那些日子我總彎著腰,駝著背,性情中人都知道,那是腎虛。這段奸情一直維持到他丈夫從外地回來。“還有聯係嗎?現在。。。。?”

前天我剛剛在市裡的鬧市區遇見過她,看到她時彼此一笑而過,我也不想再聯係她,她也不想再聯係我,這樣不是很好嗎?
小弟正在參加「好市民勳章」,請點一下網址給我愛心,感謝您的資持!
https://www.jkforum.net/thread-9144388-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