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123 | 回覆: 2 | 跳轉到指定樓層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6-8-15 08:03:56

1.〈楔子〉


男朋友響澳門做嘢,最近公司忙住趕起個project,取消曬短週,好可惡,搞到我哋一星期見得一日。  所謂七日不見,如隔一週,心中嘅思念唔再講,各忙各兼餓住咁等真係懷疑長此下去會妨害生理健康呀。  前兩日到我考完曬試,又交曬論文喇,就獎勵自己一日清閒,返娘家順便執多兩件夏天衫褲,然後發現:以前著唔落嗰啲,到今時今日依然都係著唔落,可見青春都仲未遠離我


話說我響呀媽間房執咗堆舊衫出嚟,試下邊件OK先拎走,期間試返一件米色背心同一條韓國風嗰啲超短春天迷你裙-都唔記得因咩事以我向來樸素嘅作風,當日會買咗哩兩件衫了,好可能都係各自著過一兩次就收埋咗喇。  今次試身之後,我相信以後都係唔會再著呢兩件出街㗎喇-小背心呢我就無身材「晾」得起;裙呢就因為小妹響幾年間長多咗肉嘅緣故又顯得短咗啲、窄咗啲。 我諗各位絲打睇到呢度都好理解呢種情況教人幾咁無奈:一件唔會再「著」嘅衫,丟咗去又覺浪費。 所以我諗咗一諗,決定將佢哋撥入「特別場合服裝類」,好似中學校服咁,都可以響情趣劇場拎返出嚟用,

諗好之後,豁然開朗,覺得自己既為地球環保出咗分綿力,思想境界上又貼近咗老莊一步咁。 難得自拍咗張相,唔想孤芳自賞,就text下男朋友,順手send埋張相出去同佢sayhello喇。


「哇你咁樣色誘我?!?!」

「真空等你今晚返嚟呀」

「有冇著底底呀?」

「冇呀」


如是者,講講下,撩興人者人亦必撩興你,搞到自己都面紅氣喘,下面都宣佈獨立自己濕了一片。 意猶未盡,於是又影多一張send過去(我男友講過,女仔單腳掛住條under係好誘惑嘅畫面,所以好乖咁配合咗)



「我哋研究下點解啲時間過得咁慢吖,寶貝」

「你太壞了。實在太壞了。今晚我要懲罰你」

「好呀呀呀,扮驚先 」

「頂!我要即刻出寫字樓呀」


。。。。。。。。


餓咗一星期再加無端端send相挑逗的結果是:星期六夜晚等到佢趕返嚟之後,做咗兩次;攬住瞓醒咗之後MorningQ一次;星期日下午做咗次,臨瞓前又一次⋯⋯

男朋友到步之前,我已經準備好晚餐-今次整咗煙三文魚蘋果蜜糖沙律,自創嘅fusion菜「小鮮肉唔夠薑面紅紅」 同埋薄餅;亦都沖好涼、洗好頭、擎乾水,全身香噴噴咁期待同愛人徹夜纏綿。



「我冇鎖門呀,你一陣自己入嚟啦。」

「好呀,你等我『入嚟』呀。」


聽到佢響門外嘅腳步聲,我即刻衝上前開門,連「你返嚟喇?」都未講,就撲過去踮著腳尖攬頸索吻;佢將公事包隨手扔落地,就拉我入懷、伸脷同我打車輪,同時好肉緊咁攬住我條腰,箍到實一實,然後一邊咀、一邊含含糊糊咁lur幾次「掛死人喇」、一邊又掃腰又捏patpat,又揸我波波,搞到我忍唔住係咁輕聲呻吟,完全feel到佢已經硬曬,咀到停唔到咁直至我哋雙雙跌落梳化,我趁機回一回氣,媚眼柔聲講:


「食嘢先啦,寶貝。」

「食緊囉,我想食你先呀。」

「醫咗肚先啦,啲餸攤凍曬㗎喇。」

「好,食飽我再慢慢炮製你⋯⋯」


男朋友返咗成日工又舟車勞頓、趕返嚟搵我,其實已經又累又餓喇。 佢十足十小朋友咁三扒兩撥、狼吞虎嚥,隻手又壞壞的係咁摸住我大髀,十分鐘都唔知有無就食完了,都嚟唔切欣賞我鬼五馬六嘅新菜式同創意。 呀媽教落,要留住男人個心,首先要留住佢個胃。我認同㗎-食、色,性也,飽暖然後就思淫欲,唔餵飽個男人先,一陣間邊有力激戰呢?
回覆 使用道具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6-8-15 08:05:49

2.〈久旱逢甘露〉

餵飽咗男人,就到男人餵返飽我喇。 我專登唔幫男朋友拎套衫入洗手間,然後叫佢去沖涼嘅;另一邊廂好快洗好碗抹乾淨枱,就上床剝光豬除淨套白色lacebra同小under,自己摸住等佢。  大約十分鐘左右佢光脫脫咁出返嚟。
.〈久旱逢甘露〉

餵飽咗男人,就到男人餵返飽我喇。 我專登唔幫男朋友拎套衫入洗手間,然後叫佢去沖涼嘅;另一邊廂好快洗好碗抹乾淨枱,就上床剝光豬除淨套白色lacebra同小under,自己摸住等佢。  大約十分鐘左右佢光脫脫咁出返嚟。


「沖完涼喇?我幫你吹吖-吹頭髮先。」

「(一出嚟見我好享受咁摷緊自己,小兄弟驀地一擡頭)嗯⋯⋯」


坐響床邊嘅佢,眼神迷離咁望住我若無其事一般坐上去佢大髀,認真咁拎住風筒幫佢吹頭髮;但係已經一隻手極速托住我patpat,另一隻手伸落去上上下下咁捽我礁區⋯⋯軟綿綿、暖笠笠、濕之之。


「啊⋯⋯衰妹已經咁濕喇?好想要喇?」佢嘅動作一直好似羽毛飄過咁輕柔,撩到我本來已動嘅春心更加蕩漾-我心入面即時大叫「係呀!我要呀!!!」同時卻強忍住由下面一陣陣傳嚟嘅酥麻感同佢調戲嘅輕佻語氣,努力咁幫佢吹乾啲髮尾先:「咩⋯⋯咩唧?」 我勉強搖動咗兩下風筒,口�說不身體當然很誠實,下面春水潺潺,流過不停。 「頭髮乾喇-」佢嘅耐性似乎已經消耗完,就咁扔開咗個風筒,驚魂未定間就好粗暴咁抱我轉身將我壓住唔畀我亂郁,然後堆砌起一輪忘我嘅濕吻,手仍然在不停攻城。「呀⋯⋯」我畀佢捽到濕到無得再濕,只能無力地使出慣技「小貓洗澡」,沿著佢散落過無數個吻嘅臉龐同下巴吸啜舔,弱弱咁喺佢耳際哀求:


「畀我吖,Herman,我想要呀,插插呀⋯⋯」

「咩話,聽唔到?」勝利的眼神就快將我電暈。

「我要你插插呀⋯⋯」我哄到佢耳仔邊有氣無力咁重覆一次。

「插邊度?嗯?話我知?」

「嗰度⋯⋯」


同一時間我伸手去握住佢小兄弟,好熱好硬,好似我塊面咁都係火燒咁熱;個腦近乎一片空白,下意識上下一邊胡亂套弄、一邊響我門外上上下下咁磨擦。


「我都好想插你,忍咗成日喇⋯⋯」話音未落,我哋同時滿足地長舒一聲,叫得很深遠-夢寐以求嘅鐵棒已經狠狠挺咗入嚟漲滿我嘅靈魂,出出入入、入入出出,絲絲入扣。 繼而佢將我微微翻側,擡起我嘅左腳、放上膊頭,一下子又再挺身而進-好深好慢,我盡情享受佢每一下愛的承諾,呻吟聲一浪蓋過一浪;無幾耐,佢還原返我兩腳,雙手捉實、固定我嘅patpat,錫一錫我額頭就突然加快速度狂飊───
一直至衝刺,直至全部射曬響蜜穴�面。


「頭先嗰招叫咩呀?我哋第一次試呀係咪呀?」

「係呀傻妹,『半邊燒鵝髀』呀,鍾唔鍾意呀?」

我望見到佢手臂同我隻左髀竟然都有淡紅嘅指印,幸福咁笑笑點頭。




3.〈琴挑愛人〉

話說第一Q嘅場景,大家可見都怪女主角餓過籠、情慾難奈,連腸腸都食唔切,來不及慢慢享受前戲已經頻臨缺湜;先至畀男主角調戲咗陣啫,就忍唔住伸手引鐵棒入洞。 無法啦,小別勝新婚,係咁㗎喇。 雖無溫婉纏綿之膩,但有直搗黃龍之勢,速戰速決都好,方便大家回一回氣再嚟第二Q⋯⋯


男友中出我之後,錫咗我一陣,就去廁所chur支事後煙。 小妹起返身稍為清潔咗下面倒流出嚟嘅精華,斟杯水飲,見白色lace底底頭先被連累玩到濕曬,已經葬身慾海,咁就求其著返住件小背心,底底都唔著就走去坐低彈琴-欸,大家可能拍曬枱皺眉問,呢個時候彈琴,做乜嘢呀?說話就唔係咁講喇。 古人早喺《禮記》〈樂記〉篇記載音樂同人類情慾感覺思想息息相關;音樂可以教化、陶冶、刺激人,人亦可以透過琴歌傳達當下感情,其感染力係不容低估㗎,唔係你以為司馬相如琴挑卓文君呢個歷史故事係無聊惡搞嘅咩?  純粹講起又講:前排紅爆嘅所謂流行小說《格雷的五十道陰影》,入面都有男主角彈完琴,女主角偷聽完行埋去摟撲嘢嘅片段。  當然小妹絕對唔係攞嚟自比,何況同人唔同命,人哋寫鹹故發曬達,我只不過係一芥窮苦青年,兼一個享受性愛事後上網打文開心share下,都要一而再再而三畀版主pm警告嘅少女啫。

前排BlaBlaBxx有一期嘅廣告,都以三角琴為背景;我既唔係賣bra bra廣告,亦唔係公開演奏,咁真空上陣又何妨呢。
我坐好喺琴櫈,任一把睇上嚟就知啱啱搞完嘢嘅略為淩亂嘅長髮散落肩上、背脊上,短身嘅小背心完全遮唔到渾圓雪白嘅pat,逕自彈起蕭邦一首有沙龍性感情調嘅waltz:



彈咗兩句,我男友就出嚟喇,靜靜行去我身後,默默欣賞成個禮拜無見嘅女友為佢傾情彈奏。 佢好乖咁等到我彈到最後一粒音,響空氣度迴蕩咗幾秒,先至出手,響背後隔著形同虛設嘅小背心雙手一嘢揸落我兩個小雪球,純熟地用手掌按摸、用手指挑逗乳尖,再沿著腰輕撫我pat pat、大髀內側;我轉身跪低,對上佢早已勃起嘅兄弟-左手摸向袋底、右手握向熱棒,伸脷從袋袋、根部直綫舔上龜頭打招呼,滋味地舔佢最敏感嘅一點周圍,用打圈圈嘅方式作為見面禮,繼而望住男友、一下含到底。  佢鍾意我嘅節奏,鍾意開始時慢慢的、淺淺的邊含邊舔,然後漸漸落力,含得更深、啜得更肉緊,由低真空吸起、近終點戛然放輕,全力服侍棒頭,左手一邊握住棒身套弄;男友又鍾意我多啲同佢四目交投,每次我一副快受唔住嘅眼神望上去,佢都異常興奮,報以一次又一次濕潤嘅分泌,好等我離開腸腸時,可以拉著佢誘人嘅水絲掛響唇邊出嚟畀佢欣賞。


幾分鐘嘅含吹奶啜,令小兄弟堅硬如鐵;男友抱我起身、將我翻轉挨住鋼琴琴蓋,用狗仔式下下深入、啪啪聲咁回報我



「啊⋯⋯好正,好正,你入面好緊、好濕、好暖⋯⋯ 我要插爆你、插爆你個小淫娃⋯⋯」

「我淨係對住你咁濕,淨係對住你咁曳,淨係對住你咁淫⋯⋯嗯⋯⋯你鍾唔鍾意呀?」

「超鍾意,勁鍾意!」

就係咁,一招狗仔式抽插到尾,第二Q同樣以中出作結,啲精多到溢返出嚟流落大髀⋯⋯

「沖完涼喇?我幫你吹吖-吹頭髮先。」

「(一出嚟見我好享受咁摷緊自己,小兄弟驀地一擡頭)嗯⋯⋯」


坐響床邊嘅佢,眼神迷離咁望住我若無其事一般坐上去佢大髀,認真咁拎住風筒幫佢吹頭髮;但係已經一隻手極速托住我patpat,另一隻手伸落去上上下下咁捽我礁區⋯⋯軟綿綿、暖笠笠、濕之之。


「啊⋯⋯衰妹已經咁濕喇?好想要喇?」佢嘅動作一直好似羽毛飄過咁輕柔,撩到我本來已動嘅春心更加蕩漾-我心入面即時大叫「係呀!我要呀!!!」同時卻強忍住由下面一陣陣傳嚟嘅酥麻感同佢調戲嘅輕佻語氣,努力咁幫佢吹乾啲髮尾先:「咩⋯⋯咩唧?」 我勉強搖動咗兩下風筒,口�說不身體當然很誠實,下面春水潺潺,流過不停。 「頭髮乾喇-」佢嘅耐性似乎已經消耗完,就咁扔開咗個風筒,驚魂未定間就好粗暴咁抱我轉身將我壓住唔畀我亂郁,然後堆砌起一輪忘我嘅濕吻,手仍然在不停攻城。「呀⋯⋯」我畀佢捽到濕到無得再濕,只能無力地使出慣技「小貓洗澡」,沿著佢散落過無數個吻嘅臉龐同下巴吸啜舔,弱弱咁喺佢耳際哀求:


「畀我吖,Herman,我想要呀,插插呀⋯⋯」

「咩話,聽唔到?」勝利的眼神就快將我電暈。

「我要你插插呀⋯⋯」我哄到佢耳仔邊有氣無力咁重覆一次。

「插邊度?嗯?話我知?」

「嗰度⋯⋯」


同一時間我伸手去握住佢小兄弟,好熱好硬,好似我塊面咁都係火燒咁熱;個腦近乎一片空白,下意識上下一邊胡亂套弄、一邊響我門外上上下下咁磨擦。


「我都好想插你,忍咗成日喇⋯⋯」話音未落,我哋同時滿足地長舒一聲,叫得很深遠-夢寐以求嘅鐵棒已經狠狠挺咗入嚟漲滿我嘅靈魂,出出入入、入入出出,絲絲入扣。 繼而佢將我微微翻側,擡起我嘅左腳、放上膊頭,一下子又再挺身而進-好深好慢,我盡情享受佢每一下愛的承諾,呻吟聲一浪蓋過一浪;無幾耐,佢還原返我兩腳,雙手捉實、固定我嘅patpat,錫一錫我額頭就突然加快速度狂飊───
一直至衝刺,直至全部射曬響蜜穴�面。


「頭先嗰招叫咩呀?我哋第一次試呀係咪呀?」

「係呀傻妹,『半邊燒鵝髀』呀,鍾唔鍾意呀?」

我望見到佢手臂同我隻左髀竟然都有淡紅嘅指印,幸福咁笑笑點頭。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6-8-15 08:07:49

3.〈琴挑愛人〉

話說第一Q嘅場景,大家可見都怪女主角餓過籠、情慾難奈,連腸腸都食唔切,來不及慢慢享受前戲已經頻臨缺湜;先至畀男主角調戲咗陣啫,就忍唔住伸手引鐵棒入洞。 無法啦,小別勝新婚,係咁㗎喇。 雖無溫婉纏綿之膩,但有直搗黃龍之勢,速戰速決都好,方便大家回一回氣再嚟第二Q⋯⋯


男友中出我之後,錫咗我一陣,就去廁所chur支事後煙。 小妹起返身稍為清潔咗下面倒流出嚟嘅精華,斟杯水飲,見白色lace底底頭先被連累玩到濕曬,已經葬身慾海,咁就求其著返住件小背心,底底都唔著就走去坐低彈琴-欸,大家可能拍曬枱皺眉問,呢個時候彈琴,做乜嘢呀?說話就唔係咁講喇。 古人早喺《禮記》〈樂記〉篇記載音樂同人類情慾感覺思想息息相關;音樂可以教化、陶冶、刺激人,人亦可以透過琴歌傳達當下感情,其感染力係不容低估㗎,唔係你以為司馬相如琴挑卓文君呢個歷史故事係無聊惡搞嘅咩?  純粹講起又講:前排紅爆嘅所謂流行小說《格雷的五十道陰影》,入面都有男主角彈完琴,女主角偷聽完行埋去摟撲嘢嘅片段。  當然小妹絕對唔係攞嚟自比,何況同人唔同命,人哋寫鹹故發曬達,我只不過係一芥窮苦青年,兼一個享受性愛事後上網打文開心share下,都要一而再再而三畀版主pm警告嘅少女啫。

前排BlaBlaBxx有一期嘅廣告,都以三角琴為背景;我既唔係賣bra bra廣告,亦唔係公開演奏,咁真空上陣又何妨呢。
我坐好喺琴櫈,任一把睇上嚟就知啱啱搞完嘢嘅略為淩亂嘅長髮散落肩上、背脊上,短身嘅小背心完全遮唔到渾圓雪白嘅pat,逕自彈起蕭邦一首有沙龍性感情調嘅waltz:


彈咗兩句,我男友就出嚟喇,靜靜行去我身後,默默欣賞成個禮拜無見嘅女友為佢傾情彈奏。 佢好乖咁等到我彈到最後一粒音,響空氣度迴蕩咗幾秒,先至出手,響背後隔著形同虛設嘅小背心雙手一嘢揸落我兩個小雪球,純熟地用手掌按摸、用手指挑逗乳尖,再沿著腰輕撫我pat pat、大髀內側;我轉身跪低,對上佢早已勃起嘅兄弟-左手摸向袋底、右手握向熱棒,伸脷從袋袋、根部直綫舔上龜頭打招呼,滋味地舔佢最敏感嘅一點周圍,用打圈圈嘅方式作為見面禮,繼而望住男友、一下含到底。  佢鍾意我嘅節奏,鍾意開始時慢慢的、淺淺的邊含邊舔,然後漸漸落力,含得更深、啜得更肉緊,由低真空吸起、近終點戛然放輕,全力服侍棒頭,左手一邊握住棒身套弄;男友又鍾意我多啲同佢四目交投,每次我一副快受唔住嘅眼神望上去,佢都異常興奮,報以一次又一次濕潤嘅分泌,好等我離開腸腸時,可以拉著佢誘人嘅水絲掛響唇邊出嚟畀佢欣賞。


幾分鐘嘅含吹奶啜,令小兄弟堅硬如鐵;男友抱我起身、將我翻轉挨住鋼琴琴蓋,用狗仔式下下深入、啪啪聲咁回報我



「啊⋯⋯好正,好正,你入面好緊、好濕、好暖⋯⋯ 我要插爆你、插爆你個小淫娃⋯⋯」

「我淨係對住你咁濕,淨係對住你咁曳,淨係對住你咁淫⋯⋯嗯⋯⋯你鍾唔鍾意呀?」

「超鍾意,勁鍾意!」

就係咁,一招狗仔式抽插到尾,第二Q同樣以中出作結,啲精多到溢返出嚟流落大髀⋯⋯


〈脫軌-記第一個吻〉

曖昧的小沙發上,他和她靠在窗與牆的九十度角,以陌生的方式打情罵俏。狹小的空間�,誰也抓不住一瞬的凝視,彼此眼神的艱澀難以僭越,只得在感情的框框中繼續被壓抑。情緒的起伏在揭示欲望流動的痕迹,如初春雪融而始,奔突中總算另闢蹊徑,最終消散流入大海。

他的呼吸在她兩耳之間遊來遊去,好像遊樂場�面的碰碰車,逕自突然開動,無從揣測去向,挑動了敏感緊張的神經。深夜中,他的雙眼更顯深邃,似藏了說不出的情意,用溫柔的言語擾攘著似鬧非鬧。

「我喜歡你。」他突如其來的每一個字,都清晰又夢幻地從她耳邊鑽進心�去,領著狼狽的心跳與「我也是」三個字,乘升降機直上喉嚨,卻又不期然緊鎖其間。

落了空的期待升了溫,因忐忑而撥得散亂的髮絲,彷彿營造了交戰的氣氛。思想遇上短路,理智盡數傾瀉。此刻,彼此心事疊著心事,想表達的盡處,失效是一條荒廢的公路。

「外面冷,要圍好頸巾。」就在半秒間,黑色成了他和她牽繫著的最難踰越的距離,正逐寸褪去。眼睛已失落了脈脈相視的能力,由鼻尖與鼻尖的輕觸嫁接情感交流,直至他的唇悄然而至。如此純淨理性的脫軌,讓兩人都手足無措-假如軌道確曾存在,這一個深吻便正式宣告了脫軌。

「吻下來,豁出去,這吻別似覆水⋯⋯」默默無言中,誰也不輕易說出「分離」二字,以散落連綿的吻說明有一種微妙並不在乎暮暮與朝朝。是的,這一晚上演的,是愛情對現實的反叛,是比《上邪》更動人的承諾與誓言,是看不起繁華盛世的纏綿遊戲。

4.〈歡樂尚餘今宵〉

這樣的溫柔激烈,三次才了。「賭」之為「博」,正是因為結果無人能計及,一樣是輸。⋯⋯



星期六即晚就執兩Q,然後雙雙攬住裸睡,對於熱戀中嘅情侶嚟講實屬等閒事-各位不難想像到,每逢週末先至得見嘅情況下,男朋友每次都會不遺餘力咁帶我演一齣〈廿一世紀插你好多鑊〉,務求響我屋企散落一地激情嘅碎片,即使分開之後身上猶有彼此嘅餘溫。


第二朝,清晨初醒,睡意朦朧。我仍然枕住佢嘅手臂,微微側身攬實佢嘅胸膛,感受佢嘅心跳同呼吸。仲未醒嘅佢睡相可愛,令人忍唔住想伸手去摸摸佢嘅頭髮、眉毛、鼻哥、嘴唇、⋯⋯手指嘅動作要輕巧敏捷如花式溜冰,由冰場嘅一瞬間滑過去另一端,又不妨來回幾轉,駐足幾個「甜點」,表演一下旋轉、交換步等動作,耐心響敏感嘅「危險邊緣」溫柔地摸下、按下、撩下,最後如願以償又防不勝防地響根柱度華麗著陸-再瞬間遊走。唔知到底係自動自覺嘅晨勃,抑或係被動被覺對我嘅回應,原來小兄弟響我唔為意嘅時候早已擡頭喇,但枕邊人依然安靜,似乎無被我打擾到,或者更有可能係繼續扮瞓而完全唔介意任得我「騷擾」-咁兩個現代男女「赤誠」相對嘅時候,最適宜做啲你high我high嘅美事,斷估唔會走去練玉女心經吖?  


我探頭輕輕一啄佢嘅嘴角,又喺佢剛長出一點鬚根嘅地方自己同自己玩咁輕輕磨擦,自得其樂。 赤裸嘅肌膚觸感自然叫人「興起」想要更加多,呢個時候我好想伸手去套弄佢支棒,然後再用佢嗰度⋯⋯我嗰度⋯⋯ 嗯,不過都要暫時用理性壓抑住獸性,懸空佢嘅期望,延長佢嘅快感;皆因凡事都有先後輕重之分,吹蕭亦唔急於一時。  我將自己軟綿綿嘅身軀更加貼近佢,繼而埋頭慢慢的、慢慢的親吻佢嘅耳背、耳珠、頸肩,猶如小貓洗澡;我躡手躡腳咁輕輕起身,兩個小雪球壓喺佢腰腹之上,嘴巴舌頭忙著同已經硬咗嘅兩點乳頭玩遊戲,終於忍唔住一手伸去玩棍,上上下下咁輕攏慢撚抹復挑。噢,小兄弟好精神,已經完全出賣咗我男朋友,而佢當正自己出身戲劇組,明明同我一樣心跳變急呼吸變重,都繼續瞇埋雙眼,決定睇我表演。


「嗯∼⋯⋯」我返到佢耳邊用最姣最性感嘅聲線哼一聲傳意:「我想要。我唔客氣喇。」 然後面向佢慢慢退後、佶高pat pat、對住支棒棒糖一嘢含落去;即時搞到佢「穿崩」呻吟咗聲。  我左手負責招待蛋蛋,右手則扶住支棍,落力地啜、舔、打圈圈、盡量含到底等佢頂到我喉嚨,畀佢見出見入,興奮到小兄弟面紅耳熱、流曬「口水」;而我男朋友終於都忍唔住,伸手摸我嘅頭髮,再㩒住我個頭加速,到臨近爆發之際,猛地抽返出嚟-我知佢實係想「慳住使」,我亦好樂意配合,自動對準支棒坐落去。前前後後咁郁。轉而上上下下咁un。


突然佢手機響起,螢幕顯示:「媽子」。 佢即刻伸出食指作「殊」嘅手勢,一邊嗱嗱聲接聽,我則繼續做我做緊嘅事。

「喂,呀媽早晨呀,⋯⋯點呀?」

「哦,係呀,我響伊欣度呀⋯⋯ 嗯,嗯,今晚佢都要返去陪屋企人,唔嚟喇。」

「哦⋯⋯嗯⋯⋯」

(我一路un,一路用唇語提佢:「母-親-節-快-樂-呀∼」)
「媽呀⋯⋯母親節快樂呀,嗯,唔傾住先喇就咁啦拜拜!」


剛開始抽插咗一陣,我愈嚟愈濕,但因疏於練習騎功,有主導權喺手都郁到到喉唔到肺,搞到「無心坐蓮」,極待撫慰。  我男朋友趕住收線之後,擺開個電話就起身將我反轉壓住,即時由女上男下轉為男上女下嘅姿勢。 「傻妹,我餵飽你先再調教過你點郁。」 佢熟練地分開我雙腳節奏分明地猛啪,又捉住我大髀、擡頭我雙腳,放到佢膊頭之上,一邊含情脈脈同我四目交投。「呀⋯⋯你知唔知,你好靚,個表情好誘人,我好想望實又唔敢望太耐⋯⋯」 佢有陣時都會忍唔住一路插一路咁樣講,然後好快就會衝刺,射曬入面畀我。


。。。。。。。。。。。。。。。。。。


Morning Q之後,我哋散步一輪,就一齊返咗去佢屋企-佢同佢二弟同屋,仲有個同我同齡最細嘅細佬就同父母一齊住。  咁啱佢二弟嗰日無出街,我哋就匿響房入面依泣,佢彈結他、我唱歌。 唱唱下,咀咀下,摸摸下,又撻著咗,佢「想入」、我「飛飛」:


「你細佬喺隔籬房呀,我哋唔可以咁過份呀⋯⋯不如今晚先再啪啪丫?」

「(手指不停捽我豆豆,講完仲特登指插我)哦,係呀?」

佢一路捽、一路插,搞到我啲水流個不停,只有一滴是羞澀,其餘全是渴望。

「嗯⋯⋯唔係呀⋯⋯我講下咋,唔等喇,我要呀⋯⋯」

男人同女人定力再好,其實意思都一樣係「除咗誘惑之外」咩都抵抗到咁解。


「不過你要細聲啲喎。」係咁咦「溫馨提示」咗句,佢又起勢插到我欲仙欲死,抱住我轉咗兩三個體位,又掩住我個口,唔畀我畀出聲。 我趁一次轉位回氣時鬼鬼祟祟地提議:「我想試下口爆呀∼ 等陣你唔好咁快射曬響�面得唔得呀?」佢一聽完我咁講,即刻再加多兩錢肉緊:「梗係得啦。」 最後佢及時抽返出嚟,我即刻張開小嘴接住啲精華,望住佢,吞曬落肚,兼嗱嗱臨含住小兄弟舔乾舔淨曬,含到小兄弟收旗為止。


。。。。。。。。。。。。。。。。。。。。


我有個由細識到大嘅老死,佢自稱調情專家,正一「損友」嚟,成日都話要袋錢落我哋袋咁話,好鬼多撲嘢錦囊;我記得我人生第一套睇嘅AV,就係同佢喺屋企食住薯片睇嘅。 中五到中七嗰幾年因為考公開試多假期,我哋幾個女仔friend都好鍾意間唔中一齊落觀塘碼頭吹水-嗰時海濱先起好無耐之嘛。 記得有一次,我插支飲管落罐啤酒度,揸住支管、嘟著嘴慢慢啜,突然諗起一個問題,於是乎請教佢:「呀萍呀,你都算啅仔無數吖。究竟你點先知一個男人同你一齊嗰下想唔想撲嘢呢?」佢笑一笑咁話,「挑,傻妹,正常血氣方剛嘅男人一日到黑都想撲嘢㗎啦,睇下有幾衝動㗎啫。」然後徐徐舉咗十零個例子。


呢一晚臨瞓前,響床上,我哋開住notebook上網睇譜彈結他唱歌仔嘅時候,我男朋友忽然從背後壓住,哄塊面去我啱啱洗完又吹乾嘅長髮,緩緩講咗句:「你好香呀。」  呢個時候,我就諗返起呀萍講過嘅說話:「當一個男人無情情同你講,『你好香呀』,又或者伸手摷你把秀髮呀咁,九成九嗰下都想撲嘢嘅。」我擰轉面望返住男朋友,柔聲問:「點呀,聽朝你要五點半起身,趕早船返工㗎啵。唔攰咩?」


佢笑一笑、摸一摸我塊面:「但係我真係好想⋯⋯我梗係醉咗喇。」 大家睇,酒不醉人人自醉,色不迷人人自迷。 當一個男人想要嘅時候,無咩嘢可以阻止到佢。 所以,星期日,如此溫柔激烈,早、午、晚三次才了-「賭」之為「博」,正因為結果無人能計及,一樣是輸。

回覆 使用道具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6-8-15 08:09:12

5.〈雨夜橫琴〉

雨夜橫琴唔係人咁品,過關靠運除非帶夠銀;不速之客三更持刀脅,水落石出搞嘢定驚魂。




回想約三個月前。  我同Herman拍拖剛滿一個月,嗰晚發生咗一段相當曲折嘅情節,單嘢我guarantee百分百係堅嘅,如果唔係我就⋯⋯諗到再講。 唏,總之,今鋪無先前幾篇背景咁舒服寫意咯,可能你會被風吹親、被雨淋親、被血淚嚇親添。 劇情需要,我唯有膽粗粗拎起「史家之筆」記載是次事蹟將之收入「情趣劇場」系列,順便為大家介紹下港澳兩地之「交通史」咁,伊欣奉勸猴擒嘅朋友,要畀多些少耐性等入「戲肉」呀。(唔好倒米,一陣以為自己支筆係倚天劍,點知寫寫下先發現係枝牙簽)


特別廣播:各位放心,伊欣諗都無諗過要呃字數㗎-專欄作家就話要呃啫,人家斷字計稿費嘅,唔係你估點解舊時金庸、古龍、梁羽生啲武俠小說,咁鍾意動不動提下啲奇經八脈(真係有人統計考證過㗎)?因為一嚟就可以曬你冷,由任督二脈開始數,數到盡為止,就湊夠大半篇囉。


。。。。。。。。。。。。。。。。。。


「Herman,今晚你幾點收工呀?我搭船過港澳碼頭搵你先,抑或直接搭過珠海九州港?」

「今日唔使開會,應該會早啲,你趕珠海班船啦。你出發之前記得買啲『袋』帶嚟呀,我唔想喺強國入貨,驚會穿窿。」

兩小時後⋯⋯

「伊欣,聽日星期六我唔使on duty喎,而家天氣咁差,你隻手整親未好返,唔好一個女仔過嚟喇-一陣都係我返嚟啦。」

「哦,咁好啦,我煮定飯等你喇,路上小心呀。」

再三粒鐘之後⋯⋯

「Herman,我『ready』喇∼ 你到邊呀?落船未?」

「(voice call) 伊欣,你唔好驚,冷靜啲聽我講:我而家喺醫院呀。 頭先地盤爆玻璃,啲玻璃碎片橫飛插中我,而家無大礙嘅,不過仲止緊血、檢查緊。今晚你乖乖地,等我聽朝先嚟啦。」

心諗:男朋友出事嚟唔到,慘-已經感冒病咗,又被玻璃割傷,佢話聽朝再搭船嚟,咪好辛苦?一於先斬後奏:夜啲過去,畀個「驚喜」佢。(場外音:妖,真係睇戲睇壞腦!)  


決定出發之後,臨出門上網check航班,先至發現往澳門、珠海嘅船已經全部因為大霧而停航,預計要等大霧警告取消咗-至少到11點,先至恢復正常班次喎。 無辦法,我照執好行裝,將三盒唔同「口味」嘅dom dom同埋兩排特強傷風素擺入背囊;拱北關淩晨就閂閘㗎喇,我立刻搵google老師,睇定澳門仲有邊個關可以過,然後幾行有自信而譁眾取寵嘅標題一嘢映入眼簾,我好受落:


「強烈推薦走橫琴關到澳門機場(已經24小時通關)」
「橫琴口岸過關新體驗!」⋯⋯


哇,好耶!有「橫琴」,唔使「發蹄騰」啦。我順利搭到23:45去港澳碼頭嘅船,挨近淩晨一點到步出境,然後跳上的士,叫司機車我去橫琴口岸。


深夜登陸嘅澳門此時煙霧瀰漫,狂風颼颼,鬼雨灑空草,魑魅呼喊著魍魎回答著魑魅,聽到睇唔到。


「小姐,你都算好彩喇,遇到我呢個正人君子,咁夜都肯車你去『橫琴』,唔開天殺價。 呢個鐘數,畀著我啲同行,連『錶』都唔開,直接劏你三四舊水㗎。 (哥哥,乜「橫琴」好遠㗎咩?我問過服務台阿姐,佢話遠過去「關閘」少少㗎咋喎,澳門好細啫?)係,正常你喺澳門由一點飛的到任何一點,幾遠都唔貴過兩百幾蚊車錢,但係『橫琴』好偏僻荒蕪,響『黑沙灣』嗰邊,即係澳門最南最篤篤嗰頭,根本仲開發緊咁。仲有呀,陣間到橫琴,過咗澳門關,中間隔條高速公路,唔畀行過去嘅,一定要搭車,先到珠海關㗎。 而家點幾鐘啦,你好彩嘅話就搭到白牌的士,一程過,車到你過關兼出市區,不過你預咗要被劏一筆,幾舊水人仔咁啦。 (⋯⋯哥哥呀,我身上先得三百蚊港紙,同八十蚊人仔咋。咁係咪唔使旨意過到關?我已經開始好攰,好眼瞓,而家,仲有些少淆底。) 可能性低啲咁啦,我唔敢講完全無可能嘅。」


司機哥仔繼續用半夜電台講鬼故節目嘅聲線腔調同我解釋,一路過橋:「呵,呢條橋,窄呀哩、恐怖呀哩?大巴唔過得,只準車仔過㗎,呢度一年都死三四十個嘅。(點解?) 交通意外囉,啲電單車畀車撞到飛出個海度囉。⋯⋯」最後,個錶跳到二百零二蚊,「好喇,齊頭二百得喇,祝你好運呀下。」然後架的士以風馳電掣之勢開走咗,眨眼間已經不知所蹤;眼前迎接我嘅正是淩晨兩點嘅「雨夜橫琴」、幾個彪形大漢,仲有一隻唔使纜繩自由奔放嘅黑狗。


睡意壓抑住懼意,我來回踱步,懷疑緊眼前係咪正確嘅入口之際:一架大旅遊巴到達。  十零廿個操普通話嘅大媽大叔,拖住一箱箱行李,跟住領隊嘅指揮,向我嘅方向行嚟。  呢個時候,我「跟隊」「帶頭」行入過境大堂,不過佢哋集體行動,好慢,我唯有想像自己係外交官般嘅特別貴賓,獨個享受既方便又快捷嘅過關服務,直至過咗第重澳門關,穿到大堂另一端,準備「過橋」去珠海關。  四、五個彪形大漢挨住一架黑色私家車,向我索價三百人仔車我到珠海市區-但就算有錢,我都唔敢、唔捨得上車喇;我轉而探問「旅行團」領隊同旅遊巴司機,淚眼汪汪咁求佢好心載我一程。「小妹妹,算你好彩喇,我咁啱住呢頭順路咋。 仲有班去台灣嘅旅行團,飛機delay咗成兩三個鐘,又有個團友話唔見咗證件,響關口搞咗成個鐘,成村人等埋佢先行;如果唔係你都撞唔到我哋呀。」


我到男朋友住嗰幢大廈嘅時候,已經成三點鐘。 我靜靜用佢畀我嘅後備門匙開門入屋,一入去就聽見男朋友喺床度瞓得好林喇。 我拖住疲倦嘅身軀去沖個快涼,然後靜靜打開房門,用最輕嘅腳步行近張床,點知突然間-


「(受驚高呼)邊個?」


男朋友以為我係嚟老笠嘅賊,竟然快到即刻彈起身,推我埋牆、捂住我口,仲攞咗把堅嘅刀仔(後記:聽講喺大陸住治安好差,that's why佢會有把刀仔放喺床幾度。)出嚟降住我條頸;刀背冰冷嘅壓迫感,霎時嚇到我倦意全消,反而勾起咗成晚險過剃頭嘅「歷險記」,開始「知」驚,開始覺得難以置信,一時間都叫唔出「係我呀,伊欣呀」,眼淚就不能自控咁係咁流落嚟。


「嗚⋯⋯嗚⋯⋯我,我好驚,對唔住,係我唔話你知,偷偷走過嚟⋯⋯ 頭先過橫琴關,好恐怖呀⋯⋯嗚⋯⋯嗚⋯⋯」


佢終於意識到個「賊仔」原來係我,馬上移開把刀,張開手抱實我:「啊,伊欣,啊,原來係你。」但係我全身仍然震個不停,止唔到眼淚係咁喊,係咁喊⋯⋯ 佢見我情緒未平伏,轉而不停錫我,用佢嘅呼吸調節我嘅呼吸,直至褲襠漲起頂住我肚臍,再抱我上床,揭起我身上嘅背心睡裙,將佢堅硬之處,挺入禁區,然後⋯⋯雙雙抱著對方做愛做的事,直至天光。



完結篇:6.〈再見,不再見〉

天各一方,可以相愛一場;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   
點樣同人講bye-bye,係千古一大難題,所以係一門藝術。 你鍾意用中文「再見」,德文“auf Wiedersehen” (until seeing again),日文「sayonara」⋯⋯乜嘢語言都好,無論「字面」上表示後會「有期」(可以係氹你)還是永別嘅「無期」(可以係晦氣),其實都係一樣-因為真正嘅意願總係beyond words,需要喺文字以外尋獲;只有「分離」作為最終定局,先至係不爭嘅事實。所以,我最後終於同佢講咗:「再見」。





五月嘅最後一日,下晝五點半,澳門威尼斯人酒店23樓某套房嘅大床上,我實驗緊傳聞中所謂能令任何男人為之瘋狂嘅「黑色誘惑」。  第一次著上透視黑絲、黑色馬甲,再熟練地喺頸度圍一圈幼身紅色布帶,響鎖骨位置打上小小的蝴蝶結,就似舊時返學著校服嘅最後程序一樣。  搞掂∼ 仲有半個鐘左右,佢就收工過嚟,我要靜靜坐喺度等佢嚟拆我畀佢嘅最後一份「生日禮物」。


猶記得今年新年,本應忙緊實踐畢業計劃嘅我,因為舊年十一月意外跌斷右手嗰條扮幽默叫“humerus”嘅骨,喺自己出世嘅醫院做咗一個歷時四個半鐘頭急救手術,所有嘢都擱置了,只能盡量苦中作樂,享受呢個突如其來嘅「假期」。我嬸嬸就喺呢個時候,帶埋我去佢親戚度拜年,無厘頭暗中將我介紹畀佢口中所謂「單身多年,靚仔,科大畢業,眼角超高,同你一樣都鍾意音樂,響澳門做緊工程師,大你十年」嘅表弟;喺一張坐滿長輩既新年飯桌上,我同佢第一次相遇。然後有人一見鐘情。。。。。。


呢條透視黑絲,真係相當之薄,我望下鏡中嘅自己,發現反叛嘅壞女孩形象,其實唔係想像中咁易扮演-不過,「鄰家女孩忸怩玩色誘」嘅反差,未嘗唔係另一款催情劑。


當日嬸嬸極力遊說我試下同佢呢個表弟交往;佢覺得,總喺情場中「遇人不淑」嘅我,或者從此可以安定,或者佢係適合嘅人,可以一齊憧憬將來。 純粹因為咁脆弱嘅timing,咁無謂嘅撮合,咁消極嘅心態,我默默同意咗嬸嬸嘅講法,然後,順各人意思盡力投入我嘅角色。  仲記得第一次約會臨結束前,中環摩天輪上,呢個男仔青澀到連我手都唔敢拖,只敢試探:「你估下前面嗰卡男女一陣會唔會kiss?」「人哋點,我無咩興趣,不如估下你一陣會唔會忍唔住咀我好過啦。」當然呢句說話我無講出口,最後都吞返落肚;我只係笑一笑答:「唔知呢。」 不過,呢種純情並唔係維持咗好耐-自從「脫軌」(re: #5)之後就抛諸腦後喇:佢唔再需要「守規矩」,亦唔需要壓抑需索嘅欲望。。。。。。


今晚,係我咁大個囡第一次住「威斯尼人」。 酒店房裝橫奢華,五光十色;夜少少,壽星嚟到之後,我哋就會響呢張大床,窗台,小客廳嘅梳化,浴室入面嘅大浴缸,試下唔同嘅姿勢同速度喇。 (無奈嘅係,美好嘅春宵只能變成回憶,因為喺五月徹底「醒來」的我,已經「歸心似箭」,只求快啲「功成身退」。)



我從回憶嘅片斷之中抽離返到現實,坐響床上,用最溫暖嘅笑容向衝入嚟嘅壽星-嗰個我曾經用心嘗試去「愛」嘅人講:「Happy Birthday」。 「伊欣,你好性感⋯⋯」佢好心急,馬上就擒上我身,解開馬甲,保留蝴蝶結,再一手探入我大髀內,防不勝防撕爛對黑絲,然後由得啱啱蹂躪完嘅黑絲繼續掛響腳,輕重有致咁搓、揉、摸,我身上嘅敏感帶。 我雙手撟住佢條頸,配合佢嘅舌吻。

「掛唔掛住我?」

「嗯,掛住。」

「想唔想要?」

「嗯,好想。」

佢緊握住我雙手手腕,用佢嘅嘴封住我嘅嘴,繼而長驅直入;唔夠十分鐘嘅抽插就傾注而出,只剩低彼此嘅喘息。



晚飯後,我哋拖住手到浴室一齊淋浴,再轉到放滿暖水嘅浴缸之中鴛鴦戲水。 我蜷身坐佢前面,背脊緊貼住佢嘅心口,股罅之間感覺到兄弟擡頭,兩手則不斷響我腰肢間遊走。 佢溫柔地握住番硯幫我按摩,尤其響兩片最不禁玩弄嘅雨雲,不斷上上下下,前後左右咁塗抹:唔,好香薰衣草味。 我望向正面、側面嘅大鏡,見到佢亦同時望住鏡入面,觀察我嘅反應-面頰通紅,嘴巴微張,好像順服小貓咁任其魚肉。 水中蕭。 坐蓮式。 後進式。 火車便當式。 一晚之內,梅開三度-可惜,亦應是最後三度了⋯⋯(兩日之後,我就喺電話上講咗「再見」。)


∼此篇完∼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