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人妻熟女]

混世魔童

[複製連接]
查看: 374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1067415739
公爵 | 2016-8-18 18:59:42

藍衫青年哈哈一笑,順手擲過一錠小元寶。五兩重的小元寶,好大的手筆呀!
  只見他穩步右轉,踏入人間布置得華麗的閨房內,一見那—紅衫,美若天仙的啞巴圈邊撫掙邊含笑瞧著自己,不由心中一蕩略一聆聽掙聲。心中一動,�口吟道:“客路青山下,行舟綠水前。潮平兩岸闊,風正一帆懸。海日生殘夜,江春入舊年,鄉書何處達,歸雁洛陽邊!”語音清朗,前半段描寫景觀,后半段抒寄情懷,客選淒楚可見,出自一位俊逸青年,更扣人心弦!
  啞巴圈似乎只懂其音,因此铮音一改,轉爲輕暢!
  藍衫青年聞音知義,含笑吟道:“清晨入古守,初日照商林,曲徑通幽處,禅房花木深。山光悅烏懷,潭影空人心;萬籁皆俱寂,惟聞鍾聲音。”邊吟邊行,吟訖,身子已盤坐在啞巴圈的右側,啞巴圈身子一顫,雙目異彩一閃,盯了藍衫宵年一眼,立即低頭起身。
  藍衫青年哈哈一笑,站起身子右手搭上她的纖腰將她摟入懷中,同時低聲道:“姑娘,小生姓陰,來自桐柏山莊,很高興見到你!”說完,左手搭上她的前襟,迅快的解開衣扣!啞巴圈身子一震,瞥了他一眼,立即閉上那對美目。
  這個青年正是桐柏山莊主人陰本揚之次子陰行,他一發現啞巴圈身子一震,立即訝道:“姑娘認識在下嗎?”
  啞巴圈搖搖頭,伸出右手食指在他的學心寫道:“桐柏山莊威震江湖,公子莫非就是二公子陰行?”
  陰行身子一震,低聲道:“在下正是陰行,姑娘爲何認識在下?”
  啞巴圈又在他的手心疾書道:“我曾陪令兄遊曆長江三峽,他曾提及你的容貌,真是名不虛傳!”
  陰行急忙問道:“姑娘可知家兄目前在何處?”
  啞巴圈搖搖頭,寫道:“令兄在中途匆匆離去,我也立即返京,至今一直未再見面,難道他已經失蹤了?”
  陰行點頭道:“不錯!不但家兄已經失蹤,就是黎護法及四大護衛亦已遇難,看樣子家兄也是凶多吉少了!”
  啞巴圈神色一變,急忙寫道:“凶手是誰?”
  陰行搖頭道:“不知道!家父爲了此事,數月來已派出數百名商手至各地搜索,可是,毫無所獲!”
  啞巴圈滿臉戚色,美目連閃,暗忖道:“凶手會是誰呢?難道又出來了什麽神秘組織不成?”
  陰行突然含笑傳音道:“姑娘爲何突然以這種面目現身呢?”
  啞巴圈嫣然一笑,櫻唇輕�,傳音道:“陰公子,請原諒小妹,另有苦衷!”說完,雙手搭上自己的衣襟,就欲寬衣。
  陰行急忙傳音道:“依姑娘,請別如此!在下不敢冒犯你!”
  啞巴圈感激的福了一福,傳音道:“陰公子的盛意,小妹感激不盡!”說完,蓮步輕邁朝房外行去。
  半晌之后,黃衣少女依咪咪含笑閃了進來,只見她將房門一關之后,一式“乳燕歸巢”,撲進陰行的懷中。溫香軟玉,抱個滿懷,陰行的欲焰立即高漲。依咪咪將櫻唇貼上他的雙唇,運舌輕吐,立即在他的口中舔砥起來,那對豐乳輕輕的在他的懷中磨著。
  陰行身桐柏山莊,自十四歲就開始偷吃禁果。今年已是二十一歲,作戰經驗可謂十分的奉富。此時,一被撩撥,雙掌立即在她的酥背、纖腰及圓臀活動著。頭一偏,唇含著她的右耳根邊吸邊舐弄著。依咪咪嬌喘連連,纖指連動,熟練的寬衣解帶。
  半晌之后,一具雪白,豐滿的胴體,立即在陰行的懷中蠢動不已,逗得他呼吸急促,那“話兒”早已站得筆直了!
  只見他哈哈一笑,雙掌搭上她的臀部及背部,走向榻前。
  依咪咪躲在榻上之后,雙腿一曲,列陣備戰。
  陰行嘿嘿低笑,貪婪的瞧著那具迷入的胴體,迅快的脫去衣靴之后,身子一側,飛上榻去。右膝剛著地,下身一挺,立即一杆進洞!滋一聲,順利的挺進她的穴中。
  依眯眯媚眼一抛,立即開始迎合起來。將遇良才、旗鼓相當!
  陰行連抽帶鈎,連頂帶旋,好一片殺氣騰騰!
  依眯眯連迎帶搖,連挺帶旋,毫不示弱!
  迷人的“啪……”聲音立即開始演奏了盞茶時間之后,“滋……”聲音也加入了伴奏!
  陰行哈哈一笑,開始轉移陣地,只見他摟著她的臀部,站在榻前,雙肩扛著她的雙腿,立即開始狠抽猛頂起來!
  依咪咪不敢出聲,慌忙以掌捂嘴。“啪……”的聲音更清脆了!
  淫液也不停的濺噴著。
  依咪咪全身汗下如雨,卻毫無怯色的還擊著,陰行面對這種淫娃,一邊提勁“轟炸”,一邊暗道:“媽的!好一個大味口的幼齒仔,方才真該吃粒藥?”
  兩人又糾纏不到半個時辰,只見陰行打了一陣哆嗦,低“晤”一聲之后,一股股的陽精蜂湧而出!
  依咪咪剛剛要嘗到舒爽之際,一見陰行已經泄身,心中雖然感不悅,懾于他的權勢,卻佯裝舒爽不已!
  陰行嘿嘿一笑,立即翻身上榻。
  依咪咪妩媚的一笑,貼近他的身邊。陰行哈哈一笑,摟著她交股而眠。
  依荃荃自從離開“戰場”之后,獨自走入客房之中,耳聞鄰房傳來的“啪……”聲響,心兒不由一蕩!
  只見她緩緩的打開房門,走到回廊的盡處,耳聞遠處傳來嫖客及姑娘的打情罵俏聲音,不由暗暗苦笑道:“天下雖大,竟無一處清淨的土地,唉!想不到我依荃荃竟會淪落于青樓,真是心比天高,命比紙薄!”想至此,不由神色一黯!
  突聽一陣低笑聲音過后,傳來一陣男人的道:“阿�,你怎麽來得這麽晚呢?是不又去摸魚了?”
  那人的聲音方歇,立即有一陣清朗的聲音應道:“哇操!岳大叔,你別冤枉郎啦!我根本擠不進來嘛!”
  “哈哈!開玩笑的啦!快點送去吧?老板今晚的心情很好,少不了會有掌銀的!哈哈!今晚真是大爆滿!”
  “哇操!岳大叔,你撈了不少吧?”
  “哈哈!不能講!不能講,免得傳入我那個黃臉婆的耳中,我的賭本就沒有啦!我還有事,先走啦!”
  依荃荃乍聽那聲“哇操”心中不由一震,凝目—瞧,只見一位修眉、虎目、隆鼻,相貌威武的布衫少年提著兩個食盒穩步行來。
  依荃荃身子—震,若非以手捂口,一定會呼出:“是他!”
  原來,這位布衫少年正是在半年前在黃來旺安排之下,隨著石德豪來到洛陽酒樓暫避風頭的金志�。
  洛陽酒樓老板何宗照與黃來旺的交情匪淺,在閱過黃來旺的信箋之后,立即令金志�在廚房中打雜。
  這半年來,金志�有空就練武,不但內功更加精湛,“龍虎真君”的那套“龍騰虎躍”更加的熟練了。
  今夜因爲酒樓的生意大爆滿,何宗照才吩咐金志�送來宵夜,不到會如此湊巧的被依荃荃瞧見他。
  原來依荃荃自從在香溪江岸遇見金志�之后,立即被他的奇異言行震動了孤寂的雙十少女芳心。
  此時,她一見金志�提著食盒朝勞彬備住處行去。暗暗記下盒蓋上方那兩個“洛陽”紅字之后,立即陷入沈思!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一陣微風過處,沈思中的依荃荃驚然一驚,立即腳踩子午,雙手一�護住胸前大穴。只見一位體態奉腴,渾身散發成熟撫媚氣息的紫衣美婦含著笑凝立在依荃荃身前五尺余遠處。
  依荃荃身子一震,嬌顔一垂,就欲下跪!
  紫衣美婦右手輕揮止住她的下跪,同時傳音道:“你怎麽沒有在房陪姓陰小子,獨自在此胡思亂想什麽?”
  依荃荃身子—震,傳音應道:“��師父,陰行看上師妹,徒兒才有機會到此思付如何完成你吩咐之事?”
  “哼!陰本揚一向狂妄,陰行這小子也是如此,看樣子他想讓你心甘情願的投入他的懷抱,你不妨利用他一翻!”依荃荃美目連閃數下,欣喜的傳音道:“師父,你真是高明!”
  “嘿嘿!切忌讓那小子知道那樣寶貝的真正用途。”
  “是。”
  “嘿嘿!明夜我會易容來此,希望屆時會有好消息!”
  “師父,請放心!徒兒定會定力以赴的!”
  紫衣美婦颔首,一閃而逝。依荃荃暗暗噓了一口氣,立即回房而去:翌日一早,熟睡中的依咪咪突聽耳邊傳來一縷清晰的語道:“咪咪!你醒醒!”她怔了一下,立即睜日一瞧!

下載地址          http://www.fxpan.com/file/2420895
回覆 使用道具
1067415739
公爵 | 2016-9-20 09:47:48

超好看的拉,大大一定要繼續創作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