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科學幻想]

解藥

[複製連接]
查看: 2000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曹丕稱帝
Crawler | 2016-9-14 22:04:36

台灣,高雄。

這裡是八五大樓地下29樓。
你或許會訝異這是哪裡,但是我必須說這是最高機密。

西元2016年,美國政府終於壓不下消息,從華盛頓州開始,殭屍的災變開始漫步全球
。沒有人能預料到電影中的情節會發生在真實世界,也沒有人能夠理解為何發生。我們能
做的第一件事是逃命,這也是唯一目的。

我工作的單位叫做第0中隊,並不隸屬任何軍種。我們的工作就是採樣,分析,解剖,和
行為觀察。分析一系列殭屍的各種行為和傳染途徑,同時,研發疫苗也是工作之一。

台北市區早已淪陷,目前掌權的是誰我也不知道,總統府那個千萬人想要他死得也終於變
成了殭屍,不過我們抓來研究的成果發現智商並未和變成殭屍之前有差異,著實令人讚嘆
。濁水溪以南到花東縱谷是唯一人類倖存的區域,各交通要道皆駐紮了軍隊,為了生存。

那天我仍繼續我的工作,將放在隔離箱的殭屍進行階段性的測試,辨別殭屍五感敏銳度。
當你見到我們的研究室你將會驚嘆著台灣原來並不是甚麼都不行,這裡就像是每個科幻電
影應該出現的場景。

F是我的得力助手,原先在美國她隸屬生物科技暨類人類物種處理部門,自從她紐澤西淪
陷後他就搭上美軍專機抵達台灣,專門協助處理各國殭屍事宜。她有幸來到台灣,因為她
聽聞台灣有個生物科技專家能夠專門處理殭屍,就是我。

她是這個實驗室裡最美麗的女性,外國人的她有著標準的凹凸翹,訓練有素的身材配上金
髮碧眼讓我每天工作時刻都充滿著活力。而她今天實驗服下的短窄裙和修長美腿讓我早已
熱血沸騰。

「博士,這是昨天你要的樣本採集報告。」F扭著她的翹臀走了過來。

「Thanks.」我對著她微笑。

「你打算今天做接觸實驗?」F也對著我露出微笑。

「時間緊迫,早一天是一天。」我搖頭。

「收到了,博士,今天的接觸實驗交給我吧。」

「妳?不可能,妳出事了我可是要對美軍負責。」

「這個實驗室只有我有軍事經驗,你們這些宅宅洗洗睡吧。」

「妳甚麼時候學這些亂七八糟的話。」

「Ric教我的,哈哈哈。」F手指著我的副手Ric。

「......F妳一定要萬事小心,防護衣一定要穿著,有甚麼事情我們隨時在旁邊。」

「博士,真是愛擔心。」F笑著摸我的頭,讓我有些怦然心跳。




「各單位注意,兩點鐘進行第二次ZBC實驗。」我說完接著打開了電視,看著唯一可以
轉播新聞的頻道。

「中國官方表示,已於4/17日上午正式控制疫情,並且成立第三座緊急應變中心,同
時向各國呼籲,編排所有專業人員前往上海EC共同研發疫苗。」媽的都甚麼時候了中天
還可以這樣舔共,中國早在北京淪陷後變成一盤散沙,剩下上海緊急應變中心可以抵抗一
陣子。現在要求菁英人員不外乎就是需要各國前來支援,講的那麼好聽。

我無奈地關了電視,有些悲哀,唯一能看的電視台居然只有這種專業造假新聞台。我還是
問一下F看看美軍那裡有甚麼最新情報。

我走進了更衣室,看見F正在脫下實驗衣準備換上防護衣。我看見她的裸露身材情不自禁
的勃起,卡在門口不知該進還是該退。想想,我也很久沒做愛了呀。

F聽見聲音轉頭看見了我,她沒有露出厭惡的表情,只是對著我笑了一下。

「抱歉,沒敲門。」我說。

「沒關係的。」

「緊張嗎?」

「還好呢。」F看著我笑,也停下了換衣服的動作,她現在就是赤裸裸地站在我眼前。
「博士,是不是很久沒做愛了呢?」F慢慢地走了過來,輕輕地靠在我胸膛。
「博士,你是全人類的希望呢。你想要排解壓力的話我也是很樂意的。」

F輕輕地對著我接吻,並將舌頭伸入我嘴唇糾纏著我的舌頭。就算是全人類的希望我也無
法抗拒眼前這樣的美女挑逗著我。我將實驗衣一脫,鋪在地上將F撲倒。我少做了很多前
戲,畢竟眼前的F實在太過誘人。單手無法掌握的胸部和沒有小腹的蠻腰,我必須說這是
無與倫比的好身材。

我急躁的進入F的身體裡,試圖讓自己感受更多的快感,F看我如此笑了一下,示意我起
身,用著女上男下的姿勢讓我享受。不得不說有在鍛鍊的女人果然不一樣,包覆感如此強
烈也是前所未見,配合著她的扭腰,我將全部的精液射入她的子宮。

「博士,舒服嗎?」F親吻著我的額頭。

「摁。」我仍享受著高潮後的餘韻。

「想要的話以後也可以來找我,我不介意的。」F對著我拋了個媚眼。


-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樣本資料在哪裡?」我對著Ric說。

「博士,在這裡。」

我看了一眼資料,覺得有些不對勁。

「血液病毒濃度8ppm?這是重度吧?」

「博士,這是你上次指定的。」怪了,我怎麼不記得。

「8%,這樣是否太危險了?」血液病毒濃度指數愈高,表示受到感染髮作的能力愈高,
有時候小小的傷口就有可能被感染,極度危險。

「F,這次的樣本VB指數是8,妳千萬小心。」我對著mic這樣說。

「收到了。」F將艙門開啟,走了進去。

殭屍的視力不好,大多倚賴聽力,這點各大殭屍片都有指出。
F小心翼翼的走至殭屍旁邊。

「10分貝,測試。」F按下了按鈕,10分貝的鈴聲響起。

「無反應,下一個。」

「20分貝,測試。」

「無反應。」

「30。」到達30分貝後殭屍稍有反應,他�頭環顧了四周。

「稍有反應,分貝數再加強。」

「收到,40分貝。」

鈴聲響起之後,殭屍緩緩走至F身旁,我看見了防護衣內的她有些緊張。

「博士,是否仍要進行接下去的實驗?」

「今天到此為止,接下來等第三次測試。」

「收到。」

我對著裡頭的F比了個OK的手勢,告訴她實驗結束。
F點了點頭,收起了裝備準備開啟艙門。

但是此時F卻誤按了裝備系統上的60分貝,頓時鈴聲大作,所有人同時間都看著隔離箱
。F也有些緊張,不知道應該要怎麼做,她緩緩地將手上的裝備放下,準備看著殭屍作何
動作。說時遲那時快,殭屍向鈴聲方向撲了過去,F還沒反應過來時早已被壓在地上。

「緊急狀況!」我按下桌上的紅色按鈕並且大聲呼喊,警備人員已聚集在艙門之外。

「開門!開門!快點!」我對著Ric大喊。

殭屍咬上了F的左手臂,我看見血液的流出心裡一冷。
艙門終於開啟,槍聲大響,殭屍身首分離,留下了一地的血液。我急忙呼喊急救人員,要
求他們做緊急治療。

「博士,請退後。」

我兩眼發直的看著距離我不到五公尺的F,F用無助的眼神摀著她的左手臂。
我暈了過去,不想面對這樣的事實。


-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我終於醒來,黑暗讓我有些恐懼。
這是我的房間,我記得。

我走出房門,看著亂成一團的實驗室。

「誰來跟我報告現在的狀況,F呢?」

「博士,她在三號醫護室,目前情況不太樂觀,已經做了緊急處理但是...」

我聽完馬上奔向三號醫護室,我看著外頭聚集的醫師,和房間內的F。

「博士。」

「目前情況怎樣?」

「可能要轉送隔離箱。」

「怎麼可能!」我大吼著,我明白轉送隔離箱的意思是怎樣,意味著變成殭屍仍是時間早
晚。


「博士,請相信我們的專業判斷。」

我無語,轉身回到實驗室。



我看著隔離箱內的F,貌似痛苦的在地上翻滾。
我的眼淚已經流了下來,那是我的夥伴,那是我最信賴的助手。
我多麼寧願是我在那裡替她受苦。

我發了瘋熬夜找尋解藥,可是事情哪有可能這麼簡單。事發都已經過了這麼久,比起我頂
尖的科學家都找不出的解藥,我何德何能在這短短時間找出。

我告訴大家可以休息就休息吧,明天再說。
我看著隔離箱裡的F,等著大家的離開。

偷偷的開啟艙門,我知道這是個不被允許的行為。
我蹲下看著F,輕輕地撫摸她的臉。

F微微顫抖著,緊緊抓住我的手。
「救我...博士...」

「我會的。」我也緊緊握著她的手。

「想...做愛嗎...」F對著我笑著,即使不明顯。

她用著她所有的力氣坐了起來,並用手將我的陰莖弄至勃起。
我的眼淚一直流著,我對於我無力拯救F感到相當的自責。

我努力地保持著直挺的陰莖,進入了她的身體,一下又一下。
我的眼淚灑落在她堅挺的雙峰,一滴又一滴。

對不起,F,是我不好。

我將精液再次射入她的身體裡,而F早已失去意識。
我站起身整理了一下,開啟了艙門。


「我一定會救妳,我保證。」我對著F說。





「博士,我們發現了一件奇特的事情。」我剛起床醫護團隊就跑來我的面前拿著報告。

「怎麼了?」我拿起報告看了一眼。

「昨天測量F的血液病毒濃度,大約是0.45ppm。可是今天早上測量時只有0.42ppm。」

「怎麼可能!」要知道,血液病毒濃度是一個重要指標,可以判斷殭屍的感染程度,通常
只會增,不會減,歷史上尚未有活人體內的病毒指數可以減少的。
「再做一次測量!」

「博士,我們已經在做了。」

「有任何報告馬上拿來給我。」

「知道了。」

我走去隔離箱面前看著裡面的F,F睡得很熟。
雖然有點不可置信,但昨天唯一侵入她身體的是我,是否真的有可能?

又到了晚上,我再度讓每個人都去休息,只留下門外的警備人員。
我喚醒了F,F仍然意識有些模糊。

我像昨晚那樣如法炮製,再度將精液射入F的體內,期許這會有些作用。

隔天早上,醫護人員又聚集在我房間門口,我知道這應該會是喜事。

「博士,F的情況又有些好轉。」

我拿起了報告看了一下,0.42ppm又變成了0.37ppm,情況愈來愈好轉。
我滿意的告訴他們繼續觀察,然後繼續做著工作。

晚上我又跑去找了F,就這樣過了一個禮拜,F體內的血液病毒濃度剩下不到0.2ppm,
幾乎可以斷定不會發病。所有研究團隊都疑惑著這件事情的發生,但也只有我知道真相


到了一個禮拜一次的抽血檢驗,這是每個在這個研究室的人必經的例行公事。
而當醫護人員帶著警備人員跑到我床前的時候我仍舊納悶著。

「怎麼了?」我問著

「博士,不要亂動,我們怕你受傷。」警備人員上前將我架起,我被放置在四號醫護室。
「博士,你的血液病毒濃度偏高,你可能要暫時隔離一陣子。」為首的醫生這樣對我說。
接著留下我一臉茫然。

被隔離的感覺很糟,甚麼事情都無法做,每天就是抽血檢驗然後睡覺吃東西。
偶爾我看著書或看著電視等待結果,雖然通常並沒有甚麼結果可言。

好消息是F出隔離箱了,即使身體虛弱,但是體內的細菌濃度已經不具有傳染效果。




那天我在醫護室中,正打算看完相關書籍就躺下睡覺。
門被開了起來,是F。

「博士,走。」

「為甚麼要走」

「上層準備決定要拔掉你的位置,你體內細菌濃度早已超過0.55ppm。」

「但是我甚麼事情都沒有。」我納悶著,通常超過0.4就會陷入昏迷,而超過0.5則會間歇
性休克。

「對,所以我要帶你走。」

「去哪?」

「上海。」

「那裡不是很危險嗎?」

「根據美軍情報,所有精英科學家都會在那裡,因為美國本土已經淪陷了。」

「妳怎麼有這個膽要這樣救我?」我看著F。

「因為你,也是這樣救了我。」F對著我笑,接著拉起了我。
「博士。」

「?」

「你不可以離開我。」F邊講邊哭了起來。

「那也要我還可以活著。」我苦笑了一下。

「我一定會救你,我保證。」F對著我笑了,接著將我放上擔架推開了研究室大門。









目的地,上海。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