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60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yunjiunwang
威爾斯親王 | 2016-9-17 21:30:44

1

  “陳晨,你會做段昱的王語嫣嗎?”

  那時,我喜歡的草莓味冰淇淋正在我手中迅速融化,粉紅色的甜蜜順著指間流淌、滴落。而此時,那個叫段昱的男生正坐在我旁邊,還傻傻地盯著大屏幕看著男女主角行走于大片的油菜花地間,這是一個經典而唯美的鏡頭。

  講這句話的不是段昱,而是吳小桐。

  我的拳頭狠狠地砸在小桐的臉上,說:“吳小桐,你再亂講話,我宰了你!”我順手牽羊拿過了小桐手里的爆米花,大把大把地塞進嘴里,還嘟哝著:“真不知道他爸媽是不是沒看過《天龍八部》,取這樣的名字,知不知道這侵犯金庸的著作權啊!”

  罵過之后,電影散場。我拉著小桐迅速離開那個黑暗的空間,仿佛在逃離邪惡的魔爪。

  此時,段昱正氣喘籲籲地追在我們后面。我在公交站台刹住腳步,回過頭看他笨笨的樣子,大笑道:“哈哈,追不上了吧,今天謝謝你請客啊。”

  走過斑馬線,我聽見了段昱的聲音:“明天上課別遲到啊。”回頭向他揮手時,見到他站在孤單的公交站台上,風把他寬大的校服吹得鼓鼓的,很像一個大氣球飄在夜色中。

  2

  記得我是在開學軍訓時認識吳小桐的,那時的她長發披肩,留著整齊的劉海兒,笑起來的時候還有兩個小小的酒窩兒,看上去像天使一般溫和。

  可是相處久了以后才發現,我完全被吳小桐美麗端莊的外表給欺騙了。吳小桐簡直就是傳說中被形容爲“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的人物。她不僅五音不全地唱“小酒窩兒,長睫毛,是你最美的記號”,還很自戀地說:“陳晨,這是JJ唱給我的歌耶!”說這句話的時候,她甚至不會忘記捅捅自己的小酒窩兒。

  我和她共同租了一個小房子,住在了一塊兒。

  認識段昱是因爲他的名字。那天,我在公布的分班表上見到他的名字時,忍不住哈哈大笑道:“什麽?段昱?我還‘六脈神劍’呢。”立刻,后面就傳來一個很好聽的男聲:“同學,請尊重一下別人喽。”我一回頭,見到一張眉目明朗的臉。小桐拉拉我的手,說,這就是段昱。我立馬像犯錯的小孩兒一樣沈默了……

  記憶中和小桐一塊兒住的第一個晚上,當窗外路燈散發出的暗暗的光溫和地打在被窩上時,小桐攬住我的胳膊,喃喃地問道:“陳晨,你有喜歡的人嗎?”

  “喜歡的人?應該沒有吧,那你呢?”

  “我呀,有一個,不過他不知道我喜歡他。”她說這句話的時候,眼睛笑得眯成一條縫。

  我見她那花癡樣,連忙按住她,“好啊,從實招來,是不是‘六脈神劍’段昱啊?”

  “不是,你不認識啦!”她依舊露出幸福的微笑。

  看吧,連我們的小魔女小桐都有了喜歡的男生了,我們真的長大了。

  記憶到此戛然而止,我被小桐那鬼哭狼嚎的歌聲再一次拉回了現實之中。

  3

  這樣冗長的夏天一直在一種恍恍忽忽的日子中繼續……

  天放亮很久后,我才睡眼蒙■地從被窩中爬起來,洗漱完畢,隨即聽到了敲門聲。

  打開門,夏日早晨的陽光正調皮地透過法國梧桐樹葉斑駁地落在我身上,一個眉目精致的少年,藍色的T恤與額頭上滲出的汗水,一起形成了一幅純真的畫面闖進了我的視野。

   我的花癡夢還沒做完,他就耀武揚威地敲著我的頭,喊道:“小晨晨,還在睡啊,快遲到啦!吳小桐那瘋丫頭怎麽沒有叫你啊?”

   “什麽?”我揉了揉惺忪的眼睛,連忙看表,啊?7點了!我才想起小桐今天早上去晨練了,她說會直接去學校,不回家了。

   “天哪,怎麽辦啊?死小桐,氣死我了。”

   段昱揚起袖子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說:“走吧,我載你去。”

   我趕快跳上了段昱的單車,揚長而去。

   此時,夏日的陽光暖暖地渲染了一層金黃色的光環,罩在我們頭頂上空。段昱的身上搖曳著斑斓的樹影,風把他的襯衣吹得鼓鼓的,我聞到了他身上散發出的淡淡香皂味道。

   “段昱,你特意載我啊?”

   “路過啊。”他假裝漫不經心地回答。

   “你當我白癡啊,一個東一個西,怎麽路過?”

   “買早點不可以啊?我就樂意。”

   我一下子笑出了聲音來,明明是他害怕我遲到啊,還故意這樣。

  4

  我越來越享受這種溫暖的感覺了,它們密密麻麻地填補了我生活中的所有空白,就像溫暖的陽光一樣,好似可以把所有的陰影都照亮。

   下晚自習時,段昱很紳士地把我們的書包放在他自行車上,然后一直陪我們到家。他說,害怕書包把我們壓得太嬌小,又顯得他太高大。路燈下,三個人的影子靠在一起,仿佛是三個不離不棄的好朋友。

  段昱突然間停下腳步,拽著小桐的馬尾說道:“喂,小桐,下次你再一個人走掉,不叫小晨晨起床,我饒不了你。”

  小桐捅捅我的胳膊,疑惑地說:“他怎麽知道啊?”

  我看隱瞞不住了,只好將早上的事情告訴她。她頓了一下,立刻恢複平時玩世不恭的樣子說:“好啊,今天只是偶然失誤嘛,你小子還當護花使者啊?”她迅速對著段昱的肩膀狠狠地甩了一掌。

   段昱連忙拿我們的書包來擋,嘴里在說:“吳小桐,你還是不是女生啊?”小桐依舊桀骜不馴地笑,大聲地嚷嚷著打段昱。

  不久以后我才明白,或許當日我們誰也沒有看見她眼里暗藏的憂傷,她隱藏得是那麽完美。

   那時的我想,友情是什麽呢?應該就是我和小桐這樣手牽手一起走過無數個黑色的夜晚吧,可是,我和段昱間超越友情又不到愛情的是叫做什麽感情呢?

  5

  小城又開始進入秋季,今年的秋天好像來得特別早,風一吹,學校里的法國梧桐就落了一地的樹葉,踩上去,有著沙沙的聲音傳入耳朵。

  “這次學校的作文大賽,你怎麽連個優秀獎都沒拿到?陳晨,你到底怎麽回事啊?”語文老師推了推眼鏡,瞪著我,她的眼神看上去好像我是一個十惡不赦的犯人似的。我一直站在她的面前,聽著她的一句句責罵,沈默不語。

   從辦公室出來的時候,夕陽無限美好,只是我有些落寞。

  段昱從背后跑上來,他說:“小晨晨,沒關系的啊,你真的很棒啊!”

   我還是忍不住哭了,溫潤的眼淚漸漸打濕了段昱的肩膀。

   段昱的肩膀很是神奇,靠上去的時候,我有一種安定的感覺,這種感覺很奇怪,它甚至可以趕走所有的悲傷和孤單。

   段昱輕輕地在我耳邊說:“陳晨,我喜歡你。”

   我望著他認真的眼神,連忙推開他,對他大聲說道:“對不起,我們只做朋友,好不好?”

  說完,我轉身跑掉了。對不起,段昱,我不想失去太多東西,所以只能這樣。可是,段昱,我怎麽可以告訴你這一切呢?譬如,小桐曾抱住我哭著說,她喜歡的男生喜歡上別人,可是她卻又無法討厭那個女孩;譬如,我越來越感覺到小桐口中的那個男生很像你,這種感覺越來越強烈,我就越害怕;譬如,我曾無意中發現小桐在本子上寫下很多很多個“段昱”,然后又將那些紙全部撕掉;譬如,我的文章是被小桐撕碎扔進了風里,而不是投進郵箱,我真切看到這一幕,卻不敢說破……

  所以從始至終,兩個女孩都喜歡上了你這個名字怪怪的男生,小桐更是喜歡你到無可救藥。我害怕失去你,更害怕失去小桐,我只想好好珍惜你們。

  所以,17歲,不做你的王語嫣,好不好?

   6

  回到家的時候,小桐正在聽MP3,見我回來,她連忙上前說:“陳晨,你去哪了啊?”她的眼神依然是楚楚動人的,可是,我卻第一次對那樣的眼神充滿了不信任感。

  “語文老師爲了這次作文大賽的事把我叫到辦公室了。”我也是第一次很冷淡地對她講話。我很抱歉,小桐,我真的不能當什麽都沒有發生一樣。

  空氣中好似充斥著一種很難聞的味道,濕濕的,有點像黴變的東西散發出來的腐敗氣息。

  那個夜晚,我和小桐一直沈默,我寫我的日記,她聽她的歌。熄燈睡覺時,她翻轉身,用背對著我,我好像看到了她的肩膀在微微地顫抖。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點殘忍,我想對她說一句安慰的話,可是話到嘴邊又咽了下去。

  冷戰一直持續到第二天的清晨,當我醒來時,她說,陳晨,對不起。她把事件的前因后果都給我講了。她一直低著頭,不敢直視我,可是淚珠卻滑過她漂亮的臉蛋,滴落到地板上。

  我瞬間抱住了小桐,哭著說:“小桐,你知道你對我有多重要,我一點兒也不怪你。我們還是好朋友,對不對?”小桐用力地點點頭,然后擦干了她的眼淚,又替我擦著眼淚。

  溫暖而甜蜜的擁抱終于化解了所有的干戈,那些年少純純的愛與深厚的友誼都將成爲我們記憶中最美的橋段。真的,我們還是好朋友。

  7

  日子簡簡單單地度過,之后的我們絕口不提曾經的一切。我和小桐依舊每天一起起床、上學、睡覺,我們還是親密無間的好朋友。而段昱呢,也依然竭盡全力地對我們好。

  我們走在大街上,開心地說著未來想要上的大學,憧憬著象牙塔的美好。段昱突然間問道:“兩位美女,等到高考結束后你們還會想起我嗎?”我和小桐一起說:“如果你練就了‘六脈神劍’,我們倆就會考慮偶爾想一下你。”

  暗黃的路燈下,17歲的我們都笑了,那是發自內心幸福的笑。
好市民勳章申請中!! 懇請鄉親父老的支持與鼓勵!!
台灣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大陸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