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208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yunjiunwang
威爾斯親王 | 2016-9-23 18:09:36

1

  那小子跟我要錢,好像天經地義,冷不丁地會一個電話打過來,哥,給我準備點錢啊,我過兩天去拿。好像我是銀行,他是最尊貴的VIP客戶,只要提前打個招呼,我就要把錢乖乖給他準備好。

  當然,以前他要錢的數目都不是很大,也算準了我能出得起,只要我願意——事實上我也不是每次都非常願意,可不知怎麽,最后,錢還是給他準備了。

  說到底,那小子是我弟弟,小我6歲的弟弟,齊思陽。

  在兄弟姐妹間,6歲是個很大的年齡差距,一個家庭里年齡相仿的孩子小的時候是很容易發起爭端的,打打鬧鬧自是免不了,而年齡差距到6歲,那種爭端,就不會發生了,若我和他爭,太有以大欺小的感覺。只是,也因爲這個差距,彼此之間不會很親昵,因爲,6年似有代溝一般。

  所以成長的那麽多年,我一直把他當小屁孩來看。而現在無法拒絕他的索取,除了我和這個小屁孩之間的血緣關系,另外就是,我欠過他的。

  是我考上大學的那個夏天,一直磨著想跟父母要一雙新款的耐克鞋。但家中並不富有,我讀大學的花銷是筆不小的開支,又有弟弟前赴后繼地成長,所以對我提出的一雙上千元鞋子的要求,他們堅決不予滿足。

  而我是多麽渴望,因爲我高中時偷偷喜歡的女孩,她喜歡穿耐克鞋的男生。爲那雙鞋子的求而不得,我的心情在整個夏季變得灰灰冷冷。直到開學前三天的晚上,我悶悶躺在床上,思陽忽然神神秘秘跑進來,手放在背后,喊我,齊思橋,我有東西送你。

  我白他一眼,你能送我什麽?說到底,也是一個13歲的毛頭孩子。你看,他把手伸過來,手里,正是我想要的耐克鞋。哪來的?我自床上一躍而起。我買的。他一臉得意,我把所有的壓歲錢從媽那里支出來了,怎麽樣?夠意思吧!

  毫不誇張,那一刻,我幾乎被感動得熱淚盈眶。這個比我小6歲的男孩,他簡直讓我……讓我不知說什麽好。我第一次感覺到,有個弟弟,真好。

  我被感動得一塌糊塗,思陽卻始終比我清醒,在將鞋子丟到我手里之后,笑嘻嘻地說,哥,我這也算投資了,以后,我會連本帶利拿回來的。我完全淪陷在感動與興奮中,一連聲地點頭應著,一定,一定,一定……如果,如果我能想象一下日后我將爲這雙耐克鞋所付出的代價……我一定,一定會比當時冷靜。

  但現在,說什麽,都晚了。

  在我整個大學期間,其實一直記得思陽那雙耐克鞋的“大恩惠”,常常在假期回家時,用生活費里節省下的錢,給他買一些新物品。

  思陽從不跟我客氣,給什麽,都利索收下。這小子,在我離開家以后,見一次變一個樣子,比我還高了,帥氣英俊。然后我留在省城工作的第三年,思陽也考上了省城的財經大學。

  開學的時候,我請假回去接思陽,送了他兩雙耐克鞋和一套運動裝,剛好花掉我一個月的工資。怎麽樣?夠意思吧!我用他當年的口氣問。

  湊合吧。思陽嬉皮笑臉地看著我,根據這些年的通貨膨脹率計算,咱倆基本扯平,我沒占你什麽便宜。何況,你現在賺錢了,而當時我給你的可是我有生以來的所有積蓄,所以,你還是欠我的。

  這小子,難怪要一門心思學經濟,竟然是這樣算賬的。

  但這樣算賬于我的弟弟齊思陽,不過是開始。

  思陽第一次跟我要錢是讀大三的時候,他說功課不是很緊了,想和宿舍室友一起合夥賣文化衫。我並不贊同他念書時搞這些,但思陽很堅決,加上他只要兩千塊錢,我懶得跟他哕唆,便給了他。

  過了幾天,思陽竟然快遞給我一張欠條,上寫:今借齊思橋現金兩千元整,歸還期限暫時未定。后面,寫著他的名字和日期。

  我哭笑不得,隨手把欠條夾進了一本書里,我才不指望他還我,我也不會拿著欠條找他要——這是我所了解的思陽的狡猾,他從小就在我面前狡猾。

  那兩千塊錢,也一如我所料有去無還,思陽也沒有告訴我他的文化衫賣得怎樣,他只說忙。我想,他該是戀愛了,無論忙還是需要花錢,都是戀愛的特征。

  錢的事,他沒有再提起,那一段,我定了婚期,也在爲結婚的事忙碌。

  果然,我的婚禮上,思陽的身邊多了個漂亮時尚的女孩。

  我寬容地諒解了思陽的撒謊,卻沒想到在我蜜月沒有度完時,思陽再一次打電話說需要一萬塊錢,打算和女朋友開個網店。並且,狡猾的他並沒有把電話打給我,而是打給了我新婚的妻子,他的嫂子。他斷定妻不好意思拒絕。

  果然如他所料,妻很痛快地答應了,在眼下這個錢不值錢的年頭,一萬塊不是很大數目,他的理由也充分。挂了電話,我也不好埋怨妻,只嘀咕一聲,這小子,說話不一定可信。妻瞪我一眼,他可是你弟,是你看著長大的,他不會連你都騙吧?

  我立刻啞口無言,他會騙我嗎——竟然,我無法確定答案。6年的差距,除了親情,我和他之間,委實少了一份透徹的了解。想想,也不過是一萬元錢,給他好了。

  三天后,收到一封和上次相同的快遞的欠條,妻看了,大笑。我想起第一次的欠條,索性放到了一起,管他還不還,他寫,我就收。

  2

  之后,思陽又以不同理由在我這里拿走了兩萬塊錢,而我沒想到,在他畢業大約半年后,竟然來了一次獅子大開口。

  思陽畢業沒有去認真地找工作,想開個小公司,沒人勸得了他,偏偏女友又支持,兩個人,都正是年輕氣盛。只是沒想到他和女友在一個周末的午后出現在我們家里,拿著一張提前寫好的欠條。

  五萬塊,數目不是非常大,卻是我們能拿出的全部積蓄,兩年前我們剛買了房子,還在還房貸,這些錢,也是以備家中不時之需。

  我沈默,妻也沈默。思陽的女友亦沈默。只有思陽在沈默片刻后,說,哥,嫂子,你們幫幫我!我能行的。我不想找別人借錢,你們是我的親人,我只想你們幫我。

  這話,有著我熟悉的狡猾的道理,讓我想拒絕卻開不了口。

  于是,思陽再一次順利地在我這里拿走了我所有積蓄,注冊開了個小公司,以網絡經營爲主。在之后的一段時間里,我們很少聯系。因爲錢,我和思陽原本平淡卻平常的關系,忽然變得微妙了,包括我和妻的關系,我知道這一次她有些在意了。而她的在意,是情理之中。

  這種微妙的關系持續了大約兩年,妻所在的公司在堅持了兩年多后,依舊沒有走出金融危機的低谷,破産了,而就在妻失去工作幾天后,她發覺自己懷孕了。

  妻說,想要留下孩子。

  這是一個妻子最最尋常的要求,我只覺得心疼她。而這樣的時候要孩子,對于我們的經濟狀況,雪上加霜,因爲這兩年,基于同樣的原因,我的收入也不算好。

  那天晚上,默默地抱著妻,好久,我終于下了決心,說,我找思陽。

  3

  思陽並沒有等到我找他,而是主動來了我們家。他如猜出我心思一般,拿出一張卡,哥,你的錢,現在可以還你了。

  因爲太過喜出望外,我愣了好久才說,你,你不用了?

  以后缺了再找你拿。思陽笑,現在,可以連本帶利還你了,還不找找我的欠條?

  我臉一紅,啥欠條?早不知扔哪了。那可不行。他半開玩笑般,沒欠條我可不還啊。他把卡一把抽回去。無奈,我裝作翻箱倒櫃好半天,找出了夾在書里的那幾張欠條。

  就是嘛,親兄弟,明算賬。他又笑嘻嘻地把卡遞給我,本息共計20萬,兩清了。

  我再次愣住,20萬,他在我這里不過拿走了8萬塊左右。我說,思陽……

  思陽打斷我,沒錯,咱們就簡單根據房價的膨脹率來計算,這個價格很公道——他算賬的方式,一如幾年前。

  那不行。我將卡塞給他,咱們是兄弟,賬不能這麽算。

  別推了。他板起臉來,我知道嫂子工作丟了,剛好,在家里給我生個小侄子吧,這錢,就當我提前送賀禮了,你弟我這幾年披荊斬棘,賺錢啦。

  繃不住,思陽又笑了。

  那天晚上,妻做了一桌豐盛的菜,我和思陽喝光了我留了10年的兩瓶好酒,都醉了。

  思陽的聲音含糊起來,齊思橋,這錢,我是賺到了,就算一分沒拿過你的,也是要讓你分享的,如果沒賺到,拿了你的也白拿,誰讓你是我哥呢?親兄弟,誰跟你明算賬啊……

  酒意深深的思陽,一手拿酒杯,一手拍我肩膀,似多年好友,又似所謂的江湖兄弟。而我,直到這一刻,才真正感覺出我和他之間暖暖的又讓人心里軟軟的味道來。

  當然,這和錢無關。
好市民勳章申請中!! 懇請鄉親父老的支持與鼓勵!!
台灣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大陸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